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04集~第19章:会师激情 作者:林笑天

◆ 第十九章:会师激情 修士的世界是一个奇怪的世界。他们逆天而修行以换取长生,却又固守着传统,极少愿意接受新的潮流;他们个个心高气傲眼高于顶,但对强者又容易生起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他们对比凡人每一位都堪称天才,可天资出众往往又意味着自由与散漫。 不过当毁灭世界的灾难来临,活下去的巨大压力压在每个人肩头,修士的心态也变得和凡人无异。他们需要抱团在一起抵抗灾厄,他们收起自由散漫之心,真正成为一个团队,他们不再自私自利,而变得主动奉献。 出云山上旌旗猎猎,虽是败军,却也有了强军的严谨之气。经历了无数的牺牲,经历了无数的生死与共,经历了灭族之祸的危机,门派利益之争与个人恩怨被摆到了后面甚至忽略不计。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而早早站出来欲统领神州的六道天盟直到此刻,才终于能说一句将神州修者的力量整合起来。每一家门派,每一个人都被安放在最合适的位置,贡献自己的力量。那有序的分工,赏罚分明的法令,层次清晰的排阵,都是抵抗魔鬼二界入侵最后的希望。 楚悲回是苍岚门长老,元婴初期修为,凤目细长五绺长须,颇具儒雅气质。苍岚门的功法有独到之秘,尤擅神识的温养。因此门中弟子对于情报的梳理,抽丝剥茧的分析极为契合。 楚悲回便被授予了情报重责。——须知这一切原本都是由天盟长老们一手包办的,如今随着战局的深入,形势的日益复杂化,长老们需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成立一处专门处理通信与情报的专门机构军机处确有必要。 如今出云山大战暂停,最牵动人心的当然便是碧云宗之战了。自从战事开启,楚悲回便没有片刻空余的时间。无数的战场信息经过军机处的整理,筛选交到他手里,再由他亲手变成奏报转交天盟长老会。虽然此刻的出云山并不能做什么,可这一场将决定神州大战未来走势的激战仍让所有人觉得身在其中。 楚悲回焦躁地左右踱步,自从入主军机处以来还从未如此失态。碧云宗传来最后一条消息:“南宫庄主危在旦夕,云宗主入天图增援林真人”之后,便彻底断了联系。 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此刻的楚悲回满脸的难耐,一身儒风早已消失无踪,阴沉的目光始终紧盯着传讯法宝。响啊,你他娘的倒是给老子响起来啊。负责接收处理第一手传讯的是他的亲传弟子,长得眉清目秀器宇轩昂,不过现下在楚悲回眼里却是面目可憎,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难熬的时光里,整座出云山都陷入了可怕的静默。碧云宗没有新的信息传来,是,没人了吗? 传讯法宝基座上的灵石突然亮起,楚悲回兔子般蹦了上去,粗鲁地一把推开亲传弟子,以从未施展过的速度按上手掌输入真元。——是的,这一按已超越了他生平任何一次出手…… 军机处里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所有人莫说大气不敢喘上一口,连呼吸都已停止!视线只汇集在楚悲回脸上,看着他焦躁的神情变成了凝重,复又错愕,随即是整个仙风道骨的面容变得嘴歪眼斜无比扭曲。 “大捷……碧云宗大捷……”楚悲回取出玉简印入奏报,双手快得幻化成一团光影。奏报准备完毕却等不及通传兵入内取走,张牙舞爪地奔了出去。刚奔出营帐便是一个趔趄摔了个嘴啃泥,随即双足连连踏地连滚带爬地向藏剑峰的盟主营帐奔去,一如狼奔冢突。 出云山上哨岗林立,所有人都需以令而行。楚悲回状若癫狂地呼号著奔行立刻成了焦点。位于军机处旁的岗哨立时有八人举起手中长枪遥指楚悲回,哨长嘿嘿冷笑道:“这是发什么疯?今时不同往日,都不许退,便是楚爷也得给我拦下了。嗯?他喊的什么?碧云宗大捷?卧槽,让路!让路!全他妈的给我散开……”哨长一巴掌抡在面前军士的脑侧将他打在一旁,指挥军士让开道路目送楚悲回鬼哭狼嚎著前行,喃喃道:“大捷,大捷,他娘的,今儿违反军令的锅老子背了……” 楚悲回踉踉跄跄地奔至藏剑峰,不寻常的响动早已惊动一干天盟高层。谷元真人冲在最前,一把扶住几乎撞进他怀里的楚悲回,急切道:“如何了?如何了?”掐住楚悲回的手竟然有些颤抖不宁。 楚悲回像是个七老八十的凡人刚经过长途跋涉已气息奄奄,哆哆嗦嗦道:“碧云……宗……呼……大……大……捷……”也不知究竟是何等的激动才能让一名元婴修者气息散乱如斯。 谷元真人不耐地一把抓过玉简,运足真元一字一句念起。藏剑峰上雷霆般的声音滚滚而去,响彻出云山。 “二族敌军大兵压境。云宗主,南宫庄主,林真人商讨一致认定主动迎战,给敌军以迎头痛击!是日,林真人与南宫庄主引元婴期以上修者百人组成精英战队,借碧云宗护山大阵之威强突敌军阵势。林真人以旷世法宝天图围困敌军除天鹰圣者唐九灵,天鬼王洛芊芊外所有元婴巅峰高手。南宫庄主与唐九灵长空血战,阵斩老魔于战场中央,后又护持精英战队安然返还碧云宗。林真人得云宗主与南宫庄主之助,于天图中斩杀妖王福天应。三人合力又重创玉面童老肖钰!其余帝刀霸剑并诸鬼王等各个带伤。肖钰以血魂秘法破开天图后再无一战之力。林真人,南宫庄主与战场外围领妖军拖住洛芊芊的莫非凡真人内外夹攻,敌军溃散。现碧云宗联军正驱赶魔鬼二族残兵向出云山来,请天盟早作准备会师一处……” 短暂的静默过后,整座山爆发出雷霆万钧的欢呼呐喊声,随着山谷的回想炸雷滚滚般回荡出去。这是西华魔宗进犯神州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更是万劫不复之地的绝境翻盘。在神州修者看不到前方道路,一片茫茫的黑暗里,终于涌现希望的曙光! 出云山上的修者们唱着,跳着,不管熟不熟识就近相互拥抱在一起。即使藏剑峰伤身份尊贵的长老们亦都开怀大笑,纷纷击掌相庆。 谷元真人回望秦冰,只见温婉的美妇正紧紧和女儿相拥,丰满莹润的香唇微微撅起,小涡般的嘴角翘起优美的弧度,心中的欣喜虽未溢于言表,亦可感知。两人目光对上,谷元真人微微欠身颔首以示尊重与感激。 宁楠捏著粉拳蹦蹦跳跳一阵,好似顿足跺脚,又娇又嗔。发泄完喜悦之情后向淡淡微笑的扶语嫣道:“扶姐姐,林大哥要回来啦!” 扶语嫣眼睛笑成一对弯月,双唇不动传音道:“他呀,不会那麽快回来呢。” 宁楠回过味来,欣喜的目光一黯道:“也是,这个老好人。” 楚悲回此时才喘匀了气走上前来,向秦冰深施一礼,递上一枚玉简道:“林夫人,这枚秘奏需您的法印才能打开,请过目。” 秦冰打入法印读完玉简内的信息,向眉间尤有隐忧的谷元真人传音道:“盟主勿忧。拙夫驱赶敌军至出云山后将隐匿行踪,孤身前往支援昆仑山。料魔宗不过一名护法玉芒攻打昆仑山,当是无忧。拙夫已斩杀玄机,此事并未公开,另有一事还需真人斟酌处理,并想向真人讨要七星剑……”话未说满,留了一丝余地。 谷元真人眉头一展忧虑尽去,玄机叛逆之事神州尽知,林风雨如此做法显然是给昆仑派留了天大的脸面。他再次欠身一礼传音道:“阴阳门大恩,永记于心!林真人既有意七星剑,自当双手奉上!” 碧云宗联军衔尾急追,看似气势汹汹,实则没有太大的战果。南宫紫霞,王天翔均是强弩之末已无作战之能,云蕊更是在伤重未愈的情况下强行服用轮回丹,又强顶魔鬼二界一干元婴巅峰高手轰击许久,轮回丹效用过去之后,伤势已足以危及生命。还具备作战之能的,其实只有林风雨与莫非凡两位而已。 林风雨能够重创肖钰除了依靠云蕊的最强防御,让他能竭尽所能地施展破天一刀之外,也多赖天图牵扯了肖钰大部分精力。最后一刀功成的同时,天图竟被肖钰找到缺口,借助破天一刀的威力生生脱出法宝束缚。这一份阵法修为与借力打力的能耐让林风雨心中不无忌惮。 魔鬼二界联军在连损元婴巅峰高手之后经历了不短的慌乱,可在碧云宗联军追缴的过程中反而缓慢地结成了阵势,帝刀霸剑,鬼族高手虽身上带伤,于战力却影响不大,撤军更像是主动为之。毕竟双方实力有别,那井然有序的后撤让碧云宗联军也徒呼奈何,只能保持紧逼之势,难以扩大战果。 两军一进一退迤逦而至出云山,拉开阵势的对头终于没有再行交战。魔鬼二界联军或许是出于对天图的忌惮,撤了围困主动后退十里,甚至连进攻昆仑山的军队都撤了回来——碧云宗之战尘埃落定,战局将进入相持阶段,外在的小动作不但没有意义,还得提防被一口吃掉,不如保存有生力量。神州天盟亦放弃了分兵在外,与出云山互为犄角的打算。一来虽是一场大胜扭转了局势,可力量对比仍处下风,贸然分兵恐怕被各个击破;二来碧云宗之战的胜者们更应该接受凯旋英雄般的欢呼。 碧云宗联军进入出云山会师。林风雨也不需再前往昆仑山,在联军最后压阵,如天神一般接受神州修者们的膜拜。这一战,名垂千古! 出云山派出了一半的战力接应碧云宗联军。当这只由碧云宗,妖族和天魔宗为主力,东北方各大门派的幸存者们所组成的残破联军进入出云山,迎接他们的是军队般的修者们各就其位,动作整齐划一的注目礼以及震耳欲聋的:“神州,不屈!” 神州修者没有任何放松的理由,一场扭转局势的胜利仅仅是阻挡了对手疯狂碾压的攻势,刚刚站稳脚跟而已。 林风雨也没有半点胜利者与大功臣的喜形于色得意忘形。“云宗主伤势极重,月华,千万要救救她。”天图里云蕊押上了一切为林风雨争取时间,在顺利斩杀福天应之后尤不肯退,强撑太极千莲抵挡一众元婴巅峰的轰击,让林风雨毫无顾忌地放手进攻。碰上这个极有主见的大嫂,又有一宿情缘的碧云宗主,林风雨无可奈何,只能拼尽全力地施展破天一刀,天罡剑诀,整个天图空间里刀气剑气密如暴雨,只为早一刻取得胜利,也为了分担云蕊身上的千钧重担。这一战林风雨居功至伟风光无限,可云蕊,南宫紫霞,王天翔均在背后起了不可忽视的关键作用。 会师的一瞬间月华的手指便搭上了云蕊的脉门,拜月玉兔族最精英的医道好手全聚了过来,按照月华的吩咐遴选丹药,施以金针,或是领命去炼制新的丹药。 林风雨不敢打扰,焦急的等待直到月华布下法阵将云蕊封印起来道:“主人勿忧,月华便是要从阎王手里也把云宗主抢下来。” 林风雨松了口气,耳边又飘来月华的传音:“云宗主这一战消耗过甚,性命倒是有几分把握,只是道基定然要伤了……” 能保下性命已是极好的结果,救人如救火,月华带着云蕊离去。南宫紫霞伤势也重,好在服用轮回丹之后的二次消耗不多,有了月华的丹药不需特殊处理仅需静养即可。她搜集了唐九灵手中的凶禽精魂以及连战两大元婴巅峰的感悟,丹田中已是蠢蠢欲动,有再次升华的征兆。机不可失,亦是急急进入琅嬛仙府闭关疗伤修行。 一通手忙脚乱,天盟传下各路指令,碧云宗联军也取消了临时的编组,被打散置入天盟军中各归其位。诸事繁杂,战事仍紧,连庆功都省之又省,不过对于归心似箭的林风雨而言则有特殊的优待。 谷元真人难掩面上戏谑之情道:“林真人一路辛苦,咱们长老会一致通过,给林真人三日时间陪同家人,这个这个,安心休养……” 话音未完,身上仍缠着绷带的端木恩赐便怪笑起来,引发众人一众哄笑。连五鹿大师亦脸露微笑,双手合十口中低宣佛号。谷元真人再也说不下去,长须颤动不已抬手做出请的手势。 林风雨恶狠狠地环视一瞪,霸气侧漏,随即一脸猥琐地望向秦冰。 秦冰羞红著脸低声道:“事务繁多,我们忙完了再回。语嫣在妖族大营那边,还不快去见见她,有事也帮忙搭把手。” 林风雨不敢不从,回头对那群作怪的老不修竖个中指,撂下句狠话:“你们几个给我记住!”一溜烟向妖族营地奔去。 重新整军,医治伤患,出云山处处热火朝天士气大振。军队化的管理连林风雨也不能免俗,不过他手持天盟最高等级的蟠龙金牌,一路自是畅通无阻。所经之处无论多么繁忙,所有人都停下手中活计低首含胸致礼。 林风雨百忙之中也不得不挥手致意回礼,好容易赶到妖族大营,远远望见扶语嫣俏生生的倩影,激动难耐。 “语嫣!”在妖族此起彼伏的怪声哄笑中,林风雨三步变作两步奔行上前,只想一把将爱侣搂进怀里,大庭广众也顾不得了。 扶语嫣回过身来与他四目相对,却是俏脸含霜地后退一步,玉掌虚抬让他止步。林风雨哭笑不得,双臂张开的姿势定住一脸尴尬。众妖一见就乐了,林真人威风凛凛所向披靡,可和妖族真是犯冲。前代妖主宁楠堪称他的克星,如今换了一位妖主娘娘还更甚从前。 “我听说你尽欺负人。哼哼,连妖族都欺负上了。”新任的妖主娘娘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林风雨呐呐挠头急于申辩:“我啥时候欺负人了?” “两位妖王论相貌,论修为,论身份,论情意到底哪里配不上你林真人了?还有那个娇滴滴等着你的许玲儿,分明答应了要娶,偏生晾了人家十年之久,这都骑到头上来啦。哼,许玲儿自有南宫庄主出头我管不了,妖族可不能受你欺凌。”妖主娘娘带头这么一说,妖族起哄声更大了,某些皮痒不怕死的甚至大声责问。施灵逸于此情此景自来冠绝群伦:“是啊是啊,林真人可得给个交代。否则俺老施是决不答应,非得豁上这条命和林真人说道清楚不可。”这货迟早得死在这张嘴上! 林风雨愣住,这事情可怎么解释的好? 扶语嫣看他一脸呆头鹅的模样,活似两人初识在凡间的模样。板起的俏脸再也憋不住噗嗤笑出声来,连同眼眶里忽然迷濛的泪珠扑簌扑簌落下,冰融雪化。 一对爱侣紧紧拥抱,林风雨激动不已:“你回来了就好,就好。娶,都娶,你们几个一起娶。” 扶语嫣语声细细响在耳边:“你做梦。我可不和她们一同嫁你。” 两人温存了一会分开,扶语嫣道:“今日实在脱不开身,明日事情忙完你来陪我游览出云山。” 林风雨心中不舍,但大事为重不敢再打扰,忙不迭答应道:“一定,一定。” 扶语嫣又嘱咐道:“你家岳母大人对本宫恩同再造,回来了还不赶紧去答谢人家?” 这话说得在情在理,只是岳母大人四个字听起来怎地如此奇怪?扶语嫣脸上又现神秘的似笑非笑传音道:“冰姐姐刚才和我说了,喊你先过去,待会儿她们和你会合。嘻嘻,又是一场胜利大会师?” 冰姐姐虽是羞涩,到底还是体贴更多些。林风雨心猿意马传音道:“你真的不来?” 扶语嫣脸又是一板:“哼,大色狼。还是那两个字,做梦。” 告别了扶语嫣,林风雨耐下性子压制烧脑的欲望缓步向柳若鱼居所行去。两人的关系仍是除林家人之外不为人知的隐秘,今日会师之后柳若鱼也秉承了一贯的深居简出。蓝剑山庄除了庄主回归闭关之外别无新事,柳若鱼也早早闭上了大门,只是吩咐了将晚膳食材提前送入小院,她要亲自下厨招待今晚林家人在此聚餐,早准备好了一切以避嫌疑。 小院门口飘散著饭菜香味,林风雨未及叩门,院门便自行打开。厅堂口的廊柱边上,柳若鱼俏生生地立著,似是一位贤惠的夫人正倚廊望柱,为心爱的丈夫等门。她身着鹅黄色的半袖连身薄纱裙,半露著雪藕般的玉臂,如削成的细秀锁骨与粉光玉质的圆润香肩以下,一对儿迭宕肥美的双乳纵被艳红色的裹胸紧紧束缚,亦浮凸出满溢的形状,裹胸上绣工精细的鸳鸯戏水图直被鼓胀得变了形状,仿佛一对硕乳随时将撑爆束缚,呼之欲出。 并未刻意束缚的蛇腰上肉质匀称,只在晃动身体时方可见发力扭结的肌肉纹理,静立时则只见平坦光滑,中央的那只细长脐眼宛若深涡,虽有薄纱覆蓋,更增一探究竟的欲望。 蛇腰与修长笔直的双腿之间,那夸张得又宽又翘的臀儿只被一只三角汗巾斜系着遮掩起胯间妙处,林风雨始终觉得那翘臀便是置上一只斟满的酒杯,怕也点滴不洒,更将整个傲人的身材衬成葫芦一般。 林风雨与她隔着庭院相望,眼角的余光里瞥见厅堂餐桌已整治了满满一桌美食,还设了个阵法以保证不致放凉变味,显是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待他到来化连日担心受怕与相思之苦为汹涌的情欲之争。 柳若鱼精心准备多时,可林风雨现身后,熟透了的妇人依然如初恋的少女乍见情郎,胸腔被扑腾直跳的心肝儿捶得如同擂鼓,直令满溢的豪乳自行惊颤起来。 林风雨扑击的动作追风逐雷,柳若鱼只觉一团看不清分际的光影掠过,浓重的男儿气息已满溢身周。惹火的娇躯陡然一轻,整个人已被两只铁箍般的臂膀紧紧搂住,惊人凸起的胸前玉乳顶着男人结实的胸膛。经这一挤压,双乳陡然被压扁四散溢出,美乳上沿竟顶住了圆润的下颌,柔软硕大到了极处。 “啊……啊……别……不要……”美妇的推拒之语落在实处成了一手推开林风雨肩膀,另一只手却回环勾住他身体。悬空的双腿连连旋扭踢动着挣扎之前,已不着痕迹的微分,正将被她勾引得一腔欲火尽集于胯下,以至于膨胀如儿臂的雄根巧妙纳入大腿根部。双腿一番抗议式的踢打,正巧将肉棒反复摩挲。 柳若鱼娇嗔不满的言语,欲拒还迎的动作,每一下似在林风雨熊熊燃烧的欲火堆里添下一把吸饱了油的干柴。那欲念自灵魂深处如火山一般的爆发…… 碎裂的衣衫如纷飞的蝴蝶。再无遮挡的细绵柔软的白肉儿散发着诱人的乳香,近在眼前。林风雨整脸埋入丰硕乳瓜肆意啃咬吸嘬,推得两只饱实胀满的奶儿上下左右弹跳着不住变形。 柳若鱼被爱郎充满侵略性的动作逼得意乱情迷,那粗野中又带温柔的啃吻让两只玉珠与乳蕾高高涨起。双手推拒反抗的动作更像是嫌弃爱郎难以同时满足双乳的渴求,不住引导着他忽左忽右变换进攻的方向,抚慰另一处空虚的渴求。纵使隔着爱郎未除去的裤子与光滑的裙摆,那根粗长火烫的怒龙仍不失半点温度地炙烤著腿心,让她娇躯酥软如绵,刺激得胯间幽深神秘的洞穴里不断渗透著稀蜜般粘稠的淫靡花汁,顺着大腿内侧润湿了金枪般的凶器。 “嘶拉”的裂帛声响起,柳若鱼陡觉屁股一凉,最后的遮挡物终告失守。丰满又修长的双腿被粗暴地分开扛起,她睁开迷濛的双目,只见林风雨不知何时已赤身露体,结实而流畅的肌肉充满了男儿气息,胯下的肉棒尤似出鞘的弯刀,又粗又长,大如鸡子的龟菇正剑拔弩张直指女人身上最为幼嫩的两片花肉。 汁液淋漓湿润无比的肥美花唇被龟菇钝尖抵开,沦陷。坚硬滚烫的巨物拌著丰沛的花蜜,撑开窄小紧凑的甬道长驱直入。柳若鱼双目猛地瞪圆,想要叫喊却喊不出,颤抖的娇躯难耐地左右扭动挣扎。那侵入身体的巨物仿佛永无止境地前进,不断地深入,深入,再深入……柳若鱼张开小嘴大口大口地呼吸,双手情不自禁地握紧了胸前剧颤的豪乳,五指深深地陷入丰肥的乳肉,令从指缝间突出的两颗玉珠更加高涨耸挺。 贯穿身体的肉棒忽然抵住一处绵柔非常的软肉儿,令柳若鱼的身躯再度绷紧,又酸又痒。严丝合缝夹着肉棒的花肉死死掐进微微蠕动着,掐出大把大把的花露,当爱郎猛地抽出肉棒扫刮着密布幽穴的肉须,再狠狠一棒到底重击花心,柳若鱼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发出声悠长尖细的惊叫…… 林风雨捧着她的纤细蛇腰不断耸动,速度不快却下下有力一突到底。低头望去,只见两片肥美的花唇被肉棒大大地撑开,幽穴里弹性十足的艳红花肉紧紧纠缠着肉棒被挤入又拖出,大片的水渍四散飞溅,被抽插得咕咕唧唧水声四溢。 “你坏蛋……要弄死人家……么……啊……不行了……好酸……不行……太重了……”娇喘中不成句子的语声分外淫靡诱人,被扛在肩头的双足上,蒜瓣般的玉趾紧紧蜷缩,正不知是如何的快美难当。魂飞天外的柳若鱼却偏能在浑身酥软中攒起不知哪来的力气,前后挪移著娇躯,与林风雨抽插的速度完美契合在一起,令腿根与臀肉撞击的声音更响,令肉棒冲击的力道更大,令两人结合得更深更紧。 “卯足了劲勾引我……呼……这就……不行了?”林风雨一棒挥入,死死抵住花心嫩肉奋力研磨,顶得柳若鱼蛇腰腾地悬空抬起,“弄死人了……死了……真的不成了……不成了……”尖声大叫之中,大量花蜜喷薄而出,幽穴更是狠狠一缩牢牢紧箍肉棒,直至泉涌渐停方才手足瘫软,娇躯痉挛地抽搐起来。 林风雨不待她回过气来,扳著香肩轻柔一翻,顿将美妇双乳埋入软被,骨肉盈细的雪背望空而展。柳若鱼娇怯回头,两只丰乳顺着胸膛满溢直至腋下,散乱的发丝垂落在脸颊两侧,面容含羞带嗔,偏生丰翘的美臀第一时间便高高撅起,轻轻前后摇晃着将肉棒深吞浅吐。那小嘴儿一扁,带着万分委屈的模样儿偏生吐出淫靡之极的话语:“再来呀……人家还要……有本事……就肏死人家……” 林风雨脑海如同爆炸一般,双目一赤口中吐出野兽般的呼喝声,狂乱两掌狠狠拍在拱得老高的肥臀上,在玉白的臀肉上留下两道血红掌印。大手顺势揪起臀肉,摆动腰杆重重推送抽插,每一下都捣中那要人命的软肉。 这般姿势插得更深,柳若鱼拚命甩头,一如她被撞击得摇晃不已的臀浪。每一下贴肉的撞击都挤出一汪清澈花汁,每一下刺入都满满地将她撑开,占有,每一下抽出都似将她的气力抽空,叫的魂飞天外:“好痒……还要……狠狠儿……肏人家……重一些……再重一些呀……” 欲望的攀升让情意更浓,胯间的结合甚至不能满足两人的浓情蜜意。柳若鱼抬起香肩,平坦的小腹向前高高挺起,娇躯尤似张开的玉弓。螓首回望与林风雨急促地吻在一起,上下交接尤不知足,唇舌交缠吻得心魂俱醉中仍抽出百忙中的空隙喘道:“还要……还要……就是还要……抓着人家奶儿……重重地抓……重重地插……弄死人家……弄死人家……” 林风雨从善如流,一双魔爪攀上险峻玉峰,一对白皙巨乳被掐出道道红印,两枚玉珠落入掌心,被推挤得深陷乳肉直至没顶不见。腰杆更是推送得如同幻出虚影,只觉得幽穴内密如丛林的肉须越收越紧,刺激得龙根更加暴涨。 “弄死你……射死骚姐姐……”啪啪的浆水声中,肉棒一阵脉动般的猛跳,喷薄的精液冲击着花心,两人魂飞天外,不知云里雾里。 相较于之前两人的抵死缠绵征战不休,这一次的欢好用时着实极短,却又极是尽兴…… 相拥喘息了一会儿,柳若鱼才主动起身,肉棒抽离幽穴时发出啵儿的声响。美妇眯眼媚笑,张开檀口将肉龙含入口中,香舌灵巧而细致地舔洗,将混合著精液与花露的液体清扫一空……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5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