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2集第20章 百妖之國

簡體

             第二十章 百妖之國 book18.org

  昏迷之中,林風雨似乎進入一個奇異的夢境。 book18.org

  一條石板路延伸向遠方,石板路的左右都是鮮嫩的青草地,一眼望不到邊際。 他瞪大眼睛想要看清前方的道路,視線卻越來越模糊,想要飛到空中將周圍環境 看個明白,卻怎麼也飛不起來! book18.org

  渾渾噩噩地向前走,穿過一片迷霧,眼前豁然開朗,小橋流水,奇花異果, 空氣中都散發著花果香味。流水對面山腳處有一間茅草屋,煙囪正冒著裊裊青煙, 主人家正在做飯。 book18.org

  林風雨跨過小橋,秦家姐妹從茅草屋中走了出來。林風雨又驚又喜急忙迎上 去拉住二女道:「冰姐姐,薇薇姐,你們怎會在這裡?」秦冰羞紅了臉,急急一 把甩開林風雨拉住她的手道:「官人,妾身是良善人家,還請自重。」林風雨愕 然道:「冰姐姐,我是小風啊,你不認得我了麼?」一旁的秦薇轉身跑進屋去, 拿了一隻笤帚照頭就打,一邊罵道:「哪裡來的登徒子調戲我家姐妹?」林風雨 無奈想擋住笤帚,可是平日裡看不上的東西打將下來,帶著鑽心的疼痛,痛入骨 髓。正欲爭辯,二女便轉身入屋,緊鎖大門。 book18.org

  他不知所措,屋後山頭傳來一陣山歌聲,歌聲曼妙,南宮紫霞背跨竹簍出現 在山腳。林風雨大喜,邊向她跑去邊叫道:「紫兒姐姐,你怎麼也在這裡?冰姐 姐和薇薇姐為什麼都不認我?」南宮紫霞見了他大喜,三步並作兩步向他迎來道: 「當家的,你可回來了?紫兒采了好些蘑菇,中午咱們把家裡豬殺了給你炒肉吃。 明兒可是秋收的時節,當家的快回去看看紫兒把家裡的莊家養的好不好!」林風 雨懷抱南宮紫霞心中一片迷茫,只覺得懷裡的玉人身軀溫熱,微微顫抖。正疑惑 間,懷中的南宮紫霞一把將他推倒在地,指鼻怒罵道:「大哥,你不好!家中有 了五位妻子,還想盡想著其他女人。我再也不要理你了。」林風雨甩甩摔得發昏 的頭腦,定睛一看,眼前的女人變成了寧楠,忙忍痛爬起身來道歉道:「楠楠, 都是大哥不好。以後大哥專心疼你們,再也不想其他女人了。你原諒我一回好麼?」 寧楠聽了甜甜一笑,忽然面龐一陣迷糊,出現在眼前的是帶著冷笑的扶語嫣質問 道:「林風雨你說什麼?是不是忘了給過我的承諾?」林風雨大吃一驚,口舌打 結道:「語嫣姐……我……我不是那個意思……給你的承諾我……沒有忘。」扶 語嫣輕蔑地瞥了他一眼:「忘沒忘有什麼差別?看看你現在站都站不穩一副廢人 的樣子,還拿什麼給我報仇?」說罷一拂衣袖,轉身便走。 book18.org

  林風雨大急,咬牙前沖兩步拉住扶語嫣哀求道:「語嫣姐,不要走,不要離 開我。你可知道這段時間,小風心裡好痛!」扶語嫣一甩手臂欲要掙脫,林風雨 渾身劇痛,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哇地吐出一口鮮血咳喘不停。 book18.org

  一隻溫柔的小手輕輕捶著後背助他喘勻氣息,耳邊傳來熟悉又陌生的女音: 「對不起對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林風雨迷迷糊糊 睜開眼睛,發現周邊一片迷迷濛蒙,視線所及不過十米範圍。想要打開明清靈目, 真元剛一運轉三焦六脈一片刺痛,又是悶哼一聲。 book18.org

  身邊的女子焦急道:「你傷很重,不要亂動。」林風雨方才聽明白是許玲兒 的聲音。微微回頭看去,寧楠躺在身側不遠處昏迷不醒,面頰帶著病態的酡紅。 而他正握著許玲兒的一隻柔荑,吃驚之下趕忙放開,尷尬不已。 book18.org

  不好意思與許玲兒對視,林風雨爬到寧楠身邊輕觸脈門,只覺得脈象微弱卻 無性命之憂,方才放下心來。此時渾身又是一陣脫力,腦門打了個結又暈了過去。   星辰變幻,日升月落,林風雨才再次恢復朦朧的意識。腦海里天旋地轉,口 中滿是濃烈的藥香,兩片珠圓玉潤的唇瓣正與自己四唇交貼,度來汩汩清水。   林風雨勉力睜開雙目,眼前是許玲兒愛笑的臉龐。 book18.org

  見他醒來,許玲兒急忙向後一縮急道:「玲兒是在喂藥,姑爺可不要誤會。」 林風雨就著度來的清水狠狠一用力,吞咽下口中的丹丸,勉力動了動嘴角做出個 笑臉,氣息奄奄道:「多謝許師姐。」許玲兒扁了扁小嘴道:「姑爺可就不要埋 汰玲兒了,喊人家小許就好啦!」眨了眨眼睛,又笑道:「若是姑爺不介意,還 是叫玲兒好了!」看著這天生愛笑的姑娘,林風雨心情也是為之好轉,艱難地扭 了扭脖子,寧楠依舊昏迷不醒。許玲兒見他臉露擔憂忙道:「姑爺別亂動,寧仙 子透支潛能昏了過去,性命無憂!」林風雨微微點了點頭,一股無力感布滿全身, 喘著粗氣閉目養神了一會兒,才道:「玲兒今年幾歲了?」許玲兒埋頭在一對瓶 瓶罐罐之中,手掌托著下巴冥思苦想,隨口答道:「再兩個月就18歲了!」林風 雨道:「要是不介意,也喊我一聲林大哥就好,姑爺聽著怪彆扭。咱們這是在什 麼地方?」許玲兒選出兩瓶丹丸,各倒出一粒邊在藥罐中碾碎邊回答道:「苗山 雲霧峽谷。」想了想又把碾碎的藥粉取出三分之一不用,再取出一枚丹丸小心地 刮落一小半,將三種藥粉混在一起投入丹爐烘焙。 book18.org

  林風雨想起苗山之側那片神秘莫測的峽谷,問道:「你帶我們下來的?」許 玲兒回過頭無奈地攤了攤手:「你倆都暈了,我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有什麼辦法? 只好先躲下來再說了。反正在外面也是死。」林風雨抬頭一望,朗朗晴天一覽無 余。記得路過之時從上望下明明霧鎖深谷,微微皺眉。許玲兒看出他疑惑道: 「這裡有個奇怪的虛空陣法,簡單來說,咱們困在這裡出不去了。好啦林大哥, 你別拿凡人的身體,操元嬰的心啦,趕緊想辦法把傷養好了再說。」憶起之前兩 人調侃的話,林風雨咧嘴一笑。 book18.org

  許玲兒全神貫注烘焙丹丸不再說話。林風雨也是神念內視己身,三焦六脈簡 直千瘡百孔。當時吃了拂塵重擊,為了不傷及二女只得將勁力閉鎖體內,終至重 創。如今真元都提不起來,一時之間也沒有什麼好辦法。只能靜待經脈慢慢恢復, 等真元能夠運轉之時再說。 book18.org

  許玲兒扔在煉製丹藥,林風雨看她手法流暢熟練動作精準,心中稱奇,這份 本事他可沒有。直到爐中火光熄滅,青煙裊裊,許玲兒又打了幾道法訣才開爐取 丹。 book18.org

  三枚青翠欲滴的丹丸,藥香撲鼻,飽含著滋養生長的乙木精氣。許玲兒挑眉 笑道:「喚靈丹,激發肉身潛能,滋養經脈。不知道林大哥敢不敢服用?」林風 雨見她嘴角微挑笑面如花,念起之前以口喂藥,心中難免一盪說道:「若不是玲 兒的靈丹妙藥,恐怕我現下即便沒死,也還昏著吧?」勉力想伸手接藥,卻軟綿 綿提不起力氣。 book18.org

  許玲兒搖了搖頭,搭住他腋下輕輕扶起背靠山石坐好打趣道:「原來大高手 受了傷,也和咱們這種低手一個模樣兒。」背靠的山石鋪滿了鬆軟的青草,靠在 上面軟綿綿的,想是昏迷之時許玲兒多次喂藥,早已準備停當。林風雨心中感激, 也打趣道:「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有什麼不一樣的?」張嘴含入許玲兒遞 來的丹丸艱難吞下,小腹中頓時生出一股溫軟的靈氣,順著血液的運行流遍軀體, 最後落入丹田滋養。 book18.org

  見林風雨蒼白的臉上浮現一絲血色,許玲兒驕傲道:「看來有效,可惜玲兒 功力不夠,煉不出更厲害的丹丸,否則傷勢恢復還能更快些。」說罷又取出一顆 丹丸走到寧楠身邊,撬開緊閉的牙關放入口中,皺眉一撇嘴對林風雨道:「醫者 父母心,林姑爺可別見怪小女子占你家夫人的便宜。」林風雨知道她又得以口喂 藥,微微搖了搖頭表示無妨。 book18.org

  二女口唇相就,香艷無比。可惜寧楠服下丹藥之後,許玲兒便直起身來,重 傷之際林風雨仍然頗有些眼福不足的遺憾。 book18.org

  許玲兒又細心觀察了會兒寧楠的情況,面色凝重搭脈感受了好一會兒,才露 出放心的笑容,向林風雨道:「可不是故意要占便宜。你家陰陽大法太過玄妙, 玲兒不明白真元運行的門道,不敢貿然透入真元送藥。」日夜流轉,兩個傷號, 一個醫術高明卻功力不足的醫生就這麼日復一日過了七天。幸好三日內功力修為 都已辟穀,飲食只是一種習慣而非必需品,否則餓也餓死了。 book18.org

  林風雨盤膝而坐,抽搐的臉上顯示出正在承受多麼巨大的痛苦,豆大的汗珠 不停從毛孔中滲出,直如雨落。 book18.org

  終於他睜開雙目長吁一口氣,抬起右掌一握拳,力量復生。 book18.org

  許玲兒原本一臉緊張,見林風雨睜目瞬間又是笑如春花,豎了個大拇指道: 「林姑爺真了不起,這等疼痛都忍得!恢復了多少?」林風雨甩甩手臂,扭了扭 僵硬的全身關節道:「兩成多,嗯,不到三成吧。」說罷又對許玲兒深深一禮正 色道:「這段時間多虧了玲兒姑娘,林風雨感念在心,大恩不敢忘。」許玲兒咯 咯笑著輕巧往邊上一跳避開:「哎喲,可當不起林姑爺這般大禮。要說起來還是 玲兒占了便宜,有大姑爺罩著,今後在藍劍山莊可不是橫著走?哼哼,什麼蒼劍 豪,陸超,南宮明禮,瞧誰不順眼本姑娘就扁誰,看哪個敢多話。」林風雨傷勢 略好本已心情大爽,聽了這話也是開懷大笑道:「行,只要玲兒說一句,大哥幫 你扁他。」許玲兒登時跳起來,伸出玉手道:「那可說定了,君子一言。」林風 雨伸手和她一擊掌:「快馬一鞭!」說罷林風雨又探了探寧楠的脈門,但覺真元 微弱,或許是潛能透支過分,即使服用了許玲兒的丹丸,數日過去依然沒有什麼 好轉。 book18.org

  伸手撫住寧楠丹田,想要透入真元助她恢復傷勢,許玲兒卻阻止道:「我建 議大哥最好不要這麼做。」見林風雨露出詢問的眼光,許玲兒解釋道:「寧仙子 的傷與受了銳器或者鈍器之傷不同,是透支潛能所致。例如一個小孩想要長高有 兩種方法,要麼自然生長,要麼有什麼靈丹妙藥。若是強行拉長,可就是拔苗助 長毫無益處。現下也煉不出什麼有效的靈藥,寧仙子性命無礙,讓她憑藉自身機 能慢慢恢復也不是壞事。」林風雨想想也是。雙修之法也非萬能,之前林風雨力 斗陰煞老魔受傷,與諸女雙修之後也是靜心閉關了兩年才完全恢復過來。如今寧 楠透支潛能,強行雙修也不過是再次透支潛能,即使醒來也並無好處。至於南宮 紫霞在雙修之中引來天劫,那是她本身修為已經到了,僅差一層窗戶紙。二人初 次雙修陰陽流轉,才捅破窗戶紙觸發晉階的契機。 book18.org

  許玲兒指指頭上的天空又道:「咱們被這道虛空陣法隔絕在山谷里。本姑娘 是沒那本事指望不上啦,倒是林大哥可得扛起這份責任,咱們能不能出得去全靠 你。而且這片陣法山谷這麼大,有什麼東西咱們一無所知。能保留一分實力便多 一分希望。」抬眼凝望不見邊際的山谷,林風雨對許玲兒笑道:「玲兒師姐所言 甚是。師弟腦瓜子不靈光還需多多提點才是。」許玲兒眼神一亮,發現了重大秘 密似的說道:「早聽說我家新姑爺天賦卓絕修為高超,可是不諳人事。這就是林 大哥化身入百劍堂做個普通弟子的原因麼?」林風雨也不隱瞞:「都給冰雪聰明 的玲兒猜中啦,出去後千萬可得幫我保密。」許玲兒嘖嘖兩聲:「看來要林姑爺 罩著還是得交點利息,行,放心,保證一字不說。咱們還能出去麼?」林風雨道: 「當然可以,我就不信咱們一輩子困在這裡。」念起家中嬌妻,她們定是心急如 焚。而方才林風雨已經試過了所有的方法,神念都無法透出這片虛空天地。焦急 之下橫抱起寧楠,招呼許玲兒道:「咱們往前走走看,能不能找到這地方的玄機。」 這處虛空陣法極是神異。林風雨甚至感受不到陣法的氣息,只是飛空而起一段距 離,便被一股龐然偉力擋了回來。落在地上順著山谷小道信步前行,也感受不到 什麼危機殺氣,倒是林木參天,鳥語花香,仿佛一片自成的世界。只是無論走到 哪裡,都能看見一株巨大樹木,樹冠直入雲霧之中,仿佛貫穿天地。 book18.org

  三人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小心謹慎又走了大半日,直到明月當空才穿出這片 山林。只見月如圓盤,正是滿月之期。 book18.org

  山林之外又是一片深邃的細長峽谷,三人順著谷邊山道行走,前邊忽然火光 沖天而起。林風雨與許玲兒對視一眼:「有人?」林風雨雖然功力未復,可是靈 覺依然靈敏,抽了抽鼻子又細細感應了一番,得不到任何反饋。想要放出神念, 卻又感覺神念之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壓制,大驚之下不敢再動用。只得隱匿身形 將許玲兒一同罩在其中,一步三回頭向火光處走去。 book18.org

  峽谷細長的裂縫到了火光處便豁然開朗,竟是一片巨大廣袤的平原,依然生 長著參天的林木。林風雨與許玲兒順著山壁向下望去,只見沖天的火光處,一名 女子身著玄白兩色宮衣,正領著一群人朝著滿月跪拜行禮。離得遠了,林風雨也 不敢擅自動用真元打開明清靈目看不清面貌,只能見她狀若癲狂,一頭齊腰長發 隨著曼妙浮凸的身姿扭動之下,左右飛散飄揚。隨她跪拜的人群則齊聲用古老蒼 涼的語言吟誦著什麼。 book18.org

  溫柔的月光在火光映照之下,射出一道刺目的光芒籠罩火堆,似乎在進行一 種古老而神秘的儀式。 book18.org

  領頭的女子站起身來,左手舉著一隻鈴鐺,繞著人群舞動,即使相距甚遠依 然傳來叮咚的鈴音。鈴聲時而輕緩時而急促,一會如哀怨傾訴,一會如焦急發狂, 一會如欣喜萬分。她舞動一陣,又是領著人群朝滿月大禮跪拜,五體投地。   直到火光漸漸熄滅,領頭的女子才領著眾人朝滿月磕了三個響頭站起身來。 林風雨看見火光熄滅之後,耀目的月華便煙消雲散。 book18.org

  林風雨與許玲兒大氣不敢喘一動不動,看著眾人依然匍匐不動。而領頭那女 子卻向著兩人的方向掠過山谷沖天飛起,立在三人面前道:「貴客既然到來,何 不現身一見?」一來行藏已露,林風雨大方撤去隱匿;二來被發現行蹤之時,真 元外放已感知這女子大約元嬰初期的修為,其餘谷底諸人最多不過金丹,大多連 許玲兒都不如。雖然他只能發動不到三成真元,有虛靈爐等法寶相助倒也不懼。 只是暗暗納罕,一向甚有自信的隱匿之法,也不知道這女子如何看破? book18.org

  眼前的女子看上去和秦冰差不多年紀,杏仁大眼,鼻尖微翹,櫻桃小口,眼 角邊有一絲淡淡的魚尾紋。左玄右白配色各半的宮衣甚是奇特,絲帶束縛的豐腴 腰肢之上酥胸碩大渾圓,流垂的裙裾更是難掩肥滿的翹臀,隱約之中足以占據半 身以上的長腿修長筆直,一對光著的裸足粉光玉質,雍容雅致的氣度映襯之下, 竟是一名絕色熟婦。 book18.org

  林風雨雖不吝美色,情況不明之下也沒那份閒心,依然緊抱寧楠微微躬身道: 「我三人落入此地迷了路,打擾夫人還請見諒。」婦人微微一笑道:「本宮朝拜 月神,得神引方知貴客到來。貴客身上有傷,不若隨本宮回殿好生調理。」林風 雨微微皺眉,此地情況不明處處透著神秘,至於神引之說更是有些荒誕無稽,本 應小心一些。可是懷中寧楠依然昏迷不醒,也的確需要一處所在安心調理,那婦 人看上去也不像有什麼惡意。細細思想把心一橫,去他媽的,老子再休養幾天功 力盡復,還怕你們這群跳樑小丑?以禮相待自然不忘滴水之恩,要有歹意不介意 收拾了你們。 book18.org

  於是向許玲兒示意了一眼對婦人道:「多謝夫人大恩,恭敬不如從命。」那 婦人微微一福,回身朝山崖下拍了拍手,轉身之時目光中露出一絲說不明道不明 的奇妙神采,讓林風雨雙目一眯。 book18.org

  山崖下飛起四人,抬著一隻足以容納三人乘坐的轎子。婦人揮手一引道: 「請貴客上轎!」倒是禮數周到。 book18.org

  林風雨也不做作,帶著二女登上轎子,任由四人抬著前行。 book18.org

  許玲兒悄悄傳音道:「林大哥,你看這裡有什麼名堂?」林風雨搖搖頭道: 「不知道,古里古怪的。說什麼神引我壓根不信。不過這些人奈何不了我,且看 他們玩什麼花樣。」許玲兒安下心來道:「一會兒萬一起了衝突,林大哥不用管 我,保住你自己玲兒就不會有事!」林風雨笑著點點頭道:「明白,我會看情況。」 說話之間,轎外漸漸有了人聲,此時神念依然受到重重壓制,林風雨只得撥開垂 簾四下觀看。只見石板鋪就的大道兩旁跪了五六百餘人,另有些美貌的女子手持 花籃將香花向天空灑落。道路兩旁羅列著整整齊齊的房屋,俱是三層的小樓,建 築得很是古樸精緻。 book18.org

  大轎被抬著一路前行,越過跪拜的人群來到一處恢弘的宮殿門口。百餘名嬌 俏的侍女與全副武裝的侍衛跪在宮門口齊道:「恭迎宮主!」轎門打開,那婦人 立在轎前道:「貴客請下轎隨本宮進去。」林風雨抱著寧楠下了轎子,只見寬大 的宮門之上,一面牌匾用古篆文書寫四個大字「朝月神宮」。忙向婦人一禮道: 「得朝月宮主援手,愚兄妹感激不盡。」侍衛宮女當先引路,婦人領先林風雨半 個身位道:「此處是朝月宮,本宮名喚月華,貴客若不介意直呼即可!不知貴客 如何稱呼?」林風雨也介紹道:「在下林風雨,這二位是在下表妹,寧楠與許玲 兒。宮主,在下失禮一句,這處是什麼所在?」至於什麼直呼姓名的,被他直接 略過,禮多人不怪。 book18.org

  月華夫人笑道:「山谷自從被大混沌陣閉鎖之後,已有三千餘年沒有外人來 過,林世兄不知也不奇怪。本宮與族人世代棲息於此,我們喚作百妖之國。」見 她大大方方承認不是人身,林風雨情不自禁又抽了鼻子,卻依舊一絲妖氣都感受 不到……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book18.org

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風雨情新婚第十章第2章新婚 第八章風雨情緣 19第10章第零章風雨情緣 17第9章第九章第十章第03章妖色媚鬼第五章第四章情妖 第十第十一章(第21 22章)(第19 20章)第2部分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