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四部)(06)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四部)(06)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59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血战出云 手头繁重的事务终于暂告一段落,南宫紫霞稍松了口气。百孔千疮的望天梯 有太多的地方需要大修完善,只是事情总要一步一步来,急不得。 自从离开北海隐窟之后,秦薇始终心事重重,见暂时没了要紧的事务,急匆 匆说道:“紫儿,我先告退一下,有事情通知我。” “哎~~”甚至等不到唤住她,秦薇便已离去。南宫紫霞皱了皱眉头,不知 这好姐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得任由她去。此时一颗心思都飞到了林风雨身上, 又是记挂又是咬牙切齿。哼,救人要紧又让这色狼占了便宜。云蕊呀,姿容俏丽 无双不说,还是堂堂顶尖门派碧云宗宗主,顶尖容貌加上尊贵的身份,对哪个男 人不是一种极大的诱惑?阴差阳错又落在林风雨手里得以一亲芳泽缠绵旖旎,偏 偏这又是父亲曾经的女人。南宫紫霞有些哭笑不得,父亲昔日慧眼识珠引为毕生 杰作,那想得到过世之后,这位老兄倒是不客气将南宫家的女人挨个儿接收了。 难道天命之子的眷顾连艳福都包含在内么?依著自家那口子的个性,碰过的女人 怕是不能容她孤身一人。 今后可就热闹了,娘,自己,再加上个云姨,那画面真真不敢想像。恩?可 不就和冰姐姐一家相似了么? 胡思乱想着来到云蕊养伤的小院,院门被四名碧云宗弟子看守着,看见南宫 紫霞到来一名弟子抱歉地阻止道:“南宫庄主见谅,林真人与易宗主正在为鄙宗 宗主疗伤,苏圣女有令任何人不得她许可不得进入。还请南宫庄主稍候。” 南宫紫霞心中早已醋意翻天!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还舍不得出来?准备死在 云姨肚皮上了吗?还得强忍着脾气脸上挂着亲和的微笑对四人言道:“还请四位 见到林真人转告一声说本座来过。你们放心,云宗主定会安然无恙。” 正要转身离去,院门吱呀一声打开,林风雨与易落落并肩走了出来。 看二人闷闷的脸色,甚至林风雨明显还落过泪,南宫紫霞也不免心中咯?一 声,那四名碧云宗弟子更是吓得花容失色。 林风雨疲惫地摇了摇头道:“云宗主伤势已有好转,不必担心。快去请苏圣 女过来。” 易落落心思活泛,见南宫紫霞在等候忙道:“林真人请随南宫庄主去吧。苏 圣女那边本座自会告知后续事宜。” 林风雨点了点头,牵起南宫紫霞的手离去。易落落看他落寞的背影与沉重的 步伐,心中不由得一酸。我们两人,今后又该何去何从?能熬得过这一次神州劫 难么?自从种下那一颗情爱的种子,精心呵护着它成长,可期待的双宿双飞的梦 乡,又在何方? 林风雨垂头看着地面,漫无目的地信步前行。南宫紫霞双手握住他粗糙的大 手,默默跟在一旁。 林风雨目光所及不过面前数尺,猛然间见到一朵青色彩云,方才抬起头来。 只见一座高山拔地而起,漫山郁郁葱葱浑然如梦。拢烟含翠的青山边缘,一朵朵 碧绿色的云彩次第环绕,仿佛一道道阶梯,层级而上无穷无尽,竟将青山与天空 连接在一起。碧云宗景色优美堪称人间仙境,不知不觉两人便行至碧云宗奇景— —望天梯。 传说碧云宗开山祖师发现了此地,便落脚修行,久而久之建立了碧云宗。此 地奇景最早命名为登天梯,只是这一段云路却是无穷无尽,从未有人走到过尽头, 可望不可及,于是改名为望天梯。 南宫紫霞拉着林风雨停步,将螓首靠在他肩头道:“这里便是望天梯了。小 时候来过一次,还是爹爹带我来的。呵呵,真想不到连云宗主都为他臣服。”她 脸上带着几分贼笑,又有些自豪。易落落早传音将事情告知,此刻她提起南宫剑 河,自是也被勾起心中回忆,感慨万千。 林风雨莞尔一笑道:“当时听到真是天雷滚滚把我吓得不轻。蓝剑山庄庄主 与碧云宗主成了一对,真是……大哥不愧色中之仙。” 南宫紫霞玩味道:“那夫君呢?云宗主现下可与你也有了肌肤之亲,不知道 我家色色的夫君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林风雨摇摇头道:“云宗主和你母亲大有不同。她的心门是封闭的,只为你 爹爹一人敞开。我总觉得多看她一眼都是亵渎……而且,你家夫君做不了色中之 仙,也不至于变成色中饿鬼,是个美人就要往家里带。” 南宫紫霞甜甜一笑,转了个话题道:“世事纷乱,楠楠和冰姐姐那边也不知 怎么样了。” 林风雨神色一暗,涌上一股无能为力的感觉,只得暗暗祈祷:“楠楠,你们 一定要撑住。” 出云山大阵已经展开,只是神州修者该如何进入却是个巨大的问题。华光灿 灿的法阵早已引起了西华魔宗的注意。之前始终远远坠著的魔族军团已经逼近天 盟修者不足十里的距离,吞雷剑阵如若放空个缺口供神州修者进入,西华魔宗必 将朝着缺口一拥而上。到时候就是城破人亡的下场。 出云山护山大阵是天盟撤退以来第一个依仗,其实也是最后一个。魔界大军 已经已尽入神州,不但高端战力大占上风,人数上也不再居于劣势,若神州修者 不能退入出云山依仗大阵防守反击,接下来面临的就是魔界大军的绞杀,仅仅依 靠无根的杏黄旗是无法护得大军周全。再受到这么一记重击,神州便是一败涂地 再无翻身之日。 大阵无法打开,驻守出云山的柳若鱼也只能干着急。蓝剑山庄早已精英尽出, 再无余力增援天盟。而一旦天盟在大阵外被绞杀,出云山唇亡齿寒,迟早也是覆 灭的下场…… 中军营帐内,谷元真人双目赤红沉声道:“形势如何相信诸位都已了然于心, 出云山已近在眼前却又面临生死之劫。神州大半力量都集结于此,若有什么差池, 神州万劫不复。”他目光扫过中军营帐里一张张疲惫的脸,艰难道:“本座欲亲 掌杏黄旗阻敌进军,护佑神州修者退入出云山。还有何人愿助本座一臂之力。” 秦冰抬起柔雅的妙目注视昆仑掌教。无论谷元真人之前如何利欲熏心,抓着 阴阳门与蓝剑山庄不放,可到了生死关头不愧神州第一人的气魄。以身阻敌,与 昔日南宫剑河所作所为并无丝毫不同。这一刻她也不禁热血上头,可她修为并非 顶尖,无力阻住魔宗十大护法任何一人,终究还是颓然叹息。 “小女子愿助盟主一臂之力!”营帐被掀开,身披法衣劲装装扮的宁楠俏生 生地进入,英姿飒爽更显风华绝代。 谷元真人动容起身道:“妖主娘娘有伤在身,怎可再行犯险?”宁楠展现出 的勇气,让高傲的他终于尊称一声妖主娘娘。 宁楠淡淡一笑道:“伤势已无碍。黑白郎君还是交给我,我不死……他过不 来!” 秦冰微微昂起头,忆起林风雨昔日在太玄门之战时说过的话:“看着吧冰姐 姐,你的女儿,会让我们所有人为她骄傲。”从小就任性却倔强泼辣的女儿,此 刻终于成长为具备了无与伦比的勇气,前路危机重重,秦冰的心里有浓浓的担忧, 更有满满的自豪。 端木恩赐摇了摇头发出粗豪的笑声道:“妖主娘娘一名女子尚且豪气干云, 在下又怎能居于人后?盟主,算在下一个。” 慕容千罡起身道:“在下斗胆做个主,请诸位元婴巅峰高手同去。此时此刻 已无退路,若不阻住敌军进不去出云山大阵,在此地遭到绞杀,神州玉石俱焚, 在座诸位谁也不可幸免。咱们去了……便是陨落几人又如何?守住出云山便有了 立足之地,总有反击之机。” 方玄衣笑道:“同去同去,在下有幸参与此战,不去岂不可惜。” 众人达成了共识,慕容千罡来到秦冰身前道:“在下此行九死一生。秦仙子 来日若见了林真人,还请捎上一句话,昔日所作所为悔之无及,只求林真人若能 助神州得脱大难,还请高抬贵手,留庚金山庄一脉传承。”神州危如累卵,不由 得这些曾站在最高峰翻云覆雨的高人反思。 秦冰抿了抿嘴唇道:“慕容庄主言重了。夫君并非无理取闹之辈,该当如何 他会自行决断。小女子不会为您传这句话,还得请您安然归来亲自对夫君说。神 州还不能缺了您。” 慕容千罡仰天大笑离去道:“有秦仙子此言再无牵挂。壮哉,壮哉。”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分派已毕,谷元真人,天机子,宁楠, 五鹿大师,端木恩赐,慕容千罡,上官文辰,方玄衣各自带起一路人马,去做飞 蛾扑火般的阻击。 余下的神州修者肃立当地微微欠身施礼。 不知是谁奏起了悲壮的萧声。 乱世何为歌?管弦说纷扰。黄粱梦枕戈,兵刀入离骚。 谷元真人挥手握住杏黄旗旗杆,那法宝猛然爆发出一片金光将覆蓋范围延展 了三成,又多了百朵金莲涌现。谷元真人飞升空中,向着魔宗十大护法吼道: “随本座迎敌!神州,不屈!” 无数人齐声嘶吼:“神州,不屈!” 虽悲壮,士气正旺,人心可用。谷元真人也不觉精神一振多了几分信心。 清晰的咳嗽声自魔界大军中传来,盖过了震天的嘶吼,又让神州修者心中一 沉。谷元真人目光凝视那个皓首白须的身影恨声道:“有苏不言!” 昔年有苏不言夺天命不成,领着天狐一族弃青丘国远遁不敢露头,直到魔界 打破魔岛封锁进犯神州,才又悄悄与魔军汇合一处。此前一丝风声都未漏出,此 刻悄然现身实是给了天盟联军重重一击。原本实力就处于下风,如今对头又多了 个堪比谷元真人的大高手,就算最乐观的人也知道形势严峻到了极点…… 宁楠重重一抿嘴唇,强行克制着将仇恨的目光从有苏不言脸上移开,对于这 位原本该在自己手下,却投身魔界还曾重创林风雨的大妖,她恨不得将其撕成碎 片。不过也知道此刻不是逞意气之争的时候,挡住黑白郎君才是自己的重责。 谷元真人深深吸了口气抛出一面令旗下令道:“有苏不言交给本座!大军行 动!神州……死战!” 神州八真人在杏黄旗的照耀下一言不发沉默飞行。杏黄旗虽在谷元真人手中 威力大增,却大都用来保护准备进入出云山的修者,那边再无顶尖高手护卫。阻 击队伍只能依靠自身的力量。 八道灿烂的霞光逐渐提速,领着跟在身后的阻击精锐,向着密密麻麻看不到 边的魔界大军冲锋,像一群奔向无边海洋的蚂蚁…… 卫无涯一提真元,又变成了脸上半涂黑白油彩的狰狞模样下令道:“诸位兄 弟随我拦截那八人,其余人等不必理会放他们过去。啸天,玉芒,分兵一半给你 二人,不必理会此地,绕过去截杀妄图入出云山的家伙,能杀多少……杀多少!” 宁楠娇叱一声,祭起星光弓,搭上碧玉箭,手中弹动弓弦不停,崩崩崩的一 连串响声过后,三十五支碧玉箭在空中拖着长长的尾翼,划过美妙的光弧,迎头 射向奔袭出云山的魔军。 卫无涯飞向宁楠呵呵笑道:“此时还有心思他顾?小丫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宁楠目中冷电般的厉芒一闪,不得不专心应付眼前大敌。 卫无涯好整以暇地扭动身体,险之又险地让射来的三箭贴著肩膀落空,冷笑 道:“怎么不拿你的妖王印出来?”手中祭起一颗雷电缭绕的蓝色珠子,对着宁 楠爆出一片惊雷。 宁楠破法叱目中射出道道光华,弹指打出射阴箭准确击在一道雷光的节点, 让它一阵颤动嘶鸣后消散于无形。 卫无涯眉头一挑,心中暗赞一声。黑白双剑出鞘,双剑如龙一左一右向宁楠 绞杀而去。 宁楠双目牢牢盯住这致命的法宝,双掌中玉阴掌火烈焰滔天化作两道火蛇纠 缠剑身。双剑轻轻一震,火光便溃散于无形。可宁楠身形盘旋而上,火光无穷无 尽,破法叱目之下一切真元运转无所遁形,火蛇不屈不挠地向双剑真元节点扑下。 远远望去,好似宁楠手持两条亮白晃眼的彩带,拼尽全力想要束缚擒住黑白双剑。 卫无涯吃惊地发现双剑竟然有微微地转折不灵,脸上笑容收敛道:“好!这 才像我阴阳门人!” 手掐法诀,双剑光芒暴涨,速度陡升,破空呼啸声大作。宁楠双掌一合,两 条火蛇归于一手掌控继续对双剑纠缠不休。空出的右手大小两指扣在掌心,中间 三指绷直祭起碧玉箭凝而不发。 黑白双剑不断破开火蛇的纠缠,去势如惊雷逐渐逼近。恐怖的剑势割得扑面 生疼,巨大的危机感笼罩身体,宁楠屏息凝神,似乎泰山崩于前也不能动摇她。 破法叱目的光芒越来越盛,在双剑即将扎入身体之际,右手的碧玉箭终于出手。 宁楠的身姿在劲装束缚下尽显曼妙浮凸,她一个旋身右手猛然发力,以箭作 剑击在双剑剑身最薄弱处。黑白双剑势不可挡的去势猛然一顿,随即竟略略偏开, 险之又险地从宁楠身侧划过。一击落空!宁楠借着反震之势向后飞退。 未参与阻击战的月华与伊丽丝一直焦急地关注著宁楠,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让 两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可她们也无法再将目光放在宁楠身上,血红魔眼瞳仁 转动射向杏黄旗,啸天与玉芒率领的魔界大军借此已开始向神州修者发动猛攻。 血战! 神州八真人除宁楠与卫无涯一对一之外,剩余七人聚集在一起,殊死抵抗魔 宗七护法与有苏不言的进攻。玉面童老与有苏不言战力可与谷元真人并列,甫一 接战便将神州七真人压在下风,再无暇他顾。 落入魔界大军中的阻击精锐随即被茫茫的人海淹没,只有缝隙中透出的法宝 光华才能看出他们是否陨落,而不断传来的自爆声更是将战场渲染得分外惨烈。 出云山大阵放开的入口庇护在杏黄旗之下,可缺口的范围不足以掩盖神州大 军的二成,漏在外面的修者便成了啸天与玉芒的目标。 生死已然置之度外,外围的修者停止了向出云山靠拢,齐齐转身一排一排地 向魔界大军扑去。他们知道神州八真人的力量只能做到这么多,而啸天与玉芒两 大魔头不是他们能抗衡的,可是没有选择。 一名修者瞪着猩红的双目吼道:“他娘的!修为上来了记得给老子报仇。” 随即和身边的同伴排成人墙,祭起所有的法宝向魔界大军冲去…… 生命如草,一排排的修者也如草一般被收割。可是没有人停下,一排排的修 者们有序进入出云山。最后一排的修者转身,或者沉默,或者骂骂咧咧,或者高 喊著遗言。再一排排地冲上去,一排排地倒下。再轮到下一排…… 柳若鱼不断大声呼喝着“快些,再快些。”吞雷剑阵原本攻守兼备,可南宫 紫霞不在出云山,剑阵攻击威力大减,对肆虐的啸天与玉芒构不成威胁。眼见神 州同道不断倒下,心急如焚! 出云山一处别致的小院里依然幽静,几处阵法将此地重重护卫,喧嚣的战场 也影响不到这里。 小院中央安放着一只水晶玉棺,透明的棺身可见内里正沉睡着一只形态优美 的天狐。它已沉睡了九年,没有人敢来惊动它打扰它。 战事激烈,这一处小院也失去了平时受到的关注,以至于天狐的身姿微微抖 动了一下也无人察觉。 天狐慢慢舒展了身姿逐渐化作人形,柳眉斜飞,猪胆鼻,双唇莹亮如豆蔻, 瓜子脸儿英气勃勃。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顺着透明的玉棺向外望去,似乎有些 迷茫。 从内掀开棺盖,活动了下身躯四肢又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又从储物戒中取出 件法衣覆蓋住修长曼妙的娇躯,确认活动无碍才猛然飞空升起。 柳若鱼百忙之中仍然心弦一动,回眸向小院望去。只见一道雪白的光华在她 面前顿住,光华中美貌的女子笑道:“姐姐,多谢重生之恩。” 柳若鱼惊喜道:“语嫣,你醒来了?”随即脸上一僵,扶语嫣无论如何不该 称呼她姐姐,难道是知道了什么? 扶语嫣从柳若鱼脸上的表情便知她心中所想,揶揄道:“我虽然不能看,不 能听,不能动,可是我感觉得到呀。” 柳若鱼大窘,急忙转移话题道:“这里危险你快下去休息,一会儿我去找你。” 扶语嫣却不搭她的话,四处打量著战场一阵道:“我去帮帮忙。”身化白光 向大阵外冲去。 柳若鱼大吃一惊,伸手一捞却扑了个空。她已是元婴后期修为,怎么可能抓 不住扶语嫣?目光追随白光而去,只见扶语嫣在人群中前行,白光包裹中渐渐化 出本相,身后垂下了六条狐尾……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5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