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38章:魔島之戰~下

第三十八章:魔島之戰(下)各顯神通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大敵當前,林風雨依然止不住腦海里一幕幕將回憶重放。 陰煞老魔擊傷南宮紫霞,才有了兩人的相遇結緣。 而元藏山一戰,更是生生將林風雨一家人拖入了修者的世界,也由此斷了與扶語嫣的情緣。 忘年樵老是真真正正的西華魔宗傳人! 六極真魔影的厲害已經領教過,破法金角更是壓箱底的絕活,當年林風雨差點就死在這一招之下。 如今天盟與西華魔宗高手捉對廝殺,任何一人取勝騰出手來都能對亂軍戰局有極大的助力,甚至可能一戰決定形勢。 忘年樵老是西華魔宗排位最末的護法,林風雨作為後輩第一人名聲在外,但是比起修為與經驗仍然處於下風。 此時此刻雙方都沒有了任何保留實力的可能。 深吸了幾口氣放鬆心情,摒開各式各樣的雜念,林風雨晃動肩膀張開風雷二翅,諸般法寶盤旋身側蓄勢待發。 忘年樵老陰笑一聲道:」本座真不是你林風雨到底是個什麼傻瓜。 天盟數次對你出手,致你愛侶離去,身受重傷九死一生,如今還來谷元這幹人賣命。 講道理的話,西華魔宗和陰陽門才當聯手對付天盟才是。 扶娘娘就在那裡,不知道現下你心裡是個什麼感覺? 「 林風雨臉色古井不波只是瞪視他良久,才開口悠悠說道:「天地有正氣!師門教誨林風雨從不敢忘。和天盟是私下仇恨,但是西華魔宗濫殺無辜,不得不除!「 天地有正氣! 聲音響徹戰場百里之地。 忘年樵老臉上浮現出回憶悲痛的表情,沉聲道:「濫殺無辜?嘿嘿,好一句濫殺無辜。小子,待你日後知道真相可莫要後悔。「又獰笑一下道:」啊,也沒機會了。 今日你必死無疑。 「 他一揚手,一塊十餘丈大小,聲勢驚人的巨磚帶著風聲尖嘯狠狠砸向林風雨。 林風雨不敢怠慢,急忙祭起金鐘磚也化作十餘丈大小擋在身前。 二寶各顯威能,一聲巨響兩道黃光交織在一起各自倒飛而回,一番試探不分勝敗。 林風雨收回金鐘磚,兩人幾次交手已知忘年樵老修為比自己要高上半籌。 當下也不猶豫,見對手的巨磚盤旋之後再次砸來,晃動風雷二翅從虛空中遁走。 忘年樵老閉上雙目,兩隻耳垂詭異地拉長至肩膀處連連扇動不停。 猛然雙目一睜身形電閃撲向空中某處,同時祭起一隻湛藍的瓶子罩去。 瓶身傾倒,瓶口向下噴出一股灰濛濛的氣息。 這道氣息充滿了死氣,見之欲嘔更不用說聞上一聞或是直接接觸了。 林風雨早已非昔年吳下阿蒙。 世間元嬰巔峰的修士見得多了,曾經壓箱底的風雷二翅若是用來逃命自然十拿九穩,可是戰場之上怎會如此託大。 遁走於虛空之間始終保持著警惕,見忘年樵老出招便提早戒備。 灰色死氣一出,林風雨大喝一聲口噴玄黃天心陰陽五雷,手揮玉陽掌火,弒神火鳥也現身而出噴出陰陽雙焰。 漫空的雷火抵住灰色死氣! 陰陽門的浩然正氣與西華魔宗的邪魔惡氣正面相絞。 忘年樵老手掐法訣,一道道靈光連綿不絕向法寶打去。 藍色寶瓶一縮一漲,逐漸轉為灰色,而噴出的死氣則從灰色變為濃墨般的黑色。 死氣仿佛來自幽冥地獄,帶著深入骨髓的不平怨念,不停侵染林風雨的心神。 高手之間生死之戰,再不是當年與端木恩賜之間的比試教技,也不是聚寶集時的互相試探。 一個稍有不慎便是道消隕落的下場。 林風雨怒喝道:「煉製這等法寶要殘害多少人的性命!還說不是濫殺無辜?「 忘年樵老嗤笑一聲道:「你那扶風葫蘆又能好到哪兒去?「 林風雨不再多言,反倒心中有了別的計較。 他左肩雷翅舒展到最長,翼展足有二丈長短。 虛影般的翅膀雷聲轟鳴,直到整隻翅膀均被電光團團包裹才朝著黑色死氣一扇。 晴朗的天空被濃雲遮蔽暗如黑夜,密雲不雨。 驚雷霹靂忽然而來,雷光密如天空降下的無數閃電牢籠——陰陽大法「雷光焦獄「。林風雨以天地間至正的雷光消弭至邪至惡的死氣:」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更何況我殺的都是該死之人,少逞口舌之利,你蠱惑不了我。 「 雷光降落如天河傾瀉,濃雲蘊含至陰,霹靂蘊含至陽。 自從得大榕樹王指點之後,林風雨融會貫通體內陰陽二氣,至陽至陰盤旋環繞流轉不絕。 這一道雷光焦獄竟將不知道凝聚了多少生靈的藍瓶死氣漸漸壓制。 忘年樵老也是頗覺意外,他也沒想過光靠這一道死氣便能擊敗林風雨,只是這等魔道至寶被輕易壓在下風,也是他未曾料到的。 他眼中閃過一陣厲色,六極真魔影同時現身朝林風雨撲來。 六極真魔影堪稱魔道至高法訣,煉製極為不易。 忘年樵老已將每一尊都凝練到元嬰後期的戰力,且六魔相互配合純熟流暢,戰力不遜一些元嬰巔峰高手,只差一步便能大成。 。 林風雨見狀大喝一聲:」只你有分身之術嗎? 「他一拍頂門,一股青氣直衝天際,又分為十二股,十二祖巫分身亦在虛空中現出身形。 六極真魔掌刀兵之鋒,十二祖巫掌天地無行。 林風雨凝練祖巫分身時日不多,但是這些分身各含有一絲祖巫精血非同小可,且數量又多上一倍。 此刻兵鋒赫赫,各色術法翻飛,一時也看不出勝敗。 忘年樵老深深凝視了一眼祖巫分身,又掃視一遍極力舒展的雷翅道:」小子逃生之術用不得了,準備好受死了嗎? 「 林風雨掌純鈞在手壓根不理他的挑釁,長劍指天,天空降落的一部分雷光被劍尖吞入。 戰鬥至今始終是見招拆招,這一擊主動進攻也想試試對手的深淺。 忘年樵老冷冷地看著並不出手阻止,只是暗暗戒備。 一來高手對決誠心發招,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二來也想看看這名震天下的天才修者蓄勢一擊究竟有多少斤兩。 純鈞劍身仿佛吸滿了雷電被無數電光繚繞,林風雨手腕一抖發出紫色的劍氣。 如同銀河傾瀉而下形成的萬丈飛瀑,劍氣噴薄而出又化作千千萬萬迷濛的雨霧,密密麻麻向忘年樵老粘去。 ——南宮世家吞雷劍訣」千雨「。 林風雨的本命功法陰陽大法原本真元就比普通修者深厚得多,又跟隨南宮劍河修習劍道,這一招千雨發出整個南宮世家也就僅遜南宮劍河。 更何況陰陽大法與吞雷劍訣都飽含天地正氣,被林風雨集於一身,這種浩然正氣對付魔修正有著天然的克制優勢。 只見劍光或如螺旋急速旋轉,或如尖刀直刺,或如一張大網左右包夾。 一招三變,正是千雨的精髓所在。 更為難能的是,林風雨的千雨劍氣周圍還纏繞了朵朵星光。 吞雷劍訣加上天罡劍氣,兩種截然不同的劍訣同一時間使出,其間行雲流水一氣呵成絕無任何阻滯。 忘年樵老轟然動容,不愧年輕一輩第一人。 普通的元嬰後期修士在他面前根本沒有任何生還的可能。 老魔不敢怠慢,浩然正氣讓他極不舒服,這兩式劍訣又讓他感到莫大的威脅。 他左右手虛引結出兩片黑色光幕在身前一擋,隨即口一張噴出面青羅傘蓋將身軀牢牢罩住。 這面青羅傘蓋大有來頭。 昔年西華魔宗曾有神州的頂級防禦至寶」八方無極傘「,在元嬰修士手中堪比崑崙派杏黃旗。 杏黃旗作為先天靈寶,拿給仙人使用都無法發揮全部威力。 落在神州確實明珠蒙塵,此刻崑崙派二十一名元嬰修士布成陣法,也不過撐出百朵金蓮。 而且除了中央那朵碩大的蓮花堪稱凝實之外,周圍的蓮花離旗杆越遠,影子越是虛無黯淡。 八方無極傘亦是西華魔宗昔年集合全宗之力方才煉成,和杏黃旗無法相提並論,但勝在元嬰修士可以將此寶的潛能全數發揮出來。 此寶蘊含奇妙的空間威能,在神州堪稱無上防禦法寶。 正道圍剿西華魔宗,八方無極傘被合力破去。 如今忘年樵老手中的青羅傘蓋,則是由八方無極傘的法寶殘片修復而成,威力不可同日而語,也難以抵抗群戰的無數轟擊。 可是放在單打獨鬥,仍是頂級至寶。 劍光來勢洶洶轉眼及至,青羅傘蓋如御風飛舞,泛出一片奇異的符文陣! 劍氣呼嘯,符文流轉。 狂暴的劍氣遇上符文猶如鑒於劍群落入了水中,雖然砸起無數水花,卻​​最終沒入被水面吞沒。 林風雨眉頭一挑,抬眼望向青羅傘蓋道:「好奇異的法寶,西華魔宗名不虛傳。再吃我一招如何?「劍光再展又欲發招。 忘年樵老收掉林風雨的劍氣,丹田真元鼓盪不已也是極不好受。 和正道對西華魔宗幾乎一無所知不同,正道這邊的人物資料在西華魔宗極為詳實。 所以林風雨雖是戰鬥不多,特點卻被挖得清清楚楚。 忘年樵老知道他真元渾厚,神通極多,不過經驗不足,火候不夠的缺點也是一覽無餘。 此刻林風雨連續發招,且威力更勝之前一記石破天驚的劍訣,凝神應對之餘也是暗暗冷笑:小子果然沒經驗,頂尖高手相爭豈是片刻就能分出勝負的? 待你真元消耗,老夫便要你隕落此地。 滾滾星力隨著劍訣如雪花般灑落,星光彙集於劍身,正是天罡劍訣奧義所在。 林風雨大喝一聲:」妖孽,吃我陰陽門道術。 「寶劍圈轉,劍氣如波光粼粼的湖面泛起漣漪。 忘年樵老以不變應萬變,依舊以青羅傘蓋接招,對此寶自信心頗足。 林風雨這一劍單使天罡劍訣! 吞雷劍訣雖強,畢竟心法與他的陰陽大法不盡相同,難以發揮全數威力。 此刻面對青羅傘蓋,乃是實打實的硬碰,花招取巧全無作用。 忘年樵老只覺一股威力奇大的劍氣從四面八方湧來,湖面的漣漪眨眼間變成了暴風雨下大海的驚濤駭浪。 天罡劍訣毀滅性的星光帶著浩然正氣,要徹底破滅魔宗邪法。 老魔急急打出三道法訣,青羅傘蓋急速旋轉,傘蓋向上張開泛出青紅二色光芒,如同一朵青紅邪異的魔蓮。 蓮心旋轉之下形成一道漩渦將無數碎裂星光再度吸入。 法寶品質的差異在此時顯露出來。 純鈞劍畢竟稍遜了頂級法寶半籌,劍招盡出,依然破不開忘年樵老的防禦,老魔立於不敗之地。 林風雨索性收起純鈞劍! 祭起虛靈爐,雙臂舒張在身前畫了了圓圈,陰陽雙焰融合在一起,虛靈爐中炎龍冰鳳飛出,點睛妙筆一般鑽入圓環形成八卦圖案。 他雙掌平推,八卦火焰再度襲向忘年樵老,劍招不能建功,便要用三種真火焚化青羅傘蓋。 魔蓮微微伸縮,有了生命一般地呼吸著,傘蓋上鑲嵌的無數奇珍異寶閃閃發光,八卦真火繞著魔蓮焚燒,卻被那道光圈隔絕於外。 忘年樵老持定傘柄,嘴角掛著輕蔑的詭笑盯著林風雨,似是嘲弄,似是不屑。 林風雨與忘年樵老旗鼓相當一時僵持不下。 其餘高手對戰亦是氣象萬千各顯神通。 端木恩賜大戰嘯天! 端木恩賜祭出神木龍王鼎,那凝聚著乙木精氣的神木龍王盤旋在木鼎身周,毀天滅地的龍息一口一口地噴向嘯天。 嘯天鬚髮虯張威猛如獅,手持一口赤銅巨鍾,蒲扇大的手掌一下一下拍在鐘頂。 那巨鐘的震盪聲響徹天地,虛空中有一股股音波屢屢將龍息化於無形。 天鷹聖者之前亮出的旗幡已漲大到十丈方圓,十隻怪鳥從旗幡中飛出,羽翅連連閃動,道道怪風捲動遮蔽了天地。 怪風如同道道風刃,要攪碎陣中的一切。 天機子擺出七根算籌盤旋飛舞,他時不時擺弄一陣,隨即手指彈出靈光定在空中,風勢頓阻。 林風雨若能分心四顧,一定會為帝刀霸劍雙戰易天行與雲蕊的戰局感到驚詫。 這一陣幾乎可說實力懸殊,南宮劍河曾以一人之力壓制二魔,易天行敢向谷元叫板,戰力不在劍神之下,又有雲蕊助陣,可說是天盟這邊十拿九穩的一戰。 可惜此刻易天行狀況極為異常。 他修習的功法讓面相原本金髮黃眉,麵皮也發黃,此刻卻透著淡淡的青氣。 額頭豆大的汗珠顯得頗為刺眼,不知正在承受著怎樣的煎熬。 如此一來,帝刀霸劍的合擊之術反而占據了上風。 聚寶集一戰,西華魔宗眾護法顯然均未使出全力,此刻雙魔的合擊之術恐怕南宮劍河來了也要頭疼。 易天行陷入莫名其妙的異常,便只剩下雲蕊獨撐大局。 她頭頂放出一朵嬌艷欲滴的牡丹,花瓣無風自動舒張不已,一派異香罩定兩人苦苦支撐。 黑白郎君激戰天元子。 西華魔宗大護法一身功法運行到極致,儒雅的面龐半黑半白,黑如濃墨,白如冬雪。 雙手各持一劍,也是一黑一白。 兩柄寶劍射出的攪碎虛空的劍風。 天元子身形變得足有一丈長短,渾身長出黑色的鱗片覆蓋軀體。 偏偏動作靈動之極,密密麻麻的劍風偶爾才能掃到那麼一兩道,均被堅硬的鱗片擋下。 玉面童老早已祭出無邊血海! 此刻兩軍混戰血氣濃厚,虧得空中的魔眼將血氣盡數吸走,否則這一道秘術還不知是怎樣的威力無窮。 五方大師頂門罩著一口金鐘,手中敲擊著一隻木魚。 木魚的篤篤聲引來金鐘共鳴,每次鳴叫都盪出層層金光波紋,將血氣隔絕,也讓玉面童老詭異的身形無力接近。 喃喃吟誦的經文咒語更是不斷消弭血氣,五方雖處守勢卻大占上風,修為比其師兄五鹿顯是還要高上半籌。 有蘇不言隱居青丘國與世隔絕,卻修煉千餘年,此刻現出天狐本相,一雙利爪堅如法寶,身後六尾飄逸舞動。 崑崙掌門谷元真人掌控七顆寶光燦燦的圓珠,每一顆都蘊含著磅礡的仙靈之氣重如山嶽,卻占不到半分便宜。 七顆寶珠青丘國主不閃不避以狐尾橫掃擋住,兩道利爪揮舞之時破空之聲強如巨獸嘶吼。 谷元面沉如鐵,張口噴出一朵青蓮架住利爪。 那朵青蓮支撐了片刻便化作團團靈光破碎。 七顆圓珠又到,有蘇不言狐尾連擺,巨響連連擊飛圓珠,自己也被打了個筋斗…… 林風雨揮劍,劍光如雨一波強似一波,看似大占上風實則心中焦急。 青羅傘蓋牢牢護住忘年樵老,讓他沒有分毫可乘之機。 連連使出的劍訣讓體內真元消耗極是迅速,他實在沒有分毫把握在真元耗盡之前能夠攻破青羅傘蓋。 高手鬥法最忌心性不穩,面對著出道以來生死之戰的強敵,始終堅定無比的道心也出現了一絲波動。 忘年樵老忽然睜眼獰笑著打出兩道法訣,青羅傘蓋忽然在旋轉中生出極大的吸力,借著真元匯聚的劍光重重一扯。 同時取出一座陣盤祭起。 這一扯力道好大,林風雨竟然立足不穩向前兩個撲跌好懸才穩住身形。 可是雙足踏定的虛空閃現玄奧的符文,林風雨身形如同攪亂了一池平靜的湖水,符文變做駭浪滔天的絲線波紋,將他纏了個嚴嚴實實。 發力掙了幾掙,絲線紋絲不動,林風雨身陷險境反倒定下心來。 張口噴出弒神火鳥,絲線被火鳥的真焰一燒便即開始融化,林風雨藉機脫身。 可是忘年樵老陣勢已成,林風雨剛脫虎口又入狼窩。 身周的絲線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絞來,老魔右手五指連彈,十道帶著可怖威壓的陰雷直襲弒神火鳥…… 【書友們實在抱歉,11月工作繁忙沒有時間好好地碼字。 生活上又出現了一些變故,沒有心情靜下來寫書。 本周末會更新第二集的最後兩章。 再道一聲抱歉】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