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二十九章 出雲山上藍劍莊

【風雨情緣】第二十九章 出雲山上藍劍莊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04發表於:SexInSex 第二十九章 出雲山上藍劍莊 時間過了日中,又到了晚霞漫天的時刻。 解除了丹田禁錮的南紫持久力驚人,和林風雨力戰不休。隨著兩人的每次抽 插,她體內殘留的魔氣都減弱一分,直到日又中天…… 不知第幾次高潮的南紫痛苦地呻吟了一聲,伏下身子不敢再動。林風雨朝她 微微搖了搖頭,示意她停下。 南紫咬了咬牙拒絕了林風雨,提起腰肢想要繼續。可就是這麼一提,只感覺 紅腫的蜜穴一陣鑽心刺痛,怎麼也坐不下去了。 林風雨雙目赤紅,臉若淌血,他嘴唇艱難地動了動。南紫對著口型明白他要 說:「你這樣不行的,你會受傷。」南紫深深呼吸緩了口氣說道:「我不會你們 的雙修法門,你現在陽氣鼓盪又控制不了,不射出來讓陽氣回歸丹田任由它們這 麼運轉下去,你的經脈會被重新撕裂的。」其實在四件名器的反覆伺候下,林風 雨無法支持那麼長時間。只是他身受重傷肉體的感覺很微弱,肉棒的快感也減少 了三分之二以上。和南紫長時間的歡好,她早已支持不住,而林風雨還沒有要射 的感覺。 南紫又羞又急,只能不斷地擺動腰肢,讓自己的真陰之氣隨著淫液滲出,好 平復中和那些鼓盪的真陽。她受傷之前有金丹期的修為,比秦冰諸女要高得多, 是以現在真陰之氣依然存貨不少,但是嬌嫩的「彩蝶紛飛」已經又紅又腫,無法 支持。而剛剛破身的女子又指望有多高超的技巧? 打坐恢復的秦冰,寧楠和秦薇根本沒有收功的意思,不知道還要多久才能將 真陽之氣煉化收為己用。若是因此而功虧一簣,林風雨的傷勢恢復可就遙遙無期 了。 南紫深深喘了幾口氣,還想要繼續。林風雨的雙目中流露出無比的痛苦,歡 好本應是雙方快樂無比的事情,卻因為自己的傷勢,不但讓寧楠,秦薇和南紫的 第一次如此草草了事,到最後還弄得南紫帶傷上陣,心中之難過無以復加。 「紫兒,是要讓他射出來就可以了嗎?要不讓我試試吧!」脆生生的聲音響 起,曹慧芸走了過來,不帶半點羞澀地說道:「我以前做過爐鼎的。雖然沒有你 們修者的體質,但是伺候男人的本事,你們都不如我。」她大大方方地說著不堪 回首的往事,之前遇見褚成的痛苦蕩然無蹤。 曹慧芸搭把手扶起南紫。南紫如蒙大赦一般一屁股坐倒地上,大顆大顆的香 汗珠子涔涔而下,更顯嬌艷,喘著粗氣說道:「是,讓他先射出來傷勢應該能穩 住。後面的事情就不怕了。」說罷才想起,身邊還有個曹慧芸,所有人都把她忽 略了。那自己剛才浪蕩的表現不是全給她看去了?哎呀羞死個人了,還以為沒人 看見呢,不敢面對曹慧芸,急忙又對林風雨說道:「我先運功一會兒把體內的真 魔氣驅除乾淨。我的傷已經沒大礙了隨時可以停下,有事情叫我。」說罷羞羞怯 怯地躲開林風雨和曹慧芸的目光,掩耳盜鈴一般雙目一閉,自顧自地打坐去了。 不待林風雨有所反對,曹慧芸二話沒有地張開薄薄的嘴唇,一口將帶著南紫 淫液的肉棒含進嘴裡。 肉棒剛進入一個柔軟的腔道,林風雨就忍不住抽了口冷氣,打了個寒顫。這 是一張怎樣的妙嘴兒?曹慧芸因為吸氣而陷下的雙頰與上下顎緊緊箍住肉棒,兩 排貝齒被她巧妙地隱藏起來,包裹著肉棒的口腔全是嫩肉。 而那條細長的香舌即使在將肉棒吞入口內,依然可以靈巧地伸縮,一會兒舔 在龜頭的溝壑上,一會兒捲住棒身,讓肉棒的快感層層疊疊。相比於蜜穴的嫩肉, 口腔的肌肉更加靈活可控,曹慧芸的嘴兒更是如同神器。 將肉棒舔弄一番,曹慧芸調整了下姿勢張開妙口,緩慢地一寸一寸地將整根 肉棒全部吞入口中。林風雨此前曾有過秦冰和南紫的口舌服務,但是秦冰最多只 能吞進一半,而破身之前的南紫更是淺嘗輒止,與曹慧芸一比毫無技巧可言。又 粗又長的肉棒已經伸進她的喉管,不斷蠕動的咽喉正反覆擠壓著雞蛋般的龜頭。 更讓他無法忍受快感的是,將肉棒全根吞入後,曹慧芸還將香舌伸出口外,這一 來肌肉的牽引之下,咽喉更加緊縮,而曹慧芸又用手掌托起睪丸,一邊輕輕地撫 弄春袋底部,一邊用香舌舔舐。 林風雨還能看見曹慧芸略有些痛苦的臉龐,被這麼粗大的一根肉棒緊緊塞住 口腔,不暢的呼吸必然會帶來不適。而曹慧芸略微適應了一下,狐媚的雙目與他 對視,臉上露出一個享受的笑容,用淫蕩的表情來增加林風雨的快感。 林風雨顫抖著牙關,震驚這從未想像過的口舌服務,是如此舒爽,如此刺激, 而曹慧芸略帶痛苦又狐媚的表情,修長的脖頸因為粗大肉棒的深入而漲大,居然 讓一向樸實待人的林風雨升起一陣凌虐的快意。 曹慧芸睜著媚眼,大口呼吸了幾下,憋住氣將螓首左右轉動,用口腔內的嫩 肉摩擦著棒身,舌尖不停地伸縮勾挑著陰囊和睪丸,而雙手輕柔地撫弄著陰囊底 部和會陰處,刺激著林風雨的快感。 林風雨只覺得肉棒的快感無法忍受,而曹慧芸柔媚騷浪的表情更是深深地刺 激著他。下身一陣肉緊的感覺,精液不可抑止地噴射而出。 強大的衝擊力竟然沒有讓曹慧芸放鬆對肉棒的包裹,她依然左右擺動螓首, 臉上保持著媚笑,舌頭陡然加速舔動著春袋,直到狂潮般的精液全部射盡,才吐 出肉棒,還吞下了精液,又伸出香舌在肉棒在打著轉將它清理得乾乾淨淨。那條 香舌尖細又奇長,能夠大幅度地纏繞著棒身。狐媚的雙眼看著林風雨,似乎在詢 問:「滿意嗎?我的主人。」………… 林風雨一身鼓盪的真陽之氣盡數回歸丹田。混沌迷濛的丹田由於大雨剛過的 天空陰沉無比,但是低壓的黑雲逐漸散去,慢慢要顯露出天地初生之時的陰陽分 明。 肉體的感覺快速恢復,真氣的運行再次自由掌控,林風雨忙不迭地向曹慧芸 投去一個感激的眼神,也盤膝坐下運行起《陰陽大法》來! 日頭又偏西,晚霞的餘暉照耀山尖。林風雨才從入定中醒來。一身功力恢復 了近三分之一,得到寧楠,秦薇和南紫的先天真陰,一時無法消化完全,只能先 儲存在丹田裡。而體內的傷勢有所控制,大部分經脈已經恢復如初,崩斷的心脈 也已連接在一起,接下來就等時間讓它慢慢復原。 秦冰,寧楠,秦冰和南紫依然運功未完,曹慧芸在邊上的空地里生起一堆火, 在火堆上架好小石板壘出個簡易的爐子。石板底部被爐火燒得焦黑,卻又不太傳 熱,她將乾糧擺在石板上,加熱得剛剛好。賢惠的模樣讓林風雨完全無法想像, 中午時分還是同一個人用那張無雙妙口為自己帶來的快樂。 見林風雨醒來,曹慧芸抬手招了招:「餓了沒?吃點乾糧?」林風雨從儲物 袋裡拿出衣服穿上,有些呆滯地走過去,伸手拿起個饅頭,看著曹慧芸期期艾艾 的不知道說什麼,半天才憋出一句:「謝謝你!」其實他內心裡一個聲音在狂呼: 「你的嘴怎麼能這麼厲害的?」曹慧芸臉色微微一紅,笑了笑說道:「說謝干什 麼。於情於理,都是我應該報答你的。若不是你,我們五個女人的下場,你也猜 得到。」或許是那雙眼角上翹的眼睛的緣故,笑起來總帶著點狐媚。 林風雨撓撓頭,嘴巴張了幾次都說不出什麼話來。對他來說,這種氣氛實在 有些尷尬。 曹慧芸看他這樣子,哪裡有一點法力驚人的高人風範,憋著笑說:「林大仙 人還是別想著怎麼給我說謝謝了。我只是做了點小事。她們幾個一會兒醒來你要 怎麼辦,還是多費點心思在這事兒上面吧!」這一說林風雨的臉色瞬間苦了下來! 完了,冰姐姐不知道要怎麼和她交代,這會兒不是不小心摸了楠楠的胸,抱了抱 薇姐姐的事兒那麼簡單;楠楠估計能拿這話頭欺負我一輩子;薇姐姐,好像不會 怎麼樣……;南師姐,額,紫兒姐姐那刁鑽的性子,會怎麼樣猜不出來,八成沒 什麼好事。 曹慧芸難能想不到林風雨在頭疼什麼,終於憋不住,咯咯嬌笑了起來:「哎 喲我的林大仙人,你可真是……哎,怎麼說你。我肚子都給你氣疼了。」林風雨 眼前一亮,哀求似的說道:「慧芸姐,你一定有辦法對不對,趕緊給我出點主意。 求你了求你了,我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辦啊。」曹慧芸白了他一眼喘勻了氣:「每 個人都愛你愛的不得了,只有你這個笨蛋仙人不知道。就算之前是朦朧的喜歡, 你那麼拚命把大家救了,我的林大仙人,還有誰能離開你麼?你在想紫兒是吧? 我告訴你吧,女孩子沒有誰會去廢心思欺負一個她不喜歡的人的。」過往的事情 一幕幕在眼前重現!秦冰自不必多說,自己第一次從邱五行手裡救出寧楠,在她 額頭那一吻和她的嬌羞;在天南大學荷花池邊,和秦薇相擁的旖旎,她沒有任何 反抗;就連南紫每一次欺負自己之後,那更像調戲成功的得意笑臉…… 林風雨頹然坐在地上狠狠地啃了一口饅頭:「我就他媽是個笨蛋。」搖了搖 頭忽然想起一事,盯著曹慧芸問道:「慧芸姐,我魯莽問一句。你以前怎麼會被 抓去做爐鼎的?你沒有修者的體質啊。」曹慧芸心思通透明白他的意思:「不只 是你們修者有爐鼎之術,武者也有的。褚成給我下了桃花蠱,讓我變得淫賤不堪 日夜索求,又給我一門修煉的法訣。那門法訣對我沒有任何作用,只能讓我成為 爐鼎配合褚成練功用。褚成每次練功之後體內的雜質都會廢棄在我這爐鼎內。你 問這個是不是要幫我報仇?」她故意把話說得直白露骨,話語之間,眼睛直勾勾 地盯著林風雨。 林風雨大怒:「總有這種王八蛋,慧芸姐你別擔心,回頭我端了他后土門給 你出氣。」臉上表情沒有一絲虛偽,是動了真怒。 見林風雨表情之中沒有一絲鄙視,瞧不起的神色,曹慧芸繃緊的心弦陡然一 松。終究還是有一個不帶著任何有色的目光看我的人。 欣喜之餘,曹慧芸忍不住問道:「幫我出氣,林大仙人用什麼身份啊?普通 朋友?還是……我男朋友?」林風雨表情一僵,又是愁眉苦臉,他完全會錯了曹 慧芸的意思,把一句玩笑話當了真。冥思苦想了半天,正色說道:「慧芸姐,若 你不嫌棄,我會向冰姐姐她們說明。咱們已有肌膚之親,我不能放著你不管。」 他只是本能地覺得,既然和自己有過肌膚之親,就是自己的女人。當然,那張讓 他神魂顛倒的妙口還是希望日夜品嘗的。 曹慧芸一陣錯愕,忽閃著眼睛不敢相信地問道:「你,你在說笑話麼?」她 完全無法理解,一個做過爐鼎的女人,連自己都嫌棄自己的破鞋,怎麼會得到林 風雨這種修為高深的修者,如此認真地對她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林風雨表情嚴肅,二指併攏指天:「若有半句虛言,天誅地……」話未說完, 曹慧芸帶著香風撲進他懷裡,那張無雙妙口堵住了他的嘴唇,臉上的淚水滂沱而 下,含混不清地說道:「我是個濫得不行的破鞋,不配做你女人。你若願意,我 就做你的女奴,你就是我的主人。」林風雨聽到這話心裡產生了一股凌虐的快意, 這種感覺讓他毛骨悚然,推開曹慧芸正色說道:「慧芸姐你不喜歡我?」曹慧芸 一邊抹著臉上的淚珠,話語帶著顫聲哀求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早就喜歡你 了……只是,只是我這樣的……情況,被人知道了你要給人笑死的,會拖累了你。」 林風雨撫摸著她的秀髮:「別人怎麼說,關我什麼事情。我只問你喜不喜歡我?」 曹慧芸的淚珠又如斷線的珍珠湧出,說不出話只能連連點頭。不等她抹去臉上的 淚水,又被林風雨一把摟緊吻住…… 良久,唇分。林風雨說道:「我的門派里從來沒有奴僕,只有夫妻和師徒。」 欣喜若狂的曹慧芸還是只能連連點頭,眼中卻閃過一絲狡獪,我的主人,你不喜 歡奴僕麼?我會讓你知道奴僕的好處的。 終於等到曹慧芸止住淚水,林風雨才鬆了口氣。回頭一望入定的四女還未醒 來,想著要面對她們接下來的樣子,又是愁眉苦臉。 曹慧芸卻在他耳邊說道:「別怕,姐姐教你一招。一會兒她們醒來若是情況 不對,你就裝傷,恩,裝的嚴重點。大家都你情我願的,看你還傷著就顧不上刁 難你啦。後面時間久了大家就都接受了,你還怕什麼?」林風雨大喜過望,摟著 曹慧芸又重重地親了一口。當下覺得豪情萬丈,胸有成竹,什麼南紫寧楠,你們 再刁鑽還不敗倒這一記絕招之下?哇哈哈,我林風雨怕過誰? 正在意淫不已,曹慧芸又推了他一把:「趕緊放開我,萬一被她們看見了, 我看你怎麼裝。」林風雨頓時又變成一隻受驚的鵪鶉,剛才的英雄氣概一掃而空, 忙不迭地放開曹慧芸。兩人隔著爐台正襟危坐,就差沒煮上一壺香茶,以世弟, 賢姐相稱,討論討論高山流水了…… 最先醒來的是寧楠,她體內接受到的真陽之氣最少,又是無意識地昏迷,很 快就初步消化完真陽醒來。 見林風雨坐著和曹慧芸兩兩相望,興奮地爬起來衝到他身邊,似模似樣地左 摸摸右摸摸。林風雨拍開她撓得自己痒痒的手:「傷勢控制住沒大事情,以後慢 慢恢復就好了。」寧楠先是高興地親了他一口,隨後就扭住林風雨的耳朵提起, 指著渾身赤裸的秦薇和南紫說道:「她們倆是不是也獻身給你了?你是不是裝著 傷沒好故意的?」林風雨還想掙脫辯駁,瞬間曹慧芸剛交代的方法湧起心頭,不 做任何反抗反而捂住胸口心脈的斷裂處,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樣。 果然寧楠嚇了一跳,趕緊鬆開手關切道:「林大哥沒事吧,楠楠太不小心了。 你要是再有事,嗚嗚嗚……」林風雨心頭大爽,這等招數隻要稍加變化,以後大 有施展的機會。所謂一法通,萬法通,哇哈哈,我林風雨果然是個天才。 心頭爽歸爽,表情還是要保持著痛苦,直憋得臉如豬肝。他做戲也有天分, 苦著臉說道:「傷勢只是控制了,不是好了。哎喲,楠楠,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得邊上的曹慧芸憋得只好回過身去不住地咳嗽,林風雨還在自鳴得意,寧楠緊 張得雙眼抓瞎根本看不出來。她作為明白人給出的評價卻是:「表情略顯誇張不 知收斂,演技還需磨練。」南紫,秦冰和秦薇陸續從入定中醒來。南紫一臉憤恨 地探查了下林風雨的脈門,黑著臉不理他,秦薇則是得意地大喇喇坐在他身側, 旁若無人;秦冰見此情景,又見林風雨時不時摸摸胸口,一臉痛苦,只是嗔怪不 住瞪他幾眼。 幾人都不說話,這可怎麼辦?林風雨一臉苦瓜相,慧芸姐你教人教全套啊。 正沒奈何處,忽然心生警兆回頭一望。 只見晚霞邊一人足底踏定一柄寬大的寶劍,朝著幾人御風而來。 林風雨不知道來人是誰,隱隱覺得此人修為深不可測,莫說有傷在身,就是 全盛時期拼盡全力也不是對手。心中大急地跳起將幾人護在身後叮囑道:「一會 兒情況不對我拖住他,你們快走。」來人速度好快,看著還在天邊,兩個眨眼的 功夫就落在幾人眼前。只見他中年模樣,長眉如劍,三綹長須,目光如電氣勢逼 人,姿態瀟灑湛然若神。 林風雨虎著臉剛想開口,就聽那中年男子朝這邊揮了揮手說道:「紫兒,過 來。」南紫忸怩地搖了搖身體,低聲說道:「爹!」不甘地瞪了林風雨一眼,曼 步向中年男子走了過去,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林風雨這才發現二人之間眉宇頗 有相似。 中年男子伸手一搭南紫的脈門,一手捋著鬍鬚,片刻之後點了點頭,向林風 雨橫了一眼:「若不是莊裡的命牌顯示你真元復甦,還找不著你。」隨手在身邊 布下個隔音陣法。 林風雨聽不見他們說什麼,突然見到未來的老岳丈,心裡有點緊張。只見中 年男子嘴唇動來動去,臉上看不出表情。南紫則是一會兒興奮,一會兒撅嘴賭氣, 一會兒自豪,一會兒不滿。 說了有半頓飯時間,南紫才走回來對林風雨說道:「我爹爹要和你說話,你 過去一下。」林風雨緊張地搓了搓手,想著怎麼給未來岳丈留下個好印象,問道: 「我叫他前輩好還是世伯好?」南紫咧咧嘴給他來個皮笑肉不笑:「我還沒答應 嫁給你了,你叫他南宮莊主吧。」眾人吃了一驚,南宮莊主?在他們有限的修者 界知識里,能這麼叫的只有一家——劍氣縱橫,南宮世家。難怪南紫手上法寶層 出不窮,還全是高級貨,力斗屍魔時那柄紫青寶劍更是威力無窮。 南紫見眾人的表情,嘟嘴說道:「不好意思了各位姐姐,我真名叫南宮紫霞。 一直以南紫的名字在凡間行走,只是為了簡單不是我爹想兒子想瘋了,也不是故 意要隱瞞各位。」這又不是什麼大事兒,林風雨這會要全力應付未來老岳丈才是。 他整了整衣冠,用自以為飄逸的姿勢走到中年男人身邊躬身拱手道:「南宮莊主。」 中年男子看都不看他一眼,不耐煩地擺了擺手又布下隔音陣法,就這麼讓林風雨 弓著身子。林風雨也不計較,老爸嫁女兒,心頭總是不爽,再說了,對老岳丈恭 敬一點也沒什麼不好。 南宮莊主冷聲說道:「你幫紫兒治好了傷恢復修為,這份恩情必有厚報。南 宮世家語出如山,你不用擔心。」林風雨趕忙應道:「南宮莊主不敢這麼說,晚 輩讓紫兒身陷險境,實在是慚愧。」南宮莊主冷冷地一哼道:「紫兒是你隨便能 叫的嗎?」林風雨愕然地看了他一眼,老丈人對我意見很大啊,連個親昵的稱呼 都不給這怎麼辦。 林風雨呆了半天硬著頭皮說道:「莊主,我和紫……紫霞已有夫妻之實,這 名字我應該叫得。」南宮莊主捋著鬍鬚說道:「我南宮世家高門大院,你這小子 雖然沒什麼身份背景,天賦修為倒是不錯。已有夫妻之實,恩,已有夫妻之實。 這樣罷,你即刻與紫兒隨我回出雲山,你二人完婚。我南宮世家的女兒,未出嫁 便失了處子之身,家裡丟不起這臉。」林風雨直感覺形勢急轉直下,剛才還對自 己冷言冷語,這會兒要自己成婚。幸福來得要不要太快?只是,冰姐姐她們我還 沒給個交代呢,就這麼回去不太好吧。 林風雨說道:「謹遵莊主命,只是晚輩還有幾位紅顏,還得先向她們說明一 番。」心裡美滋滋地想著,有南宮莊主出面,這天大的面子冰姐姐她們得給吧? 好歹這就算把紫兒的問題解決了。 卻見南宮莊主勃然大怒:「放肆!我認你做南宮家的女婿已是抬舉你。竟敢 還與別的女人勾三搭四,你當我南宮世家好欺嗎?立刻與她們了斷跟我走。」林 風雨大驚失色,這轉折要不要太快,要求要不要這麼離譜?了斷?可能嗎?南宮 世家潑天權勢,高手如雲,能攀上關係是福氣。可是,我林風雨豈能做這種無情 無義的小人。 他小事情糊塗,遇到大事從來都是當機立斷,正色朝南宮莊主又拱了拱手說 道:「莊主,晚輩與她們相識在紫兒之前,做不出這等不仁不義的事來。我想紫 兒也不會同意莊主和我這麼做!莊主,先請三思。」南宮莊主臉上怒意勃發,似 乎忍了又忍,良久才恨恨地吐了口氣說道:「也罷。你初入我南宮家門,不好太 過逼迫與你,免得人說我南宮世家仗勢欺人。這樣罷,紫兒為你正妻,其餘做妾, 哼,不是看你捨命救了紫兒,你敢這樣與我說話還不廢了你的舌頭。」林風雨臉 上悲憤莫名,你南宮世家權大勢大,如此盛氣凌人是不是太過分了。若不是因為 南宮紫霞,我才懶得與你多囉嗦。可是夾在父女二人中間,實在難為,答應南宮 莊主的條件吧,是不是對不起秦家三女和曹慧芸,不答應吧,紫兒可怎麼辦?他 強忍著怒氣沉聲應道:「莊主,在我心裡紫兒和她們一般無二,她們和紫兒也一 般無二,從未有過大小之分!每個人我都會用生命去愛護,每個人我都會疼惜。 若真要分大小,在林家不由晚輩決定,紫兒和各位姐姐妹妹自行決定,我絕無二 話。莊主,我就算是南宮家的女婿,紫兒終究是我林家的人!」南宮莊主勃然大 怒,一聲:「放屁!」如同晴空起了一道霹靂,震得山林迴音滾滾。一句粗話都 能喝得如此聲勢,不愧四大世家的家主之一。 他鬚髮皆張怒不可遏,戟指林風雨:「我已一再忍讓,你竟然不識好歹!好, 好,好,我立刻殺了你,南宮家的女兒不愁嫁不出去。」一身氣勢逼人,要暴起 發難。 眾女聽不見他們說什麼,見南宮莊主忽然暴怒都心情緊張。 林風雨朝他恭恭敬敬地一鞠躬,顫抖著扛住南宮莊主逼人的氣勢說道:「晚 輩難敵莊主神威,此事因我而起,只盼莊主看在紫兒面上,不要和諸女計較。就 請動手吧!」南宮莊主冷哼一聲,一掌驚雷般的劈下,氣勢洶洶山林震盪。眾女 忍不住一聲驚呼,林風雨知道雙方功力相差太遠,一心護住諸女怕還手之下,南 宮莊主更怒,還容易牽連諸女。索性唉嘆一聲,閉目待死。 南宮莊主一掌勢不可擋,威力無窮,拍到林風雨面前見他不閃不避,為了諸 女堅定無比。這一掌忽然撤去了所有的氣勢,一翻手腕拍在林風雨肩膀上,南宮 莊主哈哈大笑。 眾女嚇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眼看著林風雨就要被南宮莊主擊斃,忽然他又 勾住林風雨肩膀,如同親兄弟般親昵! 林風雨簡直無法接受這樣的變化,愕然看著身邊的南宮莊主,見他冷峻的面 龐因為大笑而變得和藹,如同春日的陽光,讓人心裡暖融融的。 南宮莊主朝林風雨豎了個大拇指:「小兄弟,有你的!劍河得罪了,別往心 里去,來來來消消氣。」拍了拍林風雨的胸口,又露出個瞭然的神情語重心長地 說道:「女人太多麻煩,大家都是男人我懂。哪,別說我不仗義,這就幫你一把 給你賠罪。」說完就扳著不知所措的林風雨肩膀朝諸女走去,看著像失散多年的 好友…… 南宮紫霞撅著嘴嬌嗔道:「爹,我跟你說了這呆頭鵝傻傻的,你嚇唬他沒用。 非不信要試。」南宮劍河教訓道:「老爹在給你選男人呢,能隨便嗎?」一張臉 卻看不出什麼教訓的嚴厲,嬉皮笑臉揶揄女兒的樣子和剛才真是天壤之別。 林風雨這時才覺得冷汗全身,好像鬼門關里走了一圈,期期艾艾說道:「前 輩你……」南宮劍河打斷他道:「行了行了別前輩了,你這小朋友不錯,有意思, 和紫兒成婚前咱們兄弟相稱吧!」眾人齊齊汗了一把,這也太隨性了,和未來女 婿兄弟相稱,虧你想得出來。 南宮劍河對著諸女說道:「各位弟妹有禮,哥哥南宮劍河,今後還請多多照 顧些紫兒不要欺負她哈。初次見面,哥哥有些小禮物送上。」說著拿出四個儲物 袋,四女一人一個。這話一說,等於以大哥的身份幫林風雨認下了四個媳婦。所 謂長兄如父,南宮劍河又是頂尖兒的人物,這等身份說出的話,哪是誰敢輕易反 對的?林風雨心裡一陣暖意,好兄弟啊,這是幫了我大忙啊。 不理眾人被南宮劍河的隨性弄得目瞪口呆,南宮紫霞扯了扯林風雨問道: 「爹爹剛才和你說什麼?」林風雨瞥了笑嘻嘻的南宮劍河一眼,不知道哪個才是 他真實的面孔。卻被紫霞催促道:「讓你說就說,我爹爹就那樣子不用怕他。」 這對林風雨調和後宮是件好事,南宮紫霞心知肚明,南宮劍河也不阻止。林風雨 說道:「前……大哥說要我只娶你一個,和冰姐姐她們了斷,我不同意。又說要 你做正妻,冰姐姐她們做妾,我說在我心裡你們都一樣重要不分大小,真要分你 們自己去分,不關我事情。」眾女聽得心花怒放,南宮紫霞卻做出一個噁心的表 情:「誰答應要嫁給你 了?真不要臉!你那大哥也是個不要臉的,都給我找了 十七個小媽,還敢提這等條件。你倆真是臭氣相投,互為知己,恭喜恭喜。」說 的眾女大笑,南宮劍河則嘬著牙花子不住搖頭:「這女兒,哪有這麼說親爹的。 欺負你老公一下就來揭我老底,女大不中留啊!」倒是秦冰大氣得很,絲毫沒有 面對大人物的怯意,朝南宮劍河一禮說道:「小妹謝過大哥!今後小風若是欺負 咱們,大哥可要為小妹做主。」她清楚地知道林風雨最需要的是什麼,直接替他 攀上了南宮世家的交情,又維護林風雨的面子。 南宮劍河哈哈一笑:「好說好說,弟妹真是蘭心蕙質。小弟若是不好好珍惜, 我非大耳廓子抽他。」這麼一說,等於應承了秦冰等諸女的關係。 又拋出個儲物袋給南宮紫霞說道:「瑯嬛仙府拿去給你男人閉關養傷用。」 說罷又拱手對諸人一禮:「劍河就不打擾兄弟和各位弟妹,兄弟,你傷好之後, 歡迎來我出雲山藍劍山莊一行!紫兒,你也該回家看看了,你娘想念你得緊。」 南宮紫霞接過儲物袋大喜,笑嘻嘻地扯著父親的手臂說道:「紫兒謝過爹爹!」 南宮劍河捋著鬍鬚不住搖頭:「女生外向,女生外向。見了爹爹沒點親昵,這會 兒給你男人送點東西才來表示。完了完了,南宮世家以後要給你搬窮了。」眾人 看著這位高人滑稽的樣子實在忍俊不禁,南宮紫霞則羞了個大紅臉,跺跺腳揮手 趕人:「快走快走。你再不回去十七個小媽才該想你了。」南宮劍河如同中了箭 的兔子蹦了起來,御劍凌空飛去,留下一長串聲音道:「兄弟,我這女兒刁鑽得 緊,哥哥是巴不得早點把她送出去。情義啊兄弟,以後可就由你代哥哥收這份苦 了哈哈哈!」林風雨也高聲叫道:「小弟傷好之後,再攜全家往藍劍山莊拜會大 哥……」聲音滾滾,南宮劍河揮了揮衣袖,瞬間去的遠了。 林風雨一臉心滿意足:高人行事,就是不同。一出手就解了我的大難題。回 頭一看諸女,一個個拿著南宮劍河給的儲物袋,翻出裡面的東西把玩,曹慧芸打 不開儲物袋,又是秦冰幫她開了。 剛想著可以享受左擁右抱美事的林風雨見自己根本無人理會,心裡哀嚎:他 媽的,在家裡果然就我最沒地位。 不過轉念一想,五美都已失身自己,今後的性福生活可期。心頭又美滋滋起 來……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