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2集第27章 神木洞穴

第二十七章神木洞穴 一夜情濃,甜潤如蜜。 日已中天,偌大的朝月宮聲響全無,似乎怕吵著兩位愛侶。 寧楠縮在林風雨懷裡像只慵懶的小貓,酣睡不醒。青春的身段散發著少女獨 有的甜香,誘人犯罪。林風雨卻只是一動不動,靜靜地欣賞完美的嬌軀,看著她 嘴角掛著滿足的微笑。 不知又過了多久,寧楠才睜開惺忪的睡眼。迷濛的視線逐漸清晰,愛郎正陪 在身邊含笑相望。 小魔女撅了撅嘴唇:「林大哥,都醒了也不叫人家。哎呀,頭髮亂亂的難看 死了,不要看。」 林風雨點點她鼻尖道:「自己像只貪睡的小貓,還來怪我。楠楠什麼時候都 好看,為什麼不讓大哥看?」 揉了揉眼睛,又打了個可愛的呵欠,寧楠問道:「現在什麼時候了?」「大 下午,太陽都要下山啦。」 「啊?那麼晚了?今天還好多重要的事情要做趕緊起來。」寧楠慌亂起來, 手忙腳亂地想要起身。 身體的春光一覽無遺,林風雨溫柔將她抱起道:「別著急,今天什麼事情都 沒有咱們在一起重要。」二人互相幫襯著梳洗打扮。寧楠長長的秀髮盤成髮髻, 換上了新婦的裝飾。林風雨心中暗笑,這是要正式向眾妖宣布林夫人的身份,讓 那兩個妖婦莫要打小心思了? 兩人攜手來到廳堂,五妖王與許玲兒早已等候多時。許玲兒正與月華熱烈地 討論著岐黃之術,看來頗有所得。 今日事情很多! 施靈逸,肖苟,奢華倉都帶來了值得信賴的族中女子,共有二十三人。林風 雨抬眼望去,倒是鶯鶯燕燕姿色不俗。施靈逸將他的族人說得不堪,可是今日帶 來的八名女子卻是艷光照人。更別說奢華倉的巨蛟天蛇精一族,豐胸蛇腰,甚是 嫵媚。 林風雨起身向獅,狼,蛇三族說道:「實話實說,現下我還信不過你們。要 得我神功大法,必然要付出些代價。這一點並不強求,你們可考慮清楚了?」 眾妖顯然在一夜的時間早已考慮清楚,一同回答道:「願奉大仙為主,還盼 大仙傳我等神功。」不論是否心口不一,林風雨給每人都下了奴印也不怕她們翻 天。月華早已安排好了兩間靜室,林風雨領著三妖王,寧楠領著二十三名妖女, 分別傳授雙修之法。 靜室內林風雨對三妖王道:「我的修行法門喚作《陰陽大法》,你們修行已 久廢掉原先的功法重新修習,並非良策。不過其中有一門雙修法訣,倒是對修為 大有助益,現下就傳了你們。」說罷將雙修法門細細講解說明,又指點三妖真元 運行的關竅,直到他們都已熟練掌握準確無誤,才又告誡道:「雙修法門雖然奇 妙,尤其對突破修為瓶頸有奇效,但終是輔助之法。你們日常的修煉不可無故打 斷,那才是本身根基。」 寧楠那邊人數更多,而且大多是金丹修為,甚至連築基的都有,講解起來更 為費時費力。而且都是三妖王的女人,講解房中之術林風雨也不便去摻合。 回到前廳,月華與伊麗絲呈上準備好的丹藥與毒物清單,都附上了功效的詳 細說明。 林風雨看得暗暗心驚,丹藥的功效五花八門。見識過月華神乎其技的煉丹之 術,更是一絲懷疑也無。伊麗絲挑釁之時曾口噴五種毒煙毒火,林風雨也不得不 暫避鋒芒,更兼領教過圖騰「七情天女」的威力,感同身受。 細細挑選了幾種丹藥,分別是:七香丹,紫心破障丹,血蓮補天丹,輪迴丹。 七香丹的奇效已經見識過,十分適合不可妄動真元之時的傷勢恢復。紫心破 障丹在修為突破可以幫助靜心凝神,溫養神識。林風雨不禁大嘆可惜,若是南宮 紫霞閉關之前能夠有此丹藥,必然能讓修為更進一步。血蓮補天丹則是應對外傷 有神奇的恢復效果,去腐生肌,骨骼復生也不在話下。最神奇的是輪迴丹,顧名 思義,這顆丹丸有著生死輪迴一般的效果。無論多重的內外傷均可激發渾身潛力 迅速恢復,當然,激發潛力這種事情在任何時候都是柄雙刃劍。藥效過後會帶來 長時間的虛弱。 林風雨問道:「若是重傷搏命之時服用輪迴丹,再經歷一場生死大戰會有怎 樣的後果?」 月華夫人回答道:「主人,輪迴丹最是神奇。可是藥三分毒,功效越猛烈副 作用也是越大。像七香丹藥效緩和,也就幾乎沒有副作用。祖上曾有族人生死時 刻服用輪迴丹,傷勢盡復,可是大戰之後潛力透支,最終變為垂髫老人,戰後即 死。若是服用之後輕取對手消耗不大,還可慢慢調養恢復;若是力戰強敵,真元 再次消耗一空,則是再也回天乏術。不到萬不得已,主人切切不可服用。」 林風雨點頭表示明白,又開始挑選奇毒。最終選了千寒月,青天淚,奈何草 三種。 千寒月可以壓制身體真元氣血循環,如同冰凍一般;青天淚則是周身疼痛難 當生不如死,青天見了也要落淚;奈何草則專攻神念,讓修者縱有一身修為也徒 呼奈何。只可惜最想要的七情天女,伊麗絲修為不夠連使都使不出來,遑論煉製 了。 將幾種丹藥和毒藥選出來吩咐二妖道:「這些東西很重要,儘快安排下去煉 制,能準備多少就準備多少。」二妖自無不可。許玲兒也是自告奮勇,要參與丹 藥的煉製。愛笑的姑娘本就對岐黃之術極有研究,又有非常的喜好,有這等良機 不可錯過。 以林風雨的性格從來拿人手短,說不得也讓拜月玉兔與五毒巨蠍兩族選擇些 出色的人才,傳授雙修法訣增進修為。當然,二妖既已收入房中可不能再讓外人 觸碰,這任務今後自然是他一手包辦。 等待神木洞穴打開的日子很是清閒,幾乎是林風雨出道以來最為輕鬆的一段 時光。每日裡操練眾妖增加實戰經驗,傳授一些戰陣之法,調戲調戲兩個絕代妖 婦,時不時還雙修一番。至於最疼愛的寧楠那是不可落下,清閒的日子裡小兩口 蜜裡調油一般。 閒適下來更有利於靜心的修煉,林風雨逐漸融合多種法則之力,月華與伊麗 絲的異種妖元也是越取越多,越用越是順手。寧楠的修為突飛猛進,小魔女天賦 本是世間頂尖,心無旁騖之下,又是與林風雨情投意合,念頭通達,一路突破毫 無阻礙。 看看過去將近一年的時光,林風雨的修為又到了瓶頸無法寸進,自身評估該 是接下端木恩賜十招沒什麼大問題。寧楠也突破了《陰陽大法》第一層,邁入第 二層中期,短短三年多時光的修煉,便已直追林風雨故去的師傅劉瑾,收拾金丹 初期的修者不在話下。 修為提升不上去,林風雨便開始翻看妖族的法術。可是妖體畢竟與人體有很 多不同,這些法術使出來總有些艱澀,不夠圓轉如意威力大打折扣,無奈之下只 得放棄。 這一日天空密雲不雨,甚是悶熱。林風雨在庭院中施展天罡劍訣錘鍊劍招, 一路劍法完畢收功停下,身後傳來啪啪啪的鼓掌聲。回頭望去,許玲兒巧笑倩倩 贊道:「林大哥這一手劍法當真高妙。」這一年來她跟隨月華學習煉丹之法,修 為也是勤練不輟,又得朝月宮巧奪天工的丹藥相助,已達到築基巔峰,離凝結金 丹只差一層窗戶紙的機緣。 林風雨抹了抹額頭的汗水問道:「比吞雷劍訣如何?」 許玲兒為難地搖了搖頭道:「小妹修為不夠,這個問題可答不上來。」 林風雨心念一動,斂容施了一禮道:「師弟木楓,懇求許師姐傳授吞雷劍訣。」 吞雷劍訣號稱當世第一劍法!雖然不知道和天罡劍訣孰強孰弱,但劍修的頂 尖功法必然有其獨到之處,南宮劍河那一手神技見識過後也是心神嚮往。林風雨 也想借著修習吞雷劍訣,看看有沒有突破修為瓶頸的機緣。他是藍劍山莊鐵定的 姑爺,又是百劍堂的弟子,提出這個要求倒也不算過分。 被林風雨一本正經的樣子逗得咯咯直笑,許玲兒取出一柄長劍,先將《吞雷 劍訣》前兩式細細演示了一遍,才開始解說劍訣。 南宮世家的至高功法共有六式,每一式又含有三四十種變招,分別是一閃, 十絕,百花,千雨,萬星,斷月。許玲兒目前的修為只能施展一閃與十絕,若能 突破金丹便可施展百花;第四式千雨在金丹後期也可勉力使出;第五式萬星則要 元嬰中期以上才可施展;至於最強的一劍「斷月」,據說整個藍劍山莊只有 南宮劍河使得出來,可是誰也沒親眼見過。 許玲兒將「一閃」的口訣詳細解釋了一遍,又慢慢演示一遍。林風雨天賦修 為都是不在話下,一點就透,隨即跟著使了五遍。 許玲兒心中暗暗咋舌,姑爺偌大的天才名頭果然不是空口胡言。只不過看了 兩次便能依樣畫葫蘆,試演起來先期還有些艱澀不靈,到了第五遍就是如臂使指, 不但劍招如同長江大河氣勢磅礴,細節之處更是圓轉如意分毫不差。 林風雨連使了幾次一閃,覺得雖是築基期便能使用的劍法,依然妙用無窮。 心中也是大喜,催促著許玲兒接著傳授「十絕」。 有了一閃墊底,十絕學得更快。惹得許玲兒嘖嘖稱讚:「怪道大小姐對林大 哥傾心,這天賦真是沒的說了不起。」林風雨撓了撓頭道:「不過是占了修為的 便宜。何況只是剛剛學會,真要活學活用融會貫通,還得多多錘打練習才是。」 接下來的幾招許玲兒築基的修為還達不到傳授的資格,林風雨也不貪心,每 日裡除了修煉陰陽門的術法,吞雷劍訣前兩式也加了進來。 轉眼又過了大半年時光正是晚春時節。這半年裡依託雙修法訣的助力,五大 妖王先後突破了多年的瓶頸,步入元嬰中期修為。而學習了雙修法訣的小妖修為 增長也明顯要比其他小妖迅速些。 某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春日的陽光曬在身上暖融融的。寂靜的神木林忽然傳 來一聲亘古龍吟,響天徹地。 施靈逸興沖沖跑過來向林風雨道:「神木洞穴已開,還請主人移步前往。」 林風雨精神一振,這一日早已準備多時,帶上寧楠與許玲兒,由施靈逸領路 前往蒼天巨榕。 原本盤旋在洞口的虯根向天捲起,露出一個黑漆漆的洞口,顯然布有神秘的 法陣,看不清洞內的情況。之前早從眾多妖王口中知曉,洞口內有六條岔路,進 入神木洞穴者會遇到無數光怪陸離的事情,次次不同。若是無法通過神木洞穴, 則會被傳送回洞口倒沒有什麼危險。 能夠進入洞穴的人員有限,林風雨帶著寧楠與許玲兒,五大妖王以及一干天 資出眾的小妖踏入法陣。一陣天旋地轉之後,眾人來到一座平台上,周圍布滿了 樹皮虯須似是到了神木中心。平台邊緣又有七個黑漆漆的洞口,赫然又是七個傳 送法陣。 林風雨問寧楠道:「走哪個洞口?」 寧楠想了一想,面色微微一紅撅起豐唇道:「走後面那個。」 承受了小魔女的白眼,又是相視一笑。林風雨問得曖昧,寧楠答得隱晦。自 是說這一年半來,每當林風雨想要探采後庭妙處,總會這般詢問,小魔女忸怩之 間也是這般回答,二人床第的貪歡秘事不足為外人道也。 這種奇遇全憑機緣,刻意為之反倒有違天道。林風雨隨意一問,寧楠隨口而 答。又向眾妖王交代一聲,前路不知如何,或許便是分別。相處一年半來,林風 雨除了初到妖國之時心情不佳極為暴力,之後都是頗為溫和的。人妖兩遍有些戀 戀不舍,月華與伊麗絲更是落下淚來。溫言安慰一番,起誓若能通過神木洞穴, 必然帶眾妖離開雲霧山谷,林風雨才帶著寧楠許玲兒一同踏入身後的洞口。 又是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也不知被傳送到了何處。待得眼前一亮,三人共 處一座寬敞的廳堂之內,空空蕩蕩的除了正中三個虯須紮成的木人什麼都沒有。 三人摸不著頭緒,又不敢大意分開,前腳貼著後腳在廳堂里摸索。最終連牆 壁都摸了個遍也發現什麼異常。 三人對視一眼,寧楠說道:「看來還是要落在木頭人身上。」都是一般的心 思,林風雨放出神念細細探查一番,卻一絲感應都沒有。陡然法訣在巨榕之內神 念竟然不再受到壓制。 神念無效,只好放出金鐘磚護衛身前,又祭起蒼青環輕輕打去,實在不敢太 用力怕激起什麼大的變故,試探一下先。 蒼青環甫一接觸木頭人,奇異的靈光一閃蒼青環穿體而過。靈光散去木頭人 一無所動。 法寶無效?林風雨嚇了一跳!蒼青環威力卓絕,雖也曾被抵擋卻從未像這次 一般如中空氣。 林風雨與寧楠對視一眼,手指同時一彈。射陽箭與射陰箭同時發動擊向中間 的木頭人。這一次奇異的靈光沒有發動,木頭人被擊中發出一聲如中敗革的聲響, 周身散發出青紫兩道光芒。 林風雨凝神戒備,等了半天也沒等來木頭什麼反擊,撓了撓頭一臉的不解。 許玲兒觀察了一會兒開口說道:「莫不是要用術法把三個木頭人打壞,才能 現出新的傳送陣?」不明就裡,也只好試試看了。林風雨和寧楠又同時彈動手指 攻向中間的木頭人,而許玲兒取出一柄寶劍施展吞雷劍訣,全力一記「十絕」攻 擊左邊的木人。 中間的木頭人一如之前發出青紫兩道光芒後巍然不動,反而許玲兒劈向的左 側木人,翻出赤橙藍三道光芒,隨後一陣翻騰潰散如空氣一般消失不見。 三人面面相覷,十絕雖然高妙,但是以林風雨和寧楠的修為雖是簡單的射陽 箭與射陰箭,也絕沒有不如許玲兒的道理。林風雨大惑不解問道:「玲兒怎麼做 到的?」許玲兒也是愕然道:「不知道,我就全力使了一招十絕。」寧楠猜測道: 「莫非要拼盡全力攻擊一個木人才能解開這個謎團?」「試試吧!」林風雨一邊 說著一邊運起最強的術法神焰九轉。寧楠也緊隨其後運起玉陰掌火。 神焰九轉讓廳堂里起了一陣火焰龍捲風,被攻擊的木人泛起赤橙黃綠青藍六 色光芒,也如之前一般煙消雲散。玉陰掌火纏繞包裹木人,讓它泛起了起色光華, 更形成了一輪彩虹,隨後煙消雲散。 隨著木人的消失,一座新的洞門打開,又是新的傳送法陣。三人完全不明白 發生了什麼,迷迷糊糊地走進洞門。 此時不知何處的一座廳堂里,牆壁上樹皮長出一張人臉,看上去甚是蒼老。 人臉喃喃自語道:「兩個小傢伙都不錯果然沒看走眼,恩,該選誰呢?」林 風雨,寧楠與許玲兒並不知道所作所為全都被人收在眼裡。新的傳送法陣將他們 送入一片地獄般的火海,熱風磅礴,一隻奇異的巨獸不待三人站穩便嘶吼著狂撲 而來……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