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04集~第18章:心有灵犀 作者:林笑天

◆第十八章:心有灵犀 元婴巅峰修者的陨落声势依然惊人,战场中央旋出一阵灵力风暴!激战的双方几乎在同一时刻不约而同地停止动作望向这片区域。 风暴来势猛烈,无序扩散的灵力更是扰乱了这片区域的法则秩序,即使元婴中期的修者圆睁法眼也无力看清。谁陨落了?获胜者是谁? 风暴中落下一名失重的女子。纵使她看上去狼狈不堪,仍难掩绝色的靓丽姿容。她左肩头的法衣完全破碎,致使左臂衣袖脱落,露出的粉臂上血迹斑斑,凄艳的血色却更显得那白玉般的肌肤耀眼动人。失去了肩带的拉扯而翻起的左侧衣襟虽有裹胸束缚,仍难免露出小半片雪白得炫目的乳肉,浮凸之处对比香肩锁骨的瘦削是那麽丰盈饱满。失重落下的身体让乳肉颤如惊兔,绞肉场般的战场之中亦难掩销魂蚀骨。 女子伤重却尤有生命的气息,这片元婴巅峰修者陨落而产生的灵力风暴绝不是她的。那麽始作俑者便只能是她的对手,魔宗护法天鹰圣者唐九灵! 易落落唯一错愕便回过神来,手中令旗急急一摆喝道:“掩护我!”修长苗条的身形飘逸而出,一手祭出苦海无垠杯将失去了主人控制的异种凶禽精魂尽收其中,一手祭起神君带迫开靠近的魔鬼二界修者,螺旋环绕住南宫紫霞。 围绕着昏迷的南宫紫霞,两军爆发出一场殊死血战。 碧云宗联军精英战队有了牵绊,再不复之前游斗时只找弱点下手,一沾即走绝不与敌军纠缠的灵动。苦苦追赶却总被牵扯得七零八落,无法形成合力的魔鬼二族高手们则终于找到了正面打击的良机。 鲜红色的神君带上镌刻着墨染般漆黑的符文,黑红两色光芒大放环绕如深海漩涡。最先靠近的一名元婴魔修与两名金丹鬼修与之一触,便如沾上黑洞一般。元婴魔修还好些,一条手臂被黑气吞没消失不见,大骇之下亏他反应迅速反手一刀将自家肩头削断才不致身死道消。两名金丹鬼修则没这般好相与,黑气转瞬间将二人吞噬得无影无踪。 借着这一击之威震慑全场,易落落一扯神君带将南宫紫霞拉进怀里。许是拉扯得急了牵动身上伤势,南宫紫霞昏迷中依然蹙了蹙眉头呻吟出声。易落落见她仍能痛哼料想性命无忧,喜极而泣。取出各类疗伤丹丸一股脑儿喂入南宫紫霞口中,一时不知怎生抒发心中澎湃难抑的激动之情,竟在南宫紫霞脸上香了一口,附耳低声道:“紫儿姐姐,落落带你回去。” 这一口香吻下去,绝色双殊之间的亲昵当真是香艳旖旎丽色无边。易落落却觉得南宫紫霞脸颊微微鼓起,显然口中含着颗什么丹药。被易落落甜糯的芳唇一推,丹药挤过牙床,混著一口天魔宗丹药吞入南宫紫霞腹中。 这么一小会儿耽搁,魔鬼二族联军已将精英战队围得风雨不透。易落落下令道:“诸位随我杀出,返回碧云宗!”手中苦海无垠杯吸满了唐九灵陨落后散乱仍不失精纯的真元灵气,调转杯口对着望天梯方向喝声:“疾!” 晴空无风的大海温柔得像母亲的手,而怒风暴雨的大海则像毁灭一切的魔神。既是苦海,那得温柔?杯口所向真元喷薄而出,暴躁的灵气如肆虐的洪水怒涛冲天,摧毁了挡在面前的一切。点滴不漏的包围圈子被轰出得以让两人并肩通过的空白地带。 碧云宗护山大阵已催动到了极致,所有的火力均向着精英小队突破的方向密雨般狂轰滥炸。只是缺少了云蕊坐镇威力大打折扣,魔鬼二族联军分出二成兵力组成人墙,各式法宝摆放得如一面巨大的盾牌,死死将护山大阵射出的灵光挡住。 精英小队第一时间顺着空隙突进,易落落接过林风雨的“权杖”指引著精英小队前进的方向。 苦海无垠杯的威力固然让魔鬼二界联军吃了一惊,久经演练的战阵虽慌不乱,军旗招展所向,黑压压的人群眨眼间又将缺口填满。 易落落连使三次苦海无垠杯已是娇喘吁吁,精英小队推进之势不足一半。魔鬼二族联军蚁群般八面合围不惜命地强攻,百余人的精英小队在突破过程中已陨落了二十余人,且难以再前进一步,反而被敌军重重压迫得不断向中央聚集,连阵势都有打断的趋势。形势已万分危急,易落落四度举起苦海无垠杯,强提一口真元欲再开一次通道殊死一搏,无奈丹田此刻已不听使唤,强运灵力反倒让小腹中仿佛插入一把尖刀肆意搅动,那深入神魂的刺痛让她脸色苍白如纸,莫说运使苦海无垠杯,连怀中苗条轻盈的南宫紫霞都险些环不住了。 易落落硬生生咽下胸腔里喷涌的鲜血,可仍有一丝从深涡般的唇角溢出。怎么办?怎么办?若是林大哥在此他会怎么办?紫儿姐姐难道也要陨落在此么? 见她清雅文秀的脸上布满密密麻麻的汗珠,不甘又无奈,已是油尽灯枯。始终护卫在易落落身旁的三位妖王道:“易宗主不可再强行运功,还请留力护持南宫庄主。容我三人誓死杀出重围送二位返回碧云宗。易宗主跟紧!” 与三位妖王并肩的是一名满面虬须,环眼狮鼻的粗豪汉子。这大汉元婴后期修为,手中持着一柄如旗杆长短的金枪,身上不穿护体法衣只著一件开襟单褂,露出黑毛丛生肌肉盘根错节的精赤上身。此前作战当得上一句勇猛凶悍,金枪下收割了数百条敌军亡魂。如此修为战力必然是精英小队中的中坚力量,易落落认得他是破军门门主梁奎。 梁奎一马当先道:“三位妖王且慢,待某家先冲杀一阵!” 不待易落落答话,梁奎大吼一声,本已贲张的肌肉猛地又涨大一圈,手中金枪横扫当先突入敌阵,竟全是一往无前只攻不守的招式。 金枪红缨飞舞,枪头凝结著一点漩涡般的黑球。枪势大开大阖扫荡群魔,硬生生在敌军阵中扫出两丈方圆的空白空间。 精英小队阵中陡然现出一名冲阵猛将,魔鬼二族联军应变急速。一名元婴后期鬼王领着二十名金丹鬼修离阵向前,遏制梁奎冲锋之势。 那鬼王身形瘦小枯干,直如一张干瘪的人皮蒙着一具骷髅架子,动作生涩却又迅捷无伦,正是梁奎这等硬桥硬马修者的克星。他紧握的双掌一张放出两颗惨绿的圆珠,跟在身后的金丹鬼修则布下一个阵势,数百柄黑色飞叉在空中呼啸激荡,随着圆珠急袭而来。 精英小队阵势已被敌军浪潮般的攻势完全打乱,而论冲阵之勇猛锐利,在易落落真元耗尽之下无出于梁奎之右者,梁奎自然而然成了突破的核心。敌军来了对手,精英小队正欲增援,梁奎大吼道:“勿来,蓄势!”金枪连挑磕飞两颗圆珠,对数百杆飞叉却不闪不避,金枪顺势直进挑向元婴后期鬼修。 鬼修冷冷一笑飘然后退不接这声势惊人的一枪,冷眼看着梁奎前进的身姿直欲将肉身撞上数百柄黑气蒸腾的飞叉。 梁奎一马当先,口中大喝一声:“破军!”视数百柄飞叉如无物,任由飞叉扎上精赤的身子,无一落空。奇异的是,每一柄飞叉刺入便即消散,百孔千疮的身体也在飞叉消散后迅速愈合,他的肌肉反倒又涨大一分,金枪上金色的光芒也亮起一分。 不一时那柄长如旗杆的金枪布满刺目耀眼的金芒。梁奎将金枪祭起空中,枪尖射出点点灵光,如飓风刮过秋后山巅吹落满山落叶。破军门这一招“秋山红叶”覆蓋范围极广,再辅以门中燃血秘法威势惊人不说,法术威力也堪比易落落全力出手。 精英小队已如瓮中之鳖,“秋山红叶”当着披靡魔鬼二界联军也不愿徒增伤亡,借着良机精英小队又向前突进三十丈。可惜“秋山红叶”的威力也已到了极限,灵光散去又陷密不透风的包围圈子。而这一击力尽,梁奎整个人小了一圈,从一名壮健如公牛的汉子变成只精瘦的山羊。显然破军门燃血秘法也是盈不可久。魔鬼二族联军虽避开正面交锋,可衔尾急追与上下左右夹攻之势没有半分停歇,一番交手过后精英小队又陨落十余人。 精英小队中除去易落落,战力修为便以梁奎与三大妖王为先。施灵逸见有人大出风头怎肯落后?唯恐不能显摆自己勇猛一般现出三头火狮真身发号施令道:“梁门主少歇,待俺老施替你先锋开路!” 左右两个狮头连绵不绝喷出火狮真火,中间那一颗一边喷火一边忙不迭地趁著喷火的空隙发号施令:“老蛇护住……易宗……主,老……狼去……帮后军……”怕是谁抢了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下令机会,只是这般说话好似满嘴漏风。易落落见了满心凝重紧张下也不禁忍俊不禁,清秀容颜莞尔一笑。 施灵逸忝为狮王之尊,为人却是乱七八糟,向来跟着起哄者有之,正儿八经跟随者几乎没有。精英小队虽知这令下得极有道理,一时之间竟无人反应过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令是半分也没错,只是出自狮王之口到底听是不听? 百忙之中回望中军,要等易落落下令。入目却是一幅惊人的画面。 紫凤与苍白火鸟震慑长空,魔鬼二族联军竟一动不敢动。躺在易落落怀里重伤昏迷的紫衣女子施施然起身,那犹如女子春睡过后刚醒来的慵懒之下,裸露的玉臂与小半片乳肉闪出炫目得惊心动魄的月牙白光…… 南宫紫霞从昏迷中醒来,激战过后鬓角边发际的汗珠滴落肩头,又划过乳肉渗入衣襟。脸上又羞又恼,急急换上新衣将娇躯包裹。她心知此次伤势非同小可,连服用轮回丹之后都经过如许时间方才清醒,当下绝不宜妄动真元。可心中的挂念却一刻未曾放下,夫君还在天图里生死相搏,云宗主已服下轮回丹入内助战,自己还有一战之力又怎能袖手旁观? 紫青宝剑所指,精英小队军心大振:“诸位随本座回碧云宗稳守莫出。待林真人得胜归来一同掩杀敌军!” 有了元婴巅峰高手压阵,精英小队步步为营再无伤亡。南宫紫霞一路护送精英小队返回望天梯护山大阵,却未肯歇一歇脚便朝天图区域飞去…… 相比战场中央的风起云涌,边缘的莫非凡与洛芊芊却安静得多,两军甚至没有交手。二人注视著战场发生的一切,云蕊助南宫紫霞阵斩唐九灵,二女又相继飞入天图。莫非凡叹息道:“终究邪不胜正!这一战似乎我这里要赢了?” 洛芊芊俏脸一沉,柳眉竖起道:“邪?正?我就是邪?你就是正?” 莫非凡双手一摊道:“芊芊误会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正邪之说纯于立场而发,绝非由出身一概而论。只是你们要屠戮神州世界,不分青红皂白,不分善恶美丑。这不是邪是什么?” 洛芊芊银牙紧咬又忆起凄惨过往,一字一句道:“那麽昔年我的仇家是正是邪?欺辱我家弱质之流当是邪吧?为何邪又胜正?” 莫非凡收起嬉皮笑脸正色道:“天理昭昭,疏而不漏。公道定会讨还!只是冤有头债有主,西华魔宗也好,芊芊也好,目下的做法定是错了。” 洛芊芊鼻息粗重,胸脯上下起伏,一时却说不出话来。我真的错了吗? 南宫紫霞顺着秦薇放开的缺口悄声无息地遁入天图,茫茫星空中只见云蕊一身白衣在巨龙头上盘膝而坐,持续不断从嘴角边溢出的血珠已染得胸前衣襟一片暗红。而九星困龙阵的巨龙龙背仿佛成了泥塘,无数青叶白莲于龙背上接天相衔。 白莲盛放,从花苞中露出的莲蓬喷吐道道七彩霞光,如梦如幻。让狰狞狂躁的巨龙也披上一层安详宁静的外衣。 福天应的定立空中,一双鼠目戏谑嘲笑着,仿佛在说:“云宗主快撑不住了,你的阵法也要破了。我看你还能支持多久!” 林风雨剑光无休无止却始终落空,剑光仿佛连绵不断地穿透一片虚空影像,这奇异的一幕让南宫紫霞也震惊不已。百妖国中关于朱眼噬天蝠的资料不可谓不多,可关系到这一族群天赋神通的秘密则是一片空白——更何况福天应以天赋神通修成法则之力!南宫紫霞权衡再三才按捺下即刻出手的冲动,在虚空中隐匿身形等待最佳时机。 林风雨已闭上双目,庞大的神念铺开五里方圆。神念中福天应明明就在那里,可剑光所及偏偏不在那里。蝙蝠两张肉翼上的奇异符文亮如夜空流星,戏谑的鼠目则显得毫不起眼。 南宫紫霞闭住全身真元,失重般飘飘荡荡遁至林风雨侧后方,以接近的视线观察福天应诡异的神通。目光扫过两片符文便如被吸住一般再也移不开,心中咯?一下:“幻阵?难怪小风闭上了眼睛。不对,这不是单纯的幻阵!” 幻阵之中南宫紫霞竟感受到熟悉的气息,那是本不属于她却偏偏又融合于己身的感觉。 空间神通!居然是空间神通! 南宫紫霞毫不犹豫地放出紫凤离体,凤鸣九天,凤首上那一撮华丽的翎毛绽放金色华光射向福天应,寻找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神通因果线索。 这是血脉相连的感觉,朱眼噬天蝠的血脉里竟然有天凤之血!福天应以幻术迷惑了林风雨的眼睛与神识,甚至迷惑了剑光运行的空间与轨迹。翎毛上金色华光运行的轨迹里,剑阵里福天应所处的空间出现奇异的折叠,青色剑气刺杀至此便顺着折叠的空间自然而然地扭曲过去,福天应毫发无伤。——也只有这种天赋空间神通练成的法则之力,才能在神州世界里无视林风雨的剑阵,强行劈开一处独有的空间。 南宫紫霞祭起紫青宝剑,紫凤衔著宝剑前行!甫一入林风雨划出的剑阵空间,青色剑气自动让开一条通道,容紫凤通过。看上去像是剑气纤毫难容地包裹着紫凤与紫青宝剑前进。 紫青宝剑逼近福天应身前,天凤法则之力展开,仿佛刺碎了两面垂直搭住的镜子。镜面破碎镜光涣散,规则不成规则,法则不成法则。隐藏在扭曲虚空中的福天应终于现出行藏! 紫凤口衔紫青宝剑直刺肉翼上的符文,只需破去一处便能彻底打碎法则之力,而暴露出来的福天应也不可能从天图中脱身。 大功将成又功亏一篑! 紫凤衔著紫青宝剑,再一次如穿越影像般从朱眼噬天蝠左侧肉翼符文处透过,刺穿的只是一片空气。幻阵之后,还是幻阵,折叠的虚空之内,还有一片折叠的虚空…… 紫凤是南宫紫霞的元婴凝结血凤之卵而成。为了不影响紫凤破开福天应的法则之力,青色的剑气一如从前全顺着折叠的空间斜划而过。这搏命的一击让脆弱的元婴彻底暴露在福天应的攻击范围之内。南宫紫霞显然也未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福天应的利爪化作一片虚影抓向紫凤,从陷入天图至今第一次出手,却是决定胜负的一手!一旦扣下南宫紫霞的元婴,林风雨必将投鼠忌器,此前的一切努力化为乌有,南宫紫霞,林风雨,甚至云蕊都将成为砧板上的鱼肉……形势发生了惊天逆转! 福天应尖锐的黑色利爪已沾上了紫凤尾翼翎毛,他毫不怀疑自己沾满无可抵抗剧毒的爪子能轻易将紫凤擒拿,即使是高贵圣洁的百鸟之王也挨不住爪上的剧毒! 只可惜他的记忆和视线到此为止。悠然而来的法则之力循着符文追根溯源,牢牢盯死在两只鼠目之间,一道霹雳电光毫无征兆地出现,将蝙蝠头一分为二! 两只戏谑的鼠目失去生命的光芒,无数面折叠著空间的镜子碎了一地。肉翼上的诡异符文是幻阵的核心,却从不是阵眼。两个符文也是一个幻阵,真正的阵眼却是那对毫不引人注意的小小鼠目!鼠目借空间法则之力投影成两个符文,再由符文二次折叠空间,投影构建整个匪夷所思的幻阵。一如蝙蝠栖息隐藏在最阴暗的角落里…… 南宫紫霞破阵,林风雨一击致命。夫妻二人没有一句言语交流,心有灵犀一点通! 林风雨倒飞而出,狂徒刀上白气氤氲! 南宫紫霞耳边传来一声殷切嘱咐:“紫儿千万不要再出手。”就见林风雨雄腰一扭,狂徒刀挥了个大大的圆弧,雪亮的刀气弧光脱体电射向玉面童老……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