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二集 笑春風 第一章 暗謀

【風雨情緣】第二集 笑春風 第一章 暗謀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30發表於:SexInSex 第一章 暗謀 陽光明媚的早晨,高高聳立在金翎島頂端的凌雲樓,因為易天行放出的雲彩 遮蔽顯得有些陰暗。而林風雨的咄咄逼人讓沉悶的氣氛更加壓抑。 林風雨的所作所為並非初生牛犢不怕虎,其實他心裡非常之畏懼。但是林風 雨很好地利用了天盟最大的弱點——頂級門派之間利益糾葛之下的不和。 也就是說,天盟的組建固然會受到中下層門派的支持,但是在五大門派,四 大世家之間,必然存在重重的矛盾——且大多存在於暗中。 崑崙派突如其來的一手固然讓大家措手不及,卻又怎能讓這些頂級門派齊心 協力? 正天閣的支持不過是想順水推舟,組建天盟之後必然會與崑崙派竭力競爭權 力,而跳出頭來的崑崙派在這件事情上一個處理不慎,就容易落下把柄,反而給 了正天閣之後一個有力的證據。 天魔宗自谷元真人出現起,就針鋒相對毫不退縮,天盟組建之後會有怎樣的 動作不言而明。 至於實力略遜一籌的碧雲宗,四大世家等,同樣各懷心思。重重糾結的複雜 狀態之下,林風雨有理有據的做法根本容不得崑崙派強硬打壓。天魔宗,碧雲宗 等還在不著行跡之間給予他一定的支持。一旦崑崙派蠻不講理,天盟組建之後分 劃權力地盤之時,正天閣跳出來一句:「你崑崙這麼處理事情,怎麼放心把大權 交到你手上?」崑崙必將陷入完全不必要的被動。 谷元真人心中怒意滔天,面上卻絲毫看不出來。此刻他反倒一句話都不說, 冷冷地看著林風雨與騰天寶。 林風雨一步一步走向騰天寶,他真想就地擊殺騰天寶,順勢滅了后土巫門。 可是心中一個聲音始終在狂呼:「不能激動,不能激動。后土巫門不是威脅,此 刻若動手反倒給了崑崙派口實。一定要冷靜,一定要冷靜!」騰天寶心中也是驚 怒交加:「這世間女子多得是,哪有一個高階修者願意娶一個破鞋為妻?分明是 拿我后土巫門做個由頭而已。如今踏入漩渦,南宮世家袖手旁觀,怎麼辦?怎麼 辦?」林風雨走到騰天寶面前,重重吐了一口氣壓下動手的衝動:「騰掌門,你 后土巫門辱我陰陽門太甚,此仇不共戴天不死不休!今日六道天盟組建在即陰陽 門大局為重不願多生事端,他日曹慧芸修煉有成必然親手報仇雪恨。后土巫門洗 乾淨脖子等著罷!」回頭對谷元真人道:「前輩,陰陽門亦與西華魔宗不死不休, 若天盟有所徵召定不推辭。但晚輩羞與宵小之輩共事,我陰陽門不參與天盟亦不 反對!就此告辭,還請見諒!」說罷頭也不回走下凌雲樓,心中卻是重重舒了一 口氣,一身冷汗再也控制不住淌了下來…… 見林風雨離開,南宮劍河也道:「諸位道友,南宮世家要準備與陰陽門結親。 天盟之事劍河亦是有心無力,日後圍剿西華魔宗,南宮世家必不落人後。諸位見 諒。」說罷也走下樓去。 兄弟倆回到房間,兩家人都在,聽了事情的經過都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 房外的消息不斷傳來,六道天盟如約組建,崑崙派,正天閣,碧雲宗,天魔 宗,福源洞與養心殿領頭,三大世家為佐。林風雨和南宮劍河對望一眼,不知什 麼原因上官文辰與端木恩賜最終沒有提出異議,而一直很跳的易天行也終究參與 了組建。 兩家人面面相覷苦笑不已。果不其然,南宮世家與陰陽門的置身事外引起了 軒然大波,瞬間兩家在修真界被罵了個狗血淋頭,祖宗十八代名聲大噪。眾人也 是無可奈何,有利必然有弊,對於兩家來說,從泥潭中暫時脫身才是最重要的目 的。既然目的達到,付出的代價也就無法計較了。 南宮劍河苦笑道:「賢弟,咱兩家現在就是過街的老鼠,明日一早便離去罷。」 林風雨不解道:「大哥不如我們現下就走,留在這裡被人罵可不是什麼舒服的事 情。」南宮劍河搖了搖頭道:「天盟正式組建,咱們雖然不參與,連點表示都沒 有就說不過去了。無論如何等到明日吧!」隨著各大門派世家宣布達成協議,昆 侖派宣布將於兩月之後於崑崙山舉行盛大慶典,正式成立六道天盟並公布各項盟 約。中小門派凡願意遵守盟約者均可加入六道天盟,共同對抗西華魔宗。 隨後關於南宮世家與陰陽門自私自利,不顧大局的言論很快在修真界裡傳了 開來…… 不過這些最終沒有影響到對天盟知根知底的兩家人,名聲這種東西你介意就 很重要,不介意麼也就那麼回事。更何況針對西華魔宗的行動兩家不可能置身事 外,一時的罵名也算不得什麼。 倒是婚禮的事情更讓大家興奮,南宮世家最出色的女子要出嫁怎可能隨意了 事?必然是大操大辦!林風雨始終在世俗簡樸生活,不懂這些大世家的排場,婚 禮事宜就由南宮世家一力承擔。 林風雨則用頂級法寶金鐘磚作為迎娶南宮紫霞的聘禮。手中有金鐘磚與蒼青 環兩件攻守兼備的法寶,略有些重複,另一方面南宮劍河贈與四女的法寶更是價 值不菲,不在金鐘磚之下。一塊金鐘磚換取南宮世家稀世珍寶當然有些寒磣,只 是林風雨身家微薄,也只能拿出這點聘禮,這份恩情只有來日再報了。 柳若魚見女兒即將出嫁,女婿又是出色的人才,心中高興,拉著諸女不斷討 論婚禮的準備細節,興之所至還拿出去一面鏡子,鏡中放出光芒不斷模擬婚禮的 進程,遇有不如意處立刻修改。看得南宮劍河與林風雨連連心中叫苦! 南宮劍河忍耐了一陣,果斷拋棄兄弟情義聲稱還有事情需要安排處理,落荒 而逃。林風雨作為新郎官哪能不理此事?諸女又是興致勃勃,他心中有甜有苦, 倒是耐下性子,一副真心實意參與進去,只盼望這次婚禮儘量完美,不給五女留 下遺憾。 與此同時在崑崙派的靜室中,谷元真人臉若寒霜。他身邊一位劍眉星目,面 如冠玉的年輕修者道:「師尊,陰陽門與南宮世家拒絕參與天盟一事後續如何處 置,還請示下。」谷元閉上雙目裝作不在意道:「區區兩家何足掛齒?不必與他 們一般見識!如今一切以剿滅西華魔宗為重,你且去請慕容家主來,說我有要事 相商。」年輕修者躬身道:「玄機領命。」赫然是名滿天下的崑崙派年輕一輩第 一人,修為已達金丹巔峰。 片刻之後慕容千罡到來,玄機識趣地關上房門離去。 慕容千罡對道藏行了一禮道:「真人喚千罡來有何要事?」谷元冷聲哼道: 「陰陽門與南宮世家不尊天盟之命,林風雨做了南宮劍河馬前卒。本尊說過拿他 立威言出必行,慕容家主可有妙計?」慕容千罡抿了一口茶笑道:「陰陽門與南 宮世家不顧大局,若聽之任之我天盟威信何在?真人勿憂,千罡心中已有計較。」 谷元來了興趣問道:「計將安出?」慕容千罡道:「南宮劍河奸詐詭狡不好直接 下手。但林風雨見識淺薄,且為人最重情誼。據我慕容家情報,只需如此如此, 自然能一舉三得!」谷元拍手贊道:「妙計!一來可逼得林風雨就範,二來讓南 宮劍河投鼠忌器,三來還可能逼出陰陽門隱藏之實力。慕容家主不愧智多星之名。」 慕容千罡謙道:「真人謬讚,千罡為天盟略盡薄力而已。」正天閣西側百里之外 一座無名的荒島。日中時分的陽光十分強烈,一名姿態瀟灑的中年男子正踏在海 邊的巨石之上。狂猛的海風吹得他長袍獵獵作響,他卻一無所覺一般出神地望著 海面,不知在想些什麼,嘴角泛起的微笑猶如春日暖陽。 天邊飛來一道驚虹眨眼掠過海面,輕輕落在中年男子身前。霞光散去,只見 一名女子身段修長,凹凸有致,鵝蛋臉甜美可人。若有金翎島上的高人在此,必 然認得出這位絕色女子竟是碧雲宗宗主雲蕊。 雲蕊朝中年男子道:「南宮家主相召,不知何事?」不必說,這中年男子自 是南宮世家家主南宮劍河了。 南宮劍河一手捋了捋飄動的鬍鬚說道:「兩餘年不見,一定要有事才能約你 出來相見麼?」雲蕊雙目一眯,曼步走向南宮劍河偎依在他胸前:「你那夫人在 此,怎地不去陪她?」南宮劍河順勢將她動人的身軀擁住,大手撫著她長發: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實在想念蕊兒得緊了。」雲蕊柔聲道:「河哥,有緣無份 也是無可奈何。蕊兒心中也想念你得緊。」兩人溫存了一會,攜手在海邊沙灘上 席地而坐。 雲蕊螓首靠在南宮劍河肩頭開口道:「河哥,崑崙派逼迫至此,你南宮世家 下一步怎麼辦?」南宮劍河笑道:「下一步麼?自然是我南宮世家天之驕女出嫁, 些許罵名何足為懼不去理他。倒是你為何不聽我勸非要攤這渾水?」雲蕊無奈道: 「碧雲宗何時輪到我這宗主一言而定?上有聖姑下有聖女,宗主就是兩頭不得好 的受氣包。」南宮劍河打趣道:「聽你這麼一說,還不如回去做你的聖女了。」 雲蕊道:「若不是師門恩重,真不想做這勞什子的宗主,嫁給你算了。」兩人說 到傷心事無言沉默了一會,雲蕊又道:「你那女婿倒是個好福氣的,想出個亂七 八糟的主意自以為高明,卻不知道你這大哥背後為他勞心勞力了多少。」南宮劍 河道:「今日還要多謝蕊兒一旁相助,否則光憑我南宮世家與陰陽門,真不能如 此順利脫身才是。」雲蕊臉蛋在他胸口膩了膩道:「咱們之間還說這些幹甚麼! 別人怕他崑崙派,我碧雲宗可不怕。正經是你考慮周到,陰陽門不打緊,六道天 盟沒了南宮世家已是顏面有損,若再得罪碧雲宗,那可鬧大發了。我也做不了什 麼,一旁幫幫腔卻是簡單。」南宮劍河捏了捏她臉頰道:「上官和端木兩家昨夜 還和我信誓旦旦,今日反水卻是毫不留情。正經是自家女人靠得住些。」雲蕊在 他胸前捶了一下道:「知道我的好,當年想不顧一切讓你娶我又猶猶豫豫。正經 是你那女婿更像男子漢,姓曹的女子那般身世也照娶不誤,她可比我有福氣得多。」 南宮劍河無奈道:「你是碧雲宗聖女,咱倆的事情若是傳出去可怎生得了。哎, 終究是家大業大任性不得。」雲蕊道:「如今這般也好。天盟內矛盾重重,谷元 好大喜功天盟日後難以善了,咱們裡應外合便了。」南宮劍河道:「還是蕊兒知 趣,正是要你幫我南宮家渡過難關。」雲蕊道:「只要與碧雲宗無害,我說什麼 也幫著你,又何須你來說?」南宮劍河哈哈大笑:「做了宗主,果然公私分明得 緊!」二人你一言我一語,說些要事,聊些情話。海島風光旖旎,各自都有些情 動。 南宮劍河拉起雲蕊一口吻住。光天化日之下,雲蕊還有些抗拒。可架不住南 宮劍河的大手在她胸臀處不住輕點掃動,下下都直指敏感部位。她只覺得小腹一 團慾火燒得渾身發燙,心中抗拒一去,綺念便不可阻擋。一雙清澈的雙目里儘是 數不清的情慾,原本聖潔的無暇仙子變成懷春的少婦。 南宮劍河的大手已經探入雲蕊衣裙之中,將一對彈性十足的碩乳抓住揉捏。 雲蕊的玉手也隔著長袍緊握住他勃起粗大的肉棒,流轉迷離的眼波嬌艷得像要滴 出水來:「河哥,你……壞死了……就知道欺負蕊兒……」南宮劍河肉棒被她握 住,粗氣急喘:「誰讓我的蕊兒如此嬌媚誘人,見了便忍不住想要好好蹂躪一番。」 他大手一揮二人衣物盡去,陽光之下雲蕊一身雪色的肌膚白得耀眼,胸前兩團碩 大的乳丘正在南宮劍河大手中不斷揉捏變形,兩顆玫紅的乳頭高高站起。 軟綿綿地躺在南宮劍河懷中,雲蕊哪還有點一宗之主的樣子?那享受愛郎撫 摸的慵懶神態,使得原本就國色天香的美女更加誘人,看得南宮劍河神魂皆醉。 雲蕊閉上美目,任由南宮劍河在她身上探索,嘴角帶著一絲歡樂的甜笑。她 一手勾住南宮劍河熊腰,一手輕輕擼動肉棒,趁南宮劍河興起不備,一口將肉棒 含進嘴裡。 她雙手捧著大肉棒在嘴裡進進出出,滑膩的唾液在嘴裡發出咕咕唧唧的聲音, 飽含春情的媚眼注視著南宮劍河,一對碩乳緊貼他的雙腿磨蹭。隨著火熱的肉棒 在口中挑起情慾,幽谷之中逐漸濕潤。那具玉體散發出女體的幽香,將兩人都包 裹其中。 這幽香比任何春藥都來得強烈有效,南宮劍河忍不住衝動將雲蕊按在身下。 粗糙的舌頭在她乳珠上舔了幾口,就感覺雲蕊嬌吟聲中,一隻玉手抓住了肉棒, 引導它慢慢進入蜜穴之中。 南宮劍河覺得肉棒仿佛突入了一團溫熱的暖水包覆之中,兩人都發出一聲暢 快的呻吟。 「蕊兒,你真的好美……哥哥好愛你……」「蕊兒也是……好愛河哥……啊 ……」話語聲中,南宮劍河奮力一突,肉棒全數扎入蜜穴之中,惹得雲蕊嬌軀微 微顫動,卻沒有逃離他的侵犯,反而蜜穴一夾肉棒旋轉著圓臀讓肉棒在穴心裡研 磨。「蕊兒好舒服……河哥你的肉棒好硬……好熱……插得好深……蕊兒兩年來 都在想……河哥……這麼干我……」粉臂一勾,雲蕊融化在濃情蜜意之中。蜜穴 里粗大的肉棒蠢蠢欲動,雲蕊纖腰旋磨迎合著,滿滿的愛戀強烈渴求南宮劍河接 下來的動作。 鼻尖儘是女體的泛濫的幽香,享受著肉棒被緊窄的蜜穴熱情如火的吮夾,南 宮劍河一手握住香乳,一邊開始盡情抽插:「蕊兒……你……夾得好緊……還又 吸又咬……真是爽死了……蕊兒愛不愛被這樣操……」「愛死了……每次都插得 這麼深……蕊兒就愛被你干到……干到元陰大泄……爽的要死掉……」隨著南宮 劍河的抽插,雲蕊的嬌軀又熱了幾分口中浪叫連連,胸前玉乳在南宮劍河的衝鋒 動作下旋轉甩動,當真是乳浪翻滾。 南宮劍河將雲蕊翻過身子,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從後插入,圓潤的翹臀隨著他 的衝刺不斷被擠扁,發出啪啪的聲響。 雲蕊似是極愛這個姿勢,浪叫聲又高了幾分:「哎……啊……好哥哥……你 好硬……好棒……又熱又挺……嗯……好會幹…插的蕊兒好……好爽……好舒服 ……啊……花心都給你插破了……再猛點兒……嗯…就是那兒……再用點力……」 欲仙欲死之中,正在往巔峰攀登的雲蕊忽覺肉棒退出了身體,只在蜜穴口輕點, 急得她連連扭臀催促,待到南宮劍河再次肉棒狂沖而入,才又發出一聲高亢的呻 吟。 「好蕊兒,且看哥哥這一路劍法耍得如何?」南宮劍河採取「三淺一深」, 第一淺只放入龜頭,第二淺只達蜜穴的一半便抽身而出,第三淺更是只輕點蜜穴 口。在雲蕊連聲嬌嗔之中才將肉棒以極快的速度一插到底。 雲蕊被插得一聲尖叫:「啊……河哥你……好厲害……唔……不要這樣逗蕊 兒快點把蕊兒的花心干穿…唔……好哥哥……就是這樣……姿吟好爽……好愛你 ……啊……又要……又要泄了……」她的乳波臀浪如同身邊的大海波濤,南宮劍 河只覺得泡在蜜穴中的肉棒被一股噴射而出的陰精澆淋得渾身酥麻,此刻也無法 忍耐:「好蕊兒……你的穴兒太緊了……哥哥忍不住要射了……」「好哥哥…… 啊……快射吧……把精液全部……射給蕊兒……」嬌喘當中,一團被熱力包裹的 精液噴射而出,雲蕊嬌軀顫抖,那美妙的滋味令她四肢緊繃,將她徹底融化……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