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第41章:禍起蕭牆

第四十一章:禍起蕭牆 南宮劍河獨自坐在議事堂內,原本空曠的議事堂如今掛滿了出征弟子的命牌。 自從第一面命牌熄滅了生命之火至今,南宮世家的戰損也超過了三成,其中不乏他看好鍾愛的弟子。 據前線傳來的信息,藍劍山莊的戰損率還是低的,這一場大戰的慘烈可見一斑。 雙眉緊鎖的同時,南宮劍河的嘴角還是露出欣慰的笑容。 剛剛得知的信息,林風雨陣斬西華魔宗十護法忘年樵老。 此前一直讓他擔心的雲蕊第一時間得到林風雨的相助,局面也已穩住暫時無憂。 柳若魚推開大門裊裊娜娜地走近他身邊,將手中的茶碗遞過道:」夫君,魔島戰事如何? 」 南宮劍河將所掌握的信息簡單說了一遍,柳若魚又道:「五方大師好大的名頭,想不到和玉面老魔戰了個平手。西華魔宗的實力遠比咱們想像的要強大!」 南宮劍河搖頭道:「依我看還是玉面老魔占了上風,外面情況如何?」 柳若魚道:「夫君寬心,防禦法陣幾位長老都細細查過絕無任何問題,明麟和明禮兩位孩兒一刻巡視不停。夫君還是認為西華魔宗真正的目的在這裡? 」 南宮劍河不容置疑道:「有蘇不言突然現身戰場,必是和西華魔宗有著什麼不為人知的利益交換。如今正魔雙方打得難解難分,魔尊若加入戰局天盟必敗無疑,他卻至今未曾現身,所以一定會來。」 柳若魚笑道:「出雲山是根基之地,只要夫君在這裡,藍劍山莊堅不可摧。說起來真是讓人驕傲呢!我的夫君和女婿讓西華魔宗如此忌憚,寧願損兵折將也要引開天盟。花費如此大的代價只為偷襲藍劍山莊。可我實在想不通,根基之地豈是那麼容易進攻的?」 南宮劍河又皺起了眉頭,思索良久道:「這個問題我考慮過無數次,怎麼也想不明白。他憑什麼?到底憑什麼?此次天盟進攻魔島,即使勝利也不過是形成包圍之勢,絕不可能一鼓而下!哼,藍劍山莊難道就不如他魔島麼?不過多想也無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便是!」 便在此時,山莊之外百里處傳來了毫不掩飾的威壓氣息。 南宮劍河眉頭一跳凝重道:「來了!」 夫妻倆對視一眼,一同騰在空中。 來犯之敵足有三萬多人,領頭的卻是斷了一手一腳的玉面童老。 南宮劍河見狀驚疑不定,奇道:「你一個殘廢到這裡來要幹什麼?」 玉面童老呵呵一笑,從懷中取出五顆圓珠把玩道:「自然是來毀了藍劍山莊,殺了你南宮劍河!」 南宮劍河不卑不亢道:「劫雷珠威力無窮,可是憑這些就要毀藍劍山莊?似有不足吧?」 此時藍劍山莊的兩位大公子南宮明麟與南宮明禮也起身來到父母身邊。 南宮明麟怒斥道:「老魔此來,叫你來得去不得。」 玉面童老不再多言,抬手拋下一顆劫雷珠。 「轟隆「一聲,出雲山最外層的防禦法陣受此一擊發出驚天巨響,整座出雲山都晃動了幾下,法陣受此一擊光華一陣虛無,明顯受到極大的削弱。西華魔宗修者同時發出一聲震天吶喊,各色法寶雨點般落下向著法陣轟擊。 南宮明麟拱手一禮道:「父親,妖人囂張待孩兒領軍反擊!」 南宮劍河擺了擺手制止他的動作,響徹天地的轟擊爆炸與吶喊聲下,他淡淡的話語依然清晰可聞:「魔尊既已至此何必藏頭露尾?請現身相見!」 「南宮莊主有禮!」一記雄渾的聲音響起。 西華魔宗當中一人騰空而起,臉戴青銅鬼面,身著白衫,頭戴綸巾做中年文士打扮。 他嘴裡雖客氣,眼神卻囂張狂妄得緊,似乎已不將藍劍山莊放在眼內。 南宮劍河展顏一笑:「神州天下魔尊首次現身便是在藍劍山莊,幸何如之。」 魔尊亦笑道:「福兮禍所伏,本尊此來於藍劍山莊而言卻是大禍臨頭啊!」 南宮劍河針鋒相對道:「禍兮福所倚。魔尊不想想此來一定能走得掉麼?可有膽與本座做上一場?」 魔尊搖頭道:「那是要的,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他揮了揮手向玉面童老下令道:」天盟被牽制在魔島,不必留手速速破開出雲山防禦法陣! 」隨即飛身而起坐在一輛寶車之上,架勢十足。 南宮劍河的臉上被法寶轟擊法陣的光華照耀得陰晴不定。 出雲山共有十二層防禦法陣,之前又準備充分,對此他並不擔心。 來敵正面對決,他也有自信藍劍山莊不落於下風。 只是南宮家在魔島損失已經不小,此刻用防禦法陣充分消耗對手的實力與銳氣,才是更明智的選擇。 至於西華魔宗還隱藏了什麼,只要在出雲山範圍之內,一切都有應對之方。 天色將晚,西華魔宗的攻擊一刻不停,防禦陣已被破去了五層。 南宮劍河穩如磐石巍然不動,魔尊亦是沉穩至極,兩位絕世高手絲毫不理會身周發生的一切,目光都鎖定在對手身上。 這是心理的交鋒,也是氣勢的交鋒,魔尊從現身起就不斷給南宮劍河施加壓力,而南宮劍河顯然並沒有太多的心境變化。 南宮紫霞第一時間收到了藍劍山莊傳來的信息。 她對父親的信心顯然很足,與林風雨的交流也是說咱們先應付完面前這一戰,回過頭再與南宮劍河包夾魔尊。 魔島的戰場天盟一方終於占據了優勢。 易天行以逸待勞,已經完全壓制黑白郎君,而帝刀霸劍這一邊始終攻不下林風雨與雲蕊的聯手防禦。 雲蕊的防禦能力之強實在讓林風雨嘆服,也讓他有時間和精力騰出手去操控扶風葫蘆。 這件法寶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葫蘆中的陰魂圍剿著戰場上的傷殘修者,又吞噬掉他們的魂魄不斷壯大己身。 林風雨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在扶語嫣面前賣弄的心思:這是我答應要給你的法寶,有一天它會成為最頂級的法寶,威震神州。 你看,我一定可以做到。 南宮世家的戰陣得陰魂相助,已經完全占據壓倒性的優勢。 南宮紫霞令旗一揮,整個戰陣開始抱團推進,逐步匯合天盟其餘戰陣,形成了戰場中一股強大的力量。 局面穩定,南宮紫霞愈加不急不躁,一邊有條不紊地指揮戰陣,一邊傳訊給南宮劍河,言道出雲山處儘量拖時間,魔島這邊一定可以回援。 末了還不忘提醒一句,切莫衝動,穩守為主。 南宮劍河傳來的消息也讓她安心,出雲山穩若磐石,完全可以依託法陣穩守不必硬碰硬。 天盟開始壓縮西華魔宗的空間,一眾護法則領著眾多魔宗修者且戰且退,準備依靠魔島防禦。 這一陣魔島之戰大局已定! 西華魔宗修者又轟開了藍劍山莊一層防禦,南宮劍河與魔尊卻同時抬眼往南望去。 福源洞主福天應領著大軍前來增援。 南宮劍河知他坐鎮天盟大本營並未參與魔島之戰,此刻天盟大局已定,已將西華魔宗壓回魔島,福天應前來增援時機恰到好處。 福天應抬手止住天盟大軍列成陣勢,與藍劍山莊形成了包夾西華魔宗之勢。 魔尊從寶車上站起身來遙對對福天應道:「福洞主來此,是嫌命太長了嗎?」 福天應咧嘴嘿嘿一笑道:「西華魔宗今日大敗虧輸,魔島已被重重圍困,魔頭安敢大言不慚?」 魔尊淡然道:「這點損失本尊還擔得起!不知福洞主又能否活得過今天?」 福天應面色一肅顯是動怒,他渾身化作一團血影,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沖入西華魔宗陣中,瞬間幾聲慘叫發出。 福天應又現身在出雲山陣法前,雙手鮮血淋漓不知收割了幾條生命,他張嘴吐出一面流光溢彩的盾牌,接下一輪轟向法陣的攻擊。 南宮劍河呵呵笑道:「福大哥又何必做此意氣之爭。速速進來!」抬手打開法陣一條縫隙讓福天應閃身而入。 兩人亦是相識多年。 南宮劍河曾向林風雨提過年輕之時,因為好色得罪了即將飛升的大高手楚天倫,被打得重傷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後為人所救。 當時救下他的正是福天應。 福天應的正面戰力或許和同階的元嬰巔峰高手相比不算出眾,可是朱眼噬天蝠的天賦神通非同小可,化身血影堪稱天底下速度第一人,無出其右者。 老友相見又要力抗強敵,南宮劍河心中暖融融的,又憶起多年之前兩人攜手從楚天倫手下逃得性命,迎著福天應伸出手去。 福天應亦伸手與他握住。 福天應的手上還滿是血跡,南宮劍河絲毫不嫌棄。 只是這一雙手忽然化作蝙蝠利爪死死扣住南宮劍河手掌,利爪上尖銳的指甲破開護體真氣扎入手腕血肉。 南宮劍河一隻左手瞬間變得黑紫,他想也不想一翻右手取出七星龍淵劍揮起一道開天闢地般的劍光。 這一劍斷開了自己的右手,也將福天應的左臂齊根斬斷。 毒素的蔓延如此迅速,饒是南宮劍河壯士斷臂,仍有不少毒素已滲入胸腔,忙運功壓制毒素,一邊不解問道:」福天應,這是為什麼? 」 福天應亦被南宮劍河摧毀一切的劍氣沖入體內,竟然不管不顧盤膝坐下化解體內的劍氣。 柳若魚悲鳴一聲,抬手祭出寶劍射向福天應,又向​​丈夫奔來。 南宮明麟與南宮明禮被眼前的變故嚇得呆了一下,反應過來也是急急奔向南宮劍河。 兩人急忙扶住南宮劍河探查他的傷勢。 南宮明麟驚慌失措的眼神忽然變得狠厲,手中射出一隻短劍擊落柳若魚刺向福天應的寶劍,隨即一掌拍在柳若魚後背,一手又取出本命法寶天麟劍在手從後刺入南宮劍河後背。 南宮劍河萬萬想不到異變來得如此之快,一串又一串連綿不絕。 他的護體罡氣被福天應的偷襲與劇毒破去,再怎麼應變奇速,也抵不過至親之人在如此近距離的忽然襲擊,只來得及微微偏了偏身子逼開要害部位,天麟劍依然透體而過。 反身一掌拍在南宮明麟胸前,終究是至親骨肉掌力及身之時又撤去了部分真元捨不得下殺手。 驚駭未定,南宮明禮劍光化了個圓弧砍去了南宮明麟的頭顱,劍光不停又一劍刺入南宮劍河前胸…… 柳若魚被兒子一掌拍落地面身受重傷,發生的一切都被她看在眼裡。 幾次掙扎著起身都爬不起來,南宮明禮深知父親之能,一擊得手卻絲毫不敢大意遠遠退開取出一面金鑼敲響。 南宮劍河並非不想追擊,實在是無能為力! 這一切兔起鶻落變化來得太快,甚至留守的長老與弟子還來不及反應過來。 金鑼仿佛奏響了南宮世家的喪鐘,法陣的陣眼瞬間有三處被破壞。 原本堅若磐石的藍劍山莊,存留的六道防禦法陣頓時威能大降搖搖欲墜。 而莊內看守陣眼與嚴陣以待的弟子們一片混亂,響起喊殺之聲,此情此景,誰還能不知道藍劍山莊出了叛徒? 一時之間人人自危。 秦冰曼妙的身姿飛空而起,先拉住南宮劍河,又帶上柳若魚退入藏劍峰。 藍劍山莊大亂,柳若魚被眼前的父子相殘打擊極大,竟然痴痴呆呆。 南宮劍河渾身打顫,強忍著身體與心中的傷痛對秦冰道:「弟妹快讓大長老與大管家來!」 話音未落,大長老與大管家已同時趕到,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南宮明禮碎屍萬段,卻又不得不按捺下心頭怒火先應付眼前的局面。 藏劍峰俯瞰出雲山,一切盡收眼底。 西華魔宗加緊了攻勢,防禦法陣已是搖搖欲墜支持不了多久。 西華魔宗修者已開始布起了陣勢,大衍陣,三才陣不一而足,要與藍劍山莊弟子正面肉搏。 大長老道:「三名長老叛變,藍劍山莊守不住了!莊主速速離去,我來斷後。」 南宮劍河疲憊地搖了搖頭道:「我若走了,你們抵擋不住老魔的。活下我一個又有什麼用?南宮世家將不復存在。」 大長老還待要說,南宮劍河斬釘截鐵地打斷道:「不必多言,傳我莊主令!令長老堂引領百劍堂弟子布陣,其餘弟子盡數撤出出雲山。將百劍堂弟子分做三撥,左一撥擺地煞劍陣,南宮天長老帶領,吃住​​大​​衍陣;右一撥擺五雷陣,南宮地長老帶領,吃住​​三才陣;剩餘的居中擺陷地陣應敵,咱們吃了西華魔宗的前鋒便殺進去會一會四象八卦。」 老大發了話,藍劍山莊各位長老便一一布置下去,地煞陣,五雷陣,陷地陣迅速地集結起來。 雖然看上去有些許混亂,比起之前的渾渾噩噩與不知所措已有了大大的改善。 等各式陣勢布完,除了兩位主持陣勢的南宮天與南宮地之外其餘長老都急速返回。 南宮劍河又問道:「天罡劍陣開啟了麼?」 「回稟莊主,開啟了。只是……」這位長老不知有什麼難言之隱,欲言又止。 南宮劍河擺了擺手道:「不必擔心,我自有主張。」 他布置下去才稍微舒了一口氣,對秦冰道:「弟妹不必擔心!速速帶著慧芸離去,哥哥自統領藍劍山莊大破他西華魔宗。」 自身重傷,形勢極劣,南宮劍河仍不愧當世豪雄,瞪視著魔尊,如刀削斧鑿的臉上浮起一絲冷笑。 秦冰搖了搖頭道:「我替大哥護法,不必擔心,弟妹並非頑固不化之人。必要時自會離去。」 南宮劍河聽他如此說也就不再多言,閉上眼睛打坐驅除體內的毒素,身上的劍傷反倒不在意。 西華魔宗的長蛇陣居中,大衍陣居右,三才陣居左,四象八卦陣殿後,四個大陣組成一個「山」字形,以前鋒長蛇陣為角,東西方大衍陣,三才陣為兩翼層層推進。 四個陣型結合緊密環環相扣,互相照應,顯得極其緊密厚重。 大長老舉起手中天藍色碩大的令旗一揮,藍劍山莊的三個大陣原本相距了一段空間較為分散,在令旗的指揮下慢慢地收緊靠攏。 秦冰在一旁觀看心中一動,如此緩慢的移動是否會給對手可乘之機,攻我立足不穩之際? 轉念一想,數千人的大陣布置不易,移動過快更加容易使陣型散亂! 每個人的修為有高有低,卻需保持相同的節奏,固定的位置,實現起來極其困難,採用較為緩慢的節奏照顧修為較低的陣中弟子的確是最為實用的方法。 反觀西華魔宗的大陣推進也是這樣,初期移動極其緩慢,但整齊刷一,每一步都仿佛給人重達千鈞的壓力! 其後慢慢地提速,五里,三里,二里,越來越近,福源洞四陣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四大陣逐步被團團的灰霧所吞沒,一張「山」字形的灰網如同一柄勢不可擋的三叉戟要將藍劍山莊的大陣刺出三個透明窟窿。 大長老手中的藍旗再揮,藍劍山莊的三陣完全不合常理地向後慢慢退去,也是由慢到快,但是到了一個速度後卻不再提速,就這麼踏定節奏地後退,整齊刷一。 福源洞四陣的在不斷地提速,兩家戰陣的距離在不斷地接近! 四陣借著衝鋒之力威勢如虎,在氣勢上完全壓倒了始終在後退藍劍山莊。 西華魔宗四陣距藍劍山莊的大陣已不足百米,紛紛亂亂有些法寶已經從四陣中飛出,不時有藍劍山莊的弟子受傷。 大長老這邊卻依舊沒有任何表示,藍劍山莊大陣依然保持著平穩後退。 沖在最前的長蛇陣不斷地提速,近了,近了,更近了! 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藍劍山莊大陣前排的弟子甚至可以看見西華魔宗打前鋒的長蛇陣陣尖。 福源洞長老福半山左手持長槍,右手持著他的得意法寶七蛇輪一馬當先。 那七蛇輪四周盤旋著幾隻大蛇,猙獰可怖。 終於,大長老再度揮動手中的藍旗! 藍劍山莊的陣型瞬間前後斷成了兩節。 三陣前排的千名弟子同時止步不動,齊齊祭起手中的寶劍。 千柄寶劍劍尖相對,劍柄朝外,緊緊貼在一起,組成一面圓形的光牆,千名弟子揮出手中藍色的元氣注入寶劍中——劍盾! 藍劍山莊威震修真界的護衛陣勢。 千柄寶劍在日光的映射下爆出耀眼的光芒,射的沖在前方的福源洞蝙蝠妖一驚。 蝙蝠成妖之後,雙目不再不能視物,對日光甚至更加敏感。 「殺!」福半山祭起七蛇輪,七隻巨蛇張開血盆大口同時咬在劍盾上,後面無數的法寶或前或後攻了上來。 「嗡!!!~~~」不似金鐵交集的響聲,卻似寶劍的震動聲。 秦冰定睛看去,每一柄寶劍並未因受到巨大的衝擊而從劍盾中脫落! 而是集體有序的震顫抖動著。 不斷有劍盾後維持的藍劍山莊的弟子狂噴著鮮血掉下地去,但遭遇如此巨大的攻擊,劍盾依然存在,本身就是一個奇蹟! 這便是集體陣法的神奇力量! 只有團結一心,才能將個人的力量在集體中最大化,形成奇妙的反應。 劍盾維持了有半柱香的時間,終於在長蛇陣巨大的火力下被集散。 千柄寶劍大都殘破不堪,失去元氣的支持落下地去。 而除了一些落下地的,千名組成劍盾的藍劍山莊弟子被淹沒在西華魔宗層層的灰霧之中! 悽厲的慘叫聲拉開了血腥廝殺的序幕。 片刻過去,灰霧之中便沒了藍劍山莊弟子的聲響。 片刻時間,南宮劍河便驅除了體內的毒素,他雙眉緊鎖,口中喃喃道:「好樣的,都是好樣的!」他又吞服下血蓮補天丹,傷口癒合,斷臂復生。 他接過大長老手中藍色的令旗舉起但不再舞動,令旗身上發出藍色的光芒,大風吹過旗面獵獵作響! 由於劍盾耀如烈日的光芒,福源洞並不知道藍劍山莊的陣法斷成了兩截。 待得第一面劍盾被擊落散去,迎面再次出現一面劍盾。 這一面劍盾的寶劍數量少了許多,光芒卻更加的耀眼。 福源洞一名蝙蝠妖殺紅了眼睛,厲嘯一聲手中不知好歹地祭出長槍再度刺上劍盾。 「撲哧」,如同青煙消散! 長槍轉眼化作一片虛無。 性命交修的法寶消失,蝙蝠妖哇地吐出一口鮮血。 福半山大吃一驚。 雖然長槍不過是福源洞每名弟子都配備的普通法寶,卻好歹是福源洞出品,煉器房裡精心打制的法寶。 這麼輕輕鬆鬆被化為飛灰,殊為不易。 但是後方的大陣還在往前推進,自己引領先鋒軍就該遇山開山,遇水修橋,一面劍盾,我必破之。 「殺!殺!殺!」福半山的叫聲一聲大過一聲,身後的長蛇陣舞動,再度發出一團濃烈的灰氣向面前的劍盾襲去。 這一次劍盾卻不再一味地防守,耀如烈日的光芒反射出來主動迎上灰氣。 兩股巨大的能量在空中匯合,誰都寸步不讓。 劍盾的日光漸盛,反倒逐步壓過灰氣一頭! 福半山心頭大震,只覺得日光的元氣之濃密,壓力之大沛然莫敵,自己的長蛇陣反有被吃掉的趨勢。 一急之下,手中七蛇輪凝聚著渾身的真元祭起,化作七隻巨蛇。 七隻巨蛇得了他大量元氣的支持,變得更加碩大恐怖。 七蛇巨口一張,口中同時噴出一桿猩紅的長槍。 人數更多,移動更加緩慢的其餘三陣此時才緩緩接近,卻仍然有著兩里地左右的距離。 三才陣與大衍陣見福半山長老使出久不出手的絕招,知道面前遇見了勁敵,三才陣與大衍陣同時升出四道灰氣,隨著七桿猩紅長槍所指的方向攻去。 「撲哧!」劍盾射出的日光被幾團灰氣擊散。 灰氣並不罷休,融合在一起化作一隻張開血紅大口,露出尖銳毒牙的蝙蝠繼續向前撲去,要撕碎面前一切的阻礙。 劍盾射出的日光雖然破散,卻仿佛因為勁敵而來了精神,盾牌上的光芒重新凝聚更加耀眼奪目。 灰氣撞擊在劍盾上,寶劍發出嗡嗡的響聲劍身巨震。 隨著劍身的震動,灰氣不斷被打淡打散。 而每柄寶劍的震動也越來越劇烈,聲響越來越大,越來越嘈雜,不如之前的渾如一體! 灰氣散去了一大半,劍盾已由嗡嗡的震動變為蹡踉,蹡踉的金鐵交集響聲。 眼見得由寶劍組成的盾牌已露出了缺口,逐漸不能再彙集於一處! 劍盾突然發出一道光芒,整面盾牌旋轉起來。 劍盾的轉動所需的步驟與方法極為繁複,效果也同樣驚人,灰氣被絞得粉碎,不少西華魔宗弟子元神受了震盪,控制不住身體慘叫著從空中落了下去! 藍劍山莊自開戰以來處處受制,剛才更損失了幾百名列劍盾的弟子。 這一次終於讓西華魔宗吃了大虧,南宮家的弟子們紛紛鼓譟喝彩起來。 劍盾在轉了近百轉之後,支持不住散了開來。 與此同時,「嗚!!!」一聲悠長深遠的號角響起,聲達九天之外。 劍盾的光芒散去,西華魔宗處也響起一頓咚咚有力的鼓點聲,魔宗修者們喊聲雷動,似乎要一掃剛才吃虧的陰霾。 劍盾撤下,福源洞蝙蝠妖們驚異地發現在劍盾之後的只有寥寥不到百人,卻個個都有著金丹期以上修為的南宮家門人,最高的一位甚至已達元嬰初期。 難怪這一道劍盾的防禦力如此之出眾。 他們是南宮世家精英中的精英,但是,其他人呢? 其他人哪裡去了? 在戰爭中,精英部隊可以依靠超強的單體與協同作戰能力,去完成某個關鍵部分的戰鬥任務,從而達到改變戰場形勢的目的。 但是他們畢竟不是能夠取得整個戰鬥勝利的部隊。 是的,他們是一根刺,平時你根本看不見他們,你的眼裡都是那把明晃晃的寶劍。 你時刻注意寶劍的動向。 卻在不經意間,那根刺出現在最脆弱,最重要的地方! 他們扎瞎你的眼睛,刺穿你的脈門,卻要不了你的命。 真正要命的,還是那把明晃晃的寶劍。 只是此刻,你已經沒有力量去阻擋它的致命一擊了。 布成第二道劍盾的南宮家弟子人人傷重。 可是長蛇陣中的西華魔宗卻沒有心思再去追殺他們了。 因為他們很快發現了令他們恐怖的事情。 「嗚!」「嗚!!」「嗚!!!」「嗚!!!!」號角一聲比一聲更響亮,一聲比一聲更悠長。 「錚!」寶劍出鞘的聲音響起。 可是寶劍出鞘的聲音又哪能有如此的響亮? 是的,這是成千上萬柄長劍同時齊齊出鞘才會發出的巨響。 吼聲如巨雷般滾滾而來。 強烈的罡氣捲走了周圍百里範圍內的雲霧,南宮家的弟子在雲霧中現出身形。 正是左側地煞劍陣,他們人人舉著手中寶劍,領頭的南宮天長老劍氣上的一片「萬星」劍氣已然發出,後面跟著大片至剛至烈的罡氣。 衝鋒在線的福半山大驚失色,揮舞著雙手吼道:「擺陣,擺陣。」七蛇輪嗷嗷嘯叫,卻鎮不住驚恐萬分的西華魔宗修者。 又是一聲響徹天地的劍鳴! 五雷劍陣在他們的右方出現。 南宮地長老的帶領下,劍陣發出五道雷光配合著地煞劍陣罡氣,一左一右朝長蛇陣襲來。 福半山突然感到一絲絕望! 藍劍山莊的戰略性後撤,分進合擊,在秩序與配合上更勝一籌。 西華魔宗魔尊尚未出手,藍劍山莊卻有蓋世劍豪南宮劍河坐鎮指揮。 地煞與五雷劍陣的劍光勢不可擋,福源洞先鋒軍的長蛇陣原本應首尾相顧,卻被這一擊從中一刀截為兩段! 當南宮家子弟殺入長蛇陣時,西華魔宗已徹底亂了陣腳。 南宮天,南宮地,長老立斬福半山。 當南宮雲高舉著福半山的頭顱震天大吼:「妖孽已經伏誅,南宮家的兒郎們,咱們踏平西華魔宗!!!」 五千人的隊伍,兩個劍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籠罩了長蛇陣。 如同之前布起第一道劍盾的五百名藍劍山莊弟子,被長蛇陣吞沒一般。 長蛇陣也嘗到了勢不可當的滋味。 他們原本衝鋒向前,氣勢,威勢,信心都上漲到了極點。 第一道劍盾出現的時候,他們想,劍盾又如何? 我們占了先機,此戰我們必勝,當了先鋒真是幸運,得勝之後我們能得到最好的獎賞。 是的,藍劍山莊的威力絕倫的寶劍,藍劍山莊舒服的住房,藍劍山莊漂亮的女人……這些,都是我們的。 可是劍盾拖延了太多的時間,消磨了我們的氣勢。 長蛇陣氣勢已散,三才陣與四象陣還未跟上……軍至半途可擊之。 半途受敵,我們,我們完了…… 長蛇陣被完全的吞沒,耀眼如烈日的劍光連連閃動! 長蛇陣里殘餘的蝙蝠妖被盡數殲滅。 南宮家的弟子人人眼含著熱淚,這是送給為了整個山莊獻出生命,布成第一道劍盾的數百名弟子。 如果沒有他們的獻身,後面所有的戰略都無法實施;如果沒有他們的獻身,藍劍山莊不能挽回戰場上的劣勢。 西華魔宗剩餘的三陣見長蛇陣如摧枯拉朽一般被絞碎。 先前吞沒藍劍山莊第一層劍盾的勝利感蕩然無存。 指揮的灰旗舞動,三陣緩緩地停下! 藍劍山莊雖吞掉了長蛇陣,可損失更大。 不過以此一戰振奮了士氣,還斬殺了元嬰期的福半山,更挽回了整個戰場後手的大劣勢。 藍劍山莊此時士氣高漲,西華魔宗修者則驚疑不定。 他們遙望著立在藏劍峰山頂,重傷的南宮劍河! 一代劍豪以其絕世的眼光,大膽的應變,親手導演了一場逆轉。 是的,他是南宮劍河,即使身負重傷,他依然叫南宮劍河,藍劍山莊的最偉大的家主。 藍色的令旗再展的時候,海螺號角發出雄壯的「嗚嗚」聲。 藍劍山莊的弟子們開始了反撲,左翼地煞劍陣,右臂五雷劍陣,中央陷地劍陣整齊刷一地步步逼近。 修真的高手未必都是豪傑,因為太多人只關心自己的修為,但南宮劍河不但是高手,還是豪傑。 他扛起了整個家族,改進了藍劍山莊的陣法。 戰鬥打得異常慘烈,南宮家的弟子士氣高漲,劍陣威力也更大。 卻沒有大到有著境界領先的地步,他們也不過是占領了先機。 可是這一點點先機,對於實力接近的雙方,已經足夠了。 震天的喊殺聲,咚咚的戰鼓聲,各式各樣法寶轟擊帶起的光彩。 數萬人混戰廝殺在一起,其中不乏修真界裡的頂級好手,一輪廝殺直從日中殺到黑夜。 月光漸漸黯淡,金烏再次跳出山腳,拼殺聲才漸漸地變小。 令藍劍山莊弟子吃驚的是,西華魔宗居然不死不休,無論情況再惡劣,也沒有任何的退縮,每一人都拼到了最後一口氣! 到底是什麼信念在支撐著他們? 這讓早已取得優勢的藍劍山莊始終無法徹底取勝。 無形之中,藍劍山莊的損失越來越大。 西華魔宗此時能戰者僅剩下千人,且個個帶傷,有氣無力。 藍劍山莊百劍堂也不過千餘不到二千人,長老堂都已陣亡了五位長老,只剩下南宮天,南宮地,南宮雲三位。 這一戰,藍劍山莊付出了巨大的代價打至這個地步,這一切都是為了保住南宮世家最後的傳承命脈。 南宮劍河依然玉立山頭,自己的事情自家知道。 毒素雖已排除,丹田處的劇痛一刻也不曾停止過,元嬰黯淡無光。 這一切卻遠遠比不上心中的難過! 若是中毒斷臂並不要緊,兩個兒子一人一劍卻深深傷害了他的身體與心理。 這兩劍下去,福天應的劇毒何等厲害,他之前斷臂尚且不能保得體內無毒,又受至親偷襲,毒素深入丹田終將元嬰重創。 先祖留下的基業給自己,卻在自己手中毀於一旦。 兩陣對圓,可是出雲山藍劍山莊的基業,已被破壞殆盡。 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數不清的屍體。 裡頭有他的子侄,兄弟,甚至是愛人。 但是他們現在他們都倒在地上,血肉模糊,全無反應。 慘狀,令人不忍逼視。 南宮劍河虎目含淚,他突然仰天長嘯,高聲對著在場的藍劍山莊弟子道:「眾藍劍山莊弟子聽命:今日山莊大難,眾弟子不得勉強逞一時之氣速速退去,需保我藍劍山莊實力以待來年東山再起!若今日我遭逢不測,眾弟子即奉南宮紫霞為藍劍山莊之主。」他的聲音雖然不大,卻以傳音秘法送入弟子們耳中,人人聽得清清楚楚。 體內的傷勢之重還運用功力地吼出來,牽動元嬰之下,該承受多麼巨大的痛苦可以想像。 心中的悲憤之意令人淚下。 秦冰又勸道:「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您又是何苦一定要這麼做?」 南宮劍河搖了搖頭道:「今日若臨陣脫逃,眾口鑠金說我南宮劍河怕了西華魔宗,不除魔衛道,藍劍山莊才是顏面丟盡永無翻身之日了!更何況,逃,我逃得了,藍劍山莊的兒郎們呢?他們逃得了嗎?因為我的錯已死了太多的人,接下來這一戰,我要走了還算個人嗎?我不會再讓南宮家的弟子因我而犧牲了!他們為我做了太多,現在,輪到我還給他們一些東西!」 「大哥……」秦冰突然感到喉中哽咽,一時說不下去……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