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三部)(15)作者:林笑天

【風雨情緣】(第三部)(15) 作者:林笑天 2016年2月17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十五章:妖主太陰 長風獵獵,吹動聚寶山叢林成綠浪,幾點白雲遮住寸許陽光投影在林海之間,點綴出一副錯落有致的畫卷。 畫卷中的女子身著白衣赤著玉足,隨意披散的烏黑長發隨著長風飛揚,微微翹起的唇角帶著桀驁不馴的傲意,顯得清雅之中又帶著野性。就像是個出身高貴的少女,自小接受著良好的家教行事得體高貴大方,卻又偏偏被家裡寵得無法無天,時不時便要發發小性子。 秦冰擔心地看著掌上明珠,不住埋怨林風雨。她的對手可是元嬰巔峰修者,神州最厲害的絕頂高手之一。此刻又不似在魔島中自有高個子頂著,還有皮糙肉厚的莫非凡貼身護衛。 林風雨握住秦冰微微顫抖的手心傳音道:「放心吧!一個剛剛晉階的元嬰巔峰,不算什麼。楠楠是大榕樹王親自選定的妖主娘娘,執掌妖族至寶妖王印,又身兼陰陽大法。而且她是太陰之女啊!好好看著冰姐姐,你的女兒會讓我們每個人都為她驕傲!」 方玄衣看著眼前如畫中人的絕美女子,雖曾親眼在魔島中見到寧楠是如何往來縱橫,他仍不願相信一個修行二十年的少女便能與自己相提並論。凝重的目光時不時掃過寧楠手中持有的赤紅色大印,或許這枚散發著濃重靈力的法寶才是眼前女子的唯一依仗。 寧楠明了對手的心意,將妖王印拋了拋收起,微撅豐唇輕笑著,擺明了無意動用這方至寶。 方玄衣皺了皺眉頭,神色更加冷厲。在他的心裡始終將林風雨視為對手,不想卻被寧楠反覆地羞辱,便是涵養再高也忍不住動怒道:「本座不會手下留情,刀槍無眼,寧仙子還請多保重!」 寧楠一拍雙掌示意道:「方真人太高看自己了。放馬過來!今日教你知道陰陽門道術!」這句話昔年林風雨大戰道藏之時說過,此時寧楠依樣畫葫蘆,那自信的神態令妖嬈之外更增風華。 方玄衣左手五指一掐身形消失在虛空中,一出手便是高明之極的隱匿之術。 林風雨轟然動容,因為連他都沒能看出方玄衣是怎麼消失的,此刻又身在何處。 寧楠不為所動雙目低垂,神念遍布身周一里方圓以不變應萬變。那神念纖細如絲又綿綿密密,彷佛一張大網將罩下便是一隻蚊子都飛不進來。林風雨暗暗點頭,面對絕頂高手寧楠不急不躁,對神念的控制張弛有度絕不輕易浪費真元。 林風雨的神念炙如烈火霸道剛烈,寧楠神念卻大相逕庭,顯得溫柔如水,但林風雨卻知道一旦怒海翻波,發怒的洪水將吞沒一切。這也正是陰陽大法的奇妙之處,林家諸人同修一門功法,展現出的道法卻因為天賦的區別而各有不同。 方玄衣甫一從虛空中現身,寧楠嘴角勾起一絲笑容揮手一彈。神念交相織就的大網瞬間亮起金光變成一張防禦罩子。這一瞬間她便將真元以神念為引覆蓋了周身。 萬無一失的防禦罩子卻沒能阻擋對手。方玄衣視之如無物,他在空中一個詭異的縱躍,真元編織的絲線離他尚有尺許便噗地一聲消散不見,毫無阻礙地欺進寧楠身側。同時方玄衣左手揮出一條黑色的絲帶,及時束縛住寧楠左手,將後撤的身形困住,右手食中二指拈住一根銀光閃閃的法寶。這法寶形似長長的羽毛卻又由金屬製成,一面鋒刃一面粗鈍,看上去像是某種巨型寶劍上掰下來的一片碎刃。方玄衣以此寶為劍,舞出一陣密集的劍光。 寧楠雖處下風絲毫不亂,右手緊握承影劍,只聽一陣狂風暴雨般的叮叮鐺鐺法寶撞擊之聲過去,承影穩穩接下碎刃的每一道劍光。 女兒一上手便被壓制,秦冰一顆心都懸到了嗓子眼。方玄衣出手如電迅捷無倫令她眼花繚亂,更是嚇得險些驚呼出聲。待得這一輪攻勢過去女兒安然無恙,才松下一口氣。可她想不到的是握住她的林風雨手掌緊了一緊道:「奪魄玄刃?」秦冰心情又緊了一緊,奪魄玄刃堪稱一柄妖刃。此寶並無甚麼出眾的攻防能力卻有個特異之處。它猶如一隻吸血蟲一般,被它接觸到的東西聚會被吸取真元為己用——無論是法寶,修者身體或者是真元術法。 方玄衣一陣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快攻,目的正是在此。先是以秘法破開防禦欺身而進,又用法寶控制寧楠身形,隨即逼得她與自己短兵相接,一套三招連環天衣無縫。至於為何不直接以奪魄玄刃攻擊寧楠編織的護身大網,自是因為若是寧楠斷開真元,這齣其不意的一招便遠遠達不到現在的效果了。 承影劍與奪魄玄刃雖是一觸即分,片刻功夫竟然將寧楠一身真元吸去了一成多。奪魄玄刃得了純凈至極的太陰真元光華大放,方玄衣越打越快,每一次叮噹聲過後,速度便快上一分,真元便渾厚一分,力道便大上一分。 寧楠亦知形勢不對,張口向黑色絲帶噴出一道霹靂欲要掙脫束縛。不想陰雷剛剛出口,便如之前真元編織的絲線大網一般消失於無形。 這一下讓林風雨,谷虛等絕頂高手均轟然動容。 初次方玄衣破開真元防禦網時尚未在意,此次卻被他二人清晰地看在眼裡。 寧楠口噴霹靂的同時,方玄衣雙目紫光一閃而逝,隨即手中掐了個法訣便將陰雷化解。 各門派術法不一,可歸根到底都是由陰陽真元組成。二者不同的配比,陣列構成了五花八門,威力各異的術法。方玄衣彷佛有一雙洞穿一切的眼睛,將真元的構架與流動方向看的一清二楚,是以寧楠兩招術法都被迅速化解,毫無作用。 方玄衣一招占先攻勢連綿不絕,不給絲毫喘息之機。手中奪魄玄刃被舞成一圈幻光,招招攻敵必救迫使寧楠擋架,真是進退不得。 寧楠應變極快晃動香肩,肩胛骨處長出一對晶瑩剔透的翅膀來。憑空而生的冰晶瀰漫之下,寧楠身形消失脫開黑色絲帶的束縛從容遁走。 秦冰舒展凝重的面容鬆了口氣道:「冰晶雙翅。小風,這冰遁可不在你的雷遁之下。不過這一輪楠楠真是吃了不小的虧。」林風雨亦笑道:「吃點虧探探玄衣大法的虛實,也算不上什麼。奪魄玄刃雖奇,吸取的真元亦有時間限制,一段時間後那些真元自然要釋放出來,否則刃身吸取太多便要受損!哼,破法之術是吧?這世間還有誰的破法之術能比楠楠更厲害!」 寧楠從虛空中現出身形,肩後冰晶雙翅輕輕閃動,在陽光反射下美輪美奐。 她咬破指尖擠出兩滴鮮血塗抹在眼瞼上,讓一對清澈的美眸眨動之間增添一分妖異。 方玄衣幾乎在寧楠遁走的瞬間又將身形隱入虛空,玄衣大法確有獨到之處,在元嬰巔峰高手使來高妙之極,身形真如憑空消失一般。 寧楠輕笑一聲,雙眸眨了兩眨亮起兩道星光四下掃視。 谷虛驚道:「叱目神光?」 寧楠早早便領悟了破法叱目,較林風雨的明清靈目還要高上一籌,修為提升之後更是修成這一破盡世間萬法的至高瞳術。終是崑侖派高人見識廣博得多,將陰陽門道術一眼認出。 兩道光芒有如實質牢牢鎖定在一片虛空。在寧楠叱目神光之下,這片虛空中一片黑影搖擺不定。雖不能清晰地看出身形但這已經足夠了,她似乎要扳回一城再次吐出一道陰雷劈去。 方玄衣被叱目神光鎖定也是暗暗驚異。七妙玄衣作為神州頂級法寶,隱匿之法高妙之極。歷來無論面對的對手修為相較自己是高是低,他總能依靠七妙玄衣獲得絕對的攻勢先手。對戰中更是任他予取予求,想打便打,想走便走,魔島之戰中正是憑藉七妙玄衣毫髮無損。 如今此術被破令他大為不適應,不過見寧楠故技重施依然用陰雷攻擊倒也不懼。這一次林風雨與谷虛都定睛觀看,只見方玄衣目中紫光閃過手掐法訣,一道細如尖針的靈力絲線從手指伸出。寧楠此前的陰雷正是被這道靈力絲線分解破去。 寧楠雙目紅光閃過,五指一張宛若一朵潔白的雪蓮花,陰雷一分為五。四道雷光繼續射向方玄衣,最後一道拐了個彎迎向靈力絲線。她五指時屈時伸,彷佛在彈動著看不見的琴弦,五道雷光也在她的控制之下不斷變換著方位與前進速度。 五道陰雷即將觸上之時,方玄衣手指一勾,靈力絲線同樣一分為五,迅速鑽入五道陰雷之中。圍觀者甚眾,同時發出一聲遺憾的嘆息。眾妖自不必說,寧楠嬌俏美麗,其餘各門派高層從心情上說自是都偏向她多些。之前見太陰之女應變方式頗為巧妙精準,不想方玄衣控元手段顯然更加老道些。如今功虧一簣,都替她感到惋惜。 只有林風雨與谷虛二人驚訝地雙目猛然一瞪,也只有他們兩人清晰地看見,靈力絲線鑽入五道陰雷的同時,寧楠掌心向天,五根玉指豎立如春蔥收攏並在一起。陰雷表面同時泛起微不可查的銀色光絲纏繞不定,將鑽入其中的靈力絲線寸寸瓦解成靈力真元。 原本眾人想像中的方玄衣破去陰雷並未出現。一番交鋒之後五道陰雷重又匯聚成一道,方玄衣趕忙祭出奪魄玄刃橫在身前,陰雷撞在鋒刃上?里啪啦一陣爆響過後,又被這法寶吸入。 這一陣看似寧楠吃個暗虧又被吸去了真元,實則是她大破方玄衣破法之術,亦宣告了太玄門第一高手的絕技再無作用。——叱目神光之下,一切真元構建無所遁形。 方玄衣剛鬆了一口氣,只覺寧楠一身氣勢暴漲,丹田裡磅礴無盡的真元正如奔騰的江水一般匯聚,同時天地靈氣向著她嬌俏誘人的身體狂涌而入。只見太陰之女杏目圓睜,豐唇緊抿,左手大小二指翹起,中間三指併攏扣在掌心。真元隨著大小指頭所指的方向幻化出一張弓。右手大小二指扣在掌心,中間三指平舉,指尖又現出三道綠油油的箭羽,正是寧楠本命法寶星光弓與碧玉箭。 三根箭羽只是遙指方玄衣便讓他感到芒刺撲面。 寧楠將箭羽搭上弓弦,身形扶搖而上嬌叱道:「便只有你會破法之術麼?再吃本宮一招。」 彭的一聲弓弦彈動巨響,三根箭羽排成品字形激射! 方玄衣變了臉色!雖是尖銳的箭羽,卻帶給方玄衣三座大山壓頂之勢。他不敢有絲毫託大,祭出一面青玉令牌橫在空中,令牌迎風而漲化作門扇大小,神妙的翠綠色符文盤旋環繞。 秦冰,秦薇和曹慧芸見了都不解其意。林風雨笑道:「奪魄玄刃雖可吸取一切真元,但每次吸取都是有限度的。不可能一口氣將所有真元全數吸光,而是像,嗯,小貓喝牛奶,一口一口的來。否則方玄衣前次的攻擊只需黏住承影劍即可,不必劍光如暴雨連綿不絕。楠楠已經發現了!方玄衣光靠奪魄玄刃絕不可能擋住這一擊!」 話音剛落,品字形三箭左側的一根陡然提速,將其餘二箭甩在身後。只聽驚天動地一聲大響,箭羽如同驚雷般射中青玉令牌。青玉令牌在空中劇烈顫抖,翠綠色的符文光芒大漲隨後又一個接一個地潰散。當最後一個符文湮滅,才終將第一根箭羽打作一片靈光。 品字頂端的箭羽隨即射中青玉令牌,彭地一聲將這法寶遠遠擊飛出去。方玄衣緊握奪魄玄刃彈出三道法訣,奪魄玄刃頂端忽然開出一個口子迎向箭羽,似要將箭羽全數吞沒。 寧楠空扯弓弦彈動,品字頂端箭羽忽然奇異地扭了一扭,鏃尖變作一隻爪子牢牢掐住奪魄玄刃,以爪子為圓心,尾羽畫了個圓弧甩向方玄衣身體,化作根繩索將他與奪魄玄刃纏住。 這三箭大有名堂,左一箭震爆,頂一箭束縛,右一箭此時來的不早不晚,破空的嘯叫聲讓方玄衣渾身汗毛炸起。來不及掙脫束縛,急忙提起真元渾身泛出七彩光芒,同時奪魄玄刃全力運轉吞噬兩箭真元。 品字右箭如陀螺般急速旋轉,七彩光芒只略微阻了一阻便被穿透而過。方玄衣身上七彩光芒中的黑光大盛發出爆裂聲響,千鈞一髮的時刻掙脫品字頂端一箭的束縛,險之又險地閃了開去。 寧楠嬌叱一聲,叱目神光死死鎖定方玄衣身形,又是連環三箭射出。方玄衣的青玉令牌受損極重難堪再用,這三箭再也躲不過去,被右箭在肩頭開了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群妖震天的喝彩聲中,寧楠第三輪箭羽的靈光再度匯聚完畢一觸即發。而方玄衣身周七彩光芒中的青色光芒又蓋過其餘光芒,肩頭傷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癒合。 七妙玄衣果真妙用無窮。 可饒是如此,明眼之人都已看得明白,方玄衣被動挨打已然盡處下風,甚至奪魄玄刃第一輪吸取的真元已然控制不住散了開去。寧楠攻勢連發無窮無盡,陰陽門人素以真元充沛用之不竭著稱,這麼打下去方玄衣必然隕落無疑。 眼見局勢無法扭轉,寧楠第三輪箭羽又要發出,谷虛心中嘆息一聲擋在正中阻止道:「寧仙子手下留情!」 林風雨心中大怒,一股暴戾之氣抑制不住地升起展開風雷二翅遁至谷虛面前罵道:「以多欺少,還要點臉不?」四色劍光漫空飛舞輝耀天際,氣勢洶洶朝谷虛捲來。 谷虛哪敢怠慢大叫道:「林真人息怒,本座並無此意。」一邊同樣祭出本命法寶定元塔,那寶塔共有七層迎風而漲,每一層都以相反的方向轉動。谷虛見林風雨來勢兇猛,忙大喝一聲:「鎮!」 定元塔底部開出個口子放出一道金色豪光欲要籠罩四色劍光,卻被四色劍光如鎖鏈般絞住。兩邊一陣窒息般的僵持各自分開,林風雨身形凝立不動,谷虛卻被震退了兩步,心中掀起驚濤駭浪,不想兩年過去,林風雨的功力又大有提升。 定元塔亦是威力無窮,飽含封鎮威能。林風雨暴戾之氣隨即散去,心中驚訝方才的過激行為,似乎被心魔控制一般。此刻不是深究的時候,冷聲道:「說好了一對一,道長橫加干預可是壞了規矩。」 谷虛定了定神道:「林真人息怒,本座絕無此意!大家切磋一番而已,若是受了傷反為不美!」 林風雨鄙視地一撇方玄衣道:「你怎麼說?」 方玄衣面如死灰低頭不語良久,嘆了口氣道:「技不如人,甘拜下風!」本想挑戰林風雨,不想連寧楠都穩穩壓他一頭,看來受打擊極大。 群妖頓時大聲鼓譟,一片奚落太玄門的語聲中,施靈逸的大嗓門聲震四野,對著林風雨與寧楠馬屁連連,拍得不亦樂乎,自感今日文采發揮極佳,頗有些洋洋自得。 方玄明見之前數年籌謀一場空,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朝寧楠拱手道: 「寧仙子既是勝了族弟,太玄門不敢與仙子爭三江之地。」言語之中意態明顯,勝的是寧楠,而非南宮世家。 寧楠撤去功法飛至南宮紫霞身邊道:「紫兒姐姐,你知道妹妹不會管這些惱人麻煩的事情。今後妖族便由姐姐統一調配可好?」南宮世家幾位長老一陣激動,熱血哄得一下湧上腦門。五名元嬰後期大妖,三十來名元嬰期,還有五千多金丹妖族,這是一股多麼可怕的力量?得妖族之助,又有林風雨與寧楠兩名絕頂高手,藍劍山莊的聲勢比起南宮劍河在位之時還猶有過之。老天保佑,昔日南宮劍河交好林家是多麼英明的決定。眼看著南宮世家盛極而衰,短短兩年時間便又恢復聲勢! 南宮紫霞也不矯情,落落大方道:「妖族高人可都是奉妹妹為主,姐姐可沒那資格。不過幫妹妹盡份力倒是無妨,咱們之間還分什麼你我麼。」寧楠朝她做個調皮的鬼臉,回過頭又換作威嚴的面目對眾妖道:「神州正危在旦夕,咱們百妖國今日出世自不能置身事外,今後都請南宮莊主調配,皆如本宮親臨,可都聽清楚了?」 眾妖知道寧楠與南宮紫霞都是林風雨妻子,本就是一家,這些話都是說給各門派的外人聽的,忙齊聲應道:「謹守妖主娘娘法旨!願奉南宮莊主令諭!」南宮紫霞忙請大長老接引眾妖到藍劍山莊安頓。 林風雨拉起許玲兒的手飛至太玄門陣前道:「方掌門,請出來說話!」面色不善,顯是要算帳來了。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