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33章:母女並蒂

簡體
第三十三章:母女並蒂 多久沒有過四肢冰涼,全身不受控制顫抖的感覺了? 即使初嫁之日也沒有如此緊張過。 當年那個壞男人早已在記憶中變得無限模糊,甚至想不起他的樣子,記不起相處過的背上歲月。 可是此刻在身邊的男人,好似比他更壞,竟然……竟然不客氣地把自己和女兒一起抱上了床,要唱一曲母女雙飛燕。 他的大手緊緊摟著自己,撫摸著披肩的長髮。 耳邊傳來他讓人渾身酥軟的呼吸,又熱,又癢。 鼻子裡鑽入的是他熟悉的氣息,很濃烈,很好聞。 躺在他的臂彎,很溫暖,很安全。 八年來午夜夢回,又何嘗不想念和他呆在一起的激情夜晚? 可是日思夜盼的時刻到來,偏又如此禁忌,如此羞人。 秦冰依舊埋首不敢抬頭,心如小鹿亂撞,劇烈起伏的胸膛讓堅挺的玉峰不時頂在林風雨身側,兩顆紅櫻桃般的乳珠不知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情慾的瀰漫,早已高高站立,而她渾然不覺。 林風雨捧起秦冰臉頰,見她緊閉著雙目,長長的睫毛如同兩把梳子垂蓋著眼帘,線條流暢的臉龐那麼柔美嫻靜。 越看越愛! 輕輕在她額頭親了一口,秦冰鼻尖里輕輕吟哦,卻又嚇得身軀顫了顫。 安慰地拍著後背,回頭又望向寧楠。 小魔女目光迷離也是情慾滿面,略有些躲閃的美目里亦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羞澀。 母女倆長相併不十分相似,寧楠眉眼倒像秦薇更多些。 可是那對兒肉唇都是得天獨厚,豐滿得誘人恨不得狠狠吃上一口。 林風雨情動地吻住雙唇品嘗,豐滿,潤澤,充滿了彈性。 好一陣親吻後方才鬆開,回過頭尋到秦冰雙唇,一樣含在嘴裡。 與女兒的不同之處在於,寧楠雙唇更加結實秦冰的則綿軟如水囊。 不同的觸感,一樣的好滋味兒。 愛郎的親吻讓秦冰感到溫暖。 那重重的力道仿佛要把自己吸入嘴裡吞下,而頂開牙關闖入的舌頭正搜尋糾纏著自己的丁香小舌,怎麼躲也躲不過去。 一切都是曾經熟悉的愛意,都是曾經熟悉的溫馨。 可是熟悉的滋味里偏偏夾雜著女兒口中如蘭似麝的芬芳,正是愛郎帶過來的,這分禁忌太也羞人,秦冰畏縮著,躲閃著,只是羞澀地承受,只怕自己一回應便落在寧楠眼裡。 只因女兒正伏在愛郎身上輕輕佻逗著他的耳朵,睜大的杏眼直勾勾地看著自己。 正緊張得大氣都喘不過一口,身上得衣衫卻被林風雨瞬間剝了個乾乾淨淨。 雪白赤裸的身子暴露在燭光下,始終緊閉著不敢睜開的雙目也由於吃驚而睜開。 寧楠見林風雨又開始猴急,恨恨地咬了他耳朵一口,怒視的眼神似乎在說:」你又在急什麼? 」又似乎在說:」怎麼在我這裡不見你那麼急不可耐? 」 說實話,對秦冰的了解林風雨要比寧楠深得多。 在床上若是依著她的性子,兩人單獨相處時還可能做些大膽的舉動,多了女兒在身旁是無論如何不可能自行放開。 此時他不主動,還叫男人麼? 更何況逗弄這個羞澀的嬌妻,向來也是他的最愛,總是逼得她無處可躲,才有可能放開心中層層包裹的矜持。 秦冰驚慌失措的眼睛裡,看著林風雨與寧楠眼神交流了一番。 她看見平日裡愛郎對女兒是百依百順,絲毫不敢忤逆,到了床上女兒雖仍是刁蠻,卻被林風雨反客為主。 此刻自己全身赤裸正蜷縮著不敢動彈,眼睜睜看著女兒替愛郎除下衣物,露出赤裸結實的男體。 目光所及的肌膚散發著古銅色的光芒,一身的肌肉稜角分明,胯下那根讓自己屢屢欲仙欲死的肉棒猙獰如龍,正散發著絲絲逼人的熱氣。 男人會被女色所迷,女人同樣會痴戀於男色! 何況這具如同雕塑般的男體正是自己的丈夫。 想要閉上眼睛,卻怎麼也合不下去。 又羞又急得滿面通紅,急促的呼吸也不知是緊張羞怯,還是心底壓抑許久的慾望開始升騰。 女兒雪白豐腴的赤裸身軀也從愛郎身後冒了出來,那對兒讓自己都嫉妒的玉乳碩大豐滿,像兩隻倒扣的玉碗,那抹柳腰倒是和自己像個十足十,又挺又翹的豐臀白凈晶瑩,誘人犯罪。 秦冰不自覺乾咽口唾沫,心中又冒起禁忌的想法:初識林風雨之時,他與女兒的感情就極好,若不是自己橫插一腳兩人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 可是此刻三人都在一張床上,自己無力抵擋,也不願抵抗,很快便要一同在愛郎胯下婉轉承歡…… 林風雨像是在欣賞面前嬌羞的美婦,目光上下逡巡著不斷掃視著側身而臥的秦冰。 寧楠目光也有些痴迷,俯身躺在秦冰身後緊緊挨住。 後背感受到女兒傲乳的豐彈溫熱,耳邊傳來她的呢喃聲,一如小時候她躺在自己懷裡,正哼著兒歌哄她入睡。 愛郎也躺倒她身前,兩人像夾三明治一般將自己夾在中間。 雙唇又被愛郎吻住,挺立的嬌乳被他結實的胸膛用力擠住,更加粗大的肉棒也抵在併攏雙腿的縫隙上。 他很貪婪,吻得那麼用力,摟得那麼緊,胸膛正磨蹭著兩顆敏感的乳珠,大肉棒也在雙腿縫隙里難耐地聳動,火燙般炙熱。 很舒服,卻不敢發出一絲一毫的聲音,怕那羞人的嬌吟被身後的女兒聽了去。 可是下面也開始濕了,多年壓抑的慾望也如漲潮的大海不可抑止。 好想要他好好的愛我! 可以深切感受到愛郎心裡的焦急,可他動作卻極盡溫柔。 或許之前他猴急了些,但此刻還是在展現著男人應有的耐心。 除了甜蜜的愛意,禁忌的緊張之外,秦冰也有一絲暖心。 他沒有一上來就不管不顧地發洩慾望,給了足夠的時間讓自己放鬆,讓自己適應……這份刺激到極點的禁忌。 情慾涌,心弦動,禁忌生。 林風雨已吻向秦冰兩隻玉乳,寧楠正舔著母親晶瑩剔透的耳垂。 若說林風雨的動作讓自己情動,女兒的動作則讓自己羞不可抑。 她正趴在自己身上,一對兒碩乳緊緊擠壓著身側,柔膩,傲挺,偏又綿軟。 之前也曾與曹慧芸和秦薇這般接觸過,可那份複雜的心情怎與女兒相提並論? 愛郎好生撫慰了玉乳一番,把她的兩顆乳珠又吸又舔腫脹得像兩顆葡萄。 此刻又緩緩地沿著身前一路向下舔動。 秦冰能清楚地感覺到他的舌尖在自己身前划下一道水跡,連接著敏感的兩處,畫出慾望的蹤跡。 林風雨移動了身子,寧楠就翻了過來,從背後來到秦冰身前。 別看小魔女百無禁忌肆意妄為,今夜母女連床也是她提出來的。 可是事到臨頭難免仍有一絲慌亂。 此刻更有些想像小時候一般,縮回母親的懷裡尋求庇護的擁抱。 「媽媽,你真美。」滿含依戀的一句話讓秦冰又打了個哆嗦。 可是寧楠正緊緊縮在她懷裡,自然而然的母性讓她本能地將女兒擁住。 母女倆胸乳相貼,四顆漲大的紅櫻桃對在一起,各自倒陷回乳肉。 異樣的麻癢與禁忌同時浮現二女心頭。 林風雨一邊挑逗著秦冰的情慾幫她放鬆身心,一邊始終留意觀察著。 初心只是想著根據秦冰的表現調整自己的動作。 此刻突見母女倆同時露出羞態,秦冰更是順勢把寧楠摟在懷裡,此等良機千載難逢,他也不是從前的初哥,焉能不把握? 分開濃密的芳草一口含住秦冰的嫩蕊蚌珠,手指又在寧楠的肉蒂兒上,讓母女倆同時受到慾望的刺激。 秦冰身軀一軟無力動彈。 飽含著情慾的花戶空曠了八年,此刻突然被襲,只覺得嬌艷的花肉無一處不敏感,無一處不想要。 緊閉多年的慾望一旦釋放開來,那如同潮水一般襲來的快感,讓她再也生不起半分抵擋矜持的心思。 寧楠口欲極重早已被林風雨拿捏得清清楚楚,輕輕搔她敏感的肉蒂兒,果聽小魔女嬌吟一聲,和母親吻在一起。 林風雨目光一抬便再也移不開來,舌尖的勾挑不敢停,又放出「玄光盡照「。 五面鏡子猶如一隻夢幻般的水晶屋將三人扣在裡面,將發生的一切映照得纖毫畢現。 在女兒香舌的進攻之下,秦冰反倒成了守御的一方。 縱是禁忌之心未去,面對著寧楠也不好拒絕,那股美妙的滋味更是不願拒絕。 她們微張的媚眼也在對視,似乎都驚詫於現在發生的一切,一對平凡的母女莫名其妙來到了修者的世界,又同時嫁給一個男人。 母女倆兩張極為相似的肉嘟嘟豐唇貼緊,美艷得令人窒息。 林風雨的身軀微微顫抖著,渾身的熱血都湧上了腦門,目瞪口呆著看著眼前的美景,一時竟停下了所有的動作,忘了身邊的一切。 不僅是情慾,林風雨的目光中飽含著對美麗事物的讚賞與震撼。 兩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體,此刻散發出更加光輝絢爛的魅力。 那精緻的線條,精心雕刻的每一處浮凸與凹陷,融合在一起完美無瑕。 原本的計劃是趁著她們吻得不可開交之際,將肉棒偷偷塞進兩張豐唇之間,一品母女倆共同吹簫的無上美味。 此刻在燭光的映照​​下,聖潔完美的女體卻生出不可褻瀆的感覺。 他只是呆呆地看著,雙目一眨不眨,甚至自慚形穢。 感受到他的目光,母女倆停下動作。 秦冰羞澀的目光沒有迴避,半含嗔怪,半含曖昧。 寧楠嘟著嘴似乎在責怪:」這下你這壞人滿意了沒? 」 鑽入二女之中,一手一個緊緊擁住。 呼吸越發急促卻麼有任何動作。 察覺到愛郎的異樣,秦冰輕聲問道:「小風,你怎麼了?」 林風雨嘆息一聲道:「你們太完美了。我林風雨何德何能,今生得二位嬌妻?」 秦冰瞬間明白了愛郎的所思所想,感動又羞澀之餘,也有一絲小小的得意,嬌怯道:「夫君,我們母女倆都是你的。冰姐姐想要了,想要夫君好好地愛我。」 多年來發生的一切瞬間浮現,他任性,衝動,有時候還很幼稚。 可是為了這個家,身邊的男人扛住了所有的一切,用他的肩膀,用他的雙手,用他的……命! 尚未等林風雨有任何動作,秦冰已主動獻上雙唇,飽含著情與欲。 她瘋狂地吸吮著,啃咬著,吻過他的面龐,吻過脖子,吻過胸膛,吻過腹部,在肉棒前停了下來。 林風雨呆住了,秦冰從未如此主動,從未如此熱情。 待聽到她柔媚地道:「楠楠,過來和媽媽一起。」林風雨渾身的血管幾欲炸裂。 眼睜睜地看著兩張豐潤無比的艷口各對著肉棒的半邊,一同含住。 性感瑩潤的豐厚香唇行此口舌服務本就不可抵抗,更何況是四片唇瓣? 這滋味銷魂得如在雲端,林風雨並未閉目享受,他依然睜大的眼睛注視著,捨不得眨一下,生怕錯過了半分眼前香艷的麗色。 二女時而張開香口相對,像一隻柔潤的小圓環將肉棒套住;時而一同吐出香舌在龜菇上繞著圈,時不時兩條紅艷艷的舌頭還糾纏在一起;時而寧楠將整個龜菇含進嘴裡勾挑吮吸,秦冰則是上下逡巡吻著棒身;時而又是一口一個,一同含住春丸輕嘬。 秦冰迷媚的鳳目,寧楠勾魂的杏眼,不時對望一眼,飽含著羞澀與驕傲,不時又同時望向林風雨,似在詢問愛郎是否滿意? 是否舒服? 配合越發默契,母女連心,甚至不需要眼神的交流,就知道要怎麼做。 她們一同直起身形,四顆乳丘對在一起將肉棒夾在併攏於一起的溝壑中間。 兩對紅櫻桃緊緊相貼,隨著她們上下起伏的動作,豐彈柔潤的乳脂摩挲著肉棒的身周,那四團乳肉,四顆乳珠也在互相磨蹭著。 林風雨渾身像置身於幸福的海洋,肉棒高漲碩​​大得越發猙獰。 當母女倆再度對著穿出溝壑的龜菇龍頭獻上玉口香舌,林風雨再也忍不住哆嗦起來。 慾望的狂潮在香舌同時舔舐龜菇的溝壑時不可阻擋地噴發,肉棒脈動著激射而出。 母女倆同時湊口相就,將精液全數接入口中,一滴不漏。 持續足有一分鐘的噴射終於停止! 母女倆唇舌交換著,糾纏著,將精液全數吞下才意猶未盡地唇分,下唇瓣還各自牽著一根晶亮的銀絲。 羞澀的秦冰如此激情主動,林風雨心中感動萬分。 可這還不算完! 秦冰拍了拍林風雨的屁股,仰面躺下道:「姐姐也想要了,夫君別偷懶。」 林風雨完全沉浸於眼前美景與靈肉合一的情愛無法自拔,猶如提線木偶渾渾噩噩,似乎變回兩人初次歡好之時那個毛手毛腳的小伙子。 秦冰嗔怪地阻止了他毛躁的動作,羞紅著臉吶吶道:「姐姐好久沒有承受小風的……肉棒,怕受不了……楠楠……來幫媽媽……」說完這句話,一張臉殷虹如血,雙手捂住面頰,再也不敢看。 女兒溫潤豐腴的身子又靠了上來,和她面對面緊貼在一起。 花汁泥濘的蜜壺正在愛郎輕輕含嘬,粗糙的舌尖正順著神秘的肉縫上上下下舔動。 嚶嚀一聲,高聳的乳珠也被女兒含在了嘴裡貪婪地舔舐。 上身的女兒像是襁褓之中正吮吸著乳汁,下身的愛郎卻在做著羞人的房事,禁忌的衝擊讓如潮的情慾更有別樣的刺激。 心態適應之後,身體從未感覺如此渴求,那份渴望甚至強於身中歡淫散之時。 她知道,這是一次靈肉合一的交歡,母女同床的禁忌早已將一切條條框框都轟擊乾淨。 會有羞澀,會有難為情,可是沒有矜持,沒有放不開。 秦冰抵受著難耐的快感,顫聲道:「小風,要了姐姐吧。姐姐,忍不住了。」 林風雨直起身子,目光猶如實質盯著秦冰,似乎在說:「冰姐姐,小風來了。」 花肉仍是那麼艷紅,蜜道仍是難耐的高溫。 肉棒一寸寸地慢慢塞入花汁豐沛的蜜道,熟女的肉穴兒充滿了彈性的緊緻。 肉棒可以輕鬆地推開花肉沒入花房,隨即剛剛撐開突破的甬道又收縮回來緊緊包裹。 他的動作那麼慢,那麼溫柔。 秦冰只覺得自己久曠的身軀還是被生生地撕裂了。 不是痛苦地撕裂,而是靈魂仿佛被快感撕成了兩半,要離體而出,魂飛魄散。 花戶再深​​,終有盡頭;動作雖慢,仍有窮時。 雞蛋般大小的龜菇抵住了花心,猶如一顆燒紅的鐵蛋炙住了嫩肉。 秦冰嬌喘著,呻吟著,一口一口深深滴抽著氣,像是瀕死的魚兒。 只是輕輕的一個抽插,秦冰便抽搐起來,她高高弓著腰,雙手死死地揪住床單,貝齒緊緊咬著豐唇。 林風雨九淺一深,慢慢逗弄著秦冰,又時不時給她又重又深的狠狠一擊。 與此同時,他也沒有忽略了寧楠,將她的豐臀抬高,低下頭去一口一口地吃著小魔女的花戶與後庭,讓她不安地扭動著腰肢,想要更多。 愛意纏綿,母女並蒂,秦冰連連呻吟之中​​幽泉火雲洞已是花汁噴涌如潮水。 像小手般的花心更是不知第幾次狠狠地抓住縱橫開闔的龜菇,任由愛郎把最敏感的那一點像要抽出體外一般。 林風雨的動作逐漸加快,每一下都頂到最深,每一下都比之前更重,舌尖也像肉棒一樣刺入了寧楠的蜜壺,正舔弄著神秘的G點。 嚶嚶呻吟著,除了愛郎不遺餘力的肏弄,還有母女倆一同發出羞人又甜膩的呻吟,臉上同是銷魂的肉慾表情。 這般的禁忌刺激加劇了身體的快感,秦冰的高潮即將再度降臨,已是渾然忘我:「好弟弟……姐姐飛起來了……唔……好深……姐姐又要泄了……又要泄了……唔……啊……泄了……再重一點……飛了……飛了……」 這一次慾望的宣洩如此劇烈,溫柔如小手的花心忽然化作一隻利爪,死死掐住了頂著它研磨的龜菇,林風雨也是悶哼一聲,火燙的精液深深射了進去。 高潮過去的餘韻仍就甜美,肉棒還在蜜道里輕緩地小幅度抽送,似一隻小手安撫著痙攣的花肉。 秦冰臉上泛起滿足的笑容,感受到肉棒沒有一絲疲軟,又懼怕似的說道:「姐姐不行了,夫君讓楠楠替一回罷?」 林風雨愛憐地看她一眼,又泛起一絲戲謔道:「岳母大人有命,小婿自當遵從。」 秦冰嚶嚀一聲捂住了臉,羞得靈魂出竅…… 肉棒再探入小魔女洪水泛濫成災的玉壺,二人八年來始終生活在一起,對各自的喜好早已瞭若指掌。 背對著愛郎的她直起身子後背貼在寬闊溫暖的胸膛,雙手向後環住,這樣的姿勢讓蜜道更加緊緻。 小魔女還回過頭,撅著肉嘟嘟的豐唇索吻。 初行母女同床,林風雨不敢太過分,硬生生吞回讓寧楠叫爸爸的話語吻住她,大手同時捧住鮮嫩的傲乳。 小魔女苦熬了許久,口舌舔舐固然滋味美妙,可是對於慾望的高潮總有些隔靴搔癢難以十足十地盡興,此刻三處敏感點同時受襲,方品巔峰之樂。 秦冰正暈乎乎的,神念中忽然傳來林風雨的話音道:「冰姐姐,不來幫幫楠楠?」 秦冰身子又軟了,卻沒有拒絕。 顫巍巍地直起身子,愛郎的肉棒正在女兒嬌艷的花房中抽插,將花肉帶得進進出出。 一對兒白嫩碩乳被他大手從乳根處緊緊握住,推擠得乳肉向前凸出,兩朵粉嫩的紅梅更加傲立。 雙臂將兩人一起環住,伸出香舌輕輕在女兒的乳珠上點了一點,又溫柔地含在嘴裡吸嘬。 林風雨的衝刺很兇狠,寧楠鼻腔中的呻吟也越來越急。 禁忌的刺激瀰漫三人之間,鏡屋反射的春色艷麗無邊。 見愛郎的肉棒殺得女兒毫無還手之力,心驚膽戰之下真怕他把女兒給肏壞了。 知曉林風雨高超的身手,秦冰放開寧楠傲乳來到愛郎身後,將一對兒嬌乳緊貼著他後背摩挲,又獻上豐唇輕輕逗弄著耳朵和肩胛敏感點。 母女雙嬌入懷同時獻媚,林風雨不再忍耐也無法忍耐。 寧楠的層巒疊嶂刮刮蹭蹭之下,精液激射花心,亦引來小魔女高潮回應,花心嫩肉跳動如舌,劇烈舔在龜菇之上…… 初次挑戰禁忌,三人都沒有索求無度,回味著相擁而眠。 因為! 來日方長……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