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三十八章 大被同眠(中)

【風雨情緣】第三十八章 大被同眠(中)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20發表於:SexInSex 第三十八章 大被同眠(中) 林風雨粗氣急喘,也曾品嘗過秦冰,寧楠,秦薇和南宮紫霞四女,卻從沒有 一次像這回這麼暢快。那種靈魂飛上巔峰的感受在曹慧芸的配合下時間如此之長, 釋放得如此徹底,仿佛一次就把渾身力氣抽空。他也終於體會到曾與秦冰徹夜鏖 戰,她的那種欲仙欲死,渾身脫力的感覺。 林風雨壓在秦冰身上,有些綿軟的肉棒依然插在蜜穴里,兩人無力地趴在床 頭喘息。曹慧芸又是重重地舔了舔他的屁眼,隨後移到秦冰蜜穴口香舌一卷將漏 出的精液吞下,再用小嘴叼住肉棒根部從蜜穴里抽了出來,細心地用口舌清理舔 舐。 那張小嘴唇皮薄薄,高明的技巧卻讓林風雨無法抵受,剛剛釋放過的肉棒又 硬了起來。那細細的舌尖在馬眼處鑽了兩鑽,又伸入秦冰的蜜道里,將殘留的精 液舔了個乾淨,惹得她連連聳動翹臀。 聽著秦冰抗議聲中又帶嬌喘,林風雨對曹慧芸的技巧已是完全拜服,想著一 會兒不知道這狐媚子要怎生和自己歡好,可別敗下陣來那可不夠丟人的。畢竟閉 關入定兩年存貨甚多,出關後也是偷得半日閒的射了那麼幾次,沒機會盡情發泄。 對於他這樣修煉《陰陽大法》的人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麼。 林風雨心裡暗想著,還是得再和冰姐姐來幾回,至少得讓肉棒不那麼敏感後 才敢和曹慧芸歡好。雖然有些冷落了她,不過那堪稱神乎其技的技巧實在給林風 雨帶來沉重的心理壓力。男人嘛,平時隨便點無所謂,若是在床上面對喜歡的女 人敗下陣來,簡直是人間慘劇。 一念至此,林風雨又用肉棒拱了拱秦冰的翹臀,臀丘傳來的感覺那射過精的 肉棒又硬挺如龍,秦冰討饒道:「小風別了,讓姐姐休息一會兒。」林風雨坐起 身子拉起曹慧芸摟在懷裡,對她使個眼色。又一副看透一切的模樣,一本正經地 說道:「冰姐姐,你的陰陽大法也修煉到第一層中期了吧?可不是從前那具弱不 禁風的身子,我書讀的少,你不要騙我……」曹慧芸吃吃笑著心領神會地點點頭。 秦冰又羞又急也坐起身來,反正全身上下都被兩人看光了,也顧不得忌諱道: 「你有這狐媚子幫忙,哪個能挨得過去?」說罷恨恨地一掌拍在曹慧芸寬大的屁 股上,打得臀肉一陣晃蕩。聽得林風雨哈哈大笑! 曹慧芸不依地說道:「冰姐姐,要不是我最後幫了你一把,主人可沒有那麼 快射給你哦!說不定還要弄上你八百一千下呢。」林風雨張開手臂也將秦冰摟在 懷裡道:「欠了姐姐那麼多,還是讓我愛個夠吧?」此時雙美在懷,一個端莊溫 柔膚如凝脂,另一個嫵媚放蕩柔若無骨,只覺得人生之樂莫過於此,心裡不由感 嘆雙飛果然是極大的滿足,難關網上淫才們一說起就群情亢奮。 秦冰在他胸口擰了一把:「兩個老婆陪你好得意麼?你幹麼不先去找慧芸? 她可是從沒和你好過。」曹慧芸聽得眼中一亮,隱隱有些期待。 林風雨卻吻了她額頭一口道:「慧芸莫急,咱們要做就一次性弄得透徹了。 斷斷續續的做什麼?你說是不是?」這話也虧他說得出口,明明是心虛,說得卻 是冠冕堂皇。偏偏他又本錢雄厚一向勇猛無比,誰也想不到他的真實想法。換了 從前的呆頭鵝是決計不懂如此四兩撥千斤,看來凡間的歷練還是有所成效。 曹慧芸作為商場交際花,心思通透不爭不搶回道:「先喂飽了冰姐姐,主人 要射了芸奴再來伺候。」這話說出來林風雨頓時就無法忍不了,主人和芸奴二詞 所帶來的新鮮和遐想直接刺激他的中樞神經。一把拉起秦冰含住胸前兩團柔軟, 急的她連連推搡道:「等等等等,哎……真的……真的要再休息一會兒!」林風 雨瞅瞅胯下雄糾糾氣昂昂的小兄弟,一臉惆悵地鬆開秦冰。秦冰看他的模樣,心 下又有些不忍,畢竟也是兩年沒有歡好,若不能讓他盡興總有些說不過去。更何 況林風雨一心一意想要補償自己的話確實不是說著玩。莫說他現在女人一堆,就 是現在身邊都有個還未品嘗過的曹慧芸被晾在一旁。 秦冰並不知道老實巴交的林風雨其實也有著自己的心思,這般想了一番,羞 羞答答地輕聲說道:「要不,我先幫你舔一舔……再,再休息一會兒就可以了。」 說罷白了他一眼,主動伏向胯下。凝脂般的肌膚滑過林風雨的身體,柔膩的觸感 讓他心中一盪。 入手的肉棒灼熱感十足,燙的手心都麻酥酥的,整隻玉手也只能握住它的三 分之一。秦冰兩隻手分別握住肉棒的底部和根部,近在眼前的龜頭髮出青翠欲滴 的翡翠光澤,濃烈而淫靡的氣息之外,另有一股淡淡的異香。 剛才的口交只是淺嘗輒止,秦冰想起兩年之前二人歡愛之時,林風雨對自己 豐潤的雙唇極是喜愛。自己也曾被這根大棒子弄得意亂情迷,口交口爆,乳交顏 射一個不落。精液的味道咸腥濃重自己卻並不排斥,反而覺得那股男兒之氣頗為 好聞。 想到這裡,秦冰將長發撥向身體一側,輕柔地用手來回套動肉棒,一抹秋波 飛向林風雨,就這麼看著他將肉唇壓在肉棒一側,雙唇移動間香舌仔細地舔舐肉 棒各處。將整根肉棒舔了一遍後重新雙手握住肉棒,吐出紅潤的舌尖輕點馬眼, 又伸長香舌在雞蛋大的龜頭上旋轉。 火熱的呼吸幾乎將林風雨的肉棒融化,秦冰的舔弄耐心而細緻,肉棒的快感 一波接著一波,始終和林風雨對視的眼波充滿著愛意的柔美,配合著她的舔動又 帶著難以抵抗的嫵媚。 綠玉色的龜頭因為秦冰唾液的滋潤更加瑩亮,當她將龜頭含在嘴裡像蜜穴一 樣套動之時,吮吸的滋滋聲更為淫靡的畫面配上動人的音符。 林風雨呼吸逐漸粗重喉間發乾,秦冰從未如此投入地侍奉過。那對魂牽夢縈 的豐滿肉唇堪稱極品,螓首前後推動讓肉棒穿梭其間,像在品嘗無上美味。 正享受得魂飛天外的林風雨耳中傳來曹慧芸的傳音:「我的傻主人,真想讓 冰姐姐做得更好更投入,主人得多多表揚她,把心裡的感受告訴她才是呀。」林 風雨打了個激靈,秦冰一向羞澀,床上除了呻吟之外幾無淫聲盪語,引得他頗為 遺憾。可是細細想來,他在床上又何曾有過?秦冰賣力之時,他只是更賣力,卻 從未加以引導…… 明白過來,一個大男人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林風雨壞笑了一下哼哼出聲: 「冰姐姐,你的嘴兒太柔軟了……再用力點吸……噝……對了對了……就是這樣, 再舔我的龜頭……小風好舒服。」一句淫語出口,果然覺得心中暢快,而秦冰也 隨著他的「號令」更加賣力,連吞吐的頻率都快了許多,一頭秀髮如輕風吹起的 流蘇前後飄蕩。這一連串的香艷景色爽得林風雨連抽冷氣,心裡卻有些不服,個 死狐媚子,連主人都調教起來了。 曹慧芸仿佛看懂了他的心意,急忙討好賣乖地吐出細舌也湊向了肉棒。嫩紅 的舌條靈動如蛇,一會兒捲曲纏繞,一會兒左右快掃,專一攻向秦冰含吮不到的 部位。 首次被兩條香舌同時口舌服務,林風雨冷顫連連:「慧芸姐,你的舌頭太厲 害了……唔……光是舔棒身就這麼舒服……好爽。」聽到他的誇讚曹慧芸略停了 停說道:「一會兒芸奴還有更厲害的呢!」秦冰有些不服氣,嬌羞的她心底生出 了要和曹慧芸比一比的心思。雖為這種心思覺得害羞,暗罵自己越來越淫蕩,口 舌卻是力道越來越強。 可是論起魅惑男人的功夫秦冰哪能和曹慧芸相提並論?狐媚子一改之前的策 略,專找秦冰伺候的地方進攻,一條艷舌偏往秦冰的豐唇上湊,將林風雨的肉棒 和秦冰的雙唇一同舔舐,看得林風雨血脈賁張。 熱切的眼神被曹慧芸看在眼裡,媚眼一眯,拉著林風雨的身子在床沿邊上雙 腳撐地坐定。秦冰也只能配合著和曹慧芸,二女一同跪在床邊,豐翹的雪臀高高 聳起。 曹慧芸不由分說側著頭,用雙唇占據了棒身的一半,艷舌邊舔在肉棒上含糊 不清地說道:「冰姐姐,快來呀!快和芸奴一起伺候主人!」秦冰猶豫了一下, 扭頭看見林風雨期盼無比實在不忍拒絕,只得閉上雙眼將豐唇湊向肉棒,和曹慧 芸一人一邊,臉對著臉,唇對著唇共同含吮起肉棒來。 曹慧芸繼續使壞,張開櫻唇追逐著秦冰的動作。秦冰吻向棒身,她形影不離; 秦冰舔弄龜頭的溝壑,她也伸出長舌肆意在龜頭上打轉。更妙的是,她總能填補 秦冰的空缺,兩張艷口始終緊緊貼在一起,共同組成一個完整的洞穴,四片嘴唇 一同用力緊緊箍著棒身。而兩條香舌一左一右旋繞舔舐在肉棒上,一條溫柔,一 條靈動,更是無上的享受。 林風雨被兩張艷口伺候的渾身毛孔都在打顫:「姐姐,你們……好厲害…… 這樣舔……太舒服了……」得了他的誇讚,二女更加賣力,口涎將整根肉棒潤得 螢光發亮吸得咕嘰有聲。更兼二人配合越來越默契,她們一同從龜頭頂端開始慢 慢舔向根部,又伸出香舌舔動睪丸,再將睪丸一人一顆輕輕含進嘴裡用香舌溫柔 刮掃。隨後又一同返回龜頭頂端,三人都已忘情,林風雨只見兩張艷口共同含著 龜頭,上下一對唇兒分別貼在一起,而伸出口中的香舌更是在舔動之間糾纏在一 起,淫蕩又性感。 一股射意湧上腦門,心中暗道不妙急忙深深吸了一口氣穩定心神,反守為攻。 「啊!」地一聲驚叫,正忘情投入的秦冰被林風雨提進懷裡,一對柔乳落入 魔手。那雙魔手用力一捏,頂端的蓓蕾更加突出之下被貪婪地一口含住:「冰姐 姐,你舔得我的大肉棒好舒服,現在換他來讓你舒服。」秦冰嬌喘連連:「輕… …輕些……你咬疼我了!嗯……姐姐……也想要!」此時林風雨依然坐在床沿邊 雙腿叉開,而秦冰翹全憑環住林風雨腰杆的雙腿支撐身體,一具圓如滿月的肉臀 在林風雨雙腿間懸空挺翹得更加突出。 聽她主動索取,林風雨口唇不離開乳尖,雙手提起秦冰的大腿,將蜜穴口兒 對準上翹的大肉棒,雙手一松,只聽「咕嘰」一聲,都經過充分潤滑的肉棒直透 幽泉火雲洞底部。 秦冰渾身一顫,粗大的肉棒滑進肉縫被她緊緊包裹,龜頭的碩大與棒身的灼 熱刺激著她的敏感腔道與花心。她能感到林風雨不斷扭著胯部將棒身在蜜穴內慢 慢旋動,混滿了口涎與淫液的蜜穴里發出滋滋的水聲。她呻吟連連,嬌軀柔軟無 力,心中卻企盼這樣的滿足再多再深一些。 林風雨再度提起她的豐臀讓她懸在空中,又是突然鬆手一放,粗大的肉棒借 著滑膩的淫液衝破層層溝壑再次盡根而入。 「啊!太……太深了……」秦冰一聲解脫般的嬌呼刺激起林風雨促狹的心思。 見這般姿勢輕易就讓她嬌呼出聲,略略停頓後又是重複的一記。 秦冰被他玩弄得下身酥麻,只得雙臂迴環緊緊摟住林風雨的脖子,任由他將 自己拋起拋落,如同飛在空中失重一般。 正在舔弄林風雨睪丸的曹慧芸見二人玩的有趣而投入,也是促狹心起。香舌 移到肉棒根部,每當蜜穴落下將肉棒吞入,她就藉機在穴口周圍一頓掃動。似是 在安慰被大肉棒摧殘的蜜穴,又似在更加激發蜜穴的渴望。 林風雨拋動秦冰的頻率越來越快,秦冰只覺得自己始終懸在空中不曾落地。 那自由落體的強勁衝擊力竟不遜於林風雨發力的聳動,每次都一插到底的強力沖 擊都讓她嬌軀一震。 令人羞惱的魔音還在耳邊迴蕩:「冰姐姐,你的蜜穴好多汁,又緊,夾得小 風好舒服。大肉棒插得姐姐爽麼?」秦冰被他乾得意識模糊,上下拋動之下如在 雲端:「舒服……好舒服……人家受不了了……嗯……你……不要停下來……呀 ……啊……慧芸你……」陡然間秦冰又是一聲尖叫,林風雨聽她語帶哭音,忙松 開乳尖向鏡中看去。只見之前時而在含吮他睪丸,時而舔動兩人結合部位的曹慧 芸,不知何時移向秦冰深深的臀溝。 林風雨拋動秦冰的幅度並不大,每次抱起她到蜜穴剛好含住龜頭就鬆手任她 身體落下。曹慧芸剛將舌尖移向秦冰的後庭菊花,也不知是恰巧還是她故意,林 風雨一個拋動之下,細長的舌尖隨著秦冰的自由落體如小蛇般鑽入「水漩梨花」 之內。 前後雙穴同時被襲,難怪秦冰失聲驚呼。鏡中還可見曹慧芸長舌正在菊穴內 攪動…… 林風雨抽口涼氣,雖說也曾在秦冰的屁眼兒里射精,但那只是次美麗的意外。 可那種感覺讓他久久不能忘懷。男人都有著肛交的遐想,也似乎是徹底占有一個 女人的標誌。 在秦家鋪子的夜裡,秦薇的敏感屁眼兒任他採擷,那隻菊穴包裹肉棒如凝脂 的滋味讓他銷魂。 而那次美麗的意外之夜,秦冰驚鴻一瞥的「水漩梨花」嬌嫩綿軟,洞穴里強 勁的吸力和腸壁無數的肉齒一樣讓他難忘。 只可惜秦冰對後庭之愛頗有些排斥,在她傳統保守的思想里總覺得那是骯髒 的地方。林風雨忽然覺得今晚曹慧芸的存在真是自己的幸運,讓一個端莊的教授 逐步放下羞澀,剛才二女同時口舌服務放在從前的秦冰身上,簡直想都不敢想。 或許,這狐媚子也能讓冰姐姐慢慢接受後庭之愛? 林風雨向曹慧芸投去個鼓勵的眼神示意她繼續。心中也是充滿感激,打定主 意,一會兒也要好好報答曹慧芸,她正在為自己的性福竭盡所能,沒有半分不滿 和猶豫。 二人心領神會,林風雨趁著秦冰喘息未定,借著鏡中的景象觀察,又是一記 拋送,曹慧芸配合默契,仰面朝天長舌吐出口外如肉棒般立起。 林風雨拋送的高度恰到好處,秦冰的屁眼兒剛要脫離曹慧芸的舌尖,便又將 她放下。這一次不是像之前完全鬆開雙手任由她自由落體,而是扶著玉腿,降低 了下落的速度和力度,以免曹慧芸的舌尖被秦冰緊窄的屁眼兒過分衝擊。 雖然這般示威讓秦冰覺得肉棒衝擊蜜穴的力度有所減弱,可是敏感的屁眼兒 卻被溫軟的舌條同時撐開刺入。舌尖不如肉棒那般粗大火熱,可那種溫柔的刺入 對她未經開發的屁眼兒卻正合適,更兼曹慧芸的香舌靈動無比,每次刺入之後均 是一番掃刮,讓她渾身顫抖,雖然心裡抗拒,卻又欲罷不能。 林風雨和曹慧芸配合漸趨默契,又逐漸加快了頻率,見秦冰渾身脫力又是嬌 羞又無力抵抗地模樣,林風雨大是心動:「冰姐姐,這樣肏你舒服麼?」「不要 ……這樣下流……哎喲……你們兩個……壞人……一起作弄姐姐……」「可是我 看姐姐很舒服呀!」「是……是舒服……可是……好……哎……好奇怪……」知 道美婦欲拒還迎,林風雨加力拋送!雙穴被弄的快感讓秦冰高潮連連,不斷飛濺 的淫液噴得曹慧芸滿臉都是,卻讓舌尖更加潤滑,刺入菊穴兒也更加順暢。 又是一次高潮來臨,秦冰緊緊抿著雙唇鼻中吚嗚連連,花心被盡根而入的肉 棒死死頂住研磨,屁眼兒里也有一隻舌頭連連攪動著皺褶。溫熱的淫液滾滾湧出 帶走了全身的力氣,讓她癱軟如泥…… 先被二女同時舔舐肉棒,又經歷了和秦冰的盤腸大戰,林風雨也到了發射的 邊緣。 他順勢摟著秦冰向後倒在床上,兩腿左右岔開秦冰的雙腿,雙臂將她纖腰一 箍,讓她的翹臀和玉背同時向後弓起。伏下頭一口吻住胸前玉乳,腰杆發力向上 猛烈抽插,進入最後的衝刺。 曹慧芸撥了撥被汗水打濕而黏在臉邊的長髮,跪在地上直起身子分開秦冰兩 片玉股,再次舔向屁眼兒。 秦冰被林風雨緊緊摟住,已是全身脫力的她只能任由兩人同時進攻下身兩處 洞口。只覺得在前面肉穴兒里抽插的肉棒粗大火熱,狂暴無比,抽送得魂靈兒要 飛出體外;後面屁眼兒里的香舌卻是柔軟靈動,溫柔的掃刮之間,每一道敏感的 屁眼皺褶全都照顧一遍,一絲一毫都沒有落下。更兼一對玉乳還被埋首在胸前的 林風雨不斷含吮吸舔,全身上下的敏感地帶全被占據,那種充實的感覺在嬌羞之 余仍讓她舒爽得快要發瘋。 她嬌喘吁吁,慾念澎湃,玄光鏡還在眼前,鏡中儘是兩腿之間不堪的畫面, 偏偏移不開目光。那根青筋纏繞的肉棒帶著溪水般湧出的蜜汁,隨著每一次抽插 擠入又帶出,一片泥濘,蜜穴內的肉壁被衝擊得渾身血液如要沸騰。而菊花穴處 曹慧芸溫柔地伸出香舌,時而在穴口畫著圓圈,時而又刺入穴內,櫻口吸住整隻 屁眼兒含吮,那異樣的舒爽感覺和更加淫靡的畫面,直要讓她魂靈飛出體外。 「人家受不了了……慢點……小風……哎呀……慢一點……你……太厲害了 ……姐……姐……不行……了,又要……泄了……太舒服了……」聽她淫蕩的話 語柔媚地說出口,林風雨悶哼一聲不管她的求饒再度提速,瘋了一樣聳動腰杆, 陰囊狂亂地甩動,在秦冰哀怨的呼聲中,精液如同火熱的水柱直噴花心,像要將 她的身體灌滿。 秦冰也同時再度達到了高潮,花心緊緊咬住龜頭,溫熱的淫液一股一股澆在 龜頭上。那深深的快感從蜜穴深處直向渾身擴散:「泄了……小風……你好強啊 ……姐姐……都飛起來了……」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