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03集-第10章:皇天宫里

【风雨情缘】第03集~第10章:皇天宫里(5857字) “傀儡?”林风雨也吃了一惊。 此前并非没有见过这种巧妙的机关,蓝剑山庄里也有不少傀儡,从事一些杂活或是被低阶的弟子们外出任务时带出,提供一定的助力。可此前见过的傀儡至多不过筑基期,如今面前的却是堪比元婴修者。那么造出这具傀儡的大能又该是何等通天彻地的手段? 巨虎傀儡绕着二人左右徘徊寻找进攻的时机,林风雨也不得不先静下心来打点精神应对。方才的一击中已然发现这傀儡虽没有灵智反应机械,但是却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异常坚固。以林风雨现在的修为,即使随手一击元婴初期修者也要身上带伤。这一次口吐集合了阴阳双焰的雷火只不过将巨虎傀儡打了个斤斗,其坚固程度不容小觑。这傀儡既然已激发,不将它彻底打散怕是停不下来。 林风雨举纯钧剑在手,宝剑电光缭绕挥出一记“百花”。吞雷剑诀在林风雨手中已达化境,滚滚雷光化作朵朵电花向巨虎傀儡缠去。 巨虎不闪不避,张开血盆大口将雷光一口吞没。林风雨与柳若鱼均发现巨虎口中一颗神奇的晶核闪烁,料想是这颗晶核吞没了雷光。二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毛骨悚然! “百花”虽是吞雷剑诀中金丹期修者便能使出的招数,可在林风雨手中依然威力无穷。当年魔岛之战忘年樵老也不能这般轻易化解,只能说巨虎口中的晶核不知是什么东西能够吞噬雷光。 巨虎吞下剑诀雷光,浑身气势又涨了一分,将雷光灵力化为己用,它虎吼狂啸中张牙舞爪扑向二人。林风雨不敢让它靠近以免误伤柳若鱼,吞雷剑诀无效,他双手连掐法诀,两道火龙在掌心喷薄而出,一道澄黄刺眼,一道雪白如冰,正是阴阳双焰汇集一招神焰九转。 火龙怒号迎向巨虎将它重重缠绕扯落在地,火焰呈飞龙在天之势形成两道火焰旋风,包裹着巨虎燃烧炙烤。 龙虎相争,巨虎亦对身周的双焰有了几分忌惮。只见巨虎摇头晃脑,颅前王字爆发出雪亮的白色星光形成一道护身光环,巨口之中的晶核再闪吐出雷光欲化去神焰九转。 林风雨见冰火双焰建功占得先机,哪能让巨虎傀儡如愿?纯钧望空举起施展“天罡剑诀”,滚滚星力随着剑尖汇入。 “斩它颅脑王字!”柳若鱼看出端倪及时出声提醒。 林风雨身形如闪电欺近长剑尚未劈出,巨虎傀儡探出虎爪速度丝毫不逊。林风雨早已做好一切应对准备,背后风雷二翅霹雳一声,瞬移至巨虎背上纯钧剑照着颅脑狠狠刺下。 长剑切开巨虎傀儡的护身光环,又破开颅脑。 巨虎傀儡身形一瘫,发出喑哑的机械扭动声倒地。 林风雨吁了口气,不想一只傀儡都如此难对付。柳若鱼却惊异于他的战力之强,吞雷剑诀被巨虎口中晶核所克制,但天罡剑诀施展出来,由坚固无比的材料制作出来的傀儡巨虎脆如纸片。昔年南宫剑河慧眼识珠,真是给蓝剑山庄留下了复兴的希望。 穿过破碎的石墙,林风雨当先开路,柳若鱼一心推演阵法,很快又找到了四处阵眼。有了之前的经验,林风雨又顺利破坏四个巨虎傀儡。可惜的是,这傀儡一旦被击毁躯体与晶核便化作灵光消散。 又穿过三道石墙,二人终于走出了迷阵,皇天宫门近在眼前。 宫门倒是没有任何阻拦,二人跨过宫门,眼前出现的一条露天长廊,但见飞檐流光,壁刻焕彩华美至极,一眼望去竟似看不见尽头。长廊两侧云雾飘散,仙鹤孔雀等珍禽飞翔如舞,隐隐还有天外仙音飘来,仿佛天上仙境。 纵然知道这里是幻境,柳若鱼啧啧连声赞叹道:“这等美景除了碧云宗,神州再无一处可以比拟。” 林风雨道:“大嫂去过碧云宗?” 柳若鱼道:“和你大哥一起去过两回。望天梯天下知名美不胜收,和这里不分上下,小风有机会该去游览一番的。” 林风雨道:“待三江事定,咱们一家人都去。云宗主数次元首只得,也该去道谢!” 二人伴着袅袅仙音步入长廊,仙鹤孔雀展翅长鸣似在欢迎他们到来。林风雨与柳若鱼入耳却听到了一阵靡靡之音心神荡漾。几对珍禽化作美貌少女立在长廊上,对着二人搔首弄姿,有的挺起酥胸,有的娇羞浅笑 林风雨神识极强,这等狐媚之术对他毫无影响,柳若鱼如今只有炼气期修为,见状却有些呼吸粗重起来。 那些少女见状变本加厉,一步步褪去了身上的轻纱露出白皙曼妙的躯体。此刻又有一些英俊男子加入,与少女们或两两一起,或两男一女,或两女一男,互相身躯交缠,挑逗抚慰。少女们艳红的小嘴发出娇喘呻吟之声,不时挑起藏于心底的情欲,一片淫靡。 这一切对林风雨没有丝毫的影响,只是觉得和大嫂走在一起看到这些画面,内心十分尴尬别扭。可柳若鱼陷入幻境之中无法自拔,她面色潮红身躯酸软,一双玉手因为情欲的熏蒸攀上自己高耸的乳峰重重掐揉,望向林风雨的双眸充满了渴望,情不自禁地向他走来想要扑入怀中。 林风雨感觉到柳若鱼的异样大吃一惊,情急之中洒下两道禁制将柳若鱼禁锢。柳若鱼见林风雨近在眼前,却无论如何靠近不了,大急着连连扭动身体想要挣脱道:“小风,快点要我。” 林风雨放出一朵冰焰,彻骨的冰凉让柳若鱼身躯瞬间被冻僵,也略微压制了欲望的火焰。 林风雨道:“大嫂莫急,你放开识海我助你抵御。” 柳若鱼也发觉自己的异样,方才的不堪表现让她羞愧无比,不敢怠慢急忙放开识海。 林风雨道了声得罪,将自己的额头贴住柳若鱼额头。这并非借机占她便宜,实在是柳若鱼目前的修为太低,林风雨担心神识略微过多会对她的识海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只得用这种方法控制着渡入的神识。 两人肌肤相贴,林风雨闻着柳若鱼传来的甜香,额头那柔腻如脂的触感也让他心中一荡,忙收敛心神将一缕神识渡入柳若鱼识海。 虽只是一丝,柳若鱼依然皱了皱眉头,识海中一阵晃荡,那股强悍神识的冲击让她头脑眩晕。少男少女们的淫靡之音还在不断入耳,浓烈的男子气息从鼻端钻入让她欲动难停。 美人在前,林风雨意守心神不敢有丝毫的疏忽,又将一缕神识渡入柳若鱼识海。 这一缕神识发挥了效果,柳若鱼识海一阵震荡之后安稳下来,急促的呼吸变得平稳,潮红的脸颊亦慢慢褪去。 林风雨松了一口气却不敢分开两人的额头。当务之急是赶紧走出这处幻境,一直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林风雨道了声得罪,张开双臂将柳若鱼横身抱起,顺着长廊向前行去。 虽是已不受两旁淫靡幻境的影响,柳若鱼娇躯被林风雨牢牢抱住,她素来大方,可抱住自己的却是自己女婿兼小叔子,实在有些害羞。对林风雨而言,此前的幻境毫无影响,此刻才是难熬。柔软的娇躯在怀,在臂弯里的嫩滑香肩与结实修长的玉腿。怀揣著对南宫剑河的无限尊重,对柳若鱼也是一般,心中不敢有任何亵渎之念,可毕竟两人肌肤相贴气息交融,心湖又怎能不荡起涟漪? 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方才看见长廊的尽头。穿过这道诡异的长廊,林风雨急忙抽回神识将柳若鱼放下,经过刚才那一幕两人均觉得有些尴尬。 长廊的尽头是一座巨大的宫殿,殿门口立著一只金黄色的铜鼎,鼎口放出夺目的紫色火焰,感觉无比的妖异。 林风雨只看了一眼紫火便觉得从头到脚都不舒服,柳若鱼更是不由自主打起了寒颤,浑身失去力气瘫软在地。那妖异的紫火完全无视林风雨布下的护体灵气,直达柳若鱼神魂。 柳若鱼急忙闭上双目盘膝坐倒运功相抗,片刻功夫便是汗如雨下。这种神魂攻击比之前长廊的狐媚之术又有不同,能否抵抗与修为有关,林风雨无法故技重施渡入神识助柳若鱼相抗。 林风雨飞跃而上想要击碎铜鼎。柳若鱼不知还能抵抗多久,形势危急再无更多的考虑,直接祭起虚灵炉,冰凤炎龙厉声呼啸而出直扑紫色妖火。 铜鼎遇袭自生反击之力,凭空震了两震!神州顶级法宝虚灵炉竟被定在空中无法动弹。融合了阴阳双焰的冰凤炎龙一触紫色妖火便威能大降,被紫火扑灭。 此前无往不利的虚灵炉惨遭压制,林风雨心神大震!身在空中,这才发现铜鼎下方立著一方祭台,台上刻画着鲜红色的符文。 林风雨不精阵法之道,但这符文他偏偏认识。在魔岛大战时西华魔宗曾用血祭之法召唤出魔眼,这一道符文也是大同小异。此刻他才发现,不断有元神精魂从四面八方汇聚,被祭台上的血祭法阵吞没。 这不是什么好路数! 料想那些精魂定是各门派的弟子在皇天雷殿中起了冲突,不断有人陨落。此地如此邪异,血祭之法又是为了召唤什么? 铜鼎镇住了虚灵炉又吞没阴阳双焰,紫色妖火光芒冲天向林风雨扑来,那气势无可阻挡。 林风雨不敢力敌,不过此刻他已搞明白法阵原委,心中稍定。腾身返回柳若鱼身边祭出本命法宝,四色剑光运起法则之力护卫两人。自成空间的法则之力形成了一片小世界,将紫火死死挡住。 柳若鱼这才长舒一口气停下运功。林风雨急忙将所见的祭坛向她说明,柳若鱼道:“这里处处透著古怪,小风你快离开莫要管我。蓝剑山庄少不了你。”纵有法则之力护佑,柳若鱼也知这铜鼎紫火太过厉害,林风雨也支撑不了多久,带着自己这个累赘风险性大增。 林风雨摇头道:“我不会走!大哥已经逝去了,我不来保护大嫂来保护?而且这地方如此诡异,不搞明白怎能放心得下?神州面临魔界侵袭危如累卵,不搞明白这皇天宫后患无穷。大嫂放心,且随着小弟来。” 林风雨当先开路,柳若鱼紧跟在他身后,一步步向铜鼎靠近。 四色剑光已是林风雨最后的绝招,威力无穷。一片紫色妖火之中,林风雨身周弥漫着耀眼的光晕,紫火一触便烟消云散,两人缓慢又坚定地向铜鼎靠近。 铜鼎也意识到了危险,又喷出一股浓烟。 浓烟漆黑如墨,触到四色剑光仿佛墨汁滴入清水,迅速晕染开来,竟带着极强的侵蚀之力,要将剑光侵蚀消弭。 如此强悍的侵蚀之力,林风雨马上明白过来这是祭坛中无数元神阴魂汇聚而成,怨气之大见之可怖。他忙祭起扶风葫芦,此宝是他全副心神炼制,聚宝集中吸取了慕容世家一众修者元神,魔岛之战又吸取忘年樵老的蓝色宝瓶。本已距顶级法宝相差不远,又正是阴魂的克星。只见葫芦口生出一股吸力,长鲸吸水般将黑色浓烟吞没个干净。 越靠近铜鼎,紫色妖火的威力越强。两人每踏出一步都要耗费林风雨大量真元,体内北极北斗星光疯狂运转补充耗去的真元。 看看将近,铜鼎又奋力震了三震,五道肉眼可见的青光向二人袭来。此前正是这青光镇住了虚灵炉。 林风雨不敢怠慢身形急展,四色剑光如丝线缠绕包裹青光。这一下林风雨胸口如遭重锤敲击,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青光被剑光阻隔了一阵,仍然向二人冲击。 危急时刻林风雨再无任何犹豫,咬破舌尖向天罡元阳剑喷出精血殊死一搏。四色剑光得了精血浸染光华大放,林风雨身周被光华包裹,辉耀铜鼎之后整座巨大的宫殿。青光在四色剑光绞杀之下荡然无存,剑光随即又向铜鼎祭台扎去。 宫殿中响起一声高亢的凤鸣,这凤鸣声充满了狂躁与戾气,似乎凤凰这一高洁的神兽被邪恶之物侵蚀了灵魂。宫门里随即冲出一只血色凤凰直扑林风雨与柳若鱼。 两人都明白过来,铜鼎之下的祭坛正是为了供奉这只血凤。 祭台受到攻击激怒了血凤,尖锐的鸟喙与凤爪要生生将眼前的敌人撕裂。 林风雨不闪不避,激发四色剑光的法则之力,空间变换扭曲之间血凤的扑击如遇空气从两人身上一穿而过。 “这不是凤凰实体,这是凤魂!”柳若鱼出声提醒道。 林风雨闪开血凤魂一击,大喝一声剑光从铜鼎口中插入,穿透鼎身直破祭坛。 祭坛应声破碎,铜鼎也发出一声难听的裂响四分五裂。失去了祭坛的支持,血凤魂只在空中乱飞,随即宫殿内又射出一道血光将它罩住,随着血光一同没入宫殿之内。 皇天宫发出巨大的震动声响,四处的建筑都开始坍塌。 林风雨激发精血此时受到反噬头晕眼花,修为更是足足降了一层,站立不稳一跤坐倒在地…… 而在神州修者都不知情的仙界某处洞府,一名正在打坐,双眉如青龙盘旋的中年男子豁然睁开双目,一脸怒容道:“混蛋!何人破本尊阵法?”他焦急地在洞府里左右逡巡,拢在袍袖中的右手五指不停掐算。良久之后才心有不甘地按捺下心绪重新盘膝坐倒怒道:“阴阳门,又是阴阳门!暂且忍你一时!待本座降临神州要将你碎尸万段。” 皇天宫开始坍塌,林风雨强打精神咬牙站起道:“大嫂,咱们快离开这里。” 柳若鱼指了指宫殿道:“血凤魂刚才被那枚卵吸入。咱们把卵取了再走!” 林风雨不及细想,急急拉着柳若鱼飞入宫殿,将一枚人头大小的红色巨卵收入储物戒,展开风雷二翅顺着原路返回。 皇天宫的坍塌让身在皇天雷殿里的修者不明就里,齐齐愕然望着中央处神秘的巨大宫殿化作粉尘。皇天雷殿其余各处却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回过神来的修者们又陷入到抢夺资源的混战中…… 飞出皇天宫的林风雨与柳若鱼寻了一处洞穴藏身。林风雨透支精血身受重伤,此刻精神极是委顿需要休养恢复,虽不怕那些炼气期的修者,可任何一场争斗都会让他伤上加伤。 柳若鱼在洞口布置好隐藏的阵法,望着脸色苍白如纸的林风雨许久,叹息一声道:“天意!” 林风雨正缓缓运功调息,准备入定恢复,听得此言不知所云道:“大嫂你说什么?” 柳若鱼掏出一颗粉色丹丸递给他道:“把这吃了吧,对你的伤势恢复大有帮助!” 林风雨吞下丹丸只觉味道甚是熟悉,一时也不及细想又问道:“大嫂你说天意,小弟不太明白。” 柳若鱼在他身边坐下双手抱膝,目光望向洞口之外道:“你知道吗?方玄明已布置下去,皇天雷殿三日之期一过,太玄门便要进攻蓝剑山庄。” 林风雨大吃一惊道:“什么?怎么会如此快?” 柳若鱼道:“方玄衣已然成功突破元婴巅峰出关,此刻不攻击蓝剑山庄更待何时?” 太玄门新添绝顶高手,又有昆仑派谷虚助阵,林风雨自己重伤在身,此刻真正慌乱起来。 柳若鱼朝着他淡淡一笑道:“此前我说皇天宫里只能呆上一天的时间便是此意,我们还要留一天的时间搜集此间的资源,另外一天么……阴阳大法如此神奇,我的功力要尽快恢复,须得小风以双修之法助我。” 林风雨心慌意乱说出不话来。双修?那岂不是要和大嫂交合?柳若鱼成熟风韵美若天仙,林风雨对她却只有尊重从无非分之想,更何况她是南宫剑河发妻,更是丝毫不敢亵渎。如今却要与她双修? 柳若鱼继续说道:“我恢复功力之后,你便将我收入芥子空间里。对太玄门声称我已陨落,此前我已探查清护山法阵阵眼所在,咱们返回太玄门破去大阵,再回援蓝剑山庄。方玄明打得如意算盘,便要一一落空。” 她解开腰带脱下外衬的轻纱,露出粉荧如白玉的香肩肌肤道:“本想着或许还有其他的法子能解眼前之难。如今你又重伤在身,不是天意,还是什么呢?” 林风雨呆呆看着眼前丰韵诱人到极致的躯体,腹中一股欲火完全不受控制地升起,他打个激灵道:“你……大嫂你给我吃的是……” 柳若鱼打断道:“你大哥留给我的,用春风玉桃酒精炼而成,春风玉桃丸……” 她只著一件裹胸,丰满腴润的身躯紧紧地贴在林风雨胸前…… 风雨情缘, 林笑天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版主:小脸猫于2016_05_26 11:37:28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