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42章:蓋世劍豪

第四十二章:蓋世劍豪 魔尊風度翩翩,施施然飛至藏劍峰道:」藍劍山莊一戰損失如許精英弟子,怕是要有百餘年無法恢復元氣了罷? 」 南宮劍河不再激動,恢復了往日的鎮定,淡淡道:「正是如此!」 魔尊繼續說道:「南宮莊主,你山莊能戰之人不多。算上三位長老吧,卻不是我神宗對手!莊主想要撤退保存實力的心思本座明白,但是只要本座在這裡,保證一人都走不了!你信不信?不若便降了如何?」 「魔尊,你好像忘了一位!」南宮劍河忽然笑得歡暢。 「哦?是哪位?難道我走了眼?倒要請南宮莊主多多指教!」魔尊哂笑道。 「不錯,此人乃當世絕頂之高手。只要有他在場,沒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只要有他在場,他站在哪一方,無論形勢多麼惡劣,哪一方都能反敗為勝!」南宮劍河笑成了一朵花。 「是麼?呵呵,南宮莊主,我怎麼就是看不見哪!趕快替我引薦引薦如何?」魔尊裝腔作勢的左右張望道。 「不用找了魔尊,能來的人都在你面前。此人近在眼前,就是他!」說著,南宮劍河伸出寶劍般修長的手指,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南宮莊主?」魔尊不可置信地看了看他,臉色卻逐漸凝重,逐漸地恭敬,他沉著聲道:「不錯,南宮莊主!本尊真不該小瞧了尊駕。只要南宮劍河還未死,便是這天下最不可忽視的絕頂高手。」 「答對了!」南宮劍河回頭向三位僅存的長老道:「啟天罡紫雷劍陣!然後帶著大家撤離!」 這個回頭的動作顯得極其多餘,三位長老看見南宮劍河趁著回頭的當口,吃下一顆金色的藥丸。 那顆藥丸清香撲鼻之外還帶著一絲刺鼻的怪味。 正是林風雨從妖國帶來的輪迴丹。 大管家伺立在他身邊道:「老奴拚死保護主人!絕不離開!」 南宮劍河劍眉一豎怒道:「滾!」隨即又沉下氣來道:」代本座好好服侍小姐,今後用得著你的地方還多! 」 「願以山莊共存亡!」南宮世家弟子齊聲高叫,聲振寰宇! 他們並不知道莊主的傷勢有多重,只知道​​南宮劍河恢復了巔峰的氣勢,他們信心十足! 南宮劍河眼含熱淚,虎目一凝,青龍般盤旋的眉頭也舒展開來笑道:「好!你們都很好!那麼便好好看著,能領悟多少,得到多少好處,都靠你們自己了!」 一股紫氣突然自藏劍峰中央閃過,轉眼間便紫氣升騰,籠罩了整個藍劍山莊。 伴隨著一聲雷鳴般的巨響,一道,兩道,三道,四道……藍劍山莊各處升起三十六道如柱子般的紫氣,有大有小,帶著萬千的氣勢直衝雲霄。 南宮劍河神色恭敬,卻又面帶微笑! 一雙堅毅的眼中仿佛觸動了什麼,帶著飽滿的歲月滄桑遙望著紫氣。 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全神貫注地看著天地奇觀。 漸漸地,第一柄劍從正北方的紫氣柱子下方升了出來,第二柄,第三柄……有大有小,有長有短,形態不一。 不知怎地,南宮劍河一瞬間功力盡復。 他飛升空中,長衫獵獵隨風起舞,他口中輕輕地吟唱,語聲在出雲群山間悠悠地迴蕩。 群山共鳴,百獸不語,天地間仿佛就剩下那個偉岸堅定的身形。 他手中法訣連連打動,紫色氣柱中升起的劍越來越快,忽而,只剩下中央五支氣柱依舊轟鳴不已,卻沒有劍升起。 南宮劍河一聲大喝,聲如黃鐘大呂:「恭請劍王現身「。 轟鳴突然停止,南宮劍河在空中垂首跪拜,中央紫色氣柱摹地七色光芒變幻,越來越粗,越來越濃烈。 一柄紋路如高山,又如流水的古劍從中央氣柱升起。 南宮劍河一聲悠遠綿長的大嘯,每個人的心裡都感到這柄神劍內里有什麼被觸動了一下,隨即光華大放! 即使是龍淵,幹將,莫邪,也都停止了轟鳴而做出垂首行禮的姿態。 南宮劍河的吟唱聲再度想起,三十五道紫色氣柱再度升騰轟鳴如長虹貫穿天際,在蒼穹上划過一道道炫目的軌跡,匯聚在中央的七色氣柱上。 人影一閃,南宮劍河突然在氣柱中現身,雙手齊舉,牢牢握住了中央那柄威勢無雙的神劍。 「泰阿!」魔尊雙目精光一閃! 泰阿無鞘,普天之下,還有誰能夠打造容得下這柄威勢無雙寶劍的劍鞘? 南宮劍河的口訣不停,紫色氣柱脫離了地面匯聚成一顆顆小星停留在他身邊。 小星的光芒逐漸凝聚,一點一點地沒入每一柄寶劍之內! 三十五柄寶劍圍繞在南宮劍河身周,飛行越來越快,光芒越來越耀眼。 漫天的劍影,越來越是濃密;綻放的豪光甚至遮蓋了朗朗的青天。 「了不起!當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南宮家不愧修真界第一劍修門派,聚出雲山靈氣創出這等絕世的劍陣。」魔尊抬頭遙望,面目被無數劍光映得陰晴不定。 「魔尊久候了,南宮劍河討教!」南宮劍河手執威勢無雙之劍——泰阿,他鬚髮皆張,威風凜凜,猶如天神臨世。 「好!好!好!」魔尊連說三個好字,他緩緩升空,面無表情。 天地間仿佛只剩下他二人,互相目視無語。 「魔尊貴為魔道第一人,不知說話做不做得准?」南宮劍河冷冷道。 「自然做得準的!」魔尊自從天罡劍陣展開後,便變得呆滯,連回答的口音都似喃喃自語。 「今日若是劍河得勝,魔尊可否應允魔道從此不再染指出雲山?」南宮劍河氣勢逼人。 「那自然不能的。嗯,不能。」魔尊喃喃自語,氣勢上似乎越來越弱。 」你南宮劍河以今日之功力,在正道之中當在前三之列。 不,若你開啟這天罡劍陣,正道之中無人能敵。 你南宮劍河,便是正道第一高手,當之無愧! 」 「魔尊謬讚了。各家各派所學博大精深,劍河不敢當第一的名號。」南宮劍河雙目如劍,神光湛然。 「正道中有資格與我一戰的不過三兩人耳,你卻是其中之一,咱們半斤八兩。勝便是勝,敗便是敗,沒有什麼條件。今日能與你一戰,此生無恨!」魔尊迷茫的臉龐突然閃出一絲戾氣,臉色突然變黑,連同身軀,甚至是白色的長袍,只留下雙目發出詭異的星光。 「魔天煞神大陣!」 轟隆一聲巨響,天地之間都充滿了乖戾的煞氣。 十二桿漆黑如墨的大旗突然在魔尊身周出現,大旗周圍黑雲蒸騰,煞氣大作。 旗杆黑的閃閃發亮,每一個旗面上都繡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魔神,張牙舞爪猙獰可怖。 魔神口中吐出絲絲黑煙,將十二桿大旗與魔尊盡數包裹,只露出魔尊乖戾暴躁的面龐。 魔天煞神大陣是歷時數萬年之久的上古凶陣,其凶名經久不衰威力絕倫。 功力若是練得到家了,旗面上的十二魔神凝聚成實體,更是可以脫離旗面的束縛成為實相。 天罡紫雷劍陣則是數千年前,南宮家一位不世出的先祖所創,近年來名震修真界。 從方才啟動的威勢來看,絲毫不遜色於魔天煞神大陣,更有絕世神劍坐鎮劍陣的中央,足以與魔天煞神大陣一戰。 「好!」南宮劍河一聲大喝。 他左手一指,漫天繽紛的劍影中三柄金色的寶劍離開劍群,組成一個品字形帶著犀利破空的風聲向魔尊飛射而出。 魔尊臉上乖戾之氣更甚,「嗷」地一聲野獸般的大吼,面前一桿黑旗展開旗面,如一塊盾牌般擋在三劍之前。 「轟隆!」山風帶來巨大轟鳴的音波,震得出雲山人人耳中嗡嗡作響。 三柄寶劍連連轉動,黑旗上的魔神口中不斷吐出黑氣。 」錚」地一聲,寶劍力突不入,黑旗也無可奈何,各自向後彈開。 兩人出手的一個簡單試探就造出這等威勢,眾人無不心頭大震。 輝煌燦爛的劍影之下,黑漆漆的魔天煞神大陣格外刺眼。 「哼!」南宮劍河身上突然劍氣大盛,凜凜然連山風吹在臉上都覺得如刀割面。 流光溢彩的劍群忽然分作三撥。 左一撥由勝邪列於中央,周邊圍繞著十六柄寶劍,劍尖齊齊指著魔尊。 那十六柄寶劍以勝邪為圓心有秩序地轉動,速度越來越快,直至目力難以看清。 右一撥則由龍淵為圓心,十五柄寶劍圍繞轉動,與左邊​​一般無二。 魔尊連連咆哮,雙手舞動如狂,十桿大旗擋在他身前,魔天煞神大陣中不斷地飛出黑氣,凝結在身前的十桿大旗四周,慢慢地聚成一條黑色的巨龍迴旋飛舞。 黑龍忽然張嘴狂叫,天地之間仿佛風雲變色,飛沙走石,只剩下南宮劍河身周還瀰漫著七色的霞光。 「看招!」南宮劍河一聲大喝。 左右兩撥劍群再度激射而出,帶著希望的光芒,硬生生地在充滿了黑氣的天地之中劃出兩道光路。 勝邪發出嘯叫,龍淵帶著龍吟,周邊旋轉圍繞的小劍仿佛連成了一體。 黑龍對著兩撥劍群再度噴出一口黑氣,可黑氣尚未到達劍群面前便被充沛的元氣震得煙消雲散。 勝邪與龍淵引著劍群銳不可當地朝魔尊射去,黑龍突然發出一聲大吼,朝著劍群撲了上去,張開四隻巨爪抓向兩撥劍群。 「??噹噹!」金鐵交鳴之聲大作,劍群的嘯叫之聲響徹天地,拼盡全力要從黑龍身上扎出兩個透明窟窿。 黑龍發出呼哧呼哧重重的喘息,被劍群扎得遍體鱗傷,卻始終不退後半步。 後爪抓住的勝邪劍群將爪子絞得不成形狀,黑龍將尾巴一卷,龍腹一彎一壓,將劍群牢牢裹住。 龍淵劍群瞬間穿透前爪,黑龍卻揮舞這龍鬚又將劍群牢牢捆住。 龍淵劍群亦不屈不撓,厲茫更甚,黑龍一張大嘴對著劍群一口咬下。 這一口好生厲害,劍群在黑氣的包裹下,轉動速度登時就慢了下來。 黑龍如同實體的身軀糾纏下,勝邪,龍淵劍群的去勢逐漸減緩,光華逐漸暗淡,凌厲的攻勢逐漸被消磨。 黑龍也被二劍群銳氣所傷,黑色的氣體不斷地蒸騰之下慢慢地暗淡模糊了起來。 當勝邪與龍淵劍群退去的時候,黑龍也完全消失,露出十面黑色的旗杆來。 驚天動地的一招就此被化解,第二輪的交鋒,又是平分秋色。 南宮劍河面無絲毫懼色,他舉起手中的泰阿向天緩緩揮動。 伴隨著泰阿的舞動,空中傳來雷火之聲,剛剛收回的二劍群重又氣勢萬千,圍繞這南宮劍河轉動,光芒大盛,不可逼視。 大風飛雲,雷聲呼嘯。 朗朗青天被濃雲所包圍,南宮劍河身周三十五柄寶劍齊齊飛上空中,沒入濃雲之內。 天地間突然變作一片肅靜,可每個人的心裡都沒有一絲一毫的放鬆。 這是暴風雨前片刻的寧靜。 「卡嚓!」一道電閃割裂了天際,無聲處響起的炸雷動人心魄。 南宮劍河手持泰阿朝天一指,雷光如同受到牽引向泰阿奔了過來,以寶劍為引與南宮劍河練成一線。 一團亮眼的光芒大閃,沒入雲端的三十五柄寶劍驅散了雲霧,在雷光的映襯下仿佛從九天之外降落世間,他們排列成三十五天罡星位,朝著魔尊如雨點般落下。 天地之間,風不起雲不動,鳥不言獸不語;天地之間,只剩下這劍氣縱橫。 十二桿黑色大旗齊齊飛起,發出悲嗆的悽慘叫聲迎向從空中落下的三十五柄寶劍。 圍觀之人看得汗如雨下,寶劍並非飛刺向他,卻依然有一股芒刺在背的感覺。 是的,出雲山上哪個人沒有? 陣法的威勢,在這一刻被提到了極致。 叮叮噹噹連綿不絕的聲響持續了大半個時辰。 黑氣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終於在劍群連綿不絕的攻勢下再也凝聚不起來,露出十二桿黑色的大旗。 大旗中的魔神突然震天大吼,紛紛掙脫從旗面上脫了出來。 十二隻魔神仿佛遠古降臨的惡魔,他們雙手撐起,虛空中突然出現一面黑色的盾牌。 盾牌一現,立刻將三十五柄寶劍推開,再也不得寸進。 「好!」南宮劍河一聲大喝。 空中一道驚雷打下,正正地擊中他偉岸的身軀將他裹在電光之中。 他手中法訣連連打動,三十五柄寶劍飛回身周,不斷地變換著著方位,重新又組成劍群。 這一次的劍群比前不同,三十六柄寶劍化作北斗七星。 南宮劍河手持泰阿居中站天權星,幹將劍占玉衡星,莫邪劍占天璣星,龍淵劍占開陽星,勝邪劍占天璇星,另有十五柄寶劍占搖光星,十六柄寶劍占天樞星位。 天罡北鬥劍陣! 「吼!」十二隻魔神見了天罡北鬥劍陣,齊齊向其中一個魔神跑去,沒入他的身形之內。 每一隻魔神沒入,他的身形就大了一分。 直到十二隻魔神合為一體,那隻魔神如同丈二金剛般頂天立地。 仿佛遠古來的洪荒巨魔,那魔神一聲驚天動地的大吼,率先朝南宮劍河撲來。 南宮劍河古井不波的臉上,一雙眼睛耀如星辰,手中的泰阿一振,當先朝魔神撲去,身後的六星劍陣緊緊跟隨。 ——這已是他最後的一招,藍劍山莊當代主人,不世劍豪的最後一戰;這一劍,凝聚了他所有的精神,真元,意志;這是毀天滅地,無可匹敵的一劍;這是南宮劍河的巔峰一劍。 魔神的巨掌就有南宮劍河的身形一般大,他張開雙掌掌心向外,拇指併攏一合,欲將北斗七星齊齊拒於掌外。 天罡北鬥劍陣的光芒越來越大,越來越耀眼。 空中絲絲的銳響,似將一切的事物灰飛煙滅不留一點痕跡。 「?當!」魔神的巨掌牢牢地擋在胸前,將這勢不可擋的一招阻住。 「魔頭看劍!」南宮劍河氣勢滔天的長嘯聲中,泰阿神劍七彩光芒大放,帶領著劍陣一點點,一寸寸地朝魔神身上施壓。 魔神的雙掌逐漸逐漸地變薄,消散的黑氣如同體內的血液一般狂噴狂涌,巨大無比的身軀也開始虛無縹緲。 終於,魔神仿佛無法忍受這巨大的痛苦一般,整個身體往下一沉,一個後翻,讓開了天罡劍陣三十六柄寶劍的劍路。 魔尊已經完全暴露在天罡劍陣之下。 他操起十二桿失去魔神的魔天煞神旗,不退不讓地朝南宮劍河撲去。 魔天煞神旗雖然沒了魔神,可依然是當世神器。 南宮劍河一劍砍在上面分毫不傷,但是勁力透出,將魔尊震得口中流出絲絲的鮮血。 南宮劍河冷哼一聲,劍勢下壓,將魔尊從空中直直地向地面壓去。 可這麼阻了一阻,魔神已從後趕了上來。 揮起巨大的拳頭,帶著粉碎一切的力量向南宮劍河後背轟了下去。 南宮劍河變招奇快,一個騰躍躲過魔神沛莫可擋的一拳。 手中的泰阿劍尖突然出現一點星光,這一道星光細細小小,卻亮過了在場一切的光芒。 天地之間,仿佛只有這一點星光存在,天地之間,只有這一點星光為尊。 ——萬星。 星光順著泰阿劍尖滑過劍刃,流向劍柄。 被星光塗抹而過的劍刃沾染了星光的神奇,光華更加耀眼。 三十五柄寶劍再度如雨點般落下。 魔神雙掌如之前一般合攏,劍群失去了泰阿神劍的引領,突不破魔神的雙掌。 片刻之後,南宮劍河如同黃鐘大呂一般的聲音響起,威勢滾滾如雷聲般遠遠傳了開去。 泰阿帶著獨步天下的威勢劈下。 沒有一閃那般的迅速,沒有百花那般的絢爛,沒有千雨那般的繁複,沒有萬星那般的縝密,沒有星爆那般的震撼。 這一劍,只帶著劈散一切的威勢。 沒有變化,沒有花巧,一切都是那麼簡單,仿佛返璞歸真一般簡易卻又包含著天地的至理。 吞雷劍訣最後一式——斷月。 魔神的雙掌被無聲無息地切開,毫無阻攔地切開! 跟著,泰阿劍劈入頭部,再直直地切下要將它一切為二。 泰阿劍散發著至尊無上的光輝,劍刃四周飄舞著七色光芒,要將這上古第一凶陣生生地擊破,擊碎。 魔神的慘呼悽厲無比,南宮劍河的長劍已劈至他的腹部。 魔神右拳揮過直直地擊在南宮劍河胸口,這一擊足以開山裂地,饒是南宮劍河也被打得飛了出去,在空中飛了數個筋斗落在地上。 他雙手撐地,依著泰阿緩緩站起,不住地咳血,神情恨恨地看著一旁搖搖欲墜的魔尊。 那尊巨大的魔神已經消失,重又回到了魔天煞神旗的旗面上,只是遠不如之前的清晰栩栩如生,如今色彩淡淡,仿佛就要消失一般。 魔尊喘著粗氣道:「南宮莊主好身手,今日一戰,我敗了。」 「可我還是殺不了你,再拼下去也不過兩敗俱傷!可恨,可恨!」南宮劍河遺憾地搖頭,「你走吧,我不來為難你的屬下,只望你日後也莫要為難我南宮家的弟子。」 「那可不成的,我說過,定然要滅你藍劍山莊。今日不行,改天,改天我再來罷!」魔尊居然不知好歹,依然不依不饒。 南宮劍河嘆了口氣,他用力擺擺手道:「走吧,快些走吧,莫要讓我再反悔。」說罷,他緩緩回頭,一步一步地走向南宮家的弟子身邊。 他的身姿依然如此挺拔,步履依然如此穩健,胸口遭到重擊的傷痕深深地凹陷,但在這位堅強如鐵的男人身上,看上去任何的傷痕都微不足道。 好疼啊,胸口真的好疼啊! 南宮劍河沒有回頭,也不能回頭。 疼痛,真好,疼痛,本身不就是活著的證明麼? 悠悠蒼天,我可有機會再疼痛一次,再疼痛下去? 藍劍山莊眾人歡聲雷動,他們恭敬地看著威風凜凜的南宮劍河,恭迎山莊歷史上最傑出的掌門人回歸。 這些都是我的兄弟,我的侄子,我的孩子,我的徒子徒孫,他們為我錯誤流乾了鮮血! 南宮家昨日還人丁鼎盛,一派興旺的模樣。 到了今天,卻不復昔日的榮光。 孩子們,以後都要靠你們自己了,這是我為你們做的最後一件事! 南宮劍河對著他們笑著,舉起手揮舞致意,卻突然感到體內的生氣被抽出一般離他而去,每一步都重逾千鈞! 抬起的手想要放下歇一歇,可肌肉僵直無論如何都放不下來,眼前的景物漸漸迷糊,耳中儘是嗡嗡之聲,原本可以聽見五里之外的蟲鳴聲也不見了。 ——噢! 我的大限將至了,孩子們! 「大哥!」 剛剛趕到的林風雨見此情景雙目中忍不住流下了兩行熱淚! 他急急向南宮劍河奔去,剛跑了兩步,就聽撲騰一聲,南宮劍河直挺挺地向後倒地。 那柄威勢無雙的泰阿神劍同時失去光彩倚在他身邊,仿佛伴隨著知心的好友! 天地無聲,蟲鳥不語。 【第二集終於寫完了,這段時間生活的變故身心俱疲。 承諾了好幾次都沒有能夠做到,真是很抱歉。 就本書來說,第二集自我感覺比第一集寫得要好一些了。 問題和不足之處還有很多,希望能夠在接下來的第三,第四集中有所改善。 劍神還是走了,我特別喜歡這個人物。 怪只能怪我做設定的時候,沒有把劍神的性格按在主角身上,而給主角選擇了一個有點古板,有點木訥的性格。 突然好想第二本書寫《劍神外傳》啊! 也感謝書友們的支持和等待,我會儘快恢復一周三更的節奏。 扶語嫣,許玲兒,易落落,你更期待哪一位呢? 】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