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02集 第09章 採薇融冰(上)

【風雨情緣】第02集 第09章 採薇融冰(上) 作者:Lovelytooth 2015/08/17發表於:SexInSex 第九章 採薇融冰(上) 冰薇二女的修為不如林風雨,還未察覺出酒水有問題。只覺得酒漿芳香撲鼻 入口甘美,吞入腹中之時順著食道猶如一道冰線,旋即在胃中熊熊燃燒。 二女雙頰被美酒染得酡紅!秦薇久在商場本就好酒,遇到佳釀哪能錯過,當 即又給自己滿上一杯,一小口一小口地輕嘬品味連贊好酒。連秦冰這等端莊女子, 也覺得難以盡興只盼再嘗一杯。 林風雨看著二女被美酒吸引的模樣,臉上表情古怪,心中卻有無限的期盼。 待到第二杯下肚,秦薇才暫時滿足地稱讚一聲:「真是從未喝過如此美酒。 清香醇厚,入口綿柔卻又後勁十足。」秦冰應和道:「可惜紫兒不在,也不知道 她嘗過這等佳釀沒有?」林風雨憋著笑只覺得肚子裡五臟六腑都要糾結在一起, 紫兒若是也喝了這酒,今晚該是如何旖旎多情。面上卻裝作一無所知附和著兩人, 還不住殷勤地給二女敬酒,口稱賠罪! 也不知南宮劍河調配了什麼稀奇古怪的藥粉,不但無色無味,而且藥效發作 極慢,在二女感知中只是覺得喝得多了,腦海中略有些微醺之態。還不住讚嘆南 宮世家的酒厲害,連修者都能喝出些醉意。 酒確實是好酒,凈瓶也是件法器,仿佛永遠也倒不完一樣。 兩年閉關之後不過春風一度,又是半月分離每日提心弔膽,心弦緊繃。此刻 身處藍劍山莊終於卸下心防各有輕鬆自在之意。三人說說笑笑,林風雨不敢有絲 毫的逾矩,細細像兩姐妹訴說山河印的奇妙之處。 都說好料沉底若不等得藥物完全發散,今夜恐怕會發生變故。秦薇熱情火辣 倒是不難最多也就是個半推半就,秦冰那個嬌羞的性子,要她和妹妹同床歡好, 指不定會搞出什麼事情來。 直到月出山頭酒已見底,林風雨才說完了庚金山莊之事。姐妹倆同時長吁了 一口氣,慕容世家利用林風雨,又拋出棄子替他們整肅內部矛盾是早已算定了的, 山河印又是不可匹敵,林風雨能夠死裡逃生簡直是萬幸。又聽他說起南宮劍河劍 神風采,神威無敵,那一份子高絕的修為讓三人都是羨慕得很。 秦薇端起空了的酒杯嘟囔道:「南宮莊主好小氣,酒都不備得足一些!」口 中停了酒,心中沒來由地一跳,只覺得沒了那一道冰線般的酒液入口,小腹中忽 然一團火燒得身子發軟,兩腿之間的妙處竟然滲出一股清明的液體來。 玄陰媚體的淫液非同小可,當年在元藏山上連南宮紫霞都抵擋不住。這一股 子清明的液體散發出奇異的騷香,秦冰也早已覺得體內慾火漸起,鼻尖傳來這絲 騷香猶如爐火中加了把乾柴,不由得媚眼如絲,口乾舌燥。 燈下看美人,越看越美,屋內春意漸濃。秦薇覺得體如火燒渾身滾燙,不自 覺地解開外衫露出柔滑的玉臂與粉嫩的香肩,蜜壺裡的淫液無法控制泛濫成災。 回眼看見愛郎就在身側,正盯著她赤裸的肌膚,火辣辣的目光直要將她吃了一般, 再也不能自己口中嚶嚀一聲撲向林風雨懷裡,一張櫻口主動獻吻呢喃不清地嬌嗔 道:「小風,姐……姐……想要!」林風雨臉上全是美人噴香的氣息,軟玉溫香 覆蓋前胸。百忙之中偷瞧一眼秦冰,見她面頰酡紅,貝齒緊緊咬著下唇身軀顫抖, 顯是被慾火煎熬得極為辛苦。他哪裡還能忍耐?一邊激烈回吻與秦薇的舌尖糾纏 不休,魔手隔著薄薄的裡衣直襲傲人的傲乳。一對半球形的完美玉乳落在手中沉 甸甸的,軟膩如凝脂,綿軟如膏腴,乳峰頂端兩點怒挺的紅梅早已傲立多時。 林風雨粗暴地撕開裡衣,雙掌向中央一擠雙乳,那對碩乳左右相貼,兩顆鮮 嫩的乳頭並立在一起被他一口含住。 秦薇發出一聲壓抑的呻吟,被這一含便渾身脫力一般身軀軟倒在林風雨身上 任由他擺布。偏生手上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一邊感受著胸口兩點紅梅傳來的觸電 般酸麻,一邊動手將林風雨身上的武裝解除個乾淨。 秦薇嬌軀難耐之際頻頻在他身上扭動,兩腿之間的肉饅頭蜜壺不斷磨蹭在肉 棒上,稍解下身空虛的饑渴。林風雨胯下早已怒龍高聳,只覺得蜜壺溪流潺潺泛 濫成災,那股子玄陰媚體獨有的騷香盈滿整個屋子。 林風雨托住秦薇兩片香臀抱起,一個縱躍將她壓在床頭,三下五除二把秦薇 剝的像個小白羊似得,多日壓抑的情緒一朝爆發無可遏制,肉棒略微沾了沾洞口 的花汁,一挺腰直破穴口鑽入溫軟緊湊的蜜壺之內。 銷魂的肉洞肥嫩多汁,還是那曲曲折折的九曲迴腸滋味,最深處一團綿軟的 花心猶如彈性十足的麵糰,令火熱的龜頭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兩人同時發出一聲暢美的呻吟,秦薇一陣肉緊幾點水柱飛濺浸染床單,那股 充實的感覺直透大腦,不自覺地挺肚弓腰成優美的弧線,饑渴地旋轉纖腰使得大 肉棒研磨花心,美得渾身顫慄不止。 林風雨偷瞄一眼秦冰,見她在餐椅上坐立不安,急促呼吸使得胸口高低起伏 不停。一雙媚眼瞪得大大的,想要移開卻怎麼也捨不得停下這羞人淫靡的風景。 林風雨暗笑一聲,故意不理她。反正今晚有南宮劍河藥酒相助,還有秦薇玄陰媚 體的催情功效,只要把身下美人殺得嬌喘不休,淫液不止,嬌羞的秦冰自然會乖 乖地落入手掌。 一念至此,林風雨托住秦薇的肥臀,毫不憐惜,腰臀像打樁機似的朝著肉饅 頭蜜壺奮力衝殺。盤根錯節的大肉棒磨得嫩穴淫液不止。 秦薇只覺得身體被貫穿了一般,大肉棒的抽插直將桃源洞裡的每一絲褶皺扯 平又擠皺,體內的汁液帶著濃重的騷香味兒,玄陰媚體已是浪到極致,開始還只 是大聲呻吟,待到肉棒再一次盡根插入,頂著柔嫩的花心研磨畫圈便再也忍不住 放蕩浪叫起來:「我的好弟弟……這是……要……杵死人了……這樣干……會被 你……干到沒氣的……姐姐要被你……干飛了……」看著美人雙手緊扯床單,渾 身繃緊一臉銷魂的模樣,肥美的肉穴淫液四濺騷香無比,胸前那對碩乳隨著肉棒 的抽插頂動上下翻滾,波濤洶湧。林風雨將秦薇的雙腿舉起架在肩上,雙手從腿 側繞過抓住跳動的雙乳又是一輪急攻,同時手掌不停在豐碩的乳房上畫著圓圈, 刺激著敏感的凸點。 秦薇呻吟連連,黛眉緊縮一副不堪鞭撻的模樣,美目眯成一線喊道:「好深 啊,我的好弟弟……你的大雞巴……太粗了……乾得姐姐……又酸……又麻…… 哎呀……花心要給你……頂爛掉了……來了……來了……姐姐要……泄了……」 這個姿勢讓秦薇的肉屄更加緊縮,林風雨的巨棒一陣肉緊,知道她正處在緊要關 頭,正欲再度瘋狂衝刺將秦薇送上久違的巔峰。忽然身後一具柔軟的身體貼了上 來,火熱的呼吸噴在後背麻痒痒的。 回頭看去,秦冰已是渾身赤裸呼吸急促,一對挺翹結實的美乳緊緊貼在後背 磨蹭,豐滿性感的雙唇不安地吻著林風雨的肩頸呢喃道:「小風……姐姐……也 忍不住了……好想要……」見秦冰終於在二人的活春宮下主動就範,林風雨心中 一陣得意。靈機一動之下,林風雨停下肉棒的抽插,故作為難道:「冰姐姐也想 要了,薇薇姐,怎麼辦?你也享受了一會兒,要不你先休息會兒我安慰下冰姐姐?」 秦薇登時大急抗議道:「不行,你現在停下來我會死的。快點繼續干我不能停! 好姐姐,你忍一忍,先讓妹妹泄了身好不好?」見林風雨停了動作,不耐地擺起 肥臀主動吞吐起大肉棒來。只是這個姿勢她能擺動的幅度有限得很,怎比得上龍 精虎猛的林風雨大力抽插來得暢快。 秦薇急得都快哭了出來,林風雨見磨得她夠了,也不敢太過怠慢。一個翻身 變成男下女上的姿勢說道:「薇薇姐,那你自己動,我幫冰姐姐消消火。」秦薇 發出嬌嗔不依的呻吟卻無法停下,忙跨著林風雨藕臂按在腰腹之上助力起伏腰肢, 將大肉棒吞吐不已,一頭秀髮飛散如霧,兩團豪乳浪跳不停。若是從前的秦薇, 肉棒一入騷穴早已渾身酸軟沒半分力氣,哪裡提得起力氣?經過兩年多來的修煉, 她的體質早已今非昔比,此刻依然被大肉棒肏得渾身酸軟,卻情知想要攀登巔峰, 享受最刺激的快美,非得鼓起渾身力氣不可。但見她雙足在床上站定奮力起伏身 軀,撅起的肥臀隨著每一次吞入重重甩落在林風雨大腿上,肉感十足。 這般姿勢又是一種新鮮的感覺,秦薇的肉壺發出撲哧撲哧的水花四濺聲,肉 棒的插入欲淺欲深全由她掌控,她一會兒盡吞肉棒讓火熱的龜頭抵住花心研磨, 一會兒急速起落讓肉棒的粗筋撫慰肉穴里皺褶的渴望,直插得浪叫連連,暢美不 已。 見秦薇又進入的狀態,自己的肉棒被她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林風雨抱過秦冰 吻住她敏感的耳垂,輕聲呢喃道:「冰姐姐,弟弟還得安慰薇薇姐,我先幫你吃 一吃好麼?」秦冰雖被藥酒催得情慾如潮,仍難掩骨子裡的羞澀,偏偏身上敏感 部位無一處不空虛,不需要撫慰。正為難時,秦薇的蜜穴里咕嘰飛出一抹花汁, 正濺在林風雨胸膛之上,騷香的花汁如同無上催情妙品,順著鼻尖鑽入秦冰的腦 門,無處抒發的渾身慾火焚燒之下,什麼也顧不得了:「小風,快點幫我……姐 姐……真的忍不住了……」竟是已語帶哭音,焦急難耐。 林風雨卻還沒逗夠她,只是輕捧秦冰的臉蛋道:「冰姐姐你看我現在也動不 了,姐姐哪裡想要,就自己送到我嘴上來!」慾火難耐之際,秦冰任知曉林風雨 故意欺負自己,羞惱與焦急之下恨恨地扯住他的耳朵。卻被林風雨順勢抬頭,一 口含住秀乳。 粗糙的舌頭划過乳尖,秦冰口中發出一陣壓抑解脫般的暢快呻吟,雙手趁勢 環住林風雨頭顱,將胸前兩團嫩肉緊緊擠住他面部,只盼望口舌功夫著實厲害的 林風雨,能給她更多的慰藉。 乳脂凝香緊貼口唇,秦冰的雙乳雖然不大卻秀氣挺翹,乳型美觀,林風雨也 是愛極。吃進她上翹的乳珠又吸又舔,雙手各掰住一瓣翹臀揉捏讓秦冰難耐慾火 的身軀稍稍得到緩解。 秦冰閉著美目享受著愛侶溫馨的撫慰,偏偏他逗弄的心思又起,左右兩根中 指輕探胯間幽谷,卻只在萋萋芳草叢上掠過,草根扯動柔嫩的肌膚,更加麻癢難 當。秦冰一邊把林風雨摟得更緊,一邊嬌嗔著不依。 林風雨卻不為所動,偏是輕掠草根,與重點部位就是不管。秦冰又氣又急, 粉拳在他肩頭一頓亂打,手臂搖擺之間,卻是將貼臉的胸乳帶動得左右亂晃。 林風雨得意道:「冰姐姐怎麼了?」秦冰氣苦道:「你就知道欺負我,你就 知道欺負我。」林風雨又道:「沒呀,冰姐姐不是把這對玉乳湊上來,說明想要 呀,小風可是把它們照顧得很好呢!」邊說一雙魔手依然在芳草叢中作怪。 欲焰難耐之下,秦冰再也顧不得什麼羞澀,一把推倒林風雨,岔開雙腿彎下 身子將蜜穴湊到他嘴前,又抓住他雙手撫在雙乳上。感受到林風雨一口將整個花 唇含在嘴裡,粗糙的舌頭重重地舔過整個肉縫,才發出心滿意足的一聲呻吟。 口中滿是粘膩芬芳的花蜜,肉棒像被泡在裝滿溫水的肉壺之中,林風雨也是 慾望勃發。趁著秦薇挺腰起身,他雙腿一分架開她跪在床頭的膝蓋,頓時秦薇如 同失重一般重重落下,被大肉棒急速肏個盡根而入,秦薇頓時失聲高叫:「插到 底了……都給你……穿透了!又要泄了……又要泄了……」林風雨不給她喘息的 機會,上邊用唇舌挑逗秦薇蜜唇上柔嫩的豆蔻,下身雙腿找好角度讓秦薇的翹臀 放牢,大腿發力將她的身子舉起放下,舉起時急速,放下時兇狠,弄得秦薇入在 雲端浪叫不停。肉壺裡的騷香淫液不要命似的滲出體外,順著胯下暈染在林風雨 的大腿上,又粘膩在她的翹臀上…… 秦冰的雙手忽然加力按在林風雨的髮根處,秦薇的浪叫聲也是越來越大,泡 在她肉壺裡的大棒子也有被蜜肉越發箍緊的感覺。林風雨情知冰薇姐妹花都到了 高潮邊緣,便把舌頭頂進秦冰蜜穴里上下左右攪動,大肉棒向上猛頂次次直抵花 心。 這般肏了二十來下,秦薇再度全身繃緊爽極泄身,一口蜜液狂瀉之下花心猛 凸抵住龜頭,不知是否林風雨功力與日俱增的緣故,竟然抵受住這樣強烈的刺激 並未射出來,反倒是玉龜死死抵住花心旋磨,直把秦薇磨得渾身酸軟浪叫不止, 那一口蜜液也仿佛無窮無盡永不幹涸:「好弟弟……大肉棒弟弟……大雞巴…… 把姐姐……杵死了……怎麼那麼美……花心都頂麻了……姐姐……愛……死…… 你的……大雞巴了……」秦冰的蜜穴兒被林風雨的舌頭攪動,雙乳又落入掌握, 此刻兩點敏感的紅梅正被他夾在之封建揉捏,耳聽得妹妹高潮絕頂,淫聲浪語不 絕,心中湧起一絲變態的快感,嬌聲連喘之下亦是花心大張噴出火熱的蜜液。而 深入肉屄之中的舌頭一卷,將那股蜜液盡數吞下…… 二女盡歡軟倒在床上喘息,林風雨卻仍是慾火高漲肉棒如龍,怎肯就此停下。 見藥酒效果如此之好,連羞澀的秦冰都主動在妹妹面前獻媚,他不免雄心勃勃, 誓要將姐妹花六處美穴盡數占領才肯罷休。 眼珠一轉,趁著二女癱軟如泥渾身脫力,當即抱著秦冰坐起,順勢將秦薇壓 在身下,隨後翻轉秦冰的身體變成趴伏的姿勢,將姐妹倆面對面地按在一起。 兩張正在享受高潮餘韻的美顏相對,四隻乳兒兩兩相貼,看得林風雨目光發 直。 幾縷秀髮垂在妹妹臉上,二女呼吸火熱交纏,秦冰心中一驚被嚇得忙要撐起 身體躲開,卻被林風雨霸道地按下玉背。四顆乳珠相對,旋即秦冰的秀乳被深埋 進秦薇的碩乳之中,那滑膩的觸感大異於和林風雨胸膛相貼時的結實強壯,卻更 加柔情如水。更兼林風雨的手指正在不斷挑逗秦冰的蜜壺,讓她渾身一軟之下, 再也沒有力氣逃開,只能皺緊眉頭哼哼表示抗議。 之前在金翎島也曾有過和曹慧芸同床共枕,三人共戲,秦冰倒沒有多少不適 應。從未想過和自己妹妹同床淫戲,只是真到了這一步也只好認命地由林風雨擺 弄。更何況剛剛才小泄一回,唇舌舔舐雖然溫柔,怎比得上大肉棒盡根透底的暢 快,藥酒與玄陰媚體那股騷香的作用瞎,被弄得不上不下,巴不得趕緊再來一回。 秦薇性格奔放似乎早料到有這麼一天,一雙俏目羞媚地注視著身上肏的自己 欲仙欲死的男人,邀寵似的伸出香舌舔弄姐姐垂在自己臉上的髮絲。紅潤的舌尖 誘惑至極。她雖不像曹慧芸床上功夫千變萬化花式繁多,但身材樣貌均要勝出半 籌,天生媚體更是催人情慾。更何況姐妹共戲這等禁忌品嘗起來,更多異樣的快 感。 林風雨手指攪動秦冰的蜜穴兒,肉棒卻輕頂秦薇的菊花後庭。她的敏感與後 庭花的銷魂滋味,久久難以令人忘懷。 果然秦薇瞬間騷浪又起,玉臀微抬使後庭穴兒更加顯露,望向林風雨的眼神 無比期待。 秦冰緊貼著妹妹,覺得她呼吸復又急促,剛被弄得不上不下此時慾火焚身, 顧不得羞澀抗議道:「壞弟弟,你總是欺負我一個人。你……你剛剛……才和薇 薇好完,就不能……幫姐姐也好一次麼?」耳聽得自己說出這等不知羞恥的求歡 話語,頓時又羞得耳根子都紅了。 林風雨正是要挑得她欲焰不能自已,好迫她今夜不再抗拒後庭之愛。當即反 對道:「這可不行呀,誰讓冰姐姐前頭顧著面子讓薇薇姐占了先。剛剛可是薇薇 姐爽了,小風還沒射呢。總得讓我一人射一次,這才公平。」秦冰的蜜穴被他摳 挖得麻癢難當,急得眼淚都快流下。 她背對著林風雨不知他在想什麼勾當,秦薇卻是將一切盡收眼底,見他一邊 答話,一邊渴求地看著姐姐的玉臀哪還能不明白?她與愛郎已有過後庭之戲,明 白林風雨對菊穴兒的喜好不亞於花瓣妙穴,而秦冰與林風雨相處最久至今後庭沒 被占有,必是姐姐不肯接受而林風雨愛她之深不肯強迫的緣故了。 此時最敏感的後庭已被肉棒抵住,火熱的龜頭噴發著灼熱的高溫燙得菊穴酥 麻,渴望無比。心中想著:姐姐定是覺得屁眼兒並非正路心裡不肯接受,哼,她 不知道後面的好處,我可別讓她占了先。小壞蛋這會兒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 不如再刺激他一下,好讓他更加賣力。哎呀,忍不了了,好想馬上被他的大肉棒 戳進屁眼兒里。 心裡這般想著,秦薇輕聲在姐姐耳邊道:「姐姐,人家先讓小風射一回,你 再忍忍嘛。看你熬得好辛苦,薇薇也一起安慰安慰你好不好?」說罷不等秦冰反 應雙手環抱住她玉背,噴香的櫻口便吻上了姐姐豐滿的雙唇,嘴兒用力一吸,丁 香小舌輕吐勾住了秦冰的香舌。秦冰已有了和曹慧芸同性相戲的經驗,此刻正是 難熬之時,迷迷糊糊之中能多一份慰藉也是半推半就。 兩隻紅潤柔軟的香舌糾纏,看得林風雨血脈賁張,又見秦薇輕輕推起姐姐的 身軀前後擺動,讓兩顆乳珠互相刮蹭,如此香艷一幕再不找個瀉火的去處怕是要 鼻血噴盡而亡。 用肉棒在肉壺口沾了點花汁便開始向秦薇的後庭妙穴進發。奇緊的穴口被慢 慢撐開,隨著龜頭的進入緊緊將它箍住,腸道內那股強勁的吸力仿佛要將肉棒吸 進去一般。秦薇的美臀頓時難耐地扭動,一股電流從屁眼兒向身體各處擴張,瞬 間麻翻了全身。 感受到妹妹全身癱軟如遭電擊,又難耐地弓起玉腰與自己胸乳磨蹭,秦冰暗 暗納罕。剛才妹妹明明是像只飢餓的母獅索求無度,這會兒怎地像是被拿住了麻 穴全身脫力?只剩下喘息之氣了。 秦薇已經顧不得和姐姐親吻癱軟在床,隨著肉棒撐開後庭向腸道挺進,深切 地感受到那仿佛撕裂身體一般的粗大,偏又舒爽透頂,菊花穴口密布的褶皺隨著 肉棒的推進被緩緩熨平,刮蹭著每一寸敏感,撫慰著每一分渴求。終於再次後庭 迎客,秦薇被身體的快感與心靈歡暢惹得肉壺裡花蜜又出,菊穴里神秘的油脂亦 是分泌不斷。 剛剛脫離被溫水浸泡的肉壺,又進入一個奇緊而膏腴柔膩的後庭,林風雨被 夾得渾身毛孔都豎了起來。軟滑的油脂更給了這片膏腴之地更加暢快的觸感,他 奮力一挺腰,終於將整根肉棒滿貫菊穴。 秦薇滿足地嘆息一聲癱軟在床上哀求道:「好弟弟……人家屁眼兒舒服死了 ……你……快動一動……人家喜歡你……弄屁眼兒……」聽得秦冰猶如五雷轟頂 一般。金翎島三人之戲時,愛郎最後也是在曹慧芸的後庭穴里噴發,當時見曹慧 芸三分辛苦七分舒爽的樣子,還覺得定是那騷蹄子一味迎合林風雨的喜好,討好 他。那處羞人骯髒的地方,怎麼能拿來弄嘛。此刻見妹妹神魂迷醉的模樣,分明 是舒爽已極哪有一分一毫的不適,簡直比剛才林風雨肏弄她肉壺時還要騷浪。心 中不免疑惑,後面的洞穴真的感覺那麼好麼? 秦薇的嘶聲浪叫將她從疑惑中拉回神來:「啊啊啊……癢死了……不要磨了, 用力一點……哦……就是這樣……不是……不是磨……用力干她……姐姐要大雞 巴……狠狠的把屁眼兒……肏爛……太爽了……人家……要泄了……」林風雨深 插猛進,棍棍到底,又慢慢拔出,再狠狠肏入讓敏感的秦薇魂飛魄散。狠插而入 時健碩的腹肌帶著一股蠻力衝撞開緊窄的後庭穴口,又狠狠地直貫腸道,每次都 讓腸壁抽搐,而胯部撞在玉臀上的啪啪聲,簡直想要撞碎了一般。而緩緩拔出時 肉棒慢慢摩擦腸壁則是奇癢難忍,由此更是期待下一次狠狠插入時,那將屁眼兒 肏爛的舒爽。 那種充滿煎熬的期待與終於滿足的狠插過程,讓秦薇欲仙欲死,玉臀亂擺呻 吟連連,只覺得每一次拔出都如此漫長得讓她發瘋像要死去一般,等到肉棒再一 次狠狠深入直至末柄之時又帶來極致的發泄,死去活來…… 軟滑的油脂盈滿了整個菊穴,秦薇總在高潮近在眼前之時看著它從指間溜走。 玉渦凝脂穴里快感如潮,卻總不能盡興;肉壺裡淫水連連,卻總達不到一泄如注 的暢快,口中已是哭音連連:「討厭討厭……壞弟弟……你討厭死了……我恨死 你了……姐姐……求求你……快點使勁肏呀……給姐姐一個痛快……哎呀……又 ……又……捅到人家肚子裡了……」林風雨的魔音迴蕩在屋內:「冰姐姐,你的 妹妹好辛苦呢,還不趕緊幫幫她,慧芸姐不是教過你麼?」秦冰已被滿屋的騷香 熏昏了頭腦,迷迷糊糊捧起妹妹的雙乳香舌輕吐,舔吸著那對傲人的豪乳:「妹 妹這對奶兒好大,比我的大那麼多……」百合之戲的誘惑無與倫比,看著秦冰的 玉手把玩妹妹的豪乳,豐滿的厚唇舔舐著峰頂紅梅,刺激得林風雨小腹暖融融的。 玉渦凝脂菊花穴已給他帶來足夠多的快感與滿足,此刻再被羞澀的秦冰放蕩的動 作一激,頓時有了射意。 林風雨將肉棒一插到底,把姐妹倆翻了個身,變成秦冰在下,秦薇撅臀挨肏 的姿勢。那根肉棒在秦薇的屁眼兒里旋了一整圈,讓她更是騷浪難忍。 一雙豪乳凌空懸垂,秦冰埋首其間舔遍每一寸柔肌;玉臀豐翹如滿月,粗黑 的肉棒深陷在菊穴里,緩緩拔出之時扯著暗紅的肛肉向外翻出,林風雨也已無法 忍耐,雙手將臀肉分開騎馬一樣從背後奮力開墾肏幹著。肥厚的臀肉在手中變形, 又被劇烈的撞擊壓扁,又隨著抽出恢復形狀。 秦薇被又深又重的後入帶來的強烈快感弄得全身緊繃,林風雨終於不再急入 慢出,而是狂風暴雨一般大肉棒在屁眼兒里抽插,積蓄已久的慾望洪潮終於得到 了釋放的出口,秦薇高亢浪叫:「弟弟……使勁……姐姐……你舔得人家的奶子 ……好舒服……姐姐的舌頭……好溫柔……啊……好弟弟……再使勁……就要這 樣肏……姐姐的屁眼兒……肏死姐姐吧……姐姐要死在……你的……大雞巴下面 ……來了……來了……啊啊啊……要死了……不要停……不要停下來……啊…… ……」肉壺裡陰精狂瀉形成一道小小的溪流,穴口仿佛高山上的泉眼汩汩地流出 騷香的液體,舒張暢快的玉渦凝脂穴油脂翻騰,隨著肉棒的抽出而流出,又隨著 狠狠的插入被擠進後庭。 在這一輪持續數分鐘的高密度打擊之下,秦薇狂叫著全身顫抖高潮不斷,高 潮一次比一次猛烈,泄得渾身脫力卻奮起餘勇,高高聳起翹臀迎接肉棒的抽送。 高潮的快感一浪推著一浪仿佛永不停止。 終於當大肉棒腫脹了一圈,林風雨一聲壓抑的虎吼,腰腹猛然提速,磅礴的 精液滿滿地灌進屁眼兒里,火燙的液體與急速的挺動讓秦薇再美美地丟了一次, 終於再也支撐不住栽倒在床無力地喘息……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