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番外篇:合家歡

在《風雨情緣》兩周年之際放出這一篇番外,也是風雨的最後一章。感覺完本兩個月之後再寫已經沒有心氣了,寫得不太好大家湊合著看。目前正全力創作新書《江山雲羅》,已經寫了近20萬字,有興趣第一時間付費閱讀的朋友請加我個人微信765192901 合家歡 爆竹連聲歡歌笑語。 距神州渡過滅族大劫已是五年有餘,但由於昏迷中的林風雨甦醒,這一個新年又過得格外不同。一家人不僅許久未曾團聚在一起盡享安寧平和,更添了四位新人,愈發顯得熱鬧喜慶。 林風雨身體尚虛弱,懶洋洋地倚靠在躺椅上看著嬌妻們忙裡忙外。大紅綢子披門楣,長明燈籠掛屋檐,扶語嫣施展術法令院中開出四季鮮花,柳若魚揮著大筆舞寫春聯,寫一幅便讓寧楠與許玲兒接去掛上,聽風觀雨閣被妝點得喜氣洋洋。 「我來我來……」後廚里傳來南宮紫霞的大呼小叫,她正與秦冰,秦薇,曹慧芸,伊麗絲準備年夜飯。不過養尊處優的大小姐廚藝如何一想可知,讓人對年宴頗為擔憂。 月華陪在林風雨身邊,一邊診脈一邊施以針石,不時又從一旁的紅泥小火爐里盛出湯藥,吹涼了一勺一勺喂入夫君口中,將林風雨伺候得如神仙過的日子一般。 藥湯又腥又苦,林風雨卻甘之如飴。偶爾抬頭望天又顯思念迷茫,不知南宮劍河此生何處,宣稱要去找他的雲蕊又在何方? 「開飯啦。」秦冰等五女端著菜肴魚貫而出,各具儀態令人眼前一亮。 林風雨爬起身子,將長串的鞭炮直從廳堂穿過院井鋪到大門外,屈指彈出一道火光點燃,噼里啪啦的炸裂聲中漫天的煙火硝氣撲天而起。雖是震耳欲聾煙塵瀰漫,卻唯有這種方式最適合過年的喜慶。 回到廳堂,一家人早已坐定就等他入席。林風雨趕忙落座,左首陪著秦冰,右首伴著柳若魚,心中感慨萬千。 諸位愛妻今日均精心打扮過。秦冰與柳若魚一身錦繡端莊典雅;南宮紫霞,秦薇,曹慧芸與月華則露著小半片雪白的酥胸,旖旎性感;寧楠與許玲兒梳著墮馬髻,俏皮可愛;扶語嫣與伊麗絲則是妖族裝扮,充滿異域風情。 今日的酒不是別的,正是春風玉桃酒。南宮劍河親手釀造的催情之酒並非尋常春藥般低俗下作,其妙處在於情濃興動,讓相互愛戀的男女更加興奮,而不是將人迷了神智變作只知交媾的工具。 秦冰,秦薇,柳若魚均曾飲過此酒深知其中妙處,卻也和諸女一般開懷暢飲。秦薇身具玄陰媚體早想盡情歡好,柳若魚向來大方也不忌諱,羞澀的秦冰則知今夜大為不同,亦罕見地放開胸懷要教郎君盡興。 其餘諸女雖曾耳聞卻不知其中奧妙。南宮紫霞自碧雲宗之戰後便即閉關,出關便逢決戰已許久不曾盡情歡愉,被春風玉桃酒一激按捺不住,索性端起酒杯坐在林風雨腿上,一雙星目湧出勾魂奪魄的媚意道:「夫君日前那一首藏頭詩可還做得數?」 林風雨哈哈大笑:「口如櫻桃輕含簫,乳似凝脂映顏嬌。並蒂雙花鴛鴦藤,用情霜雪慰寂寥。中庭琴瑟雲天飄,出塵脫俗霓裳妙。爆竹連聲春將至,菊殘梅開冬來俏。自是做得數的。」 「吹牛。」南宮紫霞抿著唇瓣道:「人家還待疼惜你傷後體虛,竟還敢誇海口。嘻嘻,莫要明日腰酸背痛爬不起來。咦?你……你……」 正挑釁間忽覺兩根粗大火熱的物事頂著臀尖,南宮紫霞心中敞亮。這對陰陽雙龍曾讓她品嘗世間至樂欲仙欲死,至今回味無窮。此刻被夫君拿來一頂連身子都軟了半邊,口中又酥又膩道:「色鬼,莫要一開始便來使壞!」 「我是色鬼,你是色女,正巧湊成一對兒。許久未曾挨棒,可是忍不住了?」 「是又怎地?便是你沒盡一個夫君的責任害人家苦挨許久。」南宮紫霞雙頰酡紅,臀下那股熱力透過衣裙直麻入心底,忍不住一邊大發嬌嗔一邊直扭屁股。 雖已嫁與林風雨多年,南宮紫霞一如初識時的性格爽直毫不做作。那兩瓣幽深得尋不著底的臀肉隨著歲月的積累愈發豐滿挺翹,抵在肉棒上這麼一旋磨,那肥嫩柔軟的觸感銷魂蝕骨。 空氣似乎都曖昧了許多,一家人早已酒足飯飽,秦冰紅著臉頰強撐道:「莫要在這邊,到裡頭去。」家裡她向來處置妥當,便是對外也是林家大婦的威儀,風範從不曾落了面子,唯獨房事上從來不敢吭聲。今日說出這句已是極不容易,一句說完面紅耳赤,身子都有脫力之感。 一家人嘻嘻鬧鬧來到裡屋,一張特製的大床早已備下,足以容納一家子齊上胡天胡地還猶有空餘。林風雨目光掃過諸位嬌妻,怪笑道:「誰準備的?」 「你猜呀。」南宮紫霞與扶語嫣一同吃吃笑道。 「那有什麼難猜的?看你們這竊笑的樣子,定是冰姐姐了!」 秦冰本就有些難耐漸漸淫靡的氣氛,聞言更低下了頭不敢見人。 林風雨心中感動,知曉這位髮妻一向溫柔體貼,這一回更是主動安排從前絕不願參與的事情,足見一片心意。 也確實是之前敵軍壓境,每個人都肩負著巨大壓力,此刻急需一次酣暢淋漓的釋放。而數年來始終不能盡情盡興,此刻一朝卸下負擔,一家人都覺相思入骨,愛意纏綿。 秦冰定了定神,眯著眼率先挨上床道:「都……一起來吧。」她鳳目本就細長,此時刻意眯起也不知是你上了還是留下一絲偷瞧。 如許玲兒這般初來者惴惴不安,新婚之夜便給月華和伊麗絲的火辣放蕩開了回眼界,今日一家同歡更不知如何香艷絕倫。 又如南宮紫霞,秦薇,寧楠,月華,伊麗絲等豪爽者心中迫不及待。每一回酣暢淋漓的歡好總令人回味無窮,而一家同床更是前所未有。 再如柳若魚,曹慧芸等更有些異樣期待,夫君自是溫柔體貼又勇猛強悍,便是姐妹們亦都雪膚花顏,互相親近的感覺滋味也是絕佳。 至於以扶語嫣的狡獪,烏溜溜的眼珠左右亂轉,更不知打得什麼鬼主意。 「紫兒晉了元嬰巔峰,一口陰元純凈未泄,先和夫君雙修最好。你們先讓著她些。」秦冰面頰如火燒,特意打造的大床雖闊,一家人挨上來也不顯許多寬裕,至於那一個泄字更是曖昧得不可救藥,可想而知床不至於有損,可這一床的被褥今日過後怕是要不得了…… 「本就該我先。你們這些年吃的多,可苦了我一人。」南宮紫霞率先寬衣解帶,大姐難得在房事上發話,一家人第一回同床盡歡心中難免有些羞澀,可總要有人開頭的。 紫色羅裙褪下,貼身的裹胸小衣被兩團圓潤豐滿高高頂起,刺繡的鴛鴦藤圖案如此應景,應是新近才裁製的。至於柳腰之下未著片縷,濃密的黑茸下一抹蜜裂正透著晶瑩透亮的水光。 「一口真陰未泄?嘻嘻,怕是今日要泄個底兒掉了。」扶語嫣吃吃笑道,一家人唯獨紫兒的身體她尚未看過,今日一見當真是美不勝收,尤其臀股處緊緻圓潤,雖不及其母柳若魚的豐隆,單論其形之美便是一家美色中也堪稱第一。 「我會怕個藥罐子?哼!」南宮紫霞美目一飄跪趴在床,將腴美的臀兒高高翹起笑道:「姐妹們,語嫣從前可沒給咱們家好日子過,你們不打算教訓教訓她?「 南宮紫霞挑起戰火,寧楠與秦薇率先動手來扯扶語嫣衣裳。妖主娘娘連連閃躲與姐妹們嬉鬧在一起,不時有衣物被扒下扔開,嬉鬧中傳來的嬌喘聲亦是盪人心魄。 美色在前,那隻讓林風雨愛不釋手的臀兒翹高扭搖,兩片肉唇如紛飛的彩蝶,內里粉嫩的媚肉若隱若現,臀溝幽深更是尋不著底兒。 林風雨從後摟住愛妻,順手扯落裹胸小衣將兩團綿軟抱緊揉搓,在她耳邊輕聲呢喃道:」紫兒好美,想死你了。「 「我也想你,唔,莫要折騰人家,快些來幾下狠的。」被膨脹火燙的肉棒貼著穴口一炙,南宮紫霞渾身血液都沸騰了一般,其聲酥媚如水。粘膩的花汁更是止不住如潺潺溪水,浪涌而流。 龜菇尋著細密的縫兒如一隻鈍槍排肉而入直達洞底,暢快無比:「是這樣麼?」 「哎喲……」久未經人事的南宮紫霞忽遭重擊,下身傳來初破瓜一般的劇痛,可已嘗得滋味的身體隨即又湧起如潮快意。那緊緊纏夾的幽谷花肉不知是在抗拒異物入體,還是要將它箍得更緊,磨得更重。「是了……還不夠……哎呀你快些……」 兩人歡好自來互相挑逗得樂此不疲,林風雨故意停住不動,可急壞了南宮紫霞:「我是藥罐子,又是重傷之身,沒氣力了……」 「嗚嗚嗚……壞人……壞人……」蜜穴雖被塞得滿滿當當,久曠的身體欲求稍解不過片刻,更大的渴求復又淹沒。這樣的時刻本需大開大合的攻伐才能滿足,此時停下猶如掉在半空中要了人命。南宮紫霞如何能耐?苦求不得只得自給自足,豐臀前後搖晃起落,蜜穴兒如小嘴一般含著肉棒吞吞吐吐。 女子為主自然更能搔著癢處,可每回抬送間總被粗大的肉棒颳得身嬌骨酥難以發力,在衝擊的力道上便要遜色許多。只覺花洞內里越搔越癢,越發難熬。口中不住嚶嚶嗚嗚,不知是難耐還是不滿。 「紫兒修為大漲,還請快些發力的好。」林風雨仿佛正被愛妻伺候,樂得閉目享受。忽覺後背一具玲瓏浮凸的身體貼了上來,一對藕臂環繞,兩團高聳的美乳溫綿細軟,碩大豐肥:「你呀,這時候還要使壞,莫要過分了。」 柳若魚見女兒如此不堪,一雙妙目又是好笑又是嗔怪,口中如蘭的幽香貼面鑽入林風雨口鼻,母女在懷,當真是世上最好的春藥,本已碩硬的肉棒不由又脹了幾分。 迎著南宮紫霞後拱的身軀發力一頂狠狠撞擊在一起,結實的小腹撞得肥美臀肉被碾平了一般,發出重重的「啪」聲。這一下又重又狠,肉棒猶如燒紅的鐵棍直竄入洞底,激得南宮紫霞啊地一聲大叫,渾身驟然抽緊,幽谷內的媚肉更是收縮得緊箍肉棒,絲髮難容…… 南宮紫霞的媚聲伴隨著持續不斷的撞肉聲,越發酥媚入骨。那肉棒在幽洞裡穿梭進出,翻攪肉壁擠壓花汁,直榨得淅瀝瀝的水聲連綿。這一刻才是酣暢淋漓,南宮紫霞愈發忘情,又喜又嗔:「好……好……再來再來……要重些……這樣才好……」 前有麗人後有美婦,真是帝王般的享受。而剩餘諸女的春宮大戲亦絲毫不遜於此處的盤纏大戰。 月華與伊麗絲交頸相擁,四顆乳球互相擠壓,月華的綿軟碩大,伊麗絲的則結實挺翹,看起來像是月兔精的那對碩乳將毒蠍精的給含了進去一般。 秦薇與曹慧芸相戲得慣了,此時正如對老夫老妻一般默契十足。曹慧芸雙手托舉著秦薇兩顆沉甸甸的碩乳揉捏把玩,將挺立的紅珠在指縫間夾弄。又長又細的舌頭正挑撥著眼前艷紅的花肉,時不時又如槍一般朝蜜穴內刺去。秦薇被她技巧高超的靈舌伺弄得又酥又爽,哼哼唧唧著呻吟不止,一邊也是投桃報李。比起曹慧芸花樣百出,秦薇的動作則溫柔許多,像只小貓般舔舐著蜜縫。水光瑩瑩的粘膩洞口處也不知是津唾還是花汁。 扶語嫣尋上了許玲兒,正瞪大眼睛注視著她毛茸茸的腿心,口中嘖嘖有聲:「玲兒這一處可真是少見,濃得像藏了只黑毛兔兒似的,小妮子春情定是蕩漾得緊。」也不知是驚奇還是讚嘆,一隻巧手貼在腿心處摩挲,倒像是梳理毛髮多些。 「扶姐姐欺負人……人家哪裡有。」許玲兒第一回經歷這等淫靡的陣仗,不僅有南宮莊主翹起美臀像只小母狗兒正在夫君身下風騷四溢,更有姐妹們相互撫慰取樂,浪媚之聲不絕於耳。 「嘻嘻,玲兒的身子不錯呢。這裡這般誘人一探究竟,奶兒也大。」扶語嫣一手探入毛茸茸的腿心,一手握住難以掌控的奶脯伸出舌頭舔了兩口:「姐姐來疼你。」 扶語嫣英風颯爽之外更有些難以形容的猾媚,被她貼身愛撫許玲兒雖不適應,倒也不覺難當。這一張玉顏伏在自家胸前,時而用艷紅的唇瓣吸吮,時而用丁香般的香舌舔嘗。雖及不上與夫君歡好時的愛欲纏綿,但入目卻極為養眼,仿佛一副上好的春宮圖,不僅精緻,亦更催情:「人家有些害怕……」 「沒事兒,姐姐讓你泄上一回可不就不怕了?」扶語嫣詭魅笑道,纖長的玉指沾了些花露擠開洞口緊窄的肉圈,探入兩個指節待許玲兒適應了一番,才又探入一隻。兩根手指在狹長細長的甬道里猶如彈撥琴弦一般勾挑按壓。許玲兒哪曾經歷過這等手段,一時間不停旋扭腰肢,甚為難耐。 林風雨一邊享受柳若魚與南宮紫霞母女倆的溫柔與嫵媚,一邊大飽眼福。不過若論最為賞心悅目的定是秦冰寧楠的春戲。 母女倆並無更多的動作,只是四臂纏繞溫柔相擁著親吻,然而四片豐厚瑩潤的唇瓣貼在一起,本就誘人品嘗的模樣仿佛又翻了四倍之多。林風雨本來便極愛她們倆的無雙艷口,這一下更是挪不開目光。 「哎喲……要頂死個人了……輕些……」南宮紫霞淫媚歡暢的呻吟聲陡然急促高亢。 林風雨回過神啦,原來被眼前艷光所攝連頂送的動作都不由劇烈了許多。南宮紫霞久曠之軀美則美矣,卻抵受不住狂風暴雨般的進攻,哀聲討饒。 「方才是誰說要重些的?」 「嗚嗚嗚……太狠了……你……你乾脆弄死人家算了……」林風雨帶傷之身自然比不上全盛時期的勇猛,但愛妻身體也正出於最為敏感,最為不堪的時候,兩廂對抵,一樣讓南宮紫霞討饒認輸。 「紫兒莫要求他,娘來幫你。」不知何時柳若魚已鑽入林風雨胯間,將兩顆鼓鼓囊囊的春丸一口含下。 噝~,林風雨倒抽一口冷氣。這一下不僅快感倍增,低頭望去只見肉棒在花戶中抽送時不僅帶著艷紅的花肉翻進翻出,更有柳若魚一雙脈脈含情的美眸依稀可見。至於那張紅潤艷口包裹春丸,再用香舌溫柔撫慰,更是無上的享受。 「紫兒忍著些,我要來了。」香色太過淫靡,光是眼看便難以自持。而無論柳若魚的艷口還是南宮紫霞的花戶均是絕頂妙品,林風雨本身亦是久未歡好實在忍受不住。 陡然加速的抽送不僅更快,力道亦猛烈已極。林風雨用上了一身氣力發狠猛衝,翻江攪海的本事全施展在愛妻嬌嫩的肉穴里。 撲哧撲哧的攪水聲大作,南宮紫霞被突得全身肉緊,猛然抬起頭甩著一頭烏髮高亢呻吟。當肉棒一突到底再不離開,只是抵著花心軟肉狠狠旋磨,南宮紫霞如同被拿住死穴一般渾身脫力趴伏於床,只剩下腿心深處那一點依然有力地掐握旋絞。 噴射的精液衝擊著花心,亦被南宮紫霞高超泄身時那奇異的,尖如鳥喙般的花心反刺入馬眼,爽得酣暢徹底。 抱著愛妻的身體深情相擁片刻,南宮紫霞慵懶道:「好舒服……」 「小色女!」林風雨點了點她可愛的鼻尖,意猶未盡。 「嘻嘻,那是只對你。一世都是你的小色女,浪母狗。」南宮紫霞皺起鼻翼做個鬼臉,似是感嘆又似滿足。 「再來一回?「吸收了南宮紫霞泄出的真陰,林風雨精神一振,知曉今日定是越戰越勇。 「不成啦,人家要歇一歇。」南宮紫霞玩味笑道:「哪能獨自占你一人?嘻嘻,有個貪吃鬼只怕已饞的不行啦。」 林風雨哈哈大笑起身抽出肉棒,柳若魚也是忍俊不禁笑道:「快去吧。我不急。」 將肉棒送至秦冰母女眼前,早已不停舔著嘴唇的寧楠迫不及待地「啊嗚」一口將肉棒吞沒,也不管精液與花汁淅淅瀝瀝,吃得滿足無比。秦冰嗔怪地白了林風雨一眼,帶著七分期盼三分難耐,啟潤口一同含吮起肉棒來。 寧楠吃得忘情,秦冰舔得嬌羞,豐潤肥嫩的唇瓣柔軟厚實,光看著就滋味絕佳,貼在肉棒上更是銷魂。也只有她們母女倆的潤口不需甚麼技巧,甚至連舌頭也不需動用,僅是吞吞吐吐,用嫩嫩的厚唇貼著肉棒摩挲便能有極強的快感。 「冰姐姐和楠楠這樣真是好看。」母女倆神似的如花容顏湊在一起,本就美不勝收,猙獰醜惡的肉棒又形成巨大的反差,視覺衝擊力極強。扶語嫣也被麗色吸引,一邊手上動作不停弄得許玲兒哼哼唧唧,一邊由衷讚嘆。「嘻嘻,楠楠真是饞嘴……」 小魔女歷來口欲極強,吃肉棒的模樣也煞是好看。醜陋粗魯的東西在她高高撅嘟著的嘴裡一會兒深含,一會兒淺嘬,一條香舌更是伸出口外來回舔掃,仿佛品著最美味最愛吃的食物。比起一味地迎合奉承,這種發自內心的喜愛無論生理還是心理都更有快意。 在母女倆盡心伺弄下,疲軟的肉棒復又猙獰如龍。林風雨嘶聲粗喘著不復停立不動任由母女倆施為,而是挺聳腰杆將寧楠的花唇當做蜜穴輕輕抽插。 寧楠正吃得忘乎所以大快口欲,不想一嘴掌控的節奏被打斷大為不滿,亮出銀牙輕輕咬了一口,讓林風雨齜牙咧嘴。 「去和娘先來,人家還想吃一會兒。」寧楠尚未滿足,於她而言小嘴可比幽谷後庭還要緊要許多,戀戀不捨地鬆開肉棒咋了咋嘴,香舌還舔洗唇瓣一圈,也不知花了多大的毅力才肯鬆開。 秦冰知道躲不過去,難得一家盡歡也捨不得躲,不願躲。可心中的羞羞怯怯卻是難以克服,索性閉上雙目任由林風雨施為。 林風雨笑嘻嘻地摟住秦冰抱個滿懷:「冰姐姐,我來了。」 「嗯。」恍惚間秦冰又回到二人初識之時,一個年輕懵懂,一個飽經滄桑,本不該有什麼交集的兩人機緣巧合下走在一起。不僅喚醒了沉睡已久的情愛,更給自己打開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如今歷盡劫難終於轉危為安,往後在神州的日子可謂無憂無慮,一想到這裡,清淡嫻雅如秦冰也不免心中激動。 嬌軀被愛侶抱起翻了個個兒,變成女上男下。原本眾目睽睽之下便覺羞人,如今被舉在上邊,一會兒玉股大開,腿心裡的一切都纖毫畢現,想想更是無地自容。 還來不及調整心情,肉棒已分開腿心貼在肉花處,火燙燙硬梆梆的,又是舒服又是撓人。舒爽與羞澀交加間,又感到林風雨似乎變成了初識時的毛頭小伙,急躁,毛手毛腳。那根肉棒直往腿心裡鑽,兩隻粗糙的大手摸乳撫臀,又重又急毫不憐惜。讓她只能深深埋首,恨不得尋條地縫躲進去才是。 林風雨自有他的計較,秦冰每回都要被逼得退無可退才肯放開心懷,就如兩人初時歡好,總被他的毛手毛腳索取無度弄得無可奈何,此後家中成員漸多,兩人單獨歡好的次數越來越少。今日難得秦冰主動安排,自是要再度逼迫一回。 秦冰的幽泉火雲洞花汁豐沛且溫度極高,抽插起來順暢無比,肉棒陷落內里仿佛泡在一缸溫熱的暖水中,又是爽利又是舒適。不過林風雨只是淺嘗輒止,在情動無比的穴口沾了些花蜜,高昂的龍頭轉而抵住後庭穴口。 秦冰大急,若是慾望勃發之時頭腦里暈暈乎乎,倒也半推半就假作不知算了。這一處被大大的撐開落在姐妹們眼裡可比什麼都更加羞人一上來便要探採菊穴可怎生得了。 然而腰肢被林風雨死死抱住掙脫不開便罷了,姐妹們竟不知何時停止了互相撫慰還同來使壞。柳若魚將臀瓣大大分開,秦薇一把捉住肉棒抵住嬌嫩的菊蕾,秦冰嬌聲呵斥:「你們……走開走開……莫要亂來。」聲音又羞又酥全無半分威嚴。 「看來冰姐姐平日御內太嚴,姐妹們都要乘機整治你。」林風雨哈哈大笑,志得意滿。 「胡說,人家都是……平日都是……受氣的……哪裡來的嚴格……」秦冰左躲右躲不開,反倒被壓實了身子,又粗又硬的肉棒正撐開菊洞嫩肉向著肚子深處挺進。 肉棒此前被寧楠的櫻口濡得濕漉漉的,再拌上花汁潤得透了,破開菊洞一路暢通無阻,像是一根火燙的鋼條直扎進了肚子裡,終於被刺了個骨酥體軟掙脫不得。 「夫君不准動。」扶語嫣一臉狡黠:「冰姐姐,可憐夫君受傷甚重需憐惜他一些,還請姐姐出些力。嘻嘻嘻嘻……」話未說完,已再也忍不住嬌聲笑出口。 秦冰左右為難,現下已足夠羞人,實在不成也只好施展些媚術,又有寧楠在下幫忙,林風雨並未刻意忍耐下早些榨出精來也是個辦法。可扶語嫣真是蔫壞得透了居然想出這麼個鬼主意,這一下想要早些結束這逼死人的羞窘還得大大發力,那騎在夫君身上主動用後庭妙處套弄肉棒,可怎生得了? 林風雨朝扶語嫣露出個心有戚戚的眼神,又露出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樂得平躺不動。只顧貪看秦冰羞澀窘迫得無可奈何的臉龐。 「姐姐可要賣力些,你若不想,人家可是癢得不成就要忍不住啦。」秦薇半是調侃半是心聲,偏好後庭之戲的她忍了許久,一見此情此景,頓覺後庭處又麻又癢難以自持。 「偏你話多……」秦冰無計可施,只得曲腿站定床面,活像正在下蹲小解的羞人姿勢,可為了早些結束也顧不得許多了。心中暗嗔扶語嫣使壞。 美婦緩慢起落讓被塞得脹滿的後庭適應了一番才逐漸加速起落,那一隻肉多肥滿的後庭花緊箍肉棒,進進出出間仿佛一隻肉管子翻進翻出,傳來的酥麻又讓鼻中難耐地吚吚嗚嗚呻吟出聲,正是羞到了極點。 南宮紫霞也早挨了過來,見秦冰如此模樣朝扶語嫣豎個拇指大讚她有辦法。在床上能有機會戲弄秦冰可不僅僅是林風雨,更是一家人的樂趣。 上下扶搖間後庭妙處里越發緊緻逼仄,秦冰兩頰的髮絲掛著汗珠不斷甩落,兩顆盈盈一握的玉乳亦是拋甩跌宕美不勝收。左右亦是掙脫不得她已發了狠,起伏動作又快又重,秀美的翹臀密集地落在林風雨大腿上,啪啪聲又響又脆。 寧楠與母親心意相通,也是一口含住春丸,吃起來雖不如肉棒無論形狀粗細都恰好稱口,總是比起嘴裡空空落落的滿足許多。 比起與方才南宮紫霞的歡好,林風雨此時明顯強勢了一截,被母女倆聯手伺弄許久肉棒越發堅挺火熱。秦冰忙得香汗淋漓還小泄了幾回,呢喃抗議道:「我……我不成了……饒了我饒了我……」 「你別說話!」南宮紫霞及時打斷了林風雨的疼惜之心:「姐姐還沒爽透呢,怎能半途而止?」朝扶語嫣使個眼色讓她爬到秦冰身後,雙臂環繞將秀挺玉乳捏在手裡,更加秦冰垂直的身體稍稍向後一扳。這一下後庭里依然緊含肉棒,前方幽谷也顯露出來。 南宮紫霞帶著壞笑探出雙手,她精通琴藝,手指更加纖長靈巧。不僅左手二指探入幽谷,右手也同時按壓著那顆幼小的肉蒂,拿出蓋世琴藝的本事只彈快音,在花肉里使壞。 秦冰本就到了泄身邊緣,被二女一同發力下渾身一陣肉緊,花汁噴涌泄了個一塌糊塗。南宮紫霞待她終於不再抽搐才抽出玉手,只見滿手都是粘膩的汁液,香味馥郁濃烈,煞是催情。 「嘻嘻嘻,夫君可還滿意?」扶語嫣當然知道惹了大禍趕忙來找靠山,全家最尊重林風雨的便只大婦秦冰。不想林風雨在關鍵時刻叛變:「滿意,還是語嫣姐有辦法。比新婚時變作冰姐姐的模樣還要好。」 扶語嫣勃然變色轉身就要逃,卻被寧楠抱個滿懷掙脫不得。秦冰喘息道:「你說什麼?」 林風雨大樂:「新婚時語嫣姐變作你和柳姐姐的模樣,還演了場戲,冰姐姐是柳姐姐的性子,柳姐姐又是冰姐姐的性子,哈哈哈……」 「語嫣你 ……」秦冰又羞又急,柳若魚在床上可是放蕩無比騷媚絕倫,被扶語嫣演了這麼一出,想想都覺情何以堪?一時不知要說什麼才好。 柳若魚從背後貼上扶語嫣笑道:「大姐莫急,對付使壞的姐妹可不能心慈手軟,嘿嘿。咱們一道好好收拾這蔫壞的小妮子。」她手中取出兩物,正是兩根假陽。 「嗚嗚嗚……兩位姐姐欺負人……」雖有一副元嬰巔峰修為,一家人半真半假地嬉鬧哪敢使出,半推半就著被壓倒在秦冰身上,前後兩個妙處全被貫穿。那兩處一同被占滿的快感,即使只是冰冷的假陽也強烈之極,亦知自作自受只能假裝哀戚,期盼換得垂憐。 林風雨抱過苦忍許久的秦薇淫笑一聲,露出胯下雙龍,讓玄陰媚女眼睛一亮,主動翻轉了個兒將肥美的臀兒高高翹起,雙腿大張將腿心妙處展露得一覽無餘,還不住扭搖著臀兒浪到了骨子裡。 南宮紫霞休整已畢,見狀也是心動不已,見秦薇占了先索性鑽入她身下,埋首在一對豪乳間啃吃,要弄得她快些暢快泄身,才好輪到自己。 陰陽雙龍威力無窮,前後兩穴同被占滿的暢快還是火熱的真物,比起假陽來滋味要好得多。 林風雨先是一輪急攻,在秦薇體內射了個滿滿當當,幾乎讓她翻著白眼爽暈了過去。再攻南宮紫霞,那久未品嘗的銷魂滋味讓她難以抵抗。 制服兩人,又將旁觀許久的寧楠,許玲兒,曹慧芸,月華,伊麗絲喂了個飽。今日諸位嬌妻任由自己縱性胡來婉轉承歡,真是意氣風發。 秦冰與柳若魚還在整治扶語嫣,一來須得好好教訓教訓這位妖主娘娘,二來滋味雖好卻有些不上不下難以盡興。 林風雨貼在柳若魚身後柔聲道:「柳姐姐,我來了。」 「嗯。等了好久,莫要憐惜,要向從前一樣越狠越好,姐姐想得急了!」柳若魚腿心裡早已泥濘不堪,後庭被林風雨的肉棒一抵,急不可耐地向後一拱臀,前後迎合之下瞬間含得盡根而入。 那兩根假陽依然沒在扶語嫣體內,林風雨發力衝擊下每一個動作都帶動三女一齊迎送,妙不可言。身後更有曹慧芸伸出長舌抵著他後庭里直鑽…… 林風雨盡情享用嬌媚的肉體,這樣的日子還會持續很久很久…… 在《風雨情緣》兩周年之際放出這一篇番外,也是風雨的最後一章。感覺完本兩個月之後再寫已經沒有心氣了,寫得不太好大家湊合著看。目前正全力創作新書《江山雲羅》,已經寫了近20萬字,有興趣第一時間付費閱讀的朋友請加我個人微信765192901

評分完成:已經給 林笑天 加上 30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