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3集~第05章:三江之爭

簡體

第五章:三江之爭 book18.org

天光大亮,房內四朵海棠花依然春睡不醒。 林風雨無奈地搖搖頭,昨日的盤纏大戰真是驚心動魄無比激烈,五人都是筋疲力盡卻心滿意足。 book18.org

繁忙的事務,如山的壓力之下能夠偷得半日閒情,對大家應都是一個不錯的放鬆調整。 而且應該是實在被壓抑得太狠,昨夜的放縱是那麼放蕩形骸,毫無顧忌,連秦冰都不外如是…… book18.org

林風雨悄無聲息地搬開依舊緊緊糾纏在他身上的曹慧芸與南宮紫霞。 暗自嘆息著」從此君王不早朝「實在是有些道理,來到院子裡耍了一套劍法。盡情盡興的放鬆之後,心裡還是有不少的鬱悶,如今自己不能拋頭露面,在形勢上自己的把控能力依然是不入流,除了盡力提升修為,當好南宮世家最重要的王牌,似乎也沒什麼事情可做…… book18.org

方玄明最近很有些意氣風發。 book18.org

統領太玄門已有三百二十年,門派的局面從未像今日這般明朗,這般前途一片光明。 book18.org

魔島之戰的硝煙逐漸散去。 頂尖的門派世家衝鋒在前,實力多多少少都受到削弱。 天元子在與黑白郎君的對決中一敗塗地,至今身受重傷無法復原;名聲卓著的天機子也不過堪堪打個平手,曾經名列第二的修真門派聲勢頓時大不如前。 更糟糕的則是嶺南霸主南宮世家,不但莊主南宮劍河身隕,連基業之地都被夷為平地,偌大的家族不得不暫時棲身於聚寶集。 養心殿方丈五鹿大師在聚寶集一戰中身受重傷,第一高手五方大師與玉面童老兩敗俱傷,半途又遭截殺至今生死不知,亦是聲勢大減。 至於曾為天盟六道之一的福源洞,隨著洞主的叛變加入魔界,早已人去樓空。 book18.org

可是太玄門卻沒有在大戰中受到任何損​​失。 門派中大部分弟子都留守天盟大本營未曾參戰,六名元嬰後期的高手雖深入戰場,卻一個個安然無恙。 方玄明的族弟,太玄門天賦最高的門人方玄衣歸來之後即刻閉關,很有希望一舉突破達到元嬰巔峰的境界。 book18.org

如此一來,太玄門缺乏的頂尖高手空缺即可補上。 這一家傳承數千年的門派底蘊深厚,法則之力的防禦陣法,頂尖的功法,深厚的積累一樣不缺,如今再擁有一名頂尖高手,那麼替代衰敗的南宮世家成為最頂尖門派已經近在眼前。 book18.org

「南宮世家一戰元氣大傷,連長老都陣亡了一多半。頂尖高手只剩下個初出茅廬的林風雨。若是二弟能夠成功晉階,那麼三江之地,又有何人能與我太玄門抗衡?」方玄明心中得意地想道。 book18.org

「門主,谷虛真人已距山門不足百里。」前來通報的是副門主華長安,元嬰中期修為並不突出,但是打理內政能力出色。 book18.org

方玄明站了起來道:「好,有崑崙派支持,何愁三江之地不可得?」 book18.org

一行人迎出山門,立在地上等候。 book18.org

環珮叮噹,谷虛騎乘三彩仙鹿飄飄蕩蕩來到太玄門外。 方玄明趕忙越眾而出拱手道:「谷虛真人大駕光臨,玄明未曾遠迎還請勿怪。」 book18.org

谷虛也不落下坐騎,只是一甩拂塵半欠身子道:「本座奉盟主之令前來,有勞方掌門「。崑崙派中谷虛的身份地位僅遜谷元,魔島一戰與西華魔宗護法噬魂激戰雖未取勝卻占據上風,面對方玄明實在無需太過表現出禮節。 book18.org

對於太玄門來說崑崙派二號人物的到訪均覺得與有榮焉,自然不會對谷虛的倨傲有所意見。 book18.org

將谷虛迎入山門坐定,方玄明感謝道:「魔島一戰,盟主對太玄門照拂良多,玄明代表太玄門上下深感大恩。」 book18.org

谷虛細長的雙目掃了他一眼道:「方掌門此言差矣。一來魔島之戰各司其責,二來太玄門自身實力使然,不存在照拂一說。」 book18.org

谷虛意似不滿,實則兩人都心照不宣。 太玄門得了崑崙派的特殊照顧明眼人一看便知,方玄明稱謝並不不妥。 至於谷虛,說點場面話撇清崑崙派也是情理之中。 book18.org

方玄明忙道:「是玄明孟浪了,還請真人恕罪。真人從魔島趕來,不知魔界近況如何?」 book18.org

谷虛道:「魔界為我天盟諸般重寶壓制焉能翻起風浪?盟主親自坐鎮自是滴水不漏。待天盟整頓完畢必然一舉而克,無需多慮。」這話說的就不盡不實,神州與魔島充其量就是各自對峙,位面大戰,哪有短期就能結束的道理。 book18.org

方玄明當然也心知肚明,不便說破恭維道:「有盟主親自統領,萬無一失。真人今日前來可有號令?」 book18.org

谷虛捋了捋鬍鬚道:「方掌門整合三江一事可有進展?盟主心憂天下欲畢其功於一役,各家宗門均需不遺餘力,此事亦可保存我神州生靈,馬虎不得。」 book18.org

方玄明道:「三江一地無不尊盟主馬首是瞻。唯獨南宮世家始終我行我素,玄明幾番前往聲明大義,卻難以說動。」 book18.org

谷虛點了點頭道:「南宮世家歷來不識時務!方掌門可有計劃?」 book18.org

方玄明向左右使了個眼色屏退眾人,傳音道:「正欲如此如此。只是南宮世家有林風雨坐鎮,舍弟尚且閉關未出,恐怕難以應對。」 book18.org

谷虛道:「甚好。本座既奉盟主之令,便暫時留在太玄門助一臂之力。早一日完成整合,便早一日完成盟主囑託擊退魔界。」 book18.org

方玄明大喜道:「得真人相助,又何懼林風雨?」 book18.org

直到午飯時間,四女方才懶洋洋地從春睡中起身。 想起昨夜的肆意放縱,互相之間都有些害羞。 待她們梳洗完畢來到廳堂,林風雨已整好了幾樣小菜,在餐桌前笑吟吟地等待,只是那平日裡陽光的笑容,怎麼看怎麼有些猥瑣曖昧。 book18.org

午餐並不豐盛,味道也稱不上可口,但一家人在一起的溫馨比一切都重要。 林風雨極是享受這一刻,偷得浮生半日閒,不知午餐之後,一家人要坐下來一起吃頓飯又要過多少時日。 book18.org

一家人都不說話,只是甜蜜的你給我斟滿酒杯,我給你夾一筷子菜。 互相傳遞的眼神里儘是濃濃的愛意。 這一刻短暫的時光,絲毫不下昨夜癲狂時的浪漫旖旎。 book18.org

酒足飯飽,林風雨就要動手收拾碗筷卻被南宮紫霞按住道:「夫君,幾位姐姐稍座,紫兒收拾好了就回來。」 book18.org

看著大小姐自己動手清理殘羹冷炙,大家都知道一會兒她有話要說,便也不多推脫。 這般氛圍卻讓一家人心中溫暖。 book18.org

南宮紫霞收拾好了碗筷,笑眯眯地坐下道:「紫兒雖是南宮世家的家主,也林家的夫人,夫君雖然不愛管事,莊子裡的事情也都該讓你知曉。冰姐姐,你昨日有事情要說,咱們便在家裡先行商議吧。」她做事分得極清楚,對自己身份的拿捏也是妥當得很。 book18.org

秦冰道:「還是太玄門的事情。從目前搜集的情報來看,天盟給予的支持力度相當大。他們也基本將三江的勢力整合完畢,最近對山莊也是幾番逼迫,怕是不久之後便要用些強硬的手段。慧芸,你去出使情況如何?」 book18.org

曹慧芸道:「方玄明根本不肯見我。與副門主華長安談了一回,對方要求很明確,南宮世家加入天盟,此後歸三江分舵統一調配。我沒應承什麼,只說會將話帶到。」 book18.org

林風雨還未聽說過太玄門的事情,皺眉道:「這家門派什麼來路?什麼阿貓阿狗也敢跑來挑釁?當我不存在嗎?」 book18.org

南宮紫霞笑道:「咱們林大仙人不是正重傷未愈的嘛。既然要從心,有些事情不得不先委屈一下。」 book18.org

說罷又特地將太玄門的情況向林風雨說明一番,特地重點提及了方玄衣這個人物。 book18.org

方玄明與方玄衣出身的方家也是修真世家,祖上出過不少不得了的大人物,家傳的功法也自不俗。 兄弟倆天賦都高,尤其是方玄衣,據說出生之時,方家的祖傳至寶「七妙玄衣「自動認主,裹在剛剛呱呱落地的方玄衣身上。 book18.org

其後方家歸順太玄門,兩兄弟也同時拜入門下,也一同成了太玄門的頂樑柱。 方玄明成了太玄掌門,方玄衣則成了修為戰力第一人,據說魔島之戰後也得了感悟,極有可能突破元嬰​​巔峰。 book18.org

林風雨皺著眉頭聽完,心裡滿滿的不服氣道:「切,就憑這個?」 book18.org

南宮紫霞道:「當然不僅僅是這些。太玄門底蘊深厚,護莊大陣具備空間法則之力非同小可,咱們山莊現在對這可沒什麼辦法。太玄門可謂立於不敗之地方才有恃無恐。另外我聽說,數日前崑崙派谷虛進了太玄門便沒離開。這倆才是他們最大的依仗。」 book18.org

話音剛落,探靈羅盤便響了起來,蒼劍豪急急忙忙傳訊道:「莊主,太玄門在我這裡鬧事。」 book18.org

眾人聽在耳里都冒起一個想法」欺人太甚「。南宮紫霞重重吁了口氣平復下心境,輕鬆展顏笑道:「這麼沉不住氣,是不是有點高看太玄門了? 」說罷便要起身出去。 book18.org

秦冰阻止道:「妹妹去沒得辱沒了身份,還是我去罷。」 book18.org

南宮紫霞道:「也好,姐姐小心些。」 book18.org

看著秦冰出門離去,林風雨暗暗皺眉。 這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處理起來極是麻煩。 book18.org

南宮世家自從來到聚寶集之後,處處忍氣吞聲。 之前購置店面與地皮便遭到諸多刁難,均以高於行市三成以上的價格方才成交。 由於南宮紫霞對天盟採取的不理會,不敵對政策,事實上還保留了藍劍山莊獨立的地位,可是由此受到的排擠,甚至針對時有發生。 莊裡的弟子多有不憤,甚至對南宮紫霞的領導也有些怨言。 book18.org

這些事情,南宮紫霞選擇了時間換空間來應對,強力彈壓了山莊弟子的怨言,對定下的「從心「政策不遺餘力地推行。這一舉措雖說為南宮世家恢復元氣贏得了時間,卻讓山莊內弟子的怨氣更大。這股怨氣正如壓抑的火山,一旦控制不住爆發出來,足以將南宮世家炸的四分五裂。 book18.org

摩擦和排擠一直存在,像太玄門這般明目張胆挑釁的還是頭一回,如果處理不好,對南宮世家的士氣又將是一次巨大的打擊——南宮劍河曾統領藍劍山莊力抗天盟不落下風,如今到了南宮紫霞手裡,連一個太玄門都無力對付了嗎? book18.org

南宮紫霞看出了他的憂慮,寬慰道:「夫君不必擔憂,冰姐姐定能應付得當。」 book18.org

林風雨嘆息道:「我不是擔心冰姐姐,我是擔心你。」 book18.org

南宮紫霞笑道:「有什麼可擔心的?人家的智商高多了好嗎?嘿嘿,還愁著缺一個機緣呢,這就送上門來。」 book18.org

林風雨目光一亮欣喜道:「紫兒有何妙計?快給我說說。」 book18.org

南宮紫霞得意洋洋道:「不可說,不可說。山人自有妙計。」 book18.org

「劍閣「是南宮世家在聚寶集上最大的商鋪。在這裡,低到練氣期,高到元嬰初期的修者都可以買到適合的寶劍,第一劍修世家打造的鋒銳寶劍極受歡迎,向來生意紅火。 book18.org

不過今早劍閣迎來了一群惡客。 太玄門三名金丹後期,兩名元嬰初期的修者前來採購法寶。 領頭的胡西林是太玄門副門主華長安的貼身護法,地位尊崇。 book18.org

太玄門近期與南宮世家的衝突極多,負責接待的劍閣弟子難免不耐煩些,五人立刻借題發揮大吵大鬧。 book18.org

今日在劍閣當班的蒼劍豪聽聞出了事,鐵青著臉出來了解了事情經過,明白己方弟子雖有不當之處也不至於把事情鬧得如此之大,擺明了就是來藉故找茬。 book18.org

蒼劍豪忍氣吞聲,對著五人中領頭的胡西林道:「胡真人,此事是我家有過,還請恕罪則個。」 book18.org

胡西林眼角上挑傲慢竟顯道:「你算是什麼東西?讓你家家主出來說話。」 book18.org

蒼劍豪怒極反笑,心中暗道你又算什麼東西? 竟敢要家主出來? 如今他已是藍劍山莊核心層弟子之一,自然對南宮紫霞的盤算心知肚明,強壓住心中的怒火道:「胡真人,區區小事犯不著如此。您又何必跟後生小輩計較?家主事務繁忙未必騰得出手來,這裡在下盡可做主,還請胡真人示下。」話里或多或少帶了點火氣。 book18.org

胡西林囂張至極道:「做的了主?那好!小子你給我聽清楚,今日本座至此是為天盟劍陣挑選稱手的法寶,如今你等誤了大事,憑你擔待得​​起?讓南宮家主出來隨我向天盟解釋清楚,否則別怪本座如實上報。」 book18.org

蒼劍豪微微眯了眯眼,冷笑連連道:「既然如此,還請胡真人稍待片刻。在下立刻稟報家主。」 book18.org

秦冰聞訊前來,心中暗贊蒼劍豪識得大體應對得當。 有道是女要俏一身孝,她一身素衣更顯淡雅如仙,一現身便讓整個劍閣為之一亮。 book18.org

秦冰面帶微笑不卑不亢道:「胡真人,有失遠迎還請恕罪。都是為神州安危出力,劍豪,速去三樓取四十柄寶​​劍下來,奉送給天盟。再去取百鳴劍來,向胡真人賠罪。」如今她的身份已是南宮世家長老之一,可做主的權限甚大。 book18.org

劍閣三層的寶劍都是供金丹後期修者使用,四十柄可不是小數目。 百鳴劍更是名聞遐邇的神兵,元嬰初期的修士使用起來如虎添翼。 book18.org

南宮世家的弟子見區區一個太玄門的護法,打著天盟的旗號欺上門來,族裡便付出如許巨大的代價,個個臉上露出不忿的神色,卻又不敢違抗秦冰的命令,只得將寶劍取出。 book18.org

胡西林見秦冰如此退讓,滿意地點點頭。 掌門下令前來挑事,雖說目的並未達到,不過這些法寶名劍拿回去足可交差,再說了,南宮世家如此不濟,今日挑釁不成改日再來便是了。 看見秦冰風姿綽約明艷不可方物,忍不住心癢如麻道:「秦仙子識得大局本座甚慰,天盟的囑託如此盡可交差。只是,藍劍山莊弟子冒犯本座之事,還請秦仙子奉一杯茶,咱們就此揭過。」 book18.org

得寸進尺! 秦冰心中不悅也不發作,好整以暇地在椅子上坐定,淡淡笑著盯視胡西林,一聲不吭。 book18.org

胡西林還待相逼,忽覺藍劍山莊重重防護的聽風觀雨閣處,一股驚世駭俗的真元升起,龐然大氣籠罩了整個聚寶集。 book18.org

這股真元怒意滔天,氣勢洶洶向劍閣撲來。 book18.org

胡西林面色蒼白如紙暗道不妙,原本想著借秦冰示弱,再度探一探藍劍山莊虛實,若能占點便宜更是妙不可言。 不想竟然惹來林風雨的怒火,這位後起之秀早已躋身絕頂高手。 無論是不是如外界傳言重傷在身,都不是他元嬰初期的修為可以抵擋的…… book18.org

真元鋪天蓋地般落下,卻偏偏毫無徵兆地重重一頓,滔天氣勢消散了大半,隨即又凝聚起來,可是大不如前且越來越弱,不多時便消散於無形。 book18.org

秦冰之前見林風雨含怒出手,心中還埋怨他怎地如此沉不住氣。 此刻見他故作不支,心中笑翻了天,好懸沒笑出聲來。 book18.org

聽風觀雨閣內,南宮紫霞朝林風雨豎了豎手指,大讚他演技出色。 book18.org

胡西林原本被唬得魂不附體,見林風雨根本就是力不能支頓時喜不自勝,心中譏笑秦冰之前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根本就是惺惺作態,冷笑道:「林真人似乎對在下有意見?也好,還請林真人出來與本座當面對質,到底孰是孰非。」 book18.org

秦冰暗嘆一聲演戲演全套。 臉色變得通紅似乎謊言被戳穿,眼角瞬間凝出淚光道:「我家夫君正在閉關舉世皆知,胡真人又何必苦苦相逼。」 book18.org

胡西林更加不依不饒道:「本座眼裡向來容不得沙子,有些事情,還是說清楚的為好。秦仙子,奉茶賠禮還是請林真人出來,還請早做決斷。」 book18.org

秦冰臉上更是委屈,一對兒鳳目盈滿了淚水,似乎幾經掙扎拿不定主意,那模樣兒真是我見猶憐。 book18.org

胡西林還待相逼,劍閣門口響起清冷悅耳的聲音道:「冰姐姐在這裡呀!」 book18.org

這一下令胡西林大為不悅。 他正志得意滿,能令南宮世家吃癟,在從前當真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此刻卻實實在在地發生在眼前。 得意之下膽兒越加肥了,想著今日若是再行逼迫,說不定可以對秦冰這位名揚天下的大美人兒一親芳澤。 美夢被人打斷,當真難以忍受。 book18.org

胡西林回手下了一道法訣要將來人定在原地,口中怒道:「沒見本座正有要事麼?給本座等著!」 book18.org

哪知這道法訣如同泥牛入海消逝無蹤。 來人也不動怒,只是清冷道:「冰姐姐,劍閣今日本宮包了,還請給個面子。無關人等就滾出去罷。」 book18.org

胡西林大吃一驚,回頭看去一名女子在三人簇擁之下,輕移蓮步聘聘婷婷地向秦冰迎去,那絕色風姿令人自慚形穢。 ——正是天魔宗聖女易落落。 book18.org

天魔宗的勢力太玄門惹不起,胡西林暗道晦氣,天賜良機便這麼被攪和了,朝手下使個眼色便想離去。 book18.org

簇擁著易落落的一人冷聲道:「聖女說滾出去,你是沒聽見?還是不會做?」 book18.org

胡西林緊咬牙關敢怒不敢言,見那人不顧其餘旁觀者,擺明了針對自己。 眾目睽睽之下實在丟不起著面子,嘴硬道:「易聖女做得過了,本座領教易聖女高招!」 book18.org

易落落頭也不回彈出一方紅色的絲帕,渾不當一回事道:「對本宮無禮,拿去倒吊起來,讓方玄明來領人。」 book18.org

胡西林左右騰挪法寶盡出,支持了一盞茶十分終於黔驢技窮,被絲帕重重包裹成了一隻粽子倒在地上,被易落落的隨從拿去聚寶集上天魔宗的產業「魔草齋「門口倒吊起來示眾不提。 book18.org

「劍閣「內的弟子們都鬆了一口氣,可是想起太玄門鬧事,卻要天魔宗幫忙出頭方才解決,心裡更是失落。對林風雨之前表現出的傷勢也更加擔心,南宮世家沒了南宮劍河,如今林風雨若是扛不住,前途又該是如何的渺茫。藍劍山莊能夠支撐到南宮紫霞成長起來的那一刻麼…… book18.org

聽風觀雨閣內南宮紫霞道:「你的紅顏知己幫忙解圍來了,這我得出去,不理你啦。」 book18.org

看著她揶揄的笑容,林風雨頗為無奈揮手讓她快去。 book18.org

南宮紫霞剛出門口,就見到許玲兒一臉焦急在院門口等候,此處如今已是禁區,她也不敢隨意進入,再說想進也進不去。 book18.org

見南宮紫霞出來,許玲兒急急道:「莊主,屬下冒昧。林大……真人沒事麼?」 book18.org

南宮紫霞不置可否道:「怎麼了?你找他有事情?」 book18.org

許玲兒面色微紅低頭道:「林真人昔日頗為照顧屬下,只是有些擔心。」 book18.org

南宮紫霞拍了拍她肩膀道:「安心。」皺了皺眉頭又道:「本座還有事情要做,晚間你再來議事堂一趟。」 book18.org

許玲兒欠身道:「遵令!」 book18.org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第三部新婚第十章欲女第三章第2章第三十五章新婚 第八章風雨情緣 19第三回第10章第零章風雨情緣 17第三卷第9章第九章第十章第03章第四章第三第 三 部分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