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03集~第28章:美人恩情 作者:林笑天

【風雨情緣】第03集~第28章:美人恩情 ◆ 第二十八章:美人恩情 潑天大雨中又降下三道驚雷,刺目得讓人眯起雙眼。冰涼的雨絲讓林風雨遍 體生寒,若說之前把所有希望寄托在玉籍身上,盼能擺脫危機,那麼扶語嫣的加 入又讓這一線生機全數磨滅。林風雨喉結重重滾了兩滾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道: 「扶語嫣,能否看在昔日的情分上算我求你,放過易落落!至於我,要殺要剮任 由你處置如何?扶風葫蘆就在儲物戒里,你自行取走便是。」 扶語嫣目光中滿是玩味的責備,漫不經心道:「人家不走本宮還能轟走她呀? 再說還有玄機和慕容玉成兩位道友在此,求有何用?」 易落落半蹲在林風雨身側道:「這人為了虛無縹緲的天命和一件寶物,連滅 族仇家都能聯手,根本不講情分的,你又何必作踐自己?」伸出雙手想要拉起林 風雨,愛郎為了她跪在地上求人,讓她心如刀絞。 林風雨倔強地甩開易落落雙臂道:「那就算大哥求你,落落,聽大哥的話快 走吧。我自己的事情沒必要牽扯進來。」 易落落見林風雨不領情,索性在他身邊盤膝坐倒道:「那就陪你一起死了, 一了百了萬事皆休,省的還要欠你人情,今後恩怨交纏不知怎生得處。」林風雨 已是做好的最壞的打算,易落落卻看出形勢未必惡劣如斯。玄機與慕容玉成對扶 語嫣充滿了警惕,始終和她保持著距離。而玉籍擋在他們兩人身前一步也沒有挪 動,反而在暗暗蓄勢。林風雨一見扶語嫣便鬥志全無心喪如死,易落落心中酸意 翻湧不是滋味,卻更激起鬥志越發冷靜地應對當前危局--哼,你害得林大哥被 心魔襲擾,還逼的他放棄所有尊嚴下跪,就算要死,也得讓你這騷狐狸脫層皮下 來。 玄機朝慕容玉成一點頭示意,讓他戒備扶語嫣動向,朝前兩步道:「不勞扶 道友相助,本人自會應付!若是擅自動手,本人只怕刀劍無言一時誤傷。玉籍道 友還請讓開,本人不想多傷無辜!」 玉籍聳了聳肩笑道:「保林真人一線生機便是保正天閣一線生機,今日之事 遲早要傳出去。在下還不想正天閣在藍劍山莊與百妖國怒火之下化作灰燼,玄機 道友,你說是不是?道友不再三思一番嗎?」 玄機又踏前一步道:「開弓豈有回頭箭。既如此,便拿道友祭寶!」寬大的 袍袖一展,七柄寶劍從中魚游而出。 玉籍祭起一面八卦鏡道:「有所為有所不為!你倒行逆施妄想奪天命,豈不 知天命誰屬自有神州世界之神欽點,哪是想奪便能奪的?當心觸怒天道不得好死!」 玄機道:「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如此見識居然與我齊名?」他雙手連 彈,七柄寶劍迎風而漲,變成七柄如山巨劍,劍刃上星辰般的光華流轉欲滴。七 劍一同朝下重重一斬。 玉籍祭起八卦鏡滴溜溜地旋轉,光華投影在身周現出一副八卦圖形大吼道: 「七星劍為正者之兵,你心術不正我有何懼?」八卦圖中艮卦亮起土黃色光芒, 射向七星劍。 二人一時難分高低,扶語嫣撥弄了把鬢邊的秀髮向易落落道:「易聖女,左 右無事,咱們倆一起收拾了慕容玉成如何?反正本宮與慕容家有仇,你也不想有 個人在這裡礙手礙腳。」 慕容玉成臉色一變道:「扶娘娘,當務之急是共同對付林風雨,何故如此?」 扶語嫣撥弄秀髮的柔荑化作天狐利爪笑道:「本宮改變主意了不成麼?」 易落落對扶語嫣極是憎惡,不過能少一個對手是一個對手,暫時的合作倒不 是不可以。天魔漱玉琴琴弦顫動,兩道音波分進合擊嚮慕容玉成襲去,另有一道 凝而不發留作後手,以防扶語嫣搞什麼鬼把戲。 扶語嫣同時出手,天狐利爪撕開空氣之聲悽厲可怖。 慕容玉成見事不可為,當機立斷運起庚金之術身化金人,在音波夾擊之前硬 吃了扶語嫣一記狠的,第一時間破空逃去。 扶語嫣拍了拍手掌道:「今日先放你一馬!」腳下兩個錯步貼近玄機與玉籍 道:「玉籍道友也是礙手礙腳,本宮就得罪啦!」說罷祭起彩色緞帶向玉籍裹去。 玉籍應付玄機已處在下風,扶語嫣的忽然出手讓他手忙腳亂頓感不支,八卦 鏡被彩色緞帶環繞真元流轉如陷泥潭,靈光閃動越來越是黯淡。 玄機見有機可趁雙掌一合,七星劍四劍頭尾相銜做劍刃,一劍做劍柄,另兩 件橫於左右做劍顎,七合為一!寶劍凌空一斬,化出劍光如飛鳳,勢不可擋地斬 碎八卦光華,直撲玉籍面門。 玉籍雙目圓睜不敢直掠其鋒騰身而起,可是扶語嫣玉手一抬,空中四道狐尾 降下迎著他面門一掃。玉籍最強的法寶便是八卦鏡,面對威力巨大的天狐一族本 命法寶無能為力。 危急時刻一聲嬌叱響起,一道紫氣憑空出現。紫氣化作一柄猙獰魔刀橫斬天 狐巨尾--天魔宗聖女的無雙天魔訣! 魔刀破空之聲如遠古魔神的嘶吼,扶語嫣狐尾一頓,靈巧地一個轉折避開魔 刀,也停止了對玉籍的襲擊。 玄機七星劍勢不停連連緊逼,玉籍此前被兩人夾擊,一口混亂的真元始終無 法理順,八卦鏡難以發揮效用,只能左支右絀一時險象環生。 易落落魔刀逼開扶語嫣,兜頭一刀又斬七星劍。 寶劍對魔刀,終究玄機修為高了一籌,魔刀潰散成點點靈光。玉籍大吼一聲 噴出本命精血一把抄起,手持八卦鏡抵在七星巨劍劍尖。玄機劍眉一掀雙掌平推 ,七星劍又從一化七組成一道陣法。七劍光芒耀眼刺目環繞著玉籍見縫插針狂攻 不止。 玉籍疲於應付七星劍背心空門大開,扶語嫣狐尾又至!易落落一拍天魔漱玉 琴,這法寶凌空豎立,易落落玉指紛飛化作一團光影,彈奏出琴音高亢激烈。琴 弦顫動間抖落無數道風刃重又匯聚魔刀,壓根不理扶語嫣全數襲向玄機。她已看 出扶語嫣修為比起自己還要稍遜半籌,真正致命的是玄機。何況玉籍噴出本命精 血已是強弩之末,此刻已是最後的機會。 玄機雙臂一抬召回七星劍如北斗七星排列。玉籍的八卦鏡,易落落的風刃須 臾來到,他祭起一面小幡搖動,身周起了一陣狂風飛沙走石,身形瞬間移開十丈 讓八卦鏡與風刃撲了個空。 扶語嫣天狐巨尾如枝椏叉開,間不容髮之際從玉籍身旁擦身而過,甩了道優 雅的弧線照著玄機面門拍落。 玄機冷笑一聲道:「來得好!已等你多時了!」七星劍光碟旋相絞,扶語嫣 慘叫一聲狐尾鮮血淋漓。劍光如虹旋即撲至,扶語嫣柳眉倒豎化出天狐本相,一 雙利爪不閃不避將七星劍全數抓住。 玄機法訣連彈高聲道:「自尋死路!」七星劍瘋狂顫動一瞬之間便將堅逾法 寶的利爪割得傷痕累累。扶語嫣噴出本命精血在利爪之上,銀牙緊咬雙爪一合牢 牢握住七星劍,死戰不退! 易落落杏眼圓睜連噴兩口本命精血,一口噴向天魔漱玉琴,一口噴向身後的 自在修羅女法相。法寶法相威勢暴漲,地獄天堂法則之力再現鋪開百丈方圓,天 魔漱玉琴奏出大風悲歌,悽厲慘烈。 玄機原本遊刃有餘大占上風,卻實在想不到兩女一同噴出本命精血殊死一搏。 七星劍在扶語嫣爪中不得脫,小幡的遁術神通又被易落落法則之力限制。天魔漱 玉琴音浮現地水火風,黑風中萬千利箭,又帶著天火之光金蛇萬道襲來。 玄機大叫一聲祭出各式法寶,卻被易落落拚力一擊的地水火風中全數化為灰 燼。他全身真元炸起化作一道虹光沖天而起。易落落哪能讓他如願?地水火風銜 尾急追。與此同時玉籍拼盡最後一絲力量祭起八卦鏡兜頭打來。玉籍強弩之末力 量不大,玄機閃躲不及還是被打了個趔趄。天魔漱玉琴駕馭地水火風即刻趕上, 風火怒號聲中玄機四肢只剩右腿完好,一身血肉也去了大半可見嶙峋白骨。他身 受重傷不敢再行戀戰,強忍一身劇痛飛空遁走。 易落落緊繃的神經驟然一松,渾身脫力暈迷過去從空中摔落。扶語嫣強忍一 身重創輕輕將她抱住,不防她也已是油盡燈枯之境,竟然接不住苗條的易落落, 兩人一同摔倒在地。玉籍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氣,幾次想要站起來卻怎麼也 爬不起來。 林風雨木然看著之前發生的一切,掙扎著連滾帶爬挪到二女身邊,各式藥丸 不要錢似的拿出來喂入她們口中。易落落連噴兩口本命精血虛弱至極,服了丹藥 依然昏迷不醒。扶語嫣臉色蒼白傷勢卻輕些,服了丹藥盤膝打坐起來。林風雨看 她一身傷痕縱橫交錯慘烈無比,心痛如絞。 定了定心神,又拋了一瓶丹藥給玉籍。正天閣大弟子艱難道:「林真人,在 下力盡於此,還請看在今日之事的份上,諒解正天閣這一回!」 林風雨道:「道友恩義牢記在心,正天閣只要不來惹我,我自不會糾纏此事 不放。」這一份人情領得大了,今日若不是玉籍在場全力相助,易落落與扶語嫣 怕是都要隕落。 玉籍長鬆了一口氣,虛弱的臉上露出欣慰之色。林風雨一言九鼎有這份口碑 在,今日噴出本命精血的代價太值了。他拱了拱手略作調息道:「在下已無能為 力,這就先行離去,林真人,保重!」夾在三人中間活像個電燈泡渾身不自在, 何況林風雨與扶語嫣的恩怨修真界傳得人盡皆知,接下來還不知是怎樣一番景象 ,還是趕緊跑路的合適。 過了個把時辰,扶語嫣睜開雙目強撐著一手抱起易落落,一手拉起林風雨, 晃晃悠悠地另尋了一處洞穴藏身。林風雨之前也想到怕是有些居心叵測者可能去 而復返,留在當地實在危險,不過之前斬殺南宮明麟耗去了所有的力氣,實在無 能為力。 扶語嫣臉上帶著神秘的笑容玩味地左顧右盼,這形勢讓林風雨難受無比期期 艾艾道:「語嫣姐,今天真是謝謝了!」此刻扶語嫣若要動手,林風雨與易落落 全無抵抗之能,他確信扶語嫣來此不是為了取什麼天命。 扶語嫣揶揄道:「怎麼?現下不趕我走了?你這沒良心的,有了新歡就嫌棄 舊愛。」 林風雨尷尬道:「我實在是猜不透你啊。」 扶語嫣伸出玉指在他額頭狠狠一戳道:「沒良心,你就是沒良心,人家一番 好心好意全給當做驢肝肺。哼,不是說不相信人家嗎?你再說呀?再說我就…… 我就……哼,一爪子抓死你的小情人。」 林風雨被說得一身冷汗,連連討饒:「那次我心魔犯了全然不受控制……不 是……這個……恩……不相信你……」越說越是心虛,實在連狡辯都顯無力說不 下去了。另一方面也確實摸不透扶語嫣到底在搞什麼,怕是萬一惹得她發怒對易 落落下手,那就真不知怎麼辦才好。 扶語嫣調笑的目光中泛起柔情,取出一方絲帕給易落落擦拭臉上的血跡道: 「易聖女真了不起,比我當年可堅強多啦。你莫要太逼迫於她,給她些時間。女 孩子家碰到這種事情真的很難自處的。」 林風雨目光一暗,搖頭道:「說什麼天命之子,他媽的不就是個災星麼?昔 年已經負了語嫣姐,現下類似的故事又在落落身上。你,這些年還好嗎?」 扶語嫣淡然地笑笑道:「寄人籬下哪有什麼好不好?世事無常啊,易聖女哦 ,你說是不是?」 林風雨這才注意到易落落雖是一臉倦容,卻已經從入定中醒來。易落落沒有 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扶語嫣曲起玉腿雙手環抱住道:「你這林大哥是重情分的,昔年曾為了我殺 上庚金山莊,咯咯,真是傻的可愛。這次又為了你下跪求人,嘖嘖,林真人的膝 蓋可金貴得很呢!哎呀,本來我還滿得意的,這下反而有些嫉妒了。」 易落落垂下星目,目光中神色極是複雜。 林風雨終於下定了決心問道:「語嫣姐,你今天來是為了什麼?」 扶語嫣道:「怎麼?又怕我逼你討要扶風葫蘆啊?哼,若不是看你被心魔所 擾怕著出事,我著急要回扶風葫蘆幹什麼?」 林風雨啞口無言,之前所思所想全都錯了,竟不知怎麼接話。 扶語嫣道:「魔島戰後我一直在聚寶集附近,那天你對谷虛道長出手我就看 出有問題,才火急火燎地找你討回扶風葫蘆,怕你心魔難抑。」點了點自己的鼻 子笑道:「狐狸的鼻子很靈的。」 林風雨迷茫了,扶語嫣昔年因家族滅門之事恨上他,又嫁給青丘國主從此恩 斷義絕。可現下說的卻全是對他內心的關愛! 扶語嫣道:「落落妹子也在,咱倆可是有些同病相憐的。也罷,這些年的事 情我就一股腦兒說給你們倆聽聽,呵呵,要死也死個明白。」 林風雨稍作頓默問道:「這些年發生了什麼?」 扶語嫣伸了個懶腰,勉力撐起身子走到洞口眺望天邊,似將思緒拉回遙遠的 從前道:「當年家族滅門,我心裡複雜得很,愛你愛得深,又恨你恨得要死。落 落妹子,咱們的心情可是一樣的哦?嘻嘻,人家大小姐脾氣偏激了些,忍不住就 怎麼看你都不順眼。恰巧碰到了有蘇連城激發天狐血脈,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 ,只好跟著他回青丘國,躲你一陣子也冷靜一下。落落妹子,你是不是也這麼想 呢?」 易落落低聲應道:「嗯!」心中已起同病相憐之感。 扶語嫣展顏笑道:「哎呀!終於肯說話了,人家自彈自唱可無聊死了。我的 血脈極佳,當時到了青丘國擯棄一切雜念就知道玩命的修煉。愛上一個男人哪那 麼容易忘記呢?回想起來,其實選擇去青丘國是為了不拖累你,我在你身邊怕是 不剷平庚金山莊你是不會罷休的。拚命地修煉也是知道你這人重情義,遲早有一 天還要去庚金山莊討還公道,我也想助你一臂之力啊。」 林風雨猛然繃緊了雙唇,緊緊握住的拳頭死死扣住虎口,扣得生疼。 扶語嫣自顧自地道:「我當時的想法,待報了大仇了了此時,再死皮賴臉我 還是要嫁給你的。無論如何都要!怎奈世事無常,真的好無常……」 扶語嫣陷入沉思,林風雨與易落落同時感受到極度的心酸痛楚。 風起,扶語嫣身上白衣緞帶飄飄,帶著神秘的幽香。就像這二十餘年來被封 閉的秘密。 扶語嫣沉思了一陣,自嘲地道:「青丘國雖小,卻也和任何一個種族一樣。 有蘇不言看上了我的血脈,想要娶我。我抵死不從,我知道他有多厲害,我不怕 他!小風,對不對?就像你知道慕容世家有多厲害,可你也沒有害怕。可能是我 命苦吧,在青丘國呆久了就知道些往事,呵呵……」 一段塵封的歷史在扶語嫣口中被揭開! 天狐一族三大高手一同通過雲霧山谷混沌大陣的考驗,帶領族人離開建立了 青丘國。妖族在神州極端勢弱,有蘇氏,扶氏,柏氏便起了衝突。有蘇氏想要發 展擴張,扶氏與柏氏則主張固守國土。日久天長,矛盾終於到了難以調和的地步 ,最終有蘇氏先行發難,將扶氏與柏氏兩族高手屠戮殆盡,剩餘族人逐出青丘國。 才有了扶語嫣家族落戶天南日漸勢弱,甚至不得不隱居紅塵血脈日漸凋零,最終 屈身在天泉堂之下做了個凡俗門派。而有蘇氏也並未討得好處,青丘國實力大損 ,只得閉關鎖國休養生息。 扶語嫣道:「小風呀,我知道了這些,你說我該怎麼辦呢?那時候你已經加 入了藍劍山莊,可那裡畢竟姓南宮不是姓林,慕容世家已讓你我透不過氣來,還 要去找你幫忙,再惹上個青丘國麼?若只是這些也就罷了,債多了不愁,我耐得 住!萬萬沒想到有蘇不言和西華魔宗勾結在一起,整個青丘國都在動作,我更想 不到的是,藍劍山莊與陰陽門被列為大敵高居榜首,青丘國與西華魔宗都在針對 你們呢!」 林風雨目光淒涼道:「所以你嫁給有蘇不言?」 扶語嫣笑道:「生氣了?可是我沒有辦法。我想要保護你,想要保護神州。 天盟對西華魔宗兩眼抓瞎一無所知,莫說整個青丘國都在戒嚴我根本無法動作, 就算去找你,告訴你這一切又有何用?很多事情就算是提防了也沒用的!我只好 嫁給有蘇不言,有時候犧牲也是一種愛,我是這麼想的。」 扶語嫣凝視著舉起的雙手,終於露出無限哀傷道:「我很順利,有蘇不言成 為國主以來再沒有后妃比我更得榮寵。曾以為這雙手只為你洗手作羹湯,嗯,你 喜歡吃水煮牛肉。可惜呀,嫁給有蘇不言後,這雙手卻用來在他面前寬衣解帶。 呵呵,他寵幸我的次數所有后妃加起來也不如我的次數多。我成了他的寵妃,也 得到了他的一些信任。」 林風雨與易落落再也控制不住,林風雨淚眼滂沱,易落落淚珠滾滾。 扶語嫣又道:「西華魔宗很可怕,遠比你們想像的要強大得多,團結得多。 很可惜,這麼些年我還是不知道魔尊是誰,他從來都帶著面具。」 她豁然轉身道:「當時跑去藍劍山莊見你,討要扶風葫蘆可是冒了很大風險 的。我不得不把戲份演足演好,不讓有蘇不言起疑心。想不到卻讓你受了心魔困 擾,哎,人算不如天算。還是世事無常,哪能料到出了這檔子事情呢?天命之子 的消息傳遍神州的時候我就知道要出事,天魔宗招親我知道你定然要來,所以一 直候在這裡!嘻嘻,人家的隱匿之術不錯吧?本還想著再過個五六十年該能把他 們摸得更清楚,到時候再回到你身邊的。人都要死了,還想什麼未來呢?好啦, 事情你們都知道了,準備好迎接死亡了麼?」 【終於寫到這一章了。這幾個章節是第三集裡最想寫的部分,關於扶語嫣, 關於易落落。哈哈,扶姐大翻身!前文中詩詞格律的問題,老實說寫出這些詩句 已經是最大能力了,還要格律平仄實在超出能力範圍,見諒。風揚姑娘的詩詞後 文中還會出現。】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