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二十六章 陰陽輪迴訣(中)

【風雨情緣】第二十六章 陰陽輪迴訣(中) 作者:林笑天 2015年6月29日發表於:sexinsex 第二十六章 陰陽輪迴訣(中) 眾女愕然地看著這一幕,目光不約而同地凝視在高聳如龍的陽具上。南紫覺 得這麼盯著看頗為丟人,可是一眼望去卻又死活移不開目光。 只見粗如兒臂的肉棒挺直聳立,帶著些微的弧度。黝黑的棒身在秦冰殘存的 淫液潤澤下,如同黑玉一般瑩亮。膨脹的血管纏繞之上,雞蛋大小的龜頭散發著 肉眼可見的熱氣,頂端更顯出一點青蒼欲滴的翡翠色彩。 回過神來的秦冰強忍著下體的不適從地上爬起,腳下一軟又倒了下去。她心 中的驚恐尤勝心裡的羞澀與身體的不適:「紫兒,我,我的真陰真元全空了,這, 這可怎麼辦?」一直搭住林風雨脈門的南紫已經猜到這個結論:「你們功力差別 太大了,小風體內經脈遠超一般修者的粗大,真陽之氣太多。之前全靠冰姐姐真 陰引導,現在他又不能控制,吸不到你的真陰之氣,身體本能的自我保護肯定要 把你推開。怎麼辦,怎麼辦?」感覺到林風雨體內的真氣由於得不到真陰之氣的 浸潤開始狂躁,剛剛略微恢復的心脈傷勢被狂躁的真陽衝擊得有再次撕裂的趨勢。 南紫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 「難道我今天真要失身在這個沒用的混蛋手裡?」左思右想,除了繼續用真 陰之氣引導林風雨的真陽有序運轉修復傷勢,沒有別的辦法!可是林風雨豁出性 命救了大家,也包括南紫在內。之前若是林風雨有半點的猶豫靜觀事態發展,或 是崩斷心脈之後立刻逃跑,也不至於受到如此嚴重的創傷。只是崩斷心脈,逃走 以後慢慢調養總是可以復原的。只是南紫不免要第一個被陰煞老魔下手,那種結 果,南紫不敢去想。 林風雨出手讓她糾結,不出手則是嚴重的後果,兩難之際他沒有半分猶豫。 南紫如今也是左右為難,不救吧,怎麼做得出這種狼心狗肺的事情?救吧,這, 這也太讓人羞人了。這個混蛋,你不如讓我死了就算了。還不用現在如此兩難。 雖然她心裡清楚,落在陰煞老魔手裡怎麼可能簡單地死去。可是糾結的當口,仍 然不免心裡怪上幾句。 「可憐我的七陰鳳體!這麼失身給他,真是,真是……我想像中寶貴的第一 次不是這個樣子的啊……這個混蛋小子,醒來了還要說用他的至陽法寶助我驅除 體內的傷勢,恢復功力,還是幫了我。好人全讓他做,真是氣死我了。」南紫咬 牙切齒地想到,糾結之中終於還是下定了決心。 剛剛深吸了一口氣,只聽寧楠說道:「媽,你現在著急也沒有用。還是趕緊 運功把林大哥的真陽融合了,同時抓緊恢復身體好再度生出純凈的真陰。林大哥 傷勢這麼重,你能恢復一點就恢復一點,時間不等人的。」她同樣是修習《陰陽 大法》,旁觀許久一下就抓住了關竅。 秦冰之前一顆心思全撲在林風雨身上,又受到陰煞的過度驚嚇,六神無主。 此時聽到寧楠所言大是有理頓時冷靜下來:「紫兒,我立刻運功恢復,姐姐求你, 一定要想辦法穩住小風的傷勢,我一定要救他!」不等南紫點頭,寧楠就搶著道: 「行了媽,還是這麼囉嗦,有這時間還不如趕緊恢復。放心,你運功完畢之前我 們不會讓林大哥死的。」秦冰眯著眼睛深深地看了女兒一眼,只見寧楠仍然略帶 稚氣的臉上,有著和年齡不相吻合的堅定與沉穩。秦冰似乎明白了什麼,抿了抿 嘴唇。她外表柔弱,內心卻十分堅強,當下溫柔地看了林風雨一眼,深深吸了口 氣收斂心神,就地打坐運起功來。 寧楠見秦冰運功,就對南紫說道:「紫姐姐,有沒什麼法寶可以讓媽媽安心 運功的?我要救林大哥,怕讓她分了心。」這個小魔女雖然潑辣,心思卻細膩得 很,媽媽和林風雨在她心裡,是哪一個都受不得傷害的。若是自己接下來和林風 雨的雙修激盪了秦冰的心神,引發真氣走岔走火入魔,那也不是她願意看到的。 南紫已經明白寧楠要做什麼,她也知道秦冰的運功恢復多麼重要,天知道林 風雨寬廣的經脈還需要多少真陰之氣。 南紫拿出一個花籃照舊安放上靈石,那花籃灑落一片光華將秦冰罩住,秦冰 赤裸誘人的身軀忽然消失不見…… 寧楠站起身子解開衣扣,卻被秦薇拉住道:「楠楠,小風大家都想救,還是 我先來吧。你和你媽媽,總是不太好……」寧楠臉上泛起溫柔的笑容:「小姨, 我們都喜歡林大哥,我知道的。現在他能好起來是最重要的,他以後有多少女人 我不在乎,你呢?至於媽媽,如果不是顧忌著她,你以為我這段時間有意無意躲 著林大哥是為什麼?我多久沒欺負他了?現在這個情形,相信媽媽也能理解吧。」 秦薇還想說什麼,南紫心裡一陣煩躁喝到:「都別爭了,過來讓我看看你們的體 質。搶男人那麼光彩麼?」說的是正氣凜然,一臉鄙視二女的模樣,心裡卻想著: 這個混蛋到處留情,一家三口給你包了圓。虧我還不要麵皮給你擋著扶語嫣,真 是氣死我了。一邊還恨恨地在林風雨手腕處掐了一把。 檢測完二女的體質,南紫又狠狠地震驚了一次。一樣是因為寧楠驚人的九陰 之體,另一樣是想不通這麼一個可人兒在林風雨身邊,又對他芳心暗許,居然沒 被吃掉現在還是處子之身。她驚異地看著林風雨,這個男人給她帶來的震驚太多 了。正人君子?不現實啊,修者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的事情多了去了,和正人 君子也沒什麼關係。他到底怎麼做到的? 其實這還是南紫的思維定勢問題。林風雨雖是修者,卻一直在凡間生活,有 些事情在修者界裡很正常,在凡間卻不那麼正常。林風雨對修者世界知之甚少, 對秦薇與寧楠的情意也多少有些。可他和二女至多是曖昧了點,並沒有去突破那 一層禁忌,也是受凡間的生活規則影響使然。倒沒南紫想的那麼高尚。 現在不是去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南紫說道:「楠楠先來,小風現在真陽鼓 盪,要靠你的真陰中和。」不理寧楠略有些得意的笑容,秦薇像搶男人搶輸吃醋 一樣抗議道:「都是二陰的體質,為什麼楠楠可以我不行。」都是二陰?南紫略 一思索就明白了林風雨的用意,明白這種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也不戳破對秦薇 含糊說道:「薇姐姐,楠楠的體質更適合些。相信我。」說罷忍不住又揶揄一番: 「別著急,楠楠也支持不了多久,總有你的好處。」羞得秦薇鬧個大紅臉。 束起的馬尾披散在肩頭,青春無敵的軀體如同完美的藝術品,散發著白玉般 的晃眼光澤。明亮的大眼睛如一泓秋水清可見底,挺直的鼻樑兩側墜著兩片弧線 優美的鼻翼,雙唇比起秦冰略窄卻更為厚實。一對嫩白得仿佛透明的雙乳如同倒 扣的碩大玉碗,傲然挺立。粉嫩上翹的乳蕾頂端,鑲嵌著紅寶石般的乳頭。經過 武學鍛鍊形成的纖細而結實的腰肢,刻畫著誘人的馬甲線,豐隆的翹臀如滿月, 腰眼之上兩眼美人渦熠熠生輝。胯間稀疏的毛髮覆蓋之下,一道粉紅的裂隙如初 綻的花瓣,柔美而誘人。 16歲的少女卻發育得如此成熟,可惜此刻林風雨沒有眼福。寧楠拉起林風雨 的手放在胸口說道:「林大哥,你摸過它們的是不是?上次是偷偷的摸,恩,好 吧,按你說的是意外,以後它們都是你的了。楠楠來幫你治傷,你傷好了要摸它 們一千年,一萬年好不好?」寧楠將林風雨的手掌按在胸前,一手將從未綻放的 花瓣輕輕分開一道裂口,對準高昂的肉棒咬著牙坐了下去。初次被異物侵入的蜜 穴頓時傳來撕裂的疼痛,她臉色一白痛苦地扭曲卻又帶著一絲釋放的快意,兩行 清淚順著雙頰滴落。 小魔女喘了幾口粗氣逐漸適應了疼痛,猶掛著淚珠的臉上帶著賊賊的笑容道: 「林大哥,我的第一次可是交給你了哦。等你醒來可別不認帳,紫姐姐和小姨可 是給我做見證呢。這一下,你想跑也跑不了了,以後我又可以欺負你啦!」其實 傷勢略微穩定下來的林風雨已經恢復了一些意識,他身體各處都像不屬於自己, 不能動,不能說,看不見,卻能聽,能感覺,寧楠的話語卻全都落入耳中。他的 頭腦一片混沌,又是驚喜又是慚愧。驚喜是嬌美的寧楠居然主動獻身,慚愧是這 寶貴的第一次沒能給寧楠留下完美的回憶。 手中的乳房綿軟柔膩而碩大,一手難以掌握。下身的肉棒被密密層層的褶皺 包裹,每前進一寸都是如此艱難,又如此銷魂。未經濕潤的處女蜜穴兒如此乾燥 緊緻,偏又像泛起波瀾的湖面層巒疊嶂,一層又一層地刮蹭著肉棒。也可以想像 寧楠此時承受的痛苦。 林風雨不自覺地湧起難過的表情,卻喜得寧楠破涕為笑:「林大哥,你聽得 到是不是?楠楠給你了,這裡連我自己都沒有放進來過呢!你不用難過,要是覺 得虧欠了我,以後就加倍讓我欺負,加倍對我好來補償我!」南紫見林風雨有了 反應,又喜又氣,心裡混蛋罵個不停。 秦薇則暗自得意,女人都希望第一次有個完美的回憶。她想著再經過寧楠的 真陰之氣二人雙修,林風雨該會更加的恢復意識,總比這樣和個木頭人一樣做愛 感覺更好些。自己排在後面還是占了便宜。反正都要做他的女人,誰先誰後有什 麼關係? 寧楠俯下身子緊貼著林風雨,抱著他的脖子雨點般吻在臉上:「壞哥哥,你 弄得我痛死了。第一次就這麼不疼惜人家,哼,以後我欺負你你可不許還手。這 是你欠我的……」四唇相貼,寧楠初嘗男女滋味,只覺得林風雨身上濃厚的男子 氣息是那麼好聞。一對豪乳貼在他胸前,結實的胸肌頑強地頂住雙乳,尖端的兩 顆紅寶石在他的胸口磨蹭,銷魂的感覺怎是自己撫弄所能比擬的?那根巨大的肉 棒撐得蜜穴里疼痛難忍,可痛感逐漸麻木之後,蜜穴中的嫩肉被肉棒炙熱的高溫 燙得麻痒痒的,一股神秘的液體也隨之滲出。 緩解了痛感的寧楠略略鬆了口氣,愛不釋口地吻著林風雨的雙唇,豐碩的雙 乳隨著身體的扭動在他胸前磨蹭,同時臀部下沉,一點一點地吞進肉棒。 林風雨只覺得那層層疊疊的蜜肉帶來強烈的摩擦,即使在昏沉沉的意識中快 感依然如此強烈。當棒身被含進將近一半的時候,觸及到一層堅韌的薄膜。 吻著林風雨雙唇的寧楠輕輕咬了咬牙,順勢將他的下唇緊緊咬住。隨著腰腹 狠狠地一用力,寧楠鼻腔中一聲悶哼,粗大的肉棒突破了那層薄膜…… 鮮血攀附在肉棒上流出體外,寧楠死死咬住林風雨的下唇,雙臂緊緊摟著他, 疼得全身顫抖。而肉棒第一次接受到處女最為純凈的先天真陰,那股鮮血竟然被 肉棒全部吞噬進入體內,流入丹田。得到這股先天真陰滋潤的林風雨,體內真陽 之氣一片歡騰,卻不復之前的狂躁。 秦冰畢竟已身為人母,雖然六陰之體的真陰之氣純凈無比,終究不是先天真 陰。而寧楠九陰女體的先天真陰更是非同小可,大幅損耗的真元和精血一下子得 到大補,三焦六脈中流動的真氣一下子漲大一圈,而連接斷裂心脈的精華真元更 是瞬間漲到了筷子般粗細。身體似乎也恢復了一些感應,被寧楠死死咬住下唇的 痛感,竟然從鼻腔里微微哼出一聲。 這下子寧楠不樂意了:「你這壞人,弄得人家那麼痛不說,我一聲沒吭你還 敢喊痛?」發泄完失了身子的不爽,又摟著林風雨的臉蛋吧唧香了一口,一臉的 滿足。 真陽裹挾著先天真陰在體內運行。秦冰之前的雙修是修補了身體的損傷,寧 楠的雙修則是開始補充大幅損耗的精血。為了擊敗陰煞老魔,在重傷之下連噴兩 口精血讓元氣大傷,而寧楠的先天真陰則是最好的補品。 寧楠一邊扭動著腰肢,一邊配合著運行雙修法訣。隨著時間的推移,痛感逐 漸褪去,而抽插之際那股麻酥酥的感覺愈演愈烈。寧楠的「峰巒疊嶂」蜜穴較淺, 無法將林風雨的肉棒全部吞沒,卻讓肉棒的每次插入都能直抵柔嫩的花心。連她 自己的手指都未曾進入過的蜜穴怎能抵擋這樣的刺激? 寧楠極喜歡趴在林風雨身上,用雙乳磨蹭他的胸膛,一邊吻住他的姿勢。她 發現除了蜜穴,自己的口舌之欲也如此強烈,吻住了林風雨竟然不肯鬆口,柔嫩 的舌尖不如闖入他的口內,吸吮得渾然忘我。 寧楠忘情的呻吟就在耳邊,肉棒被她的蜜穴一層一層地掃刮,越來越豐沛的 春水讓抽插更加的柔順暢美。林風雨苦於身體不能動,精關所在又是被真元重點 保護的丹田至肉棒一帶,被真元緊緊箍住無法釋放。林風雨朦朧的意識又是慚愧 又是難過。 「林大哥,我,我知道你喜歡聽人家叫,聽人家,聽人家說被你插的感受。 哼,媽媽叫的太差勁了……噢,噢,這次,人家,人家偏不叫給你聽,等你好起 來了,我再,再叫給你聽好不好?」林風雨眼皮依然打不開,被覆蓋的眼珠子卻 動了一動,眼淚奪眶而出……自己就這麼給楠楠第一次?我該是欠她多少啊!他 沒有想自己捨命救了寧楠,只想著寧楠給他的好,即使是被這個小魔女欺負一輩 子,也是值了。 寧楠終於達到了生命中第一次歡好的高潮,她的花心不像秦冰那樣在高潮時 凸出緊緊收縮,而是急速地顫抖,如同香舌一樣舔舐著林風雨的龜頭。寧楠知道 這是自己最純凈的真陰之氣滲出的時刻,瘋狂地扭動腰肢讓龜頭頂住花心研磨, 又用雙乳重重地摩挲林風雨的胸膛。只盼自己的快感多持續一刻,更多地享受歡 愛的甜美。也能讓自己的高潮持續得更久,滲出更多的真陰之氣滋潤中和林風雨 體內的真陽,以充斥他寬廣的經脈。 她含吮著林風雨的雙唇,充分滿足自己的口舌之欲,因為她發現自己舔舐之 間,蜜道里同樣會傳來快感。伴隨著高潮的痙攣顫抖,寧楠只是在鼻腔里哼出甜 膩誘人的呻吟,唇舌依然緊緊地吻住林風雨不放。 寧楠的初次高潮持續了許久,她無法想像初次獻身的高潮竟然如此暢美,遠 超以前的自慰。蜜道里的肉棒粗大火熱,仿佛要把蜜道撐爆,而層層疊疊的蜜道 嫩肉痙攣抽搐之際狠狠咬在肉棒之上,盤根錯節的血管和溝壑將那股壓迫力道重 重頂回,更是魂靈兒都要飛出體外一般。顫抖的花心被龜頭死死壓住,自行舔舐 著龜頭馬眼,被刺激得渾身輕飄飄的酸軟無力…… 林大哥,若是這一刻你能夠挺一挺腰,摸摸我的雙乳,再狠狠地親親我的雙 唇,我的第一次該是多麼完美…… 寧楠迷迷糊糊地想著,竟然隨著這一次持久的高潮暈了過去。——她的功力 相較於早就開始雙修的秦冰要淺得多,先天真陰早被吸收,而持續過久的高潮讓 她的真陰之氣一泄而空。 看著高潮過去的寧楠趴在林風雨胸膛之上,嘴角掛著滿足的微笑,如同嬰兒 般甜甜地睡去,南紫和秦薇面面相覷……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