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2集第30章 重回人間

第三十章重回人間 甫一脫離大混沌陣,林風雨心情舒暢想要高聲吶喊。神念中便傳來劇烈的真 元波動,心中一緊帶著二女一獸隱匿身形悄悄貼了上去。 久已不見的南宮紫霞俏立空中,只見她領著六位長老布成七劍陣,玉顏含煞! 如今她的修為已達元嬰中期巔峰,又是天生鳳體,足以與南宮世家長老比肩。 秦冰,秦薇與曹慧芸也在其中,秦薇布下了一個奇妙的陣法三女一同主持。 高空之中南宮劍河身形傲立如山,手中提著慕容玉成。正是南宮世家與駐守 苗疆的六道天盟對峙。 六年多之前林風雨與寧楠被慕容千罡,谷凡擊落雲霧山谷。柳若魚脫困之後 已是救助不及,對雲霧山谷束手無策,南宮劍河得此消息之後在藏劍峰頭默默無 言駐立一整晚。 秦冰諸女更是哭成了淚人兒,若不是心頭冥冥之中有一絲感應林風雨並未死 去,也不知道她們要怎麼活下來。 此事過後南宮世家偃旗息鼓只守嶺南,對苗疆再無半分動作。世間俱是傳言 藍劍山莊已然服軟。 這幾年來慕容千罡逐漸將苗疆整頓完畢,家主繼承人慕容玉成也於此時來到 苗疆。 今日南宮劍河一人一劍獨上天盟駐地拜山,眾目睽睽之中擒拿慕容玉成,又 安然脫身視天盟高手如無物。慕容千罡與谷凡統領高手與苗疆十二巫門一路追逐 到雲霧山谷,遇見了前來接應的南宮世家長老。南宮劍河也不跑了,兩邊完全撕 破了臉皮對峙。 知道了這一切,林風雨心中熱血沸騰,感動得無以復加。 南宮劍河悠然道:「慕容千罡,當日在庚金山莊已警告過你。本座言出法隨 無有落空。既是不識抬舉,就莫要怪本座辣手無情。」寶貝兒子落在他手上生死 不知,慕容千罡大急,強自鎮定道:「林風雨是屠滅后土巫門嫌犯,本座奉天盟 之令擒拿乃大義,豈可懼你區區威脅之言?南宮劍河,速速將玉成交還,否則今 日你南宮世家玉石俱焚。」南宮劍河不屑地撇了撇嘴,嗤笑道:「是不是嫌犯你 說了就算?切,一隻天盟走狗,也好意思放言與南宮世家玉石俱焚。今日便是谷 元親來也要不回慕容玉成。」南宮紫霞悲憤道:「慕容千罡,要你兒子也行,還 我夫君命來。」事難善了,口舌之爭全無意義,慕容千罡一聲令下兩邊乒桌球乓 打作一團。天盟人多,南宮世家這裡卻是精英盡出。 南宮劍河盡展蓋世之威,一人敵住慕容千罡與谷凡。南宮紫霞統領七劍陣, 敵住了正天閣,福源洞的七名長老。林風雨見她功力大進,紫青雙劍更是在雷劫 中淬火重生絲毫不遜純鈞寶劍,面對七名長老絲毫不落下風。 柳若魚統領另一七劍陣,和秦冰三女與其餘天盟和巫門弟子戰在一起。小叔 子兼未來女婿在自己手中被人打得生死不知,這股怨氣六年來憋得大啦。 南宮世家精英俱出,人數雖少反倒漸漸占據了優勢。林風雨三人一獸見局面 可控,也不著急露出身形。 空中忽然一陣環佩叮噹香風繚繞,谷元騎乘白澤一抖拂塵向南宮劍河擊落道: 「南宮家主,本座已到,你待如何?」南宮劍河一劍逼退慕容千罡與谷凡,哈哈 大笑不閃不避,泰阿龍泉交剪拂塵道:「崑崙掌門親臨,幸何如之?」谷元心情 很不好。今日到來本是因慕容千罡整頓苗疆完畢,親來巡查。慕容千罡也是已知 谷元今日便到,才敢追擊南宮劍河。 谷元不想剛到苗疆駐地便知被南宮劍河狠狠扇了個耳光,顏面盡失。當即急 急趕來。 劍光鋪天蓋地與拂塵迎面一擊,谷元上身一晃險些跌落坐騎,南宮劍河則是 踉蹌了好幾步才穩住飛退的身形。 白澤張口吐出蒼白的電光,鋪天蓋地當真是雷動九天。南宮劍河身形剛穩又 是急忙躲避,一時之間有些手忙腳亂。面對公認的第一高手,更有神獸坐騎相助, 劍神也是不好應對。 林風雨本想再看看狀況,怎奈自從白澤一出現,莫非凡便耐不住了,毛手毛 腳想要衝上去一較高下。 略有動作立刻被谷元感應,厲聲喝道:「什麼人在那裡鬼鬼祟祟,給本座滾 出來。」白澤張口又是一道電光朝藏匿的虛空噴來。林風雨拍了拍莫非凡示意交 給你了。又提醒寧楠和許玲兒小心,這些都是當時頂尖兒的人物非同小可。 虛空中忽然浮現出一個光屁股的小毛孩在雲彩中一滾,化出兇猛猙獰的本相, 巨口一張噴出一團火焰,將電光化於無形。隨後三人浮現而出,寧楠跨坐墨麒麟 威儀出眾更增麗色,許玲兒持劍而立。更有一人朝著慕容千罡合身撲來,那身形 奇快如電,一眨眼便衝到慕容千罡身前。 慕容千罡揮出金錘,人影不閃不避與金錘硬撞一記,嘭地一聲大響,倆人均 是飛退。人影畢竟稍遜了半籌多退了兩步,但是南宮劍河哈哈大笑,看著人影飛 到他身邊狠狠一掌抽在慕容玉成臉上。 人影停下身子,劍眉星目,挺直的鼻樑,薄薄的雙唇。正是拿慕容玉成出氣 的林風雨。被人從駐地抓了人走,又當眾抽了一耳光,這一掌像是直接抽在了天 盟一眾高手的臉上。 南宮劍河一掌拍在他肩頭道:「就知道你小子死不了。」大敵當前,林風雨 仍是回頭對眾嬌妻一個飛吻。見他龍精虎猛修為大進,竟能和慕容千罡拼了個不 分上下,分離六年再見面,眾女都是眼泛淚花。 谷元又見這個眼中釘,如今這模樣顯是在雲霧山谷中得了大好處,怒火中燒。 胯下白澤口吐人言道:「林風雨,速隨谷元道長回崑崙山查明真相,本神獸在此 必不叫你蒙受冤屈。」自從墨麒麟出現,白澤聲勢就弱了五分,不過這等通靈神 獸,說起話來倒是在理得很。 傳說白澤德行高尚,聖主出世時才奉書而至。不過這隻卻是崑崙山圈養的, 鬼知道什麼情況?林風雨還沒答話,墨麒麟跳脫著迫不及待開口道:「去你媽了 個屄,小爺在這裡還容得你放屁?再給裝個屄試試?小爺乾死你。」相較於白澤 的彬彬有禮出口成章,同為瑞獸的墨麒麟顯得太過沒有素質,果然缺乏爹媽管教。 跨坐其上的寧楠一頭的冷汗,只覺得現場幾百雙眼睛全都盯著自己看,完完全全 無地自容。 倒是白澤被這一句嗆得全身雪白的皮膚都泛出了青紫,顯然氣得不輕。 林風雨急於幫寧楠擺脫尷尬,當眾道:「不必去崑崙山,我能證明后土巫門 之事與南宮世家任何一人沒有關係。」谷元沉著臉道:「有沒有關係,你說了不 算。本座給你個機會,證據拿出來。」林風雨胸有成竹淡淡道:「歐益波,騰天 寶,還有其餘的巫門掌門,你們出來。」當眾不能認慫,歐益波帶著巫門掌門一 同現身,卻不敢離天盟陣勢太遠。 林風雨高聲道:「你們應該認得吧?」說著召出十二祖巫精魂。大巫現身, 戰意滔天凶威赫赫。南宮劍河心驚:「賢弟何處習得這等大術?」林風雨向巫門 掌門問道:「我是不是屠滅后土門的兇手?」巫門供奉祖巫,對這些精魂之氣熟 悉得不能再熟悉,巫門弟子早已齊刷刷的跪了一地。騰天寶連連磕頭道:「林先 生能得祖先認可必非兇手,騰天寶確認無疑。」林風雨抬眼望向谷元問道:「谷 道長還有話要說麼?」谷元臉色鐵青,天盟擊殺林風雨這個刺頭,一統苗疆本是 他得意之作,果然安排慕容千罡主持苗疆之事乃是神來之筆。不想機關算盡,一 日之間便被徹底翻盤,不但顏面盡失,看這架勢捏在手中的苗疆也即將失去。十 二巫門在祖巫精魂現身之後,絕無抗拒林風雨的可能。失去十二巫門,苗疆控制 權可想而知。想要嘴硬兩句,卻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人家當事人都這麼說了,又 沒威逼又沒利誘,他還能說什麼? 林風雨又道:「穀道長既然沒話說,晚輩可就有話說了。天盟未查清任何事 實真相,僅憑猜測便要捉拿晚輩,連一個分辨的機會都不給。又將晚輩打得身受 重傷險死還生。穀道長身為盟主必然不會行此無理之事,那麼,還請穀道長嚴懲 麾下進讒言的小人,給天盟期待公平公正的人一個交代,給晚輩一個交代。」谷 元目光如劍盯著林風雨良久,慢慢道:「此事本座自當查明。」林風雨哈哈一笑: 「也可,還望谷元道長莫要讓天下人久等。」又轉頭對十二巫門掌門道:「諸位 掌門且各歸宗門,改日再來拜訪。」這又是要當著天盟的面號令巫門,擺明了要 為南宮世家收復南疆控制權。 南宮劍河始終笑吟吟地不發一言,看著林風雨表演。秦冰秦薇與南宮紫霞, 曹慧芸見自己男人進退有據,手段純熟,喜得心花怒放,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雲霧 山谷里究竟有什麼奇遇。 谷元一轉身頭也不回地離去,留下慕容玉成也不管了,林風雨心中哂笑: 「崑崙派自大慣了,一切都覺得理所當然。可是這種做法置下屬於不顧,天盟果 然就是個花架子。這麼一來,虎視眈眈盟主之位的正天閣主天元子,怕是不會讓 他好過。鬧吧鬧吧,鬧得越厲害越好。」天盟眾人離去,南宮劍河招呼家人道: 「走,咱們到帝江巫門做做客。」許玲兒也跟著前去,把這一片天地留給久違的 夫妻們。 南宮紫霞電一般閃過來撲進林風雨懷裡,放聲大哭。喜滋滋地閉關出來,卻 得到這樣的噩耗,若不是對自家男人的能力有著充分的信心,只怕當時便要道心 大損修為掉下一個大境界。無數次來到雲霧山谷期望碰見愛郎,卻一次次地失望, 苦熬的六年多,實在太難了。 林風雨輕聲安慰,回眼望去,秦冰正拉著寧楠噓寒問暖。那股子熟美的賢妻 良母氣質迷得缺乏母愛的莫非凡心動神搖,眼珠子一轉扭著光屁股賣萌,向秦冰 嬌挺的胸前撲去:「阿姨,抱抱。」隨即被寧楠一巴掌拍飛。 眾人都看得忍俊不禁,瞧著粉嘟嘟的小孩,若不是事先見了他的本體模樣, 差點要以為是林風雨和寧楠的孩子。 寧楠咬牙切齒地對眾女道:「這傢伙沒有教養,而且都37歲了別把他當小孩 子看。」莫非凡揉著臉蛋齜牙咧嘴地抱怨道:「每次出手都這麼重,就不能打輕 點?」寧楠罵道:「以後再亂說粗話給我丟臉,可就不是抽你這麼簡單了。這是 我媽,還想來占便宜。」太陰之女的母親?莫非凡嚇得縮了縮脖子,再也不敢動 歪腦子。 眾人聚在一起述說六年來的所見所聞,妖國奇遇讓諸女心旌神搖,收了兩個 妖婦做女奴則讓秦冰都瞪了林風雨一眼。南宮紫霞更是不依不饒地掐著他腰間嫩 肉,那意思老娘在家裡守活寡,你在外面倒是風流快活。 嬉鬧了一陣,秦冰道:「自從夫君出事之後,家裡傷心了許久倒是沒有意志 消沉。姐妹們都打定了主意,若是夫君不幸,我們定會為你報仇。現下平安歸來, 真是……真是不知道怎麼說的歡喜。」林風雨拉著她的手道:「這六年被困在雲 霧山谷,時常想念你們。可是家有賢妻,我從來沒擔心過。」秦冰得他誇讚,嫣 然一笑。默了一默還是下定決心說道:「有件事情要告訴你,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林風雨不以為然地道:「家人安康,還有什麼心理準備好做的。」秦冰搖了搖頭 道:「三年之前,青丘國主送來請柬,國主迎娶扶語嫣……邀請我們前去赴宴。 該是顧念之前在天南的看護之情。」林風雨胸口如遭錘擊,瞬間喉頭被哽住了一 般。良久站起身來道:「走吧,別讓大哥他們久等了。回家後再說。」經歷了那 麼多事情,雖然心神激盪,也很快冷靜恢復過來。 南宮劍河高坐帝江巫門主位,志得意滿,頗為昔年慧眼識人感到歡喜。就連 這幫不講道義的巫門首腦此時看來也顯得順眼了不少。柳若魚更是開心得笑若煙 霞,林風雨出事,最為自責內疚的就是她,真要出了什麼事情,不說丈夫多麼看 中這個兄弟,自己要如何給女兒交代?今日林風雨平安歸來,也是心頭一副重型 枷鎖徹底地放下了。 林風雨一家人到來,南宮劍河心情大好,笑呵呵地問道:「賢弟大難不死必 有後福,哥哥打從心底里開心哪。」林風雨頗為感動道:「大哥常常告誡小弟莫 要衝動,今日又甘冒奇險,您萬金之軀萬萬不要再那麼做了。」南宮劍河笑道: 「哥哥這叫謀定而後動,六年未動麻痹天盟,今日摸透了苗疆分舵方才果斷出手, 一擊即中。哈哈,也是天數使然,此地又見到賢弟。」瞅了瞅莫非凡又道:「嘖 嘖,秦家當真是鍾天地之靈秀,上古瑞獸都能遇見。」莫非凡朝他白了個眼說道: 「南宮劍河是吧?小爺聽說過你。他奶……額……那個……你很了不起,比小爺 厲害。」南宮劍河莞爾一笑道:「倒是歡迎小兄弟加入南宮世家。」又問林風雨 道:「不知賢弟接下來作何打算?」自從準備脫離大混沌陣以來,林風雨便一直 在思考這個問題,南宮劍河問起便反問道:「大哥近期可有攻略之計?」南宮劍 河道:「以藍劍山莊的實力,占據嶺南苗疆二處已是極限,不宜過分擴張。擁此 兩地縱深已足,進可攻退可守。此後休養生息穩紮穩打即可。」林風雨深吸了一 口氣,看著諸女道:「如此,小弟已年近三十,想要迎娶諸位嬌妻成家,還望大 哥代小弟做主。」南宮劍河雙掌一拍叫一聲:「好!」柳若魚也是興致勃勃。 早在金翎島上便為這場婚禮籌劃良久,卻總是發生各種各樣的事情。如今大 局已定,林風雨修為大進,諸女沒名沒分地跟著他多年,成家立業迫在眉睫。 南宮劍河長兄如父,當即扛起這份責任。一行人離開帝江巫門返回藍劍山莊 籌備婚事不提。 接下來的時間對於林風雨而言甚是煎熬。扶語嫣的事情沒人再去提起,可是 秦冰卻下了嚴令,婚禮之前需得恪守婦道,不得與夫君同房。還大有理由,諸女 都已失身於他,此刻也是為了彌補之前的遺憾。 林風雨遭了秧!跑去勾搭秦薇被嚴詞拒絕,恨得他牙痒痒,抱怨兩句:「讓 你裝,哼哼,新婚之夜可要你求饒才行。」秦薇也不生氣,反倒雙目春水盈盈道: 「妾身可就身心期待了。」反遭一頓搶白,再看從來任由他予取予求的曹慧芸都 整日呆在房裡,大門不出,林風雨徹底絕了希望。 這家沒法呆,五女各個人比花嬌看得見吃不著,還怎麼混下去?掉頭出門與 南宮劍河一同接收苗疆十二巫門去了。 遠在南海的魔宗海島上,十護法立在灘頭各個神態恭敬。魔宗偉岸的身影電 射而來,魔宗弟子趕忙打開防護陣。 西華魔尊落在島上一言不發,急急領著十護法向地宮走去。眾人依位坐定, 若是南宮紫霞在此,一定會驚詫於岳翎帶著淡淡的微笑隨在魔尊身旁。 魔尊靜靜聽著黑白郎君述說苗疆發生的一切,語音凝重道:「本尊已從天盟 獲知一些訊息。不過谷元老狗死要面子話語不盡不實,如此說來,藍劍山莊已成 心腹大患。」黑白郎君道:「藍劍山莊一家之力勢弱,尊主不必多慮。」魔尊閉 上雙目思慮良久才道:「並非如此!天盟與南宮世家一切所為盡入本尊料中。林 風雨墜入雲霧山谷生死不知,本以苗疆將成兩家死戰之地,我等可便宜行事坐收 漁利。不想林風雨重現世間更是輝耀苗疆,南宮劍河神劍蓋世無雙,得林風雨相 助兄弟倆同心一致,南宮劍河羽翼已成。比起天盟一盤散沙,天元子正借著谷元 失手苗疆發難,藍劍山莊才是我宗死敵!」黑白郎君道:「如此依尊主之意該當 如何?」魔尊問道:「藍劍山莊裡暗樁可曾布置完畢?」黑白郎君道:「暗樁打 不進去核心層,倒是有意外收穫。藍劍山莊看似祥和,實則亦有暗流涌動,屬下 建議可如此如此利用一番。」魔尊點了點頭道:「傳本尊宗主令,即刻進行折劍 之計。」「折劍」是數年之前便定下針對藍劍山莊的計策,天盟雖亂,人多勢眾 想要一舉剿滅幾無可能。欲滅天盟,必先滅南宮,這是西華群魔的共識。 原本這個計劃至少還要二三十年後才會推行,不想魔尊如此忌憚藍劍山莊啟 動。眾護法也是面色凝重,急急離去布置。 眾護法退去,岳翎嗤笑道:「你不是自負智計無雙一切盡在所料麼?這事情 又怎麼說?」魔尊心情不佳,仍是柔聲道:「這一次是本尊失算了。岳姑娘歷來 言出必踐,本尊也願賭服輸,就請姑娘離去罷。」岳翎臉上浮出複雜的笑容道: 「你們這幫人將來定是不得好死。反正我也無處可去,不如留在這裡看著你們怎 生死無葬身之地。」魔尊笑道:「說到底岳姑娘還是捨不得離開本尊。好,既然 翎兒有心,雖料錯這一陣,且看本尊如何翻雲覆雨。覆滅南宮世家之日,便是翎 兒與南宮紫霞重聚之時。」岳翎搖了搖頭道:「我沒有你們那般本事。我只知道 失算這種事情,有了第一次開頭,說明事情已經脫離了你的掌控,今後就會有第 二次,第三次。還是莫要小瞧了天下英雄,也莫要自作多情,一個藏頭露尾面具 都不敢摘下來的小人,我是看不上的……」這話既是羞辱嘲笑,也飽含著善意的 提醒。和之前說出不想離開魔島的話一樣,岳翎自己都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做。 難道真如魔頭所言,捨不得離開了嗎? 六年來,她親眼看著這魔頭玩弄天盟與南宮世家於鼓掌之間,每一個步驟都 如他所料分毫不差。林風雨墜落雲霧山谷,南宮世家偃旗息鼓,魔尊便斷言南宮 劍河必然不肯善罷甘休,只是在等待契機。所有人都不信南宮劍河會為了個死人 和天盟正面放對。結果在一個誰也想不到的時刻,向一個完全無關緊要的人動手, 南宮劍河只是為了兌現他的承諾,也印證了魔尊的預言。 而天盟所作所為更是讓她失望透頂,滿口仁義道德,卻全無除魔衛道之心只 知爭權奪利。谷元在她眼裡更是徒有虛名權欲薰心,六年多的時間連魔島位置都 找不到,也從來沒有花心思找過。被擒拿的諸女被這幫正道自居的高人視若螻蟻, 西華魔宗所做的一切在他眼裡,只不過是他拿捏修真界大權的把柄。相比之下這 幫魔頭雖是殘忍狠毒,反倒是敢作敢為同心協力。岳翎從痛恨到抗拒又到迷茫, 根本不知將何去何從…… 【小林重回人間一家團聚,也祝書友們中秋快樂,闔家幸福】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5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