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3集~第14章:猛獸出籠

第十四章:猛獸出籠 皇天雷殿里殺人越貨實在是太平常不過的事情,甚至是各門派間不成文的默契。 這裡是修真界,離人人平等最遠的地方,實力是你的一切。 如果沒有,那麼什麼都不屬於你,即使是寶貴的生命。 可像今次這般各門派弟子顆粒無收還是第一次出現,尤其在魔界進犯神州,人人急於提升實力的時候,可說是犯了眾怒。 但是誰也搞不明白這種事情是怎麼出現的,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給搶的。 崑崙派,正天閣,天魔宗這些頂級門派領頭的高手狐疑地看著自家被派入皇天雷殿的弟子,搞不好真是哪位天賦出眾的弟子乾的呢? 林風雨化身周有德混在人群中哭喪著臉,偷眼瞧瞧方玄明焦急的模樣,心裡卻樂開了花。 局面越亂越好! 太玄門原本計劃在方玄衣出關後便大兵壓境,逼迫藍劍山莊低頭。 結果皇天雷殿現世不得不暫緩,如今又出了這檔子事情,各門派怨聲載道誰敢挑頭說離開? 那不是當眾宣告老子得了好處不和你們玩了,就算今天走得了,回頭估計也得給「討債」的煩死。 誰也拿不出一個行之有效的方法來。 自己交人? 誰會幹這傻事,更何況除了南宮紫霞以外,誰也不知道哪個傢伙干出這等毫無節操的事情來。 檢查儲物袋? 這話想想可以,真要誰說出來了,估計和搶劫的傢伙下場也差不多。 這麼一折騰又過去了一天一夜,最終只能是各門派捏著鼻子認了。 這也並不意外,人家有這本事也沒話可說。 原本皇天雷殿里不也就是這麼乾的麼? 方玄明見事情終有了斷沒做任何停留,甚至來不及詢問皇天雷殿內發生的事情。 按照數日前的安排領著一半弟子前往聚寶集,另一半弟子由兩名元嬰後期的長老李昌與侯元吉帶領坐鎮太玄門以防出現意外。 林風雨絲毫不急,像一名普通弟子一樣安安靜靜跟隨著隊伍回到太玄門。 既然寧楠已經出關,藍劍山莊底氣大增。 南宮紫霞又有十足的把握穩住谷虛真人,南宮世家穩如泰山。 對這位嬌妻林風雨可是抱有極大的信心,雖說是個女流之輩,可她在大局策略上實在巾幗不讓鬚眉。 至於被帶往聚寶集的許玲兒也有自保之道。 太玄門大兵壓境。 三江之地各門各派的重要人物也都受邀悉數到場。 一方面太玄門要顯示自身聲威,另一方面也需要各門派同時向南宮世家施壓。 方玄明坐在七香寶車上指揮若定,第一高手方玄衣面色淡漠,冷冷地打量著南宮紫霞與秦冰等人,作為神州有數的元嬰巔峰高手,自有不凡氣度。 南宮紫霞甜甜地笑著對緊張的局勢渾不在意道:「方掌門有禮!今日如此隆重前來,所為何事?」 方玄明也不起身傲然道:「如今魔界進犯,凡我神州宗門無不齊心協力共御外敵。崑崙派振臂一呼天盟成立,唯獨藍劍山莊始終置身事外。本座還想問問南宮莊主何意?」 南宮紫霞攤了攤手笑道:「魔島之戰我南宮世家為神州先鋒,力戰不曾後退半步。方掌門這般肆意汙衊可就誅心了。」 方玄明重重哼了一聲道:「南宮莊主休要偷換概念顛倒黑白。魔界侵蝕神州大地,魔島之上重寶齊出每一日都耗費無數資源方才壓製得住,哪家哪派不曾出過力?南宮世家能在聚寶集安如泰山,又做了什麼?」 南宮紫霞斂去笑容,掃了似乎置身事外的谷虛一眼,寒聲道:「谷虛真人,敢問一句這是太玄門的意思,還是崑崙派的意思?」 谷虛手捋長須道:「方掌門言之有理。神州確需齊心協力方才渡過這場劫難,還請南宮莊主三思。」 南宮紫霞嘆了口氣道:「想不到世間之情如此涼薄。」她飛空而起環顧四周問道:「諸位掌門都在,不知是否記得魔島之戰時,拙夫面對魔界大軍一步不退,為天盟爭取到布陣的時間方才站住陣腳?拙夫當日若顧惜性命後撤,天盟立足未定,會有多少同道隕落?」她目光仿佛穿透了人心,與三江各門派人士一一對視,卻無一人敢直視她。 南宮紫霞又道:「魔頭犯我出雲山。家父身受重傷,本可退卻避其鋒芒。可爹爹力戰魔頭終至隕落,諸位可知為何?」她臉上悲痛卻又堅毅,目光淒楚又凌厲,山風吹動衣帶飄飄更襯絕世風姿。 南宮紫霞提高一個聲調厲聲道:「家父若退,神州高手齊聚魔島,腹地便任由魔頭予取予求,三江之地化為齏粉,太玄門更是首當其衝。哪來的機會由得你太玄門多年來欺我南宮世家!顛倒黑白?拙夫在魔島死戰力斬忘年老魔,藍劍山莊弟子血流成河的時候,你方玄明在哪裡?家父拚死重創魔頭,為神州爭取來喘息時機,你方玄明在哪裡?一個貪生怕死見利忘義的小人,竟敢在此大言不慚?谷虛真人,本座把話放在這裡,南宮世家願加入天盟傾盡全力守護神州。但太玄門絕無資格代天盟統領三江。」 方玄明面色慍怒道:「你藍劍山莊自前莊主隕落之後,便軟弱無能如何服眾?女流之輩,哼,本座真是替南宮劍河前莊主不值。太玄門不能統領三江,難道藍劍山莊人見人欺可以?」 谷虛擺了擺手也道:「南宮莊主,此刻形勢危急並不是論資排輩的時候。南宮世家實力大損,三江之地太玄門出類拔萃,最能服眾。」 南宮紫霞朝著方玄明嗤笑一聲道:「服眾?就憑這個欺善怕惡的小人?待藍劍山莊尚且如此,如何指望他善待各家門派?這些年來​​在座的各位誰沒受過太玄門欺壓?藍劍山莊入駐聚寶集起始終隱忍退讓,交易買賣價格比起行價平均要高上三成,諸位真以為是南宮世家好欺?藍劍山莊不缺靈石,正是自願以自身資財協助各家門派提升實力。哪家門派沒得過藍劍山莊的好處?」 方玄明目中寒光一閃道:「誰知道藍劍山莊打得什麼陰謀詭計。你派這女子潛入太玄門,難道安的是好心?」 他手掌在七香寶車上重重一拍,兩名長老抬手向許玲兒抓去。 許玲兒早已暗暗防備,身形不動,急忙咬破口中一物。 符文亮光閃過,一道青蒙蒙的光暈圍繞周身而起護定。 兩名長老的大手與青光一碰如被毒蛇咬中鑽心的劇痛,急忙縮手退開。 一直閉目不言不語事不關己模樣的方玄衣睜開精光四射的眸子,兩道有如實質的目光射向許玲兒道:「護身玉符?這是林真人製作的罷?倒要領教一下!」 秦冰突然出聲道:「方真人且慢!一個金丹晚輩還不值得您出手。另外也想提醒一句,您可能不了解​​我們,但是一定知道昔年扶氏家族慘案之後,慕容世家焦頭爛額的模樣。」她端莊大方姿容絕美,語聲柔柔諾諾,聽在方玄明心裡卻是一寒。 昔年慕容世家屠滅扶氏一族的凡人,卻付出了十幾名高階修者的代價。 如今林風雨修為更高,真要報復起來除非身陷重圍,否則真是沒什麼辦法。 南宮紫霞撇了撇嘴鄙視道:「一窩子都不是什麼好鳥。本座從不接受威脅,許玲兒與我夫君有大恩,太玄門敢再動她一下,本座便殺你十名弟子。不信便試試!」 藍劍山莊低調多年,此刻南宮紫霞的霸氣讓一干掌門心中大奇,難道是林風雨傷勢復原才給她的底氣? 方玄明心中也有此疑惑,目視方玄衣由他而為。 方玄衣放下環在身前的雙手道:「說一千道一萬,還是由實力說話。這女娃娃誆騙太玄門本座扣下了,還請林真人出來說話。」言下之意,你南宮紫霞不夠資格。 谷虛也道:「南宮莊主既已言明加入六道天盟,本座甚喜。今日之事還請早些定下。」 南宮紫霞不理方玄衣,向谷虛道:「本座確有競逐三江之意。不知真人是兩不相幫呢?還是已有選擇?」 谷虛笑道:「不瞞南宮莊主,天盟一眾高層俱看好太玄門,本座正為此事而來,兩家公平競爭不可大起干戈內耗。」 南宮紫霞展顏一笑道:「真人明人不說暗話。本座也奉勸一句,不妨且行且看。有些事情一旦太早做了選擇,怕是會得罪人。」 谷虛暗暗皺眉,不知南宮紫霞底氣十足究竟有何依仗,心中確實也猶豫是否要出手偏幫太玄門。 若是南宮世家又拿出什麼底牌力壓太玄門,不但個人面子全無,更是有失公平徒損崑崙派顏面。 這麼一想便打定主意,反正林風雨還未現身,與方玄衣也尚未分出高下,且看看再說。 南宮紫霞對方玄衣道:「拙夫尚有要事不便前來見你。」微翹的嘴角顯得很是不屑。 方玄衣目中閃過一絲怒意道:「既然如此,還請南宮莊主划下道來。本座領教藍劍山莊高招。」 方玄明也配合地揮了揮手,太玄門修者法寶齊出陣法齊鳴,五光十色的光芒直透天際,氣勢洶洶。 南宮紫霞銀牙輕咬朱唇嬌笑著,目光轉向西處的天邊! 蒼涼古拙的號角聲悠然響起,充滿著狂野原始的力量。 西面天空忽然陰雲密布妖氣衝天。 咚,咚,咚三聲鼓點,一隻渾身被火焰包裹,威風凜凜的三頭獅子當先開道。 這隻大妖獅吼連連迴蕩天際,一身氣勢分明已達元嬰後期,身後還跟著千餘只獅子,七隻三個頭顱,剩餘的都有兩個頭顱。 火獅左翼後方是一隻元嬰後期的狼妖,它目露凶光通體烏黑,額頭上一撮白毛形成一道彎月,亦是領著千餘只狼妖前來。 火獅右翼的蠍妖則讓人見了頭皮發麻,領頭的是一隻華彩斑斕的巨蠍,八隻大腳利如長槍,猙獰可怖。 居中壓陣的大蛇腦袋上長著一隻獨角,已有化龍之態。 一對蛇目陰寒徹骨,與他對上一眼都如墜冰窟。 行於妖陣後方的則是一群玉兔,領頭的雖是獸身依然頗有嫵媚之相,手中拿著兩根玉杵正擊打著鼓點。 五千餘妖族前來讓谷虛與方玄明驚疑不定,領頭的妖族都有元嬰後期修為,而隨從中俱是金丹期以上,甚至還有三十七隻有元嬰期以上修為。 神州妖族除了背叛的福源洞與封閉的青丘國,從未聽說還有成氣候的,如此多大妖的出現眾人不知是福是禍。 方玄衣不理他人直盯著那隻大蛇,雖然都是元嬰後期,大蛇給他的感覺卻比其他妖族更加危險可怖。 從南宮紫霞方才的表現來看,妖族定是她的外援。 只要拿下這隻大蛇,其他倒是不足為慮。 大蛇回望了方玄衣一眼,壓著妖陣行至南宮紫霞身側兩里的位置擺了擺手。 天空中又降下一顆赤紅色的大印,眾妖齊齊匍匐身姿向著大印行禮。 方玄衣本以為大蛇便是妖族之首,不想它也凌空跪下不由一愣,方才打量起天空中降下大印的位置。 潔白的雲彩中伸出兩隻玉足,高高的足弓,纖美的腳趾,襯得玉足比雲彩更白更美。 一名少女身著白衣緩緩降下,烏黑亮麗的長髮隨意披散,明眸皓齒,雙唇豐滿瑩潤,怒聳的玉峰將輕薄的白衣高高頂起。 她伸手抓住空中的大印,眾妖齊聲呼喊道:「恭迎妖主娘娘聖駕!娘娘威儀四海,福與天齊!」 少女擺了擺手道:「都起來罷!哼,什麼威儀四海,本宮剛剛出關便聽說有人欺負夫家好姐妹,又哪來的福與天齊?」美目流轉透出不善之意打量著太玄門一干人。 那三頭火獅化作個虯須滿面五大三粗的大漢,扯開大嗓門怒道:「何人敢與娘娘的好姐妹做對?真真是不識抬舉自尋死路亂七八糟必死無疑,還請娘娘示下,屬下這就活撕了他。」話說的顛三倒四偏又愛拽文,林風雨若在此恐怕又要給他幾個爆栗。 少女輕笑道:「那也不必急於一時!」她向著南宮紫霞道:「紫兒姐姐,小妹來的不晚吧?」 南宮紫霞輕巧地飛至少女身邊,親熱地拉起她手道:「寧妹妹來得正巧。」二女並立,一如春花之艷,一如玉湖之俏,見之無不失神。 方玄明緊緊握著雙拳,心中驚駭得無以復加。 五千妖族現身助力藍劍山莊,還有五名元嬰後期的大妖,實力上已經穩穩壓住太玄門一頭。 他感到身軀不由自主地顫抖,南宮世家翻出的底牌太過驚人,若是林風雨再現身,如今唯一的依仗方玄衣也不再是優勢。 谷虛真人會為了太玄門全力出手嗎? 谷虛注視少女半天,才不敢置信問道:「可是寧​​楠仙子法駕?」這名少女在魔島之戰中威風八面,跨騎墨麒麟誅殺了無數魔修,更是九陰之體他並非不認識。 只是眼前發生的一切太過匪夷所思,遲遲不敢確定,直到她提起夫家又向南宮紫霞打招呼,這才敢肯定。 大蛇怪眼一翻喝道:「大膽,竟敢直呼娘娘芳名!」聲音如破鑼般瘖啞難聽。 寧楠道:「不得對谷虛真人無禮。」攜著南宮紫霞的手飛至太玄門陣前道:「是誰扣著玲兒姐姐?」一個嬌俏的少女板著面孔,卻無一人敢輕視於她。 南宮紫霞指了指方玄衣道:「方真人扣著玲兒呢!」 方玄衣傲然道:「寧仙子有禮。此女反出藍劍山莊,更言林真人被南宮莊主所害,不搞明白豈可輕放!」 寧楠明知故問道:「你是什麼人?」 南宮紫霞道:「方玄衣,二百六十七歲。嗯,聽說剛剛晉階元嬰巔峰修為。」 寧楠道:「噢。原來就是號稱三江第一天才的方真人。有心了!不過這是南宮世家與林家的家事,方真人未免管得太寬?」 方玄衣道:「正要林真人出來說話。此女所言若真,南宮莊主謀害親夫,本座自當要討回公道。此女所言若假,便是誆騙太玄門,本座豈可讓宗門蒙羞。」 寧楠眨了眨眼道:「林風雨,四十二歲。十八歲時斬西華魔宗元嬰初期修者陰煞老魔,兩年前魔島之戰斬西華魔宗十護法,元嬰巔峰修者忘年樵老。你要林大哥出來和你說話?」 眾妖放聲大笑。 領頭的玉兔精化作個熟美婦人道:「這人怎地有如此不要臉?自家的事情不管,管起咱們林公子來了。」 火獅大漢道:「在林公子面前竟敢稱天才,這廝腦子比我老施還不好使!」 巨蠍也化作個健美麗人道:「井底之蛙,這等人居然趕來惹娘娘的姐妹。」 方玄衣充耳不聞道:「南宮世家居心叵測欲挑起三江內亂,寧仙子是要助紂為虐麼?」 寧楠笑道:「好啦!說得跟真的似的。太玄門威逼藍劍山莊欲要控制三江,各使手段而已。方掌門可不盼著本宮夫君身死道消麼?玲兒姐姐不能再在太玄門手上,如今形勢如此,真要動起手來恐怕難以避免傷亡,方真人定要試一試麼?」 方玄明起身與方玄衣並立道:「寧仙子伶牙俐齒徒逞口舌之利。就這麼輕饒了許玲兒,太玄門的面子又往哪兒擱?當我太玄門好欺麼?」形勢比人強,妖族現身之後他口氣上軟了不少。 寧楠道:「好吧!聽說谷虛真人此來正是要定下三江之地天盟分舵之事,不拿出點真本事怕你們也不服氣!」她抬手向方玄衣道:「兩陣對圓,神州經不起這般損耗內鬥。久聞方真人玄衣大法神妙無比,既然林大哥不在,不如就由本宮討教幾招如何?」 方玄衣心中大怒,之前已被妖族奚落得夠了,如今一個修煉二十來年的小丫頭竟敢向他挑戰。 只是話已說到如此地步,最終還是實力說話。 方玄衣向南宮紫霞道:「南宮莊主,本座若勝了便當如何?」 南宮紫霞嘻嘻一笑道:「你勝不了的!」 太玄門陣中忽然傳來怒氣沖沖的聲音道:「都給我滾開。」 一道人影如同劈風破浪般沖入,太玄門修者人仰馬翻。 待得他們反應過來急急組織陣法反擊,人影背後長出一雙翅膀,霹靂一聲憑空消失現身在許玲兒身旁,雙掌一分逼開兩名元嬰後期的長老。 一把拉住許玲兒又是幾個兔起鶻落從陣中抓出一人,隨手封閉了修為,才閃身來到寧楠與南宮紫霞身邊。 那人雙眉如劍,鼻樑挺直,眾妖又是齊聲歡呼:「參見林公子。」領頭的玉兔精與巨蠍精更是流下淚來。 林風雨回頭對她們微笑示意,對寧楠責備道:「說好了等我回來,你著什麼急呀。萬一傷著了怎麼辦?」 寧楠此刻才又露出少女的嬌憨,拉著林風雨的手臂搖晃道:「讓人家試試嘛。人家現在可不比林大哥差!」 林風雨看著她如畫容顏,一如既往地對自己撒嬌,心中一陣恍惚。 仿佛多年以前面前的小女孩剛剛修煉,在夜總會裡碰到流氓時的躍躍欲試…… 他定了定神,提起剛抓住的太玄門修者對方玄明道:「這傢伙當年對我夫人出言不遜,方掌門又準備怎麼處置?他媽的,我林風雨便是好欺了?」那修者正是胡西林,此刻被擒住嚇得抖如篩糠。 方玄明硬聲道:「寧仙子有言在先,兩家各使手段而已。林真人何必舊事重提?」 林風雨點點頭道:「行,這一陣先打!許玲兒被你烈焰焚身,我回頭再一起給你算帳。」 南宮紫霞道:「方掌門,一局定勝負,任何人不得出手相幫,如何?」 方玄明道:「自是如此。還請寧仙子下場。」方玄衣與林風雨至多能打個平手,但是面對寧楠卻有極大勝算,既然寧楠此前說過這話,自然要擠兌一番。 林風雨毫不客氣呸了一聲道:「權欲薰心,真他媽不要臉!」在寧楠手掌上握了一把示意小心,一腳踢飛胡西林才帶著南宮紫霞退開。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