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2集第28章 大榕樹里

【風雨情緣】第2集第28章 大榕樹里 第二十八章大榕樹里 異獸躍動的身形化作一團黑漆漆的光影。 前一個傳送陣的莫名其妙讓林風雨三人都放鬆了警惕,這一下頓時手忙腳亂。 林風雨拋出金鐘磚化作一面盾牌,寧楠撐起彩雲衣,許玲兒也取出一面青旗 招展。 「嘭」地一聲大響,異獸不閃不避與盾牌撞在一起,將金鐘磚遠遠撞飛出去。 它自己只是空中一個翻身落地,又向三人撲來。 這一下相撞讓三人都看清了異獸。龍首蛇鱗,鹿身牛尾,獨角馬蹄,聲若巨 雷。——竟是一頭瑞獸墨麒麟。 三人身處傳送陣洞口空間狹小難以躲避,二女修為較低難當麒麟之威。林風 雨無奈取出純鈞劍抖手就是一記「十絕」,與瑞獸硬拼一記。——此時身處大混 沌陣之內,天罡劍訣能夠發揮的威力有限。 十道劍光組成繁複的符文繪圖,凌厲無匹。墨麒麟兩隻前蹄一通亂舞將劍光 打散,又只是退後了三步,鋒利寶劍揮出的吞雷劍訣甚至連道白印都沒在蹄子上 留下。 三人反應都快,林風雨劍光一展便一同向洞外撲去,寬闊的廳堂更有閃轉騰 挪的空間。 墨麒麟豈能讓他們輕鬆如願?拍散了劍光,挺起頭頂利如寶劍的獨角刺來。 這瑞獸力量奇大無窮,寧楠與許玲兒不是對手正面無法抵抗。召回的金鐘磚只是 略阻了一阻又被撞飛,林風雨沒柰何口吐玄黃天心陰陽五雷,又使神焰九轉附在 純鈞劍上,狠狠向墨麒麟獨角撞去。 墨麒麟對純鈞劍不閃不避,反倒有些懼怕陰陽五雷。它身形忽地縮小從雷光 縫隙中穿過,獨角散發出黑玉一般的光芒抵在純鈞劍上。 林風雨手臂劇震幾乎拿捏不住寶劍,巨力傳來身子不由自主向後飛出。心中 頓時恍然,這傢伙對陽火陽雷就像自家兄弟一樣親切,但是怕陰性的雷火。 不待他出聲提醒,寧楠在一瞬間看透了關竅,手掌一瞬間發出兩團玉陰掌火。 九陰女體的陰火純凈得無以復加,縱然修為相差許多,墨麒麟依然不願正面略其 鋒,著地一滾躲開。 「嘭」地一聲,林風雨撞在廳堂木牆上,渾身骨頭都散了一般。寧楠的玉陰 掌火落空打在木牆上也是撲哧一聲化於無形。 形勢危急來不及調息,林風雨急忙放出虛靈爐冰鳳炎龍與墨麒麟對峙。瑞獸 四蹄一躍落在廳堂正中傲視三人,昂然挺立的姿態威儀出眾盡顯神獸之王風範。 神獸威壓充滿整座廳堂,氣勢磅礴! 許玲兒也明白過來,這東西神力無敵皮糙肉厚,更是天生陽火屬性。唯獨陰 性功法才能讓它忌憚,自己的吞雷劍訣應當也能發揮些作用。當即取出寶劍與林 風雨寧楠並肩而立,劍上電光繚繞蓄勢待發。 林風雨甩了甩髮麻的手臂索性把純鈞劍收了起來,專心操控虛靈爐。想了一 想,又召出四大神獸。墨麒麟天生的神獸威壓太過沉重,雖然四獸也是陽血凝成, 不過同為神獸也能分擔一些。 三人手段五花八門,墨麒麟的臉龐也有些凝重,馬蹄噠噠地蹬踏著地面左右 逡巡。 林風雨通過剛才一記力拚已經大概評估出瑞獸的戰力。墨麒麟修為並不比自 己高,只是天生神力加上本命麒麟真火,讓林風雨諸多法寶招式失去了效果。 如今有了虛靈爐冰鳳炎龍,加上寧楠純凈的玉陰掌火配合,許玲兒的吞雷劍 訣也能起到騷擾的作用,心中倒也不懼。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還是林風雨還是 率先出手。 雖未經過演練,三人的配合還是默契得很。林風雨頂在最前奮力抵擋墨麒麟, 畢竟元嬰修為的瑞獸,寧楠與許玲兒隨便被擦上一下也是不得了的事情。只見金 鍾磚起起落落不斷被召回,不斷被打飛。墨麒麟身軀大小伸縮自如,蒼青環也是 毫無進攻之力,只能被當做輔助防禦之用。冰鳳炎龍也是只能發揮一半的威力。 林風雨手段大打折扣,又不得不撐開靈氣護體抵擋麒麟真火的高溫,還得承受墨 麒麟重擊,他的肉身強度雖然不錯,又怎能與瑞獸相提並論,硬碰硬之下苦不堪 言。 幸虧二女帶領四神獸從旁牽制,讓墨麒麟頗為忌憚。尤其小魔女的玉陰掌火 似乎天生克制它。瑞獸的麒麟真火高溫難耐火光熊熊,林風雨根本無法化解,反 倒是靠著寧楠的掌火加上冰鳳配合每每化之於無形。 麒麟真火從前可謂無往不利,如今被個金丹修為的小姑娘化解,墨麒麟也是 焦躁不安。憑藉肉身的強悍一次次衝擊都被林風雨咬牙硬生生擋了下來,還得提 防純陰之火,另一側又有陰雷劍光時不時騷擾,一時也沒有更好的辦法。 倒是林風雨在爭鬥中有了新的感悟。取得南宮紫霞先天真陰之後,在虛靈爐 里煉製出冰鳳炎龍,同俱陰陽二火,可是冰鳳炎龍至多是互相配合,還遠遠談不 上太極圖一般的陰陽相濟圓轉如意。 此戰炎龍攻擊無效轉為全面防禦,結合冰鳳力拚麒麟真火,拚鬥之間反倒與 冰鳳漸漸融合在一起,而不僅僅是之前那樣組成一個太極圖案。 有了這一絲感悟,林風雨心中大喜,強忍渾身的疼痛把握這一千載難逢的契 機,迎難而上操縱冰鳳炎龍不斷正面相抗麒麟真火,一身真元滾滾而出,幾乎都 加持在虛靈爐上。 翻翻滾滾戰了大半個時辰,墨麒麟又噴出三團巨大的火光成品字形撲來。冰 鳳炎龍又是交相頭銜尾組成太極圖,極其巧合的是寧楠的玉陰掌火正巧穿過太極 圖圓心。這股純陰氣息就像打中了始終卡住的重要關竅,冰鳳炎龍忽然之間真元 互相流轉,兩獸全都變得金白之光照耀。 林風雨心中大喜,墨麒麟雖然與他為敵,到底是天生瑞獸祥瑞之體。 冰鳳炎龍氣勢大漲應對麒麟真火也能堪堪抵擋得住,三人精神大振!寧楠祭 出純鈞血陰劍,又用玉陰掌火附在寶劍上施展天陰劍訣。和林風雨之間的配合連 眼神都不需要,這邊只是稍微動一個念頭,另一邊已知道對方想怎麼做,自己應 該怎麼配合。渾然天成! 許玲兒在一旁助陣心中泛起異樣的感覺。自從墜落妖國之後,她一直有些淡 淡的失落感,似乎成了被忽視的人游離於這個圈子的邊緣。 在藍劍山莊她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可是天生貌美性子又惹人喜愛,年 紀輕輕便進了百劍堂更足以說明她的天資出眾,堪稱小一輩弟子中的明星。林風 雨也大不了幾歲,修為高超總算是早已名聲在外也就罷了。寧楠的修為進展之快, 天賦之高除了自嘆弗如根本興不起一較高下的念頭。擅長的煉丹之術在遇見月華 夫人之後頓顯平平無奇。 平日裡林風雨除了練功,一門心思都在寧楠身上。並沒有人刻意冷落她,可 是這種心理上的落差難免產生。 畢竟和這些絕世天才相比,自己只是個不起眼的小人物吧,身處陰影之下還 真是不容易呢!心中自嘲了一聲,許玲兒抖動長劍衝著墨麒麟的馬蹄子揮出一閃。 墨麒麟真火失去威力,焦躁得連連大吼。一連三口真火過後忽然挺起獨角直 直撞來,要憑藉強悍的肉身硬生生地碾壓三人。 就怕它用蠻力,可是來勢太快又避無可避。林風雨喊了一聲「閃開!」深深 吸了一口氣,丹田北極北斗星同時狂轉,冰鳳炎龍附著左右手,金鐘磚化作盔甲 遮蔽全身。雙掌緊緊抵住獨角。雖有心理準備,一身真元早已提升到極致,林風 雨還是像一顆微不足道的灰塵被墨麒麟狠狠頂在牆上。 身處神木之外的妖族明顯感到巨榕都微微晃動了一下,相顧駭然不知發生了 何事。 幸好寧楠與許玲兒都箭一般左右閃開沒受到波及。回眼望去,林風雨背依木 牆死死支住獨角,牙關緊咬面容猙獰抽搐,死死憑著一口渾厚的真元頂住墨麒麟 雄健的身軀。也幸虧身後的木牆不知是什麼材質製成的,足夠結實,否則林風雨 早被頂到十萬八千里之外去了。 林風雨雙手交叉護在胸前夾住獨角,墨麒麟四足踩在地上連連發力,獨角始 終離林風雨身體兩寸左右,偏偏無論如何都寸進不了。 寧楠與許玲兒急忙出手,一左一右擊向墨麒麟腹部。 許玲兒的攻擊墨麒麟可以不閃不避,但是寧楠的天陰劍訣讓它極是忌憚,獨 角一甩將林風雨摔飛出去,急急忙忙一通小跑反向躲開。 墨麒麟連連吃癟凶性大發,見許玲兒正在身後,順勢抬腿一蹄子踢了過去。 這一踢又快又急,許玲兒無論如何避不過去,被它一身蠻橫的力道踢中簡直無法 想像…… 許玲兒心中打了個咯噔,絕望地雙目一閉,只感到蹄子帶著厲嘯的風聲已經 到了面前。 忽聽一聲雷響,許玲兒身子一輕被人抱在懷裡。那懷抱如此溫暖,一如掉落 雲霧山谷之時那麼堅強與溫柔。他獨自吃下麒麟巨力封閉在體內,不讓這股巨力 傷害到懷中嬌滴滴的小姑娘。又是嘭的一聲巨響,許玲兒睜開眼來,只見林風雨 被一蹄子踢飛之後,百忙中轉了個身子撞在木牆上,她倒是毫髮無傷。 無暇顧及許玲兒臉色有些微紅,也無暇感受小姑娘豐彈結實的胸乳,林風雨 也是打發了性子怒喝道:「還真治不了你個畜生?」強忍著骨頭架子都散開的劇 痛酸軟,一個側沖躲開墨麒麟一撞,又閃到寧楠身邊拉住傳音道:「我帶你們上 它身子,拉緊我。」寧楠與許玲兒不由自主緊緊握住寬厚粗糙的大手,耳邊風聲 急急,林風雨扇動風雷二翅施展雷遁,帶著二女遁出一小段距離,精準落在墨麒 麟背上。雖只有這麼短短十餘米,二女仍然感到身體產生被空間拉扯撕裂般的痛 苦。 林風雨急急道:「抓緊了。」隨後又是雙手扳住墨麒麟獨角。 這隻獨角可謂是墨麒麟全身上下最強的一點,不僅堅硬鋒利,更是一身真元 精華凝聚之所在,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威能。可是正如人之丹田,真元凝聚之所磅 礴無邊,卻也最是危險,一旦丹田受創,必然是性命之憂。 林風雨之前被它頂在牆上,也已探明其中關竅,一身真元毫無保留全向墨麒 麟獨角涌去。比力氣比不過,真元卻並不吃虧,也只有這麼一個辦法用畢生修為 和墨麒麟斗一斗。 磅礴真元湧來,墨麒麟高昂的頭顱被壓得與身平齊,隨即憤而反擊又抬了起 來。百忙之中騰出一口氣,林風雨喊道:「楠楠打它。」寧楠操起純鈞血陰劍一 劍劈在獨角上,打得一陣金鐵交鳴之聲華光亂顫。寶劍被反震之力遠遠震飛,可 是墨麒麟也被這一擊打得身軀劇顫,寧楠的純陰真元實在讓它很是難以抵受。 召回寶劍,又附上玉陰掌火,又要力劈金角。墨麒麟狂性大發身軀一陣亂甩, 將二女都甩飛出去。可是這一分心,林風雨真元頓時占據上風,一聲大喝將它頭 顱壓在地面上死死抵住。 墨麒麟一身蠻力盡皆爆發,真元相抗落了後手處在下風,發起橫來推著林風 雨又將他一路摩擦著地面抵在木牆邊。 又是僅有兩寸不得寸進。林風雨死死扳住金角,憋得面色青紫,寧楠伺機而 動一聲嬌喝寶劍劈斬獨角。 又是一聲「鐺」的巨響,墨麒麟被打得渾身劇顫痛苦難耐,眼見寧楠寶劍再 起,似乎要拼盡渾身力氣一擊。墨麒麟忽然身形縮小變成個粉嘟嘟的小毛孩,身 子光溜溜的不著片縷,光禿禿的腦門上那隻獨角倒沒有消失,依然被林風雨死死 攥在手中。 小毛孩奶聲奶氣地罵道:「他奶奶的,不打了不打了,你們以多欺少,不打 了!」說著伸出雙手去扳林風雨的手掌。 林風雨,寧楠與許玲兒被這變化弄得目瞪口呆,卻不敢放開獨角,寧楠也不 猶豫又是一劍斬在角上。小毛孩被打得涕淚橫流,哇哇大哭:「我都投降了…… 哇……你們還打……你們賴皮……」寧楠撇了撇嘴有點不好意思,只得嘴硬道: 「小小年紀不學好說粗話,這是在管教你。」小毛孩對她很是懼怕,立刻舉起雙 手做投降狀:「不說了不說了。我錯了,錯了還不行麼?千萬別再打了。」感受 到墨麒麟一身真元不做任何反抗,林風雨也是再也支撐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 順便抹了抹救下許玲兒時湧出口中的鮮血。 抬頭看去,寧楠正把小毛孩按在地上,用劍身一下一下打屁股,好像教育兒 子一般,不禁莞爾。 倒不是墨麒麟不濟,實在是純陰之體對它克制太大,和林風雨拚鬥真元也消 耗得七七八八,知道再打下去也討不了好,索性四肢連連蹬動,撒潑耍賴哭哭啼 啼。 寧楠揍了十來下,看這孩子眉清目秀著實可愛,也打不下手去,撓了撓頭問 道:「喂,小孩你幾歲了?爹爹媽媽呢?」墨麒麟抽著鼻子道:「我才三十二歲 還是個小孩,你們好狠心這麼打我。爹爹媽媽不知道哪裡去了。」三人聽得一頭 黑線。這種上古瑞獸三十二歲就像剛出生沒多久一樣,的確是個小孩,可是比他 們年紀都大呀。 小毛孩又跳了起來,心情明顯極是不佳,揮了揮手木牆上露出個洞口道: 「好沒來由挨一頓打,真是晦氣。你們快走快走,不想再看到你們。」寧楠吶吶 道:「那個,不好意思啊。你能不能告訴我這個傳送陣要送我們到哪兒去?」墨 麒麟看見她就怕,連連退了兩步,又邁開小短腿風一樣衝進傳送陣里,留下一串 聲音道:「賣個好就想從我嘴裡套話?小爺沒那麼單純,不告訴你們這些壞人, 自己想辦法。」三人面面相覷,這大混沌陣實在古怪得很,先是三個毫無威脅的 木頭人,忽然就冒出這種上古瑞獸,接下來還不知道又是怎樣的兇險。 暫時也不用想那麼多,這一戰消耗極大三人各自打坐調息。許久之後才陸續 從入定中醒回過神來。 許玲兒向林風雨道:「林大哥,剛才謝謝你。」林風雨毫不在意地搖搖頭道: 「沒什麼,應該的。」顧及不了那麼多,領頭向傳送陣走去。 又是一陣天旋地轉,忽然身處一片奇異的星空之中,林風雨四下打望二女不 知去向,只有星光凝聚的十來個大字「屍山有路殺為徑,血海無涯骨作舟」。 形勢詭異,又尋不著二女,不由得心中大急。 忽然神識又傳來一陣警兆,精石,巨木,奇金,洪水,烈火,天風,狂雷, 紫電,暴雨,陰雲一同跟在一個狀如黃囊,赤如丹火,混沌無面,六足四翼的怪 物身後,向他狂撲而來。而周身更是受到奇異的束縛之力難以動彈,甚至連思維 都暫時停止了一瞬。 這個怪物他見過,正是雲霧山谷之側的帝江巫門供奉的祖巫帝江。 【另外說一下,這幾天卡文狀態非常痛苦,和媚惑如絲一起合作了一篇第一人稱手 槍文《海邊亂》,之前答應過的美女圖片會在該文中放出。媚兒親自配多圖哦。還 有個問題諮詢下大家,對於媚兒從番外中轉正有多少期待?這個人物道侶被殺,滅 派之仇,淫辱之恨,還是比較有看點的。正好可以和岳翎演一演對手戲。】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