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3集~第02章:回夢遊仙

簡體

第二章:回夢遊仙 book18.org

南宮世家慫了! 甚至連尋找叛徒南宮明禮都不曾提起! book18.org

新任莊主第一道命令便是收拾所有可用的東西,準備舉族搬遷。 出雲山的基業被完全地放棄! book18.org

頗有些弟子憤憤不平。 出雲山人傑地靈,靈氣濃郁,正是修行的好地方。 再說此地是先祖留下的基業,南宮世家根基之地,就這麼放棄了? book18.org

不少人哀嘆南宮紫霞雖說天賦出眾,受命於藍劍山莊危難之際,終究只是一介女流之輩,不思振奮人心士氣,反倒做出這等舉動。 眼光,見識,擔當都不及南宮劍河多矣。 book18.org

搬遷的地址經過了高層一番爭論,出乎大多人意料之外的,竟然選在了聚寶集。 倒是許多有識之士暗暗讚許。 藍劍山莊雖還有眾多高階修者,甚至還有林風雨這等巔峰高手,可是基業被摧毀殆盡,喪失了大陣以及法則之力的手滑,事實上已經退出了頂級宗門這一行列。 一旦面對進攻便是面對面的肉搏之戰,對於連番血戰傷亡慘重的南宮世家而言,是再也損耗不起了。 book18.org

聚寶集身為修真界五大仙集之一,本就有不俗的防禦能力。 之前被西華魔宗偷襲之後,天盟更是加固了防禦陣以及守護力量。 南宮世家搬遷至聚寶集,等於藉助了天盟加強自身的實力。 至於豐富的物資流通往來,對急於補充實力的南宮世家而言更是當務之急。 急需的丹藥,法寶材料,甚至不時出現的天材地寶,都可近水樓台先得月。 book18.org

生離與死別,林風雨已不敢再去回憶離開出雲山那天的情形。 他看到柳若魚在南宮劍河的墳前哭得昏死過去;他看到藍劍山莊的弟子們流乾了眼淚;他看到所有的倖存者們騰在空中,在南宮紫霞的背後低頭哀思,而愛妻的俏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靜靜地看著出雲山曾經屬於南宮世家的土地良久;他看見南宮紫霞親手揮灑出點點烈焰,將連綿數十里的華美房屋付之一炬! book18.org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book18.org

數萬人齊聲高呼的悲歌,正是南宮世家不屈的雄心與給死者們莊重的誓言,聲達九天。 林風雨很想加入進去,與他們一同呼喊高唱,可他只能悄悄地隱去身形立在藏劍峰頭,默默地看著這一切。 只因南宮劍河故去後的第二天,藍劍山莊便傳出了消息,林風雨在魔島之戰中重傷,閉關修養。 為的是給元氣大傷的南宮世家一個認慫的理由,也避免了林風雨再被天盟徵召,若是再有任何閃失,藍劍山莊便是萬劫不復。 book18.org

南宮世家在聚寶集的地盤很大,舉族搬遷至此之後,又購置了許多店面與地皮來安置族人。 book18.org

而聚寶山正處三江彙集之地,雖然比不上出雲山,也算的上是一處寶地。 book18.org

魔島之戰後,神州與魔界便進入了暫時休戰的狀態。 南宮劍河以自己的生命換取魔尊的重傷,暫時延緩了魔界進攻的步伐。 而青丘國自從有蘇不言出手抵擋了谷元之後,便又再次避世不出。 天盟各家宗門諸般重寶齊出,牢牢定住魔島之上的血紅魔眼,壓制著魔界對神州土地的侵襲。 book18.org

藍劍山莊百廢待興諸事繁雜,南宮紫霞初任莊主,忙得連傷心的時間都沒有,日夜不見人影,也幸虧她修為深厚,否則這般勞心勞力,如何扛得下來。 柳若魚依然深受打擊痴痴呆呆,整日裡躺在床上,一個元嬰後期的高手變得神色憔悴,形如重病的凡人。 對此南宮紫霞束手無策,只能等待時間慢慢地治癒傷痕。 book18.org

從前打理財政的事情便落到了秦冰和秦薇姐妹倆手上。 對此藍劍山莊倒是幾無反對意見,畢竟林家人在魔島之戰中的表現足以證明自己對南宮​​世家的忠心與能力,尤其秦薇的陣法,庇護了多少藍劍山莊弟子。 book18.org

寧楠在魔島一戰頗多感悟,安頓下來後便開始了閉關。 曹慧芸又變成了昔年在凡間那個秦薇身邊的助理,一同打點諸多內務。 林風雨被關了禁閉不許在人前現身,百無聊賴。 偶爾偷偷去探望一下秦冰諸女,見到她們案頭山一般的文案,也只得嘆息一聲離去。 book18.org

魔島之戰他也有諸多感悟,可是心境不寧,閉關也難有所得。 每天在新建成的聽風觀雨閣里晃蕩,實在快要憋出病來。 book18.org

這一日實在呆不下去,悄悄隱匿身形出了聚寶集,才取出探靈羅盤向南宮紫霞留了個口信,一溜煙向出雲山飛去。 book18.org

南宮劍河的遺骨就葬在出雲山。 原本這等巔峰高手的遺骸珍貴之極,只是他服用了輪迴丹,一身潛能全數耗盡,遺骸也變得和凡人無異。 加上臨終之前囑託要將他葬於此地,又何敢不從。 book18.org

出雲山頂新建了一座墓園,隕落的弟子們都有一處安身之地。 只是很多人連遺骸都沒有留下,只是碑文上的名字與生平記錄了曾經過往的點滴。 book18.org

南宮劍河的墳冢立於最高處,俯瞰著整座出雲山。 墳冢並不大奢華,卻風景優美,林木蔥鬱,一代劍豪魂歸此處,或許多年之後日月輪轉滄海桑田,後人悼念之時也會有許多唏噓吧。 book18.org

凝立墓前,那嬉笑怒罵,放蕩不羈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卻已天人永隔,回憶過往的點滴,黯然神傷…… book18.org

林風雨眉頭一皺,身形急閃隱入林木之中。 天邊一道虹光急速飛來,看看來得近了,感應之下來人自己也熟悉,竟然是碧雲宗主雲蕊。 她的裝扮與平日大不相同,全身著素不施一絲粉黛,卻美得不可方物。 book18.org

玉人俏生生地立在南宮劍河墓前,翻手取出一面琵琶,五指輕撩唱道:」瑤宮寂寞鎖清秋,九天御風隻影游。 不如笑歸紅塵去,共我飛花攜滿袖。 」琴音如泣如訴,淒婉無比,而其中濃濃的相思情意更是毫不掩飾。 book18.org

一曲彈罷,她自言自語道:「河哥,你曾答應我要一起飛升仙界,屆時蕊兒便能大大方方地嫁入南宮家,和你雙宿雙飛。想不到你盡然先我一步離去了……咱們修者壽命綿長,可你怎忍心丟下蕊兒一人孤孤單單?若是早知如此,還不如做一對凡人在紅塵之中,即使匆匆百年,也好過這般… …」 book18.org

雲蕊似乎一心沉浸在哀傷中,並未察覺到一旁有人。 林風雨也識趣地並未打擾,在他想來此刻屬於這一對有緣無分的恩愛情侶,縱有千言萬語也該當讓他們二人安安靜靜地呆在一起。 他甚至主動封閉了聽力,情侶間的悄悄話外人聽著不太方便。 book18.org

過了足有大半個時辰,雲蕊抬眼朝林風雨藏身的方向望來,微笑著揮了揮手。 book18.org

林風雨這才現身施了一禮道:「見過雲宗主。小弟只是不想打攪,並非有意躲藏。」 book18.org

雲蕊亦是回了一禮道:「我知道。小風弟弟也來看你大哥嗎?」 book18.org

林風雨點頭道:「藍劍山莊對外宣布我閉關養傷,實在是悶得慌,過來找大哥說說話兒。」 book18.org

雲蕊也不避諱道:「河哥心氣兒極高,一生之中能蒙他青眼的沒有幾人。若是平日裡無事,多過來陪陪他。河哥喜歡熱鬧……」說​​著眼圈兒變得紅了。 book18.org

林風雨不知所措,只得低頭裝作沒看見,待得雲蕊調整好情緒,他才接著道:「雲宗主,大哥曾有遺言囑託於我,言道今生未盡承諾,若有來生當盡全力補償。又說若雲宗主有用得著處,讓在下盡一份心力。還說……他今生始終沒能喚一聲愛妻,若雲宗主不介意,讓我喚一聲大嫂!」 book18.org

說罷林風雨對著南宮劍河的墳冢跪拜,又對雲蕊跪拜,行弟見兄嫂之禮。 雲蕊聞言淚水再也強忍不住,泣不成聲…… book18.org

好容易止住了哭聲,雲蕊啜泣道:「我最大的遺憾……便是……不能堂堂正正……嫁入南宮家……從此……再也沒有可能了……」 book18.org

林風雨心中黯然,哀傷情緒渲染之下,只是倔強地咬住嘴唇不讓眼淚落下來,默默無言。 book18.org

逝者已去! 兩人俱是當世巔峰人物,一番感懷之後紛紛定下心來。 雲蕊關切問道:「南宮家如何?紫兒和若魚姐她們還好麼?」 book18.org

林風雨道:「紫兒心下定是難過的。只是此時她已沒有時間去難過。若魚嫂嫂,哎,打擊甚大!」 book18.org

雲蕊嘆道:「父子反目。只希望若魚姐能夠早日振作起來,南宮世家還少不了她。真不知道明麟明禮那兩個畜生髮了什麼瘋,干出這等打入十八層地獄的事情來。」 book18.org

林風雨道:「當時的情況不明,至今也想不明白。就是權勢蒙了心,也不至於如此豬狗不如!」 book18.org

雲蕊沉默了一陣,話題一轉道:「魔界入侵,青丘國態度不明。神州也是危在旦夕。扶姑娘此次公然與天盟為敵,有蘇不言還出手相助魔界……」 book18.org

林風雨恨恨地咬牙切齒打斷道:「大哥身隕,青丘國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若非有蘇不言出手,魔頭又怎能騰出手來對付藍劍山莊?」 book18.org

雲蕊直視林風雨雙目,一字一句道:「若是有蘇不言出手是扶語嫣慫恿的呢?」 book18.org

林風雨深吸了一口氣道:「凡與此事有關者,我一個都不會放過。此仇必報。」 book18.org

雲蕊點了點螓首道:「河哥沒有看錯你。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並非嫂子故意刺激你,有些事情,還是說在前頭的好些。」 book18.org

說起扶語嫣,林風雨心緒更為不佳,雲蕊也不再多言,相互約定了聯絡方法,便一前一後離開出雲山。 book18.org

悄悄潛回藍劍山莊,路過柳若魚居住的小院,竟然看見她孤身一人坐在院落中看天。 平日裡服侍她的兩位侍女都在院落之外,顯是被她遣退出來。 book18.org

林風雨不方便現身,匿著身形躲開兩位侍女進入院落,才傳音道:「嫂嫂,林風雨拜見。」 book18.org

連喚了三聲,柳若魚才從發愣中回過神來,玉手一揮布下個遮蔽陣法道:「小風出來吧。」 book18.org

這還是事情發生之後柳若魚首次開口說話,林風雨趕忙現身施禮。 book18.org

柳若魚問道:「你跑出去了?」 book18.org

林風雨不敢隱瞞回道:「去了趟出雲山拜祭大哥。嫂嫂,我想大哥在天之靈見了您現在的樣子,怕也是會很難過的。」 book18.org

柳若魚點點頭道:「嫂嫂會儘量振作起來。你大哥……臨終前對你說了些什麼?」 book18.org

林風雨道:「大哥囑我照顧好嫂嫂和紫兒,好生看護南宮世家,小風萬死不辭。」至於雲蕊的事情,自然還是隱瞞住好些。 book18.org

柳若魚隨手摘下院落中的鮮花流著眼淚道:「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三百年夫妻之情一招斷絕於親生骨肉之手,是我教子無方,害了大哥……」 book18.org

林風雨趕忙勸道:「神州畢竟安寧得太久,所有人都放鬆了警惕。照小弟看,西華魔宗無孔不入,明麟與明禮叛變之事定有內情。這一切都是魔界所為,倒和大嫂管教無甚關係。」 book18.org

柳若魚凝望著手中的鮮花問道:「你說,咱們能為大哥報仇麼?」 book18.org

林風雨想了想,翻手取出純鈞劍掐了個劍訣,一劍直劈而下,氣勢滔天,一往無前。 book18.org

柳若魚驚道:「你……你怎會使這一招?」 book18.org

林風雨斬釘截鐵道:「大哥雖已故去,但在出雲山一戰震驚天下。他以紫雷劍陣對抗魔界上古凶陣還占據上風,頂尖高手的對決給南宮世家留下的,絕不僅僅是精神,還有受益無窮的臨陣教導。這一切都是藍劍山莊的寶貴財富,小弟這一招比起大哥還差的很遠很遠,但我相信終有一天,山莊弟子會用這一招斷月親手為大哥報仇,南宮世家的傳承也絕不會斷絕。南宮家還有小弟,有紫兒,有楠楠,大嫂不要忘了,苗疆雲霧山谷下面還關著一籠子猛獸。我們一定會為大哥報仇雪恨。」 book18.org

柳若魚一雙美目中泛起希望的光芒,卻偏偏道:「我累了,風弟先回吧。」 book18.org

林風雨見她終於肯開口說話,精神狀態也大有好轉。 受到這等沉重的心理打擊總不能指望一天就恢復如初,能夠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已是幸事! 忙施了一禮又匿去身形悄悄返回聽風觀雨閣。 book18.org

打開房門,南宮紫霞端坐在廳堂里,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book18.org

林風雨耷拉下腦袋,一副做錯事情的孩子模樣,一步一步挨過去,吶吶地說不出話來。 本以為大小姐莊務繁忙,至多是探靈羅盤裡斥責兩句,不想專門回來收拾他來了。 book18.org

「坐下!」南宮紫霞聲音中含著一絲戲謔。 book18.org

林風雨無精打采地面對面坐好。 book18.org

南宮紫霞鳳目一瞪道:「誰讓你坐凳子了?地上!」 book18.org

做了錯事不敢違抗,加上在家裡本來就地位低下,林風雨不敢違抗坐在了地上,一副等待責罰的樣子。 book18.org

南宮紫霞伸出玉指點點他額頭嗔道:「讓你老老實實呆著,非要跑出去。萬一碰見魔界的人怎麼辦?萬一被人認出來了怎麼辦?」 book18.org

林風雨嘟囔道:「你夫君沒那麼差勁吧?我真要跑,普天之下誰能攔住我?」 book18.org

見他頂嘴,南宮紫霞雌威大發道:「尾巴又翹到天上去了?我爹爹都能隕落,你就不能了?你比我爹爹能耐還是真以為自己不死之身?魔界花那麼大心思代價對付南宮家,焉知不會等著你現身下手?爹爹走了,你再有個三長兩短,讓我怎麼辦……」說著眼圈兒紅了,此刻廳堂里就只有夫妻二人,南宮紫霞再也無法壓抑哀傷的情緒。 book18.org

林風雨慌了神,趕忙摟住愛妻一邊安慰一邊求饒道:「夫君錯了……這……今後再也不敢……我發誓……」也知道愛妻哀傷的情緒壓抑許久需要發泄,倒並不勸她不哭。 book18.org

好容易等南宮紫霞停下哭泣,替她抹乾了眼淚。 卻見南宮紫霞又板起臉道:「坐下!」 book18.org

「哦!」林風雨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book18.org

「椅子!——」大小姐拉長了聲線戲謔道。 book18.org

林風雨撓撓頭,偷偷瞄了一眼,這等情形還是乖乖聽話的好。 book18.org

起身坐在椅子上,南宮紫霞又愛又憐地哼了口氣,聘聘婷婷地走到林風雨身前跪下,螓首伏在他腿上溫柔道:「紫兒最​​近事務繁忙冷落了夫君,還請夫君莫怪!」 book18.org

林風雨早已習慣了這位愛妻給他帶來的又驚又喜,此刻仍是充滿了柔情蜜意,伸出大手撫摸著如雲的秀髮道:「紫兒每日如此辛苦,只恨我沒這方面本事,不能為你分憂。心疼還來不及,怎能責怪?」 book18.org

南宮紫霞輕聲道:「夫君傾盡全力護佑著南宮家,還是當世巔峰修者之一,怎能說沒本事?怎能說沒有為紫兒分憂?對紫兒來說,只想要夫君永遠好好的。」 book18.org

林風雨道:「這裡是我的家,我是這個家的男人,自然要好好地守護這裡,盡力不讓它受到傷害,還要重振南宮家的聲威。只是,我一直都沒有做好。 」 book18.org

南宮紫霞抬起頭凝視林風雨的雙目道:「已經夠好了,凡事沒有一蹴而就的。」 book18.org

林風雨點頭道:「正是如此。紫兒,你天天操勞莊務,也該好好休息一下。看你這麼勞累,我也很擔心。」 book18.org

南宮紫霞甜甜笑著點了點頭,撅起嘴唇道:「紫兒知錯了嘛。今兒不是特地將所有事情放下,給夫君賠罪來了。」女子的嬌媚在她的演繹之下魅惑至極。 林風雨望著她撅起的櫻唇,真是恨不得狠狠咬上一口。 book18.org

南宮紫霞見夫君目中升騰的火光,自是明白他的心意。 她起身投入林風雨懷抱,在他耳邊嬌聲道:「夫君,你好久都沒有疼愛紫兒了。」 book18.org

林風雨早已按捺不住,原本還顧忌南宮劍河剛剛過世,愛妻是否需要守孝什麼的。 看來南宮家並無這方面的忌諱。 book18.org

嬌軀在懷,耳邊還是如蘭的熱氣呵得半身酥麻,林風雨粗暴地扯開南宮紫霞的衣物。 那具粉光玉質,浮凸有致,光滑如絲緞的完美玉體呈於眼前,他喘著粗氣強忍不耐問道:「夫君今日做了錯事,愛妻要怎生責罰?」 book18.org

南宮紫霞亦是呼吸急促道:「就罰夫君將紫兒身上三個妙處全都喂得飽飽的……」 book18.org

【雲蕊彈唱的詩句非原創,出自仙劍。 好久沒寫肉戲了。 】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book18.org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