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03集~第22章:岳翎归来

【风雨情缘】第03集~第22章:岳翎归来 (5480字) “五阴魔?”林风雨皱着眉头苦苦思索,似乎要抓住什么线索,却又总从指缝中溜走。时间流逝反倒越来越迷糊了,只得求助道:“把大哥给说糊涂了,还请落落详情告知。” 易落落道:“色,受,想,行,识。这五者堪称烦恼之源,最易生心魔,因此称为五阴魔。” 林风雨道:“我虽不明佛修功法与魔修功法,不过在佛经上倒也读到过的。” 易落落道:“佛修说有人生八苦,俱由五阴魔衍生而来。想不到林大哥这般成功人士竟然会因一名女子如此,也为情所困呢。” 林风雨自嘲道:“落落别取笑大哥了。什么成功人士,就是个啥也不懂的大老粗。家里老说我就像个无脑的保镖,只会闷头向前。你干脆说我好色,见一个爱一个得了。” 易落落微微一笑道:“自古君王三千妾,试问君子几许情?” 这是嘲笑还是怎地,林风雨汗了一把道:“哪敢称君王,从来非君子。” 易落落不再说这话题,接着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情,现在想来也是大有问题。忘年樵老的那只去干蓝宝瓶也是邪到极点之物。原本我还没觉得怎么,现在听你一说便觉得当时的情况不那么对。西华魔宗不可能不知道你炼制扶风葫芦的事情,忘年樵老放出这件法宝绝非要取胜那么简单,或许就是为了让你吸取其中邪气。须知心魔这东西也是日积月累逐渐加深的,而且邪气怨念种类越混杂越容易失控。林大哥,这件事你的确失了平常心操之过急了。” 林风雨一想觉得确实是这么回事,叹息道:“无脑,真是无脑,处处遭人算计。当时还洋洋自得来着,觉得又增加了扶风葫芦的威力。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易落落也笑起来:“林大哥何必自责,照说起来对扶姑娘的事情如此在意,她知道了该是会高兴才是。” 对于易落落这句宽慰的话,林风雨只是苦笑摇头。 搞明白了心魔的来源,接下来的事情便有了明确的方向。林风雨思虑一番,觉得将凤卵中的血煞之气转移给十二祖巫精魂再合适不过。祖巫哪个不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那句尸山有路屠为径,血海无涯骨做舟,对血煞之气岂不是有天生的亲和力。只是林风雨颇为惋惜的是,如此一来扶风葫芦必然威力大降,炼制完成又不知要到何年何月了。按照魔修的理论,完全破除心魔也是遥遥无期。 扶风葫芦现下根本不敢取出来,易落落又传了一篇宁心静气,压制心魔的功法。林风雨一点就透即刻开始修行,有了方向便不再焦急得五内俱焚,这一次的修炼心态平和事半功倍。只待修炼有成,便开始分解扶风葫芦中的煞气。 易落落陪伴在林风雨身边,不时抚琴一曲。她的琴艺不在南宫紫霞之下,天魔漱玉琴亦是神州至宝,大增林风雨的功法修行进度。若是林风雨入定,她也一同打坐修炼。二人朝夕相处感情日增,一同修炼,或者偶尔对一对小诗,枯燥的闭关日子平添了许多亮色,也安抚了林风雨为魔岛战事担忧的心。 魔岛上空微眯著的血红魔眼忽然变得怒目圆睁,血色魔光遮蔽了天地。笼罩魔岛的黑云滚滚翻动,正是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前兆。 有了第一次魔岛之战的经验,神州修者再也不似从前的一无所知。准备许久的天盟第一时间发动,昆仑派杏黄旗傲立空中,黄澄澄的光芒象征着神州浩然正气,遥遥射住了血红魔眼。若说魔眼是魔界的精神支柱,杏黄旗便是神州定海神针。 魔岛之上魔影重重,凄惨呼啸的魔风响彻天地,令神州充满了愁云惨雾。那魔风带着摧毁人心意志的力量,要让神州修者士气低迷。 摆下阵势的蓝剑山庄前锋营首当其冲,南宫紫霞容颜沉静地令旗一挥。施灵逸着地一滚化作本相,又使个法天象地神通化作只山岳大小的三头火狮率族而出。火狮一族聚在一起,他们周身具备烈焰包裹,形成一片焚天烈焰。施灵逸三只巨口张开,引领族群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 狮王怒吼,百兽奔走,诸邪辟易。施灵逸这一吼隐含佛门狮子吼神通,竟将魔风的嚣张气焰压了一压。奢华仓与莫非凡也第一时间化作本相,蛟龙与麒麟腾在空中,与端木恩赐祭起的神木龙王一同吞云吐雾。奢华仓额顶独角散发五色祥光,莫非凡头顶双脚则散发着墨色余光,神木龙王喷出乙木精气,与火狮群的焚天烈焰一同死死抵住魔风不得寸进。 空中魔眼猛然一张!杏黄旗万道金光笼罩之下,一道刺目红光漏出如血日降世朝着蓝剑山庄阵营射来。 南宫紫霞面色凝重再挥令旗。阵中冉冉升起一道满月与一道弯月,肖苟化作黑毛巨狼引领族人狼嚎阵阵,月华引领族人向满月连连跪拜。两道月光自空中洒落银辉,形成两道范围极广的法则之力如两张大罩子笼住南宫世家前锋营,将血日魔光缓缓化去。 秦薇媚目中异彩闪烁,日夜不休地辛苦融合各族,打造出的阵法之前未经实战还有些心情忐忑,如今卓有成效威力无穷,她也不禁心中得意。 在后军掠阵的谷元远远看见,捋著胡须赞道:“南宫世家成长到了这般地步,真是了不起。”生死存亡之际,门派之见已是次要的东西了。神州每一分力量的成长,都是战胜魔界的希望。 反观慕容千罡面色青紫双拳紧握,身躯颤抖不停。以南宫世家与百妖国如今的能为,当年得罪了林风雨的后果已是可想而知。 魔界多番手段徒劳无功,蓝剑山庄斗阵大占上风。一方面秦薇的阵法之道却有精妙高明之处,另一方面也是几大妖族各有所长,相互配合之下几乎没有弱点所致。 魔风散去,魔界大军再现神州。谷元道长振声高呼道:“诸位真人,请随本座迎敌。” 有苏不言呆在青丘国未曾参战,魔尊依旧身形不露,十大护法中忘年樵老身亡,叛变神州的福天应补上了空缺。神州天盟这边林风雨闭关,正天阁主天元子重伤未愈,养心殿五方大师生死不明,不过有了新晋的两位元婴巅峰高手宁楠与方玄衣,加上谷元,易天行,云蕊,谷虚,上官文辰,慕容千罡,端木恩赐以及伤愈的五鹿大师,高手实力上反而占据了上风。 林风雨再一次从入定中醒来之时觉得浑身上下通通透透,被心魔折磨以来好久不曾这般神清气爽。这一次入定过去了十天时间,似乎进展极大。 洞府里空空荡荡只有他一人,易落落不见踪影,桌面上倒是留着一封字条,娟秀的字迹写道:“功不可停,后会有期。不告而别,还请海涵。”佳人已去,洞府里似乎还回荡着她淡淡的幽香沁人心脾。林风雨皱起眉头,易落落不告而别定是有什么急事,魔岛之上也不知战局如何,不由得心急如焚。 再也忍不得踏出洞府,迎面差点和到来的柳若鱼撞个满怀。美妇嗔道:“急急忙忙的干什么?” 林风雨见她安之若素,心里安定了大半道:“刚入定醒来不见人,急着去问个究竟。” 柳若鱼手中提着食盒道:“急有何用?进去坐下。” 摆下碗筷,柳若鱼缓缓道:“魔岛战事结束了,魔界大败亏输蓝剑山庄完好无损,你放心。” 林风雨长舒了一口气,这真是听到的最好消息。家人无忧,那易落落离去定是天魔宗出了问题,忙问道:“易圣女不告而别,天魔宗那边出事了么?” 柳若鱼点头,索性将事情一股脑儿说出道:“易宗主心魔发作,易圣女赶回天魔宗去了。这一战魔界又折了九护法噬魂,魔兵死伤无数,整座魔岛被夷为平地。只是魔界与神州的通道入口具备界域之力护持无法处理。天盟这边正天阁天机子重伤,易宗主受心魔之困,算是一场完胜。魔岛监狱里还救出了五方大师。对了,你知道天泉堂的岳翎吧?紫儿把她也救出来了。” 林风雨消化了一番道:“正天阁两大高手都伤了,这不是门派要式微了么。嘿,福天应,他妈的总有一天要取他项上人头。岳翎我知道,当年天泉堂灭门之后紫儿正是去找她的,她俩感情很不错。如今她安然无恙,紫儿该是高兴得很。” 柳若鱼白了他一眼道:“安然无恙?亏你想的出来。保著一条命罢了。” 林风雨挠了挠头,一名貌美女子陷落在那种地方数十年,怎可能安然无恙。这个话题不好继续,喝了杯酒道:“我的心魔不碍事了。陪鱼姐姐吃完这顿饭我去魔岛上和紫儿她们会合。这次承了天魔宗的情,回头也得去摩天崖探望一下。” 柳若鱼道:“大局已定你不用着急,心魔的事情你自把握便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吃完饭,那层最后的窗户纸还未捅破,林风雨也不敢放肆。 饭后林风雨立刻动身前往魔岛。柳若鱼见他化作一道冲天惊虹直如电光飞射,知道林风雨心魔此关一过,修为又有提升。 天盟这边得了消息,林家诸女早早在南海上迎接。许玲儿修为最低,又身处百剑堂必须冲锋陷阵,天可怜见只是受了些轻伤,让林风雨欢喜不已。一家人复又团聚一个不少同回天盟驻地,南宫紫霞道:“魔界通道入口被团团围住,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战事了。这次妖族真是帮了大忙,一个个的了不起得很。” 林风雨道:“你们都安然无恙就好。这次闭关真是难熬。对了,听说岳翎姑娘回来了,有没什么要帮忙的?” 南宫紫霞道:“精神头儿很糟,你又能帮什么忙?倒是易宗主那边你得多上点心。” 林风雨道:“回头我便去天魔宗一行。” 先来到蓝剑山庄驻地营帐里,林风雨第一次见到失陷魔岛的岳翎,见她长得极是甜美可人,只是神情黯淡一个人全无神采。林风雨赶忙见礼道:“岳姑娘有礼。” 岳翎并未发觉他的到来,闻言一惊。这一惊动作幅度有些大,似乎林风雨的唐突把她吓著了,目光迷茫地看着南宫紫霞。 南宫紫霞挽住岳翎胳膊道:“翎儿姐姐,这是我家夫君林风雨。” 岳翎眼中泛出羞愤之意道:“林真人有礼,我……我身体有些不适,失陪了。”似乎对自身的遭遇极是愤慨,羞于见人。 南宫紫霞陪着岳翎离去,秦冰道:“岳姑娘受尽了折辱,如果不是紫儿在这里,她恐怕不愿意见人呢。” 林风雨摇头道:“也是可怜,不知道多久才能治好心伤。”赶忙又细问易天行心魔一事。 易天行心魔爆发的时刻宁楠正在他身边不远一切看得明明白白。当时魔界大军一败涂地,九名护法中噬魂被天机子斩杀,但同时噬魂自爆元婴重创天机子。剩余的八名护法拚死断后护送魔界大军徐徐通过界域通道退回魔界。神州高手也是冲杀在前接下九名护法铺天盖地的攻势。 天盟一路追至魔岛地宫,原本是完胜之局。不想地宫中摆放着一座女子的雕像,虽是国色天香栩栩如生,但在激烈的战斗中原本并不起眼谁也没有太过注意。 易天行助力宁楠与南宫紫霞杀入监牢救出了岳翎,反身冲入地宫一见女子雕像,立刻神色大变面部变得赤红如血,随即狂态大作敌我不分连斩身边数十名修者。眼看着就是心魔侵扰要变作个疯子,那女子石像竟然流下眼泪,泪珠掉在地上的滴答声在震天喊杀与爆炸声中竟然清晰可闻。易天行这才双目恢复清明,第一时间封闭浑身修为由天魔宗门人护送退去。那女子石像也被玉面童老带走。 林风雨听了啧啧称奇,世间之大无奇不有。易天行的事情虽是人人心中有疑惑,却谁也不敢去问个明白,只怕又激得他心魔发作。 宁楠又道:“咱们小声说一句,卫无涯的修为战力丝毫不在谷元之下,不愧阴阳门前辈。他也真耐得下性子,为了道统肯屈居魔尊之下做什么大护法。”几人正说着聊著,昆仑派一名门人执著盟主令旗来到营帐,先行向诸人行礼才道:“盟主有令请岳翎姑娘至大营一见,有事询问。” 林风雨听了大为不满道:“岳姑娘身体有恙,谷元盟主这时候要她过去不是过分了么。”大家心里都明白,从魔岛中被救出的修者均对西华魔宗护法或是魔界重要人士有更深的认识,毕竟被关押里头几十年,见得也多些。天盟对魔界至今不甚了了,从这些人口中肯定能探听更多的东西。林风雨不满则在于明知这些人身心受创刚被救出,现在被招去问这问那,不是伤口上撒盐么?或许在一些高人眼里这些低阶修者不过是些蝼蚁,在林风雨眼里,每一位都是有尊严的平等的人。 昆仑派门人有些犯难道:“林真人误会了。五方大师与岳姑娘在魔岛之时关押在隔壁的两件牢房,大师提供了一份与魔界有所勾结的门派人员名单,说是从狱卒聊天之时听见的。这事情拖延不得,盟主这才要岳姑娘前往一问究竟。” 原来是这样,五方大师在第一次魔岛之战中力拼玉面童老身受重伤,被护送回后方驻地时再遭偷袭被擒。或许是看守的狱卒从未想过西华魔宗会一败涂地,是以对这些俘虏也不避忌。魔修时常来找关押的女子寻欢作乐,时不时便会说起些与神州的战事。五方大师拿出这份名单对神州而言甚是重要。 林风雨喊来苍剑豪让他去通知南宫紫霞,过不多时苍剑豪回来向传令人道:“道友请回复盟主一声,庄主一会儿带岳翎姑娘过去。” 送走了昆仑门人,苍剑豪道:“岳姑娘听说是此事便要去,也是坚强。刚才看她那眼神愤恨的,我都有些不寒而栗。怕是恨死这些叛徒了。” 秦冰道:“小风和楠楠你们俩跟着一起去。五方大师能否心态平和我不知道,岳姑娘是一定失衡的。切记看盟主的态度如何,这种事情决不能听信一面之词,务必劝住盟主详查之后方能定案,否则神州又将内乱。”她对此事瞬间做出清晰的判断,也知道蓝剑山庄在天盟能说上话的无非林风雨,南宫紫霞与宁楠三人,当即做了妥善的交代安排。 林风雨如今腰杆子硬了,嚣张道:“懂得了,哼,谷元要是再耍他的盟主威风,或是又想趁著这机会铲除异己不听劝,和他再吵一架又何妨?大不了和他动手,看蓝剑山庄,阴阳门,百妖国怕不怕他昆仑派。” 等来南宫紫霞带着岳翎汇合,几人一同前往盟主营帐。林风雨看岳翎眼神中饱含着难以言喻的怒火暗暗摇头,只怕今日少不了又是一番唇枪舌剑,搞不好还要和神州第一人做上一场。 来到营帐内,谷元虽是自重身份稳坐盟主宝座未曾站起相迎,却朝林风雨友善地拱了拱手,示意入座。林风雨愕然地一头雾水,怎地一直看自己不顺眼的谷元转了性子?不是应该对自己爱理不理视若空气吗? 还在南海的天盟高层陆续都到了,谷元先在营帐周围布下禁制,才拿出一份名单递给诸人。 名单上正是五方大师罗列的叛徒,南宫紫霞接过名单通览一遍皱了皱眉,将名单递给林风雨指了指一行字。只见那一行赫然写着“邪影宗天南世俗邱氏家族”。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版主:小脸猫于2016_05_26 11:38:41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