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04集~第38章:万世基业 作者:林笑天

◆ 第三十八章:万世基业 “你们要输啦!”扶语嫣热血上头,洁白的肌肤蒙上一层嫣粉。 南宫紫霞绝地翻盘,正御使“万剑归宗”形成绝杀之势。那大风飞云,天地间无物不成剑,万剑飞扬流光溢彩的画面仿佛定格,成为战场最为震撼人心的一幕。 “原本想着保守些,现下我倒认为值得博上一搏!”扶语嫣红光满面取出一件卷轴:“我猜整个魔宗的元婴巅峰,只有你不知道怎么破解此物,对不对?” 逆转的形势来得如此迅猛突然,让人难以预料。 西华魔宗甫露影踪时,神州强者如云甚至没把对手当一回事,当时各种内讧,扯后腿比比皆是。西华魔宗却是人人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 如今神州已到生死存亡之际,反倒抛下一切私心杂念,在生存与灭亡的边缘苦苦挣扎,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反观西华魔宗局面大优胜势已成,一己之私便如雨后春笋,不可阻挡地破土而出。剪除异党,暗下黑手时刻都在发生。作为外来人的有苏不言修为虽高却无根基,自然而然被列为首先排除的一类人。 天狐之王只觉一道异光闪过,竟将自己凭空摄去甩入一处混吨空间,周围星球林立仿佛正身处宇宙! “天图?”有苏不言大吃一惊。这件异宝在碧云宗之战中于林风雨之手一战建功,大破魔鬼二界联军,他又岂有不知。战前便一直暗做提防,不想林风雨并未现身,此宝反倒出现于扶语嫣手中,猝不及防! 扶语嫣亦在天图中现身,妖主娘娘化作人形,高挑秀丽的身影美绝人环:“这件法宝比碧云宗之战时的半成品不同,薇姐姐嵌入了七星剑,又有太阴之女的精纯元阴添上最后一笔!我使得不太好,不过对付你一人应是够啦!” 星辰变幻,无数星球闪著或明或暗的光辉,尤以扶语嫣头顶的北斗七星光芒最为耀眼刺目。 “九星困龙阵”,“六合破元阵”,“天魁缠丝阵”,“北斗杀劫阵”,数不清的杀阵正在运转变换。有苏不言惊慌失措于庞然无尽的威压下,仿佛昔年面对着大混吨阵的无力:“语嫣,念在昔日的情分上,请放我一马……” 扶语嫣自修长洁白的脖颈上解下一条项链捧在手心:“会的!你不会死的!这里是扶氏宗族里惨死的怨魂居所。作为戕害同族的始作俑者,逼走扶家远遁天南的罪魁祸首,你的灵魂也会被囚禁于此,日日夜夜向他们恕罪!” “九星困龙阵”悍然发动,九星连珠的光芒幻化成一条巨龙。大张的龙口中尖刀般的利齿挂着自天魁星处衔下的透明晶丝…… “丫头看见了么?任何时候都莫要失去信念和信心!”卫无涯忽然仰天长笑,其声豪迈若龙吟。 宁楠心绪奔腾,方才的愁云惨雾转眼间守得云开见月明,不仅南宫紫霞重创步夜风,且杀阵已成!连扶语嫣也果断动用了天图,显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斩杀有苏不言。神州还有林风雨尚未现身的情况下取得如此局面,任谁都没有想到。 局面的陡然反转让她心中狂喜,念头一动传音道:“你们败局已成啦!我向林大哥求求情,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好么?”卫无涯作为古里古怪,宁楠本能地认为是有什么苦衷。两人激斗至今,凶险极少,反倒是他千年苦修所得一点一点地悉心传授,光是对于《阴阳大法》缺陷的解说便称得上对师门有旷世大功。以林风雨的宽容大量,当是能理解的。 “我手上的鲜血数不清啦,回去岂不是给师门招惹麻烦?”卫无涯微笑摇头:“不忙,一切尚未盖棺定论。” 宁楠心中一沉,卫无涯若归宗门,那累累血案必将让阴阳门背负极大的压力。届时林风雨若是一力承担下来,怕也没那麽容易收场:“你该知道叶仙侯即将降世,不如于我们一起共抗强敌,有了这一份功劳,想必也能有所交待。” “呵呵呵,丫头还是乐观啊!”卫无涯依旧摇头:“普天之下,只有掌门能借助神州世界之神的帮忙与叶仙侯过招,其他人上去也是白搭。你给我牢牢记住了,若是掌门不敌叶仙侯万万不可硬扛,更不可胡乱送命。给我好好赖活着,待参透《阴阳大法》精意,混吨天地有主再来挑战,未必没有机会。” “你是说林大哥一定打不过叶仙侯?”宁楠俏脸含霜极为不满。 “呵呵!若无世界之神眷顾,掌门能不能扛下一招我都难以确认。你们上去不是添乱?”叶仙侯直来直去浑不顾有甚面子问题:“大乘之威非人力所能抗衡,这不是掌门与叶仙侯的战争,而是世界之神对大乘仙人的反抗,莫要搞错了。” 宁楠嫣然一笑道:“这些话我不欢喜,你有些太瞧不起林大哥了。” 步夜风浑身剧痛,费尽全力压制体内的剑晶非但不能如愿,剑气释放的速度反而愈发快速。细如牛毛的剑气割在体内如针扎一般,力量虽小,奈何持之以恒,致使百孔千疮。 魔尊强提一口真元,丹田本就受剑气围攻摇摇欲坠,这一口真元抽出更令他疼得眼前一黑几乎晕死过去。所幸得这一口真元,魔神重又凝实身形狰狞可怖。 步夜风隐而不发,死死盯住南宫紫霞手中紫青宝剑。万剑归宗威势惊人,更胜昔日“断月”的势不可挡,可只需挨过这一轮,便是南宫紫霞盛极而衰的一刻。 若说南宫世家的剑阵无坚不摧,是世上最锋锐的利矛。西华魔宗的魔天煞神大阵便是固若精汤,世上最无可撼动的坚盾。昔年出云山一战,步夜风正是依赖大阵稳稳防御,活活耗死南宫剑河。 南宫紫霞今日虽使出极招万剑归宗,又有剑晶相助,终究她修为不如乃父。熬过绝杀,魔神的铁拳仍有机会一击致命反败为胜! 空中骄阳,魔阵黑气,金,赤,橙,青,紫等剑气,都掩不住晶钻般的剑晶熠熠生辉。各色光芒透过棱彩剑晶被折射后流光四溢,美轮美奂。 若是林风雨在场,定会认出爱妻剑招与岳父的不同。 南宫剑河在庚金山庄初次展露神技,群剑凝于身后,剑尖直指强敌,气势汹汹技压群雄,那是一种如王者降临震撼人心的威伏四方。一往无前正合泰阿威势无双! 南宫紫霞则大有不同!万剑蓄于身周绕着她旋转,犹如一个巨大的剑茧,剑群的破空锐啸声宛若凤鸣。南宫紫霞双臂平伸如抱日月,尤显兼容并蓄,攻守俱佳!她既习得阴阳门双修之法,又融合灵界血凤,所修已不仅仅限于蓝剑山庄传承,因时制宜也是理所当然。正如紫青宝剑英华内敛,无光无相不虚不实! 她深知父亲的剑晶正在破坏步夜风的身体,然而那一枚剑晶虽受自己牵引,毕竟是无主之物,光凭此并不能置对手于死地。而战事已发展到最关键的阶段,落于下风的神州随时可能有元婴巅峰高手倒下,杀阵已成则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该结束了!”南宫紫霞剑尖一挑,剑晶光华大放,身周万剑以南宫紫霞为圆心四散开来。 南宫紫霞轻提莲步缓缓趋前,金木水火土五行,另有天地风雷,无物不成剑!密密层层的光圈仿佛剑轮,只待靠近魔神后将它切成碎片! 生死当前,步夜风怒目圆睁,没有了鬼面遮盖他清俊绝伦的面容此刻沉静如水。体内作祟的剑晶正一点点击溃身体被他视若无物,以无比的耐心等待反败为胜的时机。 南宫紫霞踮著足尖,修长的玉腿交错亭亭向前,轮舞般的剑风拂面锐意大盛。小山般的魔神手持魔天煞神旗犹如擎天之柱亦矗立不动,双方均暗自蓄力只待短兵相接的一刻。 步夜风逾久伤势逾重,魔神身形巨大终是忍不住悍然出手,巨臂挥舞旗杆倒插砸下。 南宫紫霞不为所动亦步亦趋。旗杆击在剑轮外围爆出金铁交鸣的轰然大响,旗杆尾部约有四分之一插入剑阵内,而剑轮陡然提速,无数剑锋切割入阵的旗杆发出令人牙酸的怪声! 血艳烈火正沿着旗杆向上焚烧而去,魔神拼力施为不顾一切将旗杆向剑阵内插去。南宫紫霞亦顶着重重压力,依然维持着剑阵趋步向前。 剑轮最外围离魔神约有半丈距离,两边的力量达到微妙的平衡。魔天煞神旗已落至南宫紫霞头顶再也无法插入剑阵半寸,而南宫紫霞也无力再前行一步。 然而剑光如龙卷风般旋绞着魔天煞神旗,半截旗杆早已百孔千疮!万剑归宗凝聚的宝剑虽也不断在消磨中散去,但均急速再凝成剑,反复切割。如此打法南宫紫霞真元消耗急速,全凭剑晶中的剑意分担! 魔神一声狂吼忽然抽离旗杆回臂横扫,电闪般的动作中南宫紫霞变招更快,剑轮范围陡然大了一倍! 万剑齐发!剑光飞速射向魔神躯体,步夜风等的正是这一刻。 魔尊咬破舌尖喷出本命精血做拼力一博,南宫紫霞几乎同时亦向剑晶喷出本命精血! 剑晶瑞彩万道华光四射,迎上魔天煞神旗! 杆尾一挑拨开无数宝剑,魔神单手圈转,旗面带着烈风呼啸而落。原本刻画着魔神的旗面因魔神具象化而空无一物,旗面卷过万剑无踪,竟将南宫紫霞一同卷去! “胜了?”步夜风心神一颤生起险死还生之感! 虚空中南宫紫霞手持紫青宝剑忽然现身,法则之力澎湃鼓荡! “替身?”步夜风大吃一惊。旗面里被收走的不是他物,正是唐九灵的龙雀! 南宫紫霞以虚空遁身适时而出,紫青宝剑一引,步夜风惨嚎一声,腹部豪光透体而出,丹田边的剑晶开出一圈剑轮…… “你以五方大师的身份骗了多少人?今日也是报应!”南宫紫霞一抹嘴角血迹看着被切成碎肉的尸身冷笑道:“我说过,拿你那话儿喂狗!” “紫儿姐姐胜了!”激战中宁楠几忍不住欢呼雀跃,双目中闪著激动的异彩道:“回来吧,我会与林大哥说明缘由的!相信我!” “早已回不去啦!混在一帮变态身边,你道我还记得劳什子的天地有正气?哈哈,我便是以杀人为乐,杀了那麽多人已是够本啦!死在战场亦是我辈所为!”卫无涯露出个奇异的诡笑,身形倒纵又向神州修者阵中冲去。 宁楠彻底死心,如卫无涯所言他已是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此前所做种种自是为了宗门之延续,期盼林风雨等人能将阴阳门继续发扬光大,然而嗜杀的欲念无法驱除…… 这已是卫无涯第七回故技重施,宁楠岂肯让他再行逞凶?这一招反复运使,即便是遁术无双的阴阳双翅,在宁楠的叱目神光前也已看得明明白白。 卫无涯的飞行轨迹一如从前再也清楚不过,空中泛起一片冰晶,宁楠成竹在胸! 冰晶散去宁楠正在卫无涯之前,这一下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在卫无涯嗜血双眸紧盯猎物,杀性正盛时忽然出现,即使卫无涯也猝不及防。 三绝箭发,再发,又发。宁楠压抑许久的九绝箭在空中划出碧绿的流光,两人距离极近,宁楠又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九剑转瞬即至卫无涯面门。 黑白郎君应变极速,双剑交剪护住面门。碧玉箭九箭连环轰击在剑身上,将卫无涯击得连连倒退。 这一幕就发生在混战之地,无数神州修者看得一清二楚,对黑白郎君的切齿痛恨让他们爆发出震天的喝彩声! “找死!”卫无涯厉声怒喝,双剑一绞剑光如龙,正是引斥交间的法则之力。 这一招宁楠也已见过多回,若是正面对决还不容易应对,此刻卫无涯却是仓促出手,一招一式更是尽入宁楠计算之中。 太阴之女横过弓稍在空中虚点,正是阴阳双剑将发未发时最薄弱处!引斥交杂的空间里忽现一片虚无,锋锐幼细的弓弦顺着双剑的空隙破门而入,划断卫无涯双臂,顺势又在他胸前留下道触目惊心的血口子! 卫无涯撕心裂肺地惨叫从空中落下!宁楠怔住,她本拟这一招亦会被卫无涯闪开,还准备了数道后手,绝未想到会如此顺利!更让她不明白的是,卫无涯分明可以架开,却在两人双掌交错时一招未出,反向她手中塞入一颗储物戒! 错愕仅只一瞬,卫无涯胸骨尽断,可怖的伤口在空中留下一片血幕。宁楠急急落下地去张开手掌问道:“这是什么?” 凌厉的真元不停地切割身体,剧烈的疼痛让卫无涯面色苍白,却依然带着那诡秘莫测的笑容,眼角一瞟空中的血红魔眼道:“那东西的……破解之法。杀了我……就去戳瞎它……立不世之功!” 宁楠瞬间明白了什么,大大的杏仁眼眶中泪水满溢,滴答滴答地落下地来。 “莫哭……傻丫头……一哭,我的苦心便白费啦!”卫无涯胸前血如泉涌极为虚弱,强忍着一口气嘱咐道:“神州诸多门派昔年恶事均已曝光……连各大顶级宗门都未能幸免……这些门派再无一统群雄之能!仅有阴阳门未涉及千年前惨案……现下门中唯一的污点便是我啦……杀了我……阴阳门从此干干净净,再破除血红魔眼,便是照耀神州的不世之功!有这一份功绩在手,万载之内无人敢打阴阳门主意!我给你们布下这般局面不容易……万万把握时机……不可犹豫!这一份万世基业,望你们好好打理,莫再重蹈覆辙……” 宁楠泣不成声,幸亏四周依然喊杀声震天。此刻她才明白卫无涯始终在战斗中对自己言传身教,为何对神州修者下手毫不容情得甚至颇为多余。孤身一人陷入西华魔宗,苦心积虑想要恢复师门荣光,在认可林风雨,宁楠等新生一代的能力与潜力后便改了主意,做出两手准备。决战中南宫紫霞力斩步夜风,神州胜势刚成便果断选择了牺牲自己。而之前所做的一切,均是为了让自己的牺牲为师门复兴更增一分光彩……而将胸中所学尽皆传授之后,他再无遗憾。 面对这个坚韧果决到极点的男人,宁楠如何下得去手?“师祖!呜呜呜……” “傻丫头……哈哈,这声师祖叫得可甜……代我转告掌门,日后教授弟子可以我为戒,牢记天地有正气的祖训,莫要胡作非为!若是掌门应允,无涯还想重列门墙。……只是牌位上不可刻写名讳……师祖不成啦……快些动手……莫要辜负这一片苦心经营……去做你该做的事……” 宁楠的娇躯挡住手中动作,双掌抚心以示无上尊重:“师祖的教诲,楠楠定一字不忘!” “莫要与叶仙侯硬拼,切记,切记!”卫无涯闭上双目生受了宁楠一掌,面容间不见痛苦,那诡秘莫测的微笑反倒越发醒目,只是外人永远也无法知晓个中缘由!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