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四部)(08)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四部)(08)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9520 *** *** *** *** 第八章:旖旎炼宝 云山雾绕,白云如洁白纯净的腰带环绕在苍翠的青山之上。些许稀薄的雾气 笼罩山顶,直如神仙中人才能居住的仙山圣地。 穿过苍天古树丛丛密林之内,蓦然出现一片山谷,谷中奇花争艳异香连连。 一处石壁上正流下潺潺溪水飞瀑,溅落在一处热气氤氲的深潭。 碧云宗望天梯旁闻名遐迩的清风山谷,四季如春,灵气浓郁。时时刻刻都在 山谷中回荡的微风,将百花清香洒向每一个角落,清风拂过,像是情人温柔的手。 比起如画美景,清风山谷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处石壁飞瀑。飞瀑的源头是 深埋地底的灵脉。灵脉在一处小山洞里散发出来便成了这一汪灵泉,才有了清风 山谷中那处热气氤氲的深潭。 这里堪称碧云宗根基之地,神圣肃穆。莫说外人,便是宗里最重要的几人等 闲也不得靠近。 可今日的清风不仅带起了百花芬芳,还夹杂着些许女子的说笑声。甜腻,柔 和,婉转,时不时的还有些放浪媚意。碧云宗内最神圣的所在怎能如此? 林风雨全身赤裸地趴在一块光洁平整的青色巨石上,出云山与望天梯的双方 都陷入了短暂的僵持。出云山吞雷剑阵攻守兼备,魔界经过之前摧枯拉朽般的乘 胜追击至此,数次进攻无功而返,也不得不短暂修整,采取围而不攻的策略。等 待驰援望天梯的五大护法得胜归来,再会同鬼军一鼓而下。 碧云宗防御大阵得到王天翔的加固坚若磐石,且这一处短期来看两军实力均 衡,若不是云蕊重伤还能占到上风。神州修者此前浴血苦战,好容易有了喘息之 机,加上魔界五大护法不日将至,贸然进攻并无意义。南宫紫霞与苏清怜商议之 后也决定稳守不攻,以待时机。 至于遥远的昆仑山,实在是鞭长莫及,只能自求多福。 林风雨好容易偷得半日清闲。扶语嫣苏醒修为大进,也让他放下了心中压得 最沉的一块大石头。瀑布飞溅而下的流水声让他脸上洋溢着舒适惬意,这般悠闲 的环境里本最适合自然入眠。可他虽合著双目,鼻息却分外粗重。趴伏的身体看 似放松,总时不时要绷紧两下子。 只因身旁二女太过诱人!一女艳如春花,一女媚若秋水。 南宫紫霞只著一件粉色纱衣,透明的材质将她玲珑窈窕的身段展现得淋漓尽 致。她斜倚在水潭边,一对修长的玉腿没入潭水中小半截轻轻摆动着,踢起一连 串水花。又掬起一捧潭水,珠串似的水珠经由青葱般的纤指流洒在林风雨后背。 南宫紫霞双目带着柔情蜜意向林风雨媚了一眼,俯下身子用一对饱满浑圆的 美乳贴在宽广的后背上摩挲。乳肉软弹如凉糕,滑若凝脂,而中央峰顶两颗凸起 的玫红玉珠却硬如石子,舒服得林风雨低声呻吟起来。 南宫紫霞从下往上,在林风雨耳边道:“今天可又便宜你了。” 林风雨满足地长长呼了口气,半睁开眼睛道:“与人便宜,自己便宜。” 南宫紫霞嘻嘻笑道:“要炼制这么一件宝贝可不容易,夫君今日可得鞠躬尽 瘁才行。” 秦薇挺著一对硕大的豪乳压在林风雨臀部。男人结实的肌肉与古铜般的肤色, 与女人瓷白的肌肤,绵软的乳丘形成强烈的对比。恰在南宫紫霞说话时,她作怪 般在林风雨尾椎骨上呵了一口热气,又吐出丁香舌尖蜻蜓点水般舔了一口。 林风雨浑身肌肉一绷,叹了口气翻过身体仰天而卧道:“两只妖精在这里, 再多的真阳之气也只得都拿出来,还想留有存货不成?” 胯下粗巨的肉棒狰狞如龙指天而立,惹得南宫紫霞情不自禁地伸手握住撸动, 感受着炙热的高温在掌心里窜来窜去,爱不释手。 秦薇望着南宫紫霞媚眼如丝,情动如潮的模样儿笑道:“紫儿可别早夸海口。 夫君修为战力又进,这根宝贝只怕也更是凶悍。若是鞠躬尽瘁全力施为,只怕你 三天下不来床。” 南宫紫霞扁了扁嘴道:“若不是神州堪忧,死在他下面便了。”说罢翻过身 子与林风雨一上一下反向相对,吻过额头之后四唇相贴,两条舌头如长枪般激战 起来。 秦薇见状忙伏至林风雨脚底,一截鲜红润滑的丁香小舌不停在脚心处游离。 女儿馨香贴面直窜脑海,脚底又是舒服,又是酥麻。林风雨双手上探捏住两 颗饱胀的玉珠轻重不一地揉搓,惹得南宫紫霞一条香舌更加热情地在他口内左右 撩拨。 良久唇分。南宫紫霞娇喘吁吁,一对儿鲜花般娇艳的红唇都由于激吻而充血, 显得更加诱人。胸前两颗玉珠被揉捏得酥麻不已,情火的电流经由两颗凸点涌向 全身,却又偏生如此难以满足不可耐。 南宫紫霞一路向下,将丰弹微翘的玉乳放在林风雨脸上,自己则逡巡于爱郎 宽阔的胸膛。直到他张开嘴狠狠地吞没大半颗左乳,用舌头在玉珠上拨弄扫动, 才略感满足地呻吟出声。可是这样一来,那胯下幽穴深处却一阵收缩涌出温热的 液体,身子骨反倒更加空虚难熬。 秦薇见状也不示弱,托起林风雨两只粗糙的大脚挺胸相就。这一招师从曹慧 芸的调情伎俩又媚又浪,左右磨蹭间两只大脚正将美乳按揉踩扁。更何况秦薇胸 前这对傲物之丰硕直追柳若鱼,那从脚面边上溢出的乳肉看着便香艳无比,诱惑 无端。 挺拔浑圆的女人妙物在口手掌控之中,足底还有另一对丰硕绵软伺候。胸膛 被南宫紫霞舔吸得十分舒服,秦薇也没闲着,低下螓首用润口香舌亲吻啃咬著足 踝与小腿。林风雨按捺著满腔欲火,尽力放松享受着,只是胯下的小兄弟却是怒 不可遏,越发昂扬指天。 二女如约定好似的一上一下同时向胯下前进。肉棒在目光视线中越靠越近, 只见它异常粗大,盘绕其间的青筋如同男儿身上雄健凸起的肌肉,正不安分地跳 动着,发出丝丝热气。 秦薇周身早已散发着玄阴媚香,微甜的气息熏人欲醉,那具尤物般惹火的身 段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性感。南宫紫霞媚眼如丝,她的身材虽不如秦薇的火爆, 却更加修长匀称,眼角眉梢中带着的迷人风情更是令人难以抵抗。 两条香舌同时舔上肉棒,那冰凉柔嫩的触感一激,令肉棒又是跳了几跳。那 散发着雄性的味道越来越浓,二女都是兴致勃发。 南宫紫霞的舌尖绕着膨胀的龟菇打着旋儿尝了个遍,方才张开檀口奋力将青 筋暴突的肉棒含入,螓首大起大落吞吐起来。那曲线优美的背脊之下,自然分开 跪起的玉腿中央,两片蝶翼般薄薄的鲜红花肉正流淌出晶莹透明的汁液,淫靡地 呈现在林风雨眼前。 爱妻如此卖力,林风雨自不能光顾著自己享受。更何况两片蝶翼鲜红粉嫩得 仿佛透明一般,顶端处还有一颗米粒大小的蚌珠膨胀颤抖著,似是一朵正在怒放 的娇花中,刚结出幼嫩的果实。 南宫紫霞一寸一寸地吞没大半根肉棒,令龟菇堪堪抵住软嫩的咽喉,蠕动的 喉咙细致温柔地包裹着龟菇。林风雨亦用舌尖顺着蝶翼中央的肉缝上下刮动,这 一动作让南宫紫霞浑身一紧,连带着檀口亦包裹得肉棒更加密不透风。 与人便宜,自己便宜,夫妻之间感情和谐自能在性事上有更高的享受,那互 相之间倾心的取悦与配合,又岂是露水情缘可比?南宫紫霞越吮越爱,直如那根 火烫的肉棒是件无上的珍宝一般。两颊的软肉一左一右有节奏地鼓起,显是上上 下下不住套弄的同时,舌头依然环绕着龟菇打着圈圈,尽心服侍。 秦薇体内的欲望也正随着幽谷中粘腻的溪水流淌著。一来前往北海隐窟的路 途中林风雨只被她一人独享,二来南宫紫霞又占去了大半根肉棒,她只得用两片 柔唇含吮著春丸,时而又用香舌轻托春丸,如玉女捧珠。她分开双腿骑在林风雨 右边小腿上,两片肉馒头般肥美的花唇压住小腿,让男人浓密粗硬的毛发随着她 身体的扭动,不住搔在挺立肉蒂与花肉上。越搔越痒,越搔越难耐,越搔春水越 是淋漓,令小腿上流淌的水儿分不清是潭水还是花露。 南宫紫霞的吞吐越来越急,粗壮的肉棒也膨胀得更加硕大,缠绕的青筋似乎 正约束著某种庞大的力量,只待释放时的更加磅礴。 秦薇知道今时不比往日,三人能在碧云宗圣地一夕贪欢还有更紧咬的事情, 林风雨也并未刻意忍耐,现下已到了第一次爆发的边缘。配合着南宫紫霞的急速 吞吐,秦薇分开男人结实的臀肌,尽力将香舌吐到最长,绕着后庭敏感的褶皱画 著圈圈。待充分湿润后才将舌头像只毒蛇一般钻入后庭用力搅动。 林风雨本已到了爆发边缘,二女一前一后同时进攻令他无从抵抗。正与南宫 紫霞花穴热吻的嘴里闷吼一声,双掌狠命掐住两片丰厚弹手的臀瓣,积蓄已久的 欲望在南宫紫霞温热的檀口里喷薄而出。 南宫紫霞口唇与肉棒紧紧贴合不留一丝空隙,用舌尖底部抵住马眼不让精液 冲入喉间,强劲喷射的力道冲击得她舌头发麻,屏住的呼吸几乎背过气去。好容 易才等到林风雨喷射完毕,秦薇急忙取出一张黄光四散的卷轴状法宝张开。只见 法宝中漆黑的夜空如墨染,周天星斗密布其中,正是那张异想天开的“天图”。 秦薇手中掐起法诀唤出个灵气漏斗。看着简单的灵气漏斗实则并不简单,这 个漏斗的作用是将林风雨身上的阳元注入法宝中。小小的一个漏斗布满了各式法 阵,有些用于萃取阳元,有些用于为法宝注入阳元,有些用于保证法宝在炼制完 善的过程中保持稳定。林林总总纷繁复杂却又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足显秦薇精深 的阵法修为。 南宫紫霞对准漏斗口子缓缓吐出嘴里的精液,液体顺着漏斗向天图流动,无 数阵法将精液淬炼成最为精纯的真阳之气,汇入天图中点亮了一角星空。 只是点亮了一角星空,南宫紫霞便觉得天图妙不可言威力无穷,情不自禁朝 秦薇竖了竖大拇指。 法宝炼制顺利,秦薇开怀一笑,得了南宫紫霞的夸奖又是颇觉傲然。 林风雨也一直关注著天图的进展,只是无法做到心无旁骛。南宫紫霞压根就 不想停下诱惑,炼制法宝之时故意背对着他像只母狗似的趴在地上,将丰翘肥美 的隆臀毫无保留地撅起展现在他眼前。即使从后望去,四肢缝隙之间隐约可见两 只蜜桃般的玉乳悬垂著晃荡不息,丰茂黑亮的耻毛覆蓋之下两片蝶翼花枝招展, 幽深的臀沟也因此裂开一丝缝隙,娇艳粉嫩的菊蕾微微收缩又舒展。 既有尤物身段,又极具风情。林风雨忍不住靠近对着白皙的臀肉啃了一口, 惹来南宫紫霞一声亦嗔亦喜的娇啼。 林风雨一本正经道:“开门大吉当趁热打铁!你这闷骚内媚的小浪货,可准 备好了?” 南宫紫霞不依道:“又来折辱人家?人家哪里是什么小浪货了,说话那么难 听。”可那不停摇摆的腰肢,左右甩动的臀肉,分明是情动不已正期盼著爱郎快 些大力征伐的模样儿。 林风雨伸手在爱妻胯间抄了一把,满手俱是温热粘腻的花汁。他张开五指递 到南宫紫霞眼前,笑而不语。 夫妻间的互相逗趣更显蜜里调油。南宫紫霞一边撅嘴摇头不依,一边却将盈 如满月的隆臀向着肉棒凑来。林风雨顺势一挺身,龟菇准确无误地破开花蜜泛滥 的裂缝,沾著腻滑的汁液直透花底。 南宫紫霞身心俱醉。久违的感觉再度胀满整条敏感的花穴,那火烫的温度, 粗壮坚硬的触觉,破开身体的霸道,强劲的冲击力,即使已无比熟悉依然让南宫 紫霞兴奋地浑身发颤。那根肉棒像是一条巨龙贯穿了自己的身体,龙首轻易地击 穿了堤坝,令花穴里化作一片水乡泽国。 感受着花穴里的温润泥泞,林风雨止住不动道:“只一下便湿成这样,看来 不是个小浪货,分明是个大浪货来着。” 南宫紫霞急不可耐,身躯主动前后摆动用花户套弄着肉棒,只可惜敏感所在 被占据,身躯酸软,这般动作总显得有些无力,难以满足。情急之下娇声哼道: “还不都是……薇薇姐在这里……玄阴媚香……谁能……受得了。嗯……你…… 你还不快些……快些呀……” 语声未落,林风雨趁著南宫紫霞向后吞没肉棒,狠狠向前一挺腰。肉棒剧烈 摩擦着花户内无数的敏感嫩芽,死死抵住花心。 南宫紫霞骤然遭袭,身躯一僵像被肉棒抽空了浑身力气,软软地倒向石板。 却被林风雨两只大手握住腰肢不让她逃开,龟菇抵住花心嫩肉没命地打着圈儿研 磨。此刻爱妻身躯酥软花汁淋漓,蹙起的眉头与微撅的红唇更显娇弱不堪。而光 滑洁白的背脊弧线优美自然,为了迎合肉棒更深更顺畅地插入高高翘著的美臀更 是夺天工造化,把在掌心令人爱不释手。 南宫紫霞被肉棒冲击得毛孔大开,浑身轻飘飘的唯有那一处着力。湿滑的花 肉紧紧包裹着深陷其中的肉棒,仿佛要这让她欲仙欲死的宝贝全数吸进去一般。 林风雨故意作怪的研磨让她没了一丝一毫的喘息之机,直欲让她背过气去。美得 死去活来的当下,又少了大力快速抽送带来的情绪彻底宣泄与疯狂。 林风雨又是研磨了好一阵,南宫紫霞只觉得体内的快感简直被憋闷得都要抑 郁了,那快乐的巅峰触手可及,却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何其难耐。此刻她除了 咿咿呜呜的娇怯声之外已发不出任何声响,体内快要炸裂的快感像个膨胀到极点 的气球,肚子里的火气也像是这颗气球一样,若不是浑身无力,恐怕早就暴走起 来。 秦薇闲在一旁,原本不时逗弄著南宫紫霞,一会儿在乳峰上掏摸两把,一会 儿吻吻玉脂般的背脊。见林风雨就要将南宫紫霞给折“磨”死,嗔怪道:“夫君 可别太过分了,再这么下去紫儿可就没命了……哎,一个元婴巅峰竟然要陨落在 此地……” 殊不知林风雨也是咬牙强忍。南宫紫霞紧致又富有弹性的花穴将他的肉棒包 裹得严严实实,花心处更是一片柔腻。龟菇挤压研磨着花心,花心又何尝不是在 反压着龟菇?爱妻花心里奇异的鸟喙样软肉更是早已顺着研磨挤入马眼,只不过 是差了最后快意潮水的释放而已。 见林风雨艰难地摇了摇头,秦薇还以为他不肯放过南宫紫霞,索性添上一把 柴道:“好紫儿,还是姐姐来帮你一把。” 秦薇伸手将林风雨两颗露在洞外的春丸把玩了一番,又伸直春葱般白嫩修长 的中指,将花穴口又挤开少许慢慢探入。 谷道本已被肉棒塞满,此刻硬生生地又探入一根纤长的玉指,虽然与肉棒的 粗大不可同日而语,还是让南宫紫霞浑身剧震,毛骨悚然之下冒出淋漓的香汗。 也幸亏她花肉弹性极佳,否则焉能办到? 手指轻柔地迤逦前行,待寻到肉壁上方那颗粗糙的凸点方才停下。秦薇促狭 地一笑,另一手抄了把花露泼洒在南宫紫霞幽深的臀沟,随即探出中指刺入后庭 菊穴似肉棒一般抽插起来。正用一指使力揉搓著粗糙肉粒儿的右手仍不罢休,大 拇指再压住肉蒂,二指同是发力高速弹动,竟然给南宫紫霞来了一个三管齐下。 南宫紫霞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气力,身子猛地一弹,几乎在一瞬间便一泄如 注,又娇又媚的浪叫声却又如泣如诉。那在体内积蓄已久的欲望一朝得以宣泄, 花汁如同喷薄而出的喷泉,随着身体剧烈的抽搐如同被高压水枪打出来一般,泄 得稀里哗啦一塌糊涂。 肉壁收缩的力道让秦薇为之咋舌,感慨于极佳的弹性。又听林风雨喉间发出 野兽般的闷吼声,与手指交贴的肉棒也传来脉动的感觉。秦薇知道爱郎也到了爆 发的边缘,急忙将手指抽离谷道。 林风雨本已感忍耐不易,南宫紫霞的高潮泄身令肉棒的快感又上一层,而秦 薇的亵玩又让他生出一股阴暗的快意。几番冲击之下,南宫紫霞花心嫩肉骤然抽 紧,鸟喙般顶入马眼,令他再难以忍耐,只想纵情驰骋方能解心中欲望。 林风雨松开南宫紫霞的柳腰,双臂环抱以左手攀右乳,右手抓左乳提起爱妻 的身子,让她的身体倒弯成一张曲线动人心魄的玉弓。 南宫紫霞酣畅地泄了一回,之前无力动弹的身体又重新恢复了活力。她双腿 发力支住身体,让肥美的肉臀与林风雨的保持着一段距离,以便爱郎能发力抽送。 随着林风雨一记猛力插入,满足地发出一声长长的“哦…………”声。 林风雨更不停歇,抽插如同狂风暴雨,凶狠的撞击让南宫紫霞两片丰肥的臀 瓣媚肉像波涛一般抖动不已。林风雨一边抽送,一边大力抓挤著两颗玉乳,耳听 南宫紫霞媚声不绝,又是发力一冲到底问道:“紫儿,这样子可是满意了?” 南宫紫霞只觉得浑身发烫,花腔每一分嫩肉都被剧烈摩擦,每一次抽送都让 她哆嗦不已,飞散著一头秀发娇吟道:“比从前……还要好……还要舒服……好 夫君……亲亲夫君……再用力些再快些……”粗硕的肉棒撞得她复又头晕目眩, 脑子里仿佛一片空白,只想要一遍又一遍地在极乐的巅峰中徜徉。 随着爱妻连声呻吟不止,林风雨憋著一口气,那用上所有力气的抽送如此剧 烈,肉棒浸润着一注又一注的花浆反复不断地冲击著深宫。直到肉棒又胀一圈, 在南宫紫霞歇斯底里的春声中射出浓稠的精液…… 虽是攀登极乐,三人却不敢又丝毫怠慢。南宫紫霞强撑著高潮后慵懒乏力的 身体,将花穴口对准那只灵气漏斗注入阳元。 秦薇依样画葫芦,又将天图完善了一部分。满意地点点头,向南宫紫霞调笑 道:“紫儿再加把劲,咱们今日便将法宝炼成。” 南宫紫霞急急摇头,从前和林风雨欢好虽也终要抵敌不住,总还能撑上好几 个回合。今日被两人携手作怪,一时间实在回不过气来,再紧接着被弄上一会, 只怕非昏死过去不可。何况此时心里还有她自己的小算计!忙道:“我是不成了, 薇薇姐替我一回。” 秦薇也颇觉意外,小色女在床上向来不到筋疲力尽不肯罢休。看今日的模样 儿难道只是一回便力不能支了么?还不及多想,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便从身后抱 住了她,火热得炙人的龟菇分开两片臀肉,重重抵在菊花穴口。 秦薇最喜后庭之戏,那只玉涡凝脂妙菊儿敏感得一点就著,只被圆钝的龟菇 甫一接触便身躯酥软。她旁观激烈床战良久,内心亦是渴望良久,此刻哪里还能 抵抗?索性弓腰将雪白肥满的玉臀抬高,迎合着肉棒的侵犯。 林风雨挥抢挺进,细小的孔洞慢慢绽放将龟菇吞没。若说前庭花穴是一种细 腻温柔的包裹,那么后庭妙处便是紧紧咬合了。那圈细致的菊蕾将龟菇箍得十分 舒服,而受此刺激,秦薇的后庭里也渗出一股细密油滑似蜜糖般的油脂,更显温 暖润滑,不愧为玉涡凝脂。 秦薇只觉得一根烧红的铁棒正顺着菊穴捅进了肚子里,仿佛被捅穿了五脏六 腑一般。那令人欲说还休的胀满快意让她兴奋得浑身剧烈颤栗不已。娇哼一声, 秦薇很快便进入了感觉,主动扭动着腰肢迎合著爱郎强力的摩擦。那朵蒸熟的馒 头般肥美的肉花没了肉棒的堵塞,正不住流淌处激发情欲的骚香淫液。 林风雨毫不怜惜地抽插,小腹不断撞击著圆如满月的美臀。遍体都是似酸非 酸,似麻非麻的快意,秦薇浪声哼哼著:“太美了……最喜欢夫君弄人……家的 屁眼儿……顶得好深……都要给你弄坏了……” 二人激战正酣,回过劲儿的南宫紫霞笑嘻嘻地来到二人身边笑道:“薇薇刚 才欺负得人家够了,现下你也落难,可该人家好好施展一番了罢?”玉手将两颗 蜜瓜般的豪乳好生一顿把玩,南宫紫霞又用指头拈住两颗玉珠向外拔出,直将两 颗浑圆硕大的美乳拉得向两只尖笋一般,才突然松开手指。充满弹性的乳肉猛地 缩回,弹力将乳肉从尖立变得扁圆,深邃的乳沟瞬间被填满,两片白花花的美肉 狠狠撞在一起发出啪的一声,又是一顿晃荡方才回复原状。 秦薇被林风雨抽插得云里雾里,菊蕾处的嫩肉被粗大的肉棒翻进又带出,快 感正不断累积。南宫紫霞忽然来了这么一招,虽然带着轻微的刺痛,却又有虐待 的快意。正巧林风雨的肉棒一突到底,秦薇尖叫一声,身体绷紧颤抖著小泄一回。 南宫紫霞趁人之危道:“小风快把薇薇姐抱起来,嘻嘻,人家也要给他来个 前后同欢。” 林风雨哈哈一笑,家中几位爱妻时常如此行事。她们个个貌美如花,同性之 戏更是丽色无边,更增欢好之乐。在秦薇的抗议声中肉棒也不拔出,直接双臂一 使力将她举成个小孩把尿的姿势,胯间又黑又亮的浓密毛发与两片肥白的花肉顿 时纤毫毕露。 南宫紫霞取出双头假阳先给自己安上,应是林风雨之前太过凶狠,假阳入穴 也让她皱眉抽了两口凉气。安装妥当之后才又展颜露齿笑道:“劳烦薇薇姐久等, 紫儿来帮你攀登极乐。” 秦薇在床上向来百无禁忌,这种同性之戏更是时常充当发起者,内心没有半 点排斥。可任由南宫紫霞这么予取予求可不行,加上夫君今日如此勇猛,再被前 后贯通怎生得了?挣扎著讨饶道:“紫儿饶过人家这一回。方才可真是好心像要 帮你来着……哎哟……” 原来她一边讨饶一边想要挣脱,正满心期待着欣赏两大美女无边丽色的林风 雨怎会让她如愿?每当秦薇要逃,便是狠狠一挺腰,直将肉棒插进她的肚子里。 秦薇的后庭妙穴敏感异常更胜前路娇花,这般凶狠的一插到底让她无力抵抗,被 南宫紫霞用假阳抵住两片丰厚花肉,作势欲入。 姐妹之间相戏更增情趣,南宫紫霞却能把握分寸并非不管不顾地插入。她嘴 上说得恶狠狠地,动作却十分温柔。假阳的龟菇抵住洞口轻轻揉了揉,才缓缓地 插了进去。 龟菇仿佛是被吸住一般顺利地滑了进去,南宫紫霞才发觉自己多虑了。秦薇 嘴上抗议,身体却完全暴露了她的渴求欲望。玄阴媚体果是不凡,林风雨此前单 单探采后庭妙穴,可前路花穴早已湿的一塌糊涂。南宫紫霞看着那两片深红媚人 的花肉竟像张小嘴似的一开一合,像要咬人似的,玩味笑着给林风雨使了个眼色, 两人一前一后同时将棍棒送入最深处。 “哎哟……”二女同时惊呼一声。秦薇是下身两处全被填满美不可当,南宫 紫霞则是动作得狠了,假阳龟菇被秦薇深处嫩肉夹住,在她自己体内的肉棒亦是 反撞在花心上,亦是浑身微麻带酸,快意连连。 被两根肉棒沾满了两处妙穴,秦薇的快感更上一层,只觉得身体的每一寸都 在受到令人震颤的侵犯。林风雨粗糙的大手正托举著自己一双大腿,而一对儿傲 乳则被南宫紫霞柔嫩的小手托举著把玩,上钩下挑,左揉右摸。股间花汁潺潺滴 落,腻滑湿润了一大片石板,真是双花齐破,心花大开。 秦薇挣扎抗拒之色尽去,浮在脸上的尽是火热的魅惑。两只嫩藕般的玉臂前 后回环同是勾住南宫紫霞与林风雨,就著两人第一次齐进齐出的抽送,将南宫紫 霞的娇颜拉到眼前,香舌轻吐破开她的芳唇,二女甜蜜火热地吻在一起。 二女的绝色姿容魅惑无端风情无边,热吻之际两对娇乳更是紧紧贴在一起, 生生成了四团肉饼。林风雨及时肉棒正被紧窄的菊穴重重包围,依然口干舌燥。 秦薇在两人的夹击下娇躯水蛇般淫媚地扭动,上下三处妙穴都在喷吐着火热 的气息,魅惑的玄阴媚香让三人全然投入到尽情的欢好之中。南宫紫霞热情地回 吻著,与林风雨一前一后抽插著前花后庭,让秦薇喉中只能发出闷闷的嗯啊连声, 畅美得头晕目眩。 肉体撞击的声响不住响着,秦薇总是被两根肉棒一同刺击到最深处,花心软 肉被挤压得酥软如泥,而后庭则是像要爆裂般的满足。高潮的巨浪反复冲刷著身 体,她回过头又向林风雨献媚,一张因剧烈激吻而充血红润的朱唇不停前后相送, 品味着不同的美妙滋味。 渐渐的,林风雨的冲击依然凶猛,而南宫紫霞却难以为继——双头假阳的每 一次抽插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直探秦薇花心的同时,自己的花心也在不断被 采探。在秦薇连连泄身之际,她也攀向了快美的巅峰。 林风雨见状索性将她们放倒在地。胸乳交贴的姿势让二女胯下始终保持着一 段距离,林风雨粗壮的肉棒急速攻向后庭深处之时,小腹总是重重撞击在秦薇的 满月美臀上,推着她的身体压向南宫紫霞。那根双头假阳便被二女的花穴将两端 尽根吞没。啪的一声,三人皆爽! 在无边无际的快乐之中,二女泄得酣畅淋漓身躯瘫软,那此起彼伏的娇吟声 交相想起,像是美妙的交响乐曲。林风雨深吸一口气,雄躯急速地挺动,顶得二 女高潮连连美到了极处。终于林风雨啊地闷叫一声,伴随着二女语带哭音的媚鸣 声射出火辣辣的精液…… 日落月升,又到日上中天,这一场尽情的欢好持续了一天一夜。秦薇与南宫 紫霞下身两处肉穴儿都已红肿不堪再难为继,此刻她们正用四团饱满的乳肉夹住 林风雨依然指天的肉棒上下推动,两条小舌也一同环绕着龟菇舔吮打转。 忙活了许久才让林风雨再度喷射出来,二女口中的阳元也终于点亮了天图整 座星空。 三人都喘了口气,连番征战确实让他们都感到疲惫。 林风雨问道:“法宝练成了罢?” 秦薇摇头道:“只能算半成品,还算不得大成。法宝讲究阴阳并济,和谐平 衡。如今天图只有阳元,阴元尚缺。原本我和紫儿的阴元也成,不过为了尽量完 美,第一股阴元还是用楠楠的最好。这却只能等回了出云山再做计较。” 南宫紫霞望着星空中黯淡无光的北斗七星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秦薇拨开鬓角边散乱的头发道:“这个位置留给一件顶级法宝压阵用。北斗 七星,嘿嘿,我要玄机的七星剑。” 林风雨与南宫紫霞对望一眼,眼中俱是惊骇与叹服。不想秦薇的阵法修为高 到了这种地步。林风雨心中更是满满的感动,从一介白身走到今天的地步,身边 的爱妻们每一位都在竭尽所能。 宁楠近乎疯狂地提升修为,只为了下一次对敌能并立在林风雨身边,不让他 再孤军作战。她是如此,其余几位又有谁不是呢?秦薇修行天资一般,于是精研 阵法与法宝,这一件天图正是她至今所有修行之大成。 天图一出,必将震动神州。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2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