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4集~第19章:會師激情 作者:林笑天

簡體

◆ 第十九章:會師激情 book18.org

  修士的世界是一個奇怪的世界。他們逆天而修行以換取長生,卻又固守著傳統,極少願意接受新的潮流;他們個個心高氣傲眼高於頂,但對強者又容易生起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無奈;他們對比凡人每一位都堪稱天才,可天資出眾往往又意味著自由與散漫。 book18.org

  不過當毀滅世界的災難來臨,活下去的巨大壓力壓在每個人肩頭,修士的心態也變得和凡人無異。他們需要抱團在一起抵抗災厄,他們收起自由散漫之心,真正成為一個團隊,他們不再自私自利,而變得主動奉獻。 book18.org

  出雲山上旌旗獵獵,雖是敗軍,卻也有了強軍的嚴謹之氣。經歷了無數的犧牲,經歷了無數的生死與共,經歷了滅族之禍的危機,門派利益之爭與個人恩怨被擺到了後面甚至忽略不計。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book18.org

  而早早站出來欲統領神州的六道天盟直到此刻,才終於能說一句將神州修者的力量整合起來。每一家門派,每一個人都被安放在最合適的位置,貢獻自己的力量。那有序的分工,賞罰分明的法令,層次清晰的排陣,都是抵抗魔鬼二界入侵最後的希望。 book18.org

  楚悲回是蒼嵐門長老,元嬰初期修為,鳳目細長五綹長鬚,頗具儒雅氣質。蒼嵐門的功法有獨到之秘,尤擅神識的溫養。因此門中弟子對於情報的梳理,抽絲剝繭的分析極為契合。 book18.org

  楚悲回便被授予了情報重責。——須知這一切原本都是由天盟長老們一手包辦的,如今隨著戰局的深入,形勢的日益複雜化,長老們需要處理的事情實在太多,成立一處專門處理通信與情報的專門機構軍機處確有必要。 book18.org

  如今出雲山大戰暫停,最牽動人心的當然便是碧雲宗之戰了。自從戰事開啟,楚悲回便沒有片刻空餘的時間。無數的戰場信息經過軍機處的整理,篩選交到他手裡,再由他親手變成奏報轉交天盟長老會。雖然此刻的出雲山並不能做什麽,可這一場將決定神州大戰未來走勢的激戰仍讓所有人覺得身在其中。 book18.org

  楚悲回焦躁地左右踱步,自從入主軍機處以來還從未如此失態。碧雲宗傳來最後一條消息:「南宮莊主危在旦夕,雲宗主入天圖增援林真人」之後,便徹底斷了聯繫。 book18.org

  怎麽樣了,到底怎麽樣了?此刻的楚悲回滿臉的難耐,一身儒風早已消失無蹤,陰沉的目光始終緊盯著傳訊法寶。響啊,你他娘的倒是給老子響起來啊。負責接收處理第一手傳訊的是他的親傳弟子,長得眉清目秀器宇軒昂,不過現下在楚悲回眼裡卻是面目可憎,怎麽看怎麽不順眼。 book18.org

  這難熬的時光裡,整座出雲山都陷入了可怕的靜默。碧雲宗沒有新的信息傳來,是,沒人了嗎? book18.org

  傳訊法寶基座上的靈石突然亮起,楚悲回兔子般蹦了上去,粗魯地一把推開親傳弟子,以從未施展過的速度按上手掌輸入真元。——是的,這一按已超越了他生平任何一次出手…… book18.org

  軍機處裡靜的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所有人莫說大氣不敢喘上一口,連呼吸都已停止!視線只彙集在楚悲回臉上,看著他焦躁的神情變成了凝重,復又錯愕,隨即是整個仙風道骨的面容變得嘴歪眼斜無比扭曲。 book18.org

  「大捷……碧雲宗大捷……」楚悲回取出玉簡印入奏報,雙手快得幻化成一團光影。奏報準備完畢卻等不及通傳兵入內取走,張牙舞爪地奔了出去。剛奔出營帳便是一個趔趄摔了個嘴啃泥,隨即雙足連連踏地連滾帶爬地向藏劍峰的盟主營帳奔去,一如狼奔塚突。 book18.org

  出雲山上哨崗林立,所有人都需以令而行。楚悲回狀若癲狂地呼號著奔行立刻成了焦點。位於軍機處旁的崗哨立時有八人舉起手中長槍遙指楚悲回,哨長嘿嘿冷笑道:「這是發什麽瘋?今時不同往日,都不許退,便是楚爺也得給我攔下了。嗯?他喊的什麽?碧雲宗大捷?臥槽,讓路!讓路!全他媽的給我散開……」哨長一巴掌掄在面前軍士的腦側將他打在一旁,指揮軍士讓開道路目送楚悲回鬼哭狼嚎著前行,喃喃道:「大捷,大捷,他娘的,今兒違反軍令的鍋老子背了……」 book18.org

  楚悲回踉踉蹌蹌地奔至藏劍峰,不尋常的響動早已驚動一干天盟高層。谷元真人衝在最前,一把扶住幾乎撞進他懷裡的楚悲回,急切道:「如何了?如何了?」掐住楚悲回的手竟然有些顫抖不寧。 book18.org

  楚悲回像是個七老八十的凡人剛經過長途跋涉已氣息奄奄,哆哆嗦嗦道:「碧雲……宗……呼……大……大……捷……」也不知究竟是何等的激動才能讓一名元嬰修者氣息散亂如斯。 book18.org

  谷元真人不耐地一把抓過玉簡,運足真元一字一句念起。藏劍峰上雷霆般的聲音滾滾而去,響徹出雲山。 book18.org

  「二族敵軍大兵壓境。雲宗主,南宮莊主,林真人商討一致認定主動迎戰,給敵軍以迎頭痛擊!是日,林真人與南宮莊主引元嬰期以上修者百人組成精英戰隊,借碧雲宗護山大陣之威強突敵軍陣勢。林真人以曠世法寶天圖圍困敵軍除天鷹聖者唐九靈,天鬼王洛芊芊外所有元嬰巔峰高手。南宮莊主與唐九靈長空血戰,陣斬老魔於戰場中央,後又護持精英戰隊安然返還碧雲宗。林真人得雲宗主與南宮莊主之助,於天圖中斬殺妖王福天應。三人合力又重創玉面童老肖鈺!其餘帝刀霸劍並諸鬼王等各個帶傷。肖鈺以血魂秘法破開天圖後再無一戰之力。林真人,南宮莊主與戰場外圍領妖軍拖住洛芊芊的莫非凡真人內外夾攻,敵軍潰散。現碧雲宗聯軍正驅趕魔鬼二族殘兵向出雲山來,請天盟早作準備會師一處……」 book18.org

  短暫的靜默過後,整座山爆發出雷霆萬鈞的歡呼吶喊聲,隨著山谷的回想炸雷滾滾般迴盪出去。這是西華魔宗進犯神州以來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勝利,更是萬劫不復之地的絕境翻盤。在神州修者看不到前方道路,一片茫茫的黑暗裡,終於湧現希望的曙光! book18.org

  出雲山上的修者們唱著,跳著,不管熟不熟識就近相互擁抱在一起。即使藏劍峰傷身份尊貴的長老們亦都開懷大笑,紛紛擊掌相慶。 book18.org

  谷元真人回望秦冰,只見溫婉的美婦正緊緊和女兒相擁,豐滿瑩潤的香唇微微撅起,小渦般的嘴角翹起優美的弧度,心中的欣喜雖未溢於言表,亦可感知。兩人目光對上,谷元真人微微欠身頷首以示尊重與感激。 book18.org

  寧楠捏著粉拳蹦蹦跳跳一陣,好似頓足跺腳,又嬌又嗔。發洩完喜悅之情後向淡淡微笑的扶語嫣道:「扶姐姐,林大哥要回來啦!」 book18.org

  扶語嫣眼睛笑成一對彎月,雙唇不動傳音道:「他呀,不會那麽快回來呢。」 book18.org

  寧楠回過味來,欣喜的目光一黯道:「也是,這個老好人。」 book18.org

  楚悲回此時才喘勻了氣走上前來,向秦冰深施一禮,遞上一枚玉簡道:「林夫人,這枚秘奏需您的法印才能打開,請過目。」 book18.org

  秦冰打入法印讀完玉簡內的信息,向眉間尤有隱憂的谷元真人傳音道:「盟主勿憂。拙夫驅趕敵軍至出雲山後將隱匿行蹤,孤身前往支援崑崙山。料魔宗不過一名護法玉芒攻打崑崙山,當是無憂。拙夫已斬殺玄機,此事並未公開,另有一事還需真人斟酌處理,並想向真人討要七星劍……」話未說滿,留了一絲餘地。 book18.org

  谷元真人眉頭一展憂慮盡去,玄機叛逆之事神州盡知,林風雨如此做法顯然是給崑崙派留了天大的臉面。他再次欠身一禮傳音道:「陰陽門大恩,永記於心!林真人既有意七星劍,自當雙手奉上!」 book18.org

  碧雲宗聯軍銜尾急追,看似氣勢洶洶,實則沒有太大的戰果。南宮紫霞,王天翔均是強弩之末已無作戰之能,雲蕊更是在傷重未癒的情況下強行服用輪迴丹,又強頂魔鬼二界一干元嬰巔峰高手轟擊許久,輪迴丹效用過去之後,傷勢已足以危及生命。還具備作戰之能的,其實只有林風雨與莫非凡兩位而已。 book18.org

  林風雨能夠重創肖鈺除了依靠雲蕊的最強防禦,讓他能竭盡所能地施展破天一刀之外,也多賴天圖牽扯了肖鈺大部分精力。最後一刀功成的同時,天圖竟被肖鈺找到缺口,藉助破天一刀的威力生生脫出法寶束縛。這一份陣法修為與借力打力的能耐讓林風雨心中不無忌憚。 book18.org

  魔鬼二界聯軍在連損元嬰巔峰高手之後經歷了不短的慌亂,可在碧雲宗聯軍追繳的過程中反而緩慢地結成了陣勢,帝刀霸劍,鬼族高手雖身上帶傷,於戰力卻影響不大,撤軍更像是主動為之。畢竟雙方實力有別,那井然有序的後撤讓碧雲宗聯軍也徒呼奈何,只能保持緊逼之勢,難以擴大戰果。 book18.org

  兩軍一進一退迤邐而至出雲山,拉開陣勢的對頭終於沒有再行交戰。魔鬼二界聯軍或許是出於對天圖的忌憚,撤了圍困主動後退十里,甚至連進攻崑崙山的軍隊都撤了回來——碧雲宗之戰塵埃落定,戰局將進入相持階段,外在的小動作不但沒有意義,還得提防被一口吃掉,不如保存有生力量。神州天盟亦放棄了分兵在外,與出雲山互為犄角的打算。一來雖是一場大勝扭轉了局勢,可力量對比仍處下風,貿然分兵恐怕被各個擊破;二來碧雲宗之戰的勝者們更應該接受凱旋英雄般的歡呼。 book18.org

  碧雲宗聯軍進入出雲山會師。林風雨也不需再前往崑崙山,在聯軍最後壓陣,如天神一般接受神州修者們的膜拜。這一戰,名垂千古! book18.org

  出雲山派出了一半的戰力接應碧雲宗聯軍。當這隻由碧雲宗,妖族和天魔宗為主力,東北方各大門派的倖存者們所組成的殘破聯軍進入出雲山,迎接他們的是軍隊般的修者們各就其位,動作整齊劃一的注目禮以及震耳欲聾的:「神州,不屈!」 book18.org

  神州修者沒有任何放鬆的理由,一場扭轉局勢的勝利僅僅是阻擋了對手瘋狂碾壓的攻勢,剛剛站穩腳跟而已。 book18.org

  林風雨也沒有半點勝利者與大功臣的喜形於色得意忘形。「雲宗主傷勢極重,月華,千萬要救救她。」天圖裡雲蕊押上了一切為林風雨爭取時間,在順利斬殺福天應之後尤不肯退,強撐太極千蓮抵擋一眾元嬰巔峰的轟擊,讓林風雨毫無顧忌地放手進攻。碰上這個極有主見的大嫂,又有一宿情緣的碧雲宗主,林風雨無可奈何,只能拼盡全力地施展破天一刀,天罡劍訣,整個天圖空間裡刀氣劍氣密如暴雨,只為早一刻取得勝利,也為了分擔雲蕊身上的千鈞重擔。這一戰林風雨居功至偉風光無限,可雲蕊,南宮紫霞,王天翔均在背後起了不可忽視的關鍵作用。 book18.org

  會師的一瞬間月華的手指便搭上了雲蕊的脈門,拜月玉兔族最精英的醫道好手全聚了過來,按照月華的吩咐遴選丹藥,施以金針,或是領命去煉製新的丹藥。 book18.org

  林風雨不敢打擾,焦急的等待直到月華布下法陣將雲蕊封印起來道:「主人勿憂,月華便是要從閻王手裡也把雲宗主搶下來。」 book18.org

  林風雨鬆了口氣,耳邊又飄來月華的傳音:「雲宗主這一戰消耗過甚,性命倒是有幾分把握,只是道基定然要傷了……」 book18.org

  能保下性命已是極好的結果,救人如救火,月華帶著雲蕊離去。南宮紫霞傷勢也重,好在服用輪迴丹之後的二次消耗不多,有了月華的丹藥不需特殊處理僅需靜養即可。她搜集了唐九靈手中的凶禽精魂以及連戰兩大元嬰巔峰的感悟,丹田中已是蠢蠢欲動,有再次昇華的徵兆。機不可失,亦是急急進入琅嬛仙府閉關療傷修行。 book18.org

  一通手忙腳亂,天盟傳下各路指令,碧雲宗聯軍也取消了臨時的編組,被打散置入天盟軍中各歸其位。諸事繁雜,戰事仍緊,連慶功都省之又省,不過對於歸心似箭的林風雨而言則有特殊的優待。 book18.org

  谷元真人難掩面上戲謔之情道:「林真人一路辛苦,咱們長老會一致通過,給林真人三日時間陪同家人,這個這個,安心休養……」 book18.org

  話音未完,身上仍纏著繃帶的端木恩賜便怪笑起來,引發眾人一眾鬨笑。連五鹿大師亦臉露微笑,雙手合十口中低宣佛號。谷元真人再也說不下去,長鬚顫動不已抬手做出請的手勢。 book18.org

  林風雨惡狠狠地環視一瞪,霸氣側漏,隨即一臉猥瑣地望向秦冰。 book18.org

  秦冰羞紅著臉低聲道:「事務繁多,我們忙完了再回。語嫣在妖族大營那邊,還不快去見見她,有事也幫忙搭把手。」 book18.org

  林風雨不敢不從,回頭對那群作怪的老不修豎個中指,撂下句狠話:「你們幾個給我記住!」一溜煙向妖族營地奔去。 book18.org

  重新整軍,醫治傷患,出雲山處處熱火朝天士氣大振。軍隊化的管理連林風雨也不能免俗,不過他手持天盟最高等級的蟠龍金牌,一路自是暢通無阻。所經之處無論多麽繁忙,所有人都停下手中活計低首含胸致禮。 book18.org

  林風雨百忙之中也不得不揮手致意回禮,好容易趕到妖族大營,遠遠望見扶語嫣俏生生的倩影,激動難耐。 book18.org

  「語嫣!」在妖族此起彼伏的怪聲鬨笑中,林風雨三步變作兩步奔行上前,只想一把將愛侶摟進懷裡,大庭廣眾也顧不得了。 book18.org

  扶語嫣回過身來與他四目相對,卻是俏臉含霜地後退一步,玉掌虛抬讓他止步。林風雨哭笑不得,雙臂張開的姿勢定住一臉尷尬。眾妖一見就樂了,林真人威風凜凜所向披靡,可和妖族真是犯沖。前代妖主寧楠堪稱他的剋星,如今換了一位妖主娘娘還更甚從前。 book18.org

  「我聽說你盡欺負人。哼哼,連妖族都欺負上了。」新任的妖主娘娘一頂大帽子扣下來,林風雨吶吶撓頭急於申辯:「我啥時候欺負人了?」 book18.org

  「兩位妖王論相貌,論修為,論身份,論情意到底哪裡配不上你林真人了?還有那個嬌滴滴等著你的許玲兒,分明答應了要娶,偏生晾了人家十年之久,這都騎到頭上來啦。哼,許玲兒自有南宮莊主出頭我管不了,妖族可不能受你欺凌。」妖主娘娘帶頭這麽一說,妖族起鬨聲更大了,某些皮癢不怕死的甚至大聲責問。施靈逸於此情此景自來冠絕群倫:「是啊是啊,林真人可得給個交代。否則俺老施是決不答應,非得豁上這條命和林真人說道清楚不可。」這貨遲早得死在這張嘴上! book18.org

  林風雨愣住,這事情可怎麽解釋的好? book18.org

  扶語嫣看他一臉呆頭鵝的模樣,活似兩人初識在凡間的模樣。板起的俏臉再也憋不住噗嗤笑出聲來,連同眼眶裡忽然迷濛的淚珠撲簌撲簌落下,冰融雪化。 book18.org

  一對愛侶緊緊擁抱,林風雨激動不已:「你回來了就好,就好。娶,都娶,你們幾個一起娶。」 book18.org

  扶語嫣語聲細細響在耳邊:「你做夢。我可不和她們一同嫁你。」 book18.org

  兩人溫存了一會分開,扶語嫣道:「今日實在脫不開身,明日事情忙完你來陪我遊覽出雲山。」 book18.org

  林風雨心中不捨,但大事為重不敢再打擾,忙不迭答應道:「一定,一定。」 book18.org

  扶語嫣又囑咐道:「你家岳母大人對本宮恩同再造,回來了還不趕緊去答謝人家?」 book18.org

  這話說得在情在理,只是岳母大人四個字聽起來怎地如此奇怪?扶語嫣臉上又現神秘的似笑非笑傳音道:「冰姐姐剛才和我說了,喊你先過去,待會兒她們和你會合。嘻嘻,又是一場勝利大會師?」 book18.org

  冰姐姐雖是羞澀,到底還是體貼更多些。林風雨心猿意馬傳音道:「你真的不來?」 book18.org

  扶語嫣臉又是一板:「哼,大色狼。還是那兩個字,做夢。」 book18.org

  告別了扶語嫣,林風雨耐下性子壓制燒腦的慾望緩步向柳若魚居所行去。兩人的關係仍是除林家人之外不為人知的隱秘,今日會師之後柳若魚也秉承了一貫的深居簡出。藍劍山莊除了莊主回歸閉關之外別無新事,柳若魚也早早閉上了大門,只是吩咐了將晚膳食材提前送入小院,她要親自下廚招待今晚林家人在此聚餐,早準備好了一切以避嫌疑。 book18.org

  小院門口飄散著飯菜香味,林風雨未及叩門,院門便自行打開。廳堂口的廊柱邊上,柳若魚俏生生地立著,似是一位賢惠的夫人正倚廊望柱,為心愛的丈夫等門。她身著鵝黃色的半袖連身薄紗裙,半露著雪藕般的玉臂,如削成的細秀鎖骨與粉光玉質的圓潤香肩以下,一對兒迭宕肥美的雙乳縱被艷紅色的裹胸緊緊束縛,亦浮凸出滿溢的形狀,裹胸上繡工精細的鴛鴦戲水圖直被鼓脹得變了形狀,彷彿一對碩乳隨時將撐爆束縛,呼之欲出。 book18.org

  並未刻意束縛的蛇腰上肉質勻稱,只在晃動身體時方可見發力扭結的肌肉紋理,靜立時則只見平坦光滑,中央的那隻細長臍眼宛若深渦,雖有薄紗覆蓋,更增一探究竟的慾望。 book18.org

  蛇腰與修長筆直的雙腿之間,那誇張得又寬又翹的臀兒只被一隻三角汗巾斜繫著遮掩起胯間妙處,林風雨始終覺得那翹臀便是置上一隻斟滿的酒杯,怕也點滴不灑,更將整個傲人的身材襯成葫蘆一般。 book18.org

  林風雨與她隔著庭院相望,眼角的餘光裡瞥見廳堂餐桌已整治了滿滿一桌美食,還設了個陣法以保證不致放涼變味,顯是早已做好了萬全的準備,只待他到來化連日擔心受怕與相思之苦為洶湧的情慾之爭。 book18.org

  柳若魚精心準備多時,可林風雨現身後,熟透了的婦人依然如初戀的少女乍見情郎,胸腔被撲騰直跳的心肝兒捶得如同擂鼓,直令滿溢的豪乳自行驚顫起來。 book18.org

  林風雨撲擊的動作追風逐雷,柳若魚只覺一團看不清分際的光影掠過,濃重的男兒氣息已滿溢身周。惹火的嬌軀陡然一輕,整個人已被兩隻鐵箍般的臂膀緊緊摟住,驚人凸起的胸前玉乳頂著男人結實的胸膛。經這一擠壓,雙乳陡然被壓扁四散溢出,美乳上沿竟頂住了圓潤的下頜,柔軟碩大到了極處。 book18.org

  「啊……啊……別……不要……」美婦的推拒之語落在實處成了一手推開林風雨肩膀,另一隻手卻迴環勾住他身體。懸空的雙腿連連旋扭踢動著掙扎之前,已不著痕跡的微分,正將被她勾引得一腔慾火盡集於胯下,以至於膨脹如兒臂的雄根巧妙納入大腿根部。雙腿一番抗議式的踢打,正巧將肉棒反覆摩挲。 book18.org

  柳若魚嬌嗔不滿的言語,欲拒還迎的動作,每一下似在林風雨熊熊燃燒的慾火堆裡添下一把吸飽了油的乾柴。那慾念自靈魂深處如火山一般的爆發…… book18.org

  碎裂的衣衫如紛飛的蝴蝶。再無遮擋的細綿柔軟的白肉兒散發著誘人的乳香,近在眼前。林風雨整臉埋入豐碩乳瓜肆意啃咬吸嘬,推得兩隻飽實脹滿的奶兒上下左右彈跳著不住變形。 book18.org

  柳若魚被愛郎充滿侵略性的動作逼得意亂情迷,那粗野中又帶溫柔的啃吻讓兩隻玉珠與乳蕾高高漲起。雙手推拒反抗的動作更像是嫌棄愛郎難以同時滿足雙乳的渴求,不住引導著他忽左忽右變換進攻的方向,撫慰另一處空虛的渴求。縱使隔著愛郎未除去的褲子與光滑的裙擺,那根粗長火燙的怒龍仍不失半點溫度地炙烤著腿心,讓她嬌軀酥軟如綿,刺激得胯間幽深神秘的洞穴裡不斷滲透著稀蜜般粘稠的淫靡花汁,順著大腿內側潤濕了金槍般的兇器。 book18.org

  「嘶拉」的裂帛聲響起,柳若魚陡覺屁股一涼,最後的遮擋物終告失守。豐滿又修長的雙腿被粗暴地分開扛起,她睜開迷濛的雙目,只見林風雨不知何時已赤身露體,結實而流暢的肌肉充滿了男兒氣息,胯下的肉棒尤似出鞘的彎刀,又粗又長,大如雞子的龜菇正劍拔弩張直指女人身上最為幼嫩的兩片花肉。 book18.org

  汁液淋漓濕潤無比的肥美花唇被龜菇鈍尖抵開,淪陷。堅硬滾燙的巨物拌著豐沛的花蜜,撐開窄小緊湊的甬道長驅直入。柳若魚雙目猛地瞪圓,想要叫喊卻喊不出,顫抖的嬌軀難耐地左右扭動掙扎。那侵入身體的巨物彷彿永無止境地前進,不斷地深入,深入,再深入……柳若魚張開小嘴大口大口地呼吸,雙手情不自禁地握緊了胸前劇顫的豪乳,五指深深地陷入豐肥的乳肉,令從指縫間突出的兩顆玉珠更加高漲聳挺。 book18.org

  貫穿身體的肉棒忽然抵住一處綿柔非常的軟肉兒,令柳若魚的身軀再度繃緊,又酸又癢。嚴絲合縫夾著肉棒的花肉死死掐進微微蠕動著,掐出大把大把的花露,當愛郎猛地抽出肉棒掃刮著密布幽穴的肉須,再狠狠一棒到底重擊花心,柳若魚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發出聲悠長尖細的驚叫…… book18.org

  林風雨捧著她的纖細蛇腰不斷聳動,速度不快卻下下有力一突到底。低頭望去,只見兩片肥美的花唇被肉棒大大地撐開,幽穴裡彈性十足的艷紅花肉緊緊糾纏著肉棒被擠入又拖出,大片的水漬四散飛濺,被抽插得咕咕唧唧水聲四溢。 book18.org

  「你壞蛋……要弄死人家……麽……啊……不行了……好酸……不行……太重了……」嬌喘中不成句子的語聲分外淫靡誘人,被扛在肩頭的雙足上,蒜瓣般的玉趾緊緊蜷縮,正不知是如何的快美難當。魂飛天外的柳若魚卻偏能在渾身酥軟中攢起不知哪來的力氣,前後挪移著嬌軀,與林風雨抽插的速度完美契合在一起,令腿根與臀肉撞擊的聲音更響,令肉棒衝擊的力道更大,令兩人結合得更深更緊。 book18.org

  「卯足了勁勾引我……呼……這就……不行了?」林風雨一棒揮入,死死抵住花心嫩肉奮力研磨,頂得柳若魚蛇腰騰地懸空抬起,「弄死人了……死了……真的不成了……不成了……」尖聲大叫之中,大量花蜜噴薄而出,幽穴更是狠狠一縮牢牢緊箍肉棒,直至泉涌漸停方才手足癱軟,嬌軀痙攣地抽搐起來。 book18.org

  林風雨不待她回過氣來,扳著香肩輕柔一翻,頓將美婦雙乳埋入軟被,骨肉盈細的雪背望空而展。柳若魚嬌怯回頭,兩隻豐乳順著胸膛滿溢直至腋下,散亂的髮絲垂落在臉頰兩側,面容含羞帶嗔,偏生豐翹的美臀第一時間便高高撅起,輕輕前後搖晃著將肉棒深吞淺吐。那小嘴兒一扁,帶著萬分委屈的模樣兒偏生吐出淫靡之極的話語:「再來呀……人家還要……有本事……就肏死人家……」 book18.org

  林風雨腦海如同爆炸一般,雙目一赤口中吐出野獸般的呼喝聲,狂亂兩掌狠狠拍在拱得老高的肥臀上,在玉白的臀肉上留下兩道血紅掌印。大手順勢揪起臀肉,擺動腰杆重重推送抽插,每一下都搗中那要人命的軟肉。 book18.org

  這般姿勢插得更深,柳若魚拚命甩頭,一如她被撞擊得搖晃不已的臀浪。每一下貼肉的撞擊都擠出一汪清澈花汁,每一下刺入都滿滿地將她撐開,佔有,每一下抽出都似將她的氣力抽空,叫的魂飛天外:「好癢……還要……狠狠兒……肏人家……重一些……再重一些呀……」 book18.org

  慾望的攀升讓情意更濃,胯間的結合甚至不能滿足兩人的濃情蜜意。柳若魚抬起香肩,平坦的小腹向前高高挺起,嬌軀尤似張開的玉弓。螓首回望與林風雨急促地吻在一起,上下交接尤不知足,唇舌交纏吻得心魂俱醉中仍抽出百忙中的空隙喘道:「還要……還要……就是還要……抓著人家奶兒……重重地抓……重重地插……弄死人家……弄死人家……」 book18.org

  林風雨從善如流,一雙魔爪攀上險峻玉峰,一對白皙巨乳被掐出道道紅印,兩枚玉珠落入掌心,被推擠得深陷乳肉直至沒頂不見。腰杆更是推送得如同幻出虛影,只覺得幽穴內密如叢林的肉須越收越緊,刺激得龍根更加暴漲。 book18.org

  「弄死你……射死騷姐姐……」啪啪的漿水聲中,肉棒一陣脈動般的猛跳,噴薄的精液衝擊著花心,兩人魂飛天外,不知雲裡霧裡。 book18.org

  相較於之前兩人的抵死纏綿征戰不休,這一次的歡好用時著實極短,卻又極是盡興…… book18.org

  相擁喘息了一會兒,柳若魚才主動起身,肉棒抽離幽穴時發出啵兒的聲響。美婦眯眼媚笑,張開檀口將肉龍含入口中,香舌靈巧而細緻地舔洗,將混合著精液與花露的液體清掃一空……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林笑天風雨情風雨情緣 19第2章風雨情緣 17降頭師第18集第10章第零章欲女第三章十里春風第四集春風十里第四集第9章第03章新婚第十章新婚 第八章作者 林笑天第三十五章第九章第四章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