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情緣 第2集第31章 大婚之日

第三十一章大婚之日 收服巫門極其順利,林風雨身具祖巫精魂,歐益波等人心悅誠服地尊他號令 無有不從。 解決了苗疆,林風雨回到藍劍山莊安心準備婚禮。悲劇的是完全插不上手, 就他那個不懂浪漫的木訥性子,能為婚禮出什麼主意?最終還不是南宮劍河怎麼 安排他就怎麼照做。 無聊之下只好在山莊裡到處逛盪,今天到百劍堂坐坐,明天跑長老堂蹭茶。 好在立下了兵不血刃收服苗疆的大功,南宮族人對他都極是歡迎。加上這種年輕 的天才修者,刻意交好也不算丟臉面。 這日在百劍堂正巧撞上了許玲兒。回莊之後二人便再未碰面,可是雲霧山谷 的看護之情林風雨不敢忘,故意高聲道:「玲兒妹子也在?蒼劍豪呢?要不要大 哥幫你揍他。」許玲兒撲哧一笑:「平白無故揍人家幹什麼,只怕你這一揍玲兒 可就在莊子裡無立錐之地啦。」也明白林風雨故意這麼說,是告訴自己他並未忘 記了昔日的恩情,心裡也是歡喜。 蒼劍豪皺著臉閃出身形道:「姑爺,沒來由怎地扯到我身上來了?」兩人接 觸不多,雖然略有情敵的意味,只是如今婚禮在即大局已定,這點小小的齟齬林 風雨還不放在心上。蒼劍豪當然明白面對這位絕世天才,自己根本沒本錢爭,那 份子心思也就徹底煙消雲散。 林風雨擠眉弄眼道:「沒辦法,昔日重傷承了玲兒妹子的情,她說要揍你我 就揍你。最多回頭讓你揍回來就是了。」他這種沒半分架子,有一說一的性格很 受藍劍山莊中低層弟子歡迎。加上六年前化名木楓加入百劍堂的事情也早已公開, 人人盡知能從西華魔宗逃得性命,多虧了這位姑爺的庇護。 蒼劍豪也沒大沒小道:「那行,許師妹一句話,姑爺要揍便揍。只是揍完了 能不能請教姑爺幾個問題?」林風雨正百無聊賴,當即精神大振道:「沒問題, 走,先請我喝頓酒,有什麼問題只要我知道,必不藏私。」整天和弟子們廝混在 一起打發難熬的時光,也沒人去管他。除了南宮明禮說過一句:「姑爺,無規矩 不成方圓!咱們莊子上下尊卑還是要分的,別老這麼沒大沒小跟蒼劍豪他們喝得 爛醉,傳出去了不好。」「還有什麼傳出去的?整個山莊還有誰不知道這些破事 兒。我就這樣沒辦法。」林風雨心下腹誹,未來大舅哥的面子也不好削,只好應 付幾句搪塞過去。 婚禮的日子越臨近越是緊張。林風雨時常搓著手忐忑不已,心中又飽含著期 待。 只是他沒什麼其他朋友,伴郎除了莫非凡還得要一個。 這日又在百劍堂廝混,林風雨臉紅脖子粗,拍著桌面怒不可遏對蒼劍豪道: 「咱哥倆喝了這麼多頓酒,你也從我嘴裡套走不少秘法。怎麼?請你當個伴郎還 不肯了?不過讓你幫著擋擋酒,能喝死人麼?」蒼劍豪被伴郎二字嚇得面如土色, 顧不上許玲兒在一旁笑得東倒西歪道:「我的好姑爺,喝酒喝不死人,當伴郎可 是要死人的!這……這……我當個酒保成不成?伴郎還是另請高明罷?」林風雨 瞪著眼睛搞不清狀況道:「這裡有什麼玄機?」許玲兒當即阻止了蒼劍豪道: 「蒼師兄你可是知道南宮家規的,嘴巴嚴實些。難得姑爺抬舉你,再推辭是不是 有些不夠意思了?」還是這小姑娘貼心,多懂事。林風雨揪著蒼劍豪往他手裡塞 了個酒杯道:「這事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哪,喝了這杯酒就算你答應了。」蒼劍 豪唉聲嘆氣地喝下杯中酒,感覺這杯美酒怎地如此酸澀難以入口…… 婚禮前夜,壓床童子當仁不讓地落到莫非凡頭上——麒麟送子,多好的彩頭。 林風雨一晚上睡不著覺,也不知道幾位玉人現下怎麼樣了。 高階修者無所謂一夜睡不睡的問題,次日清早林風雨便精神奕奕。打開房門 湧進來一堆婆婆媽媽,嚷嚷著討喜錢。這有什麼可說的?早早備好的極品靈石流 水價一般派發出去。 換上大紅新郎裝扮,爵弁,玄端禮服,緇衪纁裳,白絹單衣,赤色履,一身 喜氣洋洋地裝備停當。坐上新郎官特有的官轎,莫非凡與蒼劍豪護衛兩側當先開 路,身後跟著五頂花轎,一路上香花引路仙樂飄飄,端的是氣派萬千。 行至諸女所住的迎親院子,門口張燈結彩卻是大門緊閉。 林風雨從轎子上下來,一眼就看穿蒼劍豪喜袍之下全副武裝。心裡嗤笑也不 知道這小子得罪了什麼人,迎個親跟拚命似的。 一馬當先便要上前拍門,一臉凝重如臨大敵的蒼劍豪抬手阻止,硬生生擠出 個難看的笑臉道:「姑爺大喜之日,這等事情還是我來打頭陣罷。」林風雨也不 明有什麼規矩,邊上圍著的藍劍山莊弟子也是憋著笑一個個看熱鬧的模樣。南宮 劍河事先也沒交代什麼,只是說道這一流程時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搞不明白狀 況,聽伴郎的沒錯。 蒼劍豪屏息凝神仿佛生死交關,足踏罡斗,踩著玄妙的步伐挨到門口,好一 會兒才下定了決心輕輕一推院門。 一聲震天價的尖叫響徹出雲山:「搶親的來啦,姐妹們快打他們出去。」棍 棒落如雨點,蒼劍豪已是小心翼翼依然抽身不及,身上挨了十來棍子被打得衣破 帽歪,地上還丟了只鞋踉踉蹌蹌撤了回來。 南宮家四十九名女子從院門口魚貫而出,個個手持花紅大棍一副誓死保衛的 模樣。領頭的是南宮紫霞的五娘沐憐花,背後跟著的都是南宮劍河的小妾或是南 宮紫霞的姐妹。 我去,怪道蒼劍豪事前推脫,今日又是全副武裝,這可是真打,棍棍到肉, 連大七劍陣都搬出來了?林風雨嚇了一跳,冷汗頓時冒了出來。這到底是娶親還 是玩命啊? 都是南宮家的家眷,還手要打肯定是不可能。還是蒼劍豪旁觀過數次這等陣 仗,事到臨頭縮也縮不回去,挽起袖子發號施令道:「我和莫非凡打頭陣,姑爺 跟緊我們。」回頭又是強裝笑容道:「姑爺動作務必快些,在下還能保一條命在。」 笑得簡直比哭喪還難看! 莫非凡見勢不好縮了縮脖子想溜,被林風雨一把拽住頂在身前。開什麼玩笑, 這裡就你最能抗揍,小毛孩溜了老子還娶什麼親? 三個人一步三停慢慢挨過去。 蒼劍豪紅著鼓脹的眼珠大喊一聲:「沖!」當先撲了上去,大七劍陣下什麼 吞雷劍法都是放屁,只有以血肉之軀抵擋鋪天蓋地的棍棒,被一頓亂棒打得嗷嗷 大叫,棒影這一次又強了幾分直如暴雨,也不知一瞬之間吃了多少下,立撲…… 莫非凡化出本相馱著林風雨,吼一聲便向院門衝去。饒是皮糙肉厚,也被打 得連連跳腳,待得屁股上又挨了一棍再也支持不住將林風雨掀翻在地下。 縱有墨麒麟擋棍,林風雨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記重擊,只好雙手護住頭臉 莫讓英俊的面容挂彩。墨麒麟倒也靈性,這一掀正好將林風雨掀翻在院口門檻上, 抓住千載難逢的良機,連滾帶爬越過門檻趴在地上喘息。 沐憐花咯咯嬌笑道:「想娶南宮家的女兒,可得讓你爬著進去。」好賴算是 闖陣成功,南宮家弟子震天價叫起好來。 噼里啪啦,沖天的焰火與響徹不停的鞭炮五彩繽紛熱鬧非凡,更有弟子飛在 空中劈出七色劍光,喜氣洋洋。 此時的新郎官狼狽不堪從地上爬起來,扶正頂上爵弁,扯平大紅禮服。幸好 院子早已打掃得一塵不染,不曾挫銳。蒼劍豪與莫非凡雙腳打著擺子跟上,陪著 林風雨步入廳堂。 廳堂口又是一群鶯鶯燕燕堵住了討喜錢,草木皆兵的林風雨暗舒口氣,這關 好過。 可是掏盡了身上的靈石仍然不得過關。領頭的女子叫做南宮紫雨,吃吃地笑 道:「新姑爺今日除了一身禮服,別的都不重要。不如除下里衫,姐妹們便放你 過去。」這叫什麼規矩?回頭向蒼劍豪看去,他低頭捂臉,擺著手示意照做。 林風雨沒奈何就要施法除去里衫卻被阻止道:「誒……自己動手脫,不能用 法術。」脫就脫誰怕誰,林風雨瞪著牛眼脫了個就剩底褲,露出健美的身形。南 宮紫雨不依不饒彈出一團迷霧遮蔽了胯下道:「這裡也脫了。」林風雨閉著眼盡 量優雅地脫掉底褲這才過關,諸女前後環繞又給他披上喜服道:「赤條條的進來, 表明對咱家沒有二心。也叫你知曉娶我南宮家女兒的難,今後用心疼愛莫要負了 妻子。」林風雨才明白還有這層意思,向諸女行了一禮道:「敢不從命。」只是 一層喜服遮擋身形,缺了貼身裡衣不免襠下有些涼颼颼的漏風。 將秦冰,南宮紫霞,秦薇,寧楠和曹慧芸依次背上花轎,一行人又在震天鑼 鼓聲中回到新建完成的聽風觀雨閣。 新建的閣樓面積大了數倍,共有三進庭院。南宮劍河與柳若魚端坐主位,大 管家主持婚禮。 依次揭下五女紅蓋頭露出如花嬌顏。歷經艱難同娶五美,林風雨百感交集。 各種禮節一一而畢,南宮劍河笑道:「賀客都已達到,南宮世家不必拘泥禮 法,今日迎客就請新人們一同前往。」到了這裡伴郎便可有可無,莫非凡身子骨 結實還沒事情,蒼劍豪早就扛不住,一副人之將死的模樣不知道躲哪裡躺著療傷 去了。 人群簇擁著來到前廳,林風雨抬眼望去,端木恩賜,上官文辰等重要人物都 已到來。迎客弟子還急匆匆地跑來稟報道:「天魔宗主易天行已至,還請家主親 自迎客。」南宮劍河領著林風雨出了廳堂親自相迎,朝易天行拱手道:「易兄大 駕光臨有失遠迎,禮數不周萬萬恕罪。」易天行順手遞上禮單道:「南宮家大喜 之日,林道友又是新郎官兒,易某不告而來,南宮兄可別小氣你家的好酒。」一 同入廳堂坐定,賓主盡歡。 酒過三巡,人人都有了些醉意。南宮家一名弟子高聲道:「姑爺今日小登科, 卻是同娶五妻。不知姑爺愛哪位夫人多些?」林風雨聽了皺了皺眉,這種話聽著 像是表達不滿,意思是為南宮紫霞不值。其實南宮世家抱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少, 平日裡不敢說罷了。喜氣洋洋的時候說出來,大多數人都不會介意反倒有一問究 竟的想法。何況酒後的話,也當不得真,登時有一群人跟著起鬨要討個說法。 林風雨卻從中品出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眼角的餘光瞥向南宮劍河,他也是 略有不喜。 大有深意地盯著說話的弟子,此時林風雨已是當世最頂尖的人物之一,擺起 譜來自有一股威嚴。只是話都說出來了,即使無視那名弟子,給五女一個交代也 是有必要的。幸好他雖然人木訥些,但也不乏急智。 林風雨施施然起身來到曹慧芸身前,當眾深深一吻,還毫不避嫌吸出她的小 舌頭在嘴裡一品,又用手指在她唇瓣沾了一小點香涎放進嘴裡,寓意相濡以沫。 曹慧芸身世最為可憐,一番作態自是表明毫不嫌棄,今後道路相扶前行。 拉過寧楠與她額頭相貼眉目相對,又互相磨了磨鼻尖,同捧一副托盤。小魔 女他最是寵溺,今日起她也將為人婦,便是舉案齊眉,互敬互重。 又來到秦薇身邊從背後將她擁入懷裡,四手緊握持著一支竹筷子,又將風雷 二翅伸展到極致,寓意比翼連枝。兩人也是心意相通,秦薇秀麵粉紅心甜如蜜。 才望向南宮紫霞,大小姐早已知他心意,取出沐月琴二人相對而坐,同撫琴 弦齊奏一首《風雨》:「……風雨如晦,雞鳴不已;既見君子,雲胡不喜?」正 是琴瑟和諧。 秦冰媚眼中已含淚花,將她放在最後自是向世人宣告大婦身份。林風雨取下 爵弁,拉過六年未剪的長髮,又勾出秦冰鬢角的柔雲小心翼翼地扎在一起。正式 宣布這位是我的結髮妻子,林家大婦,絕不因南宮世家權勢有任何改變。 南宮紫霞,秦薇,寧楠與曹慧芸順從地立在兩人身側,不爭,不搶! 一番作為並未回答那個刺耳的問題半句,卻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態度,眾妻 愛意或有深淺,但林家人一個都不能少。 南宮劍河啪啪撫掌,家主帶頭沒意見,族人也就跟著大聲喝起彩來。 雄壯的聲音響起道:「紫丫頭的琴藝越發高妙了。倒是被個混小子生生攪和 了一曲絕世琴音。」南宮劍河大聲道:「王老哥自家人快請進來,小弟不與你玩 那些虛禮。」一名中年男子落在廳前,眉若臥蠶,目蘊神光,五綹長須,飄飄然 有神仙之姿。這人沒見過,林風雨心裡卻默然想起一個名字。 中年男子擺手打斷南宮劍河話語,向林風雨伸出手道:「紫丫頭要嫁人,問 過老哥哥沒有?」林風雨恭敬笑著也遞出手去和他一握,兩人真元鼓盪一陣碰撞。 中年男子撒手笑道:「准了,配得上紫丫頭。」接過南宮劍河遞來的酒杯與林風 雨一碰喝乾道:「別的我不管,今日之後不可再與紫丫頭同奏琴音。」林風雨也 是笑道:「今日迫不得已方才獻醜。既然王洞主有令,敢不遵從。」來人正是北 海梨花洞主王天翔,一名方外散修也是元嬰巔峰修為,歷來與南宮劍河兄弟相稱, 極是交好。南宮紫霞的沐月琴便是他相贈。如此極品法寶贈與幼女,可見兩家情 誼。今日若是硬要以伯伯的身份代南宮紫霞做這個主,南宮劍河都不好說什麼。 林風雨嘆一聲,果然打鐵還需自身硬。 賓主盡歡鬧到入夜,將新人送入洞房,其餘的事情就不是林風雨該關心的了。 抬起頭望向天邊的月鉤,心中默想道:「語嫣姐,我也成親了。不知道你嫁 給青丘國主……過得好不好……」收起心裡紛亂的思緒,站在院子裡很是為難。 同娶五美自然風光得意一時無兩,可是今夜便讓人傷透了腦筋。 思慮良久還是先入秦冰房門。喝過交杯酒,秦冰心疼地給他擦拭身上棍棒打 過的傷痕埋怨道:「看看你,非得一起娶進門把人給得罪了。下那麼狠的手。」 林風雨嘴硬道:「這算什麼?蒼劍豪那小子到現在還爬不起來呢。林家不用管外 人怎麼說,非要分個先後幹嘛?」秦冰想起今日迎親蒼劍豪那慷慨赴義的模樣也 是忍俊不禁道:「那今夜怎麼辦?不終究還要分個先後麼?」說完便飛紅了臉頰。 這事情也是苦惱,林風雨皺著眉頭道:「這不正來請教冰姐姐麼。內事林家 的大婦做主。」今日婚禮之上林風雨一番心意為她掙足了臉面,秦冰在他額頭一 吻道:「早幫你想好了。今夜去陪著薇薇,紫兒和慧芸罷。這麼些年杳無音訊, 她們想念你得緊。」林風雨並不滿意道:「怎能讓冰姐姐和楠楠獨守空閨?」秦 冰羞紅著臉道:「楠楠這些年一直和夫君在一起。她雖然刁蠻些,也知道分寸的。 我……我不像她們那麼色。一晚上都忍不了。」道理是這麼個道理,心裡又哪會 不知秦冰賢惠總是為著他考慮,調和後宮第一件事不是立威,反倒是把自己擺在 最後,一副賢達的模樣。她越是如此,林風雨越是敬重道:「跟著我那麼多年, 總是要冰姐姐擔心又是聚少離多。真的苦了愛妻。」話音一轉又道:「今夜便依 夫人所言!不像她們那麼色?為夫可打從心底不信了。明夜要好好討教討教。」 秦冰不知想起了什麼,滿面飛紅道:「明夜,人家……和……楠……楠……一起 ……陪你。」說到後面細不可聞,怕林風雨又說話急急推著他出門去,關上房門 背靠著,只覺得渾身都軟了…… 林風雨在門外淫光大放,秦冰話聲雖小,他卻是聽得一字不落。小腹中一股 熱火怒騰而起,冷月,明星,再美的夜色也不及這一刻的驚喜! 好不容易平復了心情,不知道三女今晚是怎樣一種心情,或許在想,會先來 找我嗎?或許在想,會不會又拉著我和哪位姐妹一起呢?林風雨心中淫笑,雙飛? 三飛才是王道! 房事有想法,先找曹慧芸!打開房門,狐媚子略有些意外,先是再來個相濡 以沫,又喝了交杯酒,忍不住又來個皮杯兒。老老實實把想法說了一遍,所謂內 事不決有秦冰,房事不決問慧芸,這話不是沒有根據。 狐媚子臉紅心跳,低聲對他耳語一番,林風雨露出「然也」的表情,又在她 臉頰重重親了一口,手舞足蹈地出門去。 跑去寧楠那邊喝完交杯酒,柔聲安慰一番,小魔女一通埋怨:「白白人家對 你那麼好,拉著媽媽一起陪你,還是要排在後面,哼!」原來是小魔女的主意, 就說秦冰那怕羞的性子,怎會提出如此大膽的想法,也不知廢了多少口舌才說得 她答應。心下感動之際,寧楠推著他出了房門:「反正媽媽就向著你,仍是嬌憨 的性子。 再找南宮紫霞,小色女正情慾滿滿,聽說還要去秦薇房裡不樂意地撅起了嘴, 掐著他的腰道:「特地最後去薇薇姐房裡,就是想留著不出來了是不是?」林風 雨躲開兩根力道十足的小指頭道:「乖乖等著,片刻就回。」南宮紫霞眼珠子一 亮春水盈盈,勾著他脖子獻上個香吻道:「可別騙人家,等著夫君回來。」輕輕 點了點她鼻尖道:「我去帶她們過來,晚上一起。」不待南宮紫霞抗議反對,一 溜煙地出了房門。強行忍住回過頭去瞧小色女表情的好奇心,推開了秦薇的房門。 昏黃的燭火,大紅的嫁衣更增媚態,這個媚到了骨子裡的女人托著香腮,似 乎滿心期盼地等著夫君到來。喝過交杯酒,嬌顏更增一絲粉紅,玄陰媚體的甜香 已充滿了整間屋子。 摟她入懷,溫熱的嬌軀柔若無骨,嘴上惡狠狠道:「現在想求饒還來得及!」 秦薇嬌嗔道:「別想那麼輕易就讓人家求饒。」不安分的大手一把抓住豐滿的臀 肉,隔著絲緞剪裁的嫁衣依然能感受到它的彈滑。秦薇嚶嚀一聲,渾身的力氣一 瞬間都被抽空軟倒在夫君懷裡。 再也無法忍耐下去,摟起秦薇飛撲到曹慧芸房內,一手一個將兩位嬌妻抱起, 迫不及待兩步跨進南宮紫霞房間。那速度,簡直不遜展開風雷二翅。 將二女扔上床,回身抓住驚呼的南宮紫霞,在抗議聲中一振夫綱,將三女並 排放好。 南宮紫霞掙扎了一陣,完完全全的欲拒還迎,反倒被林風雨一把壓在身下, 只剩口中埋怨道:「哪有如此荒唐的夫君,新婚之夜就這般亂來。」曹慧芸作為 始作俑者的狗頭軍師,因勢利導貼在林風雨身後幫他寬衣解帶,嘴上還調侃道: 「還是夫君知道心疼大家,誰也捨不得冷落。紫兒妹妹要是不著急,不如讓姐姐 占個先。」南宮紫霞羞紅著臉嘟著嘴,要或是不要都說不出口。 不知不覺,大小姐與曹慧芸也已年屆三十,秦薇更是四十歲冒尖。 將三女的額頭各吻了一吻,翻過身讓南宮紫霞趴在自己身上,雙手又分別摟 住秦薇與曹慧芸。 閉上雙目深深吸一口氣,三女各擅勝場的甜香溫柔入骨,蕩滌神魂,身心皆 醉。情動之下難掩心中愧疚之情。 四人緊緊相擁,林風雨問道:「又是六年,總是聚少離多。這些年你們過得 可好?」由於秦冰下的嚴令,諸女都是躲著他閉門不出,回來山莊之後甚至沒機 會好好說過話。 「能好到哪兒去。夫君不在家,妾身們都心慌得很。」南宮紫霞嘆息了一聲。 雖是新婚之夜,林風雨不想避諱,三女就你一言我一語,將六年來的點點滴滴細 細述說。 噩耗傳來,在雲霧山谷遍尋不著林風雨的蹤跡,諸女日日以淚洗面。還是柔 弱的秦冰率先堅強了起來,紫兒還在閉關,她便擔起了家中頂樑柱的職責。 日子一天天過去,林風雨杳無音訊,藍劍山莊裡也不時有些流言蜚語,對林 家無寸尺之功,卻得到南宮劍河的關照頗有微詞。秦冰嚴令家中不得與山莊弟子 爭吵,南宮劍河也多次怒斥這種論調,可是林家多少都受到些白眼。 直到四年前南宮紫霞出關之後,才與南宮劍河一同公布了林風雨化名加入百 劍堂,從魔宗手裡救下百名弟子的事情。自此這一說法方才偃旗息鼓。 秦冰統領林家後宮井井有條:曹慧芸主打外事頗得南宮劍河認可,時有些嶺 南門派的交往讓她隨行;秦薇陣法之道天賦高絕,一道八門玉香陣竟可困住南宮 劍河半個時辰,當然,那是劍神不用蠻力破陣的前提。即便如此也已駭人聽聞, 直接被點名參與嶺南各地防禦法陣的布置;秦冰協助柳若魚打理山莊產業,堪稱 強助;南宮紫霞在山莊裡更是換上了新婦裝扮,表明自己無論夫君生死,都是林 家的人。 林家才在藍劍山莊裡真正站穩了腳跟。如今秦冰的修為僅比寧楠稍遜半籌, 秦薇卡在第二層巔峰境界,也是沖關在即;曹慧芸閒暇之餘日夜苦修,也修到了 《陰陽大法》第二層中期;至於南宮紫霞的天生鳳體,元嬰中期巔峰的修為在雲 霧山谷一戰體現得淋漓盡致。 林風雨靜靜聽完三女的述說,一聲不吭將她們翻了個身在床上趴好。先從曹 慧芸開始揉捏著她的玉背。情深意重不知如何出口,便為愛妻按摩服侍聊表謝意。 曹慧芸輕闔著狐媚的雙目很是享受,愛郎的手掌輕重適宜,讓自己周身舒泰 極是享受。而雙掌撫過乳尖臀丘,那種六年不見的感覺更是讓她情動不已。南宮 紫霞自也是如此,大小姐想保持矜持倒也不急不躁,安心享受愛郎的服侍,等待 著夢寐以求的一刻。 待服侍到秦薇可就不得了啦,玄陰媚體一碰就著,林風雨只是推拿著後背經 絡,她便舒服得直哼哼,聲音又嬌又膩。被男子濃烈的氣息一裹,胯下帶著奇異 騷香的春水更是漣漣而出。 林風雨見她如此敏感,玄陰媚體本就需求量大,修習功法又需陰陽調和,也 不知這六年怎生熬過來的,遂打趣問道:「三位愛妻老實交代,這幾年夫君不在 家是怎生渡過漫漫長夜?」三女同時紅了臉忸怩著不說,林風雨一看就有異,自 然不會懷疑嬌妻給他帶綠帽子。但若說秦冰和曹慧芸能做到清心寡欲他還相信, 畢竟秦冰性子便是那般,慧芸麼見識得多了估計也知道克制。南宮紫霞那個內媚 悶騷的小色女,秦薇更不必多言。好奇心頓時大起,一本正經道:「快快老實交 代,否則今夜家法伺候。」最終南宮紫霞從儲物戒里取出件假陽,正是閉關之前 賭氣時那一隻。林風雨眼尖神識又強,指著儲物戒道:「還有,都拿出來!我都 看見了!」南宮紫霞嘟著嘴萬般不情願,又羞不可抑。還是秦薇和曹慧芸更明夫 君床上心意,大大方方又從自己儲物戒中掏出一根雙頭假陽。 林風雨頓時窒息,腦門子裡熱血上涌。在妖國里月華與伊麗絲也曾時常表演 二女之戲,可那種肉慾的發泄怎能與眼前心愛的嬌妻相提並論? 飄眼一瞪曹慧芸,定然又是這狐媚子出的鬼主意。狐媚子也不否認,反倒示 威似的一把摟過秦薇,四瓣香唇貼在一起…… 林風雨看著二女香舌糾纏著互相寬衣解帶,兩具胴體一者苗條修長,一者豐 滿火辣,這是要人命了!可是,我喜歡! 果然知我者慧芸! 玄陰媚香一泄,屋子裡騷香滿溢,四人均是情動不已。不得不說曹慧芸還是 有心計的,拉上秦薇行起助興之事固然是她更放得開,既要討夫君歡心當然要徹 徹底底。也因為紫兒這幾年對林家不離不棄真心實意,新婚之夜便讓她占個先。 或許還有個小心思,林風雨興動起來或許更快將紫兒打得毫無還手之力,轉而寵 愛自己更久呢? 龍精虎猛的男子漢此時除了精蟲上腦還能有其他想法?耳聽二女吻得唧唧啾 啾傾情投入,林風雨也是三下兩下將南宮紫霞扒個精光,吸過嫩舌品嘗得分外香 甜。 大小姐也已情動,那熟悉而久遠的濃鬱氣息,溫暖堅實的懷抱,還有頂在小 腹上的粗大火熱。六年來的香閨春夢,還有與秦薇曹慧芸的假鳳虛凰,哪有這一 刻真實?哪有這一刻令人意亂情迷? 雙手套住肉棒,炙熱的溫度從手心直竄心頭,南宮紫霞呼吸急促雙頰酡紅。 好容易掙脫林風雨的糾纏按他躺下道:「夫君快躺好容妾身服侍。」大小姐要行 婦道更是一種別樣的享受,林風雨安心躺好,細細感受肉棒被紫兒納入溫熱的甜 嘴兒之中輕嘬重吸,靈巧綿軟的香舌掃動在龜菇之上更是分外銷魂。 雙手下探握住南宮紫霞兩隻玉乳揉捏把玩,入手香滑如絲緞。目光所及卻是 秦薇與曹慧芸正一上一下六九交錯著身子,曹慧芸長舌捲住秦薇顫抖的豪奶挑逗, 她的尖筍乳丘也正在秦薇嘴邊被吃得香甜。 入目儘是麗色無邊的淫靡,膨脹到極致的肉棒又陷入在細嫩的口中,被溫柔 細緻的吞吐服侍得舒舒服服的,林風雨仿佛身在天堂。 大小姐悶騷內媚,床笫之間無一不敏感,無一不喜歡。林風雨也是讓她掉了 個兒,細品六年不見的蝶翼花唇,情慾的春水濃黏豐沛,香甜如蜜,再用舌尖逗 弄那顆粉嫩的肉蒂兒。 南宮紫霞難耐地扭動著身體,在林風雨腹部壓扁的玉乳不停地揉搓,吞吐著 肉棒的香口時不時停下喘口氣,似是下身的快感無法抵抗意亂情迷。 嬌妻已興動,鮮嫩的蜜壺更是空寂多時。扶起南宮紫霞的身子,示意她自己 坐上來。 一手扶住朝天的肉棒,一手分開迷濛的肉花對準銷魂洞口緩緩坐了下去。那 滾燙的火熱入侵敏感的花穴,密布的肉芽被虯筋深深刮蹭,南宮紫霞顫抖著身軀, 花肉被刺激的一張一縮,口中發出銷魂滿足又難耐的吟哦聲,欣喜又幽怨,如泣 如訴。 肉棒插入過半,林風雨忽然一挺腰杆狠狠刺入,讓南宮紫霞一聲驚叫渾身癱 軟倒在他身上,順勢緊緊摟住柔軟的嬌軀輕吻耳垂。 「紫兒,夫君回來了。又進到你身體里去了。」「嗯!」「大不大?」「很 大。好像,更大了。」「燙不燙?」「都要把人家燙死了。」「舒服麼?」「好 舒服,夫君,快好好疼紫兒。」嬌妻相邀動力十足,兩人胸腹相貼吻在一起,林 風雨雙掌捧住隆臀,輕輕抽送兩下讓久曠的身軀略作適應,隨即重炮叩關狂抽猛 送。 忽如其來的刺激讓南宮紫霞身心俱暢,神魂皆美。巨龍噴射著火熱的呼吸, 在自己敏感的花穴里竄進拔出,掃刮著嬌美的花肉,抽緊箍住的肉芽被它衝擊得 東倒西歪,含苞待放的花心更是被連續不斷地重擊。她香口被緊緊吻住,只得在 鼻腔里哼哼著又媚又膩的呻吟。朝思暮想一朝如願以償,情慾爆發得更加熾烈。 南宮紫霞嫩藕般的玉臂緊緊摟著林風雨,拼死拼活地擺動翹臀上下套動著迎 合,狂涌的春水花蜜順著抽插噴灑在腿間。每一次頂送又是如此劇烈,上下搖晃 的身姿讓緊貼著愛郎胸膛的乳珠反覆磨蹭,透體酥麻。 天仙般的美人兒在自己身上嬌喘低吟,蘊含著滿滿思念的情意似乎也從胯下 結合處傳遞向兩人。 雙臂迴環緊緊摟住一抹纖腰,讓南宮紫霞挺翹的豐臀更加翹起,鬆開她的香 口頭一低含住一隻玉乳,大幅度挺動腰杆,誓要讓嬌妻六年來的空曠寂寞一掃而 空。 南宮紫霞就像一隻大海波濤中的小船,無力抵抗地被拋起落下。嬌挺的玉乳 陷入一張大口中被啃咬舔舐,仿佛墜落深淵,敏感的肉芽承受著愛郎掀起的狂風 暴雨填滿無邊的欲壑,呻吟之聲帶著哭音如泣如訴。 快感來得如此迅速,如此洶湧,就像壓抑已久的火山,爆發出來無可阻擋。 南宮紫霞渾然忘了身邊的一切,只想插進身體溝壑里的肉棒插得更深,更猛: 「夫君,再深一些,再重……一些……紫兒好想你……好想……夫君這樣……狠 狠地插……狠狠地肏……讓紫兒……飛到天上去……」迷迷茫茫的,覺得魂兒也 要飛了起來,似乎全身只有被塞滿的花穴那麼一個點有著落。 當那個點遭遇了連續的撞擊,熟悉又萬分期待的一刻終於到來,噴射著春水 的花心又鑽入了細小的馬眼被緊緊夾住。最敏感之處受此刺激,高潮更增一分熱 烈火辣。汩汩而出的春水之下,南宮紫霞美目之中亦是淚水決堤…… 激情又溫馨的一戰過後,南宮紫霞伏在林風雨懷裡嬌羞無限。溫存了一會兒, 大小姐聚音成線道:「別老陪著我,快去她們那邊。」林家的媳婦便是這般賢惠, 林風雨心中感動,卻不依不饒地又狠狠抽送了兩下,讓南宮紫霞嬌嗔不依。 一方面是調戲紫兒一番,一方面也是旁邊的二女太過淫靡,沒有吃飽的小兄 弟被勾引得昂然猙獰,饑渴難耐。 放開大小姐,此時秦薇與曹慧芸正同含著一根雙頭假陽廝磨,麗色無邊。林 風雨一個虎撲,操起大肉棒便鑽進了秦薇敏感的後庭菊花…… 【本章開始,本書會落後龍壇書網一周更新。書友們如果要追最新章節,請移步 龍壇書網。不知道地址的可以Pm我,麻煩大家了。】

評分完成:已經給本帖加上 20 銀元!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