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三部)(30)作者:林笑天

簡體

【風雨情緣】(第三部)(30)作者: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數:5512              第三十章:女兒如松   已不知墨龍第幾次被擊倒又怒瞪龍睛騰起!   七劍陣已縮小到只有丈許方圓大小,十二祖巫分身也是如月下人影,影影綽 綽不甚分明。至於林風雨只在地上盤膝坐倒手打法訣,他頭顱低垂似乎已經昏迷, 可看著虛弱已極的劍陣始終沒有潰散。   有蘇不言額頭見汗,無數次運起神功,眼看便要打破劍陣讓林風雨再無可依, 眼看林風雨真元耗盡便要變成個凡人老死,林風雨那一口氣卻始終斷不了。除了 陰陽門人的真元之深厚讓他感到戰慄可怖之外,他也想不通到底是什麼支撐著林 風雨如此堅強的信念。   天狐巨尾再一次全力甩下重重擊在墨龍頭角,發出一聲悶響。這一次墨龍倒 地,龍身抽搐了幾下再也爬不起來。與此同時,林風雨渾身脫力栽倒在地,劍陣 與十二祖巫分身消失不見,連牢牢扣住扶語嫣與易落落的金鐘磚都失去了靈光。   有蘇不言大喜,旋即頭腦見所未見地一陣暈眩,這是真元損耗過度的徵兆。 林風雨油盡燈枯之時,有蘇不言也到了難以支持的境地。他又驚又怒,被林風雨 逼到這種地步實在是之前完全沒有預料到的。   金鐘磚被掀開,扶語嫣勉力支撐著身體坐到林風雨身邊,滿滿俱是驕傲與幸 福。易落落掙扎著想要站起卻難以如願,只得帶著驕傲的微笑看著倒在地上的男 人。   有蘇不言盡力裝著若無其事一步步走近,扶語嫣嫣然一笑,亮出狐尾搖擺示 威。   有蘇不言怒道:「淫婦,到了這種時候還要維護於他?定要逼得老夫下辣手 麼?」   扶語嫣伸出兩根手指,手掌一翻比劃道:「捫心自問,若是你們易地而處, 你能像小風一樣這麼做麼?怕是吞了輪迴丹便早早逃走了罷!我不維護他,維護 誰呢?」   有蘇不言沉下臉道:「一國子民的氣運集中於老夫身上,即使要走也是不得 已而為之。」   扶語嫣哂笑道:「一國子民?你殺起來的時候可從未這麼想呢。老傢伙也不 用裝了。三千多歲還在元嬰期,青丘國只有你一名高手,你不敢提升修為境界, 你甚至不敢飛昇仙界去面對族中老祖。呵呵,如此一來你的壽元也快到了罷?年 老體殘,此刻你還剩多少戰力來唬人?」   有蘇不言冷聲道:「要對付你們幾個殘廢,夠了!」   扶語嫣豁然站起道:「我還有一口本命精血,你要不要賭一下我敢不敢噴出 來?敢不敢抱著你一起死?」   有蘇不言猛然止步,無法理解地看著林風雨與扶語嫣。   易落落鄙視地看著有蘇不言,聲音細細軟軟道:「就憑你這種人,也敢妄想 奪得天命?」   扶語嫣笑道:「我知道你還是會試一試的,你不會為了情意拚命,但你會為 了利益搏一搏的,對不對?」   有蘇不言不再言語,一步一步地逼近。易落落再次想要掙扎著起身,徒勞無 功後擺下天魔漱玉琴,寄希望於微弱的琴音也能起到些許的作用。   扶語嫣毫不猶豫咬破舌尖噴在狐尾之上,身化天狐不顧一切地撲向有蘇不言。 兩隻天狐撕咬在一起!   有蘇不言消耗甚巨,但仍不是扶語嫣能夠抗衡,轉眼間便被壓在身下扼住了 咽喉。扶語嫣未作任何抵抗,只是運起渾身所有的力氣與真元在狐尾,一下一下 地抽打有蘇不言的身軀。   有蘇不言身上傳來深入骨髓的疼痛,大怒之下狐尾一掃!扶語嫣身上傳來骨 骼斷裂的脆響,鮮血如同噴泉一般從失重橫飛的身體各處冒出,可四條狐尾仍帶 著渾身力氣砸落在有蘇不言身上。   有蘇不言怒不可遏還待追擊,卻覺得身軀劇痛。與此同時,一道微弱不可聞 的琴音傳來,竟讓他身體一軟。一道劍光矯若游龍斷下他左臂。   林風雨此前再也支持不住暈去,真元卻未耗盡。此刻拼起最後一絲力氣再無 能為,看著扶語嫣倒在地上抽搐飆血的身軀心中祈求道:「千萬別死啊!」再度 暈去之前眼角的餘光瞥見天邊一道雷電般奔來的驚虹,還有那熟悉的氣息,絕望 之中又升起一絲希望……   生命的力量從體內一絲一絲地離去,林風雨的神魂一點一點地消散。識海中 的光芒微不可見,小島上的元神雙目緊閉委頓在地,殘存的意識告訴自己,還在 陽間的時光已不多了。這就是所謂神州天命之子的結局嗎?楠楠應該來得及救下 落落了,可是語嫣呢?可恨沒能再堅持一會兒,就那麼一小會兒,否則她也不會 再受到那一擊。終究沒有做到啊!呵呵,黃泉路上若能遇見,也算是做個伴,欠 你的,只有來世再還!   一道虛弱的女子元神降臨在小島上,懷中還抱一名正在不斷消散的女子元神。 正是易落落和扶語嫣。   易落落將扶語嫣擺放在林風雨身側道:「頂住了。只有你才能救語嫣姐。快 些起來!」   林風雨的元神也在消散,聞言還是強行坐起身來。易落落極其虛弱,說話的 語聲時不時一頓一頓道:「讓元神用雙修之法,救語嫣姐也能救你自己。一定, 一定要支持住。我,我會幫你們。」   求生的力量讓林風雨精神一振!扶語嫣尚有一線生機更是意外之喜。   元神相交並無肉體的歡愉,但是一樣的動作仍讓身為處子的易落落面紅耳赤, 可她又不敢移開羞澀的目光,只得強忍心中的異樣目不轉睛地盯著兩人元神魂交, 看著他們的神魂逐漸凝實……   縱有元神魂交之助,林風雨沉重的傷勢依舊難以癒合。意識出於自我保護封 閉而昏迷,不知過了多久時間,林風雨才從昏迷中醒來。頭疼欲裂,渾身乏力, 捏了捏拳頭,五指竟難以握攏。激戰絕頂高手加上輪迴丹的副作用,能保下一條 性命已屬天幸。   不過已經顧不上多考慮自己,林風雨掙扎著想要爬起來,語嫣,語嫣你怎麼 樣了?   「別亂動,慢慢運轉下功法試試。莫要急躁,語嫣沒事的。」秦冰的聲音傳 來,及時安寧了林風雨焦躁的內心。   在秦冰的幫助下盤膝坐好,手打法訣運轉陰陽大法。昏迷之時身體的傷勢大 多逐步癒合,而受損的經脈則需要主動運功緩慢修復。   平時只需一個時辰便能運轉的一個周天,這一次足足又花了十天。這其中多 少因傷勢而封閉的關竅被逐漸疏通。入定醒來,林風雨活動了下四肢,雖有多數 關竅僅僅只是疏通,並未暢通無阻,好歹能像常人般活動。   秦冰熱淚盈眶在他額頭一吻道:「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大家都沒事。」   林風雨回吻了一口道:「語嫣呢?去看看她。」   若是南宮紫霞在此說不定又得微翻醋意逗弄他幾下,秦冰性子溫柔得緊卻不 會這樣做。她扶起林風雨道:「走吧,我帶你去。你慢著點別急。」   二人走出琅繯仙府,秦冰急用探靈羅盤諸女聯繫,讓她們一同前往扶語嫣的 住所等候。   林風雨暗暗納罕,照說秦冰不會騙他,說了沒事便是沒事,可看這情形完全 無事卻又不像,心中難免惴惴不安。   來到一處僻靜的小院,諸女都已到了,見面欣喜盡在不言中。連南宮紫霞也 未搞怪,陪著林風雨一同進入小院。   院子布置得很是清雅,打掃得纖塵不染。三個聚靈法陣將濃郁的靈氣鎖定在 小院裡。   天井中盛放著一隻水晶冰棺,冰棺下布置著一座冰晶組成的法陣。法陣形如 白玉構成的天輪,濃郁的真元正通過這個法陣轉換之後,匯入水晶冰棺里。   林風雨拉著秦冰的手猛然一緊,呼吸也急促起來。緩步走到冰棺之前停在法 陣外,只見其中躺著一隻不滿三尺的白狐正在沉睡。   秦冰安慰地拍拍他手背道:「別緊張。語嫣的神魂你已經救回來了。肉身傷 勢太重,骨骼盡碎經脈全斷。幸虧紫兒娘親的本命法寶天女白玉輪,現下語嫣聽 不見也看不見,不過只要十年!已過了兩年,八年之後還你一個完完整整的扶語 嫣。」   林風雨重重吁了口氣,八年對於修者而言實在算不得什麼。只要安然無恙, 一點時間又算得什麼呢?此時他才驚覺過來道:「我昏過去兩年了?落落呢?她 怎麼樣了?」   南宮紫霞道:「別著急嘛,咱們坐下說!」   一家人在水晶冰棺邊坐下,將昔年的事情緩緩道來。   林風雨徹底昏死之前斷下有蘇不言一臂,急急趕到的寧楠二話不說祭起妖王 印驚走有蘇不言。可是林風雨與扶語嫣傷勢過重看看難活,寧楠手足無措之時還 是易落落出了主意。   南宮紫霞道:「天魔宗對於元神的研究的確領先神州各門派太多。楠楠先冰 封了語嫣的身軀,也不知道落落妹子使了什麼秘術,拘出語嫣的元神送入你識海, 後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林風雨點了點頭,若要遁出自己的元神元嬰修者都能輕易做到。只是要拘出 他人的元神,更何況扶語嫣已是傷重意識全無,這就難為了。   南宮紫霞接著道:「水晶玉棺是天魔宗至寶,落落妹子保存了語嫣的肉身不 壞,又將救回來的元神再注入肉身里,才能支撐到我娘到來。她修的天女奼月訣 原本就有肉身輪轉之效,才用本命法寶天女白玉輪,與水晶玉棺一起重鑄語嫣肉 身。只是傷勢過重,慢慢來吧。至於那天發生的事情落落妹子都告訴我們了,語 嫣和落落拼了性命救你,真的很了不起。」   林風雨靜靜地聽完,扶語嫣不要命地撲向有蘇不言的一幕還歷歷在目。眼神 望向天邊自語道:「女兒亦如松!不是嗎?」他伸出手虛撫水晶玉棺,就像是撫 摸著扶語嫣的臉頰,愛憐無限。   秦冰亦看著冰棺道:「都以為她突遭大難性子大變,實際上比咱們想像的都 要堅強得多!青丘國投靠魔界,楠楠領著百妖國殺過去的時候,有蘇不言已帶著 族人自毀國土不知藏到哪裡去了。」   寧楠道:「有蘇老狗跑得快,青丘國也是人去樓空,否則姑奶奶非把那地方 殺得血流成河不可。」   林風雨笑道:「若不是楠楠來得及時,大哥這回真是沒命了。有蘇不言的事 情不著急,總有他一報還一報的時候。落落怎麼樣了?」   曹慧芸道:「她養了一年才傷勢盡復。天魔宗這一年來內亂不斷,為了宗主 之位爭得不可開交,雷甲邪修為地位雖高,不過德薄,不服的大有人在,他也無 力力排眾議。易落落傷癒後回了天魔宗,兩月之前天魔宗效仿當年易天行奪宗主 之法,以鬥法決出宗主之位……」   林風雨驚道:「易宗主當年是接下了車輪戰才榮登宗主之位,這等鬥法?誰 出的爛主意?落落怎麼撐得下來?又怎麼斗得過雷甲邪?」   南宮紫霞道:「你這位小情人可了不得!嘻嘻,鬥法正是她的主意。」   曹慧芸接著道:「我們本想留落落在藍劍山莊,可她說天魔宗是易天行一手 帶著中興而起,不能就此衰弱下去。她也該繼承爹爹的遺志。不管怎麼說,易宗 主都是死在你手裡,若是出手相助只會是幫倒忙。她決心已下我們怎麼勸也勸不 住,只得由著她去。」   林風雨黯然道:「好端端的事情怎會變成這般模樣?落落她……可是毀了與 我的婚約?」   南宮紫霞道:「為何發生那麼多事情,或許要等語嫣醒來才能猜測一二了。 至於落落那邊也怪不得她,若是再和咱們有所牽連,又如何在天魔宗服眾?怕是 連競爭宗主的資格都沒有,那些競爭者定要抓住這一點大做文章。她留了這封信 給你。」   林風雨拆開信封共有兩頁信紙,打開摺疊的信紙看去,幾行娟秀的字跡躍然 紙上:「婚約無效,你殺天魔宗主是怨,助天魔宗得脫大難是恩——恩怨兩清。」 另一張信紙上則寫著:「昔日心神不寧,君之寄語未復。此身此心非君莫屬,唯 今心念已定,望君勿怪!」細看下方易落落附上的詩句百感交集:   最懼流言風飛揚,徒自添涼翻舊衫。   玉漏曾驚歎夜短,麼弦獨抹恨情長。   珠釵羅袖草麝芳,金風玉露困暖陽。   菡萏香銷心已死,紅梅骨瘦念如霜。   秦冰安慰地拍著他肩頭道:「別想那麼多了,落落有她自己的心愿咱們該尊 重才是。」   林風雨點點頭道:「她很驕傲,自然該尊重她。天魔宗主的事情最後怎麼樣 了?」   曹慧芸道:「易落落力壓群雄一舉奪得宗主之位,我們都覺得不可思議。兩 月前我代表藍劍山莊前往恭賀才知曉內情。鬥法那日有意宗主之位者都打的如意 算盤,無人願意先行出手都想著撿便宜。易落落第一個登場,最後真元大損之下 又以地獄天堂法則之力,足足支撐了二十四個時辰和雷甲邪鬥了個平手。天魔宗 上下無人不服,皆奉她為宗主。現下咱們得稱呼她易宗主了呢。」   秦冰道:「這樣的女子,才不枉你愛她一場,不是麼?」   林風雨低頭凝視信紙,他自然知道易落落能堅持下來絕不僅僅靠著天賦與修 為,更重要的是堅定無比的意志。他撫摸著其上每一個字跡道:「雪虐風嚎綻物 華,暗香疏影醉天涯。嬌羞正合風前韻,愁緒還如山外霞。萬物陰陽應對等,世 途反極致偏斜。經霜自有凌雲意,不做依人媚骨花。紫兒,能否以藍劍山莊莊主 的身份將這首詩送上摩天崖?這麼做妥當麼?」   南宮紫霞偏頭想了想道:「你想咱們發聲支持震懾宵小?落落妹子既然奪得 宗主之位,天魔宗亦要發展興旺,想來與藍劍山莊交好並無不妥,天魔宗門人也 會支持理解的。不過若是要震懾宵小,以你林真人的名義還要更好些。」   秦冰道:「這事情交給我們來辦吧,落落若知道你醒來該是欣喜的。安心把 傷養好,時局紛亂,經此一事更要惜取眼前人,許玲兒,月華和伊麗絲還等著娶 她們進門呢。」   林風雨道:「我想在這裡養傷陪著語嫣可以嗎?」雖說扶語嫣聽不見也看不 見,不過能陪在她身邊總是能盡一份心意。   南宮紫霞道:「當然可以的,只是別去碰天女白玉輪。我們時不時也都會過 來陪你們,你就在這裡安心養傷。」   諸女離去之後林風雨盤膝坐在水晶玉棺旁,雖知扶語嫣仍在受苦,相見之日 仍有八年,他仍是忍不住心胸開闊,堵在心裡的一口氣釋放得乾乾凈凈,恨不得 縱聲高歌一暢胸臆。   每日運功療傷,空閒了便陪在扶語嫣身邊說話,也不管她聽不聽得到。他相 信心靈之間一定會有所感應。   諸女時不時便來探望相陪,許玲兒,月華與伊麗絲更是來的勤。看許玲兒羞 紅的神色,林風雨自然知道藍劍山莊又在籌備婚事,對此亦甚是期待。   半年後的某日,推開院門的人讓林風雨頗感意外,許久不見的柳若魚搖曳身 姿走了進來,見了林風雨瞪眼道:「看什麼看?我來調節下法陣。」   林風雨屁顛屁顛地跟在柳若魚身後伺候著,忙是幫不上,倒是心思各種轉動 ……   柳若魚調整好法陣道:「情況都很好,安一百個心。」   林風雨點頭似小雞啄米道:「辛苦魚姐姐,感念不盡。」   柳若魚將各色物品收回儲物戒道:「走了。過半年再來。」   冷不防被擁進個寬廣的懷抱,濃烈的男子氣息沖鼻而來,柳若魚奮力掙扎驚 呼道:「你幹什麼?」   林風雨不為所動反而將雙臂箍得更緊一提,將柳若魚抱得雙腿離地道:「惜 取眼前人。」   柳若魚還待抗議道:「什麼鬼!你放開……唔……」一雙口唇帶著火熱的呼 吸緊緊封住了她想要說出的話語。 book18.org

版主:小臉貓於2016_04_04 11:18:54編輯book18.org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book18.org

相關搜索

劉艷 第三部風雨情緣林笑天亂世風雨情第三部劉艷第三部風雨情妻孝第三部癮欲 第三部妻孝(第三部)嫐第三部風雨情緣 19作者 三天三部曲第三部風雨情緣 17新婚 第三部作者 林笑天妻針第三部第三風笑天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