風雨情緣 第03集~第04章:情挑四美

簡體

第四章:情挑四美 book18.org

嬌嫩菊蕾的感覺與幽谷大有不同! 南宮紫霞媚眼如絲,比起幽谷抽插的欲仙欲死,敏感神經密布的菊花洞口被穿梭的肉棒又拉又扯,則是一種通體的舒泰。 愛郎的肉棒如此粗大像是一根玉米棒子,進出之間,僅隔著一層薄薄皮膚的幽谷也受到壓迫,真是兩穴皆爽。 不但如此,一對飽滿的蜜桃玉乳也落在林風雨手中被重重按揉,兩顆漲大的乳珠在溫熱粗糙的掌心裡反覆摩挲,真是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感到快慰。 林風雨挺動雄腰,堅實的腹肌撞擊柔軟臀肉的啪啪聲不絕於耳,且越來越是密集,聲音越來越大,伴隨著南宮紫霞嬌美的呻吟,奏出淫靡又悅耳的曲子。 相比起花穴的溫柔包裹,緊窄的菊花洞口牢牢箍住肉棒的感覺,雖無那股溫柔,卻更加刺激。 這刺激的感覺讓林風雨幾欲瘋狂,何況後庭之戲,更是占有了一個女人的全部。 瘋狂的抽插撞擊直到林風雨悶聲低吼,南宮紫霞驚聲尖叫方才暫時止歇。 旖旎的床幃,兩人耳鬢廝磨悄聲低語呢喃,享受著激情過後你儂我儂的柔情蜜意。 南宮紫霞像只小貓咪蜷縮著身體膩在林風雨懷裡,她面泛紅潮,猶帶著些許疲憊的臉上散發著滿足的春情。 迷離的目光化作千絲萬縷將林風雨重重包裹,悄聲問道:「紫兒美不美?「說著還驕傲地挺了挺胸,順勢扭了扭腰,配合著林風雨在臀肉上作怪的大手摩挲。 「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迷人!」林風雨毫不猶豫給了最高評價。 南宮紫霞不依不饒道:「可是人家胸沒有楠楠和薇薇姐的大。」 林風雨得意地笑了笑,這事情他還特地研究過,趕忙把那套精心總結的理論拿了出來賣弄道:「不是說大就好,和身形契合才有美感。有些女人胖得很,那胸可大的驚人,可那能有什麼好看養眼的?薇薇和楠楠的身材是葫蘆形,當然一對兒大胸好看得很,紫兒修長苗條,胸部太大可就累贅了。何況這抹蜂腰翹臀,可是本人最愛。」 南宮紫霞及時制止了林風雨又在臀後作怪的大手,粗糙的手掌握住臀丘,手指侵入幽深的臀溝,又麻又癢的真是沒法好好說話:「別打馬虎眼,老實交代咱們幾個你最喜歡誰?」 林風雨一臉老實像交代道:「當然是最喜歡紫兒乖老婆,這還用說嗎?」 南宮紫霞知道他在打混混,但是心中還是甜甜的,忸怩了一會兒又問道:「那個……我好想知道歡好的時候,你更愛和哪個多一些?」 看到愛妻化身好奇寶寶,林風雨勾了勾她鼻子答道:「小色女不害羞麼?」 「害羞,但還是想知道。」南宮紫霞笑得像只偷了魚的賊貓。 林風雨笑道:「冰姐姐和楠楠的香唇豐厚,慧芸的舌頭太厲害,要說一對兒胸乳,那肯定是薇薇姐的豐彈綿軟,至於紫兒麼嘿嘿,那朵後庭花最是嬌嫩,而且這翹臀的肉感更是欲罷不能。紫兒更喜歡夫君怎麼對你多一些?」 南宮紫霞臉色更紅,聲音更低道:「就知道你這個人!偏不說給你聽。哼哼,其實,其實,人家最喜歡前後妙處一起被弄。就是可惜,沒姐妹們幫忙可不成。」眼珠子轉了幾轉,賊兮兮地爬到林風雨身上,低聲耳語道:「冰姐姐是不是還那麼害羞?」 林風雨耳邊麻癢,又被問得有趣,笑道:「她不是一貫如此嘛,麵皮薄薄!」 南宮紫霞扁了扁嘴又小聲說道:「人家好想和冰姐姐一起試試。」看見林風雨臉上有些為難頓時不依道:「反正你要想辦法,她們幾個誰沒和冰姐姐一起過?為什麼就我不行?」 林風雨見她小性子發作,一邊有些無奈,一邊又心疼她近來身背重重壓力,正需些釋放的渠道,想了想道:「單獨把冰姐姐喊來她肯定要覺得奇怪,要不,這個這個,我把薇薇姐和慧芸一起喊來好了。」 南宮紫霞眼神一亮頓時興奮起來道:「那敢情好。平日你那麼欺負我們,都怪冰姐姐沒替咱們做主,哼哼,今日非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林風雨抽了抽嘴角,這叫什麼亂七八糟的藉口? 這小色女今日色心大發,不知道一會兒要對秦冰怎生下手。 細細一想也有些興奮,雖是成婚十來年,可一貫羞澀的秦冰除了極其偶爾與寧楠母女同事一夫之外,實在鼓不起勇氣與其他姐妹一起同床淫戲,始終覺得太也羞人。 林風雨時不時與四妻胡天胡地床戰不休,少了秦冰總覺得頗有缺憾。 今日借著南宮紫霞大發雌威,倒是個不錯的好機會。 南宮紫霞自告奮勇前去喊姐妹們來,畢竟林風雨還在「閉關養傷」,實在沒法拋頭露面。 秦冰閉著雙目背靠在椅子上,繁重的事務處理之中忙裡偷閒。 曹慧芸站在身後,為她輕輕揉捏著太陽穴。 秦薇皺著眉頭在紙上寫寫畫畫,時不時還在書案上堆積如山的文件中尋找些什麼。 三女都已不是凡人,秦冰單從修為而論,也僅比南宮紫霞稍遜一籌,堪比元嬰中期的高階修者。 陰陽大法對神識的一處更是加成明顯。 可是紛繁複雜的局勢,一片廢墟中需要重建的南宮世家,事務量之龐大都讓幾人感到不堪重負。 其實幾人皆知如此而為雖是效率驚人,做出的決策卻未必是最好的。 可是南宮紫霞紅著眼睛一刻不停,再說自從南宮明禮與南宮明麟叛變之後,藍劍山莊裡未必沒有殘留的餘孽,一時之間根本不及分辨,最信得過的反而是林家姐妹們。 將林風雨「雪藏「起來也正是出於這種考慮。 這般形勢之下,秦冰幾人作為好姐妹也想著多多分擔一些,儘量減輕南宮紫霞身上的壓力。 南宮紫霞背著雙手步入堂內,見幾位姐妹俱是疲憊不堪,感同身受自然知道她們身體並不疲勞,可是心神消耗之大難以想像,若非神識強悍,恐怕早已支持不住。 一念至此,心中也是感動。 環顧四周對一干侍者道:「你們先出去!」頗具莊主威嚴。 待眾人退出房內關好房門,南宮紫霞忙歉道:「這幾日真是勞煩各位姐姐了,紫兒心裡好生過意不去。」 秦冰睜開雙目晃了晃發暈的腦袋笑道:「自家姐妹,說這些話幹什麼?莊主大人可是有要務交代呀?」 南宮紫霞登時撒起嬌來扯著秦冰嗔道:「冰姐姐就會取笑人,這裡又沒外人,哪來什麼莊主不莊主的。」 秦冰心思不多倒覺得沒什麼不妥。 秦薇和曹慧芸一個身具玄陰媚體,一個經歷豐富,見南宮紫霞大發嬌嗔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均發現她眼角尤有春情。 二女對視一眼暗暗偷笑:這小色女內騷得很,定然是春情勃發想要拉林家大婦入局。 嗯,還真是有些日子沒有和夫君歡好,如今心神疲倦若能好好放鬆一番,還有典雅羞澀的秦冰一起,確實值得期待呢。 南宮紫霞也知道自己的心思根本瞞不過她二人,朝她們做個鬼臉。 秦冰拿起案頭的冊子道:「紫兒你看看這幾件事情妥不妥……」 話未說完便被南宮紫霞打斷道:「好啦好啦,沒日沒夜地做事情,累都要累死了,好不容易偷個空過來找姐妹們說說話兒,還要說這些幹什麼。就不能體諒下紫兒,依著紫兒一點。」 這話要被林風雨聽到,肯定又要慚愧不已。 秦冰拍了拍她的肩頭道:「好,今兒不說這些,要幹什麼都依我的乖紫兒,這總可以了罷?」 秦薇低頭嘆了口氣,我的天,咱們林家兩位當家作主的都是缺心眼兒,這就上當了。 果見南宮紫霞頓時興奮起來道:「冰姐姐這可是你說的啊,事情哪有做完的時候?再說了,總這麼悶著頭幹活,做出的決策也未必是正確的。走,今天回家去,咱們可要好好放鬆放鬆。」 秦冰再缺少那方面的心計,也知道南宮紫霞春心動了,無奈地搖搖頭招呼秦薇與曹慧芸一同回家,心中卻想著:妹妹家中遭了那麼大的變故,無論如何也要讓夫君好好陪陪她,誰也不能搶。 四美同行,賞心悅目! 秦冰攜著南宮紫霞的手走在前,秦薇與曹慧芸特意落後了少許傳音竊竊私語。 秦薇道:「聽說小風一大早偷跑了出去被紫兒抓了個現行,看她那模樣,剛才定是被寵得不行,想拉姐姐下水。」 曹慧芸掩嘴笑道:「紫兒說起好多次了,就想看看大姐在床上究竟是怎麼一份羞澀的模樣。你說今天大姐會不會依著她?」 秦薇也是笑道:「紫兒就是這般,畢竟是大世家出身心氣兒還是高的,總想著床上和大家比一比,你還記得那次非要和你比比技巧麼?想起都覺得好笑。」 曹慧芸目光溫柔滿足道:「南宮家不管大哥還是紫兒,對咱們真是沒話可說。紫兒也就在床上總想爭個高下,平日裡已經夠不錯啦。老實說我都想不到她能一點小姐脾氣都不發呢。嫁給小風,有這樣一個家,真是幾輩子修來的福氣。」 秦薇打趣道:「咦,我們的曹大外交官也變得多愁善感啦?大姐今日估計也不得拒絕紫兒的要求。真是在劫難逃啊。」 曹慧芸嘻嘻笑道:「我也估摸著是,說起來也好久沒和夫君歡好。近來可是把大家折騰得沒一刻閒下來。」 秦薇道:「反正紫兒最大嘛,今天怎麼也得先遂她心意。喂飽了再說。」 曹慧芸略帶鄙視地瞄了她一眼道:「哼,說的就好聽,一會兒請動起來還不知道是誰爭著搶著要呢。」 四女剛回到聽風觀雨閣。 秦冰自從新的住所建好之後尚未回來過,如今藍劍山莊不比從前,聚寶集也不像從前出雲山有如許多的地盤。 聽風觀雨閣占地面積小了許多,陳設也是一切從簡不如從前奢華,可是對諸女而言一樣的暖心,這裡是她們的家,這裡住著她們的男人。 一股法力從天而降,和熙如春風,充滿了暖融融的氣息。 這道法力隔絕了整座小院。 林風雨青布長衫站在廳堂口,笑吟吟地看著愛妻們歸來。 真是春蘭秋菊,各擅勝場。 感受到林風雨用法力隔絕了小院與外地的聯繫,秦冰暗暗臉紅,可還是當先迎了上去,悄聲傳音道:「難得紫兒閒下來,今日你可得多陪陪她。」 林風雨見她模樣,自然猜到南宮紫霞此前未露出玄機,當即不動聲色,故意大聲道:「冰姐姐放心,小風心中有數。不過還是得看紫兒的意思,今天她最大。」 秦冰回眸一飄,點點頭道:「那倒是的。」 南宮紫霞始終豎著耳朵聽得真切,一副奸計得逞的模樣朝林風雨挑了挑眉毛道:「本座近日忙於莊務甚是疲累!林風雨,可知本座心意?還不快快伺候。 」一副鬼樣子惹得眾人笑出聲來。 林風雨忍俊不禁道:「遵莊主令。」 右手朝天舉起,五色毫光從指尖蔓延籠罩住小院,巔峰高手隨手一招便是氣勢驚人,若非之前林風雨已然隔絕了聽風觀雨閣與世界的聯繫,這一手「流雲幻光」的威勢定要驚動整個聚寶集。 只不過陰陽大法中困擾鎖敵的大術被用來製造浪漫旖旎的氛圍,也是令人哭笑不得。 見林風雨這等模樣,秦冰啐了一口,正紅著臉準備走開。 不防林風雨「流雲幻光」罩下,將四女一同籠罩其間,裹著向房內飛去。 秦冰焦急地連打幾個法訣解開身上的束縛嗔道:「你幹什麼呀?」 林風雨朝南宮紫霞投去一個詢問的眼神,對秦冰不能硬來,想要剝開她羞澀的外衣,必須得相互配合才是。 南宮紫霞一本正經道:「今日難得忙裡偷閒,自是要冰姐姐陪妹妹們一同盡享魚水之歡。林風雨這次辦得什合本座心意。」 林風雨帶著揶揄的笑容朝秦冰攤了攤手,意思是剛才你也說了,今兒一切都聽紫兒的。 秦冰羞不可抑,紅潮瞬間爬滿了全身。 此時此刻焉能不明白是他們串通一氣? 雖說之前也曾與慧芸,秦薇,甚至是寧楠同床共枕,可是如此多人同時共侍一夫可是頭一回。 想想那淫靡的情形,毫無心理準備之下一時之間實在是難以接受。 林風雨顯然對大婦甚為了解,若是任由她忸怩下去可是要忸怩到天荒地老,從後環過秦冰腰肢輕輕含住了她敏感的耳珠輕輕吸舔。 南宮紫霞眼中異彩連連,偎依在秦冰肩頭,一雙柔荑卻剝開了她的外衣,像是剝開羞澀的外殼。 三人均是跪在床上,各自享用各自的溫柔。 曹慧芸輕吐丁香舌尖探入秦薇檀口中,二女時常作伴相戲,顯得駕輕就熟。 狐媚子時而舌尖在秦薇口中攪動,時而又將她的香舌吸入口中吸嘬。 而她們互相褪去身上衣物的動作更是顯得魅惑無比,修長苗條與豐滿性感的兩具玉體逐漸裸露顯現,緊貼的四隻玉乳與相互糾纏的手臂,形成一幅唯美的情慾畫面。 秦冰急忙閉上雙目,卻止不住耳邊傳來慧芸與秦薇輕聲吟哦的呢喃呻吟。 褪下的衣物讓兩顆微微上翹的乳房顯露出來,林風雨與南宮紫霞一人握住一邊。 那感覺卻又不同。 一邊的大手粗糙而溫暖,正重重地揉捏著,另一邊的小手纖細柔軟,像是品鑑般輕輕把玩。 感覺不同,卻同樣的讓人害羞不安,又同樣的喚醒心底的慾望。 冰涼細小的舌頭輕輕舔上了挺立的乳珠,那口中的噴香與乳房的肉香混合在一起,誘人迷醉! 秦冰閉著雙目,依然能感受到那股敏感的刺激與溫柔的撫慰,正在啃吻著秦冰肩頸的林風雨見此無邊麗色,呼吸即刻變得粗重。 待到秦薇祭出雙頭假陽與曹慧芸一人吞沒一端,那蕩滌心魄的呻吟聲隨之響起。 秦冰情不自禁地張開雙臂將胸前的南宮紫霞緊緊摟住,仿佛迫不及待要她吃得更歡,吃得更重。 南宮紫霞的舌尖順著銅錢大小的乳暈打著旋,感受到秦冰熱烈的回應,隨即便是重重地一吸。 綿柔的乳肉被這股吸力帶得向前一伸,一小半被吃入了嘴裡。 」冰姐姐,你的乳兒形狀真美。 」南宮紫霞稱讚道。 秦冰低垂著眼帘羞道:「哪裡……紫兒的才是最美的。哎,你們這些壞人。」 話音剛落,在身後那個最壞的人忽然將肉棒穿過緊閉的雙腿,灼熱的龜菇貼蹭在芳草濃密的花穴口,享受著瑩瑩花露的潤澤。 秦冰難耐地扭動著身軀呻吟一聲,那股熱力順著神秘敏感的腔道瀰漫全身,任由她湧出再多汩汩的春水都無法澆涼。 而當肉棒緩緩後退,挑開兩片臀肉陷入深深的臀溝,秦冰又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林風雨今日為虎作倀,加上有了同夥賊膽便壯,一上來就要探采後庭。 一者秦冰較少後庭之戲,偏偏那朵嬌嫩菊花又肥又膩令人銷魂,另外也是看南宮紫霞如此興動,想將那隻幽泉火雲洞留給她品鑑。 「小風,別……別這樣。」秦冰不安地扭動著身軀,回首望去滿是討饒的目光。 可是顧得了後頭管不住前面,南宮紫霞正順著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 林風雨作怪地將秦冰抱起,兩人胸背相貼躺在床上,玉腿被大大支開。 南宮紫霞分開萋萋迷迷的芳草,將花戶展露在眼前。 如此羞人的姿勢若是平時秦冰定然大聲抗議,可是今日實在不忍拂了紫兒的意思。 只好又將雙目緊緊閉上,顫抖的身軀表達著內心的羞澀不安,時不時踢動兩下的雙腿表達著小小的不滿。 南宮紫霞湊了上去,那帶著濃郁香氣的潮濕液體又清又滑,殷紅若血的花肉鮮艷欲滴,花唇頂端的肉蒂兒因為情慾激盪而充血脹滿,晶瑩剔透。 她輕輕碰了碰,又是一陣揉,忍不住伸出小舌頭舔了一舔。 肉蒂兒本就敏感至極,秦冰如遭電擊渾身一陣抖動。 女人比男人更了解她們的身體,南宮紫霞感同身受,香舌順著肉縫上上下下一頓舔舐。 津液與淫液混合在一起,讓本就誘人的花肉顯得螢光透亮,更加可口。 舌尖借著這潤滑順勢刺入花腔之內,南宮紫霞連連攪動勾舔。 與此同時,沾滿了花汁的肉棒也破開菊蕾,向腸道挺進。 這情形分外淫靡,更讓秦冰羞不可抑,可是前花蜜壺與後庭嫩蕊一同被挑開,菊花穴口細嫩的皺褶全被肉棒撐開碾平,花戶處那根冰涼綿軟的舌尖,亦是撥弄攪動著花腔里密布的嫩肉。 那股徹底釋放的感覺也是直透心坎,真是抗議不是,迎合也羞人。 林風雨連連抽插,鼓脹的青筋刮蹭著菊穴嫩肉,一往無前,同時雙手攀上盈盈一握的雙乳揉捏得火熱酥麻。 秦冰嗚嗚哀鳴,不知是在呻吟還是在抗議。 南宮紫霞見粗巨的肉棒進出在秦冰的後庭妙處,那朵肥美的菊花隨著肉棒的動作,豐富的褶皺與粘膜被帶進抽出。 那肉棒兇猛異常,在兩片臀瓣只見觸摸,而且越戰越勇,將秦冰的身軀一上一下拋送著,讓她一時之間竟是難以跟上。 幽怨地望了曹慧芸一眼,技巧上真是難以匹敵這狐媚子。 之前也時常這般淫玩,可是慧芸每次都能舌不離穴,每時每刻都照顧得完完全全。 眼珠子一轉,南宮紫霞直起身來也取出一根雙頭假陽,先給自己帶上,將另一頭抵住花穴口。 秦冰正在暢美之間,忽覺一根熟悉的粗大之物頂住了自己花穴,卻不似那般火熱炙人,反倒頗為冰涼。 忙睜眼一看,只見南宮紫霞竟然帶上那隻假陽,登時嚇得魂飛魄散。 莫說從未試過這種前後一同貫通,就算是那根雙頭假陽也只是聽說。 不想這一次兩種難以接受的羞事居然要一同剛剛扭動身軀想要掙脫,可是林風雨正巧一記深入仿佛要把她肚子給捅穿。 渾身酥軟之下不及抵抗,被南宮紫霞順勢將假陽插入花穴。 「你們……嗚嗚……紫兒你太欺負人了……」毫無心理準備,秦冰情急之下頗覺委屈,被不情不願的前後貫通,竟然嚶嚶啜泣起來。 「冰姐姐別生氣嘛。紫兒還從來沒和冰姐姐一起過呢!今日就讓人家任性一回好不好?」南宮紫霞一邊趕忙道歉安慰,一邊講秦冰胸前兩隻玉乳從林風雨大手指尖漏出的乳珠含在口中輕舔。 「那……那好歹也告訴姐姐一聲……這麼突然的……怎麼受得了!」秦冰身體已是酥麻道了頂點,恨不得兩人快些抽插幾下止止癢,可是嘴上卻說不出口。 另一邊曹慧芸與秦薇見狀,也加入進來。 秦薇知道姐姐麵皮薄,林風雨又不會安慰人,南宮紫霞今日任性霸道,真要任由這麼下去別一會兒真生了氣,可就把好事辦成了壞事。 秦薇貼著秦冰的耳朵道:「大姐,都是老夫老妻了,還有什麼放不下的?我們幾個平時也都這麼玩兒,感覺可是真的不錯呢。」 曹慧芸更加直接,施展狐媚子的功夫在一邊玉乳上舔弄起來,那細長靈動的舌頭上翻下卷,將整隻乳房來來回回都舔了一遍。 秦薇趁熱打鐵接著道:「姐姐,是不是感覺挺不錯的?你們在金翎島上和慧芸一起,不是特別好麼?嘻嘻,我們幾個可都很喜歡呢!」 南宮紫霞今日霸氣側漏色心大起,明目張胆道:「就是,冰姐姐咱們是一家人,可是房事之樂你老躲著咱們多不好呀。被兩根棒棒一起進入身體是不是很舒服?不瞞姐姐說,人家恨不得夫君長出兩根大肉棒,把紫兒前後一起塞得滿滿的呢。」說話之間那細腰如同隨風輕擺的柳枝,含著雙頭假陽在秦冰花穴里進進出出。 秦冰聽得這般火熱大膽的話語,羞得渾身都布滿了粉紅。 可是前花後庭的兩根肉棒僅僅隔著一層薄皮進進出出,將兩處腔道每一分敏感點都照顧得熨帖,那感覺真是欲仙欲死。 更何況後庭處那一隻肉棒燙如燒紅的鐵棒,花穴里的那一隻卻又冰涼萬端,真是冰火兩重天。 熟美的婦人渴望的一面亦被深深滴激發著。 「你這小色女真是……哎……回頭……恩……看我怎麼……收拾你們……輕些呀……壞小風,別,別那麼重!」 秦冰嘴上雖還有些抗拒,卻也透露出配合的意思,不是完全不願意接受。 林風雨索性起身換了個姿勢,將南宮紫霞壓在最下,依然一前一後將秦冰夾在中間。 林風雨更是騎馬一般將秦冰雙手反向拉起,這麼一來兩根肉棒在腔道里貼得更加緊。 反向弓起的身體將柔美的身段完全展露,兩隻懸於空中正在林風雨與南宮紫霞的奮力挺動之下晃動。 她雖是羞不可抑,可是身體傳來的快感卻不得不讓她儘可能地撅起翹臀,以迎合肉棒的抽插。 雙頭假陽一邊進出秦冰的花穴,另一邊也讓南宮紫霞極是受用。 縱然比不上林風雨的那一隻火熱非常,炙烤花穴,可是眼前竟是美婦玲瓏凹凸的身體,那一份婉轉呻吟更有自己的功勞在內。 比起夫君在自己的強道理縱橫馳騁,別有另一番風味。 秦薇與曹慧芸已是一人一邊含住了乳房。 秦冰只感到腦門如同炸裂一般,還從來沒有過渾身上下所有敏感地帶全被占據的經歷,快感如同怒濤拍岸,一波又一波地衝擊著自己的腦海。 後庭中的肉棒不停地撕扯著菊蕾,熨燙著身心。 前花里的假陽下下到底,推擠著花心,而她自己也隨著肉棒的抽插,前後擺動柳腰迎合著。 每次向後挺臀,便將林風雨的肉棒整根納入菊庭,每次向前挺腰,那根雙頭假陽同時直達兩女的花心,惹來哼哼嬌啼。 而隨著假陽在南宮紫霞花穴里的抽插,她的身軀越發酸軟,反倒是林風雨的挺動越來越是兇猛用力,如此一來,變得像是林風雨一人同時肏弄兩女一般。 南宮紫霞無力地呻吟著,將嫻雅的秦冰也弄得沉淪於肉慾,真是身心俱足。 秦冰的身體被林風雨推動得幅度越來越大,連帶著假陽抽插於自己的花穴之間越來越猛,忍不住嬌吟道:「夫君……你乾得好猛… …紫兒……都要泄身了……再用力些,把紫兒和冰姐姐一起……干飛起來……」 「你這死丫頭……小風別聽她的……哎喲……姐姐不行了……身子都要散了……怎麼會……這樣子亂來……」 語無倫次之時,胯間汁液橫飛,那淫媚的香味清甜無比。 而隨著秦冰與南宮紫霞的高聲呻吟,林風雨感覺到深陷菊蕾的肉棒被緊緊地包裹。 二女渾身劇烈顫抖著,爽到頂點的高潮讓她們渾不知身在何處…… 秦冰香汗淋漓氣喘吁吁,渾身脫力地倒在南宮紫霞身上,這一刻的高潮滿足感前所未有。 南宮紫霞雖也泄得稀里嘩啦,卻不如秦冰這樣乾淨徹底,此刻嘻嘻笑道:「冰姐姐,這感覺可好?」 秦冰恨恨地在她肩頭咬了一口,忽然一個翻身和她掉個個兒,促狹道:「感覺好得很,紫兒肯定也愛。小風可不能偏心,快些照顧照顧咱們大小姐。 」 林風雨搖了搖頭,女人真是不能得罪,如此姿勢自然是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要給南宮紫霞來個前後齊開,魂飛魄散。 這就展開報復來著? 南宮紫霞悶騷內媚,哪裡怕秦冰的報復,反倒是扭著腰道:「夫君快快來疼紫兒,那感覺可真是銷魂蝕骨呢。一會兒還要再給冰姐姐來一回。」氣的秦冰一巴掌拍在她豐翹的臀肉上,啪的一聲脆響伴隨著臀浪陣陣。 若論股肉之豐滿,確實無人能敵南宮紫霞。 林風雨愣在當場,向秦薇與曹慧芸看去一臉的詢問之色。 還是狐媚子辦法多,見今日一番胡鬧,姐妹們各自放開心神,那麼不妨徹底地淫亂一番。 悄聲的耳語讓林風雨目中淫光大盛連連點頭。 見曹慧芸獻計,南宮紫霞和秦冰都不由得緊張起來暗道不妙,不知道這花樣甚多的狐媚子又要出什麼鬼點子。 兩人剛想逃開就被林風雨及時按住動彈不得。 秦薇與曹慧芸嘻嘻笑著各自戴上一隻雙頭假陽,秦薇扶起秦冰墊在最下,曹慧芸身材最是高挑,壓在三女身上。 兩人的雙頭假陽又分別鑽入秦冰與南宮紫霞的後庭,四女胯間八處妙穴,已有流出被塞滿,另有兩處正任由自己採擷,那迷濛淫靡的麗色讓林風雨一陣頭暈腦脹。 南宮紫霞兩穴皆滿正是她的最愛,雖是兩根假陽,卻隔著一層薄薄的嫩皮互相推擠摩擦,感覺也自銷魂。 她難耐地扭了扭腰肢,似乎這麼靜靜地帶著更加難捱,迫不及待想要動起來。 一人動引起了連鎖反應,四女一同發出嬌媚的呻吟,每個人都情不自禁地扭動著腰肢。 那纖腰如風擺楊柳,臀浪如白浪滔天,撐開的蜜縫裂隙艷如朱丹,交貼在一起美乳玉背,真是美不勝收。 林風雨一時被麗色所迷驚的呆了。 四女毫無節奏地各自上下扭動著腰肢,秦冰與南宮紫霞的兩處妙穴或被同進同出,或被一出一進,惹得二女浪聲連連。 秦薇與曹慧芸兩個花穴亦是被抽插得汁水四溢,一路淋漓而下。 他一時竟不知要從何處下手,只覺得哪處都愛,哪處都想要好好品嘗。 正當此時曹慧芸回過頭來,一雙狐媚的眼睛迷離地望著他,細長的舌頭繞著薄薄的香唇打轉。 林風雨急忙從四女臀後繞到面前,這邊的麗色絲毫不下於前。 南宮紫霞與秦冰舌尖纏繞交戰不休,柔美的女性之吻美得如一場春夢。 四女的玉乳俱被身體相互推擠,壓扁成了餅狀,尤其秦冰與南宮紫霞四乳交貼,嫣紅挺立的乳珠對在一起磨蹭,竟似互相逗弄,更增無限誘惑。 膨脹到極點幾近爆炸的肉棒狠狠地送入曹慧芸的香口,狐媚子香舌迎合相就,只在龜菇的溝壑處旋轉刮弄,吃的滋滋有聲。 可這並不能滿足林風雨,他索性將那張香口當做花穴,不停地進進出出抽弄著。 粗大的肉棒幾乎將曹慧芸的小嘴全部塞滿,幸好狐媚子口技著實了得,承受得下來。 不僅如此,她還收緊雙頰的嫩肉,直將肉棒重重包裹得一絲縫隙也無。 「慧芸這張小嘴,真是讓人受不了。」林風雨抽著絲絲的冷氣贊道。 「只要主人喜歡,芸奴當然要服侍得您滿意。」現場本就淫靡萬端,狐媚子這句話簡直是火上澆油。 南宮紫霞聳動的速度明顯快了起來,一邊和秦冰唇舌交纏,一邊不甘示弱道:「好人……你的小母狗……正被你的冰姐姐……和芸奴一起……弄著呢……」 秦薇也在呻吟之中浪聲道:「好弟弟……人家的浪屁眼兒可還空著……恩……還不快點……幫人家塞滿……」 簡直是沒法忍受,這還怎麼得了? 把肉棒從慧芸口中抽出,又伸入秦冰與南宮紫霞中間,讓四片唇瓣兩條香舌一同好生舔吮一番,急不可耐地蹦躂到四女臀後,對著秦薇的後庭菊穴便是狠狠一棍到底。 「哎喲……好重……都……塞滿了……就是要這樣……再……更用力……」秦薇最喜後庭之戲,那處「玉渦凝脂」又軟又糯,情慾催動之下腸道中更是染上了一層蜜蠟般的油脂。 肉棒被緊窄的菊穴緊箍著,四女肥美白嫩的臀肉盡在前胸上下磨蹭,真是人間極致的享受。 一邊狠狠地抽弄肥美的「玉渦凝脂」,一邊低下頭,將曹慧芸寬大的臀部細細品嘗,時不時還伸出舌頭逗弄兩下臀溝深處不堪一觸的菊花,身心暢快。 四女混雜在一起的花汁不斷滴落進進出出的肉棒上,林風雨掬起一把清露潤濕二指,溫柔地頂入曹慧芸尚且空著的後庭妙處。 一朵嬌美的「露水芙蓉」在眼前綻放,屋內淫聲更大,更加悅耳……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新婚第十章第2章第四部第四愛新婚 第八章風雨情緣 19第10章第零章第9章風雨情緣 17第九章第十章第03章十里春風第四集第四章第四十四章第十一章春風十里第四集第四卷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