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三部)(31)作者:林笑天

【風雨情緣】(第三部)(31) 作者:林笑天 2016年4月11日發表於第一會所 第三十一章:情投意合 柳若魚使勁拍打著林風雨的胸口,又奮力抵住他肩膀,好容易才掙脫吸力強 勁的口唇,氣喘吁吁道:「你……你傷還沒好呢,亂來不得。」 林風雨心下感動,緊摟著柳若魚向屋內走去道:「經脈都通了不礙事,雙修 一下或許有好處呢?」 高聳的胸乳像是架在林風雨的胸口,撐起一道優美誘人的弧線,柳若魚尷尬 不已奮力後仰著身子拉開距離,帶著不滿與不解道:「你今天瘋了麼?」 林風雨也停下動作咧嘴一笑,目光流露出深情道:「瘋就瘋了,我再也不要 像從前猶猶豫豫,再也不錯過……」 柳若魚道:「我們……真的不行的……世事不明會有流言蜚語,何必徒惹麻 煩呢?待神州大難過去再考慮不行麼?」 林風雨搖頭道:「明日復明日。我很後悔昔年的猶豫不決讓語嫣受了那麼多 苦。平心而論,這一次我若是再也醒不過來,柳姐姐會不會多少有點後悔浪費了 時光?」 柳若魚嬌軀劇顫!會不會後悔?會不會後悔? 口唇再度貼上,讓柳若魚悶聲嬌呼,還想要說些什麼扭動著身子想要掙開。 林風雨前所未有的霸道,雙臂環緊美婦豐腴柔膩的腰肢,兩人的身軀緊緊交貼著, 充血膨脹的肉棒亦死死頂在腿心處。 林風雨愈吻越加熱烈,情慾越發升溫。柳若魚的抵抗逐漸減弱…… 背身踢開房門,又轉身跨過門檻。柳若魚被接連甩了個圈子,不由自主地分 開雙腿夾緊林風雨,以尋找身體失重下的安全感。林風雨粗魯地連扒帶撕讓衣衫 紛飛散落一地,柳若魚也已化被動為主動,玉手一隻拉扯著林風雨的衣物讓他露 出雄健的男體,另一隻緊捧著林風雨的臉頰,香舌輕吐激烈地回吻著。 林風雨重傷,柳若魚又何嘗不是心急如焚?可她不能也不敢表現出來,比起 秦冰,南宮紫霞諸女更加的煎熬。南宮紫霞已猜到二人的私情,可畢竟尚未捅破 那層窗戶紙。偶爾以關心女婿的口吻問起此事,心中有鬼之下難免心慌情亂。林 風雨今日的熱情果敢是她未曾想到的,當那寬廣溫暖的懷抱忽如其來緊緊摟住了 她,當放縱情懷的熱吻不顧一切地襲來,當身上的衣物在略帶粗魯的大手下剝落, 她的心也像逐漸裸露的身體一樣被剝開,一顆芳心如醉。 兩人互相糾纏著來到床邊,僅剩的褻衣被重重向下扯落,一對瑩白的碩乳像 白兔般彈跳出來,脂香四溢。林風雨順著柳若魚按落的手將臉埋進乳溝,深深吸 了口甜膩的乳香,再輕品頂端的深紅色玉珠。 久曠的軀體,深閨的寂寞難耐,隨著美婦螓首後仰發出聲悠長動聽的呻吟一 齊抒發出來。 那對碩乳綿軟彈牙滋味可口,林風雨並未只在其中沉迷。發自心底的愛意, 讓他從之前兩人的口舌糾纏中發現了美婦正口欲勃發,忙不迭地忽上忽下,流連 於滑嫩的櫻唇與柔膩的胸乳之間。 柳若魚時而低頭香舌輕吐迎合口唇,時而挺起碩乳讓林風雨埋首其間,迎來 送往間甜蜜非常道:「奶兒好吃麼?」 林風雨將嘴張到最大狠狠吸了一口道:「又香又軟妙不可言!」 柳若魚銀牙咬著朱唇道:「姐姐想你多吃一會兒。」 林風雨咧嘴一笑道:「不夠,要把你全身都吃一遍!」 雙手鬆開讓美婦平躺在床上,抓住修長的小腿除去登雲荷葉繡花鞋,一對兒 晶瑩的蓮足憑空而現。高高的足弓,潔白的足膚,如蒜瓣般整齊排列的玉白足趾, 誘得林風雨輕輕含入嘴裡舔舐啃咬。 柳若魚被逗弄得酥麻難忍,不安地擺動玉腿笑罵道:「你今兒真是瘋了麼? 變態!」 林風雨笑著不說話反而加緊了動作,那眼神分明在說:「不是說好了全身都 吃一遍麼?」 雙腳被掐住雖是溫柔卻怎生都掙脫不開,柳若魚見抵抗無效也只好由得他去。 冰涼的舌尖撫過兩隻玉足每一寸肌膚,又順著修長豐腴的玉腿向上攀行,口唇吻 在敏感的大腿內側,激起一片雞皮疙瘩。 微分的腿心深處,濃密而黑亮的淒迷芳草地覆蓋之下,艷紅的蜜肉微微沾著 粘膩的汁液若隱若現,像是清晨的花朵兒正掛著晶瑩的露珠。林風雨強忍想要含 進嘴裡品嚐的慾望,舌尖輕輕滑過芳草地順著腹部而上。 柳若魚死死抓著床單萬分期待著銷魂一刻的來臨,火燙的呼吸已噴上敏感的 花肉,冰涼的舌尖也能感覺到距離滲透著花蜜的裂縫近在咫尺。她閉住呼吸渾身 緊繃,偏偏滑門而過,甚至連輕輕的觸及都沒有。美婦發出一聲輕嗔薄怒的難耐 呻吟,皺眉低頭正對上林風雨戲謔的笑容,氣的在床板上一跺腳道:「你要死了 你!」 林風雨正在彎曲狹長的肚臍處作怪,柔軟而粉嫩的腹皮異常舒服,見狀反擊 道:「剛才是誰嫌著進展太快?現下又嫌太慢,女人真是難伺候!」 美婦正待發怒,林風雨的舌尖及時舔到了乳根處,正向著高高的山巔攀爬。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柳若魚只得暫時按納下焦急不滿的情緒,等待著舌尖愛撫峰 頂那顆敏感的玉珠。 兩張歡好已有多次,雖未就此做過交流,互相之間也有所瞭解。林風雨也發 現美婦這對胸乳除了艷光四射賞心悅目之外,她本身對此亦是多有喜好,其敏感 甚至不弱於花肉。無論是輕輕愛撫還是重重蹂躪,總能讓柳若魚呼吸急促,叫得 更為大聲。 冰涼的舌尖已輕觸乳蕾,又調皮地一縮躲開乳房最敏感的那一點。柳若魚早 有防備林風雨又要使壞,及時弓起後背將傲乳朝他嘴裡一送。不防林風雨也是聚 精會神地控制著舌尖與玉珠僅容一絲的空隙,見狀反應奇快地一縮。 計策與慾望雙重落空令美婦惱羞成怒,揪住床單的玉手鬆開,就要摟住林風 雨,恨不得將他埋進碩乳中,讓那深深的溝壑與飽滿的乳肉將他活活悶死才能一 消心頭恨與欲。 林風雨輕輕推開柳若魚合攏的雙臂按在床上,親吻著媚眼,舌頭輕掃梳子般 的睫毛輕聲道:「別著急嘛!一會兒保管給姐姐個痛快!」話語之間仍小心刻意 地與敏感地帶保持著距離。這般親密溫柔的挑逗原本讓柳若魚極是享受,可林風 雨的動作就像將她的身體變成一個只出不進的木桶,情慾的不斷高漲卻始終沒有 一個可供宣洩的口子,越是興奮越是難過。 熱烈的吻順著修長的脖頸落上肩頸,林風雨將美婦翻了個身,一寸肌膚也未 曾放過地舔舐線條優美的背脊,最後在又寬又翹的肥美隆臀上留下道道淺淺牙印。 柳若魚身在雲里霧裡,充實的慾望像要炸裂開身體,身體卻酥軟如泥一動不 想動。直到林風雨舌尖像一柄利刃劃開幽深的臀溝,也劃開了一道慾望宣洩的出 口,輕輕吸住了暗紅嬌嫩的菊蕾。 美婦發出一聲夢囈般的呻吟,自然而然地抬高豐臀迎合著道:「小風你怎麼 ……親那裡呀……」這處羞人的隱秘所在竟也傳來難當的快感。 林風雨略微一愣神,柳若魚挺聳著豐臀迎合著,舌尖每一次旋鑽勾挑都讓她 顫抖不已。回想南宮紫霞頗喜後庭之戲幾與秦薇不相上下,難道她的娘親也是如 此?心中大喜之下慾念再也壓抑不住,在褶皺豐富的菊蕾上狠狠吸嘬幾下,猛地 將柳若魚身子翻過,雙掌緊抓豪乳,腰身一挺肉棒挑開花縫直入溪水潺潺的蜜道, 動作一氣呵成。 柳若魚一聲又驚又爽的暢快呻吟,此前既是享受也是折磨,直到這一刻方才 酣暢淋漓。一雙豐腴美腿自然而然環住雄健的腰桿,胯部微抬迎合得天衣無縫, 將粗巨的肉棒盡數納入幽谷。 深深呼吸喘勻了氣,兩人耳鬢廝磨倍感甜蜜。柳若魚幽谷被佔滿,碩乳正被 一雙粗糙的大手揉捏把玩,挺立的紅梅玉珠在溫熱的掌心裡酥麻舒爽,滿足地歎 息一聲道:「狠心的傢伙……要弄死姐姐麼?」 林風雨正親吻她的香耳,呢喃道:「不幹死姐姐,姐姐要浪死我的。怎能不 狠些?」 憶起皇天雷殿里的私房話,兩人心中俱是一陣甜蜜。林風雨肉棒突入,柳若 魚蛇腰一挺,發出清脆響亮啪的一聲,兩人皆爽。 柳若魚抵受著花戶里如潮的快感哼哼道:「有什麼……本事……儘管使…… 出來……當姐姐怕了你……喔……不成麼……嗯……好強……」 林風雨的肉棒亦是被美婦銷魂的肉須刮蹭得神魂皆冒道:「今日不弄服你, 決不罷休!」他變換姿勢,兩人都側著身子躺著,林風雨從身後狠狠一次插入, 讓那一身美肉顫抖不已,順勢雙掌緊緊掐住難以掌握的豪乳。 柳若魚秀眉緊皺櫻口張成個圓圈,這一瞎插入又重又狠,彷彿直插入了心窩 里去。垂下的視線里隱約可見虯筋叢生的肉棒正在幽谷里穿梭,帶動艷紅如血的 花肉塞進又翻出,分外淫靡。她玉手覆蓋在林風雨雙手上,抽著冷氣道:「好舒 服……再用力些抓奶兒……」 林風雨言聽計從狠掐一把,充滿彈性的飽滿乳肉被深深壓扁,卻又不屈服似 的從指縫中鼓脹溢出。柳若魚甚是滿意地回過頭撅起紅唇索吻,正是要每一處都 被佔領侵犯的節奏。 肉棒深入淺出,雞蛋般大小的龜菇次次深吻柔嫩的花心。那激烈的動作若不 是碩乳被緊緊握住,恐怕要被拋上天去。柳若魚一身都滲出細密的汗珠,而氾濫 的春水從被撐開的花肉里汩汩流淌。兩人如同生死大戰一般,林風雨奮力在幽谷 里衝殺,攻城略地。柳若魚不甘就此雌伏,用力收縮著本已絲髮難容的蜜壺,密 布的肉須糾纏環繞著入侵的肉棒。她搖曳扭動的蛇腰吞沒肉棒,也讓豐彈綿軟如 涼糕的冰涼臀肉在林風雨小腹上摩挲。而兩人緊緊吸在一起的唇舌也一刻不停地 唇槍舌劍戰況激烈。 愛欲交纏,身心釋放,真是無一處不美,無一處不爽,無一處不甜蜜。 柳若魚盡情享受許久未嘗的歡愉,心中卻是暗道不妙,皇天雷殿春風幾度之 後,林風雨更加持久兇悍。莫非隨著修為日深,這方面能力又有提升? 肉棒帶著火燙般的炙熱衝擊著幽谷深處的敏感,側方交合的姿勢似乎每一次 都能插得更深更重,令柳若魚魂飛天外。 這般下去只是坐以待斃,柳若魚忽然挺腰掙脫了肉棒起身,望著林風雨一臉 懵逼的癡呆不滿樣,忍不住撲哧一笑道:「急什麼?姐姐給你個好還不知道領情。」 好了,這下變成我著急了。林風雨望著柳若魚雙手握住肉棒伏下身子,呼吸 頓時急促起來,他已經知道那張銷魂的櫻口即將要做什麼,第一次的滋味令他難 以忘懷。 雙手握住肉棒,才確信這根要人命的傢伙確實又雄偉了一分。燙在手心的逼 人熱度帶來一股異樣的刺激,令柳若魚忍不住幽谷里又滲出一股暖流。那火燙的 溫度與狂暴的抽插還留給花腔無窮的回味,若不是強忍著只怕未曾盡興的身體還 想要這種感覺直到無窮無盡。 「姐姐想吃一吃自己的味道,不可以麼?」柳若魚俯下身體迎著濃重的男子 氣息與淫靡中帶著微甜的春水味,香舌輕吐微挑龜菇鈍尖。 這騷貨……明知道柳若魚在變著法兒刺激自己,林風雨仍無法控制的寒毛直 豎。吃一吃自己的味道?我勒個草了…… 溫熱細膩的呼吸噴在肉棒上,弧線優美的櫻唇壓在肉棒的底部,細緻地一點 一點親吻。 流蘇般的長髮順著臉頰散落下來,柳若魚伸手撩起長發別在耳後,不經意間 一個簡單的動作都讓林風雨心弦劇顫。輕吐的溫潤香舌在龜菇馬眼處摩擦一陣, 又順勢而下將肉棒一寸寸深深吞入檀口。 粘膩的檀口由於美婦緊緊吸著變得緊窄,在她賣力的吮吸下芳唇與肉棒貼合 著沒有一絲空隙,嘴裡的熱度無處釋放幾乎要讓肉棒在裡邊融化。 張到極限的嘴剛好能容納下整根粗大的肉棒,龜菇剛觸到柔嫩的喉部,在咽 喉里隨著呼吸的律動被擠壓了一陣,又緩緩退出。勾在耳後的秀髮垂落遮住了小 半波濤洶湧的乳房,更令人慾壑難平。 柳若魚雙手捧住春丸輕輕揉捏,嬌媚的眼睛不時飄送的勾人的秋波,櫻口含 著肉棒上下吞吐,頻率越來越快,長發飄動,乳波激盪。這般淫靡的動作於她而 言做來也極致優雅,令林風雨情不自禁地全身一繃。 舌尖梳洗著整條棒身,看著林風雨因舒爽而緊張的模樣,柳若魚的心中也不 免有些得意。纖指上細薄的指甲輕輕抓撓著春丸,勾得在口中的肉棒不斷升溫… … 香甜的唇瓣戀戀不捨地離開肉棒,留下一道藕斷絲連的晶瑩水線。柳若魚起 身扶住肉棒,對準依然濕潤的花穴口沉腰坐下,緩緩納入。肉棒將兩片誘人的花 瓣強行推擠開來,兩人一口發出長長的「哦……」聲。 柳若魚環住林風雨脖頸,讓他埋首於胸前豪乳道:「姐姐做得可還滿意?」 林風雨深吸著甜美乳香道:「姐姐就是我的觀音娘娘。」 柳若魚恨恨在他胸前拍了一掌,臉如朱丹般道:「你就是嘴欠。」自是因為 林風雨暗諷這觀音坐蓮的姿勢。 林風雨不為所動,貪婪地享受著少婦迷人媚態的胴體,熊熊慾火將兩人齊齊 吞沒,下身交合處緊緊相貼嚴絲合縫已足夠銷魂,更何況頭正抬起埋沒在一片馨 香乳脂里。 柳若魚環住的雙臂環得極緊,蛇腰前後扭動著將肉棒吞沒又吐出,花肉里劇 烈的摩擦下正發出噗滋噗滋的銷魂聲,看著林風雨享受的樣子嬌喘道:「好弟弟 ……一邊吃姐姐的奶兒……一邊再用力些……干……啊……好舒服……」 林風雨張口在令人血脈賁張的傲乳上啃吃著,不停上挺著腰桿,讓肉棒次次 盡根沒入,每次都狠狠擠壓著花心嫩肉,刺激得美婦嬌軀亂顫,花汁如溪流涓涓 不絕,隨著抽插的動作飛濺著。那火熱滑膩的花肉無數肉須刮刺著肉棒,而每一 次深入花底,都遭到強力的吸吮,銷魂蝕骨! 兩人都奮起全力瘋狂地交合著,美婦雪白的肌膚因情慾的熏蒸泛起潮紅。林 風雨埋首在跳動的豪乳間簡直要透不過起來,卻又一會兒啃咬乳脂美肉,一會兒 含吮玉珠,其樂無窮。 柳若魚放蕩形骸,粗大火熱的肉棒給了她強烈的刺激與滿足的充實感。嫩藕 般的玉臂緊緊箍住林風雨的臉龐,拚死拚活地套動著隆臀,那豐彈盈滿的臀肉隨 著她的動作上下拋甩著。嬌滴滴的呻吟聲又甜又膩,林風雨好不容易喘口氣,從 豪乳中擺脫出來歎道:「姐姐,你真是太騷太浪了……」 柳若魚膩聲道:「就要騷死你……就要浪死你……快點……再插得狠些…… 姐姐好愛……這根……大肉棒……都杵到人家心裡去了……哦……好強……好粗 ……好熱……人家不行了……要……要泄了……」 林風雨被這騷浪的美婦刺激得雲里霧裡實在無法忍耐,兩隻大手死死掐住臀 肉,一口含入大半隻乳房,急速聳頂衝刺起來。 肉棒從豐盈肥臀間瘋狂地抽插著,將柳若魚頂上了雲端,抽上了巔峰,巨大 的刺激讓她完全被征服,快感幾乎將身體炸裂。她嬌軀顫抖不已,花汁傾瀉如潮, 花肉緊緊收縮震動著嬌喘浪聲道:「好弟弟……愛死你了……使勁吃人家的奶兒 ……都快給你干壞了……不行了……人家不行了……」 花戶內的龜菇突然又是一陣膨脹抵在最深處,肉棒急劇脈動著,又濃又燙的 精液噴泉般激射在嫩穴花心,讓美婦嬌軀一陣痙攣,花心狠狠啃咬著龜菇噴射著 淫香的花汁…… 渾身散架一般趴伏在林風雨身上,柳若魚香汗淋漓秀髮披散,我見猶憐。還 來不及回味高潮的餘韻,忽然她打了個寒噤強撐著爬起身來道:「趕緊起來!紫 兒要來了……」 林風雨一把將她摟進懷裡道:「總要讓她知道的,擔心什麼?」 柳若魚身軀嬌柔無力道:「這樣給她看見可要羞死人了。不行不行,萬一她 醋意發作起來,可怎生得好?」 林風雨邪邪一笑道:「姐姐勿憂,為夫自有妙計!」 【待續】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