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3集~第13章:太陰出關

簡體

  ◆ 第十三章:太陰出關 book18.org

  從未經歷過這樣一場戰爭。它春光旖旎快意無窮,可這個過程又耗費了全副精力--雙方一刻不停地鬥智斗勇,有時候甚至是精神毅力的比拚,在關鍵時分看誰先扛不住崩潰。 book18.org

  幾番交戰互有勝負! book18.org

  林風雨幾乎將全身上下都動用了起來,腰後仿佛安裝了一隻彈簧,反覆不停地驅動肉棒在銷魂的幽谷抽插,下巴短短的胡樁,也像刷子一樣輕重適當地搔刮著眼前怒挺山峰上玫紅的玉珠。 book18.org

  柳若魚承受著男人狂風暴雨般的抽插,她的嬌軀已是癱軟虛脫,剩餘的氣力全都集中在水泄不停的幽谷,將葵須花肉緊緊咬死闖入的肉龍。抵受著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衝擊,換來一臉慵懶媚態春情四射,檀口中嬌喘之餘呻吟著:「好弟弟……快些射給姐姐罷……再幹下去……要活活的給你……乾死了……這麼長的肉棒……還這麼粗……每次都頂到最深……太厲害了……求求你……射給姐姐……舒服死了……要飛了……要飛了……姐姐要你的……陽精啊……」 book18.org

  撲哧撲哧的抽插水聲,啪啪作響的肉體撞擊聲,加上美婦婉轉求饒的一片淺吟低唱。林風雨發力衝刺向快感的頂點,那聲音猶如魔音貫腦,身體的神經不自覺按跨下美人的指引,眼前碩乳波濤洶湧美不勝收,肉棒更是被咬的無一處不爽快,實在是憋不住忍不得了。 book18.org

  欲哭無淚地感受到小腹一熱,肉棒瘋狂地脈動著將精液擠出,林風雨快感如潮之間仍暗嘆這一陣敗了,柳若魚真是堪稱妖婦,不僅身懷名器,而且每一個動作都挑逗著自己的神經,甚至是叫床的聲調都像催情的聖藥。不想柳若魚的花心被龜菇擠壓,又受到陽精的衝擊,也到了崩潰的邊緣,嚶唔浪叫著泄出大片花汁。 book18.org

  呼哧,呼哧,林風雨感到自己簡直像只瀕死的水牛。他從來認為自己身具陰陽大法,又有黑玉陽根,床戰當是無往而不利,事實也的確如此,家中幾位嬌妻聯手也難以匹敵。不想柳若魚完全推翻了自己的認知,要知道她至今剛剛恢復到元嬰初期的修為便和自己不相上下,若是完全恢復了……果然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 book18.org

  當然柳若魚也不輕鬆,不知道何時便會徹底支撐不住被干暈過去。 book18.org

  兩人棋逢對手,將遇良才,這一輪平手之後竟然誰都不敢輕舉妄動。可這種瘋狂過後片刻的溫存依然讓人心動。 book18.org

  柳若魚舒服地躺在林風雨懷裡,她也是豁達的性子,此刻她心中所想只是盡情享受這一場露水情緣,只當是一場激情四射的春夢,今後的事情交給夢醒之後再說。隨著修為的恢復,天女奼月訣越加強大,從一開始的要死要活到如今的旗鼓相當,再下去定然能占據上風。想到這裡,嘴角邊不由得露出一絲得意的甜笑道:「小弟弟還行不行呀?姐姐可是還能再戰哦。」 book18.org

  林風雨傲然道:「不行?開什麼玩笑?床上我的字典里就沒有不行這個詞。」心裡卻直發虛。他也知道天女奼月訣這東西實在不是什麼好路數,柳若魚越戰越強,這麼下去恐怕支撐不住的只能是自己。更糟糕的是,雙修對柳若魚大有助益,修為噌噌地往上漲。對林風雨的效用卻弱了許多,一來他修為太高,二來身上的傷勢最嚴重的乃是精血虧損。首次在與陰煞老魔戰中噴出精血,也是雙修之後又花了足足兩年閉關靜養方才恢復。這情況就像自己遙遙領先,卻像只烏龜在慢慢爬,後面追趕者雖落後甚多,卻是只撒了歡狂奔的兔子。 book18.org

  柳若魚咯咯嬌笑道:「喲!自我感覺良好得很嘛。噯,私下裡悄悄問一句,你家裡幾位夫人誰更厲害些?」 book18.org

  林風雨心中一動,這種私房話兒說出來本不合適,不過既下定決心將懷中美婦收入房中,倒不妨說說。這麼一想便道:「要說持久耐戰還屬薇薇姐和紫兒,不過都不能與姐姐相提並論。」 book18.org

  柳若魚好奇地眨了眨眼睛,又問道:「說句心裡話你別介意。我一直以為是慧芸呢。」 book18.org

  這自是說曹慧芸曾經歷過桃花蠱煎熬,或許身體並不那麼敏感的緣故。林風雨知道她純屬「技術上」交流沒有惡意,答道:「慧芸技巧真是沒的說,可是她那身體我就呵呵了。除非她用嘴,否則三兩下便要求饒。」 book18.org

  用嘴?柳若魚越發好奇了,眯著眼道:「老實交代,和姐姐比如何?」 book18.org

  林風雨心中大動,這美婦看似在聊天,實際每一個動作和表情都在勾引自己,忍不住一雙手又攀上玉峰一邊把玩一邊說道:「姐姐的嘴厲害,慧芸的舌頭強。」 book18.org

  柳若魚嬌軀失重一般挨在他身上,將一對兒桃乳壓得更緊,粉白的乳肉都從指縫間溢了出來道:「慧芸的舌頭怎生個厲害法?」 book18.org

  林風雨一邊感受著觸手兩團乳肉的美妙冥思苦想了一番,有些詞窮道:「形容不出來,這麼說吧,慧芸的舌頭家中無人不愛。」心中又想,今後入了林家門,姐姐自然可以親身感受一下。 book18.org

  柳若魚對此並沒有感到驚奇,看來南宮劍河家中也常有此同性之戲。剛想說話卻驚呼了一聲,散落在洞穴四處的衣物里,儲物袋發出邪異的血光正跳動不停,仿佛什麼東西要破袋而出。 book18.org

  兩人同時轉移了目光,柳若魚道:「是那枚血鳳之卵。」 book18.org

  林風雨赤裸著身子站起走到儲物袋前半蹲下皺著眉頭思量,一身流暢的肌肉勻稱而不誇張,仿佛一尊完美的男體雕塑。柳若魚目光竟有些失神,不知該繼續欣賞這具男體,還是該注目鳳卵。 book18.org

  林風雨朝儲物袋下了幾個禁制,回頭示意柳若魚將儲物袋打開,見到她的目光也不禁得意一笑。 book18.org

  儲物袋一開,鳳卵直衝天際。林風雨早有準備雙手如抱日月,提早布下的禁制形成重重束縛,像一張大網將鳳卵兜住。鳳卵像只彈跳的皮球奮力掙扎,終究只是一隻卵,加上柳若魚也出手相助也打下幾道禁制,始終脫不出包圍圈子,反倒掙扎的空間越來越小,終於被定住不動。 book18.org

  林風雨取出扶風葫蘆拔開塞子,將葫蘆口對準鳳卵自己盤膝坐下,深深一個呼吸開始運起真元。 book18.org

  不得不承認男人在專注於一件事情的時候,嚴肅的模樣總是對女人散發著無窮的吸引力。柳若魚半蹲在地上,玉手支著香腮靜靜看著這個讓她欲仙欲死的男人。他面色凝重雙眉微蹙,目光之中沉著冷靜,玄奧莫測的符文隨著法訣的施展彌散在身周,平日裡隨意的樣子在此刻卻有一切盡在掌控的霸氣。柳若魚忽然有了些重嘗戀情的感覺,她陣法精熟,自然能從符文中推測得出林風雨是要吸收鳳卵精血,彌補自身噴出精血的虧損。 book18.org

    鳳卵中吸收了無數修者的精血,再經過皇天宮裡祭壇的洗鍊精純無比。其中又飽含了無數修者通天怨氣,正被林風雨操控扶風葫蘆小心地剝離出來。精血被導入林風雨體內融合彌補虧損,怨氣則被吸入扶風葫蘆中。 book18.org

  過得半個時辰林風雨才緩緩收功,他每一步動作都極小心,生怕鳳卵受到什麼損傷。鳳卵被抽去大量精血陷入沉寂,一切運行順利,林風雨長舒一口氣道:「還好還好。這東西給紫兒應是能發揮大作用。」回眼看去柳若魚銀牙輕咬朱唇,蹲著的身姿雖因雙腿緊閉看不見腿間妙處,卻將豐隆的臀股襯得艷媚絕倫,勾人心魄。 book18.org

  林風雨握了握拳頭運動真元,感到虧損的精血已完全恢復,一身狀態徑至巔峰,對著柳若魚齜牙一笑挑釁意味極濃道:「姐姐還來不來?受得了麼?」。 book18.org

  柳若魚一望他神態便知這小子傷勢盡復,正準備好好折騰自己一番,卻不肯認輸道:「還有三個時辰呢!姐姐倒要看看你還有多少東西能射出來!可別一會兒硬不起來哦。」話雖如此說,心中已知林風雨此刻龍精虎猛,須得另想辦法,否則今日恐怕真要支撐不住。 book18.org

  對林風雨而言自是想要這美婦在胯下婉轉嬌啼,又甜又膩地求饒。對柳若魚而言則需要林風雨射精的間隔越快越好,好吸收真陽之氣雙修儘快恢復功力,天女奼月訣越精深,自然能讓林風雨越快地射精。 book18.org

  林風雨見這美婦一邊說著,一邊伏低身子跪下,將隆臀高高翹起左右搖晃著。玉腿之間水草豐茂的花戶被展現得纖毫畢露,豐滿的肉花水津津的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而幽暗的臀溝更是深不見底,激起男人尋幽探密的慾望。 book18.org

  二人之前的歡好俱是傳統的男上女下或是男下女上,柳若魚擺出這般最能激起男人征服慾望的姿勢,顯是知道「形勢嚴峻」不動真格不行了。 book18.org

  林風雨朝聖一般膝行向前,肉棒剛抵住穴口便被柳若魚反手撐住他腹部阻止道:「小壞蛋別動,讓姐姐來。」 book18.org

  林風雨從善如流,眼睜睜看著美婦前後擺動著身子將肉棒吞吐著,充血嫣紅的花肉被帶進翻出,美艷淫靡。目光游離之間,碩大的桃乳像兩隻懸垂的吊鐘,隨著身軀的擺動前後晃蕩不已。豐美的肥臀每次擠向腹部,臀肉便向兩旁溢出,而一旦離開,便像是充滿了氣的氣球彈跳著恢復原狀,洶湧的乳波臀浪晃得林風雨一陣眼暈。 book18.org

  柳若魚的秀髮全數繞過脖頸垂散在左側,回首凝望送來秋波,艷舌微吐繞著香唇打轉,顯得嫵媚又淫蕩,微蹙的眉頭還暗藏一絲羞澀。即使沒有一絲動作,林風雨的肉棒依然暴漲挺立著。雖然恨不得一頓暴插將這騷浪的美婦肏的嬌吟不止,卻又貪戀這般視覺與觸覺心曠神怡的享受。雖都是女方主動,這般姿勢又與女上男下大有不同!林風雨則是更愛這小狗兒般趴跪的姿勢,總覺得美婦主動前後挺腰要顯得更加淫靡些,更刺激慾望的勃發。 book18.org

  柳若魚花穴里含著火熱的粗巨陽物,身體仿佛被從中分開了兩半,那炙熱的高溫更是像將花穴燃燒起來。又酸又麻的穴心深處更是不停地溢出漿液汁水,自己推擠的動作仿佛主動要將香甜的花汁全數擠出來。 book18.org

  雖是運起媚術,柳若魚也被這巨大龍槍插得哼哼唧唧快美難當,忍不住膩聲叫道:「好弟弟……真是太大……太粗了……恩……啊……浪穴兒全都……塞滿了……姐姐都要……泄了……你可別動……這可是姐姐……在干你呢……哎喲……姐姐還要……」情濃意動里,也不知自己是為了讓林風雨更快射精,還是想將身體的快感毫不掩飾地表達出來。 book18.org

  浪聲在洞穴里迴蕩,林風雨再也忍不得雙手抓住豐肥的臀肉揉捏數下,又是不輕不重地拍打得臀肉一陣晃蕩吼道:「干我?我乾死你這個浪貨!」這才抓緊臀肉向後一扯同時腰杆一挺,將肉棒又重又急地狠狠滋溜一聲,插至沒柄。 book18.org

  柳若魚的花穴一陣肉緊,呻吟著弓起纖腰迎合著一輪狂風暴雨。被汁液盈滿的花穴像是將肉棒浸泡在溫熱粘膩的蜜液中,刺激著男人拚命聳動腰杆,將肉棒不停歇地刮過叢叢葵須,撞擊在柔嫩的花心上。 book18.org

  密密頻頻的抽插帶著「滋滋」的淫靡聲響,柳若魚向後張開雙臂與林風雨反握著,以便他更輕易地控制自己的身體。此刻她臉頰緋紅媚眼迷離,受到林風雨提拉手臂的影響上半身微微前傾著,碩乳像是兩隻大白兔豐跳不停。那粗大異常的陽具每一擊都像頂到了心坎,讓她觸電般顫抖,讓她感到無比充實,無比暢快。 book18.org

  林風雨發了狂一般,美婦根本無須刻意,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聲呻吟都渾然天成,散發無窮的誘惑。他毫不留情地奮力突進猛插猛抽,不這樣不足以抒發身體的快意,不足以發泄澎湃至極的慾望。 book18.org

  兩人都在享受著極致的快感,那快感就像反覆堆積的洪水,正等待著潰堤一刻的全數爆發。 book18.org

  幽谷被肉棒充實著,交歡帶來的快感讓柳若魚雍容的臉上浮現出縱情沉淪的姿容。她被弄得身軀酥軟,可款擺迎合的腰肢卻充滿了勁道,也不知哪來的力氣挺著豐臀旋磨不休,不停讓整處花穴磨上火熱的肉棒。扭擺之間花汁滾滾情迷意亂,甜甜蜜蜜的聲音宛如仙樂:「弟弟乾得……真是好……好燙的大寶貝……一直燙到心窩裡去了……不行了……嗯哼……用力……又要泄了……再用力啊……」 book18.org

  撲哧撲哧的雲雨淫聲春滿洞穴,爆發的情慾讓柳若魚渾身哆嗦。肉棒正在她體內瘋狂地吞吐,白玉般的雪臀因為兇狠的撞擊泛起嫣紅的色澤,一對桃乳也落入林風雨掌中被狠狠掐住,那完美無瑕的豐滿軀體高高弓起,花穴口兒因為高潮的降臨收縮得又小又繃,幽谷深處敏感的花心被撞擊得東倒西歪,四處噴射汩汩花汁。 book18.org

  柳若魚快活到了極點,也浪蕩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哦……哦……快點……不要停啊……對……再插深一點……重一點啊……好爽……姐姐好舒服……啊……要飛起來了……快……抓住姐姐的奶子……抓緊點……插死姐姐……射死姐姐……」 book18.org

  林風雨興奮地抽插如飛,柳若魚的浪聲媚態給了他巨大的刺激與快感,龜菇直抵花心,肉棒急劇脈動著,哆嗦著將大量滾燙的精液飛射而出,灌滿了美婦的花穴…… book18.org

  雲雨幾度方才罷手。柳若魚神歸紫府,正是元嬰後期修為全數恢復的跡象。因為她並非初次破丹成嬰而是散功重修,並不需要重新渡劫。而皇天雷殿似乎防外不防內,並未將她傳送出去。 book18.org

  柳若魚收功完畢呼了口氣,盈若水波的雙眸在依舊懷抱壓住自己的男人臉上一掃,目光溫柔又複雜。 book18.org

  吸收鳳卵精血傷勢盡復之後,林風雨並未如柳若魚所料將她折騰得死去活來,射精的頻率反倒有所增加。固然因為自己施展媚術無雙無對,也心知他故意不加任何克制,好助自己恢復功力。這樣一個體貼的男人與自己發生了關係,又怎能不心動? book18.org

  林風雨有些遺憾道:「時間差不多。咱們該出去了!」一夕之歡終有盡時,難免意猶未盡。 book18.org

  二人各自穿戴好衣物,柳若魚復又雍容端莊刻意保持了距離。 book18.org

  林風雨比較著她前後兩番不同,不知此刻她心中所想,鼓足勇氣道:「我會守護好藍劍山莊,也會守護好你。」並非不知尊重,而是另有目的刻意不提起大嫂的字眼。 book18.org

  柳若魚露出淺笑的臉熟美逼人道:「你說的話可是出自真心?」 book18.org

  林風雨正容道:「肺腑之言,誓當做到!」 book18.org

  柳若魚忽然沉下臉一腳踢在林風雨屁股上,將他踹飛出洞穴喝道:「那還不快去幫藍劍山莊搶東西!」看著林風雨屁滾尿流地狼狽飛空而起,心中喃喃道:「再給姐姐些時間想一想吧。若真有下一次,姐姐不會像今日這般輕易饒過你!」 book18.org

  林風雨四下打量尋找著搶劫的目標,心中恨恨:「提起褲子就不認人。哼,早晚將你追到手,不會像今日這般輕易饒過你。他媽的方玄明給我等著,老子回頭就去踢你屁股!」 book18.org

  皇天雷殿里出現了一對雌雄劫匪,他們黑布蒙面,戰力奇高在皇天雷殿里無一合之將。各門各派弟子幾乎被他們洗劫一空。剛開始修者們還懼於威勢敢怒不敢言,漸漸發現他們只是搶東西從不傷人,聚在一起的修者們開始大聲抱怨,互訴悲慘的遭遇。有些修者說起費盡心思辛辛苦苦搜集來的奇花異草,珍貴礦石被毫不留情地「拿走」,一副不活了的表情。真是見者傷心,聞者落淚。 book18.org

  很快又過了一日,皇天雷殿自動將所有修者傳送出殿門。在此之前,柳若魚早早取出一顆芥子空間,教會了林風雨使用方法,又將所有搶劫來的東西保存收藏好。 book18.org

  林風雨看這芥子空間就像顆黑色的圍棋子大小,卻是高級儲物法寶,甚至能裝生人。也感慨只有南宮世家這等底蘊才能拿出來。 book18.org

  皇天雷殿門口亂成一鍋粥,林風雨變換身形急急用探靈羅盤聯繫南宮紫霞。聽得二人平安又得奇遇,柳若魚修為盡復,南宮紫霞舒了口氣放下心來。至於二人一番纏綿自然不好多說。 book18.org

  「紫兒,我和你娘回太玄門破了護山大陣。聚寶集那邊你頂得住嗎?」林風雨還是不太放心,一旦兩邊說僵了動手,有方玄衣在南宮世家恐怕損失不小。 book18.org

  南宮紫霞道:「放心,我會儘量拖時間!真動起手來也不怕,楠楠昨天出關了。」 book18.org

  林風雨聞言大喜道:「好極了!注意谷虛這老雜毛,拖字為主!對了,讓楠楠把雲霧山谷里那窩子猛獸放出來!」 book18.org

  南宮紫霞道:「谷虛我自有辦法不必擔心!你們破陣小心些,實在破不了也沒關係。雲霧山谷楠楠已經去了,嘿嘿,好戲即將開場!」 book18.org

  【拜個晚年!書友們安康性福!】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風雨情新婚第十章欲女第三章第2章新婚 第八章第三十五章風雨情緣 19第10章第零章風雨情緣 17第9章第九章第十章十里春風第四集第03章第四章春風十里第四集第四十四章第十一章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