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3集~第11章:情隨性動

第十一章:情隨性動 南宮劍河在世之時不喜林風雨喊他岳父,兩人之間是以兄弟相稱。 但在林風雨的心裡,是岳父還是兄長並沒有區別,岳父是父輩,兄長則是長兄如父。 所以面前這位如花似玉,風韻無雙的女人,卻是長嫂如母。 林風雨不是聖人更不是柳下惠,亦和常人一般喜歡美女。 捫心自問,昔年在凡間若不是秦冰與寧楠美貌如花,他未必會把事情攬在自己身上。 若不是曹慧芸亦挑動他的心弦,他也未必會站在她身前,娶她為妻,為她遮風擋雨。 南宮劍河自詡色中之仙,他的髮妻之美貌可想而知。 林風雨對她打心眼裡都是尊重,從無一絲一毫的褻瀆之意。 可柳若魚此時只著裡衣褻褲與自己身軀交纏,即使隔著衣服,依然能感受到光滑柔膩的肌膚充滿了彈性。 緊緊貼在胸前的一對碩大乳房觸感飽滿而又綿軟。 入鼻儘是熟女甜美的體香,誘人的朱唇呼吸著溫熱的氣息含住了耳垂,令林風雨半身酸麻。 胯下的肉棒高高腫脹將長袍頂成個帳篷,死死抵在柳若魚瑩潤的臀肉上。 「知道你這人死腦筋,不得已用了些小手段。小風別怪姐姐。」柳若魚親吻著林風雨的耳垂挑逗著,嬌喘著語聲呢喃。 「大嫂,我……哎!」林風雨無語應對。 「會不會說話呢?知道尷尬還要叫我大嫂會不會有點過分?」柳若魚起身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紅著臉正色道:「大男人的遇事早些做決斷,何必婆婆媽媽的?時間很多麼?我不是淫蕩的女人,此事不過你知我知,雙修之後自然也不會來纏你讓你難做。事急從權,若是藍劍山莊出了什麼事情,咱們可都要追悔莫及。」 林風雨為人灑脫,想明白了利害關係也就坦然。 他摟住水柳般的腰肢站起,伸手拉開裡衣的蝴蝶結道:「柳姐姐莫要後悔就行。」 柳若魚被雄健的男體摟住,一根火燙粗碩的龍槍正頂在玉胯之間,蜻蜓點水般觸點著,熨燙著那處最為敏感的軟肉。 那熨燙帶著火熱的霸道,又不失溫柔,激發出幽谷深處無數泉眼潺潺,澆灌著谷口豐茂的水草。 今日之事是她籌劃發起,也早早做好心理準備,此前甚至開解林風雨,可事到臨頭面對著小叔子兼女婿,面對著要將她一口吞下的目光,仍難免心慌意亂。 粉色的裡衣已然褪下,林風雨吃人般的目光肆無忌憚地掃視打量著,柔腴的香肩與精緻鎖骨之下,兩顆碩乳猶如夏初即將採收的蜜桃,沉甸甸地粉里透紅。 而膨脹如雞蛋的龜菇受到春水的浸潤,惹得巨龍的又大了一圈,長了一分。 「恩~。」熟婦的呻吟又柔又媚,略帶著一絲絲的沙啞,只因兩人雖無進一步的動作,可男人的肉棒忽然一脹,那鈍尖竟隔著輕薄的褻褲輕輕探入花穴洞口。 而迴環摟住她腰肢的一雙大手正順勢下滑,臀肉落入魔掌。 這是怎樣豐隆的玉臀? 南宮紫霞完全繼承了母親的優點,挺翹的屁股總令他愛不釋手,而柳若魚還猶有過之。 林風雨的十根指頭全都陷入肉里,直似抓住了凝結起的牛油,偏偏觸手之間全是彈滑的肉感,正應了那句膚如凝脂,柔若無骨。 柳若魚心中苦笑,真是難熬的羞澀啊。 此刻她再不復之前的鎮定,在林風雨湊近嘴唇之前,也匆匆忙忙吞服了一顆春風玉桃丸,實在是此情此景,即使做足了心理準備,即使自己早已不是青澀少女,仍是那般讓人羞澀難耐。 索性也吞下催情的丸藥,以免尷尬。 吞服春風玉桃丸之時,柳若魚心裡也異樣地湧起一絲奇怪的想法:一個小愣頭青逼得老娘如此難堪,哼,休想輕易得逞。 有了如此心情,身體便情不自禁做出了反應,林風雨雙唇來得什急,顯然春風玉桃丸的催情效果發作。 柳若魚伸出右手抵住,而吞服丹丸之時自然而然香舌一勾。 天雷引動地火,林風雨喉中發出一聲悶吼將柳若魚撲倒,一口吻住玉人朱唇,舌頭沖開牙關,將方才做出銷魂一勾,令人垂涎欲滴的小舌頭捲住舔吸。 只覺入口如品芝蘭滿是馨香,那軟滑的舌頭調皮地左閃右躲,卻令林風雨滿腔慾火得不到宣洩口,進攻得更加猛烈。 林風雨已被春風玉桃丸完全挑動了情慾,柳若魚卻是剛剛吞服,丸藥正慢慢隨著血液流動全身,此刻更多的還是羞澀與慚愧,畢竟是她主動如此。 想要躲開卻被林風雨牢牢按住難以掙脫,又不好意思就此迎合相就。 左閃右躲的舌頭並非故意挑逗,而實是想要躲開林風雨的進攻,可是事與願違! 林風雨第一次服用春風玉桃酒時只飲一小杯還不覺怎地,此刻服用的春風玉桃丸乃是用春風玉桃酒精鍊而成,效用更加顯著。 更妙的是,雖是催情春藥,藥力卻絕不似其餘春藥一般狂猛霸道,讓好端端的一個人變成只剩慾望的軀殼,一個交歡的工具。 它激發人的情慾,卻不摧毀人的意志,只為放開心中的堤防與羞澀,大增房事樂趣。 林風雨的動作有力卻不粗魯,對懷中的熟美婦人越看越愛。 她細如月牙的輕眉之下,因害羞而微闔的眼瞼上倒垂的睫毛濃密如梳子。 她的鼻樑挺直大氣,鼻翼弧線優美,艷紅的雙唇則是點睛妙筆,將絕美的臉龐襯托得高貴雍容。 而被壓在身下的嬌軀豐腴柔美,兩顆碩大的蜜乳像熟透的蜜桃,又如含苞未放的蓮花,白裡透紅的色澤,顫巍巍的軟膩無比誘惑。 而蜜乳峰頂兩顆玉珠此刻腫脹挺立,像兩顆小小紫中帶粉的葡萄,引人品嘗。 此刻怒挺的雙峰正被自己死死壓住感受著驚人的彈性,林風雨甚至不知道一旦起身放開,那彈起的雙乳又改是如何一番艷色。 偏生碩乳之下一抹腰肢較弱如水柳,只堪一握。 被林風雨一雙魔手不停揉捏掐弄的豐隆玉臀更是一片男人的聖地! 南宮紫霞美臀豐翹卻略失寬大,曹慧芸臀型寬大,卻又不夠豐翹。 柳若魚卻是兩者兼得,兩瓣臀肉形如滿月,在水柳腰之下向後方與兩側誇張地浮凸而起,只將前方留給了平坦小腹之下的桃園幽谷。 粗大的肉棒鈍尖微微突入卻並未再行深入,只那觸感便知花瓣肉滿汁多,將鈍尖一點重重包裹。 林風雨順著脖頸啃吻而下,在柳若魚白皙的肌膚上吸出道道吻痕齒印,不知是在用雙唇愛撫身下的熟婦,還是想用牙齒一口口吃掉誘人的媚體。 肉體交纏之間,林風雨早已思量清楚,柳若魚是自己的岳母與大嫂。 事急從權? 在他心裡與自己交歡過的女人豈能從權? 在藍劍山莊,南宮劍河對林風雨的關照直來直去,柳若魚卻並不遜色。 自己從前只是個不名一文的混小子,她何曾看輕過? 自己高攀了南宮世家,她又何曾把自己當做上門女婿? 在苗疆巫門,為了自己面對慕容千罡一怒拔劍。 還是在苗疆巫門,她與南宮劍河一同不惜正面得罪六道天盟。 而當自己從雲霧山谷安然無恙歸來的那一刻,她的欣喜發自內心。 南宮劍河既已故去,又怎能讓柳若魚在世上孤孤單單? 藍劍山莊蟄伏這麼多年,夠了! 柳若魚也孤單了這麼多年,夠了! 事急也無從權,既是天意,那麼從今日起,就讓我來照顧形單影隻的柳若魚。 當短短的堅硬胡樁向爬犁般刮過乳肉,刷過山峰頂上的玉珠,柳若魚吐著噴香呼吸的檀口中終於忍不住呻吟起來。 「嚶……唔……」熟婦的呻吟聲又柔又媚,柳若魚弓起身子,將碩乳高高挺起擠入林風雨口中,似在盼望著他吃得更深更重。 正在品嘗自己肉體的男人並未因春風玉桃丸變得猴急,淺入花房的肉棒鈍尖微微脈動著,分明想要大肆鞭撻征伐自己。 可他的動作溫柔而耐心,到了此時此刻,依然呵護著懷中的女人。 這是他的品性與人格,任何時候他都不會只顧著自己,他的心裡從來都裝著重視他和他重視的人——即使露水情緣,一夕之歡,亦當如是! 也直到此刻,柳若魚才真正地放鬆身心,真正認識到自己交給他身體,將要成為第二個占有她的男人。 這一刻起,她心甘情願! 慾望飛升,情愫胎動,當愛意與情慾融為一體,神奇的春風玉桃丸發揮出全部的功效。 一如房事羞澀的秦冰第一次真正完全放開身心,正是拜此物所賜。 林風雨與柳若魚自然也是如此。 想通了關節的林風雨慾望勃發,他的雙手緊緊捏住碩大的乳丘,讓尖端更加挺立。 那對碩乳如此豐滿,雙手向中央溝壑推擠便讓兩顆玉珠對立在一起。 乳脂香膩的味道四散瀰漫,林風雨不客氣一口吞沒。 敏感的乳珠被一同吞沒,花房裡淺入的堅挺肉棒更加灼熱,直燙得柳若魚渾身酥軟提不起絲毫力氣,卻偏偏雙臂迴環緊緊纏繞結實的後背,一雙修長的玉腿鬼使神差地分開勾在雄腰之上,如此姿勢讓那豐滿的花唇又被擠開了寸許將龜菇吞沒。 久曠的花房驀然被碩大的龜菇侵入,雖是仍然隔著一層薄如蟬翼的褻褲,柳若魚仍是渾身一陣燥熱,嬌軀輕顫惹得碩乳如波濤般彈動。 她無力的妖嬈更是媚態畢現,引得林風雨再也控制不住,虎吼聲中一挺腰杆,也不顧那層褻褲將肉棒擠入了緊緻嫩滑崎嶇難行的花穴。 柳若魚身軀一僵,夾住腰杆的雙腿又緊了一緊,口中卻發出甜美如夢囈般的呻吟聲。 隨著肉棒的深入,薄薄的褻褲終於承受不了撕扯之力被肉棒刺出一個孔洞。 二人最隱秘之處終於再無阻隔肌膚相親。 南宮紫霞的花穴肉芽密布,情動之時肉芽像是千萬張小嘴圍繞著肉棒吸吮。 而柳若魚花穴內的肉芽卻如根根肉須,像是綿軟的小針頭兒。 此刻面對著肉棒的侵犯,猶如獵物被海葵捕獲,肉須立刻緊緊收縮重重包裹。 針頭兒抵在棒身,直讓林風雨飄飄欲仙。 初次品嘗如此名器,林風雨竟也不敢輕舉妄動,跪坐起身子驚道:「柳姐姐的花穴真厲害。」 久曠身子終被第二個男人占有,春風玉桃火上澆油般激發著身軀的慾望,眼前的男人亦讓她發自內心地接受,柳若魚已是徹底進入了狀態,身子更是隨著肉棒的進入小泄一回。 她隨手撥開鬢邊的亂髮咯咯一笑,傲然道:「十面埋伏,君可滿意?」 林風雨緩緩抽送肉棒享受著逼人的快美,目光不由自主打量著兩人結合的部位。 只見一片豐茂的水草深處,艷紅的花肉隨著肉棒的進出時開時閉,豐沛的花汁隨之汩汩流出。 仿佛一隻熟透的鮮果裂開了一道口子,正潺潺滴落晶瑩香甜的果漿。 兩人均已不再侷促,柳若魚自然撩發的動作雍容典雅中帶著慵懶,引得林風雨神魂一盪,情不自禁地贊道:「天生妙品,前所未有。」 柳若魚迷離的目光中帶有些許懊惱! 不知怎地就說出這番話來。 她心知春風玉桃丸的厲害,也知自己確有一絲情動。 可是面對這麼一個「晚輩」,自己的表現反而落了下風,心裡難免激起一絲不服氣。 她想翻身反壓在男人身上,林風雨久得曹慧芸傳授,知道要征服這樣一個美婦最需要做什麼,豈能讓她如願? 躺著的起身,跪坐的不肯想讓,兩人同時坐起來臀股交纏,耳鬢廝磨。 林風雨之前的輕推緩送只將花穴的一半塞滿並未十分深入,柳若魚起身的動作倒是反將肉棒吞沒深處抵在一處柔嫩凸起的花肉上。 兩人皆倒抽了口涼氣! 林風雨喉間發出深沉的悶吼,喉結上下滾動仿佛氣都咽不下。 花穴里密密麻麻的葵須刷過整根肉棒,讓林風雨渾身的血液瞬間直透腦門,又迅速集結於胯下突出的龍槍上。 柳若魚甜膩呻吟出聲! 葵須帶給侵入的肉棒極致快感,同樣是她的快感來源。 抓住獵物的海葵陡然發現這獵物並非輕易可以消受。 粗大的肉棒上浮凸錯節的血管,大如雞蛋般的龜菇,都將葵須奮力反壓推開,讓敏感花穴里柔嫩的肉壁快意連連。 而最深處的那一點敏感被龍頭一觸,更是讓她全身都輕飄飄地渾不受力。 林風雨雙手托住熟婦豐臀,觸手儘是一片冰涼涼的膏腴柔膩,忍不住又用雙唇捉住艷紅的小舌,輕輕一嘬便將它吸入口中肆意品嘗。 兩人緊緊相貼,美人的碩乳擠在結實的男人胸膛上,綿軟的乳肉向著胸側腋下溢出。 林風雨順勢輕抬美婦豐臀,雙手一松讓她自由落地掉下,讓肉棒兇猛地直插到底。 柳若魚並無絲毫抗拒任由林風雨施為。 她杏目微張,小舌享受著男人口中的按摩撫慰,肉棒衝擊花穴讓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積蓄的快感從花穴深處的花心直衝腦海,可被封住的檀口發不出聲音,只得瑤鼻里哼哼不斷。 兩人的配合竟有天然的默契,柳若魚隨著每一次身體的起落嬌喘著呼吸,一絲不漏地送入林風雨口中。 香甜溫暖的氣息火上澆油一般,催促著林風雨逐漸加快起落的頻率。 肉棒的進出愈加頻繁,林風雨雖未挺動腰杆,肉棒仍每次都直達花心。 柳若魚深深而急促的呼吸撐開了優美的鼻翼,雪藕般的雙臂用盡全力地摟住他的脖子,仿佛抓住救命的稻草。 蜜穴仿佛一隻吸飽了汁水的慾望海綿,而粗大的肉棒就是那隻不斷擠壓海綿的手,每一輪起落之時咕嘰的聲響,都是慾望的釋放。 又是一輪重重的起落,這一次分外的重,分外的狠,仿佛要把花心嫩肉頂入心尖里。 柳若魚剛深深吐出一口氣,正期待著下一次銷魂的起落,林風雨卻停下了動作。 熟婦睜開迷媚的眼眸,似在責備又似在催促。 林風雨鬆開肉脂香甜的唇舌,肉棒插在最深處,雙手托著豐臀讓嬌媚的軀體以兩人的結合處為圓心,畫起了圈圈。 隨著身軀的擺動,龜菇將花心推向了四面八方。 柳若魚雪白的嬌軀因為劇烈的顫抖汗濕全身,搖動的白玉豐臀底部那道誘人的溝壑隱約能看見花汁飛濺。 她忘情地晃動著螓首,秀髮四散紛飛,林風雨也到了緊要關頭,他提起柳若魚的豐臀留下一拳寬的衝刺空間,終於開始快速挺動腰杆衝擊著美婦的花房。 「啊……小風你……啊……讓我死了吧……」劇烈的衝擊帶來如潮的快感,柳若魚感到自己剛被衝上雲端,隨即就墜落深淵。 在雲端與深淵之間不停地來回。 她雙手反撐在林風雨曲起的膝蓋上,不自覺地上下起伏著身體迎合男人的抽插,只為每一次都更深,更重。 兩隻豐碩的巨乳隨著身軀的起伏彈跳著,甩動著,直如怒濤洶湧。 一身香汗順著細膩的肌膚滑落,與洶湧噴泄的花汁融合在一起滴下…… 眼前這熟婦在高潮即將來臨之時,和她女兒一般騷浪,林風雨渾身打了激靈,渾身都如失去了溫度,只有被緊密包裹的肉棒噴泄出洶湧的熱流,瘋狂衝擊在花心上…… 【一發就結束啦? 當然不會。 】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