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三十五章 亂局

簡體

【風雨情緣】第三十五章 亂局 book18.org

作者:Lovelytooth book18.org

2015年7月14日發表於SIS book18.org

             第三十五章  亂局 book18.org

  激情過去,兩人躺在床上緊緊相擁。 book18.org

  南宮紫霞不依地扭動著身體,兩根指頭這裡掐一把,那裡擰一下,每一下都 不留情,一副不把林風雨擰得全身都是腫包不罷休的樣子。只是每擰過一片肌膚, 過一會兒又用柔嫩溫熱的掌心揉揉。 book18.org

  林風雨配合的不停求饒。南宮紫霞出夠了氣,伸出玉指在他背後寫道:「你 這個大壞呆頭鵝,再敢欺負我,我就捏死你!」玉指划過後背又癢又酥,林風雨 也在南宮紫霞後背寫道:「是你說以後讓我強姦回來的。」兩人似乎喜歡上這種 交流方式,樂此不疲地一人一句。 book18.org

  「誰讓你羞辱我。還說人家是小母狗。」「啊?強姦不是這樣為所欲為的麼? 上次你就這麼隨心所欲強姦我的。」「你壞蛋,你壞蛋,你壞蛋……」「那,我 錯了嘛。不過我壞的你舒服麼?」「什麼叫壞的舒服。討厭死了!」「我錯了還 不行麼。姐姐一直欺負我,也讓我欺負一回麼。」「那你要一直寵著我,讓我欺 負。不許修為高了就欺負人家。」「恩。一直寵你到天荒地老。姐姐對我的好, 我都記在心裡。」「就會騙人。」寫到這裡,南宮紫霞往林風雨懷裡又緊緊貼了 貼,埋在他胸前的嬌顏笑得甜蜜又得意。 book18.org

  「不騙你,欠姐姐的,我全都會補給你。」林風雨一邊托起南宮紫霞的香腮 貼住柔潤的雙唇深深吻住,一邊繼續在她後背寫道。 book18.org

  南宮紫霞伸出香舌激烈回應,一邊也寫道:「你敢食言,我就死給你看。」 「你亂說話!」林風雨一把推開熱烈獻吻的南宮紫霞,一臉怒氣。 book18.org

  無論南宮紫霞怎麼欺負他,林風雨至多是無奈笑笑,還從未對她發過火。   南宮紫霞頓時覺得從未有過的心慌,手足無措之下只好使出絕招。撅著紅唇 不安的扭動身軀,像是認錯討饒,又像是誘惑。 book18.org

  林風雨見她那嬌媚到骨子裡的模樣,一腔埋怨的怒火頓時沒了,又是一臉拿 她沒辦法的無奈。 book18.org

  南宮紫霞展顏露出吃定林風雨的得意,繼續寫道:「姐姐說錯話了,對不起 嘛。姐姐相信呆頭鵝弟弟。」林風雨趁虛而入,手指移到蜜桃乳上寫道:「錯了 就要罰。」南宮紫霞左閃右躲卻避不開那隻魔手,恨恨地在林風雨肉棒上寫道: 「才不要,你要寵我的不能罰我。」林風雨一臉壞笑,手指橫跨雙乳寫道:「我 的懲罰就是寵姐姐呀!」南宮紫霞又撅起雙唇:「不要。姐姐下面有點疼,不能 再來了。」那撒嬌的樣子動人心魄,林風雨忍不住又吻住了她…… book18.org

  …………………………………………我是分割線……………………………… ………… book18.org

  靜室中二人溫馨旖旎,南宮劍河與秦冰二人一路閒聊著漫步到蝶園之外。   蝶園在凌雲樓旁邊,修為低背景不強的人都到不了這裡,比起正天閣各處人 員混雜,清凈了許多。二人在此處說話,也不惹人閒言閒語。 book18.org

  南宮劍河隨手布下個隔音陣法對秦冰說道:「弟妹,林賢弟兩年前傷勢恢復 得如何?」秦冰回答道:「小風傷勢盡復,先替他感謝大哥借用琅繯仙府,否則 傷勢不會那麼快好,我們幾人的修為也不會那麼快提升。原本小風想再鞏固下境 界,熟練下術法,一月後去出雲山拜會大哥。不想又出了這檔子事。」南宮劍河 點了點頭道:「林賢弟天賦之高,近兩百年罕見。不過心性修為還顯薄弱,在人 世間多多歷練利大於弊。弟妹,林家幾位女主人就屬你冷靜穩重,日後要多提點 些。你們是夫妻,沒有什麼話不能說的。賢弟這人就這點不好,對外硬氣得很一 點虧不肯讓你們吃,對內又過於寵著你們有事總想自己扛,小孩子脾氣!我看林 家上下,誰都能欺負他。」秦冰臉紅了紅:「大哥教訓得是!」南宮劍河又道: 「紫兒那丫頭小時候被家裡寵慣了,任性得緊。你是家裡的大姐,該教訓就要教 訓。否則家事賢弟不說話,你再不說,林家豈不是男主人不像男主人,女主人不 像女主人,成何體統?弟妹也無需顧忌我南宮家。從前紫兒是家中小公主,家裡 寵著不打緊。如今要嫁入林家,就要有人婦的樣子。還像從前刁蠻任性如何得了?」 秦冰卻替南宮紫霞辯解道:「紫兒妹妹是真性情,小風就是喜歡她這樣呢。」南 宮劍河無奈地笑著搖頭:「難怪賢弟和你是一對兒,都是這脾氣。平日裡我不管, 該有大事不可再任性為之,否則我這個做大哥的上門說教,你林家面上需不好看。」 秦冰點頭道:「大哥放心,遇大事小風極有主見從不馬虎。真有糊塗的時候,小 妹必嚴加阻止!」南宮劍河點了點頭,回頭朝正向二人走來的美婦示意過來。那 美婦珠釵素裙,體態婀娜,眉目如畫,柳腰款擺移步之間風姿卓絕,明艷不可方 物。 book18.org

  美婦走到南宮劍河身前咯咯嬌笑道:「聽說林賢弟今日威風八面,可又要恭 喜當家的慧眼如炬,有識人之明了。」語聲切切,聽著極是舒服。 book18.org

  南宮劍河拉起她的手對秦冰說道:「那是自然!夫人,這是弟妹秦冰,弟妹, 這是賤內柳若魚。」秦冰趕忙要施禮,卻被柳若魚一把拉住道:「冰妹妹當真是 沉魚落雁之姿,早聽女兒說起你,今日可算見到了。」秦冰一陣臉紅:「小妹哪 比的嫂嫂國色天香!」心裡卻想,和南宮紫霞姐妹相稱,這會兒又被她母親叫做 妹妹,修真界裡的輩分真夠亂的。 book18.org

  柳若魚從頭上拔下珠釵插到秦冰頭上道:「嫂嫂也沒帶什麼好東西,這支珠 釵就送給妹妹玩兒。」她拉著秦冰神態親昵,又向南宮劍河問道:「女兒呢?」 南宮劍河回道:「賢弟真元消耗過大,紫兒正陪著她,一會兒讓弟妹陪你過去。 你們先聊!」說罷轉身向凌雲樓走去。 book18.org

  秦冰正要帶路,柳若魚卻眼珠子一轉拉住了她說道:「冰妹妹且不忙,賢弟 正在恢復不必著急。來來,陪姐姐走走。」秦冰哪有不從,二女又信步在金翎島 上閒逛。柳若魚調笑道:「聽說冰妹妹母女二人共侍一夫?看妹妹這姿色,女兒 定也是個可人兒。林賢弟可是個有福氣的主兒。」說的秦冰羞臊不已,窘迫得漲 紅了臉說不出話來。 book18.org

  柳若魚咯咯笑道:「妹妹何必羞臊。修者不都是這麼亂著。你看那邊!」秦 冰順著她手指看去,見她正指著一位華服麗人說道:「那位上官家主的七夫人, 你可知她與上官家主什麼關係?」秦冰搖頭,這哪能猜測出來?柳若魚解釋道: 「上官家主昔年在凡間歷練,有一位拜把子過命交情的兄弟。可惜沒有修者體質 早早故去,臨終前托上官家主照料後人。這位兄弟有個兒子叫上官家主伯伯,兒 子又有一子一女,女兒有修者體質,早年也嫁與修者為妻,又有兩子一女。嘿嘿, 這該叫上官家主祖爺爺的女兒又生了一女,哪,就是這位七夫人了。」秦冰愕然 了半天說不出話來,柳若魚又笑道:「咱們修者壽命長,這等子事情算得什麼? 哦,忘了告訴妹妹,那位有修者體質的女兒如今卻是上官家主的五夫人。她們可 是婆孫共侍一夫呢。」秦冰又羞又窘,說了半天原來在這裡等著她。這柳若魚和 南宮劍河倒是一對兒,都是這麼隨性的脾氣,才第一次見面就說這些話,羞死個 人了。 book18.org

  那位七夫人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回過頭朝柳若魚嬌嗔了一眼。見著秦冰, 也移步走了過來問候道:「南宮夫人有禮。這位可是」天南四艷「的秦冰妹妹?」 柳若魚回道:「蘭妹妹近來可好?正說著你婆孫共侍一夫的事情開解冰妹妹呢。」 這一下秦冰更是不依,三女咯咯調笑不斷。 book18.org

  靜室內林風雨和南宮紫霞正自溫存,那惹火的嬌軀勾得他慾火重燃,正要二 度「強姦」她。南宮紫霞卻一把推開他跳了起來:「別鬧別鬧,我娘來了,咱們 趕緊出去。」林風雨聽說大嫂兼未來丈母娘來了,只好無奈地壓下慾火起身穿衣。 南宮紫霞嫌他穿的衣服難看,從儲物戒里挑出好幾套早就備好的衣物,千挑萬選 了一身。林風雨雖然不耐煩這件事,想著女婿見丈母娘,給她留下個好印象也是 給南宮紫霞掙面子,就耐著性子配合著挑選試穿。 book18.org

  二人穿戴完畢來到蝶園附近,正見著柳若魚和秦冰與七夫人閒聊。 book18.org

  南宮紫霞跳著撲到柳若魚懷裡,柳若魚卻是給她的翹臀來了一巴掌:「死丫 頭,偷偷摸摸跑去這麼多年也不回家看看娘。」南宮紫霞在她懷裡撒了會兒嬌, 才拉著林風雨過來見禮。 book18.org

  柳若魚對林風雨笑道:「這小伙子真精神,難怪我家的寶貝公主都被你勾了 魂走。」看著南宮紫霞眉腳的春意,一臉調笑。 book18.org

  南宮劍河在凌雲樓上探出頭來說道:「賢弟調息完了?快快上來!」林風雨 不敢大意,向柳若魚告了聲罪也踏上凌雲樓。 book18.org

  頂層的廳里多了三人,坐著的那位金髮黃眉,目光陰沉,見林風雨上來深深 看了他一眼。南宮劍河傳音介紹道:「這位是天魔宗宗主易天行,賢弟可上前見 禮。」林風雨陰陽門傳人的身份已經曝光,也不矯情,大大方方向易天行施禮道: 「晚輩陰陽門林風雨,易宗主有禮!」易天行也不託大,起身回了一禮:「林道 友無須多禮。天行未見道友與端木家主一戰,引為憾事!」林風雨心中嘀咕,這 天魔宗的老大倒是彬彬有禮得很。兩人略微寒暄一番各自落座。經過剛才與端木 恩賜一戰,林風雨倒是也有了個單獨的座位,被安排在南宮劍河身旁。 book18.org

  崑崙派谷元道長依然未到,作為第一大宗門,架子大些眾人也沒有意見。眾 人閒聊著又過去了一個時辰,忽然天元子微眯的雙眼一張,與此同時,林風雨也 感到兩股強悍的氣息迅速接近。 book18.org

  天元子自言自語地沉吟道:「養心殿兩位高人不請自來,這是何意。」養心 殿?林風雨沒聽說過這門派,向南宮劍河露出詢問的眼神。 book18.org

  南宮劍河解釋道:「養心殿是家禪宗,弟子僅有四十餘人不在大門派之列。 不過殿主五鹿大師與羅漢堂首座五方大師卻俱是元嬰巔峰修為,據說五方大師只 差半步便可踏入化神境。故誰都不敢輕視之。不過這倆禿驢平日裡閉門苦修從不 理世事,今日來金翎島不知何意。」言語之中對兩位高手沒什麼恭敬之態。   兩人來得極快,須臾就來到凌雲樓上。天元子依然沒有出迎卻提前站立身子, 對行到樓上的兩位大師做足了禮數。林風雨見兩位僧人來到,為首的五鹿大師番 僧裝扮,身形胖大聲音粗豪,而五方大師則苦行僧一般瘦小枯乾,面相上實在看 不出是位頂尖高手。 book18.org

  五鹿和五方許久不再修真界裡行走,許多後起之秀都不認得,林風雨也在介 紹之列。聽到他是陰陽門傳人,兩人也愣了一下,五鹿開口問道:「貧僧四百年 前曾與貴門張不凡道友有過一面之緣,不知張施主近況如何?」和端木恩賜一戰 後,林風雨就為自己準備了一套說辭,見五鹿大師問起就回答道:「師門前輩尚 未飛升的俱有要事在身,事涉機密不便多言還請大師見諒。」這句話一出口,在 座的各位高人均對視了一眼,只有南宮劍河知道林風雨底細,卻捋著鬍鬚不多言 語。 book18.org

  五鹿點了點頭對天元子說道:「貧僧與師弟受谷元道長所邀,擅自來金翎島 還請天元閣主見諒。 book18.org

  天元子道:「既是谷元道長邀約,豈有怪罪之理。如今妖人兇殘,還望二位 大師助一臂之力。」五方大師開口接到:「我二人正為此事而來。妖邪之輩為禍 蒼生,修道之人豈容宵小猖狂。」他聲音如黃鐘大呂天地正音,和瘦小枯乾的身 材極不相稱。 book18.org

  群雄謝過二人,天元子又笑道:「谷元道長也到了,諸位可隨在下迎接。」 之前各門各派高手到來,天元子都未曾出迎。不過崑崙派為第一大派,而且其餘 高手都已到齊,左右無事,集體出迎倒沒什麼不妥。 book18.org

  林風雨跟在群雄背後,只見天邊湧來一片雲霞在金翎島前散去,現出一群人 來。為首的一人白須白髮身著道袍,胯下坐騎通體雪白,獅身羊頭,脅生雙翅, 竟是神獸「白澤」。他左右各有三人,均騎著林風雨見過的三彩仙鹿,當日在嶺 南聚寶集上的谷虛道長也在其中。更有六名道童手持金燈在前引路,金燈上瓔珞 垂珠絡繹不絕,隱隱還飄出仙樂陣陣。 book18.org

  崑崙派這一番排場先聲奪人,讓林風雨嘆為觀止。他不知道其餘各派大佬是 怎麼來的,只是崑崙派一出馬,不但坐騎神駿,七大元嬰高手如大雁陣般排開, 立刻將門派底蘊展現得淋漓盡致。 book18.org

  天元子眼神微微一眯,心頭湧起一絲不快。你崑崙派實力強大便是了,為何 削我正天閣面子?需知正天閣雖不如你崑崙派底蘊深遠,要搞這排場卻也不輸與 你。他心中不爽,臉上卻沒有任何不快的表情拱手迎道:「谷元道兄大駕光臨, 快請進金翎島一敘。」谷元道人微微欠身,卻連坐騎都沒下道:「天元道友多禮, 谷元來的遲了萬請恕罪。」眾人各自見禮一番回到凌雲樓上坐定,崑崙七大高手 各個都是響噹噹的人物。一時之間凌雲樓上以崑崙派人數最多,反倒壓了主人正 天閣一籌。 book18.org

  天元子作為主人率先挑起話題:「諸位,近日妖邪又屠戮蓬萊派,令修真界 人心惶惶。天元召集各位相商,如此局面當快刀斬亂麻,久必生亂。」一眾高人 連連點頭,卻沒人接話。 book18.org

  天元子環視一圈,見谷元道人微眯著雙眼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又接著道: 「正天閣已遣神機堂趕赴蓬萊派,望能尋出蛛絲馬跡。」五鹿大師此時站起道: 「天元道友贖貧僧孟浪,據貧僧師兄弟探查,九家滅門慘案應是西華魔宗所為。」 平靜的凌雲樓頂忽然炸開了鍋,多是驚詫之語。南宮劍河向林風雨解釋道:「魔 修原有八大宗門,勢力熏天。不過除了現今的天魔宗外,其餘七宗均已銷聲匿跡。 一方面是有些宗門多行不義惹來圍剿,另一方面則是人才凋零傳承斷絕。西華魔 宗千餘年前高手如雲,曾是魔修宗門之尊,後為二十家門派組成的修真聯盟聯手 剿滅。」林風雨對西華魔宗的惡名一無所知,當看周圍這些絕世高人們的表情, 便知道這家魔宗是多麼凶名昭著。 book18.org

  碧雲宗的雲蕊仙子向五鹿問道:「西華魔宗千年前便被剿滅,不知大師有何 證據?」五鹿雙手合十道:「雲道友,此蹤跡為我師弟尋得。具體來由,師弟一 說便知。」五方站起身來,枯瘦的身子仿佛會被一陣風吹倒,卻又聲若洪鐘: 「諸位施主且聽五方一言。天泉堂被滅門一事,貧僧曾至天泉山上探查,確認是 魔修作案此事無疑。亦探得魔修作案之後,曾留屍魔數具吸收天泉堂死者屍氣。 那些屍魔俱有」夜叉傀儡石「控制,最後離去的一具為一位高人斬殺。」說道這 里,五方目視林風雨道:「斬殺屍魔可是林施主所為?」林風雨心中凜然,這樣 都知道是我乾的?高人果然是高人。他站起回答道:「南宮小姐有故友在天泉堂, 慘案當夜曾陪南宮小姐前往,遇屍魔作亂,晚輩下手除去。」五方微微一笑繼續 說道:「林施主毀去的夜叉傀儡石依然與原主有所聯繫。貧僧循跡至南海後,原 主行跡消失只得無功而返。事後又有八派被滅門,卻再為有屍魔留下,難以再尋 蹤跡。」易天行插口道:「大師,僅憑夜叉傀儡石就斷定西華魔宗似為不妥。我 天魔宗也有此法。」五方繼續說道:「夜叉傀儡石當然不足為憑。只是兩年之前, 貧僧路過嶺南武藏山探覺有元嬰期高手爭鬥留下的痕跡,細查之下發現儘是陰煞 老魔。」上官文宇接道:「南宮世家遍尋陰煞老魔不獲天下皆知。大師既有線索 為何現下才說?」五方朝他打個稽首道:「阿彌陀佛。貧僧不便多言,煩請南宮 施主說明個中緣由。」南宮劍河向眾人說道:「兩年之前林賢弟與小女諸友遊玩 於武藏山,踏入陰煞困元陣內。林賢弟當時修為不如現下,危難之際自斷心脈破 除陰煞困體,身負重傷未曾丟下小女,反倒力戰陰煞老魔以虛靈爐將其煉化。劍 河並非有意隱瞞各位,只因林賢弟身份特殊不便代其言明。」林風雨陰陽門傳人 的身份已經大白天下,這段往事也不必為他隱瞞,南宮劍河就將這段往事說出。 眾多高人不禁動容,在谷元道人,五鹿大師,天元子,易天行,福天應,雲蕊這 些人眼中,陰煞老魔和林風雨當時的修為也不算什麼了不起。但想起深山那場惡 斗,均感到驚心動魄。 book18.org

  端木恩賜重重一拍大腿向林風雨豎起大拇指贊道:「好一個少年英俠。林道 友,你這朋友我端木恩賜認下了。若不是現下大事當頭,非要和你連干三杯不可。」 人群中一個不以為然的聲音在角落邊響起:「只怕是色迷心竅了罷。」林風雨心 里也正得意,被這句話嗆得一陣不爽,眼睛一眯循聲望去,卻是慕容玉成。他冷 笑一聲:「色迷心竅又怎麼?慕容公子朝秦暮楚,我是學不來的。」這話直接諷 刺他之前追求紫霞,後又因紫霞失了功力便不再糾纏。 book18.org

  慕容玉成臉色一紅,恨恨地瞪了他一眼。 book18.org

  雲蕊直接出聲嚮慕容玉成叱道:「小輩無禮!林道友自斷心脈重傷在身,不 思保命反倒拚死惡鬥陰煞老魔,俠義心腸正是我輩風範。」林風雨能和端木恩賜 力拚五招,比起只有金丹修為的慕容玉成,自然就是道友和小輩的區別了。   進入凌雲樓後一聲未發的谷元道長揮了揮手道:「好了。林風雨力斬陰煞魔 修當記一功。五方大師,當日你發現陰煞魔後又如何?請繼續說下去罷。」林風 雨見他直呼自己姓名,顯然自重身份,這事情他從來渾不在意,撇了撇嘴不做理 會。 book18.org

  五方繼續說道:「林施主,陰煞老魔當日曾眉間長出一隻金角與你對敵,不 知是也不是?」林風雨道:「是有這麼回事。那隻金角上刻滿玄奧的符文,也曾 發射金光擊穿晚輩肩膀。後晚輩噴出精血於本命法寶與虛靈爐,才破去金角。」 他話一說完,在場諸人又是一陣轟動。 book18.org

  易天行道:「破法金角,確是西華魔宗獨門絕技。」作為魔修大行家,易天 行這番話則是為五方大師所述論據做了最強力的證明。 book18.org

  五方點點頭道:「那隻金角的氣息日久不散,貧僧斷定是破法金角無疑。且 天泉堂被林施主斬殺的屍魔所留與原主之氣,與破法金角一般無二。貧僧又探查 餘數被滅門宗派現場,打鬥之中不乏破法金角所留痕跡。出家人不打誑語,貧僧 確信無疑。」說罷打了個稽首回座位坐定。 book18.org

  天元子皺眉道:「五方大師所斷自然確切無疑。西華魔宗死灰復燃,咱們當 有對策才是。」谷元道長站起身走到場中向諸人環視一圈,喧賓奪主道:「西華 魔宗不過疥蘚之疾何足道哉!倒是諸位道友,谷元有一事不解。」眾人聽他語氣 嚴厲,都是閉上嘴一言不發。 book18.org

  谷元續道:「四月之前,無風島告發月影宗私藏滅門案犯,未查清之下無風 島私自挑釁月影宗,將其滅門。此事最終不了了之。小小一個無風島,竟敢借我 五大門派之名私自尋仇。哼!還有嘯天宗與珍寶閣,青冥宗與天劍堂等等,屈指 算來自天泉堂滅門至今,西華魔宗滅門案九起,咱們自身火併倒有十一起,比起 西華魔宗,內鬥更是大害。諸位都是才智卓絕之輩,請告訴谷元,此事何解?」 在場眾人都默不作聲,這些事情和五大門派,四大世家大都脫不了干係。例如青 冥宗是上官世家的依附門派,無風島是福源洞的下派等等。 book18.org

  頓了一頓,谷元說道:「諸位既不說話,谷元就不客氣說一句。西華魔宗雖 是疥蘚之疾,久不治療必成大患。各門派若還內鬥不休,如何剿滅西華魔宗?谷 元欲組建六道天盟,將各門各派劃歸天盟之下統一管理,諸位意下如何?」不提 在場眾多高手,這話說得林風雨都是頭腦一蒙:「六道天盟?統一管理?這怕不 是什麼好事吧?」南宮劍河率先反對道:「谷元真人,不知六道天盟要如何組建? 各門各派一致對敵西華魔宗無須爭論,只是統一管理,怕是難以做到罷?」谷元 冷冷地看了南宮劍河一眼道:「南宮道友是覺得天盟組建無此必要了?你南宮和 端木兩大世家為了天泉堂區區一處世俗產業便大打出手,聽說還扣下了辛環。我 來問你,若是出手稍有閃失傷了人,你兩家是否要不死不休?兩大世家尚且如此 率性妄為,不組建天盟如何約束各門各派?如此內鬥不止,大敵當前之際要讓西 華魔宗各個擊破不成?」一席話說得南宮劍河啞口無言。 book18.org

  林風雨心頭打個激靈:崑崙派七大高手聯袂而來,一出現便力壓群雄。就是 為了組建六道天盟這個目的。六道,恩,六道!五大派之外,被谷元邀請來的五 鹿與五方代表的養心殿,莫非也在六道之列?谷元怕是早就做了這個籌謀,現今 打了群雄一個措手不及,又是大敵當前他崑崙派占了大義,群雄只怕難以抵擋。   他本能地覺得六道天盟的組建未必是件好事,只怕弊大於利。卻又覺得此事 難以阻擋,因為谷元耍的不是陰謀詭計。 book18.org

  這是無法阻擋的陽謀!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