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2集第29章 大榕樹王

簡體

第二十九章大榕樹王 book18.org

  帝江的速度林風雨生平僅見,百忙之中急忙扇動風雷二翅閃開。剛剛在虛空 中顯露,帝江身形一晃又到了他面前。 book18.org

  即使是山河印也只能限制風雷二翅,林風雨還是第一次遇到僅憑速度就能跟 上自己的雷遁。 book18.org

  又是一記雷遁,現身之時純鈞劍已拿在手中,帝江快得讓他甚至念不出法訣。 苦修一年多的明月法則之力匆忙放出,微弱的法則之力在帝江的衝擊下一觸即潰, 好歹將帝江的身形緩了一緩,短暫的間隙才得以施展天罡劍訣。 book18.org

  林風雨和帝江硬拼一記,又手忙腳亂地閃躲開他身後五花八門的術法攻擊。 又施展天罡劍訣,凝聚這片星空的星光將帝江阻在原地,才喘了一口氣。 book18.org

  精石,巨木,奇金,洪水,烈火,天風,狂雷,紫電,暴雨,陰雲忽然都化 為人形獸身立在帝江身後。林風雨暗暗皺眉,苗疆十二祖巫? book18.org

  帝江主速度,句芒主木,蓐收主金,共工主水,祝融主火,天吳主風,強良 主雷,弇茲主電,燭九陰主時間,奢比屍主天氣,玄冥主雨,還有林風雨最為痛 恨的后土娘娘主土。 book18.org

  十二祖巫騰立空中不動,林風雨卻能感覺到那股翻滾的戰意。抬頭再看那副 對聯「屍山有路殺為徑,血海無涯骨做舟」,這是何等戰天鬥地的信念? book18.org

  剛降墨麒麟,又戰十二祖巫,林風雨的戰意比起他們來絲毫不弱。一來他下 定了決心要闖出大混沌陣,心裡挂念的嬌妻已分別將近兩年,不能再讓他們等下 去;二來寧楠與許玲兒不知所蹤,不闖過十二祖巫的封鎖,如何能尋得到她們?   手持純鈞劍,頭頂虛靈爐,蒼青環與金鐘磚左右飛舞,玉陽掌火的漫天火光 與玄黃陰陽天心五雷在身側繚繞。手段盡出之下讓十二祖巫也是露出詫異神情。   十二祖巫操控者天地間最原始,最純粹的各種元素,相傳他們不尊天道,只 尊開天闢地的盤古巨神。巫,一橫頂天,一橫立地,一豎與人共同頂天立地。他 們是神州最早的修真者,最早的天賦異稟者。他們帶領著神州上卑微的普通人, 與天斗,與地斗,與創造世界的洪荒大神們斗。 book18.org

  林風雨不知道他們經歷過怎樣的腥風血雨,經歷過多少為了生存的一席之地 拚死血戰,「屍山有路殺為徑,血海無涯骨做舟」,這群屍山血海中衝出來的最 強者,只是讓林風雨屏息凝神穩穩守著道心,他戰意滔天不意味著莽撞行事。經 歷了慕容世家一役,時時刻刻都提醒著自己冷靜。 book18.org

  面前的十二祖巫顯然不是真身,或許是幻象,也或許是一絲殘留的精魂。但 是無可置疑的是,在那一顆顆生命不死,爭鬥不止的心中,林風雨正被巨大的壓 力包圍。他不知道寧楠與許玲兒將面臨怎樣的困難,只知道自己突破了這一關, 才能夠解救二女。 book18.org

  十二祖巫魚貫而行組成一個圈圈,將林風雨包圍在圓心。 book18.org

  林風雨以不變應萬變閉目凝神寶劍指地靜待第一波排山倒海般的進攻。   奢比屍與玄冥同時抬了抬手,天空密雲不雨雷光隱現;強良弇茲神念透出開 始操控雷電;蓐收身邊泛起無數尖細的金光,句芒凝聚乙木之精;后土共工水土 相濟;祝融天吳風助火威;燭九陰躍動的手指打著法訣,時間像是因此而停止; 而這一切配合在掌握這空間速度之極限的帝江手中,勢不可擋! book18.org

  當帝江的身形陡然模糊了一下,林風雨同時睜開雙目,火獅族血液法則與嘯 月天狼的彎月法則同時迸發。他周邊的虛空同時產生了一股奇異的禁錮,即使燭 九陰的時間控制之力也大打折扣,帝江無可探查的動作也露出了一絲馬腳。   血液法則讓林風雨喉間蹦出野獸般的低吼,祭起純鈞劍,虛靈爐,金鐘磚, 蒼青環化解風雨雷電金木水火土。他雙手畸張,憑藉血液法則大幅提升的肉身之 力與帝江恐怖的鳥爪狠狠撞在一起。 book18.org

  混沌無面的帝江發不出任何聲響,六足四翅連連舞動。剛架開兩隻鳥爪,精 鐵一般的翅膀又橫向掃來,林風雨縱身騰躍閃過想要落在帝江後背。帝江身形一 陣恍惚讓他撲了個空,翻滾之間四隻鳥爪又是帶著破空的厲嘯抓來。 book18.org

  從雙方出手的一瞬間開始,就沒有了退路。祖巫戰天鬥地不殺敵人不會停手, 林風雨不肯束手就擒也是直接提起渾身真元竭力相抗。 book18.org

  這是林風雨第二次手段盡出的拼力一戰,諸般法寶在法則之力的加持下力抗 十一祖巫,又用赤裸裸的肉身與帝江展開貼身肉搏。不過一會兒,諸般法寶傷痕 累累,十一祖巫氣勢大減。 book18.org

  林風雨與帝江更是慘烈無比,林風雨渾身浴血似乎沒有一處完整的地方,帝 江折了三翅一爪,白溜溜的身軀也滿是傷痕。 book18.org

  此時帝江僅剩的三隻鳥爪正牢牢抓住林風雨的身軀,尖利的爪尖扎入身體之 內要將他活活捏死。林風雨正扳住帝江的翅膀用力撕扯,同時一口白牙全啃在翅 膀上。 book18.org

  這是最原始最血淋淋的廝殺,沒有防守,沒有退路,只有不斷地向前,進攻, 進攻,再進攻。只有先殺死敵人,才能讓自己活下來。 book18.org

  林風雨真元布滿身軀抵擋刺入體內的爪子,咬住翅膀的嘴噴出神焰九轉焚燒 帝江身軀。此時的神焰九轉與冰鳳炎龍一般,也是陰陽相濟,威力大增。 book18.org

  帝江身軀痛苦地顫抖扭動,那邊祝融共工一同施以援手,祝融抽吸神焰,共 工噴水滅火。他們分了心,虛靈爐冰鳳炎龍頓時氣勢大漲一同急撲二神讓他們手 忙腳亂。 book18.org

  兩邊相互僵持,十二祖巫占據上風,林風雨也能保持不敗。不過這不是一場 無所謂勝負的較量,而是你死我活的戰爭。 book18.org

  拚死的廝殺沒有一刻間斷,兩邊都是毫不留情時常以傷換傷。這樣的全力拚 斗真元消耗極大。 book18.org

  林風雨不多的法則之力迅速見底,失去法則之力的牽制絕不是十二祖巫的對 手,只得拚死一戰。 book18.org

  奇異的星空瀰漫著保存許久的七情天女,僅存的血液法則,明月法則,彎月 法則全部放出。純鈞劍尖頂著虛靈爐,金鐘磚化作護體的鎧甲,蒼青環緊緊箍住 握劍的手掌,不讓寶劍被擊飛。 book18.org

  蓄滿了星光的純鈞劍帶著一身苦修的真元,帶著四大法則之力,帶著無堅不 摧的鋒利,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就像多年之前林風雨義無反顧地撲向陰煞老魔。 在奇異星空之中像是一顆飛蛾撲火的熊熊燃燒的流星。 book18.org

  十二祖巫同時收回所有的術法震天狂吼,化作十二道光華合身撲來。沒有花 巧,沒有閃避,只有拼盡全力的一擊。 book18.org

  像是天地初開的劇烈爆炸,十三道光團撞在一起,發出驚天動地的大響。   光芒散去,林風雨像是一顆塵埃在星空中飄蕩,渾身是血已經失去了知覺。 十二祖巫同時消失了身形不知去向。 book18.org

  林風雨在空中沉浮,星空中忽然出現一道暗門將他吸入。迷迷糊糊之中又是 一陣天旋地轉,隨即一片清涼之意包裹全身,很快便甦醒過來。 book18.org

  又是一座大大的廳堂,寧楠正陪在他身邊甜甜地笑著。林風雨大喜急忙拉著 她左看右看問道:「楠楠你沒事吧?」寧楠身姿飄然轉了圈道:「沒事,這一次 可是我先出來,比林大哥還厲害呢。」身上一絲傷痕也無,林風雨自己也是,仿 佛剛才受過的傷全都不存在一般,腦門裡靈光閃過:「幻術?」忍不住冷汗涔涔, 這等真實的經歷簡直已經超出了想像,完全真實感受的幻術是何等的厲害?   寧楠指了指右上方道:「許姐姐好像有點麻煩。」廳堂高出掛了三塊顯示屏 一樣的東西,正播放著他們三人的戰鬥之處。寧楠與林風雨順利脫困而出,許玲 兒的情況卻有些不妙。 book18.org

  小姑娘從未經歷過如此嚴峻的考驗。上一次生死之戰是在百劍堂對抗魔宗護 法,那時候一方面人多能組成劍陣互為依仗,另一方面她和魔宗護法實力差距過 大,實在和戰意沒什麼關係。 book18.org

  這處星空幻陣巧妙無端,十二祖巫的能力就比陷入陣中之人高上那麼一些。 讓你勝不了,卻又一時半會兒不至於落敗。這種感覺更加讓人絕望,眼看著自己 的真元被一點一點地耗盡,精神上的折磨就像是凌遲處死一般。如果沒有必勝的 決心與拚死一戰的意志,根本不可能突破出來。 book18.org

  許玲兒就陷入這種患得患失的狀態,那面青旗迎空招展,吞雷劍訣全都用來 化解攻勢,一味地防守拖延缺乏必勝的信念。——終究不是像林風雨和寧楠這般, 一路歷經多少生死艱難孤立無援闖過來的,藍劍山莊給了她太多太好的庇護。   林風雨皺著眉頭一臉憂慮,眼看著許玲兒被點點滴滴地消耗,心想這小姑娘 若是闖陣不成,留在妖國修煉倒也不是壞事。築基的修為闖蕩外邊的亂世,還不 如呆在這處世外桃源來得安全得多。 book18.org

  許玲兒身陷幻陣之中一片迷茫,真元越耗越多,壓力越來越大。面對強橫的 十二祖巫一籌莫展,一點一點地後退讓步,一點一點地被逼至絕望的死角。一年 多來的相處,已讓她不知不覺地形成了對林風雨的依賴。此刻這個好相處,總是 把一切儘量安排周到,不讓她背負壓力的大哥哥不在身邊,許玲兒一下子像失去 了主心骨。 book18.org

  機械地揮舞著寶劍,不住地退縮,一直到退無可退。心中慘然一笑,剩下的 唯一念頭便是想著若是林風雨在這裡,他會怎麼做呢? book18.org

  嗯,他一定會收起平日裡那副笑嘻嘻無所謂的模樣,挺身向前把一切都扛在 身上。面對危險的時候,他精光四射的雙眸,堅定剛強的身影,還有義無反顧的 信念,每一次都是如此,即便面對強大得多的慕容千罡與谷凡,他都沒有退縮過 半步。 book18.org

  深吸了一口氣,許玲兒提起渾身真元,嘴角邊帶著一絲驕傲的微笑——林大 哥,和你們比起來我太弱了。可是即使失敗我也不想被你們瞧不起,玲兒不是天 之驕女,可我和你們一樣堅強,勇敢。 book18.org

  螢幕之中許玲兒收起青旗,劍光閃爍向十二祖巫撲去。林風雨皺著眉頭忽然 舒展開,暗道一聲天意,情不自禁握拳一揮喊了一聲:「好!」片刻之後許玲兒 也現身廳堂悠悠醒來過來。林風雨沒半點氣質地蹲在身邊,朝她豎了個大拇指贊 道:「許師姐不愧南宮世家百劍堂弟子,了不起。」許玲兒羞紅著臉笑了一笑, 這一笑極甜極美,饒是林風雨身邊艷色繚繞也呆了一呆。 book18.org

  形勢頗為尷尬,一聲蒼老的咳嗽聲想起。三人回身望去,木牆上浮現一尊流 金輝煌的王座,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端坐其間,帶著高高在上的王者氣質向下審 視著三人道:「林風雨,寧楠,許玲兒。」林風雨歪了歪嘴,怎麼走到哪兒都被 人摸個底透?略帶警惕地道:「尊駕何人?」剛剛被教訓過的墨麒麟還是赤裸的 小孩模樣忽然竄了出來,光著屁股撲騰撲騰跑到王座之下,尚未成長的小雞雞一 甩一甩,混不要臉。 book18.org

  墨麒麟向林風雨呵斥道:「見了大榕樹王竟敢還不下跪?樹王,請批准小莫 揍他們。」大榕樹王臉上現出揶揄的神情,淡淡地說了一聲:「好啊。」墨麒麟 愕然之下甚是躊躇,鼓著腮幫子想了一會兒底氣不足地挑釁道:「林風雨,有本 事和小爺單挑,別找幫手。」林風雨哪有功夫和它耍嘴皮子,見大榕樹王雖年歲 蒼老,卻仍是威風凜凜,此刻正玩味地看著三人一獸,像是垂髫老人看著年幼的 子侄胡鬧。 book18.org

  墨麒麟見林風雨不答話頓時膽氣大增道:「來啊,林風雨,怕了不成?哼哼, 若不是有那個太陰之女幫忙,小爺早把你揍得滿地找牙。」林風雨不屑地哼了一 聲:「要打一會兒我奉陪。」又向寧楠使了個眼色,情況不明被個小毛孩這裡胡 攪蠻纏,鬧心。 book18.org

  寧楠平日裡對林風雨耍刁蠻就慣了,這時候對著墨麒麟使出降服愛郎的瞪眼 絕招,端的是凶威赫赫。小毛孩頓時後背一涼,縮起脖子不敢吱聲。 book18.org

  林風雨向大榕樹王恭恭敬敬行了個晚輩之禮道:「不知樹王來此何意?」大 榕樹王蒼老的聲音呵呵笑道:「來此何意?你們在我身上爬來爬去,又抓又打讓 本王一身癢,居然還問來此何意?」三人汗了一把解釋道:「並非有意冒犯樹王, 實是想要通過大混沌陣重回人世。」大榕樹王戲謔道:「本王能讓你們進來,便 能讓你們出不去。小娃娃待要如何?」一副你們不服氣就動手試試看的樣子。   林風雨苦著臉道:「晚輩的妻子還在家中苦苦等待,兄弟正面臨外患還需晚 輩盡綿薄之力。還請樹王高抬貴手,放我三人出去罷。」大榕樹王搖了搖頭道: 「放心,你家裡幾個老婆一沒改嫁二沒變心,一個個踏踏實實地修煉做事,南宮 劍河那小娃娃也是瀟洒得很。放你們出去幹什麼?難得見到兩個好苗子,放出去 送死麼?莫非還要本王困守此界不得飛升麼?」林風雨聽得不明所以,只得又拱 手道:「還請樹王明示。」聽著大榕樹王娓娓道來方才知曉。神州原有十方妖王, 個個修為通天徹地,大榕樹王現下已是化神中期修為,早已不該在這方世界裡存 在。 book18.org

  只是三千餘年前,天蛇龍王精通卜算之術,料得人族大興妖族將無立錐之地, 未來或有機緣巧合之人能帶妖族走脫困境,卻又算不出是何時,權衡之下做此選 擇。十方妖王共同布下大混沌陣閉鎖妖谷,又封印十二祖巫精魂在此,留待有緣 人領妖族出山。 book18.org

  十方妖王逐一飛升,大榕樹王當時修為最低留守雲霧山谷主持大混沌陣。修 煉到化神境界又實在放不下一干在眼皮子底生活多年的妖族,只得放棄了飛升困 守於此。離不開這方世界,修為便無法提升,活得極是苦惱。 book18.org

  大榕樹王氣生根布滿神州大地,一舉一動都逃脫不了他的通天法眼。只是他 早不該存在於這方世界,只是做一名旁觀者從不干預,只怕一出手之下有違道法 自然。 book18.org

  直到許玲兒帶著林風雨與寧楠墜落雲霧山谷,大榕樹王便來了興致。這二人 天賦驚人,但是世人何其多,大榕樹王從前也不可能把精力都放在他們身上。於 是悄悄打開大混沌陣放了三人進來方便細細觀察。 book18.org

  一年多下來,兩人讓它很是滿意。性子溫和能包容,又是不怕擔責任,很有 點卜算中天選之子的味道。這個念頭一動就再也止不下來,早早想把擔子撩了飛 升仙界去看看更廣闊神奇的世界。當然這話絕對不會說出來。 book18.org

  林風雨與寧楠也不負所望,大混沌陣中的木頭人純粹是測試天賦之用,林風 雨與寧楠不愧當世最天才的人物。至於之後的苦難煎熬也是遊刃有餘,一一過關。   說到這裡,林風雨無奈道:「樹王抬愛了。只是晚輩自問實在沒這個能力。」 大榕樹王揶揄道:「小娃娃自我感覺太也良好了罷。本王說過要選你了麼?」林 風雨愕然道:「既然如此,樹王還請放晚輩們出去,另選賢明罷?」大榕樹王笑 呵呵捋了捋花白的鬍鬚道:「本王原也認為林小朋友是不二之選,就你那性子即 使不能帶著妖族飛黃騰達,至少能善待他們。不過旁觀一年之後,本王覺得寧小 丫頭才是最合適的選擇。」聽到寧楠要背負這麼沉重的負擔,林風雨頓時不樂意 了,大著膽子道:「樹王這是強求了,楠楠年紀幼小修為也不夠,這副擔子怕是 擔當不來。」大榕樹王似乎對做出的選擇極其滿意,自得其樂道:「選了你這家 伙,定然又是所有事情一肩挑。林小朋友雖然不錯,總是精力有限。若是選了寧 小丫頭,嘿嘿,小丫頭固然跑不掉,林小朋友也是牽絆一生被本王牢牢鎖定。哈 哈,此計不但得太陰之女,更有陰陽門高足相助,大妙,大妙。」林風雨與寧楠 一臉的黑線,這是赤裸裸的綁架。可是這還沒完,兩人剛一抗議,立刻引來大榕 樹王臉一沉:「不答應?好,那本王宣布大混沌陣考核不過關,你們都給我回妖 國里去。」完了,綁架帶要挾,人家不講道理打又打不過,這還怎麼好好玩耍?   無奈應承了下來,大榕樹王呵呵大笑,有這一種重擔解脫的暢快。心情大好 之下又指點修為之中的關竅,連許玲兒也跟著沾光。 book18.org

  林風雨法寶法術頗為龐雜,宗門功法又缺失甚多很難融會貫通在一起。大榕 樹王學貫古今,天下之事無有不知,當即指點道:「小娃娃的玉陽掌火堪比離火 之精,又有鳳女冰焰,虛靈爐火也是極品真焰,不如試試這道術法。」又取十二 祖巫精魂,讓三人一同感受其中滔天的戰意。因為寧楠已然確定了百妖之主的身 份,十二祖巫便便宜了林風雨。至於許玲兒修煉不了那麼高深的功法,便給了她 一顆智慧果實,可以大大提升天賦悟性。 book18.org

  修真無歲月,一轉眼又是五年的時光。 book18.org

  林風雨口一張,一隻融合著三種真焰銀白色的火鳥從嘴裡飛出,寒熱相間威 力無窮。雙肩一陣晃動,背後又浮現十二祖巫化形分身。終於神功大成,林風雨 極是滿意。 book18.org

  回頭望去,許玲兒五年內連續突破,不但凝結了金丹更是達到了中期大成。 寧楠更是得到大榕樹王青眼,修為火箭般躥升將陰陽大法修到了第三層,不遜林 風雨昔年擊敗陰煞老魔的功力。這五年來墨麒麟就遭了秧,寧楠每每練功閒暇之 際便是以欺負小毛孩為樂,隨著修為日深,墨麒麟越來越是無法抵抗認命一般任 由欺負。 book18.org

  三人修為大成,大榕樹王也是放心交予重擔。 book18.org

  這一日裡大榕樹王帶著三人獻身百妖之國,當眾宣布寧楠太陰天命之女的身 份,傳為妖主。眾妖之前早被傳送回洞口,又久久等不到三人甚是自怨自艾。此 刻仿佛天亮了一般,與寧楠林風雨相處日久,對這一決定均是心悅誠服地接受。   大榕樹王卸下重擔又囑託寧楠,眾妖受大混沌陣束縛,神念極是薄弱。如今 妖主重現世間,對妖族的束縛也就沒了存在的必要。他即將飛升做點小動作也不 怕引來天道反噬,特地傳授了一套特殊的神念修行之法,讓妖族可以在大混沌陣 束縛之下修行神念。隨後便自回本體之內準備飛升。 book18.org

  寧楠與林風雨商量了一番,覺得此刻妖族都有致命的弱點,貿然重現世間未 必是件好事。遂下令妖族刻苦修行神念,待得和修為匹配之後自會帶它們離開雲 霧山谷。墨麒麟小孩子脾氣發作,一定要跟著離開。它肉身強悍,在外修行神念 倒沒什麼問題。它也有個人名,叫做莫非凡。 book18.org

  將後續事宜交代個清楚,其間林風雨又和兩名妖婦胡天胡地,給她們留下了 足夠今後修煉的真陽。三人在妖國又住了五天,才與五妖王惜別飛離雲霧山谷。   望著腳下依舊迷迷濛蒙的山谷,三人百感交集,這一番奇遇帶來的好處真是 數之不盡。就像腳下的大混沌陣一樣,看不清的未來在這一刻忽然清晰了起來… …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風雨情新婚第十章欲女第三章第2章新婚 第八章風雨情緣 19第10章第零章第9章風雨情緣 17第九章第十章第03章十里春風第四集高樹三姐妹第第四章春風十里第四集第十一章(第21 22章)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