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3集~第29章:男兒如山 作者:林笑天

簡體

  ◆ 第二十九章:男兒如山 book18.org

  日漸偏西,雨勢依然沒有轉小的跡象。黑暗即將統治大地,一如三人心頭的陰霾。 book18.org

  易落落抬頭看了看天色道:「還有一天時間。天盟高手俱在魔島,只有他離這裡最近,好像……真的躲不過去了!」 book18.org

  扶語嫣神色淡然視生死入度外道:「我能救你們一回,這一次沒人能來救我們啦。本來想著救下你們,咱們三人聯手或者能九死一生。想不到玄機那麽厲害,嘻嘻,這下子真是十死無生了。」 book18.org

  易落落勉強盤膝坐起擺下天魔漱玉琴道:「扶姐姐,小妹給您彈首曲子吧。這首曲子……敬你!」 book18.org

  扶語嫣在她面前坐下道:「好哇,敬我不敢當,有幸能聆聽妹妹的天人神技。」美目看了看易落落,又看了看閉目垂頭,以一個古怪姿勢手掐法訣的林風雨,心中暗笑:這小妹子真是,明明想彈琴給小風聽,偏要扯到我身上來。 book18.org

  琴音舒緩如深山空寂,偶有清風送來鳥語。易落落的琴語神乎其技,扶語嫣沉醉於琴音之間,彷彿徜徉於一片荷塘,荷葉田田,幽香陣陣,亭亭玉立的荷花開得正盛,或潔白,或粉紅。荷塘裡清水之下黑漆漆的污泥只將碧綠的荷葉,清純的蓮花映襯得更加高潔不染。 book18.org

  易落落曼妙的歌聲夢囈般吟唱著:「金香濃郁落風揚,閉月清紗攬霓裳。玉纖行雲羽衣曲,紫袖流水十三弦。朝夢生香馨夜雨,夕露凝珠映初陽。」若是看她臉上的神色,便能見易落落雙眸充滿了尊敬注視著扶語嫣唱道:「白蓮不改出塵意。」旋即琴聲不斷,美眸流轉垂下凝視著琴弦,目光中流露出下定決心的堅定唱道:「紅梅豈憂冰雪寒。」 book18.org

  玉手已離,琴弦仍顫,清音繞洞,悠揚不絕。林風雨氣息越來越是綿長厚重,慢慢的又變得氣息全無。 book18.org

  夜幕降臨的時間如此難熬,彷彿等待著死亡的到來,終於又熬到旭日東昇,陽光遍灑大地。 book18.org

  豪雨過去,濕潤的空氣令荒山飄散著夾雜著草葉與泥土的清香。扶語嫣與易落落肩並肩坐在洞口,同時深深吸了一口令人心曠神怡的空氣。 book18.org

  扶語嫣精神一振道:「真好,真美,嘻嘻,這洞穴看著也不錯,能葬在這裡也不冤了。」 book18.org

  易落落伸出玉指挑弄著腳下掛著雨珠的草葉道:「姐姐是覺得只要和他在一起,甚麽都無憾了吧?」 book18.org

  扶語嫣笑道:「都這時候了,怎麽還是他呀他的,再喊一聲大哥很難麽?」 book18.org

  易落落嘴角微翹搖了搖頭道:「才不呢!美得他。」 book18.org

  二女相視一笑不再說話,一如白蓮之潔,一如紅梅之傲,即使是這潮濕陰暗的洞穴也不由變得敞亮明媚。 book18.org

  幾聲咳喘聲瘖啞難聽,震碎了一片美景。一名鬚髮皆白的老者拄著拐杖在空中浮現身影道:「語嫣在這裡呀?讓老夫好找。」 book18.org

  扶語嫣無悲無喜抬頭望去,毫不畏懼地直視老者道:「你現下不是找到了麽?」 book18.org

  老者降下身形打量了幾眼洞口,歎息一聲道:「語嫣,你把他們兩個抓過來,老夫既往不咎,你還是青丘國的女主人。」 book18.org

  扶語嫣展顏一笑燦如鮮花道:「好哇!不過現下我不稀罕什麽青丘國女主人了,怎麽辦?」 book18.org

  老者皺眉道:「人妖兩族難以共存,他們為了內丹害死了多少族人?這些血海深仇你都忘了麽?怎地還執迷不悟?」 book18.org

  扶語嫣不屑地扁了扁嘴道:「有你親手害死的族人多嗎?老拿大義來教訓人,這一套好煩人的你不知道嗎?」 book18.org

  老者咳嗽了兩聲道:「這事情你也知道了?哎,老夫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為了天狐一族血脈的存續,不得不如此做啊!」 book18.org

  扶語嫣道:「何必用這些話來掩飾你的野心呢?天狐一族好端端的給你搞得七零八落,好吧,就算是為了血脈存續,你也並非引領族人走出困境的雄主。神州是養育我的土地,無論如何也不應讓魔界入侵。就算天狐體質特殊,無論真元魔氣都能修煉,也不應如此做。忘了告訴你,你老是裝模作樣地咳嗽,我也挺煩的。」 book18.org

  老者道:「扶維的後人也是像他一樣陰險狡詐又冥頑不靈啊。當年老夫那麽試你,想不到還是被瞞了過去。既然道不同,那也留你不得。」 book18.org

  扶語嫣想起什麽似的問道:「得了吧,你對我又有多少信任?多少尊重?不過看中我的血脈,又喜歡滿口仁義道德而已。對了,有句話我一直想問問,天命之說虛無縹緲,難道殺了林風雨就能奪天命?」 book18.org

  有蘇不言道:「別人不可以,老夫可以。只需抽出他的神魂理清脈絡,自能尋找天命來龍去脈,奪之即可。」 book18.org

  扶語嫣點頭表示瞭解道:「還想問一句,你助西華魔宗奪了神州又如何?他們就能容得下妖族了?就不取妖族內丹了?」 book18.org

  有蘇不言道:「老夫活了三千多歲,有些事情自然是有把握的,倒不勞你來操心。話問完了?安心上路去吧。」 book18.org

  扶語嫣淡然一笑站起身來擋在洞口前道:「殺了我!從我屍體上跨過去!」易落落之前噴出兩口本命精血,傷及神魂難以站起,只是笑道:「姐姐,咱們一起吧。」 book18.org

  有蘇不言目光透出狠決道:「真以為老夫捨不得殺你?」手中拐杖抬起,杖尖指著二女。 book18.org

  洞穴內一股浩蕩無盡的真元升起寒聲道:「你動她們一根頭髮試試?」林風雨龍行虎步邁出洞門,擋在二女身前。 book18.org

  扶語嫣又驚又喜,她知道林風雨因心魔所困壓制修為變成個凡人,卻對心魔之事不太明瞭。如今林風雨一身修為盡數迸發,看上去心魔已是無影無蹤。 book18.org

  易落落輕舒一口氣暗道:「終於還是趕上了!」只是林風雨一身重傷盡去,連身上縱橫龜裂的傷痕都消失不見,她又是皺起了眉頭想不明白。 book18.org

  林風雨之前兩重心魔襲擾,大部分是因為扶語嫣,小部分則是因為易落落。扶語嫣說明原委之後,困擾多年的心結盡去,至於易落落那部分,多半還是因為又重複昔年扶語嫣故事引起。既然扶語嫣處心結已去,那麽易落落處也就不成影響。 book18.org

  夜間林風雨運起易落落所授化解心魔的心法,又得易落落琴音之助,如今心魔化於無形,再不受之困擾。 book18.org

  有蘇不言停下手中拐杖,也感到很是意外道:「你的心魔除了?咦?你還吃了拜月玉兔的輪迴丹?」 book18.org

  林風雨活動了下酸澀的筋骨道:「那又怎樣?老鼠急了還咬貓,總不能讓你為所欲為。」縱是飲鴆止渴也顧不得了。 book18.org

  有蘇不言捋了捋鬍須刀:「這就有點意思了,否則傳出去說老夫欺負個重傷的凡人撿便宜,倒是傷面子的事情。」 book18.org

  林風雨笑得咧出一口白牙道:「來呀,我也覺得有意思。」 book18.org

  易落落怔怔地看著,林風雨的修為她再清楚不過。原本感覺他走出洞穴時便將一身真元調動至巔峰,可那如煙波浩渺的真元始終無窮無盡地提升散發著。和易天行的生死相搏才過去了三天,在這個男人身上又發生了什麽? book18.org

  有蘇不言點了點頭道:「值得老夫認真戰一場。」說罷化出天狐本相,他身長逾五丈,通體雪白沒有一絲雜毛,身後六隻尾巴低垂不動,口中呼喝著發出清脆的嗷嗷鳴叫。那叫聲帶著誘惑人心的力量,道心堅定如林風雨腦海裡也一陣迷糊。 book18.org

  有蘇不言出手不凡!林風雨也不妨多讓,丹田裡北極星光一轉恢復神智清明,雙目一瞪便是一招「驚神刺」!兩人的神識在空中一撞,無形之物竟然爆出有形的電火花。 book18.org

  有蘇不言狐臉抽搐,一口尖銳的狐牙齜了出來。林風雨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鮮血,一番試探仍是稍遜半籌。他往地上狠狠吐了口血沫子,手掐法訣召出十二祖巫分身。 book18.org

  大巫現身凶焰滔天,帶來無窮戰意,此刻生死一線,林風雨守護者扶語嫣與易落落,他不能再讓她們受到半點傷害,更是半步不能退。他戟指有蘇不言道:「他日青丘國屍骨如山血海滔天,都是拜你所賜。」 book18.org

  有蘇不言氣定神閒道:「今日你必死無疑,還有資格來威脅老夫?大榕樹王倒是看得上你,連祖巫精魂都交了出來。哼,好了不起嗎?」天狐縱身一撲速度快得不可思議。林風雨忙取金鐘磚在手,卻不是護向自己而是變作口大鐘將扶語嫣與易落落牢牢罩定。 book18.org

  曾在魔島上見識過有蘇不言大戰谷元,可是沒有親身面對絕感受不到青丘國主的恐怖!所幸林風雨之前剛與易天行大戰一場,對有蘇不言的戰力有所預估。 book18.org

  天狐利爪輕探,天地元氣如同起了陣暴風。護體真元脆如薄紙般被穿透,林風雨一聲爆喝身周亮起四色劍光,縱然是六尾天狐的利爪也不敢輕易動作。 book18.org

  林風雨手打法訣,十二祖巫一同縱聲大吼,但見劍光如雲如海,組成一座籠罩十丈方圓的浩蕩劍陣——南宮世家七劍陣。十二祖巫精魂早與林風雨融為一體如臂使指。在他磅礡無盡的真元支持下,每一個祖巫分身都有元嬰中期修為。與易天行一戰林風雨已知自己與四大高手要遜色一籌,必須藉助陣法之威才能抗衡。他陣法之道頗為薄弱,只有七劍陣運用得純熟無比。十二祖巫兩兩結伴站定六處陣位,林風雨獨掌陣眼。 book18.org

  有蘇不言在劍陣外梭巡片刻,利爪在地面敲了兩下,濃重的屍氣迷濛下兩道六尾天狐虛影現身。他又祭起一本書冊,書冊在空中翻開投下一片綠色光影,光影籠罩中降下一紅一藍兩隻小鬼。紅小鬼一手持斧,一手持盾,藍小鬼手持弓箭。 book18.org

  林風雨眉頭猛跳。兩隻天狐虛影屍氣濃重,不知是原先那兩位天狐大妖屍體所煉製。那本書冊則是地鬼書,召喚出的兩隻地鬼亦是各具神通不容小覷。 book18.org

  地鬼書召出兩隻小鬼後光華黯淡落入有蘇不言手中,青丘國主揚聲一吼,他的本體與兩隻天狐虛影,兩隻紅藍小鬼身上一同泛起金光,威勢猛漲一截。 book18.org

  林風雨凝神屏氣,劍陣中真元盪如波濤交織閃爍,連綿不絕。有蘇不言口中發出悶吼,兩隻天狐虛影當先開路闖進劍陣,立刻引發劍陣反擊。 book18.org

  劍氣如雲,劍光如雨,兩隻天狐虛影一瞬間被鋒銳的劍氣割得遍體鱗傷。有蘇不言口中吟哦著難明的咒文,滾滾屍氣翻湧中天狐虛影的傷痕又被修復如初。 book18.org

  有蘇不言後蹄猛蹬,從兩隻天狐虛影開闢的空間中突入,那速度之快林風雨生平僅見,一雙利爪上下翻飛將翻翻滾滾的劍氣撕得七零八落。林風雨以不變應萬變,輝耀劍光只在身周飄蕩,靜待有蘇不言突至身邊再行決一死戰。 book18.org

  青丘國主爭鬥經驗何等豐富?林風雨的盤算全在他意料之中。有蘇不言並未著急突入陣中,反而仗著一雙無堅不摧的利爪在劍陣四處游離,破壞陣眼。 book18.org

  劍陣受損林風雨不急不躁,丹田內北極星光大放,真元從體內噴薄而出,受損的劍陣瞬間恢復完成。有蘇不言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毛,手爪一招紅藍兩隻小鬼跟隨著兩隻天狐虛影向劍陣中突進。 book18.org

  紅小鬼手中利斧甩出,藍小鬼緊跟著一陣怪叫,拉動手中弓弦朝林風雨射出只綠光四射的箭羽。這兩件法寶功效大出林風雨意料之外,利斧所過之處靈光消散竟在劍陣中破開一條空隙,箭羽隨即帶著風聲直插林風雨面門。 book18.org

  林風雨揮起純鈞架在箭羽簡簡單單的一個接觸,體內真元竟然難以抑制地消散出體外一成之多。 book18.org

  有蘇不言道:「吞輪迴丹是吧?看你有多少真元來阻擋破靈斧與散靈箭。」 book18.org

  輪迴丹功效逆天,可畢竟是透支潛能來恢復傷勢與修為,有蘇不言久在百妖國對此心知肚明,他甚至不願去和林風雨硬碰硬,只需耗乾他的真元,輪迴丹的副作用自然會爆發出來,勝利唾手可得。 book18.org

  破靈斧與散靈箭並不是什麽了不起的法寶,若在平日裡林風雨根本不放在眼裡。可如今身後就是毫無抵抗之能的扶語嫣與易落落,金鐘磚防禦力超強,卻絕擋不住有蘇不言,他又怎能閃躲? book18.org

  林風雨只能紋絲不動地擋在金鐘磚之前,像一座任由風吹雨打的大山。丹田裡混噸天地捲起真元風暴,源源不斷地補充著損耗的真元。十二祖巫連聲怒吼,激起滔天戰意。七劍陣靈光猛地漲大了一圈,林風雨死戰不退。 book18.org

  有蘇不言冷笑道:「冥頑不靈。」天狐一聲厲嘯,體表驟然間冒出金藍兩色符文,長逾五丈的身軀光芒大放披上一層厚厚的金甲,宛如洪荒巨獸。他的身周起了一陣遮天蔽日的狂風,竟將七劍陣吹得搖擺不定。 book18.org

  林風雨見狀大驚,這一陣狂風不但動搖了七劍陣,甚至連輝耀劍光的法則之力都有些震盪,顯是有蘇不言亦運起了法則之力。他急忙祭起天罡元陽劍,手中幾個法訣連連打在劍陣陣眼上。 book18.org

  七劍陣此前涌動如海,此刻忽然靜止不動,片刻後一聲悠長的龍吟,一隻神龍從劍陣中升起。這神龍通體墨色,只有一顆龍頭泛出翡翠般欲滴的青色,身上每一顆鱗片都閃爍著森然寒光。 book18.org

  有蘇不言面色凝重,兩隻天狐虛影與紅藍小鬼全都葡匐在他身邊。他們齊聲一吼,也不知使了什麽秘術,天狐虛影速度陡然提得和有蘇不言一樣不可思議,幾乎在一瞬間便衝到墨龍之前。 book18.org

  「召喚操控術?」林風雨雖驚不亂,墨龍一聲高亢的龍吟,每一張鱗片全數張開,無數劍氣交織閃。 book18.org

  有蘇不言突進間身形忽然一頓! book18.org

  劍氣斬碎天狐虛影,旋即破靈斧與散靈箭又至,雖沒給墨龍留下一絲一毫的傷痕,卻消散了小半真元。有蘇不言六隻巨大的狐尾從天而降,攔腰一擊將墨龍打個撲跌。 book18.org

  林風雨只感到一陣深入骨髓的劇痛。他不退反進,墨龍身周亮起無數劍光彷彿開出千萬朵劍花,龍口大張朝天狐再度掃下的巨尾咬去。 book18.org

  心中只有一道執念:「語嫣姐,我再也不會讓你受到一丁點的傷害!」 book18.org

  【扶語嫣算不算綠啊?頭痛。。。作為純愛後宮文,是不是應該把這個坑想辦法填上。。。】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林笑天風雨情風雨情緣 19第2章風雨情緣 17第10章第零章欲女第三章十里春風第四集春風十里第四集第9章第03章新婚第十章新婚 第八章作者 林笑天第三十五章第九章第四章風笑天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