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四部)(23)【作者:林笑天】

簡體

【風雨情緣】(第四部)(23)【作者:林笑天】 book18.org

作者:林笑天 book18.org

字數:5217 book18.org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book18.org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book18.org

      ***    ***    ***    *** book18.org

  第二十三章:各懷心思 book18.org

  又是旖旎的一夜,略有不同的是加上了秦薇。 book18.org

  玄陰媚女連日操勞體力尤可,精神上卻已經不堪重負,適時地停一停對於那 個龐大的構想而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而歡好自然是放鬆的最佳途徑。 book18.org

  諸女見了秦薇憔悴的臉龐,浮腫的雙目都免不了心疼,於是她大喇喇地佔據 了今晚的主位。秦薇之熟艷堪比柳若魚,玄陰媚體更有增進情慾之效,這一夜比 起之前更加荒唐。若不是秦冰極力反對,林風雨的陰陽雙龍必然出鞘……此事讓 秦薇頗為遺憾,只得相約下回定要盡興品嚐一番箇中滋味。惹得寧楠目放星光, 一個勁地躲開母親視線戳著秦薇的腰肢,意思是下回一定要叫上她…… book18.org

  次日一早,林家人穿戴整齊會同扶語嫣,一行浩浩蕩蕩向藏劍峰行去。   這是林風雨第二次接受整個出雲山的禮敬,他也沒有推辭,大喇喇地走在最 前坦然受之。這是林家人應得的,他們中的每一位都為了神州付出了太多太多。   秦冰,寧楠,秦薇,曹慧芸四女各個容光煥發,顯然這三日裡飽受灌溉滋潤 得不行,扶語嫣也是神采奕奕。不過這一次就沒有了調笑,林風雨初回時是事前 的揶揄,大可一笑了之。如今若再提起閨房之事則有不敬之嫌,盟主大帳里對林 家人致以最高的尊重。 book18.org

  「林真人,敢問婚事籌備如何?可有定下日期?」谷元真人率先發話,言下 之意顯然林家的婚事與神州接下來的行動息息相關。 book18.org

  林風雨攤了攤手表示一切都聽大夫人的,懼內之相讓一眾高人忍不住莞爾。   秦冰臉色微紅,瞪了林風雨一眼,好似壞人都是她來做一般:「盟主,林家 婚事對咱們是大事,但於神州而言卻是小事。一切先服從與戰事安排,婚事擇機 從簡即可,三位新人對此也均無意見。」 book18.org

  谷元真人點了點頭,又向林風雨道:「林真人與鬼族幾番交手當是瞭解極深, 當下局勢如何應付,還請真人教我。」語氣誠懇,不但姿態放得足夠低,連本座 也不稱呼了。 book18.org

  林風雨對大勢向來懵懵懂懂,指教那是決計沒有,不過說些心得倒是沒有問 題:「盟主過謙了。鬼族戰力實在不遜於西華魔宗,屍解天鬼洛芊芊也絕不在衛 無涯,肖鈺等絕頂高手之下。我軍攜大勝之勢會合士氣正旺,可雲宗主,王洞主 均有傷在身,南宮莊主亦閉關未出,相較敵軍仍然勢弱。不過在下認為若是縮頭 不出,好不容易振奮的軍心不久後又將消散,竊以為無論如何總要打一打的,在 下願為先鋒沖陣。」兩人說起話來都是心平氣和不卑不亢,所言也都有感而發, 顯然之前的芥蒂暫時都放下了。而林風雨一如從前的平和,可他話中的份量與地 位,已能和神州第一人谷元真人不分上下。他如今狀態,修為戰力,自信心都處 於巔峰狀態,大有「不要慫,就是干」的意氣風發。 book18.org

  谷元真人沉吟道:「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book18.org

  方玄衣道:「碧雲宗之戰我方使用的精英戰術頗為巧妙,不如依樣畫葫蘆如 何?」話說的毫無猶豫顯然已思慮良久。 book18.org

  秦冰凝目蹙眉。敵軍那邊肖鈺是不可能出戰的,那麼還余衛無涯,有蘇不言, 洛芊芊三名頂級高手,己方林風雨,谷元真人與莫非凡盡可抵敵得住,頂尖戰力 上已不落下風。只是算上其餘元嬰巔峰高手,神州還是弱勢許多。魔鬼二族聯軍 敗陣一次之後不可能再犯同一錯誤,對精英戰術必然有了充足的準備。此前出其 不意的致勝關鍵天圖又被肖鈺借用林風雨的刀光打殘,修復還需時間。即便天圖 完好無缺,肖鈺也必然留下了後手,想再次發揮巨大的作用極為難能。這一戰更 多的是硬碰硬,真是險之又險。自家夫君與女兒當仁不讓必須出戰身赴險地,心 中歎息一聲千般不願,可時局如此又無可奈何。既然躲不過,那麼完善計劃才是 當為之事。她柔聲道:「敵軍不會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我方策略也決不可照搬。 是否考慮一下僅由元嬰巔峰的各位真人出戰,依託出雲山大陣為根基,進可攻, 退可守,以試探為主,也不必與敵軍過多糾纏。」 book18.org

  谷元真人道:「林夫人分析得有理。敵軍戰力缺損想來也不會急於硬橋硬馬 地做上一場。本人願為林真人掠陣!」 book18.org

  關於會師之後第一場戰鬥的討論一直持續到夜晚,勝利總是基於充分的準備 之上。區區一天的時間當然不足以完成戰前準備,包括秦薇針對設計的戰陣,分 組的配合等等都需要精雕細琢。 book18.org

  眾多高人離開盟主營帳後,秦冰喊住了林風雨,又喚來曹慧芸,三人攜手並 肩向一處荒僻的小院行去。 book18.org

  小院被法陣包圍,從符文的構建來看顯然是一套禁錮之陣。院裡陳設並不奢 華卻一應俱全,雖是軟禁了院中之人也並未虧待。整個小院纖塵不染,每一樣物 事都擺放在應該在的地方,顯得乾凈而清爽,小院的主人當是花了好些心思的。 石桌上一壺香茗正從壺嘴裡飄出濃郁的茶香,此刻小院的主人正獨坐於院中天井, 手中一支濃艷的牡丹應是剛剛採下,液珠飽滿的花瓣開得正盛。 book18.org

  她娉婷挺拔的身上著一件包肩曳地的絳藍衫裙,將渾身裹得密不透風看不清 一分春色。可因舉起鮮花而滑落的袖管上,半截玉臂粉白瑩滑,拈花玉指猶如新 剝的筍尖,略微交錯的雙足秀如白鶴優雅。一眼看去便知是一名教養極佳的大家 閨秀。 book18.org

  林風雨停在院門前未敢造次,而是高聲道:「岳姑娘,林風雨前來拜會。」   「請進吧。」院中的岳姑娘目光空靈不知在想些什麼,若是能與之視線對望, 便會發現她的視線未聚於任何一點。而剛採下的牡丹則被她撕下片片花瓣,信手 拋灑。直到林風雨三人踏過院門彷彿才回過神來,凝聚的視線從秦冰與林風雨臉 上飄過,定在曹慧芸處才有了生動的表情,那滿含著羨慕,嫉妒與顧影自憐的複 雜。 book18.org

  「三位深夜到來,不知有什麼指教?」岳翎將茶杯斟滿,繼續撕著手中的牡 丹,視線也落在花朵上,不看三人一眼。 book18.org

  「為什麼不能是來取你的性命呢?別以為提供了些消息,我們就會放過你。」 曹慧芸目光銳利,只是岳翎渾不在意也不看她,全都落在空處。 book18.org

  岳翎嘴角一勾,笑容顯得空靈:「我還有用,殺了我吃虧的可是你們。曹姑 娘,咱們的遭遇有些相同之處,只是你的運氣比我要好。如今盛氣凌人是來顯擺 還是來嘲笑我呢?」 book18.org

  「你……」被揭開心中瘡疤,曹慧芸禁不住有些惱怒。 book18.org

  岳翎並未讓她說下去道:「人生無常,曹姑娘應該和我有一樣的感慨吧?」 手中的牡丹已被她撕去所有的花瓣,僅剩下淡黃色的花蕊簇心。失去了花瓣的保 護,在夜風中顯得孤單無助而迷茫。 book18.org

  三人心中都升起一絲不忍,終究岳翎只是一個孤苦無依的受害弱女子。曹慧 芸定了定神道:「岳姑娘,能否告訴我們,易天行宗主的意外和你有關係嗎?」   岳翎將花蕊湊近鼻端輕嗅:「我送去的賀禮叫做同心珠,其餘便一概不知, 你們可以問問他的女兒,或許有更多的線索。」 book18.org

  秦冰的目光複雜。因為這顆同心珠引發了一連串事件,林風雨與扶語嫣險些 喪命,可她心中氣歸氣,卻怎麼也恨不起來:「岳姑娘,我們都很同情你的遭遇。 可迫害你的對頭並不是神州啊,你為什麼要幫著魔宗那幫人呢?」 book18.org

  岳翎隨手拂去落得一桌的花瓣,兩根手指一搓,光禿禿的花蕊打著旋兒隨風 飄蕩。她平靜地目視秦冰道:「我只是覺得不公平。前人的錯誤為何要後人來承 擔?你們高人的爭奪為何要我這種小人物來承受苦果?我在魔島被剝去了層層外 衣,被百般凌辱的時候,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呢?」花蕊落地栽倒,無依,無靠。 曾經高貴明艷的牡丹,如今只是一地落紅,不久成泥。 book18.org

  岳翎起身又摘下一朵牡丹,行進間踏過滿地花瓣,雖步伐輕盈,花瓣仍難免 被碾碎。飲了一口茶,她又淡淡道:「秦仙子,其實我也很想知道為什麼,比誰 都更想知道那麼多為什麼到底是為什麼。可我沒有答案。於是我就這麼做了,我 這樣的小人物吶喊聲沒有人聽到,那麼,就讓我做點什麼,就當是曾經在魔島中 遭受蹂躪的姐妹們無聲的抗議吧。」 book18.org

  她又繼續撕起了花瓣:「其實我現在也不錯,步郎喜歡我,疼惜我,也不在 意我不堪的過去。我也已身心俱陷於他。殘花敗柳之身還能尋一有心郎,很不錯, 曹姑娘你說是不是?既得佳偶,我幫他剪除障礙也是天經地義。你們若要興師問 罪我無話可說,若要說我做的錯了,那就過分了些。」 book18.org

  曹慧芸搖頭道:「岳姑娘這麼說可就錯了。牽連無辜之人的必然大錯特錯你 感同身受,可魔宗的做法正是如此呀。岳姑娘,你是紫兒的閨中密友,該明白你 出事之後她有多麼著急。可是你現在的做法,會讓她多傷心?」 book18.org

  岳翎撕扯花瓣的動作難得地停下,可也只有那麼一瞬,空靈的目光有些黯淡 道:「一在天一在地,我們只是玩伴絕稱不上密友。什麼是對,什麼是錯?敢問 林真人,若是我夫郎的遭遇發生在您身上,您身邊的如花美眷們被當面凌辱,您 又會怎麼做呢?」 book18.org

  林風雨心頭如遭重擊,這一問竟讓他答不出一個字來。若是秦冰寧楠,紫兒 若魚,語嫣秦薇慧芸被仇敵百般凌辱,他會怎麼做?他會怎麼做?扶語嫣昔年家 門慘案他便怒髮衝冠殺上慕容世家,若是愛妻們遭逢不測,他不敢想下去。   岳翎的目光終於聚集,凝視林風雨道:「林真人,我聽說了您的事跡,雖說 咱們是對頭,可我一向對您萬分尊重,整個神州只怕您是獨一份兒。紫兒有您這 樣的夫君,我打心眼裡為她高興。您和我的夫君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一樣的大氣, 一樣的重情義,你們本就是一類人。若非時局如此,你們或許會是肝膽相照的好 朋友好兄弟。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也困惑我許久,我夫君給了一個答案,我也 很想從您口中得到一個答案。」 book18.org

  林風雨喉結不住上下滾動,啞聲道:「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book18.org

  岳翎點了點頭道:「這個問題不妨慢慢想。所以說什麼是對,什麼是錯…… 我能想明白的就是,人世間很多事情都沒有絕對的對與錯。」她目光一凝顯露出 罕見的殺氣道:「只有責任,你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承擔責任!」 book18.org

  林風雨心緒難平,定了定神道:「岳姑娘,今日前來其實是想問一句,你透 露魔宗的行蹤給我們,究竟是什麼想法?」 book18.org

  岳翎微微一笑道:「我方才說過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承擔相應的責任。我 身心既已屬夫郎,他從前的過錯我自然原諒啦。可衛無涯,肖鈺這些人呢?他們 憑什麼污我辱我,我憑什麼要原諒他們?我夫君也是個重情義的,他不會對這干 拚死拚活的兄弟下手,那麼,這件事情只好由我來做……三位請放心,如今我被 你們軟禁在這間院子裡,神州的情報一概不知,可魔界那邊我卻能知曉許多。魔 宗的傳訊秘法很有意思,你們攔不住的。這些消息我一樣會毫無保留地透露給你 們。這,也算是我這樣一個小人物無聲的抗議罷……」 book18.org

  三人踏著沉重的腳步離開小院,沉重的問題停在心頭無可拆解。林風雨臨行 前留下一句話:「岳姑娘,這個問題我現下無法給你答案,若我有了答案也必定 告知與你。只是我若是魔尊,就絕不會讓你出現在敵人營中。單從這一點而言, 我並不像他。岳姑娘,珍重!」 book18.org

  岳翎目光流轉,停在又被她撕扯得只剩蕊心的牡丹花上,難言的憂傷再度溢 滿心頭…… book18.org

  林風雨並未看到岳翎目光中憂傷之後的怒火與瘋狂,告別了事務繁忙的秦冰 與曹慧芸,孤身一人來到天魔宗營地。 book18.org

  碧雲宗大捷讓易落落的威望再拔一層,對於林風雨而言,昔年為了拯救天魔 宗而殺死老宗主易天行的往事,也被門人所理解。眾弟子反倒覺得若是當今宗主 能嫁給這位天之驕子,必然是件一舉多得的美事。 book18.org

  林風雨被一路請進落花聽風閣,玉人宗主高挑修長的身影映入眼帘。看她的 模樣顯是知道愛郎到來才忙亂地準備,顯得有些慌亂,發梢上一根玉釵都插得歪 了。此刻她一身絳色曳地長裙狀若流水,一根天藍絲帶系過腰間,在左側打了個 蝴蝶結,將裙裾緊緊箍在柳腰上,更顯其上雙乳如玉桃,翹臀如牝蜂。更知臀下 那雙玉腿是如何修長得觸目驚心。 book18.org

  展臂將玉人摟在懷中,林風雨呼吸粗重卻並非因為情慾。只是反覆不斷地問 自己,若是落落遭逢不測,我會怎麼辦? book18.org

  易落落埋首在愛郎肩上,聽得他急促火熱的呼吸,胸腔里亂糟糟而有力的砰 砰心跳,什麼也沒做,只是緊緊偎依著他,似要將兩人融為一體。 book18.org

  「怎麼了?」良久聽得林風雨歎了口氣,易落落柔聲問道。 book18.org

  林風雨不住搖頭走向石凳上坐定,易落落打橫坐在他腿上,雙手捧著他臉頰 溫柔對視。 book18.org

  苦笑一聲,林風雨鬱悶道:「方纔去岳翎那裡,她問若是我遭逢步夜風那樣 的大難,我會如何做。我想不明白,也好害怕去想。」 book18.org

  易落落竟也呆住了,怔了許久不知該如何安慰,雙臂一環將愛郎面龐按在胸 口上,如花嬌顏在他頭頂磨蹭。 book18.org

  一番溫存,易落落幽幽道:「大哥被有蘇不言重創昏睡的那些年,我心裡一 直在糾結今後怎生是好。最終我才想明白啦,只問自己一句,當年你愛上的那個 人,如今是否變了模樣……」 book18.org

  絳衣與裹胸雖厚,卻擋不住那對性感乳峰的滑膩飽滿與甜美芬芳,女兒家以 最溫柔的方式撫慰著林風雨焦躁的心。他的聲音從幽深的溝壑里悶悶傳出:「未 許風花迷眼界,不叫雪月落心頭。」 book18.org

  「我相信大哥,不論何時都不忘初心,都不忘天地有正氣。」一席話讓林風 雨茅塞頓開,再睜開的雙眸目光已不復迷茫。 book18.org

  二人含笑對視,易落落解去纏腰絲帶雙肩輕振,光潔的肌膚竟讓絳衣混不著 力地滑下,搭在林風雨腿間散開如花朵。玉人拔去珠釵披散齊腰長發,雙臂伸至 斷崖般的後背解開墨綠裹胸,將一對傲人乳峰展露在林風雨眼前。月光下,那乳 脂比白玉更加炫目,峰頂嬌嫩的一點比紅寶石更加誘人。 book18.org

  躁動的呼吸忽然停滯,那形似蜜桃驕傲上翹,一手難以握實的玉乳似是攝去 了林風雨的魂魄。 book18.org

  「大哥,人家現下還不能給你。可是你可以吃一吃人家……」book18.org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