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三部)(18)作者:林笑天

【風雨情緣】(第三部)(18)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數:6485 第十八章:法寶屬誰 妖族原本由於大混沌陣的壓制,神念修為幾近於無,也正是因此讓林風雨輕 易在百妖國作威作福。自從寧楠放開這部分禁制之後,如同洪水開了閘門,幾大 妖王原本像是跛腳的人,忽然恢復了平衡,神念修為一日千里。五妖王都是過了 千歲的人物,修為積累深厚,神念的正常修行又促進了修為的上漲,加之陰陽門 精妙雙修之法的助威,十來年下來一個接一個突破到元嬰後期。 百妖國閉鎖三千年,本是個極為落後的地方。自從寧楠接任妖主,又從雲霧 山谷離開之後,自南宮劍河開始便精選了數種陣法交由妖族操練,而各式法寶更 是從不吝嗇。南宮紫霞繼任莊主之後對這一政策也毫不動搖,如今的妖族早已不 復昔年羸弱。精熟的戰陣,稱手而威力強大的法寶,經過實戰演練之後,這些天 賦異稟的洪荒異種必然成為神州最強悍的精兵之一。 聽風觀雨閣從來沒這麼熱鬧過,南宮世家與百妖國高層齊聚一堂。此前坐鎮 藍劍山莊的莫非凡也被請了過來。 秦冰掃視了一眼廳堂,對南宮紫霞道:「莊主,今日是不是還應該再請兩位 過來?」 南宮紫霞道:「秦長老說的是誰?」 秦冰道:「柳若魚和許玲兒。她們不在似乎有些欠妥。」 南宮紫霞略作思量道:「我娘親便算了,她一貫不喜這些事務。許玲兒為山 莊立下大功,又與妖族相熟,理應請來。」 林風雨自告奮勇道:「我去請她來。」這種事務性的會議他向來頭疼,實在 缺乏這方面天賦。呆在這裡基本上也提不出啥建設性意見純粹旁聽,還不如出去 轉轉。 許玲兒並非重要人物,秦冰邀請她前來純粹是對有功之臣的論功行賞,另一 方面林風雨在大庭廣眾之下與她態度親暱,既然月華與伊麗絲即將新加入林家大 門,那麼許玲兒也不該被落下。 林風雨走出大門,耳邊飄來秦冰的傳音:「你們不必著急過來,好好和人說 說話兒。山莊裡四十歲的姑娘家還沒有伴侶的,只有玲兒一人了。」 林風雨心中頗有些歉然之意。許玲兒對他的情意多少也能感受,兩人在雲霧 山谷相處十年,對這愛笑的姑娘也極是喜歡。只是從雲霧山谷出來之後根本得不 到一絲一毫空閒,形勢又是紛亂已極實在沒有那份心思,再說家中已有五位嬌妻 陪伴,就算有想法也說不出口。兩人在藍劍山莊也時常相處在一起,只是這份心 思誰都沒有挑明。如今林家大婦已表態讓月華與伊麗絲入門,再將許玲兒晾在一 旁可就真說不過去了。 來到百劍堂眾弟子居住的住所尋到許玲兒,她正被一干師姐妹們糾纏問個不 休。林風雨此前所作所為並無一絲一毫掩飾,自然引發了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林風雨的到來並沒有引發她們的恐慌,這貨平時就不分尊卑毫無架子,以至 於無論修為地位多高,南宮世家弟子在他面前從沒有要拘謹的想法。反倒是幾個 膽大的見另一正主兒也到了,一同圍上來嘰嘰喳喳問長問短。 其中一位螓首蛾眉,杏目又大又亮的女子名叫丁怡,她與許玲兒素來交好算 是閨中密友,之前許玲兒「反出」南宮世家她還傷心了好久。此刻埋怨道:「林 真人,您可瞞得大家好苦啊。」 林風雨面對一大群鴨子實在有些招架不來,只得求饒道:「不是故意的,不 是故意的……」 丁怡雙手叉著腰道:「就算不是故意的,玲兒背負那麼多不公,一個女孩子 家家是不是承受太過了?再說了,咱們姐妹誰沒有個伴侶?可就玲兒一人還是單 身,這份心意您還不明白麼?林真人可是自命講究人,秦長老也是大氣明事理的。 冒昧一句,這事兒照我來看可不那麼講究。」她伶牙俐齒說話語速又快,一席話 說得林風雨啞口無言,邊上一群女弟子見狀急忙跟著起鬨。 偷眼瞧瞄許玲兒,她只是低頭羞紅著臉一聲不吭,絲毫沒給林風雨開脫的意 思,似乎也在逼著他表態?見勢不妙,林風雨板著臉道:「鬧什麼鬧什麼?慣得 你們翻天了是不是?都散了都散了,莊主讓我親自來請玲兒去參加會議呢。哪有 空陪你們胡鬧。」雖是借用了南宮紫霞的名頭彈壓下去一群鴨子,不過好歹給了 個交代,林風雨拉起許玲兒的手一同走出房門。 許玲兒柔軟的小手被林風雨握在掌心,心中亂成一團麻,渾渾噩噩地任由他 牽著,不知路在何方。 「玲兒?玲兒?」林風雨見她失魂落魄心事重重的樣子,滿腔話語想說卻說 不出來,只得先把她喚醒。 「啊?哦哦,林大哥有事麼?」許玲兒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卻見林風雨將 手指輸在唇邊示意噤聲,又在兩人身邊下了幾個禁制隱去身形,悄聲無息地向一 處房屋摸去。 許玲兒被他的動作搞得有些緊張,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看林風雨半瞇著眼 睛,嘴角上鉤似笑非笑的神情又不像是什麼外敵入侵的壞事。 兩人來到一處房屋外,這裡許玲兒認得,正是蒼劍豪的住所。如今身為劍閣 閣主,蒼劍豪也有了自己獨立的一處院落。 院子設立了幾處禁制,林風雨雖不擅破解陣法,但是這禁制也不高明,只有 示警和隔音的作用。——在藍劍山莊範圍內自己設立高級陣法禁制是幾個意思? 明清靈目之下看得清晰,帶著許玲兒繞過禁制進入院子。 跨過禁制,許玲兒立刻面紅耳赤,恨恨的錘了錘林風雨後背。林風雨憋著笑 閃開粉拳,忙示意她小聲別打擾了裡頭的兩位。原來院落里充滿了男歡女愛的淫 靡聲響,屋內的兩人似乎都在關鍵時刻,根本不加掩飾,縱情高聲享受著魚水之 歡。 片刻之後風停雨歇,林風雨打著手勢問許玲兒,屋內的是誰?蒼劍豪何時有 了伴侶?許玲兒也是一頭霧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林風雨朝許玲兒挑了挑眉毛,一腳踏破禁制同時高聲叫道:「蒼劍豪,有好 酒沒有?找你喝酒來了。」 屋內一陣雞飛狗跳,蒼劍豪衣冠不整地吱呀一聲開門出來,卻擋住了門口道: 「姑爺不是正在開會麼?怎麼跑我這來了?」 林風雨板著臉道:「半天了才出來?開個毛線的會,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東西 我不懂。快點,酒拿來咱們喝兩杯。」說罷就要推開蒼劍豪進去。 蒼劍豪死死抵住門口道:「姑爺,姑爺,慢些慢些。今兒不方便……」 林風雨玩味地看著他道:「怎地?重色輕友了?有了佳人相陪就把我忘了不 成?」許玲兒緊緊抿著嘴唇,可是瞇起的眼睛,微微皺著的鼻子怎麼都掩飾不住 笑意。 蒼劍豪連連拱手道:「姑爺饒了我吧,這,這現下是真真不方便。」 林風雨嘻嘻笑著傳音道:「快去把衣服穿好了,請嫂夫人出來見面。」 蒼劍豪見逃不過去,一臉做賊心虛的模樣把門掩上急急準備去了。過不多時, 他攜著一位艷若桃李,眉角鑲著一顆淺色黑痣,丰韻逼人的熟婦出門迎客。 林風雨朝兩人一禮道:「蒼兄,嫂子似乎還未見過面,不給兄弟介紹一下?」 那婦人倒是比蒼劍豪淡定得多,落落大方地行禮道:「久聞林真人大名如雷 貫耳,妾身是仙行宗宗主苗若溪。」不愧是一派宗主,即使這麼尷尬的場面也能 壓得下來。 林風雨和許玲兒都吃了一驚,她們都知道仙行宗早早便暗地裡與藍劍山莊結 盟,兩家都各得了不少好處。此前仙行宗的私密聯繫都是與劍閣聯繫的,看來蒼 劍豪近水樓台,也不知使了什麼手段,將這位美婦搞上了手。一時半會兒搞不清 楚蒼劍豪的意思不敢貿然行事,只是對苗若溪道:「見過苗宗主。」又對蒼劍豪 道:「小弟冒昧來訪,蒼兄還請見諒。」說罷拉著許玲兒離去。他與蒼劍豪兄弟 相稱,也讓苗若溪大感面上有光。 這麼折騰了一會,兩人頓時輕鬆了許多,也不復之前的略有尷尬。許玲兒又 變作之前開朗愛笑的姑娘,兩人有說有笑回到聽風觀雨閣,在兩個空位上坐下。 緊緊握在一起的手始終沒有鬆開。 廳堂里氣氛熱烈,如今藍劍山莊要人有人,要實力有實力,要底蘊有底蘊, 正是展開拳腳大幹一場的時候。大長老正意氣風發地說道:「如今有了百妖國相 助,南宮世家堪稱第二大宗門,比之崑崙派在元嬰金丹期高階修者的數量上都要 遠遠壓過。元嬰巔峰高手也已持平。所欠缺者不過是護山大陣尚未修復而已。」 南宮世家盛極而衰原本他很是消沉,如今又突兀崛起,真正的大振人心。 林風雨聽了笑道:「大長老的意思,是要我和神州第一人谷元真人比拚一番 看孰強孰弱不成?」 眾人都知道林風雨是玩笑之言,一起鬨笑。施靈逸見狀馬屁連天:「谷元老 道算個屁!不過一欺世盜名之輩,林真人一根指頭也打得他抱頭鼠竄。」 林風雨笑罵道:「胡說八道。我是不行的。嗯,你行你上。」眾人又是一頓 鬨笑。林風雨雖修為進境極快,比起谷元真人來肯定還差了一截。 調笑一陣調節了下氣氛,奢華倉向寧楠行了一禮道:「諸位真人,妖族此前 習練南宮世家陣法,我們參詳之後覺得有幾處若是加以微調改動,當能增加些威 力。妖族不擅戰陣,這些都是一家之言還需論證實驗。」說罷拿出塊玉板交給寧 楠。 寧楠自己對陣法也不擅長,不過妖族作為她的下屬應當如此作為。寧楠又將 玉板交給秦薇,藍劍山莊首席陣法大師看過之後面露喜色。 妖族此前戰力頗弱絕非本身問題,而是由於閉鎖三千年,又被不能修煉神念 壓制所致。這些洪荒異種無不是天賦強橫之輩,寧楠放開大混沌陣部分壓制之後, 簡直是以拍馬的速度趕了上來。 藍劍山莊各路陣法經過千錘百鍊,本應是完美平衡的狀態。不過這都是人族 劍修功法的狀態下,並不完全適合妖族,更何況妖族天賦還各有不同。奢華倉拿 出的陣法修整方案也並非隨意而為,而是這十來年妖族中熟悉陣法之士反覆參詳 研究所得。其中不但做了微調使得更加適合妖族,還添加了藍劍山莊搭配妖族的 陣法。百妖國里並非只有五大妖族,其餘各式妖修不一而足各有所長,若能完美 融合在一起,發揮各大妖族的優勢,陣法威力能夠成倍增加,也難怪如今正在主 持護山大陣修復的秦薇都有些驚喜。 秦薇起身道:「蛟王提供的方案我粗略看了一下,裡面尚有些不足需要調整。 不過提供的思路真是耳目一新,且妖族的天賦資料極為詳細,相信後續的補足工 作也可很快完成。於藍劍山莊和百妖國的戰力大有裨益。」 人妖兩族初次磨合,肯定還很多磕磕碰碰互不適應之處,但是兩家碰撞出的 火花更加耀眼。一項項推陳出新的新政也從大廳里不斷發放出去。 這一輪會議直到了傍晚方才暫歇。妖族初次加入,藍劍山莊大擺筵席款待群 妖。這一次負責宴席的弟子變學的乖了,妖族間的菜餚均看種族下菜,也幸虧百 妖國里沒有豬牛羊妖,否則做飯的廚子怕是要辭職不幹。 妖族閉鎖多年哪裡見過如此精美的菜式,如此銷魂的美酒?一個個吃得肚皮 圓圓,喝到伶仃大醉東倒西歪,南宮紫霞與寧楠見局面無法收拾,索性下令就這 麼睡著吧。藍劍山莊裡一片狼藉…… 回到聽風觀雨閣,林風雨被灌得夠嗆,以他的修為竟也有些微熏。喝下曹慧 芸遞來的茶水漱了漱口,魔島之戰後一家人從未有過這樣的輕鬆愜意。 南宮紫霞伸了個曲線畢露的懶腰道:「好累啊。晚上我去娘親那裡睡,你們 慢慢聊著。」說罷起身找柳若魚去了。 曹慧芸也說道:「明日起三江各大門派都將陸續遣人前來拜會,我還好多事 兒需要準備,就不陪著你們了。」南宮世家首席外交官長袖善舞,將一切外聯事 務打理得井井有條。 秦冰還在躊躇著用個什麼理由離去,秦薇嘻嘻笑著調笑道:「楠楠剛剛出關 境界還需要穩固,今夜咱們還是不打擾你倆小別勝新婚啦。」說罷拉著秦冰一同 離去。 房門吱呀一聲關上,寧楠飲過酒後雙頰酡紅,美眸中異彩漣漣。林風雨張開 懷抱接住她主動投來的嬌軀橫抱起來,兩人額頭鼻子貼在一起廝磨著,溫馨甜蜜。 「真是想不到我家楠楠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真是了不起。」林風雨感慨 萬千。秦冰,秦薇,寧楠昔年還在凡間時相貌便極為出眾,修行之後雖是容顏未 改,可氣質卻變得飄飄若仙,如今即使在美女如雲的修真界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 昔年天南四艷的名頭絕非浪得虛名。 寧楠雙臂環在林風雨脖頸上柔情無限道:「咱們還要一起在修行路上永遠走 下去,永遠不分開。楠楠一刻都沒有放鬆過修行,從今日起咱們相互扶持,林大 哥,你再也不用孤軍作戰!從今日起,我也會保護林大哥,守護咱們林家。」 寧楠修為進展如此之快,除了身具太陰之體,陰陽大法神妙莫測,還有大榕 樹王的悉心栽培。最主要的還是她除了提升修為之外完全心無旁騖一心修煉。相 比之下南宮紫霞的七陰鳳體並不遜色寧楠多少,可被藍劍山莊雜物瑣事纏身,如 今已被寧楠大踏步地反超。 林風雨心中感動莫名,他心裡又怎能不知寧楠拼了命修行是為了什麼?當下 輕撫著她的長髮道:「楠楠已經不需要大哥保護了。這些年林家所有人都為了這 個家竭盡全力。咱們倆別的不會,就會修行和打架。咱們就給紫兒,冰姐姐,薇 姐姐還有慧芸姐做好守護神,讓她們安心治理好藍劍山莊。」 寧楠曖昧笑道:「別的都好說,只是人家愛吃棒棒的時候,她們不能來搶。」 話語之間雙手已經握住了肉棒輕輕擼動。 林風雨哈哈大笑道:「知道我的寶貝楠楠愛吃,這就給你吃個夠。」 二人正要寬衣解帶,探靈羅盤不合時宜地響了起來。南宮紫霞無奈地傳音道: 「我的林真人啊。扶語嫣找上門來了,我們沒辦法你自己看著處理好了。」 寧楠最不喜扶語嫣,加之正要行歡愉之事被生生打斷,恨得牙痒痒。 林風雨也沒了興致眉頭緊鎖,向寧楠抱歉道:「我出去看看就回。」 寧楠跟著起身道:「你自己去又要被她欺負,我和你一起去。」 扶語嫣被擋在藍劍山莊大門外,她身著青衣,臉上依然掛著那股若有所思的 神秘微笑。林風雨龍行虎步地出來,可是遠遠看見她的倩影,又不自覺地放慢了 腳步。深吸了幾口氣調整好情緒才出門和她見面。 「扶姑娘今日來有何指教?」林風雨儘可能平靜地問道。魔島之戰中有蘇不 言相助西華魔宗,南宮劍河的隕落多少與青丘國有所牽連,事情沒搞清楚之前, 他也只能將心中那份感情放下。 扶語嫣微微一笑道:「來拿回屬於我的東西。不知林真人說過的話算不算?」 林風雨凝視她如星空般深邃迷人的眼眸道:「對你說過的話永遠都算數。扶 姑娘想取回什麼?」 扶語嫣點了點頭道:「林真人的扶風葫蘆在魔島上大發神威。記得您說過這 件法寶是為我所煉製,其中還保留了扶家族人的英魂,我想取回去。」 林風雨暗歎一聲,此前扶語嫣說要東西就猜到是這件法寶。扶風葫蘆數次發 揮了巨大作用,但本就是為扶語嫣所煉製他倒不是捨不得。只是如今還有極大的 隱患,以扶語嫣的修為取回去如何能夠駕馭?當下只得說道:「扶姑娘,不是我 捨不得,扶風葫蘆如今尚未完善,你取回去有害無益。還請再寬容些時日,待我 將法寶煉製完成自然會雙手奉上。」 扶語嫣嗤笑道:「林真人這種推脫之言就不必再說了。今日我來必然要取走 這件法寶,至於是否有缺陷,青丘國有的是煉寶大師自會完善,不勞林真人操心。」 林風雨默默無言,你必然要取走這件法寶,可我必然要留下它絕不會現在就 交給你啊。 扶語嫣的咄咄逼人激怒了寧楠,小魔女雌威大發喝道:「你這人怎地不知好 歹。林大哥是食言而肥的人麼?他為了你命都可以不要!扶語嫣,你是不是瘋了? 扶風葫蘆現在拿回去也破不了慕容世家的山河印你不知道嗎?你們青丘國助紂為 虐的帳還沒有算,還敢跑到這裡來放肆?真當我們不敢動你嗎?」 扶語嫣不為所動道:「妖主娘娘息怒。我只是要拿回自己的東西並不過分。 青丘國獨立已久,我也不需聽您號令。」 林風雨阻止了寧楠,歎了口氣道:「扶姑娘還是快走罷。扶風葫蘆現下絕對 不會交給你。你在這裡也不安全,若是天盟要動手拿你我們也無可奈何。這件法 寶我答應過是為你而煉製,既然煉製未完,那麼它暫時還是屬於我的。」說罷拉 著寧楠不再搭理扶語嫣,扭頭離去。只聽扶語嫣在背後道:「耍賴不給是吧?好, 我每天都會來向你討要,直到你交出來為止。有本事你就賴著,讓全天下人都知 道你林風雨言而無信。」 回到聽風觀雨閣,林風雨情緒低落。與扶語嫣愛恨糾纏的關係本就讓他頭大 如斗,如今又來了這麼一出,像是在個泥潭裡越陷越深。 寧楠倒了杯茶,偎依到他懷裡道:「別想了,扶語嫣這人壞心得很,為她煩 惱不值得。」 林風雨甩了甩頭想要將雜念拋出腦海,對寧楠歉然道:「對不起,掃了寶貝 楠楠的興致。」 寧楠抬頭與她對視道:「咱們還說這些幹什麼?唔……算了,大哥心情不好 今天便宜你一回。去媽媽房裡,她最會安慰人,一會兒我們娘兒倆一塊陪你。」 林風雨心中感動,對這對兒母女花的誘惑也是無法抵抗,笑道:「那得悄悄 過去,用風雷翅還是冰晶翅?」 寧楠嘻嘻笑道:「大色狼。」動手除去兩人衣物,赤裸著摟住他腰桿,憑空 而現的冰花飄落中,兩人一同來到秦冰房內。 秦冰嚇了一跳,愕然看著一身赤裸的兩人。讓林風雨與寧楠沒想到的是,秦 薇也在。此前她們姐妹倆還在商量陣法的事情。 林風雨抑鬱的心情豁然開朗,恨不得一聲狼嚎……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