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四部)(04)作者:林笑天

簡體

【風雨情緣】(第四部)(04)作者:林笑天 book18.org

作者:林笑天 book18.org

2016年7月22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第四章:恩愛難斷 book18.org

  神州修者在杏黃旗的掩護下緩緩向出雲山撤退。西華魔宗並未展開攻擊性的 動作,只是間隔著二十里的距離墜在後面跟隨。令神州修者見之心驚的是,魔島 上空的血紅魔眼也開始緩緩移動。 book18.org

  谷元真人面沉如鐵,此刻不過是下一輪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當杏黃旗再度 遭逢血紅魔眼,又將是一場血雨腥風。在退入出雲山護山大陣之前,又有多少修 者能倖免於難呢? book18.org

  「盟主。碧雲宗傳來奏報。」 book18.org

  「念!」谷元真人情緒不佳,見前來傳訊的弟子臉色也不太好,一絲不詳的 預感在心中浮現。 book18.org

  「妖族與天魔宗聯軍順利殺入望天梯,碧雲宗戰力大增暫無憂慮。」 book18.org

  聽到這段話,谷元真人大大鬆了口氣道:「很好,很好!四位真人與雲宗主 情況如何?」 book18.org

  「林真人,莫真人,王洞主與南宮莊主捨身誘敵。莫真人約戰屍解天鬼,目 前下落不明。聯軍突破時遭遇……遭遇被煉製成屍傀,修為已達元嬰巔峰的叛徒 玄機。雲宗主被迫出手困之,遭七星劍光重創經脈,傷上加傷,又被鬼氣侵入體 內。幸得林真人死戰救下,一同殺入望天梯內。林,王,南宮三位各帶輕傷並無 大礙。只是雲宗主危在旦夕,若無救治之法,只怕要落得鬼氣噬魂,自主意識全 無的下場……」 book18.org

  谷元真人攏在袖中的雙手一緊。玄機畢竟是他的親傳弟子,寄予了多高的期 望,便會對他的作為有多深的失望。可聽到他竟落得如此下場,心中不免有些黯 然。平復下了情緒問道:「能不能救?」 book18.org

  「天魔宗易宗主正盡力壯大雲宗主神魂抵抗鬼氣侵蝕。至於其他……暫無對 策。」 book18.org

  真是天要亡我神州麼?谷元真人心中暗歎一聲卻絲毫不敢表露出來,反倒泛 起笑意道:「想不到東北的形勢還有救,林真人他們乾得真是漂亮。將此訊息遍 傳全軍,以振神州士氣!」 book18.org

  莫非凡噴出一口真火逼退屍解天鬼,無奈地攤了攤手道:「還打呀?咱們誰 也奈何不了誰,不若就此罷手如何?」 book18.org

  兩人各展神通打了一日。莫非凡修為略遜,不過仗著瑞獸天生剋制鬼修的便 宜,也不落在下風。可想要擊敗她也是毫無可能。 book18.org

  屍解天鬼木然道:「不打還能怎地?你能讓我離去不成?」 book18.org

  莫非凡攤了攤手道:「那是不能,你也不會放我離去不是?」 book18.org

  屍解天鬼道:「現在不打,也不過是遲早換個地方再打一場。」 book18.org

  莫非凡頭疼似的摸了摸額頭道:「那下次再打?現在……額,前方勝負已定, 咱們打下去真是徒傷精神,要不咱們聊聊天如何?」 book18.org

  屍解天鬼冷笑一聲道:「就不怕我手下趕過來捉了你這隻瑞獸吃肉?」   莫非凡落在地上隨意坐下道:「得了吧,我想走你們也留不住。來捉我?就 不怕林真人他們反撲一手,殺得鬼軍七零八落?來來來,消消氣,在下莫非凡, 敢問姑娘芳名?」 book18.org

  不知是不是屍解天鬼太久沒聽到過姑娘的稱謂,聞言愣了一愣,蒼白的臉上 竟然泛起一絲微笑答道:「洛芊芊。」 book18.org

  莫非凡讚道:「名字好聽!在下觀洛姑娘沉魚落雁之姿,原本也應是神州人 氏,為何要兵解肉身?」 book18.org

  洛芊芊被捏著心頭痛處,臉上笑容忽然隱去怒道:「關你屁事!」手中兩隻 黑漆漆如鐵釺一般的法寶祭起,兜頭向莫非凡射去…… book18.org

  林風雨焦急地在小院裡來回踱步,寂靜的小院裡只剩下他踏步的聲響。這等 不耐的表現雖然院子裡的人看得心煩,卻也不敢提出質疑。反倒覺得與碧雲宗甚 少接觸的林真人對雲宗主如此上心,真是有些怪異。莫非林真人對雲宗主心中有 情?難道他不知道碧雲宗的門規麼? book18.org

  吱呀一聲房門打開,易落落對上林風雨詢問的目光,有些無能為力地搖了搖 頭。 book18.org

  院子中一名臉蛋圓圓的嬌俏女子狠狠咬了咬嘴唇,還是沒能忍住落下了眼淚。   林風雨面色一沉,雙拳不自覺地握了握。雲蕊若無法施救下場如何他心裡再 清楚不過,難道要親手殺掉這位嫂子,連南宮劍河臨終的託付都做不到嗎?   易落落向那落淚的女子道:「本宮已竭盡全力,只是雲宗主傷勢太重。三焦 六脈嚴重損毀,真元耗盡,導致神魂萎靡根本無力抵抗鬼氣侵襲。蘇聖女還需做 好最壞的打算。」那女子正是碧雲宗現任聖女蘇清憐。碧雲宗近日多靠她苦苦維 持,原本雲蕊歸宗讓她精神一振,不想卻得來這樣的結局。 book18.org

  林風雨急道:「易宗主,能否讓我的元神進入雲宗主識海,掃蕩鬼氣?」   易落落搖頭道:「可以,但是並無大用。鬼氣已侵入雲宗主全身,光掃清識 海大大不夠。至於體內的鬼氣已與肉身緊緊相連糾纏在一處,本宮不敢擅動。」   林風雨又道:「那用輪迴丹呢?雲宗主修為恢復當可自行驅逐鬼氣。」   易落落道:「這個方法本宮也想過了。雲宗主目前的問題並非是肉身,神魂, 真元中的一種,而是三者俱傷。輪迴丹固然可以暫時恢復肉身與真元,卻對神魂 有大害。即使驅除鬼氣,也不過是暫緩……暫緩壽元而已。那些受損的經脈,哎。」   蘇清憐原本還對林風雨的方案抱有一絲希望,如今希望破滅悲從心來,忍不 住哽咽地道:「林真人,易宗主,還請萬萬救我家宗主一命,清憐願做牛做馬報 答兩位恩情。」說著就跪下地去。 book18.org

  易落落趕忙拉住道:「蘇聖女何必如此?本宮自當竭盡全力,只是……哎, 能力有限。若是月華宮主在此,或有神妙丹藥救得。哎!」 book18.org

  林風雨急忙取出探靈羅盤,讓易落落與月華聯繫. 這等需要十分精細的傷勢 問題,還是讓專業的人來做好些。他知道此時越少人打擾越好,向蘇清憐道: 「蘇聖女稍安勿躁。當務之急除了雲宗主的傷勢,鬼軍的威脅亦不可小視。還請 蘇聖女振作精神莫要讓鬼軍鑽了空子。在下願盡綿薄之力,守衛碧雲宗。」   蘇清憐定了定神,明白林風雨的用意道:「碧雲宗上下承蒙林真人與易宗主 大恩,銘記於心。林真人還請隨我來,此處勞煩易宗主。」 book18.org

  易落落點頭道:「有什麼變故或是辦法,本座會傳訊告知。」 book18.org

  柳若魚曾對林風雨說道望天梯為神州盛景,如今碧雲宗遭到攻打多日,雖有 些亂糟糟的,卻仍不失昔日空靈縹緲的瑰麗的景色。只是林風雨心頭像被壓了顆 大石頭也無心鑒賞。 book18.org

  南宮紫霞與秦薇正領著妖族替換下鏖戰多日的疲憊修者,一邊分發拜月玉兔 的丹藥加快傷者的恢復,見了林風雨也只是寒暄幾句。倒是三位妖王縮了縮脖子, 沒能護得雲蕊安全,心中自是有愧。幸虧林風雨沒有多做追究。王天翔往來奔走 幫忙修復加固著護山大陣,心無旁騖。 book18.org

  碧雲宗內雲集了神州東北方倖存的絕大多數修者,身上還多有帶傷或是真元 大損,不過士氣卻是大振。 book18.org

  從氤氳迷濛的陣法光幕向外看去,鬼軍遭遇聯軍沖陣也是損傷不輕,尤其四 大真人聯手帶來的傷亡尤重。此刻也正忙著重整陣型,一時半刻也無力組織起有 效的進攻。更何況聯軍已與碧雲宗匯合一處,這股強大的生力軍也讓他們萬分忌 憚。未來已成了一個相持的格局。 book18.org

  莫非凡還未有消息,林風雨定睛打量細細感應,沒有發現那隻屍解天鬼。見 狀長舒了口氣,略略安心。連日激戰妖族本身也是疲憊不堪,若能有更多的時間 休整是一件好事,日後依託碧雲宗護山大陣以逸待勞,反攻鬼軍並非癡人說夢。   易落落傳來了訊息,林風雨與蘇清憐一道回到雲蕊養傷的小院。見易落落秀 眉緊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怕聽到什麼不好的消息。 book18.org

  易落落掃了一眼院中的碧雲宗門人,向蘇清憐道:「蘇聖女,本座有話要單 獨和你說。」 book18.org

  蘇清憐前頭引路來到個僻靜的所在,又布下防禦陣法道:「易宗主可有妙策 救我家宗主?」 book18.org

  易落落道:「並無把握,不過本座與月華宮主商議的結果,暫時只有一個法 子可以一試。」 book18.org

  蘇清憐急道:「易宗主快請說。」 book18.org

  易落落道:「這法子有諸多為難之處。蘇聖女還請思慮周詳。雲宗主身上諸 處重傷,本座與月華宮主均認為根源不在神魂與真元,而在經脈。經脈若能恢復 如初,那麼真元自有多種方法可以恢復,自然能驅除鬼氣令元神轉危為安。」   蘇清憐道:「宗內也有醫治經脈的靈藥,是否能一試?」 book18.org

  易落落搖頭道:「雲宗主傷勢特殊,若是等候丹藥發揮效用修復經脈,神魂 與肉身無法抵受鬼氣侵襲,即使救回來也是……也是形如傀儡。」 book18.org

  這話還是往輕了說,形如傀儡已是不幸中的萬幸,蘇清憐心中自然明白,急 的五內焚身道:「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 book18.org

  易落落道:「只有一個方法可以嘗試下。蘇聖女可曾聽說過林真人昔日自斷 心脈大戰陰煞老魔故事?」 book18.org

  蘇清憐心頭大震。昔年林風雨不顧性命死戰陰煞老魔,方得南宮莊主傾心相 戀更同娶五美,此事已傳遍修真界。彼時林風雨重傷將死,幸得諸女真陰之助, 以陰陽雙修法門方才穩住心脈起死回生。易落落所言值得一試正是從此而得。   原本事急從權不該有諸多顧慮,只是碧雲宗情況太過特殊,蘇清憐聞言知曉 其中的含義,竟一時驚得呆住了。 book18.org

  易落落道:「這其中的關鍵處還需蘇聖女拿主意。」 book18.org

  蘇清憐心慌意亂六神無主。雲蕊是她授業恩師不說,更待她如親生女兒一般。 據說她還是嬰兒之時被拋棄在荒郊野嶺,恰逢雲蕊與南宮劍河路過將她救下,見 她資質出眾才帶回碧雲宗。這還是一份救命的恩情。 book18.org

  恪守門規與救命的衝突,蘇清憐竟不知該如何自處。臉上又是猶疑又是懼怕, 忽而還閃過一絲羞紅,沉吟了半晌問道:「林真人……願意麼?」 book18.org

  這話聽著更像一種逃避,把選擇的責任推到林風雨頭上。易落落卻點頭道: 「林真人沒有別的選擇。」 book18.org

  蘇清憐痛苦地蹲下身子,雙手抱頭狠命在後腦門上抓撓。忽然像中箭的兔子 般跳起來轉頭就跑,一線聲音傳入易落落耳內:「我沒聽見,也沒說什麼。反正 我什麼都不知道。」 book18.org

  易落落忍俊不禁,這小妮子倒也是個機靈的,來個掩耳盜鈴。又聽站在小院 門口的蘇清憐下令道:「林真人與易宗主要給宗主治傷,你們在門口守著,沒我 的命令誰也不許進去。」 book18.org

  易落落回到小院,看著孤零零的林風雨一臉懵逼神情,笑道:「怎麼了?紫 兒姐姐常說你是個呆頭鵝,還真像。」 book18.org

  林風雨攤了攤手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情笑話大哥,到底該怎麼救?」   易落落將心中構思細說一遍,林風雨手掌抓住臉龐狠狠抹了一把,不會吧?   雲蕊與柳若魚截然不同! book18.org

  此刻雲蕊傷重昏迷,這時候下周總感覺有些迷姦的味道。嗯,為了救人的迷 姦可不還是迷姦麼?更何況還是大哥臨終時特地交代託付的女人,林風雨此時難 言問心無愧。 book18.org

  易落落玩味地笑道:「猶豫什麼?順手再接收一位大嫂豈不是正遂了你的意?」   與柳若魚的事情當然不會瞞著易落落,聽她出言嘲笑,林風雨搖頭道:「不 一樣的。呸呸呸,這叫什麼話?」 book18.org

  易落落笑道:「好啦好啦,知道大哥心亂開個玩笑麼。這事兒最好問問紫兒 姐姐,她若是吃起味來我可承受不起。」 book18.org

  林風雨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傳訊南宮紫霞,不想她迅疾回了兩個字:「救人。」   撓了撓頭,更加不安地來回踱了幾步,才下定決心道:「救吧救吧,這都叫 什麼事情。」 book18.org

  打開房門終究有些心虛,轉頭看易落落道:「你不一起來?」 book18.org

  易落落羞紅了臉罵道:「該怎麼做你都知道了我還去幹嘛?看過一次醜態還 不夠麼?」林風雨縮了縮脖子。 book18.org

  關緊房門,又布下兩道陣法,林風雨輕手輕腳地走至床邊。也不知是不是易 落落故意作怪,碧雲宗主此時僅著貼身小衣,薄薄的錦被外裸露著大片肌膚。只 是原本雪玉般的肌膚此刻處處泛著青黑色,一塊一塊的像極了噁心的屍斑,活生 生將一具顛倒眾生的完美藝術品糟蹋了。 book18.org

  「大嫂,大嫂?」輕輕搖晃雲蕊的手臂,林風雨抱著一絲希望雲蕊還有意識, 好歹將自己的方法告知一番也好,即使雲蕊不同意,為了救人就是用強也顧不得 了。 book18.org

  這一線希望終究破滅,除了夾雜著痛苦時斷時續的微弱呼吸,再沒有任何回 應。 book18.org

  無奈之下,林風雨狠狠給了自己一個響亮的嘴巴,一邊脫衣一邊罵道:「禽 獸,禽獸!我操!」 book18.org

  一場激戰過後尚未得片刻休息,裸露的出健美男體上也帶著三道傷痕,尤其 左臂上那一道深可見骨。林風雨召出個水球洗凈身子,才做賊一般輕輕跳上床, 在雲蕊身邊躺下。 book18.org

  眼前全是南宮劍河的影子,林風雨越發羞愧難過。明知道此事實在怪不得幾 位妖王,還是忍不住在心裡將他們噴了個狗血淋頭。南宮劍河臨終前鄭重的囑咐 猶在眼前,這讓人怎麼下得去嘴? book18.org

  雲蕊的身體忽然一陣劇烈的抽搐,昏迷狀態下依然現出難以忍受的痛苦。這 才迫使林風雨下定決心。 book18.org

  心知不能再等,林風雨跪在床沿撩開雲蕊的裙角。他緊閉著雙目不敢睜開, 生怕褻瀆了雲蕊,於是手指不可避免碰觸到玉腿的肌膚,光滑柔膩的觸感讓他心 中一蕩。 book18.org

  媽的,做就做吧。還不知道能活多久,大不了九泉之下讓大哥暴打一頓罷了。   花戶乾澀,強來定要讓雲蕊吃上一番苦頭,林風雨卻又不敢施展手段挑動她 情慾,總覺得任何一點多餘的動作都是增加一分褻瀆。 book18.org

  施展術法想要潤透肉棒,才發現平日裡床上總是龍精虎猛的小兄弟垂頭喪氣, 耷拉著腦袋沒精打采。 book18.org

  丟人,真他媽丟人。老子就不是個做淫賊的料子! book18.org

  無奈運起真陽元氣充塞下體,讓肉棒高昂起頭。又摸準濃密油滑的毛髮覆蓋 中兩片軟膩的花唇,挺起肉棒輕緩地刺入。縱是始終閉著雙眼,但手上觸摸與肉 棒進入傳來的觸感亦難免心中評價一番:花戶如收口的荷包,柔軟飽滿,內里似 羊腸小道曲折難行,卻又彈性十足。 book18.org

  雖有了充分的潤滑,碩大肉棒的破體而入還是讓雲蕊痛苦地呻吟了一聲。   林風雨抹了把額頭的冷汗,這個時候若是能親一親那張艷紅的小嘴,揉一揉 那對豐碩的乳房,該是能讓她早些適應罷?可自己又怎能這樣做? book18.org

  輕抽緩送,那逼仄的窄道兒慢慢泛出了些透亮的汁液,林風雨送了口氣。事 不宜遲,運起最精純的真陽氣息匯聚於肉棒之上,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抽插,幾乎 是用一身功力催著將精液射入花戶深處。 book18.org

  來不及喘息便運起雙修之法,真陽裹挾著真陰遊走雲蕊渾身,修補著受損嚴 重的經脈。一個周天運轉完畢,融合了陰陽二氣的真元回歸二人丹田,林風雨鬆 了口氣。 book18.org

  正待探查雲蕊傷勢,就感覺胯下的玉人微微動了動身體,卻沒了之前痛苦的 呻吟聲。 book18.org

  林風雨大喜睜開雙目,只見雲蕊妙目微張,臉色也紅潤了些,果是有效。   雲蕊昏昏沉沉,只感覺體內被鬼氣侵蝕的痛苦減輕了些,不再疼得寧願昏死 過去。模糊的視線里一個赤裸的男子正跪在身前,看不清面目。腦海瞬間浮現那 個朝思暮想的人兒,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生生坐起投入他懷抱顫聲道:「河哥, 河哥,是你麼?我們莫非是在陰間相會?」 book18.org

  豐滿成熟的女體撲進懷中,溫香軟玉抱個滿懷,又喊著南宮劍河的名字。肉 棒依然含在花穴里,那坐起的動作摩擦如此劇烈,讓軟垂的肉棒瞬間又昂然而立。 林風雨大吃一驚滿心羞愧,不自覺地伸手便要推開她。 book18.org

  雲蕊正一心甜蜜,驚覺男人的動作心中一片苦澀,竟緊緊摟住男子不肯鬆開, 泣道:「河哥,你怎麼了?不再愛著蕊兒了麼?」 book18.org

  林風雨動作僵住,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book18.org

【待續】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林笑天亂世風雨情風雨情天緣第四部劉艷第四部翁媳亂情第四部第四愛風雨情緣 19四部豪乳老師第四部風雨情緣 17風四作者 林笑天劉艷 第四部第四章第四卷風笑天風雨情縁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