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三部)(32)作者:林笑天

【風雨情緣】(第三部)(32)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數:7530 第三十二章:雙龍伏嬌 柳若魚恨恨地一戳林風雨腦袋嗔道:「為夫你個頭啊,誰說要嫁你了?」 林風雨捂著被戳疼的腦門道:「要謀殺親夫啊?太狠了,每回提上褲子都不 認人!上回踢我屁股,這回戳我頭。」 「我……氣死我了!」或許是也感覺這一下用力有些大,美婦埋怨之餘還是 溫柔地撫摸著林風雨的腦門。 順勢將柳若魚摟進懷裡,林風雨大手享受地揉著肉感十足的豐翹隆臀道: 「我殺了那個人,姐姐沒有怪我吧?」 柳若魚沉默了一陣,幽幽道:「有時候真覺得你是我命中魔星。從皇天雷殿 開始,每一件事情都非我所願,可都陰差陽錯。我恨透了明麟,你殺了他固然無 可指責。可他畢竟是我孩兒,是我身上掉下來的肉。不怕你責怪,若是再無他事, 我定要與你發火,或許從此也如和易落落一般相見兩難。偏偏你又要重傷,呵呵, 那股子氣也沒地方發了。時間長了也想通了,那個逆子一定要死,無論他有什麼 天大的理由,可是誰來動手?紫兒?還是我自己來?現在想起來,倒是你替我解 決這個難題。」 林風雨安慰地撫摸著瀑布般的長髮聽她娓娓道來,坦誠道:「當時形勢危急, 我心中所想也並非全是為了大哥,也要殺了他來保護易落落,震懾一干宵小。明 麟一定要死,那一刻我只是覺得,動手的人必須也只能是我了。」 柳若魚默然無言,良久才歎息一聲道:「他死了,給他報了仇,咱們也沒有 因此而隔閡。不是……最好的結局嗎?」 溫柔撫摸的手忽然拍在隆臀上,啪的一聲脆響打出一片臀浪,激起一聲驚呼。 林風雨翻身而起將柳若魚死死壓住道:「好哇,嘴上說不肯,心裡早就同意了是 麼?說,怎麼補償?」 柳若魚身體一震彈開林風雨翻身而起,雙手叉腰道:「補償你個大頭鬼,便 宜全給你佔了還要怎樣?」看著林風雨垂涎無比的眼神,驚覺姿勢不對春光大泄, 忙拉過錦被牢牢遮住。 林風雨嚥了口唾沫艱難道:「剛才戳我一下現在還疼,嘿嘿,為夫不把姐姐 戳上個萬兒八千下怎能干休?」 柳若魚反倒好整以暇道:「好啊。半柱香時分若能完事就隨你,若是不能, 你不怕紫兒一來就看見咱們這模樣也隨你。」 林風雨虎撲的動作僵住,難熬啊!半柱香怎麼夠?若是真夠了豈不是要給這 艷婦嘲笑上百八十年的。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偏偏又不能發。這都叫什麼事情? 該做的事情要果斷做,可也不能全然不顧及各方感受。 柳若魚也是豪爽的性子,否則也不能與不羈的南宮劍河相伴多年。既然打定 了主意便坦然面對。 兩人穿戴整齊手攜著手來到天女白玉輪前,水晶玉棺內的白狐睡得安詳沉靜, 充滿了新生的生命氣息。林風雨對著白狐道:「語嫣,這是紫兒的娘親,她也要 嫁給我。你命是姐姐救的,咱們可都要一起感謝她。」 柳若魚道:「這樣的女子值得救。咯咯,只盼她醒來別嫌棄人家這個老女人 和她結伴做姐妹。」 林風雨撓頭道:「好像是花心了些。哈哈。」 柳若魚白了他一眼道:「紫兒馬上來了,你要怎麼和她說呀?」 林風雨一臉嚴肅道:「曉之以情,動之以理。這個這個,實在不行只好出賣 色相了……」 柳若魚狠狠捏住他耳朵嗔道:「喲呵,你有色相可賣嗎?」 兩人不住拌嘴,只是握在一起的手始終沒有鬆開半分。 南宮紫霞遠遠感受到柳若魚的真元波動有些意外,平日裡娘親都是深居簡出 少有與人接觸,偶爾來此幫助扶語嫣也是來去匆匆。她當然已猜到林柳二人間的 私情,這個問題亦曾深思熟慮過。林風雨作為她的夫君自然是得到認可的,雖是 有些時候一根筋不懂變通,但他正直,勇敢,有責任心,確是一名良配。思來想 去,父親隕落的現實總要面對,母親總不能一直這麼孤獨下去,既然如此母女倆 共侍一夫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只是這種事情總不能大喇喇跑去對母親說:「娘,咱們共侍一夫吧?」對林 風雨說也是怪怪的,一副把母親賣了的模樣。至於林風雨自己在對待感情上溫吞 水的性子,她也是不抱希望。許玲兒這位開朗可人的嬌俏女子在身邊多久了,家 里也沒人反對,至今也沒個結果可見一斑。可難為了這位藍劍山莊莊主,不得不 巧思設計盡力撮合。 推開院門,見夫君與娘親的手緊緊握在一起並肩而立,南宮紫霞著實吃了一 驚,今兒風向怎生變了?饒是她精明一世也是想不明白。 林風雨攜著柳若魚的手迎向南宮紫霞道:「紫兒,我和柳姐姐在皇天雷殿里 已有夫妻之實,現下我要娶她為妻,一生一世照顧她,愛護她。你不會反對吧?」 南宮紫霞鼓起了腮幫子怪怪地看著林風雨道:「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這個 呆頭鵝會主動做這件事情?娘,您給他灌了什麼迷魂湯呀?」 柳若魚落落大方道:「拜的是語嫣姑娘之賜,小風說再也不要錯過。」 林風雨空著的手拉過南宮紫霞道:「再也不能如從前渾渾噩噩,瞻前顧後, 既然有緣就要好好把握住。」 南宮紫霞喜從心來,只是忽然抽了抽鼻子變了臉色道:「好哇!你們倆居然 背著我偷吃。氣死個人了,人家才不來睬你們。」憤憤地甩開林風雨的手臂轉身 要走。 林風雨趕忙一把摟住愛妻道:「情難自禁,情難自禁,紫兒原諒,饒命饒命!」 柳若魚又好氣又好笑道:「怎地比狗鼻子還靈?這就吃醋了?罷罷罷,留給 你了,我才不嫁給他。誰稀罕!」 南宮紫霞慌了神趕忙甩開林風雨,環著柳若魚的手臂道:「娘,人家不是那 個意思。這個傢伙整天一副病懨懨要死的模樣,見了您就如狼似虎,哼,喜新厭 舊,可不氣人麼?」 林風雨哭笑不得道:「我有那麼寒磣麼?」走上前緊貼在南宮紫霞身後將二 女一同摟住道:「今兒誰都不許走,一起陪我!」 南宮紫霞左扭右扭,卻被林風雨緊緊摟住又不敢發力,在愛郎哈哈大笑聲中 被捉進房內。 母女倆胸乳相貼著被緊緊摟住!饒是柳若魚性格豪爽也不由得發窘,索性閉 上雙目由得他們去。南宮紫霞大是不滿道:「趕緊鬆開,今日定不能叫你如意。 叫你知道咱們娘倆可不是任由你欺負!」 林風雨就是不肯放手,默運玄功道:「從來我就是個受氣包,疼還來不及哪 來欺負你們的份兒?紫兒啊,你娘親可是沒半點意見呢。」 南宮紫霞被愛郎摟在懷裡,許久未曾歡好也是情慾已動,嘴上卻不依嗔道: 「什麼沒意見,虧你瞎說得出口?咦?這是什麼東西?」只覺得被愛郎抵住的臀 尖多出一根物事,忍不住探手向林風雨胯下摸去。 林風雨腦袋夾在南宮紫霞香肩上,只見愛妻的如花容顏宜嗔宜喜,輕含玉墜 般的耳珠呢喃道:「紫兒不是有個心愿麼?為夫今日便遂了你的心愿。」 南宮紫霞在林風雨胯下掏掏摸摸,越發感到驚奇,實在按捺不足好奇心除下 愛郎衣物。只見林風雨帶著詭異的笑容,胯下除了原本的墨玉陽根之外,竟然又 長出一隻陽物,雖無墨玉色,那粗大火熱一般無二! 南宮紫霞驚道:「你這傢伙練了什麼邪術?恩?黑白郎君衛無涯的黑白雙劍?」 柳若魚也帶著一臉訝色打量著這奇異的物事。 林風雨見南宮紫霞神態便知這悶騷內媚的愛妻情慾已動,揶揄道:「陰陽大 法!陰陽二氣凝練而成,平日裡用來調節流轉陰陽真元,有助於二氣平衡更加凝 實。我的資質和衛師祖不同對敵毫無用處,不過用來讓寶貝紫兒滿意那是全無問 題!紫兒若是不願,為夫就先和魚姐姐試試。」 柳若魚明顯有些不太適應雙龍的怪異,嚇了一跳道:「我可不來,找你的紫 兒去。」 南宮紫霞一手的玉指被銀牙咬著,一手不住在兩根肉龍上比划著。柔軟的小 手這裡捏一捏,那裡套弄兩下,讓兩條肉龍猙獰膨脹。她目光媚如春水,此前的 醋意早已拋到九霄雲外道:「你別嚇著我娘!有沒有那麼厲害?要不……恩…… 人家來試一下……」 林風雨哈哈大笑道:「就知道你這小色女的心思。姐姐且稍候,待我先收拾 了這悶騷內媚的妖女。」 南宮紫霞銀牙咬著朱唇嘴角含笑媚態無端,一手握著一隻肉棒膩在林風雨懷 里,分明萬分期待道:「牛皮誰不會吹,可別是樣子貨讓人家失望。」 柳若魚無語地看著寶貝女兒,論風騷當然不及自己,大膽則猶有過之。讓整 個家族驕傲的天之驕女到了床上竟是這般模樣,可是做娘親的都從未想過。不由 無奈道:「怎麼生了你這麼個女兒?在娘親面前好歹收斂著點。」被南宮紫霞視 如無物,顯然有些面子上掛不住。 林風雨笑道:「紫兒悶騷得不行,和玄陰媚體的薇姐姐不相上下呢!」 南宮紫霞撅唇道:「娘,得意之時須盡歡!既是自家夫君何來那麼多講究? 夫妻歡好天經地義,人家有什麼話什麼想要的都直說,哼,看他敢不乖乖地伺候 好人家。」 這些道理柳若魚當然知道,只是初次與親生女兒一床歡好真有些不適應。 兩根肉棒一抵花肉,一抵美菊,一般的粗大,一般的火燙。僅此而已南宮紫 霞便呼吸急促地渾身一個哆嗦。肉慾發自內心,正因為深愛著眼前的男人,才甘 心將一切都交給他,敞開心扉盡情享受兩人之間的歡愉。南宮紫霞原本性格豪爽, 否則也不能以女子之身統領藍劍山莊這等豪門。愛到至深更是百無禁忌,即使在 母親面前也是毫無羞澀之意,只想盡情品嚐夢寐以求的魚水之歡。 「想用什麼姿勢?還請愛妻示下!」林風雨輕吻耳垂一肚子壞水地問道。 「壞夫君,明知道娘親在旁還要故意使壞!」南宮紫霞嬌嗔地橫了他一眼, 輕抬玉腿翻過身趴在床上,將堪比其母的豐隆美臀高高翹起道:「夫君最喜歡的, 也是紫兒最喜歡的,可以麼?」 臀肉肥彈飽滿,溝壑深不見底,黑亮濃密的芳草覆蓋著嬌艷的肉花,迷濛而 誘人。林風雨朝聖般跪在完美無瑕的玉體身後,分開兩片滿月般的臀瓣,墨玉陽 根輕抵著蝶翼般的兩片花肉摩挲,讓花香滿溢的春水慢慢滲出,細細滋潤,調笑 道:「還知道是你母親呀?小色女可一點都沒有顧忌呢!」 南宮紫霞鼻腔中哼出誘人的嗯唔聲,感受著龜菇帶來炙人的熱度道:「好處 都給你佔了還要來說風涼話。壞人,壞人,壞死了。」 柳若魚用薄被蓋住火爆的玉體,看著小兩口打情罵俏恩愛非常,心中最柔軟 的所在也被深深觸動,若非情到深處,又怎有如此柔情蜜意。驀然耳邊傳來林風 雨糾結般的聲音道:「今後是該叫我夫君呢?還是爹爹呢?這可好生讓人犯難。」 柳若魚一銼銀牙暗罵:紫兒說的一點沒錯,這人看著憨厚老實卻一肚子壞水,壞 透了! 南宮紫霞嬌喘不依抗議道:「你要死了!這麼來作踐人家,看我怎麼收拾你!」 似乎是惱羞成怒,欲要翻過身體給使壞的愛郎一頓好打。不防那被花汁潤透了的 墨玉陽根順著臀丘裂縫滑過,如一桿燒紅的長槍破開「鳳吸牡丹」菊蕾妙處長驅 直入,與此同時,另一隻肉棒亦順著花露滿溢的「彩蝶紛飛」,直抵花心。 下身兩處最為敏感的所在被佔據得滿滿當當。南宮紫霞驚呼一聲,如一隻中 箭的天鵝嬌軀酥軟脫力倒在床上。並非第一次嘗試雙穴滿貫,只是那隻造出來冷 冰冰的假陽,怎能與之相比?那火熱,那充滿了生命氣息的跳動,那雖是堅硬如 鐵卻又不失肉體的彈性,這才是快感的至高境界。 南宮紫霞被極致的快感沖得腦海一陣窒息,只覺得兩根肉棒隔著一層薄薄的 肉膜熨燙刮蹭。身體里每一處敏感點無一不被熨燙得舒舒服服,甚至不需要愛郎 有任何動作,只是肉棒里的血液流淌帶來的脈動,便讓她連寒毛都豎了起來,似 乎連心跳都完全附和上了脈動的頻率。那夢寐以求,銷魂蝕骨的感覺自然而然從 心裡催動著無窮的情慾,轉化成鼻腔里輕輕哼出的嗯嗯聲。 林風雨緩緩挺聳著腰肢道:「三天不打就敢上房揭瓦。太久沒收拾寶貝紫兒, 可是反了天了。從前求為夫的時候可是什麼都認呢。」說到這裡忽然停住不動。 南宮紫霞被幾下輕挺緩送頂得神魂齊飛銷魂蝕骨,林風雨毫無徵兆地停下動 作簡直要了卿卿性命。原先肉棒停住不動的感覺已是已是難熬,不過好歹只是略 嘗滋味未知其中妙處,如今嘗過了美妙滋味,又怎能再停下來?急得她主動迎送 起隆臀哼道:「好人,人家哪敢翻天,什麼都聽你的嘛!莫要再折騰了,快好好 來幾下狠的……哎喲……忍不住了……小母狗真的忍不住了……小母狗的小騷穴 兒……浪屁眼兒都要……被夫君狠狠地蹂躪才好……」 柳若魚面色古怪,這些淫詞浪語她並非陌生。南宮劍河的妾室們為了討他歡 心也時有為之。只是聽著親生女兒如此風騷浪蕩,難免臉色羞紅心驚肉跳。回想 起昔年南宮紫霞曾說林風雨欺負她,用本命法寶打她的趣事。如今看來哪有半分 不滿,分明恨不得被那本命法寶狠狠抽打至死才甘心。 林風雨見愛妻情慾大動,豐俏惹火的玉體橫呈,回收凝望的眼神半是楚楚可 憐的哀求,半是媚態無端的勾引。那集清純與妖艷於一體,秀雅與淫蕩於一身的 奇妙誘惑,世間任何一個男人都無法抵抗。 林風雨輕緩地抽出肉棒,在兩處洞口一番研磨,狠狠發力見兩顆龜菇送入妙 道又生生剎住。南宮紫霞被一停一頓的節奏摺磨得快瘋了,被吊在半山腰不上不 下的感覺實是難以抵受。幸好這一次林風雨沒有再使壞,略作停頓便奮力一衝到 底,隨即狂風暴雨怒海狂濤般連刺了百來下…… 南宮紫霞只覺得兩根火燙的肉棒毫無停歇地摩擦著敏感的肉壁,磨得體內像 要泛起火花,幽谷的舒爽刺激與後庭的暢美飽脹齊至。那魂靈兒都要飛出體外, 想要發出歇斯底里的叫聲一抒胸臆,卻偏偏不受控制地發不出來,只從喉間發出 微弱的「呃……哦……」聲。短暫又極具爆發力的衝刺炸裂了她的身體,帶著鮮 花般甜香芬芳的蜜汁泄了一股又一股。兩處緊窄逼仄又彈性十足的腔道收縮到了 最小,死死包裹著入侵肆虐的肉棒,似乎想將它們掐斷永遠留在體內。只是這卻 未能如願,反倒讓每一隻敏感的肉芽,每一輪嬌嫩的褶皺與肉棒咬合得更加緊密, 抽送之時快感如潮,如同兜頭打來的狂潮將她一輪輪地淹沒…… 柳若魚旁觀這場肉慾交博,肉棒在兩處妙穴里穿梭進出的淫靡,女兒獲得絕 頂快感後動人心魄的呼喊,潮噴之後低泣般的婉轉呻吟,情慾不可抑止地升騰著。 林風雨與先夫南宮劍河完全不同,性格大相逕庭,可他們有著相同的優點與品質, 這些也都深深吸引著她。 縱是被毫無停息的快感反覆沖刷著身體,癱倒在床的南宮紫霞仍是下意識地 勉力撅起豐臀,心甘情願無比渴求地讓肉棒在她體內插得更深更順暢。 林風雨衝刺不停!肌肉線條分明的小腹撞擊在豐彈柔軟的肥臀上,發出急促 劇烈的啪啪聲。胯下雙龍雄姿英發,將兩處肉穴塞得滿滿當當,每一次抽送都帶 著粉紅的嫩肉翻進翻出。 「啪」的一聲脆響,兩根肉龍迅捷無倫兇猛無比地破開兩處妙穴扎進最深處。 南宮紫霞雙手死死揪住床單,渾身緊繃地抽搐著,連帶著前花後庭一陣緊縮蠕動, 像是千萬張小嘴不停吮吸著肉棒。她氣息奄奄嚶嚀著,歎息著,只覺得這一番靈 肉合一的交融高潮迭起,難以自拔。 林風雨壓在愛妻身上溫柔地從後環住雙乳,擁抱著她,輕聲道:「寶貝紫兒 可滿意麼?」 南宮紫霞口吐魅音道:「都舒服得飛上天去了……夫君這一招兒太厲害…… 紫兒抵受不住……又還想要……」 林風雨萬分得意,轉目瞥了眼面紅耳赤,舌舔朱唇的柳若魚道:「剛才不是 還說為夫作踐你麼?嘗了一回好的,可要給為夫一個答案才是。」 南宮紫霞嬌媚不依道:「才不要才不要!你就是使壞,人家偏不!」 林風雨溫柔的擁抱忽而變得狂亂,雙掌緊握著玉乳拉起南宮紫霞的身體,將 她的腰肢張成了弓形,肉棒怒抽了五抽道:「好哇,還敢嘴硬!今日便要執行家 法!」 剛臨高潮的身體依舊如此敏感,也實在是從未經歷過如此銷魂的感覺,更何 況這一次林風雨發起狠來,將又白又嫩的美乳揉搓得千變萬化。南宮紫霞被肏的 神魂直冒,媚眼如絲,玉體篩動迎合著。那嬌喘與媚叫之聲融為一體,如此享受。 林風雨一頓一頓地抽插著,每一次盡根拔出,沾染滿淫液的肉棒都發出「啵 兒」的水聲,每一次狠命地插入都肏到底兒,直美到了南宮紫霞的心田深處。 南宮紫霞俏臉酡紅,翻臂反摟著林風雨回首吐出香舌舔舐著耳垂,呢喃哼道: 「又來了……就是這樣子……再快些……再狠些呀……」 林風雨故意使壞地停下動作,南宮紫霞最怕他這一招,被捏住軟肋無力抵抗。 她焦急難耐地玉臀搖扭研磨迎合著,渾然忘記了羞恥,忘記了周遭一切騷媚勾引 道:「好人……不要停嘛……不要欺負小母狗……要狠狠地肏……越狠越好…… 人家就快要來了……求求你……求求爹爹……女兒求爹爹盡情肏死女兒……求求 你……」 林風雨目中綠光大方,肉體的快感加上禁忌的刺激,加上蝶衣紛飛與鳳吸牡 丹帶來的強烈快意。與此同時,一對綿軟豪乳貼上了他的背脊,柳若魚環住他腰 桿,聳挺著上身道:「壞小子,紫兒快不行了。你就饒了她吧,快些射給她,姐 姐也要大肉棒!」 腰桿打樁機一般瘋狂撞擊衝刺著,彷彿幻化成一片光影。 南宮紫霞一聲悠長高亢的叫喊聲,久憋的情慾終於隨著林風雨持續不斷的沖 刺帶來的高潮快感,傾瀉的花汁迎合噴射的陽精歇斯底里地釋放出來…… 南宮紫霞渾身香汗淋漓,脫力地倒在床上,泛起潮紅的肌膚,滿足而帶著余 韻的甜美笑容。迷迷糊糊中回首看見林風雨調笑的眼神,大發嬌嗔道:「你這個 壞人,你這個壞人。你使詐!娘,他欺負我!哼,對著冰姐姐和楠楠就從來不敢 這般使壞!」 林風雨忙把大小姐摟進懷裡溫言安慰,順勢將柳若魚抱入懷中。母女雙嬌入 懷,心下大樂。 柳若魚吃吃笑道:「對!就是他使壞!女兒莫怕,咱們一起收拾他。」 南宮紫霞望著林風雨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恨恨道:「他現下神功大成,一時 真拿他沒辦法。」自然是說林風雨胯下雙龍,滋味實在難以抵受。 柳若魚白了林風雨一眼,嘴角邊掛著一絲玩味的笑容悄聲向女兒傳音。母女 倆商量了一陣南宮紫霞眉開眼笑,一副準備報仇雪恨的模樣。 林風雨不知她們葫蘆里賣得什麼藥。只見二女一同來到他胯下,柳若魚握住 了墨玉陽根道:「把另外那根收起來,怪模怪樣的看著難受。」 調笑可以,此刻卻不敢違抗,老老實實收起功法。 美婦妖媚一笑,吐出香舌細細舔洗著棒身,那靈動紅潤的嫩舌帶來的是視覺 與觸覺雙重的享受。情慾漸升,林風雨被伺候得舒舒服服,卻見南宮紫霞毫無動 作,心中頗為遺憾未能一品兩條香舌含簫的快美。 柳若魚舔洗一番吐出肉棒道:「味道不錯,紫兒也來嘗嘗!」只見美婦艷紅 幼嫩的香舌輕輕托舉著棒身,將肉棒送入南宮紫霞口中。那動作流轉自然誘惑十 足,林風雨眼珠子都要凸出眼眶,肉棒猛然膨脹了一圈。 肉棒換作南宮紫霞輕含吞吐,可這還不算完,柳若魚直起身子挺起胸膛,那 對豪乳如兩隻玉兔般顫抖,對著棒身一夾,幾乎將肉棒與南宮紫霞的臉龐都夾了 進去。 肉棒深陷一片膏腴柔嫩的溝壑,更為敏感的龜菇陷落肉脂之內被含吮吞吐。 林風雨身軀發顫心中哀嚎道:「見過男人撕床單嗎?要命啊!」 無上的享受不需多時便讓林風雨下身傳來陣陣悸動,已有欲射的感覺。柳若 魚及時俯下身子與南宮紫霞一同舔舐肉棒,二女的朱唇都張成個圓圈一同環繞著 肉棒吸吮。 南宮紫霞舔舐著棒身,柳若魚慢慢直起身子,讓肉棒順著臉頰滑過玉脖,落 在左乳上,凸起傲立的乳尖紅梅抵著龜菇馬眼輕輕刮蹭著道:「乖女兒快來吃吃 娘親的奶兒。」 當膨脹碩大的龜菇連同乳珠一起被南宮紫霞含入口中,林風雨與柳若魚一同 發出哼聲。美婦嬌媚地呻吟,林風雨則是低聲的嘶吼。 那淫靡無端的秀色之下,更是無上的快感。待到二女各自騰出一隻玉手輕捋 棒身,另一隻玉手一同輕揉春丸,林風雨再也無法忍耐,雙目瞪出了血絲眼睜睜 看著濃白的陽精瘋狂噴射著,落在白裡透紅的玉乳上與艷紅的嫩嘴裡……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