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37章:魔島之戰(上)百里烽煙

◆ 第三十七章:魔島之戰(上)百里烽煙 回眼一掃,南宮世家前鋒營反應極其迅速,此刻已是聚攏兵力擺出全力防守的態勢。 南宮紫霞帶著六大長老升在空中主持法陣,秦薇設計的陣法有多麼厲害林風雨一清二楚。 寧楠跨坐墨麒麟閉目凝神,這對兒組合亦是戰力極強,足以與西華魔宗護法爭雄。 眼見南宮世家應對迅速,方針精準,足可穩守一時無憂,林風雨心中大定之下也是精神一振。 林風雨朝易落落道:」易聖女這道空間法則能支持多久? 」 易落落無悲無喜道:「至多一刻鐘,林真人還需另想辦法。」 林風雨雙目一眯道:「足夠!聖女勿憂,在下拼著一條命也要帶聖女脫離險境。」 西華魔宗修者沖在前頭的已陷入易落落法則之力範圍,那片摺疊的虛空明明沒有任何阻礙,偏又變作重重高不見頂的山巒。 西華魔宗修士在山巒的羊腸小道里艱難跋涉尋找出路,卻怎麼都轉不出來。 那些叢林山地反而時不時地伸出怪手般的枯藤,尖刀般的葉片,一些修為較低的抵擋不住,被枯藤抓住撕碎,被葉片切成兩段。 林風雨將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忘年樵老身上! 龐大的神識擴散到身周五里方圓,隨手揮灑著玉陽掌火將前排的敵人燒成飛灰,助易落落減輕身上的壓力。 魔宗一位護法已經現身,那麼另外的幾位又隱藏在哪處角落虎視眈眈? 易落落以元嬰中期的修為能夠施展法則之力簡直匪夷所思,不過面對西華魔宗護法仍是力有未逮。 前軍數量不下萬人,她全力施為阻擋衝鋒之勢已很艱難,短短的時間裡潔白飽滿的額頭已是布滿了汗珠。 可林風雨知道自己身上的擔子更重,在修者的世界裡,頂尖戰力永遠是決定正面交戰勝負的關鍵。 若說易落落能夠施展法則之力一刻鐘的時間,那麼林風雨面對魔宗護法,又能夠支持多久呢? 艱難的一刻鐘過後,反應過來的天盟,那位坐鎮中軍的谷元又會派來哪幾位高手增援? 忘年樵老面無表情地看著西華魔宗修者成片成片地隕落,一雙死灰色的眼瞳左右掃視,不知在等待什麼。 林風雨敵不動我不動僵持著。 時間,對他而言才是目前最重要的東西。 等挨到南宮世家牢牢布下防禦陣勢,天盟中後軍前突,到那時只需要尋機脫身即可。 他有風雷二翅,也身兼數種法則之力,真要下定了決心逃跑天下間難有一人能留得住他。 脫離身後大軍戰陣在這裡和西華魔宗硬拼到底? 那真是腦門裡進了水了。 至於易落落修為精深,必然也有保命脫身的秘法,實在不行就用風雷二翅帶著她逃跑,空間撕裂的傷勢也總比送命在這裡的好。 林風雨目光如鷹隼般銳利掃視著敵軍,也一直在想西華魔宗根本不予接觸試探,直接傾巢而出一決生死,也絕不會是拍腦門的決定。 六道天盟與南宮世家都在擔心對手誘敵的行為,擔心這裡的可怖陷阱,可是這般大喇喇的行為似乎穩操勝算? 難道說西華魔宗早就探明了六道天盟的實力? 那麼他們又將谷元,天元子,易天行這等絕頂高手置於何地。 龐然神念忽然一緊,林風雨朝空中凝視。 「嘖,稍微喘了口大氣就被發現,這小子當真不得了!」虛空中現出擒龍客與天鷹聖者的身形,他們一掛奇形戰甲,一批詭異法衣。 林風雨瞳孔微微縮了縮,淡淡道:「既要決一死戰,又何必鬼鬼祟祟。」他盡力放鬆著身體每一寸肌肉,體內丹田處的混沌天地,北極北斗星早已大放光芒,一團極度壓縮的真元帶著重重金色電光繚繞,似乎一旦施展便是毀天滅地的雷霆一擊。 西華魔宗三位現身的護法卻均不著急,只是牢牢鎖定林風雨的身形。 那些衝鋒的修者見一時拿易落落的法則之力無可奈何,陣型如同波浪般分開繞過林,易兩人,繼續向南宮世家陣勢衝去。 林風雨不去管這些修者,他自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方才已阻隔了一小段時間,而只要拖住西華魔宗頂尖高手,剩餘的元嬰中期以下修者南宮紫霞身上的壓力要減輕許多。 眼睜睜看著魔宗戰陣一路衝到南宮世家陣勢前,眼看便要短兵相接。 林風雨向易落落傳音道:」易聖女請當心魔宗護法。 」雙掌朝天一立,足底凌空踏定滴溜溜轉了個圈子,掌心飛出一隻銀色的火鳥,正是與大榕樹王體內苦修而得,凝練了三種真焰的弒神火鳥。 林風雨在易落落法則之力的邊緣處畫了一道長長的光弧,大喝道:「越此線者死!」這是看第一波敵軍已與南宮世家站在一處,那麼阻隔其後的追兵,即使又只是一小段時間,已足以讓紫兒將貿然深入的敵軍全數吞掉。 牢牢釘在此處的意義,不正是在於此麼! 西華魔宗修者哪裡來理他,衝鋒的動作絲毫不停瞬間便越過了光弧。 弒神火鳥發出一聲震天的清鳴,一對翅膀以極快的速度振了幾振,抖落無數火羽漫空飛舞。 光弧以內的虛空登時化作一片恐怖火海。 陷入其中的敵軍大半在火海中翻滾慘嘶,另有一些則詭異地周身被凍結成深藍色的冰塊,隨後化為飛灰。 林風雨銳利的目光掃視全場,敵軍人人都有一瞬間被看了個通通透透的感​​覺,情不自禁停下了腳步。 元嬰以下的修者在這等絕頂高手面前猶如紙糊,可是自家知道自家事,林風雨體內真元的消耗亦是巨大。 易落落鬆了口氣,她修為只是元嬰中期,勉強施展大面積法則之力,一身真元猶如潰堤的洪水傾瀉而出,林風雨這一出手等於接過她身上的重擔。 回目望去,南宮世家陣勢已成,當即收回」地獄天堂「恢復體內真元,為一會兒的撤退做準備。二人初次配合作戰,倒是很有默契。 這邊法則之力剛撤,忘年樵老立刻暴起,雙臂如同一對兒怪蟒盤旋朝二人纏來,口中怪叫道:「留下罷!」 易落落看都不看一眼,香風繚繞身形向後電射而去。 與此同時,擒龍客取出一柄五股托天叉,天鷹聖者祭起一面藍湛湛的旗幡。 黑叉絞出五道黑氣,旗幡放出一派藍色的異香,他們不理林風雨目標直指易落落。 林風雨純鈞出鞘抖出兩道劍花。 第一道劍花如同夜空繁星點點,第二道劍花直如突破天際的連綿山巒。 一劍兩招,第一招阻住了忘年樵老的身形,第二招將黑氣與藍香隔絕於外。 易落落身形將將便要突破重圍,天鷹聖者食指連彈,旗幡上一陣陰風飛出一隻四翼八尾的怪鳥。 怪鳥四隻翅膀朝著易落落連連扇動,八道龍捲風環旋飛舞,就這麼阻了一阻,擒龍客身形一晃擋在她身前手捧一隻煙壺重重吹了口氣。 綠色的煙霧瞬間吞沒了易落落! 林風雨扇動風雷二翅,霹靂一聲脫開忘年樵老的糾纏。 剛在虛空中現出身形,擒龍客手中的五股托天叉便劈出五道黑色的電芒,準確地落在他現身的位置。 林風雨大喝一聲,純鈞抖手發出一招」百花「,雷霆對黑電鬥了個不分勝負,心裡卻是大急!擒龍客肩頭的怪蛇毒信噴吐見之可怖,這一道毒煙連他自己都有些聞之欲嘔。易落落陷在其中也不知如何了。 五股托天叉連連劈出黑電,忘年樵老早已貼了上來,空中那隻怪鳥翅膀揮動如狂,無數道龍捲風向著他撲來。 以一人之力迎戰三名元嬰巔峰高手,饒是林風雨神通廣大一時也是手忙腳亂,更騰不出去援助易落落。 眼見綠色煙霧範圍越來越小,濃縮的毒煙更加滲人。 林風雨也顧不得暴露實力! 他手臂齊肩平舉純鈞,身體一轉劍尖畫出一道圓形的符文圈住寶劍。 寶劍隨著圓形符文滴溜溜地旋轉,林風雨手捏劍訣吐氣開聲:「劍氣縱橫,身劍合一;天地罡氣,隨我劍意!」 天罡劍訣伴隨著深邃如淵海的劍意,四道劍光彎成弧形,在林風雨身周形成一個彈簧般的螺旋向外擴散。 這一劍如此可怖,擒龍客,天鷹聖者與忘年樵老均覺身形被牢牢鎖定。 四道劍光看似漏洞極多,卻又偏偏覺得無論怎麼躲也躲不開。 弒神火鳥又抖落一片火羽阻撓敵軍,長鳴著掉頭向怪鳥撲去。 三名護法同轉守勢! 托天叉在擒龍客手中急舞;旗幡飄於頭頂,幡邊現出赤紅色的流蘇將天鷹聖者裹在其中;忘年樵老放出一口玉鍾將全​​身罩定。 林風雨手掌一合一張,劍光陡然加速勢如匹練,將托天叉打得幾乎拿捏不住,將旗幡流蘇攪得七零八落,又將玉鍾打得嗡鳴亂響。 與此同時,只聽一聲清冷的嬌喝,罩定易落落的毒煙像是遇到了空氣漩渦被一抽而空。 天魔宗聖女身披一條魔氣泠然的絲帶,手捧一隻紫色的酒杯。 毒煙漫空亂竄全被絲帶擋住,淺淺的杯底卻又深不見底,杯口長鯨吸水將毒煙全數吞沒。 擒龍客苦苦架開劍光,見易落落脫身而出也是驚嘆一聲:「神君帶?苦海無垠杯?」 林風雨大喜,見機不可失召回弒神火鳥,雙肩搖動化身帝江法相一把拉住易落落,兩個眨眼的時間便脫身而去。 原本天罡劍訣已占據先機,可他心裡也知三大高手各有絕技未出。 何況易落落看似無恙,實則為了配合林風雨雷霆一擊,在毒霧中苦撐許久方才脫身而出。 本就所余無幾的真元更是消耗一空,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天鷹聖者皺眉道:「這小子當真名不虛傳,稍稍託大就讓他殺了出去。老十徒兒死在他手上倒也不冤。」 忘年樵老也道:「天盟那幫老傢伙一個個腐朽不堪,倒是年輕一輩不可小覷。天君帶,苦海無垠杯,這等魔道至寶都能掌控使用,更是以元嬰中期修為掌控法則之力,天賦比起姓林的小子還要更高,姓易的小丫頭自在修羅體也是了得。」 三人侃侃而談,似乎對林風雨脫身而去,以及率先沖入南宮世家陣勢的前鋒軍團正被蠶食剿滅渾不上心。 劍修與魔修爆發出震天的吶喊聲廝殺,隕落的修者發出嘶聲慘呼,無數的斷肢還有焦臭的屍體,像是渺小的沙丁魚一般浮滿了整個海面。 還有一些人死後變成了隨風飄散的飛灰。 戰爭的慘烈與殘酷無論是凡人還是修者都是一樣的。 籠罩前鋒營之外的」非凡御「是秦薇畢生心血所凝聚,實是最頂尖的防禦大陣。可是西華魔宗亦有攻擊陣法,兩邊實打實的對撞之下很快就千瘡百孔。秦薇拼力運轉陣法,一刻鐘多些的時間便是香汗淋漓,朱顏傅粉。 可是南宮世家東奔西跑修補著破損的陣法師們,看向她的神情卻是充滿了敬佩。 若非這一道非凡御,南宮世家的戰損起碼要增加三成以上。 碧雲宗在前鋒營中的一百名修者皆是女性。 此刻她們齊齊單膝跪地低聲婉轉吟唱,朝天的雙掌撐開如花瓣,掌心之間現出一朵潔白的蓮花。 蓮根搖搖晃晃之間瀰漫出奇異的薰香。 正在拼力死戰的南宮世家修者在異香之下均覺得體內真元流轉更加流暢,動作更為迅捷。 衝破重圍,易落落心神一松再也支持不住暈迷過去。 林風雨回眼看去,見她神情安寧嫻靜,無法想像前一刻還在傾盡全力做生死相搏,清麗脫俗的臉蛋更是令人生不起一絲褻瀆之心。 林風雨不敢造次,取出金鐘磚變成一個圓球將易落落包裹住,又在附在背上系好。 這才雙掌燃起火光開始沖陣,與南宮世家一同前後夾擊被隔斷的敵軍前鋒。 西華魔宗閃出五名元嬰中期的修者,手中掌著一隻蛛網法寶,五人分別拎著一角攔阻。 若被這種大高手突入陣中,原本就難以支持的大陣必然一擊而潰。 南宮紫霞身在高處看得真切,忙連連揮動令旗。 寧楠跨騎墨麒麟,一聲嬌叱當先而出,帶著個大七劍陣朝林風雨突陣的方位衝來接應。 西華魔宗一個百人隊突出陣型合圍阻擋,寧楠手掌一翻取出一把寶劍,奇異的是居然只見劍柄,不見劍身。 她玉手揮舞,空氣中幾道虛影划過,登時飛起八顆人頭。 領頭的西華魔宗修者驚呼道:「南宮世家承影劍!大家小心!」 這修者也有元嬰中期的修為,為了陣型不被衝散只得咬了咬牙頂了上來。 寧楠承影一展揮出點點星光,星光如同銀河倒懸。 常年在藍劍山莊修行,她的劍法雖是火候不足,也已初具大家風範。 魔宗修者反應極快修為不凡,取出一柄紫光繚繞的巨斧迎空一晃,橫過兵器以斧面格擋星光。 寧楠柳眉一豎,承影劍又是一抖,青色的劍氣化作長江大河。 魔宗修者只覺得勁風撲面,目力所及全是無堅不摧的犀利劍氣鋪天蓋地。 心中駭然之下將巨斧祭在空中旋成一片光影,叮叮噹噹的劇烈爆響過後,劍氣破碎,巨斧也是千瘡百孔徹底損毀。 拼著法寶損毀抵住這一擊,他剛剛鬆了口氣,旋即一股巨大的危機感升起,劍氣之後一股高溫熾烈的火球迎面而來。 正是莫非凡的麒麟真火。 火球來得好快,魔宗修者本已受傷這一擊萬萬躲不過去,被真火燒成了飛灰。 寧楠抬眼望去,林風雨被西華魔宗的蛛網牢牢纏住不得脫身。 心中焦急,雙手各掐法訣,又分別吹了口氣。 左手大小二指翹起,中間三指併攏扣在掌心。 真元隨著大小指頭所指的方向幻化出一張弓。 右手大小二指扣在掌心,中間三指平舉,指尖又現出三道綠油油的箭羽——陰陽門」星光弓「與」碧玉箭「。 寧楠深吸口氣,右手虛搭。 原本空無一物的弓弦處又泛起靈光流轉,左右手真元貫通一處,虛空中現出一張由精純的至陰真元凝聚而成的弓箭。 戰場混亂,喊殺震天! 卻在這一刻似乎停滯了下來,有一半人停下手中的武器,呆呆地看著名滿天下的「太陰之女「立在墨麒麟背脊上,抬起右足頂住弓梢,柳腰款擺,雙手奮力扯開弓弦。以她目前的修為似乎還略有不足,拉弓動作相當吃力,可曼妙至極的姿勢,純以真元卻不借力任何法寶的術法,以及足以撕裂虛空的氣勢,都令人神搖心顫。 「怪道宗主非要打散藍劍山莊不可!林風雨已然足以與我等抗衡,這小丫頭再給她十年定然也是一方豪雄。這等藏龍臥虎之地,不先行扼殺,終將是我神宗心腹大患。」天鷹聖者陰著臉說道。 玉面童老忽然現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從容道:「老八不必擔憂,成長不起來的天才就不是天才。藍劍山莊終究是以南宮劍河為首,這一陣宗主親自出馬,只要殺了劍神,林風雨等人還不足為慮!宗主的能耐你們還不知嗎?幾位賢弟,局布的差不多了,咱們速速做好準備罷。」 三魔齊齊拱手稱「是!」一同在虛空了隱去了蹤跡。 林風雨被五名元嬰中期的高手困在蛛網中。 他並非不能破網而出,只是一方面須得小心再小心地化解身周激盪的各種真元,以免傷到昏迷中的易落落。 另一方面他已發現蛛網法寶與昔年慕容世家的「天羅地網「極為類似。這樣一來就不急著脫困,反倒是牽制著五名高手不斷壓迫。 無名高手各持蛛網一角,心裡泛起怪異的感覺。 總覺得再加把勁就能拿下林風雨,卻無論如何鼓動真元都總是差著一口氣。 而略微喘息鬆勁,隨即就是排山倒海般的壓力反擊而來。 他們隨即瞭然,這是林風雨根本拿他們當靶子,要吸引更多的魔宗修者前來圍攻,分擔南宮世家的壓力。 可到了這一步也是騎虎難下,只得不停召喚友軍前來相幫。 林風雨神識驚人。 寧楠使出「星光碧玉「震懾全場,他自然也是第一時間感知。眼見小魔女術法完成蓄勢已畢,林風雨也不再磨蹭! 右掌虛抓,掌心爆出一顆金光刺目的光球急速旋轉——陰陽大法「靈漩神光「。 光球旋出一道空氣漩渦帶著劇烈強勁的吸力! 西華魔宗五名元嬰中期的修者頓覺手中的蛛網法寶難以拿捏,急急同時怒吼發力一扯穩住。 「嗯?」林風雨奪寶不成怒哼一聲,左掌也爆出一顆光球,浩如淵海的丹田真元瘋狂湧出,一把將蛛網法寶抄在手中。 與此同時寧楠玉指一松,三支碧玉箭如流星趕月突入敵陣。 箭支急速旋轉在敵軍中斬波劈浪前行,元嬰修士不敢掠其鋒,金丹築基修士更是被一箭洞穿隕落。 「擋住它!擋住它!」西華魔宗統軍將領嘶聲大吼,急忙調集十名元嬰修者阻擋碧玉箭。 眼見這十名高手撐起光罩將碧玉箭擋住不得前行,林風雨手中「靈漩神光「脫手飛出在空中與」碧玉箭「遙遙相對。 強勁的吸力加持之下,西華魔宗登時擋不住碧玉箭,十名元嬰修士怪叫著施展身法閃開,仍免不了一死一傷。 防禦被破,加持了靈漩神光的碧玉箭耿如熱刀切牛油,在敵軍陣中開出了三道血槽。 夫妻二人配合親密無間! 林風雨見一擊得手也不多做糾纏,身化白光從血槽中穿過與寧楠匯合在一起。 雖是有驚無險,寧楠繃緊的心神此刻才放鬆下來。 林風雨在她額頭一吻,夫妻倆一同斷後隨著大七劍陣緩緩回歸南宮世家前鋒營。 「大哥,楠楠打得好不好?」戰況激烈,小魔女仍不改嬌憨。 似乎對剛才自己的表現也很是得意。 「不愧是妖主娘娘。這一招星光碧玉加上眾生風華,使得天衣無縫!」林風雨不敢當眾揭破愛妻的妖主身份,這件事情除了林家,整個藍劍山莊也只有南宮劍河一人知曉。 至於寧楠在使星光碧玉之時,那絕代風姿迷惑了戰場多人,當然不僅僅是她花容月貌與曼妙身姿帶來的無邊麗色,也是使出了媚術的原因。 林風雨匯合了南宮紫霞,先將昏迷的易落落交給天魔宗幻影小隊照顧交代道:「真元消耗過大,並無大礙。」 幻影小隊一名金丹巔峰期的女修向他跪下謝道:「多謝林真人相助,天魔宗上下感念於心。」 戰況危急,林風雨也顧不得客套道:「不必多言,你們速帶易聖女後撤。」又對南宮紫霞道:」紫兒,情況不對。 」 南宮紫霞柳眉始終蹙在一起,微微擺了擺手打斷,取出令旗道:「林風雨,寧楠聽令!」 作為統軍大將這番做派沒有任何問題,林風雨與寧楠急忙拱手垂腰。 南宮紫霞又道:「我軍鏖戰良久已是睏乏,令你二人帶二十個大七劍陣,掃蕩敵軍前部。務必令我軍大陣有喘息之機。」 林風雨與寧楠同聲道:「得令!」轉身下去點兵之際,又聽南宮紫霞下令道:」速速喚秦薇與南宮敬來見我。 」南宮敬也是一名陣法大家,林風雨心知南宮紫霞已看出其中的不妥,也就不再多言專心完成將令。 號角如長歌,先鋒大將回歸本陣南宮世家前鋒營氣勢大漲! 陣門一開林風雨一聲怒吼如青龍長嘯,純鈞承影二劍齊飛,莫非凡加上三口真火。 三大高手一同出招勢不可擋,西華魔宗閃躲不及的修士紛紛隕落。 南宮世家這邊的絕頂高手已出,西華魔宗卻沒有相應修為的高手截擊,林風雨領著大七劍陣繞著「非凡御「邊緣絞殺敵軍,如同摧枯拉朽一般! 南宮紫霞看著愛郎神威凜凜,臉色卻更加凝重。 秦薇與南宮敬已經來到身邊,她疑惑地問道:「二位可曾看出什麼端倪?」 南宮敬回道:「真元波動很是怪異!似乎有什麼陣法束縛著,只是在下眼界有限看不出來。」 秦薇亦道:「不僅如此!主將您看,敵軍前鋒攻勢甚急似乎要一舉投入兵力決一死戰。林風雨隔斷中軍之後,敵軍反倒不著急了只是徐徐推進,戰鬥至今敵軍先鋒部隊戰損已達四成,如今林風雨大殺四方,他們死戰不退也就罷了,連一個同級對手都沒派出來接戰,這實在不符合常態。主將,屬下感應到不僅是真元波動,敵軍陣亡修者的血氣始終凝而不散,屬下擔心這是一種血祭之法!」 南宮紫霞重重地點了點頭道:「其中必有大陰謀。來人,傳令大陣有序後撤。令林風雨與寧楠儘可能逼退敵軍,拉出縱深空間。敵軍若追擊,務必阻住。大長老隨時準備接應。」 林風雨在陣前衝殺,接到將令之後立刻施展道法,法決一掐召喚四聖獸助戰。 四聖獸如今都是金丹巔峰的修為,可是神獸聖體,戰力堪比元嬰修士,天然的威壓更是可怖。 寧楠從莫非凡背上躍下,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分站四方,墨麒麟居中統御。 五神獸一齊衝鋒,當者披靡。 林風雨與寧楠各使神焰九轉,真陽與真陰之火形成兩道火焰鎖鏈,尤其是寧楠的純陰之體,這一道陰焰精純至極威力無窮。 二人背後又有大七劍陣助威,雖是人數稀少卻是戰力超群,一群人殺到哪裡,哪裡便是人仰馬翻。 天盟左中右軍也已整軍齊備,南宮世家牢牢在前線站穩給了谷元充足的準備時間。 三軍用命正有條不紊地趕來匯合。 西華魔宗的後手尚未可知,天盟這邊亦是高手如雲人才濟濟,就此決戰亦是可以接受的做法。 南宮世家緩緩後撤與天盟主力匯合,林風雨見狀也是斷後帶著大七劍陣回歸本陣,這一戰大漲天盟士氣,引來震天的歡呼聲。 谷元跨騎白澤背上升空而起,沉聲道:「西華魔宗餘孽殘害蒼生,今日本座匯合同道誅殺爾等,替天行道!」 黑白郎君輕蔑地笑著,騎在只異獸身上越陣而出道:「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徒逞口舌之利非大家風範。谷元掌教,不妨先試試邪魔外道的手段如何?」那隻異獸雀頭鹿身,頭有兩角,蛇尾豹紋,林風雨看了皺皺眉頭,異獸飛廉! 兩軍對元,各自蓄勢,大戰一觸即發! 天盟軍中響起蒼涼雄渾的號角聲,角聲悠然於天地間久久不絕! 咚,震天的戰鼓一響,林風雨血行加速! 咚~震天的戰鼓二響,林風雨戰意勃發! 咚~~~震天的戰鼓三響,林風雨真元鼓盪不絕。 崑崙派至寶——玄都戰鼓! 三軍鼓譟前進。 西華魔宗十大護法只有黑白郎君主持陣勢,其餘九人消失不見,而神秘的宗主更是從未現過身。 林風雨早被調至天盟中軍等候命令,見此​​情形心知南宮世家亂軍混戰死傷必重,卻也無可奈何。 只得一心關注戰局,天盟若能早些確立勝勢,南宮世家也可減少損失。 西華魔宗修者的實力通過此前一番接戰,已是瞭然於胸。 林風雨自己感覺實在不比天盟修者更加高明,至多雙方戰力也就是半斤八兩。 兵力上天盟原本就占優,多過敵軍近兩成。 此前雙方前鋒一輪混戰又大占便宜,如今整體有了三成的優勢。 雙方的頂級高手都未出動。 對於大多數由元嬰中期以下修者組成的大部隊而言,任何一名元嬰巔峰高手加入都將是無可匹敵的存在。 堪以抵擋的元嬰後期高手都零散分布在各處,想要阻止也是有心無力。 只是林風雨也知道,元嬰巔峰修者的戰鬥才將是決定此戰勝敗的關鍵。 南宮世家這裡有寧楠和莫非凡坐鎮,又有天生鳳體的南宮紫霞,戰力極強,林風雨倒不至於過多擔心。 又是慘烈無比的混戰,天空映滿了五光十色的法寶與術法光華。 亂軍之中人命如紙,即使在凡人眼中已堪稱神仙中人的築基,金丹修士也如螻蟻一般。 湛藍的海水被染成了鮮紅色,而無數屍體真就像漂浮在水面的螻蟻。 天盟人數優勢發揮了大作用,一點一點地占據了主動。 而諸多高層臉上沒有一點喜色,首惡不除,此戰就算剿滅再多螻蟻也沒有太大意義。 黑白郎君左手五指不停掐動,絞殺過了大半個時辰,他雙掌一拍大笑道:「成了,傳令眾護法動手!」 天盟緊緊收縮的三軍四周翻起九道光華,此前凝聚不散的腥濃血氣全集中向天空。 其勢極快! 金色的烈日忽然暈染上了赤紅的血色。 烈日中央又出現一道裂縫,裂縫隨即睜開如目,現出一隻血紅的魔眼。 林風雨一直凝神觀看,若說西華魔宗血祭之法能夠侵染烈日,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忙運動明清靈目,才看清並非烈日化作魔眼,而是這隻魔眼正好遮蔽了烈日的光芒。 魔眼詭異的眼珠上下左右打量掃視戰場,隨即放出一片淡紅色的光幕籠罩了整個戰場。 魔眼光幕之下,整個戰場仿佛變成了一處獨立的空間。 西華魔宗修者金丹以下的修為憑空拔高了一截,而天盟這邊除了天魔宗這類魔修以外,全數受到嚴重壓制。 西華魔宗十護法一同現身,手中各取了兩隻儲物袋打開,放出六十隻巨大猙獰的屍魔。 每一具屍魔均有元嬰後期的修為,這股力量加入戰局,足以毀滅一切。 林風雨曾在天泉堂與屍魔交過手知道此物的可怕,心中略有些焦急。 回目向谷元望去,對手已亮出手中大牌,天盟這邊又要如何應對? 谷元面沉如鐵,先揮舞令旗傳令道:「各家宗主與家主暫不動,其餘人等入陣助戰。嗯,林風雨也請留下。」目光又向戰場一處望去。 那處正是鬼王宗所在地。 鬼王宗是一家中型門派的鬼修,其宗主感受到谷元的目光,深吸一口氣拱手道:「谷元掌教,望您信守承諾。」 鬼王宗修者十名靚麗的女子與宗主脫離戰場來到後軍。 女子們各自取出一隻玉盤,又割破手腕任由鮮血滴落在玉盤裡。 鮮血流淌不絕,女子的身形逐漸乾癟。 鬼王宗主各自沾了些玉盤裡的鮮血,繪製出一個奇異的法陣。 林風雨曾聽鬼王宗有血祭召喚的秘法,眼見這邪異的陣法不斷吸納十名女子與鬼王宗主供奉的新鮮本體血食,陣眼處泛起耀目的紅光,一股邪惡強大的力量正在積聚。 一張長著銳利如長刀般指甲的巨掌撕開陣眼,爬出一隻雙角獨眼惡鬼,磅礡流淌的真元竟不遜元嬰巔峰修者。 惡鬼躍出法陣側著耳朵聆聽了一陣,木然點了點頭。 鬼王宗主舒了一口氣,打出一道類似契約的符文被惡鬼吸入手掌。 那惡鬼兩把撈起十名女子與鬼王宗主塞入巨口中吞下。 它獨眼一亮朝著屍魔露出獰笑,狂吼一聲撲了上去。 林風雨心中唏噓,任何一家宗門數百年的傳承下來,都各具底蘊。 而陰陽門從巔峰沒落至今,又遺落了多少奇異的術法。 谷元見強援到來,掌中取出一面小旗滴溜溜地旋轉,越轉越大。 林風雨心弦顫抖,這件法寶蘊含的簡直不是真元氣息,而是仙靈之氣。 黃色的小旗迎風而漲變得頂天立地般巨大,旗面放出百朵金蓮熠熠生輝。 林風雨雙目張大心中震撼不已,傳說之中的崑崙杏黃旗! 崑崙派二十一名元嬰修士布成陣法祭起杏黃旗,射住了空中的魔眼,一時爭執不下。 而有了獨眼惡鬼與各宗門世家的高手助陣,天盟逐漸穩住了局勢。 黑白郎君領著眾護法飄飄來到天盟一眾高手面前道:「崑崙杏黃旗名不虛傳,可惜到了今時今日,傳說中的金蓮萬朵,諸邪辟易,萬法不侵只剩金蓮百朵,可悲可嘆。」 谷元冷冷地不答話,他自重身份,西華魔尊未曾現身,憑黑白郎君一個大護法的身份還不足以讓他低聲下氣地接話。 慕容千罡道:「血祭魔眼好大的名頭,也就不過如此!魔頭呢?藏頭縮尾不敢露面麼?」 黑白郎君笑道:「慕容家主何出此言?宗主另有要事不便現身!谷元道長,下面都是些小孩子的把戲,這裡隨便下去一人都可輕鬆應對。不若咱們捉對比試一番如何?」 這話不能不接,谷元冷冷道:「正要向爾等討教。一邊挑選個對手如何?」 天盟這邊福源洞主福隨生還在壓住後軍未到,剩下的五大門派,四大世家頂尖高手均在。 崑崙派還有谷虛道長,正天閣除了閣主天元子以外,天機子也未動。 雖然人數占優又是戰場之上,西華魔宗都敢提出一對一,天盟不敢應戰顯然要弱了些氣勢。 黑白郎君雙掌一拍贊道:「道長不愧天下第一人頗具豪氣,本座還料你等不敢呢。既是如此,還請道長先挑如何?」 谷元道:「既是魔尊當了縮頭烏龜,本座就向大護法討教一番。」 「咳,咳!」兩聲蒼老的咳嗽聲響起,喊殺聲震天的戰場之上依然清晰入耳。 天邊飄來兩朵彩雲,兩人飄飄蕩蕩地落下身形隔在谷元與黑白郎君之間,一男一女。 男人是個鬚髮皆白的老者,時不時發出微微的咳嗽聲,女子娥眉杏目,豬膽鼻,英氣勃勃,正攙著老者的右手。 林風雨心肝一抽,雙拳緊握指甲已經掐進了肉里。 女子正是扶語嫣,那麼身邊的老者,必然是那位青丘國主有蘇不言了。 語嫣姐,你還是來了,為什麼不聽我勸非要來趟這渾水! 有蘇不言向谷元拱手道:「谷元真人有禮!老夫此來想要討個說法。」 谷元道:「國主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時候來,可是投靠了西華魔宗?」 有蘇不言道:「你兩家的仇怨與青丘國無關。只問真人一句話,慕容世家濫殺我天狐一族扶氏滿門,老夫欲要慕容千罡抵命,你交還是不交? 」 谷元嘿嘿冷笑道:「國主既有興致不必拐彎抹角,想要慕容千罡不妨從本座身上跨過去。」大敵當前,這種說法與挑戰無異,沒人會在這時候服軟交人。 有蘇不言嘆息一聲道:「哎,既然如此,老夫不得不向真人討教幾招了。」 林風雨神色複雜地深深看了扶語嫣一眼,見她嘴角邊掛著神秘的微笑也瞟了他一眼。 急忙閉上雙目屏息凝神平息心中的驚濤駭浪…… 谷元對戰有蘇不言,黑白郎君便挑戰正天閣主天元子。 五方大師朝玉面童老道:「施主下辣手傷貧僧師兄,便由貧僧向施主討教如何?」 玉面童老凌空玉立衣帶飄飄,甚是瀟灑道:「自無不可。」 接下來帝刀霸劍言道:「我二人從來併肩子齊上,易宗主,雲宗主可敢一戰?」 易天行與雲蕊一言不發挺身迎戰。 林風雨忽然睜眼插嘴道:「谷元盟主,小子斗膽占個先。」天盟眾人無論之前有多少齟齬,此刻頗有些同心協力的味道。 谷元點了點頭表示應承。 林風雨朝忘年樵老道:「陰煞老魔昔年對我家人動手,我也曾發誓要干他全家。怎麼樣?咱們做一場如何?」 忘年樵老狠厲笑道:「小子狂妄作死,便留下命來。」 接下來嘯天戰端木恩賜,擒龍客戰慕容千罡,玉芒戰上官文辰,天鷹聖者戰天機子,還有一位從未現身過的西華魔宗護法噬魂戰谷虛真人。 高手相爭天地變色,各自選定戰場避免互相干擾。 林風雨傲立空中面色冰冷,怒瞪忘年樵老的雙目噴射著滿腔怒火,不知是為了昔年陰煞老魔觸犯林家的仇恨,還是扶語嫣現身之後滿心的醋意與不甘…… (◆ 原本打算四章一起發,可是進度有些慢,還差一章半左右。為了避免書友們久等這一章先發,我儘量。)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