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 第03集~第27章:夺其天命

第二十七章:夺其天命 易落落一手收刀,一手捞住修为封闭从空中落下的林风雨,化作一道赤色长虹远远遁去。 易天行入魔身死,林风雨重伤的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神州。天魔宗一片大乱,南宫世家忧心不已,各大门派中某些人则蠢蠢欲动。 正天阁大弟子玉籍向阁主天元子述说完事情的整个经过之后,接到了一条令他毛骨悚然的命令:“夺其天命!” 林风雨之前全力施展天罡元阳剑诀凝聚的浓云,此刻已化作瓢泼大雨落下,将摩天崖周围方圆千里都笼罩在雨幕里。易落落慌慌张张地寻了处山洞将昏迷林风雨放下,探了探脉息察觉他伤势最重,修为又被封闭,不过性命暂时无碍。易落落凝重的面色没有丝毫缓和,即刻原路返回不住施法驱除留下的一切痕迹。隐匿著身形将山洞周围五十里范围都探查了一遍,再未留下可寻的踪迹才略略松了口气。 回到藏身的山洞,林风雨在昏迷中还未醒来。易落落默运玄功,神色复杂地捧住他脸庞额头相对,一缕元神渡入他识海。 林风雨识海中黑气缭绕阴风怒号,易落落的元神强忍着那强大而狂暴神念撕扯带来的锥心剧痛,在怒海翻波的识海中穿梭,寻找仅存的一丝清明。 一座小岛上散发着几不可察的微弱金光。易落落的元神已被冲击得甚是虚弱飘飘欲散,见状急忙靠了过去冲入金光笼罩的范围。整片识海只有这一处让易落落身躯一暖,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内心里总有那一处保持着赤子之心,安全,可靠。 林风雨的元神双目紧闭匍匐著,紧皱着的眉头,蜷缩的四肢,像一个委屈到极点的孩子。 她神色复杂地看着他,爱怜,不忍,与迷茫。易落落张开怀抱搂住林风雨,两人的元神紧紧贴合在一起。易落落口中吟唱着玄奥的咒文,浑身散发出圣洁的白光抚慰林风雨受伤的灵魂与心灵,也助他压制膨胀难以驾驭的心魔…… 足有半日时光,林风雨才从昏迷中醒来。易落落以元神遁入他失控的识海,其中的凶险林风雨自己最为清楚。稍有不慎那一缕元神消散,对易落落将造成难以愈合的重创。这一份心意让他感动莫名。可易落落此刻背对着他不言不语,只是呆呆地打量著洞外滂沱的雨幕。 林风雨鼓起勇气道:“落落,当时已无可选择,那也是你爹的心愿。原谅大哥好么?” 易落落闻言肩头微动,却并未回过神来,也依旧不发一言,林风雨不敢再搭话。运功内视己身,体内多处经脉受损,真元几乎耗竭一空,更严重的是心魔问题,两重心伤之下只是靠着易落落的秘术才堪堪压制得住。 林风雨哀叹一声取出探灵罗盘,却被易落落回身一掌打落道:“你要干什么?” 林风雨不明所以道:“冰姐姐她们一定很担心,我得联络上她们报个平安。” 易落落目光中融合著爱恨情仇,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天命之子?” 林风雨自嘲地哂笑一声,自怨自艾道:“什么天命之子,我是不信的。” 易落落冷声道:“你信不信有什么关系?只要有人信,你就是天命之子。如今天命之子身受重伤,猜猜他们会怎么做?” 林风雨一阵慌乱,倒不是为了自身安危,忙道:“别管大哥,落落快走!你……你挡不住的!” 易落落抿了抿朱唇,不答他的话道:“现在外面所有人都在找你。有多少居心叵测咱们不知道。任何一丝真元波动都可能引来要夺你天命的人,蓝剑山庄到摩天崖不过三天的路程。只要咱们撑过三天,南宫庄主等人赶到必然会放出信号,联络只是多此一举徒增不必要的麻烦。” 林风雨摇头道:“撑不过去的。只要有一人找到这里,所有人都会来。落落,你天赋很高。可是那么多人,玄机,玉籍,端木长空,慕容玉成,上官飞宏,每个人都有可能,咱们撑不过去的。听大哥的话快走罢。” 易落落道:“他们不会一齐上也不敢一齐上。这是很有面子很风光的事情么?一个个的来咱们有机会。即使抵不住了也有可能挑动他们自相残杀,你又担心什么?” 林风雨心中感动得无以复加,只是听易落落再没有称呼自己一声大哥,也知两人之间横上了难以弥补的裂痕,心下复又黯然。他知易落落心意已决难以说服,递给易落落两瓶丹药,正是月华给予的拜月玉兔族疗伤与恢复真元灵药。林风雨也不再言语索性闭上双目运功疗伤,抓紧一切时间能恢复一点是一点。 转眼一日一夜的时间过去,雨幕丝毫不见减弱反而下得越发大了。相安无事的一日时光没让易落落有丁点放松,反倒越发紧张起来。时间的流逝也意味着被探查确信无人地点少了许多,安全的时间越来越少。易落落紧抿著双唇,柔美的脸蛋无比坚定。 又过了半日时间,林风雨诧异地睁开双目站起身来走出洞穴,向着空中道:“真没想到来的是你!” “妹夫,好久不见。”虚空中现出的人亦大出易落落意料之外,竟然是消失许久的弑父凶徒南宫明麟。 林风雨涨红了脸戟指骂道:“奸贼,没资格这样叫我。”心绪激动之下牵动体内伤势,剧烈咳嗽不已。 易落落虽是一言不发,却赶忙上前轻拍林风雨后背助他顺气,又扶着他回石洞里坐下道:“老实呆着莫让我分心。” 南宫明麟并未阻止这一切,待易落落又出现在洞口才道:“本人来取林风雨天命,易圣女非我敌手还请让开罢,莫要白送了性命。” 易落落盘膝坐下冷声道:“废话太多了。” 南宫明麟从空中缓缓降下道:“妹夫的女人缘真是令人羡慕。想不到你刚杀了易圣女的生父,她依然如此待你情深意重。” 林风雨喘匀了气闷声道:“有件事我想问清楚。当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你究竟有何好处?” 南宫明麟取出一柄流光溢彩的宝剑,釽从文起,至脊而止,如珠不可衽,文若流水不绝——神剑工布!他点了点头说道:“反正你要死了,让你死个明白。紫儿天赋高绝但她毕竟是个女人,有她致命的弱点。既然嫁你为妻,免不了便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看看现在的蓝剑山庄,究竟姓南宫还是姓林?紫儿不是庄主的最好人选,我大哥心胸狭隘偏又自视甚高,更加不是。魔尊昔年找过大哥无意间被我发现,他毕竟是我大哥,我也未曾想到他真的会背叛蓝剑山庄,所以一直隐瞒着装作不知道。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大哥丧心病狂对爹爹出手。我知道爹爹属意的庄主继任之选是紫儿,蓝剑山庄不能落在紫儿和你的手里,我也是被逼无奈。现下想起来,魔尊当时怕是算计了我,故意让我撞破大哥的事情。他也知道我会那么做的。” 林风雨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这个理由不够。” 南宫明麟展颜笑道:“紫儿是天生凤体我也不差,紫儿未出生前我也被称作南宫世家麒麟儿。为何我能知道你今日要出事提前候在这里,为何我能最快找到你?我有预知未来之能,虽然我并不能随心所欲地掌控这项天赋!这二十年来我在梦里反复看到的可怖场面,可惜你没有机会看到了。我害死爹爹,要杀你夺你天命皆是迫不得已,只因你会给神州,给蓝剑山庄带来灭亡之祸。你放心,我夺了你的天命会守护好南宫世家。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林风雨凛然道:“说了半天什么都没说,都是些强词夺理的借口。知不知道你娘有多伤心?一个连至亲之情都不顾的人说的话能信?我想说的是,拼了命我也会杀你。” 易落落盘膝悬浮守在洞口始终一言不发,听到林风雨这一句双眸闪过狠厉下定了决心。 南宫明麟一抖工布,星星点点的剑光汇聚成一线,叹息一声朝着洞口一指。 易落落只感到一股沛不可挡剑气袭来,磅礡如云海浩渺。工布剑尖所指,一道紫光发出如雷电轰鸣般的巨响匹练般劈下。 剧烈真元波动引发的异样天象立刻吸引了周围修者的注意,数十道惊虹在空中亮起朝着林风雨藏身的洞穴飞来。 易落落玉掌张开,双手嫩如春葱的纤指抵在一起如抱圆球,掌心里悬空着一面玉光闪烁的镜子,镜面迎著扑面而来的紫电光芒一闪,仿佛一只眼睛张开——天魔玉女镜。 玉女镜中的眼睛神似易落落,那美目一眨也放出一道紫色豪光,迎上紫色剑光。 两道紫色光芒如此相似,结成一条笔直的直线连着工布剑与玉女镜,不时爆出滋啦啦的电光。易落落游刃有余道:“闻到腥味儿的鲨鱼们都游过来了,最蠢的人才会率先动手。” 南宫明麟道:“易圣女何必白费心机,他们拦不住我!”掌中工布剑势一变,星光凝聚的紫光忽然化作万万千千,吞雷剑诀——万星。南宫世家麒麟儿以元婴后期修为施展吞雷剑诀中威力第二的招式,气象万千。 易落落盘坐的双膝之间七色光芒闪动,天魔漱玉琴琴弦拨弄之间,一道紫色光罩凝而不散牢牢罩住易落落与林风雨二人。万星轰然落下,地动山摇巨石横飞,整座大山化作碎石崩塌。南宫明麟傲然笑道:“易圣女若是与在下公平一战,在下不敢言胜。只是你还要护着这个重伤的废人,乃是自寻死路。” 南宫明麟以巧劲借势借力,将整座山石的重量压在易落落撑起的光华上,让她脸色一白,忍不住一声闷哼。这一招日常情况下毫无作用,只是此刻强敌环伺,易落落带着林风雨这只拖油瓶,只能固守此处。若是带着林风雨四处乱跑乱飞,反而会落入无处不在的危机里。南宫明麟毫无作用的一招此刻发挥了奇效,易落落无法闪避倒还罢了,还得撑开更为广阔的护罩护着林风雨,真元消耗极大。 易落落双手结印双肩微颤,自在修罗女法相在背后升起,将压在身上的山石震得粉碎。那修罗女双臂平升,左掌不见血肉只是一具骨骼,右掌似柔荑,祭出“地狱天堂”法则之力!南宫明麟元婴后期的修为压过她一头,蓝剑山庄的传承又丝毫不逊色天魔宗,不以法则之力难以取胜。 地狱天堂现出一片山峦自成天地,瞬间将南宫明麟重重围困。 林风雨眉眼低垂,浑如事不关己,像是一个良心泯灭的人心安理得地接受着易落落的庇护。 南宫明麟一声清啸,手中法诀连打让工布缩小如食指一般,工布剑横在眉心如一只竖眼。竖眼光芒大放四面普照,寻找着地狱天堂的空隙。 林风雨大吃一惊摇摇晃晃站起身来,想不到南宫明麟居然修炼成了剑心。易落落虽具法则之力但是修为不够,法则空间难以持久,她面色凝重,自在修罗女法相摇曳身姿如舞。重重山峦如门扇般打开,现出一片地狱,一片天堂。 南宫明麟借助竖眼剑心之威,在这片自成天地中闲庭信步。无论是地狱中的恶鬼,还是天堂中的仙女均难伤及他分毫。 地狱中一只媚意彻骨的女鬼取琴在手弹出一阵靡靡之音,天堂中一位清纯仙女亦取琴在手,弹出仙音浩渺。双音截然不同却又相辅相成,听之令人心摇神驰,须臾之间又是迷幻重重头晕脑胀。 南宫明麟面色一变忙盘膝坐倒,易落落施展神魂攻击之术大出他意料之外又是暗暗冷笑。蓝剑山庄吞雷剑诀对付魔修确有奇效,易落落法则之力徒劳无功。如今冒险施展神魂攻击之术不成功便成仁,若伤敌不成必将使自己神魂重创。剑修道心坚定神念攻击性极强,岂是神魂攻击能够轻易奏效?南宫明麟深信自己稳守一波之后必能重创易落落。 易落落神念忽然转进攻为束缚,同一时刻气息奄奄的林风雨长啸声中飞空而起。南宫明麟大吃一惊,识海神念被易落落牢牢束缚一时难以得脱,旋即一股庞然神念锐如锥尖直透神魂,刹那间神魂遭受重击意识模糊。正是林风雨的“惊神刺”! 阴阳门神念之术冠绝天下,两人又存在着境界上的差距,加上易落落有心为之与林风雨配合天衣无缝,南宫明麟怎能抵挡?他意识仿佛离体而去从空中一头栽倒落下。 林风雨纯钧出鞘,挥起一道豪光斩落南宫明麟头颅。一出手便轻取元婴后期剑修性命,此刻神威凛凛直如天神降世。 林风雨挺剑四顾,冷笑一声提着南宫明麟头颅回到易落落身边坐下。两人四目相对各自心中一暖。自林风雨说出不惜一切代价要取南宫明麟性命之时,易落落便明白他要如何做。此前元神遁入林风雨识海,已见识过他神念之强。他一身重创,唯有得易落落秘术之助暂时压住心魔之后,神念毫发无伤。是以易落落适时施展神魂攻击之术,又以困敌为主,终于助林风雨一招致胜。只是自家人知自家事,林风雨惊天一击固然威势无双,易落落却知道这一击已凝结了他所有的力气,如今再无对敌之能。 林风雨打心眼里希望将南宫明麟擒回蓝剑山庄,交由南宫紫霞发落。可惜形势急迫,易落落一人确实难挡南宫明麟。潜伏在四周心存不良的宵小布下十余人之多,俱是各门各派最出众的弟子,他也需要用这惊天一击震慑宵小,分担易落落身上的压力。是以这一击毫不容情。 果然林风雨一剑之威震慑下,坍塌的山峰四周接连亮起十余道光芒,有人见事不可为急忙遁走。 易落落轻声道:“事到如今你们几个既不肯走,为何还不出来?” 四周又落下三道人影,林风雨双目一眯望着三人道:“给你们个机会马上走,我既往不咎。” 为首的一人气宇轩昂仙风道骨,正是昆仑派大弟子玄机。此人天赋高绝号称元婴巅峰之下第一人,只是如今在他身上却更像是个笑话——这称号落在他身上纯是因为林风雨与宁楠晋阶绝顶高手,否则又怎轮得到他?玄机道:“林真人又何必逞强?你已是强弩之末,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林风雨道:“是谷元派你来的?” 玄机摇头道:“不瞒林真人,本人已退出昆仑派。此事纯为本人想碰一碰运气,与昆仑派无关。” 林风雨冷笑一声,转头道:“慕容玉成,你呢?” 慕容玉成双拳紧握,难掩紧张之色道:“我只是临时起意要你的性命,留下你对慕容世家后患无穷,趁你病要你命!仅此而已!” 林风雨又对最后一人道:“玉籍道友怎么说?” 玉籍叹了口气,低头道:“师命难违,非本人所愿!”又摇了摇头道:“在下想要将功赎罪助林真人一臂之力,还请林真人莫要怪罪正天阁!”说罢玉籍向林风雨走去,竟是要与他并肩作战。 易落落始终面色清冷未发一言,只是挡在林风雨身前,似要为他遮蔽一切危难。见玉籍行来急忙上前一步道:“止步!”此时此刻,她只相信林风雨与自己。 玉籍定住脚步点了点头,转过身来面对玄机与慕容玉成,挡在林风雨与易落落身前。 林风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玉籍的样子不似作伪,那么面对玄机尚有一线胜算。只恨自己为心魔所制不敢施展全身修为,否则拼着身体再受重创也要保易落落安然无恙。想到这里心里失落至极,若是施展浑身修为,只怕心魔发作第一个便将眼前的易落落杀了,又谈何保护心中所爱? 双方剑拔弩张,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咯咯,想不到玉籍道友竟然为了个外人反出师门,难以想像。玄机道友请慢来一步,本宫祝你一臂之力如何?” 空中四只狐尾轻摆,飘飘荡荡落下一名女子。她柳眉斜飞,猪胆鼻,双唇如豆蔻红亮莹润,瓜子脸儿英气勃勃。林风雨心中一颤双唇紧抿,扶语嫣现身此处与自己为敌,任他见惯了大风大浪,也实不知要如何应付眼前的危机。 风雨情缘, 林笑天

评分完成:已经给本帖加上 10 银元!

版主:小脸猫于2016_05_26 11:39:18编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