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風雨情緣 第03集~第06章:同門相見

第六章:同門相見 林風雨曲起兩指在桌面敲了幾下思慮一番,在虛空中畫出一片房屋圖形,正是劍閣附近的地形圖。 他在三處地方做下標記向秦薇與曹慧芸交代道:「去看看這三個地方是什麼人。不要驚動他們,更不要發生衝突。」 秦薇笑道:「光憑著一個胡西林也不敢來惹事,背後定是有人給他撐腰做援兵。我們理會得。」招呼上曹慧芸去了。 林風雨看著她扭腰擺臀離去,心中暗贊真是一個絕世尤物。 南宮紫霞來到劍閣,易落落正和秦冰悄聲說著什麼。 二女俱是清雅秀麗,秦冰淡雅中一如和熙的陽光,使人如沐春風。 偏偏易落落卻是截然相反,清新里像是凌冽的冬雪,讓人難以親近。 強烈的反差之下,二女並立更是相互映襯,連南宮紫霞見了目光一時之間都移不開。 易落落微微欠身道:「見過南宮莊主。」 南宮紫霞熱情地迎上去扶起道:「妹妹這就見外了,咱們姐妹需要這些禮節麼?還是喊我姐姐罷。說起來得謝過妹妹方才援手之恩。」 易落落淡淡一笑也不推辭,依舊冷如冰霜道:「冰姐姐,紫霞姐姐,爹爹命我送來一批丹藥靈草,囑咐道藍劍山莊若還有什麼欠缺儘管直說,天魔宗盡力而為。」 南宮紫霞接過儲物戒,當著易落落清點了一番道:「正是我家急需的,妹妹替我多多謝過易宗主。冰姐姐趕緊估個價,咱們按市價全數收了。落落妹子,你可千萬不要推託,你若不收,我便不取。兩家來往須得有個規矩。」 易落落點頭道:「就依姐姐的意思。不知林真人的傷勢恢復如何?」 南宮紫霞改用傳音嘀咕幾句,可誰都能看出她臉上浮現的那一絲不安與焦慮。 易落落聽了依舊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雙目微微一眯向劍閣外幾處地方瞟了兩眼,正是林風雨之前標註過讓秦薇與曹慧芸查探的地方。 三女對視一眼,各自心照不宣。 林風雨是否受傷,易落落再清楚不過完全不必隱瞞,反倒是她配合著做戲,讓南宮紫霞與秦冰暗暗感激。 劍閣之外曹慧芸說說笑笑似在閒談著走來,卻將三處所在盡數看了個真切…… 林風雨沖天的氣勢忽然夭折,驚動了聚寶集上的每一個勢力。 一時之間各處聯絡點都啟動了起來,傳遞今日在劍閣中發生的一切。 仙行宗地處三江交界之處中心的島嶼上,氤氳紫色覆蓋了整座島嶼,美若仙境。 仙行宗主苗若溪艷如桃李身材豐滿,眉腳的一顆淺淺黑痣更是將她成熟的風韻勾勒得銷魂至極。 此刻她正在暗室之中柳眉微蹙靜靜思量著什麼。 下首處坐著一名白髮老者,一名中年文士,還有一人甚是年輕,相貌英俊直如臨風玉樹,面貌上和苗若溪頗有相似之處。 苗若溪開口道:「聚寶集之事你等都已知了,可有什麼見解?」聲音略有些沙啞,卻更增熟婦誘惑媚意。 白髮老者道:「屬下依然認為仙行宗若要保留傳承,必須依賴天盟勢力。南宮世家如今勢弱,無論林風雨今日所作所為是真的傷重難愈還是惺惺作態,藍劍山莊都不可能是天盟對手。屬下聽聞崑崙派谷虛道長親自駕臨太玄門,即使林風雨全盛時期,又怎能是谷虛道長的對手?至於藍劍山莊余者,皆不足論。天盟可謂大勢已定。」他是仙行宗大長老樊奇英,說出的話極有份量。 中年文士也道:「屬下附議樊長老之言。補充一點,如今魔界與神州正面開戰,南宮世家不可能置身事外,與天盟同心協力乃是唯一出路。林風雨再能耐又能與魔界抗衡不成?南宮劍河已隕落,南宮世家斷無昔日之實力,可以獨占一方另天盟奈何不得。」他是仙行宗二長老楊青。 苗若溪見年輕人默不作聲,開口問道:「真兒可有話說?」 年輕人是苗若溪的愛子庾鍾真,她丈夫早年亡故之後便未改嫁,和愛子相依為命。 庾鍾真也爭氣,年紀輕輕已是元嬰初期修為,更兼聰明伶俐洞察人心,也位列仙行宗長老之列。 庾鍾真道:「屬下暫無想法。」 苗若溪微微抿嘴道:「本宮再細細思量一番,先散了罷。」 三人告退之後,庾鍾真不多時又返回,顯然有事要說。 苗若溪道:「真兒方才欲言又止,此刻可以說了?」 庾鍾真道:「母親,孩兒認為太玄門不可能是藍劍山莊的對手。仙行宗務必慎重行事。」 苗若溪來了興趣,坐直身體道:「說說你的理由!」 庾鍾真道:「其一,藍劍山莊如今的態度,孩兒認為是一種故意的示弱。南宮劍河與六名長老隕落兼之基業被毀,藍劍山莊雖然大不如前。好歹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依然是高手如雲,稱之一流門派不為過,絕不至於似如今處處退讓人見人欺。」 苗若溪點頭道:「這一點為娘也認可。藍劍山莊又補充了三名長老,之前的高手仍有百劍堂主,藏劍峰主等人,即使林風雨重傷如此示弱確實不妥。」 庾鍾真道:「娘您還忘了​​幾個人,也是孩兒要說的其二。魔島之戰寧楠與墨麒麟聯手,展現出的戰力絕不遜色任一元嬰後期高手,甚至比起元嬰巔峰也不妨多讓。傳聞寧楠身負九陰之體,天賦之高堪稱當世第一。林風雨的成長速度已屬驚人,寧楠更是要超越林風雨。現任莊主南宮紫霞也是七陰鳳體之姿,元嬰天劫之時渡過紫雷天劫。同樣的,不要忘了秦冰此女,雖說在林風雨與寧楠光環之下不顯山露水,也絕不可小覷。這也是孩兒懷疑藍劍山莊故意示弱的原因,只要給他們時間這幾人成長起來,藍劍山莊的實力甚至要超過南宮劍河在世的巔峰之時。」 苗若溪沉吟道:「成長不起來的天才,不叫天才。真兒這兩個理由還不夠。」 庾鍾真道:「崑崙派扶植太玄門,想要將三江之地掌控在手中。天盟宣稱各處分舵以實力為尊,本意應是想要保持公平,由實力強大的門派統領一地也是理所當然。可是這也給藍劍山莊留下了機會!孩兒也認為藍劍山莊遲早要加入天盟,共抗魔界。可若是藍劍山莊力壓太玄門,三江分舵可就由他們說了算了。」 苗若溪道:「這還是不夠。太玄門的守護大陣威力無窮,可說立於不敗之地,藍劍山莊目前看來勝算當真不大。」 庾鍾真道:「這確實是一個大問題。但是絕對不等於太玄門立於不敗之地。太玄門所打的算盤,不過是谷虛道長能夠抵住林風雨。方玄衣若能順利突破,便能力壓所有人。娘親想想,方玄衣縱然是太玄門不世出的天才,可他能強過林風雨和寧楠?方玄衣要時間突破,同樣的時間給了林風雨和寧楠,這變數之大,不用孩兒多說了罷?所以孩兒的最後一個理由,則是藍劍山莊遠比太玄門靠得住。」 苗若溪皺眉問道:「為何如此說?」 庾鍾真道:「這要從林風雨的性格說起。此人出道至今可說是毀譽參半。要說擊殺魔宗高手,忘年樵老師徒都死在他手上,可說神州無出其右。另一方面,此人又是出了名的意氣用事。孩兒認為從他的所作所為來看,此人極重情義,數次出手皆為他人傾力而為,與他為友之人又何曾在他手上吃過虧?正應了陰陽門天地有正氣之言。孩兒相信長久下去世人定當識得他為人,這一份口碑難能可貴。他是藍劍山莊現任莊主南宮紫霞的丈夫,又是故莊主南宮劍河的結義兄弟。雖說林風雨不管事務,可他對藍劍山莊的影響之大絕不可小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決定南宮世家的方向。孩兒認為,與這種人交好,絕無吃虧的道理。太玄門卻沒有這份口碑,也不值得咱們仙行宗信任。」 苗若溪沉吟良久方才道:「看來要麻煩真兒跑一趟聚寶集了。」 庾鍾真行了一禮,大踏步轉身離去。 林風雨被「軟禁」在聽風觀雨閣,除了修煉實在沒事可做。 一套劍法剛使了一半,一絲聲響穿透了重重陣法的防護透進他的耳朵:「你一個人出來。」 林風雨愕然之後大吃一驚,聽風觀雨閣布置了數道陣法隔絕塵世,大多還是秦薇親手布置。 這道聲音視陣法如無物,來人之修為深不可測。 他飛空而起四下掃視,藍劍山莊裡弟子全無異狀,顯然這道聲音全衝著他一人而來。 「快些出來吧,躲著有何意義?」聲音再度傳來。 林風雨深吸一口氣,來人必定是世間最為頂尖的人物,聚寶集裡雖有天盟十名元嬰後期高手坐鎮,但除了自己還真是無人能夠抵擋。 既然已尋上門來,躲著的確無用。 無論如何,先去看看情況。 來人雖強也不可能將自己一鼓而下,驚動南宮紫霞她們徒惹擔心。 這麼一想,林風雨遂隱匿了身形潛出藍劍山莊,一路上細細感應卻始終不能發現可疑之人。 「出聚寶集,西方二十里的山頭來。」聲音再次傳來指引了方向。 林風雨須臾便至,只見山頭擺了一張石桌,兩張石凳。 一名中年文士目射寒星,三綹長須,正微笑向他點頭,又指了指空著的石凳示意他坐下。 林風雨滿心狐疑,這人的氣息甚是熟悉,可是他的模樣又未曾見過。 既來之則安之,他也不推託在石凳上坐下。 中年文士看出他的狐疑,微微一笑默運玄功,剎那間一張面孔變得半黑半白,見之可怖。 隨即又恢復了中年文士的模樣。 「是你?」林風雨目光一凝暗自警惕。 來人正是西華魔宗大護法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擺了擺手道:「不必緊張,來見見同門而已,絕無敵意。論起輩分來,你還要叫我一聲師祖。」 林風雨默了一默還是起身施禮道:​​「林風雨見過師祖。」無論是否敵對,同宗之義不能缺了。 黑白郎君點了點頭,也是起身行了個跪拜大禮道:「衛無涯見過掌門。」 林風雨受了這一禮,既然你稱我掌門,那也不客氣地問道:「師祖為何要加入魔道荼毒眾生?師祖可是犯了天地有正氣的門規。」 衛無涯示意他坐下道:「一來就質問未免太過不近人情。掌門可有好酒?還請賜下一些。」 林風雨自然知道衛無涯是打消自己的疑慮,才要喝他的酒。 當即取出一瓶佳釀兩隻酒杯,滿上。 衛無涯美美地咂了一口,笑道:「掌門這般質問可就折煞無涯了。千年之前,無涯與掌門一般年輕氣盛,可從未想過要加入魔道與神州天下為敵。至於今日為何如此,掌門真的想不到?」 林風雨低頭沉默無言良久,舉起酒杯一飲而盡,意態蕭索。 衛無涯道:「掌門如彗星一般崛起神州,陰陽大法的好處當是知了。這等逆天大法,神州勢力豈容於世?無涯自問天賦不遜於掌門,卻沒有這一份好運氣。」 林風雨問道:「師祖,千年之前,陰陽門究竟是怎生沒落的。」 衛無涯伸出二指點了點林風雨道:「你這掌門不仗義,一來就先質問我,這會兒又提起瘡疤。哈哈。來,無涯敬掌門一杯再細細道來。」 兩人喝乾了杯中酒,衛無涯嘆道:「我加入陰陽門的時候,宗門正是盛極而衰的時刻。說起來好笑,其他門派都是因為太弱而衰敗,陰陽門卻是因為太強而衰敗。」 林風雨臉上又露出不解的神情,太強而衰敗? 這話又從何說起? 衛無涯苦笑了一聲豎起食指道:「一個月,短短一個月的時間,七名高手飛升仙界。那修為上漲壓都壓不住。陰陽門可不就是盛極而衰麼。」 林風雨抽了抽麵皮,七人幾乎同時飛升,這可是真真正正的盛極而衰。 衛無涯接著道:「接下來就不用說了。咱們陰陽大法太過逆天,其餘被壓得抬不起頭的門派自然是趁你病要你命,聯手打壓之下,元氣大傷的宗門再也抬不起頭來。南宮世家現在不也正是如此麼?」 林風雨身在藍劍山莊自然知道此時的艱苦,當年各門派打壓陰陽門恐怕更要兇悍數十倍。 陰陽門就算再厲害,在毫無喘息時機的打壓之下,也只能是逐漸沒落。 衛無涯道:「當年我的修為戰力差不多元嬰初期,啊,差不多就是陰陽大法第三層後期​​。那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神州雖大也無立足之地。不加入魔界,難道掌門有更好的路子?」 林風雨想像著當年師門的慘狀極是難過,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要說什麼。 心中對藍劍山莊更是感激,自己出頭之時,也不知道南宮劍河明里暗裡幫自己當了多少災禍。 陰陽門又冒出個出類拔萃的弟子,怎能容於各大門派? 又恰逢西華魔宗出山亂世轉移了目光,否則自己的命運真是難說。 衛無涯道:「所以說本人沒有掌門的好運氣,當年可沒有另一個南宮劍河遮風擋雨。加入魔界也是不得已為之,為了保存陰陽門這一脈傳承,我容易麼我?」 林風雨舉杯敬了一杯道:「師祖今日來,是要勸說晚輩加入魔界麼?」 衛無涯擺了擺手道:「非也非也。勸說何用?南宮劍河一死,掌門與魔界便不共戴天。今日純粹就是來見見同門,想當年陰陽門選材嚴格,可也有三千來名同門,如今麼,嘿嘿,一隻手掌都數的過來。而且,掌門在神州,無涯在魔界才是最好的。」 林風雨奇道:「此話怎講?」 衛無涯道:「和西華魔宗其他人不同,我至今沒有飛升,唯一的理由就是要在下界留下陰陽門的道法傳承,掌門應該也不會希望道統斷絕罷?魔界如今進犯神州,兩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魔界許我平定神州之後,便能建立道統。咱們一人一邊,總有一邊能留下道統來。」 林風雨凝視著這位師祖,心中升起了敬佩之意。 昔年為了保存道統加入魔界,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刁難折磨才能過關。 無論他效力於神州還是魔界,這一份對師門的拳拳之心,天日可鑑。 他不安道:「若是他日戰場相見,師祖要晚輩如何自處?」 衛無涯斂容正色道:「該怎地就怎地。掌門若是以陰陽門道統為重,就不可有半分心慈手軟。咱們之間註定只有一人能活下來,只有最優秀的那一位,才有資格將道統傳承下去。莫非掌門認為無涯不堪一擊?不須​​盡力便能擊敗?」 林風雨道:「絕無此意。只是同門相殘……」 衛無涯打斷他道:「道統為重,余者為輕。戰場相見無涯不會有半分留力,也休想從我這裡套出半分魔界隱秘。一切憑實力說話。」 林風雨點了點頭道:「師祖若隕落,晚輩會按陰陽門祖法厚葬。」 衛無涯笑道:「無涯也一樣。」他一拍雙腿站起身來道:「言盡於此,日後也不會再有私下見面之日。聽聞南宮世家近期焦頭爛額,掌門可莫要讓我失望。」 林風雨起身拱手道:「些許小事都無法應付,還談什麼傳承道統?師祖放心。」 衛無涯從儲物戒中取出一本典籍道:「掌門手中的法訣並不完善,這裡可以將之補足。」 林風雨恭敬接過,感覺手中沉甸甸的。 這是陰陽門多少年累計的心血所在啊。 目送衛無涯離去,林風雨也抽身回了聽風觀雨閣,打開典籍細細鑽研。 夜幕降臨,許玲兒依著吩咐來到議事堂。 南宮紫霞屏退了左右起身來到許玲兒身邊凝視著她。 那複雜的目光讓許玲兒緊張了起來。 南宮紫霞正色道:「玲兒,山莊的窘境相比你也都看見了。太玄門仗著有空間法則的防禦陣法欺人太甚,本座可是夜不能寐。」 許玲兒自是知道這位新上任的莊主身背多麼大的壓力,當即道:「莊主要屬下怎麼做?」 南宮紫霞示意她莫要著急接著道:「若僅僅是這些還不打緊,可是山莊內里連南宮明麟和南宮明禮都能叛變,本座不知道還能相信誰。玲兒,本座能信任你麼?」 許玲兒點頭道:「屬下永遠不會背棄藍劍山莊。」 南宮紫霞道:「玲兒,你和夫君共同度過雲霧山谷的時光,也可說他的性命是你救下,你的話本座信得過。如今山莊有難,玲兒可願出一份力冒一次險?」 許玲兒道:「山莊培養我至今,林大哥也對我照拂至今,玲兒萬死不辭。」 南宮紫霞道:「好!得了玲兒的話本座心中有數,不過這事情還要看你林大哥的意思。玲兒先回等消息吧。」 風雨情緣 , 林笑天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1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