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4集~第20章 群香競艷

對本書有興趣的朋友可發站內簡訊或留言給我,加入作者的群。 作者:林笑天 第二十章群香競艷 香舌翻卷,腥濃的白濁與芬芳的清蜜全被吃得乾乾淨淨。那如小貓兒舔牛奶 般的動作,慢條斯理的優雅之下又有難以抵抗的魅惑,真說不清是一場肉搏的收 尾,還是另一場激戰的開端。 望著復又生龍活虎的肉棒,那絲絲熱氣與雄性氣息的蒸騰呼哧呼哧地噴在臉 上。柳若魚撅起艷唇在龜棱上吻了一口,縱無更深一步的實際動作,一舉一動俱 是風情滿滿,知情識趣,實是床上不可多得的尤物伴侶。 二人方才一場激戰靈肉合一酣暢淋漓,林風雨雖極為滿足,此刻仍被勾引得 肉棒指天而立。不過他也不是色中餓鬼只知一味埋頭苦幹,床笫之間除了情慾釋 放的滿足之外,軟玉溫存與旖旎情調更是不可或缺。 柳若魚埋首在他胸前,散亂的長髮如打亂了的流蘇,發隙之間漏出雪白平坦 的玉背。長發披散直至蛇腰才被高高拱起的豐隆美臀頂出彎弧,林風雨的大手正 輕柔地上下撫摸。 耳聽得愛郎胸腔里有力的心跳,身陷於臂彎溫柔的擁抱。柳若魚閉上美眸, 彎翹的長睫毛梳子一般覆蓋下來,一顆懸著的心似乎此時才放了回去,這溫馨無 比真實。 「方才打的還疼不疼?」顛鸞倒鳳之時難以掌握分寸,許是瘋狂太甚,被大 力抽打過的臀兒上依然泛著紅暈,在一身白皙里留下醒目的痕跡。林風雨愛憐輕 撫自己留下的掌印,心中頗有些懊悔。 「麻啦。」柳若魚輕笑一聲,折抬起螓首,玉頜架頂在肋骨上與他四目相對。 凝視片刻又道:「再打我幾下。」美婦在床上放蕩風騷,此等要求卻從未有過。 林風雨目光中露出不解之意,一時不明白是玩笑話還是真要如此,只是笑而不語 輕輕撫摸。 美臀難以一手掌控,冰涼的觸感像是軟嫩的涼糕,抓在手裡緊掐時讓美婦呼 吸微促,若有若無的輕撫時又激起光潔肌膚上小小的麻點兒。柳若魚媚目眯起似 也極為享受,任由他施為。 「我好怕你回不來。」隱窟之險後又遇兵鋒壓境,說是死裡逃生一點不為過。 此前魔島攻防戰林風雨有多麼擔心寧楠秦冰柳若魚,他自己也被同樣地擔心著, 甚至碧雲宗的戰況更加險惡,更加為之擔心。「每一刻都在擔心你,一直在做噩 夢。直到剛才你抱我,親我,咬我,打我,進入我。我才能感覺這一刻是真實的。」 目光對視許久,林風雨手掌落下,在兩瓣臀股上各來了一下。啪啪兩聲脆響,依 然是麻酥酥的真實。 「這一場災難還要持續很久。」林風雨目光望向天空道:「不僅僅是魔界鬼 族,那一位遲早會下來。」柳若魚綿軟的嬌軀猛地僵直,聲顫如琴弦:「你一定 要去對付他麼?」林風雨的手掌一下一下落在美臀上,打得臀浪一波未平一波又 起,「目前來看,好像只能是我。」臉上雖有無奈,更多卻是滿不在乎的笑意與 堅定的目光。 良久,柳若魚嬌軀復又放鬆,屁股被不輕不重地打得又酥又麻,一臉享受地 埋首於他肩頭道:「這就是你最招人愛的地方。天地有正氣,這是……我家夫君 的王道。」林風雨從未經營過自己的勢力,他只是通過自己的真誠,一次又一次 傾盡所有的努力,去折服身邊的人,去折服這個世界。或許神州若安定,他只是 一個庸碌的打手,可在風雨飄搖的時刻,真正成為可信賴的那一個,足以將一切 託付給他的最可靠的人,絕不是那些鑽營取巧,耍小聰明的「高人」,而是這樣 一個真誠,有著明確的底線與原則,從不推脫身上所背負責任的「傻瓜」。 被愛侶稱讚總是讓人得到最大的滿足,不過美婦兜頭又潑了一盆冷水:「不 過你做起事情來真是夠婆媽的。明明心裡想,偏又不敢扭扭捏捏,還要人家沒羞 沒臊地替你安排。」林風雨汗了一把道:「冰姐姐是你喊過來的?」柳若魚臉上 又泛起渾然天成的嫵媚道:「是呀。你那位冰姐姐羞得不行,不過還是馬上就答 應了。嘻嘻,一會兒看我怎麼收拾她。」秦冰於床事上最是羞臊,能答應這種要 求本已不易,不想柳若魚早已放好套子等著。林風雨為難道:「她又怎麼得罪你 了?」柳若魚道:「好歹我也是藍劍山莊莊主的母親,莊子裡有人受了欺負我總 不好不聞不問吧?你家那個破規矩,叫許玲兒多年好等。內事不諧,自然要找大 婦問罪了。」說罷也不給林風雨反對抗議的機會,雙腿一夾,腰背發力環著他拉 起道:「起來。」之前她卯足了勁兒勾引得林風雨欲發如狂,一來的確是相思久 苦,二來也是秦冰等諸女一會兒將至,不好纏綿太久,更不能兩人赤身裸體正酣 戰不休。倒不是有甚害羞不適,而是基本的尊重。 林風雨強壓下慾念,柳若魚像是溫柔的小妻子服侍他穿戴整齊。二人相攜在 院中石桌坐定,再沏上一壺上好的香茶各自述說別後經歷。 暮色給天空披上了黑色的外衣,夜空無月無星,卻有徹夜不息的各處庭院與 營地的燈光篝火,將出雲山照如白晝。可以想見在戰事未曾結束的未來,出雲山 都是一座無眠之地。 三名女子的身影順著山路迤邐而來。秦冰還未修煉之前便甚是溫婉淑麗,修 行之後更顯氣質淡雅如仙,身上那股子賢妻良母的氣質誘人慾醉。她當先走在最 前,柳腰款擺玉臀挪移,一舉一動頗具大家風範。相比之下寧楠則跳脫得緊,一 張豐厚不遜其母的潤口高高撅著,在母親身後探頭探腦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交 叉於身後的雙臂,使得胸前兩團渾圓美肉暴凸而起,頂得前襟繃得緊緊的,呼之 欲出,一蹦一跳的身姿更顯青春無敵。曹慧芸行在寧楠右側,一雙細長上翹的鳳 目顧盼流連媚惑如絲,高挑的身形下一雙比例驚人的長腿邁動起來更是驚心動魄。 遠遠望見三人,柳若魚打開院門迎「客」,林風雨落後半個身位。寧楠歡呼 一聲留下串銀鈴般的開懷嬌笑,一溜小跑惹得胸前雙丸跌宕起伏,盪出滔天乳浪, 哪管天崩地裂投入林風雨敞開的懷抱里,被抱著連打了幾個旋兒才心甘情願地落 地。只是雙臂迴環將林風雨一臂緊緊抓牢,生怕他跑了似的又用上一對兒碩大胸 器,幽深溝壑緊夾手臂方才放心。 秦冰無奈而寵溺地微笑著,一家人擔心受怕了許久,直到今日才放下心來, 自然由得愛女胡鬧。想到此節面上微紅,自己不也陪著一同來胡鬧了麼? 雖在柳若魚獨居的小院聚集,實則還是林家人的內部事兒。心緒再激動難耐, 林家的傳統不可丟,一家人共同享用溫馨的晚餐必不可少,這是一種難言的美妙 情調。 柳若魚取出一隻青瓷雕花酒壺給每人滿上,秦冰不無埋怨地白了她一眼,不 過還是與眾人一起滿飲此杯。醇香的透明酒液入口,濃郁的桃花香氣幾乎溢出嘴 來。一股冰涼的細線順著喉嚨直落腹中,直達胃裡方才懸停,緊接著便如烈火熊 熊燃燒,四肢百骸無一處不溫熱,無一處不熨帖。 那神秘的催情蠱蟲正混在酒液里,隨著血管流向身體的每一處,活化催動著 慾望的細胞。 千言萬語一時竟不知從何說起。秦冰低垂螓首,似乎正為即將到來的羞人事 兒不安,又似調整著情緒,以滿足從死生一線處歸來的丈夫。寧楠不住偷眼瞧瞄 柳若魚胸前兩團碩大,頗有躍躍欲試相較一番的意思。曹慧芸媚目流連,桌角下 的長腿偏不安分,不住向著林風雨腿根處挑逗。 林風雨忽然心有所感,抬眼向外望去。目光借著神念為橋穿過片片屋舍,連 綿群山,又落入深谷定在妖族營地。妖主娘娘的大帳里,扶語嫣雙目泛起妖異的 紅光,狐目狡獪又玩味正與林風雨對上,不但不避反而挑釁地揚了揚下頜,一副 我就是要偷看的模樣。 「怎麼了?」秦冰察覺愛郎有異,忙不迭出聲打破這尷尬的沉默。 寧楠恨聲道:「扶姐姐在偷看,哼!」柳若魚頭疼地扶了扶螓首道:「你們 這一家人……沒個省心的。趕緊將幾位玉人娶進門來吧。」秦冰嘟囔一聲:「又 不是我不讓娶。」寧楠見母親吃癟,當即道:「說得好像你不是咱們一家人似的。 嘻嘻,你可得叫冰姐姐呢。」說著挺了挺鼓脹滿溢的胸膛,示威意態甚濃。 秦冰吃了一驚趕忙道:「楠楠不許胡說。」柳若魚絲毫不動氣,反而順梯下 牆道:「好啊楠姐姐。」又出其不意地伸手一掐寧楠胸前兩個大白肉團兒道: 「這麼大一雙枕頭定是舒服得緊,以後妹妹天天枕著睡覺。」入手只覺挺翹傲人 彈性十足,青春氣息勢不可擋。 寧楠當即不依,她天賦本高,修為遠超此前懶散的柳若魚。只不過柳若魚一 心只護住關鍵部位,二女玩鬧心思總不好用強,寧楠難以施展魔爪得意大施懲戒, 氣鼓鼓地呼叫援軍助陣。 狐媚子立時出手,卻更像個幫倒忙占便宜的,這裡掏一把那裡揉一下誰也不 放過。寧楠一時不查反叫柳若魚壓在身下,二女在虛空中懸浮嬌喘著,四顆乳肉 擠壓在一起,甜糯的乳脂香味兒混盪在一起,柳若魚撥開寧楠額前亂髮溫柔道: 「楠楠的奶兒可大呢,以後一定比我的還大。」寧楠可愛的鼻翼一鼓一鼓,豐厚 瑩潤的唇瓣不住用力抿上一抿,春風玉桃酒的熏蒸著滿身情慾:「姐姐這裡好軟。」 「想不想吃一口?」柳若魚解開衣襟,胸前豪乳陌地彈出,白玉色的乳肉艷光四 射。寧楠只覺懸停在眼前的乳肉嫩如酥脂,觀之可見香甜可口,不及答話一口將 粉紅的玉珠含在嘴裡深深吸嘬幾下,舌尖小貓兒似的在凸起的蓓蕾上下旋轉舔吸 一番,只覺香甜可口,才埋首其間大力啃吃起來,直將小西瓜似的乳丘擠得如被 壓扁的麵糰。 寧楠口欲歷來盛之又盛,連帶著將小舌頭鍛鍊得極其靈活,更兼兩瓣香唇豐 厚多肉,舔得柳若魚口中隱現壓抑的低沉難耐喉音,顯然未料小魔女口舌之技如 此銷魂,猝不及防。心中不由一悚,久聞曹慧芸的無雙口技,若被兩忍聯手還真 是不好應對。 怕什麼來什麼,曹慧芸見微知著及時趕到。與寧楠的恨不得悶死在在裡面不 同,狐媚子不含不吸,只把又細又長的舌頭極力吐出,舌尖輕輕點在乳珠頂上那 一點,只消一眼便令人血脈賁張。側面看去,細薄唇瓣包覆中的貝齒潔白整齊, 艷紅的長舌從中拔然而起,正如被微風吹送般搖曳多姿,顯得無比妖艷,舌尖上 頂著淡粉的圓圓乳珠,正隨著舌尖的挑動顫慄著,牽動因垂落而繃緊的玉白乳肉 波濤般晃溢。除了女兒家身上傲人恩物所獨具的美艷之外,紅與白的色澤組合更 平添了許多性感。 這香色無邊不僅讓林風雨看直了眼,連不知何時被他打橫抱在腿上的秦冰也 移不開目光。三人的同性之戲似是特別選擇了位置,將這絕美的畫面以最好的角 度展現出來。 「每個人都在寵著你。」事到如今,秦冰哪還不知道柳若魚與寧楠的打鬧是 早有預謀之舉。實因家中眾嬌妻假鳳虛凰之戲亦是林風雨心中大愛,不唯春情四 溢更增情趣,也實是家中夫人春蘭秋菊各擅勝場,互相撫慰起來美不勝收。 「真不知幾輩子修來的福氣。」大婦在懷,林風雨情難自禁。秦冰的身高中 等並不高挑,胸前玉乳也僅堪盈盈一握,不過乳型極佳,峰頂還有一個銷魂的上 翹。在凡間時她便不是弱不禁風的病美人,常年的鍛鍊讓她身材錯落有致,苗條 結實。修煉之後更是刻苦用功,細順的柳腰上兼具柔嫩與強韌。而最誘人的便是 墜在柳腰之下的豐盈美臀。不同於柳若魚仿佛能粘住人指掌的輕柔綿軟,秦冰的 屁股雖不如艷婦高翹寬大,卻也可觀之極。最難能可貴的是,似乎無論何種姿勢 都不能使她如蜜桃般的臀型有絲毫的改變,其結實彈手可見一斑。 九死一生的歸來本就讓夫妻兩人情難自禁,更何況邊上還有艷麗三女火上澆 油。大手在身上各處摩挲,癱軟在丈夫寬闊溫暖的懷抱,秦冰意亂情迷,耳聽得 愛郎驚異的語聲:「冰兒,你怎麼……」顯是精心準備的小心思已被查覺,秦冰 羞不可抑,膩聲傳音道:「到床上去,別……別在這兒教她們看見。」不知愛妻 藏了什麼小秘密,看她羞澀得滿面霞飛的模樣定是什麼叫她不好意思的物事,難 道是……? 林風雨滿心期待急忙抱愛妻上床,百忙之中秦冰不忘放下紗簾。男兒的大手 毛手毛腳地扯碎了外罩得不漏一絲的嚴實華衫,展露在眼前的艷色讓他又驚又喜, 幾乎停止了呼吸。 裡衣褻褲一應沒有,取而代之則是不著片縷的秀挺美乳,正迎著微黃的燈光 傲然盈翹而立,一道細細的絲帶環過柳腰,將細長的臍眼一分為二,渾圓筆直的 玉腿全被紫色網襪包裹,唯獨在腿根處像是被人撕開一樣,僅有左右兩根細帶連 接腰臍處。油亮捲曲的黑茸覆蓋著紅玫瑰色的花唇,光裸酥盈的臀股若隱若現… …更難能的是,這一套情趣以極的內衣竟是神秘又大膽的紫色。任林風雨如何腦 洞大開,也從未想過秦冰會如此大膽。 秦冰不敢看愛郎臉色,羞得雙掌捂臉。也不知下了多大的決心,又忸怩了多 久才敢將這一身大膽的裝束套上玉體。難怪方才林風雨撫摸之時,只覺愛妻下體 柔順絲滑得過分,幾如不粘手似的。 林風雨雙掌順著玉腿一陣揉擰,指掌細品光滑如緞,又順著腹股溝滑落撫上 嬌嫩花唇,只見兩腿之間已是水光粼粼,愛妻業已情動如斯。而那難耐的扭動與 繃緊,甚至想要夾緊雙腿的動作,除了激發男人越加侵凌的慾望之外,怎有抵抗 之效? 胯下的肉棒撐得快要爆裂,林風雨翻過秦冰身子,讓她趴伏在床上。正是夫 妻兩人最喜使用的姿勢。那弱柳迎風的腰肢兼具肌膚的柔軟與肌肉的韌勁,握感 極佳,圓巧可愛的銷魂美人渦讓林風雨雙掌握住柳腰時,拇指便恰巧扣入,大有 一手掌控局面的滿足感。 秦冰仍是羞赧無比,可想而知光裸美臀僅有外側一小片被紫色絲襪包裹,余 處膚光如雪,渾圓挺翹著露出股心裡濕漉漉的柔媚花唇,等待愛郎寵幸,戰慄地 迎接他的粗長,該是何等艷麗淫靡。那滾燙的熱感正席捲而來,杵尖裹著滿滿的 滑膩花汁擠入窄小的花徑,破開重重阻礙直達最深。猛貫的插入讓花肉猛烈收縮, 摩擦感強到極處,偏又膩滑順暢,銷魂難言。強勁的衝擊力讓男兒的腹部重重撞 在彈性驚人的臀肉上,發出啪一聲脆響。 秦冰魂飛魄散渾身發軟,死命咬緊櫻唇才忍住忘情的呼喊,卻止不住喉間沉 悶的呻吟。可林風雨沒給她任何喘息之機,肉棒猛地抽出體外於間不容髮之際又 是怒貫到底。 「啊……」秦冰發出聲短促又激昂的尖叫,只覺得肉棒的抽出仿佛將靈魂都 帶走,而插入又讓她魂魄歸位無比肉緊,連翹臀都繃緊得猛烈收縮,將中央一線 深溝夾得一絲縫隙也無,可想而知蜜穴里強勁的吸力。「輕些……求你了……輕 些……」秦冰自忖近來修為提升,耐受度應是大漲。評估許久方才穿上這大膽的 裝束,又躲著正行同性之戲的三女。不想林風雨比從前更強更猛,若是呻吟聲驚 動了紗帳之外,秦冰只怕更是羞澀欲死。可愛郎根本難以滿足,進出她身體的強 度與速度不住攀升,插入時鈍尖如槍直達最深,抽出時箕張的菇傘又如鋤頭一般 刨刮肉芽,直讓晶瑩芬馥的花汁飛濺。幽泉火雲洞裡水聲潺潺,無有止歇。 林風雨扣緊滑膩的柳腰一口氣抽插了百來下,粗暴地蹂躪著嬌美的花穴,那 強悍粗碩直讓秦冰嬌軀癱軟,花穴里仿佛要攪拌得化了一般:「要壞了……啊啊 ……啊啊啊……」秦冰一向不擅淫詞,呼喊全是從心而發,卻如泣如訴。 林風雨用力一頂,以趴伏的姿勢將秦冰牢牢壓住,環抱盈翹彈手的玉乳繼續 狂猛抽插之際,只見散亂的髮鬢邊嬌紅小巧的耳垂誘人無比,忙不迭含入口中品 嘗。 那正是秦冰一身最敏感的所在之一,她雙手狂亂地在床上亂抓,卻奮力聳高 翹臀頂住愛郎腰腹,以迎合肉棒更深更猛地插入。併攏的雙腿讓幽泉火雲洞緊緻 逼仄到極限,每一抽插都快感如潮,花汁四溢。 忽地林風雨低聲虎吼,被蜜穴狠狠咬住的肉棒暴漲,滾燙的熱流飛濺直撞花 心。秦冰身子一僵,花肉大搐不已,那神秘的花心軟肉像是靈活挑動的舌尖,不 斷舔舐著馬眼,迎接著夫郎的男兒精華…… 激情的最高峰過去,秦冰混混沌沌不知雲里霧裡。連正行同性之戲的三女摸 到床邊都未發覺。合攏的床帳分開,露出個滿是俏皮的臉蛋,寧楠就像個發現了 新鮮事的孩子,一臉玩味的揶揄:「媽,你這一身真是太——性感了。」三女相 戲也久,不過應是未曾滿足,寧楠見狀驚訝之下更見渴求,小巧的鼻翼微微開合, 呼吸甚是急促。 秦冰一身酥軟無力,又羞得不敢見人,索性裝得暈過去似的來個充耳不聞。 雖然射了兩次,林風雨依然意興勃發,見寧楠潤口一嘬一嘬的,仿佛渴求著要含 吮什麼物事一般,和鼻翼的開合相迎成趣。豐厚的唇瓣散發著健康的紅艷與青春 誘人的香軟,肉棒不自覺再次膨大翹起。 寧楠修行從來勤勉不輟,二人已久未歡好。一見如此香艷心中渴求之情愈盛, 柳若魚脂香四溢,香甜嫩軟的碩乳既已不在,只盼著將什麼東西趕緊含入香嘴兒 里,以一償口欲。 烏溜溜的靈動眼珠一轉,小狗兒似地爬上床來俯身將臉湊近愛郎與母親的交 合處,啟檀口銜住一顆懸垂的春丸向後輕扯,將林風雨的肉棒從秦冰的蜜壺裡扯 出一小截。那潤唇划過春丸大大張開,橫著銜住露出蜜壺外的肉棒,又是向外扯 動。 春丸被溫軟的嘴兒含住已是銷魂,嬌憨魔女的前移動作讓春丸才離嫩嘴,又 被柔軟的髮絲輕搔。被奮力含住的肉棒更是被強得驚人的吸力,從一個洞穴里抽 出陷入另一個洞穴里。那冰涼的小舌頭不住舔舐著,混合著濃精與花汁的液體被 唧唧啾啾地捲入口中。 「這小妮子,怎地口欲強成這樣。」饒是柳若魚見多識廣,心中也難免驚異。 挨上床來在寧楠高高撅起的小屁股上來了一掌。寧楠嘴無餘暇,只是鼻子裡嚶嚶 嗚嗚兩聲,扭了扭翹臀抗議,表示正吃得歡,莫要打擾。 林風雨調整姿勢以便寧楠品棒,暫且空閒的柳若魚與曹慧芸二女對視一眼, 竟片刻達成了默契。 曹慧芸媚眼迷離地向林風雨一瞟,動手將秦冰雙腿分開。粘掛著渾濁白漿的 花穴便一覽無餘,只見充血紅腫的花唇大大翻開露出個小洞穴,以秦冰之驚人緊 實與彈性尚且難以合攏,可想而知適才林風雨進攻的猛烈兇殘。 狐媚子吐出長的驚人的細舌,順著洞穴旋轉著進入,似是掃清花徑,又似撫 慰飽受摧殘的花肉。「慧芸,你……」冰涼柔軟的香舌入體,那是全然不同於肉 棒的另一種銷魂滋味。秦冰再也無法裝暈,螓首卻死死埋在枕頭裡怎麼也不敢抬 起來。抗議剛出,只覺兩片臀瓣也被一對柔軟小手抓住分開,又一隻冰涼的小舌 襲上後庭秘處。 柳若魚只覺舌下的妙菊微微凸起無比肥嫩,豐富的褶皺密密麻麻布滿洞口, 可想而知那被緊箍的銷魂。秦冰上下扭動總像將一處送入甜吻,左右扭動又是助 著兩條香舌作惡,實是無處可逃,「欺負人,你們盡欺負人,啊……別……」原 是慧芸施展絕技,一條靈舌像是被彈動的琴弦在花徑里急速顫動,秦冰難以抵抗, 又泄出一股花漿稀蜜。柳若魚豈肯落後?嘬成圓圈的小嘴一吸,將肥嫩菊花含入 口中緩吸重刺…… 秦冰暗地裡咬牙切齒,慧芸這騷狐狸一徑拿找自己作怪,今日不好好教訓一 番難消心頭之恨。恩,若魚姐姐就算了,畢竟是第一次情有可原……其中心中畏 懼的還是兩人若是回頭又聯手摺騰自己,那可真真是死定了。 林風雨被寧楠舔吃得直飛雲端,豐厚的唇瓣不住吞吐肉棒,充血艷紅更顯嬌 艷欲滴。兩個蕩婦又在身邊大展身手,越來越覺難以自持。他心中一向對寧楠疼 愛,不忍在她口中抽插憋得甚是辛苦。 柳若魚折騰了一會似是夠了,瞧見林風雨的難耐抿嘴暗笑。之前的酣暢淋漓 畢竟時間已久,心中亦是情火熊熊。嬌軀一轉來到二人身邊向寧楠道:「你林大 哥憋不住啦,楠楠來吃吃我的。」雙手捧住寧楠嬌顏引向大大分開的玉腿深處。 林風雨長舒一口氣,跪在寧楠高高翹起的臀兒後問道:「前面還是後面?」 寧楠嬌顏已埋入烏黑髮亮的絨毛叢中,將肥美多汁的花肉吃得唧唧有聲,含混不 清道:「都……要。」寧楠吸吮陽根便情動如潮,懸垂的碩乳僅僅略遜柳若魚。 險峰之頂兩顆玉珠鼓脹得圓圓的,蜜穴里花露陣陣直溢體外,花唇上掛著花蜜, 活似清晨掛著露珠的鮮花般嬌艷。林風雨越看越愛,挺起巨龍拌著花汁怒挺而入。 「嚶嗚……」肉棒的侵入引發花徑緊緊收縮,直欲將入侵者咬斷一般。抽緊 的身體連帶著艷嘴兒也猛烈一吸,將柳若魚也吸出一股清亮花汁。 恰在此時,曹慧芸伸出嘴外仍有一指長短的香舌亦狠狠點中秦冰花穴內那顆 粗糙凸起的小肉粒,讓秦冰曼妙如音符的「咿呀」一聲。母女二人齊聲呻吟,其 艷無儔。 香色淫靡,林風雨肉棒大進大出刨刮著蜜穴。小魔女層巒疊嶂的花肉不住咬 合,令肉棒摩擦得更狠,連淡櫻色的菊眼都因肌肉的聯動牽扯而開開合合。 待花汁將肉棒浸潤得透了,林風雨又是出其不意直刺後庭,只覺其內一圈圈 的嫩肉如溫玉般緊緊收束,妙不可言。好一朵玉膩春櫻。 「啊哈哈……」後庭陡然遭襲讓寧楠一聲哭叫,一時竟鬆開永不滿足的小嘴, 只是不足一瞬又急急尋找目標將花肉含住。 林風雨忽而采鮮花,忽而探菊庭,上躥下跳得不亦樂乎,將小魔女挑得身軀 劇顫花汁傾斜不已,連光潔的背部都密布汗珠,才將一股精華送入後庭深處。 見寧楠被自己折騰得氣喘吁吁,林風雨剛想讓諸女稍歇再戰。只見被慧芸妙 舌舔得連泄三回的秦冰似是終於緩過勁來,迅雷不及掩耳地與狐媚子胸乳交貼, 雙手將她雙腿大大分開交在林風雨懷裡,氣哼哼道:「今日非得教訓教訓你這騷 蹄子,小風來幫我。」秦冰竟難得一見地主動戴上雙龍陽根,俏臉含煞不懷好意 地打量著曹慧芸…… 對本書有興趣的朋友可發站內簡訊或留言給我,加入作者的群。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評分完成:已經給 林笑天 加上 30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