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03集~第24章:摩天崖上

【风雨情缘】第03集~第24章:摩天崖上 (5176字) 摩天崖地处西北边陲,如同擎天一柱矗立云端。正是初秋的时节,飘散零落的枯叶将整座山体映衬得金灿灿的。美景当前,林风雨却是皱起了剑眉。修道之人讲究天地缘法,天魔宗危难之际偏逢落叶凋零,实在不算是什么好兆头。 圣女招亲是天魔宗历来重中之重的大事,整座摩天崖严阵以待,往来弟子络绎不绝,接待前来应征的年轻才俊。 林风雨足足飞行了三天才从南海赶至摩天崖。易落落与林家诸女感情不薄,秦冰也有成人之美,还说若是娶不回易落落,这家门你也别回了。念及家中爱妻温柔体贴,林风雨心中总是暖暖的。 在山门迎客的两名弟子中有一名曾是暗影小组的成员,在魔岛上与林风雨并肩作战过。一见林风雨急忙上前见礼道:“林真人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又传音道:“圣女等您多日了,她近日不能不出门都在落花听风阁里,真人可自去寻她。可万万不能透露是晚辈说的。” 林风雨朝她点点头示意感念道:“我想先求见易宗主,不知方便么?” 迎客弟子道:“宗主在后堂,在下这便通知师兄带林真人过去。”她拿出面玉牌划了几下,玉牌向后山自行飞去。过不多时便飞来二人向林风雨行礼道:“林真人,宗主在后堂恭候大驾,请!” 林风雨随着两人来到后堂。一路上见天魔宗门人虽是行色匆匆忙碌不已,却都隐不住浓浓的忧虑之色。 易天行金发黄眉,原本衬得他贵气十足,此刻看来却愈发显得形容枯槁。林风雨亦受过心魔折磨,大起同病相怜之感道:“易宗主,日前颇受大恩,特来道谢。” 易天行笑得有些落寞道:“能医人而不能自医,林道友莫要取笑了。快请坐下。” 易天行为人直爽,林风雨也不矫情道:“不知宗主急急忙忙为圣女招亲是何意啊?” 易天行也不隐瞒道:“不瞒林道友,本座心魔已是难以压制。如今不得不封闭全身修为,即使心魔大作变成疯子也做不得恶。已和废人无异。不就此安排后事,难道等天魔宗被各派倾轧殆尽么?蓝剑山庄前车之鉴,本座不可不防。” 这句前车之鉴大有来头,似是在指蓝剑山庄在林风雨的帮助下中兴,天魔宗也有意效仿。 林风雨道:“易圣女曾言心魔为心中执念,天魔宗讲究抱有最坚定的信念去完成它,实现它。为何易宗主轻言放弃?” 易天行苦叹道:“人力有时而穷,又岂能事事如人所愿?”原本他洒脱不羁,如今却面色愁苦意态萧索。 林风雨知道这些事情只能靠他自己,外人帮不来忙,只得说道:“在下此来也是为了天魔宗招亲一事,只可惜此事讲究缘法强求不来。蓝剑山庄没落之时多承天魔宗恩情。无论在下能否得偿所望,易宗主但有吩咐尽管明言,在下定会尽一份心力。” 易天行露出个欣慰的微笑,坐直身子道:“本座累了。林道友可在摩天崖上随意参观。”伸手朝西面指了一指便闭目养神。 天魔宗大总管早已等在门口,见林风雨出来赶忙行礼道:“林真人,老奴特来伺候,若有需要尽管吩咐。” 林风雨如今身份尊贵,大总管前来伺候也是应该的,不过他不重视这些,回了一礼道:“不敢劳烦大总管。我先到处走走,您且先忙不必管我。”想要悄悄去见易落落,自然不能有人跟着。暗地里同意是一回事,光明正大的可就要坏了规矩。 告辞出来信步朝西面走去。天魔宗内部亦是忙乱,不过都知道林风雨身份,倒也没人上来拦阻过问。 来到一片林木葱郁的幽静山谷,远远望见座落于此处的易落落行宫落花听风阁。易落落性情清冷恬静,林风雨想着日后娶她回家,听风观雨阁里是不是也该准备一处类似的所在。 天魔宗圣女招亲在即,原本不能见客,山谷外驻守着两名女修也是目光如炬来回打量,拒绝一切外人进入此地。 林风雨甚是踌躇,之前在山门外迎客的女修已把话说的明白,搞不好便是易落落刻意安排的。可现下的情形光明正大求见怕是要被拒绝,隐去身形进去罢又有些不敬。思来想去还是走上前道:“在下阴阳门林风雨欲求见易圣女,还请两位代为通报一声。” 两名女修全无反应,场面甚是尴尬。两下里僵住,过得片刻其中一人说道:“师姐,我好像听见有人说话是不是?”另一人板着脸道:“这里连个人都没有!哪里有人说话?你耳朵坏掉了吧?”先说话的那名女修神色肃穆,却怎么看都像是憋著笑。 林风雨反应再慢也懂了,朝两人拱了拱手以示感谢,迳直走向落花听风阁。 院门虚掩著,林风雨来到门口便听见易落落清冷的声音略微激动道:“林大哥来了?快请进来罢。”她身着两人初见时的紫袖淡粉色长裙,娴静素雅。二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心里都充满着重逢的喜悦。 易落落有些局促不安。原本两人相处起来简单轻松,又都爱对些小诗颇对胃口。修者生命漫长,她与林风雨之间互有好感也并非急着把自己嫁到林家。只是天魔宗乍逢大变,身为圣女不得不遵循祖例。此事既已无法回头,自然想要嫁个情投意合的如意郎君,一颗心思难免不由自主地飞在林风雨身上。这些日子过得甚是心情忐忑。女儿家的心思,林风雨未到时怕他不来,林风雨到了又难免担忧是不是来应征招亲一事,更担忧天魔宗公开招亲会否让他心中不喜。 林风雨粗枝大叶不明女儿家细致精巧的心思,还好动身之前秦冰曾细细吩咐过:“落落那姑娘面皮薄,加上大户人家出身你得把她哄好了,该主动的就主动,该表白的就表白莫要让人家先说。” 林风雨瞧出了易落落的不安便道:“先去谢过易宗主便急忙赶过来了。你这里看得这么紧,还好没吃个闭门羹。” “上次不告而别,林大哥没有怪我吧?”易落落垂著头低声道。 那柔美的模样儿让林风雨心中一荡,忙收敛心神道:“只是很担心你。” 易落落心中一暖道:“在林大哥心里,天魔宗与落落都是那般弱不禁风吗?” 林风雨摇头道:“不是,但我还是担心。嗯,关心则乱。” 易落落头垂得更低,一抹绯红晕染了脸颊。两人虽都有情愫,却从未说过这些话。如今天魔宗招亲在即,林风雨自然要大胆吐露心迹。 易落落轻声道:“林大哥什么时候走?” 林风雨心中暗乐,这姑娘不敢问自己来干什么,变个法儿问自己什么时候走,一时忍俊不禁还好易落落垂著头看不见。忙清了清嗓子道:“什么时候娶你回家,什么时候走!” 易落落忸怩不安,声如蚊呐道:“林大哥好好说话,莫要笑话人家。” 林风雨正色道:“固我所愿,志在必得!只不知能否得蒙落落青眼。” 易落落垂著头回身似是不敢再面对林风雨。她在石桌前坐下,摆开天魔漱玉琴拨弄几下调了调音轻声哼唱道:“素衣紧裹玲珑腰,颜粉珠钗舞飘摇。如醉蹁跹花弄月,水清风景共良宵。” 林风雨略一思量应和道:“谁家新妇惹红妆,与卿共度四时光。流风扬花初秋语,年深绮丽无尽欢。” 素颜如水,谁与流年?一番心意想通,充满了化不开的浓情蜜意。 易落落心跳如小鹿乱撞,急匆匆奔回香闺里彭地一声关上房门,倚在门上的身子都要软了。 林风雨哈哈大笑道:“金香浓郁落风扬,闭月清纱揽霓裳。玉纤行云羽衣曲,紫袖流水十三弦。朝梦生香馨夜雨,夕露凝珠映初阳。白莲不改出尘意,红梅岂忧冰雪寒。落落,等著大哥来娶你回家。” 天魔宗的情况与魔岛之战后的南宫世家类似,两家宗门原本都有一名绝顶高手,无人敢起觊觎之心。如今易天行形如凡人,天魔宗失去了最大的依仗。虽说宗门防御大阵完好无损,可再出元婴巅峰高手之前,这家宗门便是一潭死水,不但没了话语权,宗门之外的活动空间也会越来越小。 这也是易天行急于为易落落招亲的缘故。天魔宗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可靠伙伴来维持宗门的地位,来保证这家屹立修真界数千年,千辛万苦发展至今的宗门不会就此倒下。 于各大门派而言,天魔宗有着深厚的底蕴,能够与天魔宗结亲依然是巨大的诱惑。更何况圣女在天魔宗天资出众,地位超然。天魔宗可以没有圣女,但是一旦有圣女出世,则是堪比宗主的地位。 魔岛的形势大局已定,天魔宗为圣女招亲显然便是如今修真界里最引人注目的头等大事。各大门派的掌教掌门或许自重身份还未曾到来,可是二代弟子中最为出众者都陆陆续续出现在摩天崖。 林风雨见到了昆仑派大弟子玄机,正天阁大弟子玉籍,端木家的端木长空,上官家的上官飞宏,慕容家的慕容玉成——他曾被南宫剑河擒获囚禁在蓝剑山庄。不过之后林风雨安然归来,神州又与魔界开战才被放了出来。听说天魔宗除易落落之外最出色的弟子杨文鼎也是跃跃欲试。至于其余门派来人不一而足,不过林风雨也清楚,有资格与自己竞争的也就是这几人。既然易落落已是心向自己,那么唯一的问题就是通过天魔宗的考核。莫要阴沟里翻了船,还未走到易落落身前便已栽倒。大失面子倒还没事,娶不到心仪的美人可就要抱憾终生了。 而林风雨自然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也幸亏天魔宗招亲并非单一比拼修为,否则这几人中最出众的玄机与玉籍也不过是元婴中期,根本不必比便一败涂地。 林风雨志在必得,蓝剑山庄自然也是信心满满。相比起当世高人们,林风雨的妻室实在微不足道,他们并没有什么不满。再说能与天魔宗联姻对蓝剑山庄也是件大好事。 南宫紫霞精心思量著礼单的物品,岳翎陪在她身旁。对这位姐妹南宫紫霞颇为用心照顾,尽可能拉着她一起参与些事情,希望能够早日为她打开心结。 岳翎旁观著南宫紫霞在礼单上添加些物品,又将其中不合适的划去,问道:“你家夫君跑去招亲,你这个做夫人的倒是热心,也不吃醋?” 南宫紫霞听她能说些打趣的话语,心下甚慰道:“吃呀,怎么能不吃?不过落落妹子也不错,便随他去了。” 岳翎脸上难得露出笑容道:“怎么你倒像个媒人?” 南宫紫霞道:“嘻嘻,要不翎儿姐姐也考虑考虑一起嫁入林家如何?林风雨那个人真的不错不妨考虑考虑?” 岳翎白了她一眼道:“去去去,拿我寻开心。” 南宫紫霞拟完了礼单递给岳翎道:“姐姐帮忙看看有没些什么疏漏?” 岳翎看着礼单道:“我也不太懂。只是招亲的贺礼,这么多东西送过去会不会太重了些?” 南宫紫霞道:“林风雨既然去了,其他人争不过他。天魔宗这份亲跑不了,礼重些也是应该。”她心中甚是骄傲,只是在岳翎面前不敢有丝毫表露出来,怕刺激了那颗敏感的心。 岳翎点了点头道:“照妹妹这么说,我是不是也该送点什么过去。” 南宫紫霞精神一振道:“那敢情好。”岳翎作为越来越是正常,她很是高兴。 岳翎旋即面色黯然道:“只可惜我拿不出什么好东西。” 南宫紫霞劝道:“这有什么关系了,有这份心意就成。再说未来亲家送去的东西,天魔宗易宗主可都是要亲自一一过目的呢。” 岳翎目光微不可查地一闪,取出一颗圆珠道:“宗门就留了这颗幻神珠给我,其他东西实在也拿不出手,就劳烦紫儿帮忙随一份吧。” 到了招亲之日,林风雨早已将一身调整至最佳状态神完气足。按照秦冰的交代,换上爱妻早已准备好的衣衫,更显丰神俊朗。 天魔宗圣女招亲共有五道试题,遵循天魔宗祖例,要闯过幻灵大阵,阵里有三道试题,后两道则由历代圣女自行拟定。 幻灵大阵包罗万象极具玄妙,据说每个人进入都有不同遭遇绝无重复。而能否顺利过关除了修为之外,心性人品等诸多方面都多有考量。其实这些考量并没有一个标准,只是你在阵中的所作所为容易反应出一个人的本质。至于本质是善是恶亦没有一个标准,重要的是让历代天魔宗圣女挑选心仪的对象而已。 林风雨按时来到后山广场,前来应征招亲者都聚集于此。幻灵大阵早已布置完毕,林风雨看阵中愁云惨雾魔风阵阵,心中感叹果然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不由得又猜想昔年西华魔宗里的魔修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易天行早早稳坐高台,见林风雨到来,远远朝他点了点头。见这一向穿着随意的年轻一辈第一人今日身着法服,大袖飘飘,云纹为衬,足见重视。 只是几天不见,易天行的面色又苍白难看了几分。林风雨拱手回礼完,举目四望未曾看见易落落,只得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耐心等待。 得知了幻灵大阵的奇异之处后,林风雨心下大定。天魔宗花了偌大的精力布置下阵法为圣女挑选心仪的郎君,足见对圣女的重视与身份的尊贵。至于考验修为或是人性,林风雨从不担心。他一向以本心做事,自有志同道合者聚在一起。易落落本性善良极有担当,又与自己情投意合怎能再选他人?换句话说,若是要弄虚作假才能讨得易落落欢心,那么二人也并非良配。 岳翎回到房间关上房门,数次确信左右无人,才取出一面罗盘输入真元。罗盘现出八卦图形被她安放在桌上,那罗盘只有中央一点亮起光芒,让岳翎松了口气。这件异宝岳翎随身携带从不示人,是西华魔宗用来监视四周是否有人隐藏之用。 岳翎并未因此有丝毫大意,她将双手拢在袖中向魔尊传讯道:“同心珠已送出,必会落到易天行手中。时间大约三至五日左右。” 魔尊第一时间回道:“很好!翎儿近日可好?” 岳翎道:“还好。在他们的眼里我不过是个可怜人而已,并不引人注目。” 魔尊道:“这样便成,无需显山露水。事成之后翎儿是返回魔界还是留在神州?” 岳翎道:“想留在这里再看一看,或许还能发挥些作用呢?”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版主:小脸猫于2016_05_26 11:38:50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