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39章:陰陽大法

簡體
第三十九章:陰陽大法 弒神火鳥靈智初開,陰雷似乎正是他天生的對頭剋星,本能地感到極大的不安。 它雙翅連扇,翅尖飛出兩道火焰,加上口中又噴吐一道。 三道真火交叉在一起呈品字形,圍著圓心旋轉融合,正是三道真火陰陽相濟。 大榕樹王親自指點傳授的陰陽真火也不過堪堪抵住陰雷。 這樣一來,林風雨再度被絲線困住難以動彈。 忘年樵老狂態畢露瘋狂笑道:「小子不識好歹。如今沒有風雷二翅,看你怎生逃脫本座的千絲萬縷陣!」被壓著打了好一段時間,而今反客為主,心下甚是得意。 林風雨肉身被純凈的陰陽二氣長期洗鍊也算不俗,卻並非強項。 布滿渾身的金色絲線越纏越緊,線頭更是直鑽渾身經脈抽取他的真元。 一小會兒時間他已遍體鱗傷。 他也並非無法掙脫出來,只是破不開這個千絲萬縷陣,即使暫時的脫身也不過是再陷囹圄。 危急時刻他反倒不為所動,心意極堅,當下撐開明月法則之力,隔絕開侵入體內的絲線,守住丹田真元不致流失,一邊打開明清靈目尋找陣眼所在。 忘年樵老瞬間感受到法則之力的出現。 聚寶集一戰林風雨身具法則之力已被玉面童老知曉,所以他也並不驚奇。 只有法則之力才能對抗法則之力。 忘年樵老冷笑一聲,抬手又取出一物祭在空中。 那物黑黑漆漆看不分明,在老魔咒語催動之下逐漸漲大,卻是一塊污穢至極的破布,邊緣鑲嵌著一圈黑色的羽毛,被穢氣所包裹。 破布在空中晃晃悠悠,黑羽扇動空氣發出低沉瘖啞的」呱,呱「聲。怪異的聲響順著耳朵鑽入林風雨的腦中,明月法則的隔絕作用全無。他覺得識海被狠狠震盪了一下一陣發暈,明月法則不由自主地停止效用,被絲線拉扯著向千絲萬縷法陣中飛去。 強大的神識感受到主人的危機自行本能地發動護住識海,林風雨從短暫的眩暈中清醒過來。 此時此刻已到生死關頭再不敢有絲毫保留! 諸般法寶幾乎盡出各有效用,牢牢握在手中的純鈞歸鞘,這般動作讓忘年樵老目光一凝勾起輕蔑的笑容:風雷二翅在抵抗寶瓶死氣;弒神火鳥對抗陰雷,三種真焰已出虛靈爐也失去了效用;十二祖巫精魂大戰六極真魔影;蒼青環與金鐘磚派不上用場,此刻收起純鈞劍必是要動用本命法寶。 來吧,讓本座見識一下陰陽門的壓箱絕技。 林風雨兩腿根之間升起一道刺​​目金色劍光,重重纏繞的絲線應聲而斷。 劍光連連攪動將身周絲線斬得如煙散去。 脫身出來他不敢怠慢,身形急速連閃朝著一個方向猛撲過去,要離開法陣範圍。 天罡元陽劍隨著功力的提升發出萬道金光,刺目耀眼。 除了威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之外,也不至於以陽具做劍柄漏出醜態。 忘年樵老早有準備,兩耳耳垂扇動如翅,也不知他修習的是何種神通,之前風雷二翅的遁術都無法逃脫追蹤,此刻更是牢牢鎖定林風雨,鋪天蓋地的絲線茫茫無邊。 同時黑羽破布再次扭動發出怪響。 陷落法陣之中,天地都被遮蔽! 無數絲線已變作銅牆鐵壁。 林風雨舞動天罡元陽劍將絲線斬碎了一層又一層,很快又被更多的絲線重重圍住。 打開明清靈目也無法穿透層層絲線,這一來莫說脫身而出,連尋找陣眼都已不可得。 從外看去千絲萬縷法陣結成一個巨大的繭子。 絲線密密層層卻能清楚地看清中間的情況,如此的設計也是為了讓法陣操控者能第一時間了解陣中之人的情況。 如此一來,林風雨向東邊突破,西面的絲線便向東面滾滾繞去,始終將他困在陣中。 林風雨又有昔年被山河印的法則之力圍困的感覺,只是如今他功力大進,千絲萬縷陣也不及山河印神妙。 他突不開絲線纏繞,忘年樵老一時半會兒拿他也沒有辦法。 那片黑羽破布停在空中多時不動,兩人心中都明白這一道法則之力將是二人決定生死的關鍵所在。 消耗下去不是辦法,林風雨深深吸了口氣,凝力於天罡元陽劍。 星光匯聚的耀眼劍身驟然爆發出七色光彩,林風雨大喝一聲:」斬! 」斬下的方向現出一道虹橋,帶著無匹的氣勢與劈開一切的鋒銳一往無前。 巨繭轟然破開一個大洞,林風雨青色的身影一閃而出。 可是繭外仍是法陣範圍,遮天蔽日的絲線又從四面八方罩來。 林風雨暗暗皺眉,一如出征之前秦冰所言,比起這些老妖怪自己的火候的確太過不足。 天賦雖高,戰力雖強,經驗就顯得淺薄了許多。 而且看忘年樵老不但神通眾多,對陣法的研究也遠遠高過林風雨,在全面性要壓過他一頭。 平時若是試探切磋還看不出來,如今生死相搏,忘年樵老的神通顯是要略勝半籌。 性命交關,林風雨正束手無策耳邊送來一縷清冷的聲音:「震位兩丈!」正是易落落的聲音,當下不及細想,身形旋轉帶動天罡元陽劍化出一道圓弧破開擋路的絲線,穩穩落在正左側兩丈的位置。 林風雨已站定位置,立刻感到之前運轉流暢的法陣一窒。 心中大喜之際易落落的聲音又及時送了過來:」干位五丈! 」 易落落方才的指點奏效,林風雨信心大增,依言而行第一時間向右後方撲去。 隨著二人配合無間,易落落的傳音總能料敵計先,林風雨動作行雲流水般流暢,似乎他本人成竹在胸一般,每一次落點都像踩中了法陣的關鍵位置,或是重要的陣眼,或是法陣疏漏的所在。 忘年樵老從林風雨踩中第一個陣眼便感到不對。 以西華魔宗掌握的林風雨資料來看,他最大的弱點就在於經驗不足,修為雖高可是畢竟修行時間短,再出眾的天才也需要時間去積累和消化。 更大的問題則在於他缺乏名師指點,無論是西華魔宗不知道的大榕樹王還是之後的南宮劍河,畢竟不是陰陽門出身。 林風雨的道法大多屬於自行的摸索積累,他又不似秦薇對陣法有獨特的天賦與愛好,在這樣的前提條件下,有如此高超的戰力,還要掌握陣法的奧妙根本是天方夜譚。 如今林風雨落入西華魔宗傳世法陣中不過半柱香時間,這就能精準地踩中每一個陣眼與薄弱之處? 這不可能! 到底是何方高人在一旁指點? 忘年樵老雙耳神通又起。 之前他捕捉林風雨的蹤跡,耳垂變得奇長足以下巴平齊,這一刻卻是變得如同蒲扇。 整個戰場的每一絲聲響都落入耳中。 易落落的傳音沒有逃過忘年樵老的耳力。 原來是她? 天魔宗與西華魔宗原本一脈相承,易落落身為天魔宗聖女識得千絲萬縷陣倒也在情理之中。 他陰毒的目光鎖定空中那個靚麗清冷的身影,狠厲道:」賤人敢爾! 」抬手召出一柄飛刀朝易落落電射而去。 林風雨雖無忘年樵老的天耳神通,可是明清靈目也並不遜色,身處戰場之中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看見那柄飛刀當真是嚇得魂飛魄散。 忘年樵老也在全力對抗林風雨,射出的飛刀法寶並非什麼至寶,原本對於元嬰中期的易落落而言要對付不是難事。 可是林風雨看得真真切切,易落落在之前的阻擊戰中耗盡真元暈去,此刻不過剛剛恢復了一點點,連騰在空中都有些左飄右盪勉為其難。 又怎能應付這柄飛刀? 她身邊雖有幾名金丹修士護持,可是元嬰巔峰修士即使隨手一擊也是蘊含著無上的威能,憑他們是無論如何抵擋不得的。 易落落見了這柄飛刀,雲淡風輕的神情也不免花容失色。 這一刻她心中被絕望所占據:」爹爹被血色魔眼誘出了心魔,帝刀霸劍二魔攻勢猛烈,雲宗主苦苦支撐不知還能頂下多久。 縱觀戰場絕頂高手們都戰得難解難分,一時半會兒誰也騰不出手來。 忘年樵老拿出了千絲萬縷陣困住了林風雨,哼,偏你西華魔​​宗知天魔宗功法弱點,誘出了爹爹的心魔,我天魔宗便不知西華魔宗的陣法玄機麼? 「她並不是不知道此舉潛藏的危險,吸引了忘年樵老這等大高手的仇恨不啻於刀尖上跳舞,一旦被發現是在不是現今自己能夠抗衡的。 可是易天行陷入心魔無力作戰,雲蕊孤身一人也是搖搖欲墜,形勢之危急實在不容她多想。 而且林風雨雖出道時間不長,可一貫以來的作風都是恩怨分明,這一點倒是整個修真界都有所共識的口碑。 如能助他脫困取勝,他也必然會投桃報李想辦法解救易天行。 另外還有一點,若說林風雨的口碑還只是流傳並非親眼所見,昨夜二人與落花聽風閣合了一首詩,易落落作為同好者心下明白,文為心聲,能寫出這般詩詞,也能反映出幾分本性,至少絕不是個恩將仇報之人。 只是她也沒有想到林風雨尚未能脫離困境,忘年樵老如此之快就鎖定了自己! 這一記飛刀足以要了性命。 飛刀帶著褐色的光暈發出凌厲的破空之聲,劃出一道決定一人生死的弧線,目標直指易落落眉心。 護持在天魔宗聖女身邊的五位金丹修士滿臉驚駭不知所措,正準備撲上去以死護主,雖知起不了什麼作用,卻也不得不這麼做。 飛刀看看將至眼前,五名護持的金丹修士飛蛾撲火一般迎了上去,卻如同一張張薄紙被瞬間穿透,毫無作用! 千鈞一髮之時,那道飽含著真陽氣息的金色劍光穿透層層絲網,後發先至準確地將飛刀擊落。 易落落險死還生暗道僥倖,她也心中瞭然林風雨的本命法寶,忍不住臉色發紅暗暗啐了一口。 隨即又擔心地朝林風雨望去! 高手相爭原本忌諱分心二用,更何況他還落在下風! 美眸一抬,果見林風雨又陷落危機。 原本一刻不能停止用來斬斷絲線的天罡元陽劍改劈斬為直刺,導致周身又被絲線重重纏繞。 忘年樵老手中法訣連打,縱聲大笑道:「小子憐香惜玉,中本座圈套矣!」 原來這一切盡在忘年樵老的預計之中。 從他發現易落落傳音想要破他法陣,到出手攻擊,連林風雨接下來的一舉一動都所料分毫不差。 不得不說西華魔宗的資料相當詳實,若不是對一個人的性格了如指掌,是無法做到如此料敵計先。 這樣一來,林風雨再度被忘年樵老死死壓在下風。 光憑一個千絲萬縷陣並不能致林風雨於死地,忘年樵老這等大高手在生死之戰中也不會犯下輕敵的錯誤。 林風雨身陷重重絲線纏繞,黑羽破布隨即發動法則之力,兩聲瘖啞難聽的」呱呱「聲直入林風雨腦髓。 這一道法則之力如此奇異與眾不同。 林風雨感覺像是心臟被狠狠揪了兩下,他心裡很清楚,並非這一道法則之力滲入體內,而是在直接攻擊神魂! 林風雨身兼數種法則之力,卻無一種能夠與黑羽破布抗衡。 得自百妖之國的法則之力都只有一絲。 又是兩聲「呱呱「的鳴叫,林風雨識海劇震,拚死的抵抗也只是稍稍緩解,身體像是墜落無盡的深淵……他的目光逐漸迷糊,面目變得呆滯,整個人仿佛從四十歲變成了三十歲,又變成了二十歲,還不斷地向十歲靠近。再這麼持續下去,很快就會變成嬰兒,變成一股先天之氣…… 忘年樵老心中也是驚異無比,眼前的小子神識之強大仍在他估計之上。 黑羽破布玄妙無端,專門攻擊神魂,可如今效用發揮之慢也是大出意料之外。 林風雨心中苦笑一聲,若不是為了救援易落落,忘年樵老不能如此輕易將自己擒拿施以法則之力,可是他能不救嗎? 雖是初識,可是天魔宗聖女援手阻敵,給了南宮世家充足的準備時間,此刻又靠著她不顧性命之憂出聲指點。 若是時光倒流再來一次,他還會這麼做。 只是可惜啊終究還是嫩了些,這條命恐怕要交代在這裡了。 魔宗的護法都有如此功力,天盟高手齊聚依然打得難解難分,更何況還有那位神秘莫測的宗主還未現身。 紫兒,薇薇,楠楠,無論如何你們今天要活著回去。 大哥,小弟今後幫不了你了,不過大哥神功蓋世,當能帶領南宮世家走出這處泥潭。 師傅,您曾寄希望於徒兒能重振陰陽門榮光,徒兒雖然沒能做到,可是徒兒的妻子各個天賦出眾,只要她們還在,終有一日陰陽門仍將是這世間一等一的大門派。 林風雨僅存的意識像過電影一般將數十年來的一幕幕重現! 他不甘,憤懣,卻又毫無辦法。 若是再給我十年的修行時間,若是陰陽門有完整的道統流傳下來,讓他系統地學習掌握,今日一戰必不至於如此。 《陰陽大法》已足夠神奇,短短几十年的時間已讓自己立於當世巔峰。 可是時也運也,碰到了西華魔宗來勢洶洶,也是無可奈何。 修仙修自身,只希望家中的諸位嬌妻能夠有足夠的時間成長起來。 等等,修仙修自身? 這一句是《陰陽大法》總綱,他自己卻從沒有十分在意過。 此刻性命交關之際,林風雨忽然有了一絲明悟! 《陰陽大法》與諸多修真功法有極大的不同,丹田裡沒有金丹元嬰,而是形成了一片天地。 這片天地如此奧妙,讓他的真元之渾厚,神識之強大遠超同級修者。 危難之際,他第一次用神識沉入丹田天地里。 這片奇異的天地,也曾在超越神宮中隔絕了明月法則之力,否則當時恐怕就哭笑不得地被月華夫人吸取真陽之氣,以作突破之用了。 如今自己的修為更深,吸收了百妖國四道法則之力後,北極北斗八顆星星都亮起了星光。 雖說除了北極星之外,北斗七星光芒黯淡,可是這一組星陣已是初具規模。 林風雨集中殘存的所有力量,全數沉入丹田匯聚到八顆星辰之內。 從前都是星光瘋狂運轉,將真元從丹田內補充至四肢百骸,這一刻卻是一身真元開始反充丹田。 北斗北極星出現了變化,北斗七星維持這勺子的形狀,圍繞著北極星開始旋轉。 晃出了一圈蒼白色的柔和光暈。 光暈開始瀰漫丹田內的整處天地! 又源源不斷地匯入林風雨的本命法寶,那根粗大壯碩的黑玉陽根。 天罡元陽劍散發奪目的四色光華,金,白,黑,綠輝耀天地! 幾乎要失去意識的林風雨忽然睜開雙眸,精光四射炯炯有神。 目蘊神光穿透層層絲線直視忘年樵老喝道:「老魔,叫你見識我陰陽門道術!」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