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4集~第39章:天子匹夫 作者:林笑天

簡體

  ◆ 第三十九章:天子匹夫 book18.org

  「給我滾回鬼界去!」巨大的符文法陣激發,太乙三才鎖仙陣華光籠罩之內的鬼界大軍開始變得虛化起來。 book18.org

  戰場的變化令人措手不及! book18.org

  西華魔宗兩大台柱魔尊步夜風與大護法衛無涯轉眼間先後身死道消,魔界大軍氣勢為之重挫。天鬼王洛芊芊開啟的兩界通道更是給了致命一擊。 book18.org

  魔界大軍尚且如此,鬼軍則更是不堪。他們駕臨神州本就多受大力鬼王蠱惑,純是為了佔便宜打秋風,如今始作俑者大力鬼王已死,領軍人物洛芊芊又調轉矛頭,更兼神州已有兩名元嬰巔峰騰出手來……兩界通道一開,堪稱個個爭先恐後奔去。 book18.org

  這一行當真是晦氣至極,大虧本錢陪到了姥姥家! book18.org

  寧楠收起衛無涯屍身抹乾眼淚,化作一道虹光向血紅魔眼飛去。 book18.org

  血紅魔眼正是能對抗杏黃旗的重寶,也是魔界大軍進攻神州最重要的依仗。此寶一旦破去,杏黃旗將照耀神州天地,魔軍再無神州修者之能。 book18.org

  巨大的魔眼中閃過一絲慌亂,血色瞳仁中射出一道光柱盯向寧楠,其中血紅色的光芒瀰漫得如同粘稠的液體。縱是太陰之女亦被照得頭暈目眩,心頭無比煩惡,一口真元險些提不上來掉下空中。 book18.org

  身後一聲鳳凰清吠響起,血紅光芒似被吸走般淡薄許多;又一陣琴音叮咚,似幽泉撫過心頭,煩惡消減。 book18.org

  南宮紫霞與易落落聯袂而來,三女攜手同向血紅魔眼飛去。 book18.org

  「這是血魔之氣,至凶至惡,紫兒姐姐不可再行吸入了。落落護持你們過去即可。」鬼界大軍正逐步被傳送回惡鬼界,莫非凡接過易落落的中軍大旗開始圍剿魔界大軍。易落落出身天魔宗,對一切魔宗功法再也熟悉不過,此刻前來助陣正是最佳人選。 book18.org

  南宮紫霞回望母親懷抱的雲蕊屍身,搖頭道:「沒有犧牲,就沒有勝利!」又朝二女嫣然一笑道:「煞魔之氣都吃得多啦,還差血魔之氣麽?放心!姐姐還挨得住!」 book18.org

  「此舉後患無窮,那血鳳也不是甚麽好物事,紫兒姐姐又何必如此……」易落落一手撥動琴弦盪出靜心琴音,一邊勸道。南宮紫霞此前便以借血鳳吞噬魔氣之法對付魔天煞神大陣,身體恐已不堪重負,如今再吸入血魔之氣,若是化解不當後果不堪設想。 book18.org

  「怕個什麽?你們林大哥陽元至正至純,人家還不來擔心呢。」南宮紫霞咬唇媚笑:「這一下是真傷得狠,楠楠莫怪姐姐要佔個先,待吃得飽了才可分你一口。落落呢若還放不下天魔宗,嘻嘻,那隻好乾瞪眼啦!」 book18.org

  二女齊聲啐了一口,提氣凝神頂著越發濃厚難行的血紅光芒向魔眼飛去。三道靚麗倩影漸漸被血光淹沒消失不見…… book18.org

  局面反轉,被壓死的神州大軍開始反撲,或許是近年來始終處於劣勢被壓得太狠,也或許是被揭露的醜事太過不堪而急於抹去,神州修者萬眾一心。此時甚至不需天盟下令,各家門派便已再無任何異心。幾乎每一家門派都傳下勇往直前一步不退,不留任何活口的命令。除了天狐一族棄械投降,莫非凡手下容情著人看管留由扶語嫣處理之外,其餘均下手不留任何活口。 book18.org

  戰役進入最後也是最血腥慘烈的絞肉機階段,魔宗修者敗局已定,貪婪的掠奪之意褪去,刻骨銘心的仇恨再度佔據了內心。自爆元嬰與金丹的炸響聲頻繁響起,成片成片的修者化作飛灰。甚至帝刀霸劍,玉芒,噬魂,擒龍客等五名元嬰巔峰也在遭遇圍攻,脫身無路時果斷自爆元嬰,換取上官,端木兩位家主,五鹿大師,天機子四位高手的性命。 book18.org

  十二祖巫精魂雄姿如山各持法陣,扶語嫣不愧洪荒血脈妖族之主,此物在她手裡遠比林風雨運使起來契合得多。 book18.org

  有蘇不言現出天狐真身左衝右突,身影幾在夜空中化為一道白光。然而九星困龍陣巨龍口銜晶絲緊緊追擊。 book18.org

  「語嫣,求你饒我一命!」天狐之王肝膽俱裂,背叛神州已為千夫所指,如今又被魔宗遺棄。一如此刻陷身天圖,星海茫茫雖大,又哪有容身之所? book18.org

  七星劍霞光燦燦照耀中天,星光點點灑落阻住天狐之王雲路,諸陣合圍!扶風葫蘆已被祭在空中,寂寂星空又添陰風呼嘯,內有無數冤魂慘烈哀嚎:「去向被你殘害得走投無路的同族贖罪去吧!」…… book18.org

  魔宗僅存的嘯天與肖鈺同時遁走不知去向。待一片茫茫血海消失,人們才發現梨花洞主王天翔被吸成一具骷髏,至死仍是拼力支持的頑強身姿…… book18.org

  不少正直之士心中暗歎,一場災難延禍千年,如今更以這樣一種方式收場。於整個神州而言都是一種巨大的悲哀:被視為仇敵的魔界大軍真的都該死麽?他們中很多人或許都不是窮凶極惡之輩,甚至可能是良善之人。可到了如今這種地步,究竟誰對誰錯?自詡正義的一方又何嘗不是滿手血腥…… book18.org

  說來說去這仍是一場神州內戰,待大戰落下帷幕,留下的是滿目瘡痍的大地,以及數也數不清的屍身。更不知神州大地要多久才能恢復元氣! book18.org

  隨著血紅魔眼閉上恐怖的瞳仁,神州大軍在僅存的幾位元嬰巔峰真人帶領下圍剿魔宗,逐一消滅。而鬼軍的傳送也到了最後階段。 book18.org

  天盟修者打掃戰場,收集同門的屍身。人非草木孰能無情,滿地殘軀裡有他們的朋友,師長,甚至愛人子女,一場劫難落幕留下的是刻於每人心頭難以癒合的纍纍傷痕。 book18.org

  先人之過,後人承受,這一場災難的慘痛更甚於千年之前。此劫過後如何收場,即使再卑微的倖存者都不免陷入沉思。 book18.org

  空氣中的血腥彷彿化不開的粘稠液體,悲傷的倖存者們甚至來不及寄託他們的哀思,天空又傳來連珠炮般的炸雷聲響。 book18.org

  虛空中「皇天雷殿」忽然顯出巨大龐然的身影,自三江之地迅速飛至出雲山,瀰漫的血氣匯聚成無數氣柱湧向皇天雷殿。看形勢,誰都明白最後一道貫通天地的血色光柱即將升起,最大的劫難接踵而來。 book18.org

  「都走!快走!藏起莫要出來!」寧楠提氣嬌喝,聲蓋雷霆。 book18.org

  第九道血色光柱沖天而起,又是一陣地動山搖,整個神州大地都顛了幾顛,正痛苦地哀嚎!虛空中一隻赤紅籐條沖天而起,如鋼刀般插入天空,扎出一道觸目驚心的傷痕。 book18.org

  通天血籐蠕動著猛然從指頭粗細變作一隻大浴桶般,在神州結界間硬生生撕裂出一道缺口。 book18.org

  「愣著干什麽?趕緊躲得遠遠的,留下來送命麽?」震撼人心的天地異象讓倖存者們甚至回不過神來。南宮紫霞不得不再出聲斷喝。 book18.org

  神州修者做鳥獸散去,除林家諸女外,僅有谷虛真人,難沱大師與洛芊芊留下。大地的震顫越發頻繁猛烈,恐怖的天地威壓壓得人透不過起來。 book18.org

  「怎麽辦?林大哥還沒出來!」葉仙侯降世在即,別人能走,諸女總不能撇下林風雨在關鍵時刻離去。 book18.org

  莫非凡搖首撓頭連連歎息:「真是麻煩!沒辦法我去擋一陣!」一抹冷汗止不住滴落,可想而知心中的恐懼。「你們也先藏起來,這老鬼不是善類,若要對你們出手我無能為力。」 book18.org

  「還是一起吧。老鬼就算不敢動你,若是直撲夫君才是要糟。咱們聯手總算能相互照應多份實力。」南宮紫霞縱使胸腔砰砰直跳,還是咬牙堅持不允。 book18.org

  莫非凡不住抹著冷汗:「麻煩,麻煩。林老弟你倒是快些,媽的,你家中幾位嬌妻不聽話,老子真保不住啊。」 book18.org

  神州如鼓,血籐如槌,血籐每蠕動漲大一分,便如重槌擂響大鼓。沉悶的巨響壓得人窒息,即使在場幾位神州最強者都無法在空中支持,只得落下地來護持於林風雨閉關的小院旁。 book18.org

  「卡嚓!」長空終於被撕裂出一個大口子,一名男子攀著通天血籐從缺口中現出身影。身量清瘦,頭戴沖天冠,身著覆體黑色法袍,胸前繡著一隻正淌著鮮血的巨大骷髏頭。 book18.org

  男子模樣有些狼狽,沖天冠歪向一旁,原本當是一絲不苟的束髮此刻也凌亂披散,一看便是價值不菲神威內藏的法袍也撕裂出三道缺口。 book18.org

  若是秦薇在此定能明白,損毀的皇天雷殿與北海隱窟還是給葉仙侯帶來巨大的麻煩。 book18.org

  縱使如此,葉仙侯還是展現出與神州人截然不同的氣質。即使修習鬼修功法,瘦骨嶙峋面色蒼白,也掩不去舉重若輕睥睨天下的不凡與高貴。這是一如凡人見到元嬰修者般,奉若天神的感覺。不,比起凡人見到元嬰,她們與葉仙侯的差距還要更大,大到無法形容,直入渺小一人之於宇宙一般…… book18.org

  「不可阻擋。」留在出雲山的林家諸女心中同時泛起一般想法,甚至在大乘仙人的風采下自慚形穢。僅有莫非凡左顧右盼不當回事,見過血河鬼王的洛芊芊不曾挫銳。 book18.org

  葉仙侯微一皺眉,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皇天雷殿需要修補,北海隱窟更是千瘡百孔。他舉目遠眺道:「血鳳在你這裡?好大的膽子!」不經意間一揮手,空中一股大力降下,南宮紫霞毫無抵抗之力被憑空抓起。寧楠睜開叱目神光,竟看不清虛空中一絲一毫真元流動的軌跡。南宮紫霞就如同束手就擒自行向葉仙侯飛去一般。 book18.org

  境界上天塹般的差距讓人絕望,寧楠與扶語嫣一挫銀牙急速升空,卻被一道墨色光影擋住去路。 book18.org

  莫非凡現出麒麟身虎著臉道:「當著小爺的面抓人,你在靈界還想不想混了?」 book18.org

  葉仙侯洒然一笑:「若是你家師長在此本尊還賣上幾分面子。你一乳臭未乾的毛孩子又當如何?本尊也不欲與你為難,速速退去!」 book18.org

  葉仙侯右掌一探抓向南宮紫霞卻撲了個空,虛空中出現一個法則之力瀰漫的奇異黑洞,南宮紫霞身形消失不見,片刻後現於葉仙侯頭頂。 book18.org

  紫青寶劍劍尖上浮現兩顆稜彩斑斕的劍晶,劍意大盛如雨絲般落下。寧楠手中不停碧玉箭連珠般發出,扶語嫣祭起妖王印,十方妖王虛影咆哮而出。 book18.org

  三大元嬰巔峰同時出手威勢驚人,難以想像神州何人能擋?葉仙侯卻雲淡風輕般一擺手。 book18.org

  黑袍上骷髏頭離體而出,大口一吸將劍氣吞得點滴不剩。寬大的袍袖無風自動,碧玉連珠箭落在袖口裡如石塊墜入大海。凶威赫赫的十方妖王虛影被他銳目一瞪,竟痴痴呆呆聲息全無,馴如小貓。 book18.org

  「太陰之女,七陰鳳體,先天天狐?神州倒是出了不少人才,不枉我費盡心思布局千年。便只你們三人已值回票價!」葉仙侯笑吟吟大感滿意。脖頸後突然伸出一隻白骨大手。 book18.org

  分明只一隻骨手,寧楠,南宮紫霞,扶語嫣卻均覺得是向自己抓來。破空風聲大作,三女氣息大窒不敢抵抗,紛紛躲避。 book18.org

  骨手似是一化為三,從不同方位攻來,三女被迫反向奔逃竟被逼在一處。骨手五指齊張要一把捏下。 book18.org

  莫非凡大急,這等靈界大乘運使真元法術之法他當然識得,但境界所限無力破去。情急下噴出三口青翠真火,左蹄一伸朝葉仙侯蹬下。 book18.org

  葉仙侯死灰色的瞳仁一凝:「不來拿你,你卻要來為難!真當本尊怕你不成。」他大口一張噴出死氣瀰漫的蒼白火焰,兩處烈焰一對,青翠的生命之火被迅速吞沒。 book18.org

  葉仙侯飛起一掌拍在麒麟蹄上,莫非凡慘呼一聲,左臂迸出無數傷痕血流淋漓。 book18.org

  蒼白死火與白骨大手毫無阻礙,一燒莫非凡,一拿三女。 book18.org

  空中忽現千朵金蓮,瀰漫亭亭如傘蓋護住危機中的四人,被白骨大手抓上,蒼白死火焚燒,金蓮紛紛凋零飄落,片刻少去半數之多。 book18.org

  谷虛真人雙目翻白,再拿不住杏黃旗從空中失重掉落。 book18.org

  虛空中另一股蒼白烈焰燒起,隱含梵音。又一道白光閃爍直映葉仙侯。 book18.org

  靈界大乘不慌不忙,法袍胸前骷髏頭再現吞沒梵音烈焰,一手虛指白光將它定在空中:「白骨佛法?聖君座下天鬼王?」 book18.org

  「狗賊!還記得我嗎?」洛芊芊咬牙切齒怒目嬌喝! book18.org

  葉仙侯定睛看了一陣:「原來是你。」 book18.org

  得難沱大師與洛芊芊一阻,三女與莫非凡齊發極招阻住白骨大手急急後撤,氣息散亂均顯疲態。 book18.org

  葉仙侯以一敵七兀自遊刃有餘,顯然未盡全力。縱是駕臨神州境界被界域之力壓在元嬰巔峰,仍是高高在上猶如神紙般不可戰勝。 book18.org

  七人雖是神州頂尖兒的人物,但在葉仙侯看來,神州也不過是一處破落的小山村,其中出類拔萃者也沒甚了不起。而他猶如夜空中華麗璀璨的天皇巨星,絕非一方下界所能想像的遙不可及。 book18.org

  他並非天命之子,此刻,他猶如上天之子! book18.org

  「你違反聖君之命魂飛魄散就在眼前,還敢對本尊出手!」葉仙侯嗤笑道:「也罷,你是聖君座下自由聖君處置,本尊不與你一般見識!」 book18.org

  又對南宮,扶,寧三女道:「你們是乖乖束手就擒還是等本尊出手?跟了本尊也不虧了你們,自有無數好處……」 book18.org

  「呸!」南宮紫霞抹去嘴角鮮血露出銀牙笑道:「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痴心妄想!」 book18.org

  葉仙侯伸出一指道:「敬酒不吃吃罰酒。這一手地獄刑經許久未在神州出現,便用你來喚醒本尊的凶名!」 book18.org

  「地獄刑經」尚未出手,南宮紫霞便覺汗毛倒豎。細長蒼白的手指遠遠望去彷彿一隻吐信毒蛇,南宮紫霞毫不懷疑這一指發出,便能讓她如萬蛇噬身如墜地獄。 book18.org

  大地忽然發出蒼茫的迴響,自藍劍山莊中泛起延綿金色霞光延綿萬里。 book18.org

  葉仙侯心頭一震,自踏入神州來首次露出驚異之情。 book18.org

  金霞中一名男子沖天而起,劍眉斜飛目若朗星,只面上怒火熊熊! book18.org

  「神州天命之子?」葉仙侯點點頭:「比這幾個強得多。」 book18.org

  林風雨屏息凝神擋在三女身前道:「欺凌女子算什麽本事,你的對手是我。」 book18.org

  「嗤!米粒之珠也放光華。」葉仙侯哂笑一聲,白骨大手化作一柄骨劍:「好了不得麽?本尊乃上天之子,才是決定神州命運的天子。」 book18.org

  「我承認,和你比起來我什麽也不是。」林風雨不帶絲毫情緒道:「老鼠急了咬貓。你當我是個不知死活的匹夫無妨。」 book18.org

  葉仙侯平舉骨劍:「天子一怒,伏屍百萬!激怒了本尊,神州沒有好下場。」在這片大地,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神州之主,世界君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神州的一切有形無形之物都是他的臣子,神州世界之神都不例外,也包括林風雨。 book18.org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book18.org

  林風雨凝視著威壓可怖的骨劍,此劍一出,似乎天命都離他而去,葉仙侯手持的彷彿是天子之劍,劍尖所指,天命歸心!連世界之神也不得不戰慄拜服於地。 book18.org

  林風雨雙臂一擺左刀右劍:「匹夫一怒,血濺五步!惹怒了匹夫只有殺與不殺,不分天子與平民!」 book18.org

  虎腰旋扭,劇烈的風聲如同狂徒末路拚死抵抗——破天一刀!book18.org

相關搜索

風雨情緣林笑天風雨情新婚第十章第2章新婚 第八章風雨情緣 19殘花淫雨淚第04章芳心彷徨第10章第零章風雨情緣 17第9章第九章作者 林笑天第十章十里春風第四集第03章第四章春風十里第四集第十一章

相關推薦

情色網站大全 - 好站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