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都市偷香賊 第315章 夢中的婚禮

本文免費章節首發於阿米巴星球、第一會所、禁忌書屋、天香華文及東勝洲關係企業。

發售部分每月15號於阿米巴星球衝刺。感謝大家支持~

轉載請儘量保留此段。多謝。***********************************

「你新換的鈴聲?」下船不久,韓玉梁就聽到了許婷手裡傳來悠揚的鋼琴曲,「是不是太小了點兒,到了熱鬧的地方能聽清?」

「參加婚禮嘛,換個符合點兒的。這曲子叫《夢中的婚禮》,理察·克萊德曼彈的,神曲哦。」許婷一邊說,一邊拿起手機放到耳邊,「喂,嗯,我們到了。對,嗯嗯嗯,我也想你,你們在哪兒吶?好,別管了,這兒出來人多,你乖乖等著。我有老韓護花呢,人再多也擠不著,我們一會兒就到。」

需要護麼?韓玉梁左右看了看,畢竟還是工作日,過來這種旅遊景點的人其實並不多。

大概,這也是女人友情的一種特色吧。

「婷——婷——姐!」

才離開碼頭,路對面就飛奔過來一個比兔子還快的李小艾。

許婷笑著迎上去,抱住她就是一個偶像劇大轉體。

可以感覺得到,倆人這陣子在網上應該沒少聊,關係比上次見面親切得多,真有點兒好姐妹的味道。

「你老公開車來的?」許婷探頭望了一眼,已經很順當地改了稱呼。

這也不算叫錯,他倆上次過來見他們之後就去政務廳辦了結婚手續,18號在老家那邊辦過了比較傳統的婚禮,這次來海島這兒,是為了辦一個李小艾想要的那種浪漫婚禮,順便蜜月旅行。

所以宋明這會兒其實已經是李小艾的丈夫,不過從上車後看他倆還有點羞澀的肢體動作,八成這夫妻關係還只是法律意義上的。

韓玉梁看破不說破,許婷卻沒忍住,到了住處不久,就打發宋明去婚禮現場檢查,留下李小艾問起了這事兒。

李小艾撥拉了一下新燙的卷髮,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這個還是怪我,領證後我倆其實跟同居也沒啥差別了,當初我倆一人留了一百萬獎金,葉所長還多給了我倆兩百萬結婚錢,我們直接就在外面找地方住了。可……我心裡慌,試了幾次都沒成。可能在島上……給我留下心理陰影了。」

韓玉梁在隔壁臥室里躺著,裝聽不到。

許婷皺了皺眉,托腮思索了一會兒,「你該不會一害怕,找藉口拖到這次婚禮結束了吧?」

李小艾乾笑了一下,點了點頭,「嗯,我跟他說我做夢都想穿婚紗讓神父給證婚,好好說一句我願意,我還跟他說我打算……把第一次在那之後穿著婚紗給他。」

「嘖,你倒是不怕不好洗。」

「我這不是沒藉口可用啦啊,姐,男人都可想辦那事兒了。我要不找這個藉口,他准天天晚上要試試。我這麼拖延了,他還隔三差五讓我給他打……打飛機呢……」

「總要過這關的啊……」

韓玉梁撇撇嘴,心道,你來講這話真是毫無說服力,啪啪啪那麼多次了還是用嘴巴和屁股應付我呢。

李小艾苦著臉說:「我知道,明兒晚上肯定就是最後期限了。我這不想著你來了之後,當面跟你求助呢嘛。婷婷姐,這事兒你經驗豐富,給我支個招兒唄。」

「我才不經驗豐富呢,我經驗豐富的地方兒你不敢用。」許婷倒是挺誠實,直接交了底。

聽她說完,李小艾差點蹦起來,「為什麼啊?那……那、那……那那那地方多髒啊,你那兒都願意讓他那、那啥,怎麼正經做就不行了呢?」

「這是我的問題,你管我呢。我倆關係和你倆又不一樣。他要給我一個穿婚紗的機會我肚臍眼都給了他。」估計知道韓玉梁聽得到,許婷的口氣都有點兒幽怨,「還是先說你吧,你到底是怕什麼啊?怕疼?」

「嗯。在島上……那陣子聽到過好多女人被……被那東西進去時候的慘叫。宋明一爬上來我就渾身冒冷汗,他要進來,我下頭一疼,就忍不住把他踢飛了。」李小艾滿臉愁容,「我知道這是夫妻義務,我也挺喜歡他的,可害怕這個事兒……我又控制不了。你說要不然我明兒晚上讓他把我綁起來試試?」

「別別別,萬一他不小心覺醒成虐待狂呢,這種玩法還是等你倆普通花式玩膩了再嘗試吧。」許婷趕忙勸阻,摸出手機查了查,「不行你明天稍微多喝點兒酒,醉醺醺往床上一躺,隨便他擺布得了。過了這個坎兒,估計之後就沒事兒了。」

李小艾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兒,小聲問:「婚紗是不是真特難洗啊?」

「送洗就得了,你還打算塞洗衣機啊?」

「要不我乾脆別洗了……留個紀念?」

「你是八百年前的老古董嗎……」許婷笑著罵了一句,跟著想了想,小聲說,「真想留念把那塊帶紅的剪下來就是了。」

「姐你這也不比我好多少哎。」

兩個年輕女孩在外面嘰嘰咕咕笑成一團,韓玉梁望著天花板,若有所思。

雖說勉強可以算是生死之交,但大概是不願意回想起殘櫻島上的經歷,其他倖存者並沒成為這次邀請的賓客,婚禮到場的,大都是李小艾和宋明的同學、朋友。

在老家已經辦過了傳統式婚禮,而且和雙方家人鬧得據說不是很愉快,被邀請來觀禮的基本都是年輕人,沒什麼親戚團體。

不像這邊傳統婚俗那麼熱鬧,需要早早起來應付接親堵門等一系列關卡,這一場新人只要在風景秀麗的海畔花園酒店,在聖像前請牧師見證即可。

為了圓李小艾這個夢,宋明還早早受洗信了教,也不知道在島上的時候守住本心有沒有從信仰里得到幫助。

他們左腕的傷疤太過明顯,所以做了醫療美容後,在上面覆蓋了很漂亮的紋身。因為都是左手,只能同向交握,一前一後站著舉起來,交錯的肌膚上就會連接出一個完整的槲寄生環,他們兩人就在那之下親吻,看上去幸福無比。

韓玉梁時不時打量一眼許婷。她換上了很漂亮的小禮服,比伴娘穿得都正式,全程很專注地觀禮,明亮的眸子外偶爾會浮現一層猶如霧氣的朦朧微光,尤其,是在那兩人大聲先後喊出「我願意」時。

他在影視劇里看過類似的婚禮場面,但好像沒有哪一對新人會跟這一對兒一樣,喊得那麼大聲,那麼用力。

仿佛壓榨出了所有的力氣,含著淚,想要讓大海另一端的人也聽到他們幸福的聲音似的。

可能他們自己覺得挺有儀式感,但是把牧師嚇得夠嗆,以為不巧遇到了兩個神經病。

兩個小時左右的婚禮,許婷幾乎一分鐘都沒落下的全部拍攝了進去。

韓玉梁陪在旁邊,看著往草坪那邊走去的一群年輕女生,小聲問道:「你不去搶麼?我看影視劇里女人都比較愛搶捧花的,你功夫這麼好,別人肯定搶不過你。」

許婷拿著攝影機找著拍攝的角度,微笑著說:「都是打算結婚的去搶,討個彩頭。我搶來有什麼用啊?你肯跟我去領證嗎?要不給你多弄個假身份,你跟我和葉姐一人來一張合法婚書?」

不知道是不是小頭失靈,大頭掌控全局的原因,韓玉梁聽了,竟然心裡一動。

在他陽痿可能治不好的情況下,她倆還是願意一輩子和他在一起麼?

「別那麼認真考慮啊,逗你玩兒的。」她扭頭看了他一眼,不知怎麼笑得更開心了,「你現在賺的錢都歸我和葉姐,結了婚我們反而少一半兒,多虧啊。再說,這會兒說動你結婚,倆身份里我肯定輪上那個不叫韓玉梁的,我才不幹咧。等我有把握再給你洗腦。」

「哇,拋花了拋花了,不跟你說了,看看哪個女生是下一個新娘子!」很自然地轉開了話題,她捧著小攝像機繞到了側面。

李小艾抓著婚紗的裙擺走到預訂位置,帶著燦爛的笑意彎腰雙手捧花,然後,用力往後丟了出去。

五顏六色的花球高高飛起,在燦爛陽光的照耀下,畫出一個美麗的曲線,落向簇擁著爭搶的年輕女孩們。

李小艾轉身看著搶成一團的朋友們,帶著一種將幸福火炬一樣傳遞了下去的欣喜笑容,邁向了對她伸出手的新郎。

接著,一腳踩在繁複的婚紗裙擺上,臉朝下摔了個大馬趴……

回去的車上,韓玉梁探頭看著許婷回放的畫面,裡面的李小艾滿面通紅尷尬得腦袋都快冒煙了,忍不住問:「這裙子也太不方便了,為什麼會流行穿這種東西?而且白花花,披麻戴孝一樣,一點都不喜慶。」

許婷從搜尋引擎翻出華夏傳統婚服的照片,在他眼前晃來晃去,「是是是,你還是看這種風格順眼對吧?」

韓玉梁看著上面金光閃閃的各種飾品,皺眉道:「我們那時候也沒這麼花哨,就是普通的穿紅掛綠。王孫貴胄也不捨得這麼戴……」

「婚紗是少女的浪漫。」許婷皺起鼻頭白了他一眼,「你這種超時代級古板大叔不懂很正常。」

「我不懂浪漫,我只懂浪。」

「是,我的浪老韓。」她一橫腿,架在了他身上,「借我當會兒肉墊兒,反正你現在也浪不起來。」

李小艾夫妻的蜜月酒店就在許婷選的民宿附近不遠,散步不到十分鐘就能抵達,於是今晚就要過真正新婚之夜的李小艾很誠懇地「希望」許婷能和他們一起吃飯,地方隨便挑。

「那就在我住的地方吧,這邊能開火,我下廚來幾個小菜,讓老韓跟你家宋明喝點兒。」

韓玉梁在旁邊沙發上拿著手機,聽著這對白,莫名想到了電視里那些家裡長短的婆媳劇。

不過他要有個媽,大概是對許婷這樣的兒媳婦挑不出什麼毛病的。

那邊似乎是覺得這樣不好,磨嘰了幾句。

許婷很乾脆地表示:「反正我下午逛完街會順便買菜,我吃夠外面的垃圾食品了。今晚我打算烤點羊肋排,烤個小乳豬,烤點海鮮。」

韓玉梁忍不住來了一句,「菜呢?你不是說要順便買菜的麼?」

許婷把手機往另一側一歪,蹬了他一腳,「再烤點韭菜茄子什麼的,喝點冰鎮啤酒。要不要來啊?」

估計是不好意思讓許婷這個遠道而來的客人下廚招待,李小艾貌似又磨嘰了兩句。

許婷笑了笑,「痛風套餐?你都到擔憂痛風的年紀了啊?別那麼多廢話了,你直接說來不來,你來我就多準備點東西再弄瓶紅酒,你不來我跟老韓就對瓶吹啤的了,還省了洗杯子呢。」

韓玉梁把視線暫且從手機上的購物頁面挪開,探頭看了一眼廚房,她大包小包帶了一堆東西,還專門定了廚房寬敞設備齊全的高檔民宿,怎麼感覺這地方比那倆剛結婚的更像兩口子新居呢?

李小艾當然拗不過意志力強大的許婷,最後還是敗下陣來,答應五點半到他們住處這邊。

許婷看一眼時間,換回了清涼休閒打扮抓起韓玉梁出門逛街了。

韓玉梁即使硬不起來,也一樣是鋼鐵直男,完全體會不到逛街的樂趣。

能硬的時候還動力充足一點,畢竟可以把逛街當作啪啪啪的必要代價,現在陽痿著,立刻就覺得連商場妝容精緻的導購小姐都變得面目可憎。

而且,他也有點自己的小算盤,就在逛了半小時後果斷開口道:「不行了,你先逛吧,我要找個地方休息休息。」

許婷拿起一件新款上衣,舉在胸前對著鏡子比劃了一下,放回去,扭頭瞄他一眼,似乎發現了什麼,笑了笑,說:「五樓有遊戲廳,你手機能刷咱家帳戶,去玩唄。我準備走給你打電話,及時下來啊,去菜市場指望你拎東西呢。」

「嗯。」韓玉梁點點頭,大踏步離開,頭也不回走進電梯,看了一眼上面的導購欄,猶豫了一下,仿佛下定了什麼決心,摁下了四樓的電鈕。

許婷對他退場沒有半點意外似的,一點也不生氣,反而還挺開心,哼著小曲兒在二樓溜達,一會兒試幾件搞活動打折的衣服,用女孩子最喜歡的方式消磨時間。

四點多,她空手下到一樓,給韓玉梁打了電話。

五分鐘後,他站在她面前,皺眉道:「你什麼都沒買?」

「對啊,逛街又不是非要買東西。」她把他胳膊一挽,「我就是看看今年流行什麼款,前一陣子那麼忙,我都快隔絕成小土妞啦。」

「不管什麼款,最後還是看穿的人好看不好看。」

「和同樣好看的人身上穿的不一樣區分就大了啊。我要穿個大紅棉襖豆包鞋,葉姐穿著晚禮服肯定吊打我。」

「你這也太極端了,都正常穿不就挺好。」

許婷笑眯眯往前走了兩步,一轉身,讓輕飄飄的小短裙飛揚了一下,亮出筆直緊湊柔潤勻稱的誘人大腿,「吶,這個和熱褲,是不是不一樣的好看風格?」

嗯……還真是,同樣秀美腿,短裙有一種引人窺探的神秘感,而熱褲就顯得非常張揚。

「葉姐穿著白大褂的樣子,和穿著百褶裙白絲襪,是不是也不一樣?」

「咱們一會兒都買什麼菜?」韓玉梁考慮三秒,選擇了投降。

「除了我報菜名隨口說的那些,看見什麼新鮮就買什麼唄。這兒離景點太近,走,打車去市裡居民區附近的大市場,我查好地址了。」

對這種居家過日子的技術經驗,許婷很可能是韓玉梁身邊僅有的一個大師級專家,那麼,乖乖當助手准沒錯。

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他看到了許婷的另一面。

大概,也是她以前跟姐姐生活時候逛菜市場的真實一面。

以比較寬厚老實男人的標準來計算,她在菜市場裡起碼跟人吵了三架。

當然,讓她自己說,那是合理範圍內的討價還價,一分價錢一分貨,她從十歲幫家裡買菜到現在,東西好壞最多摸一下就知道。

從她掃一眼就從冷櫃里挑出最新鮮的羊排來看,這話大概不是吹牛。

時間有限,許婷挑選的不少食材都要求店家做了預處理,刀工不滿意的她還要念叨兩句。

滿載而歸的路上,韓玉梁忍不住問道:「婷婷,你平常自己出去採購的時候,都這樣滿嘴發飛刀麼?」

許婷低頭看著手機上的記帳軟體,頭也不抬地說:「對啊,好吃、省錢和不計較,只能實現兩個。好吃是首要,其次當然是省錢,家裡每天開火,積少成多知道能省多少嗎?為這個和賣東西的多磨嘰幾句怎麼了,他這兒是市場,又不是不許還價的超市。」

如果到這個地步韓玉梁還一點都察覺不到的話,他就白當了這麼多年採花賊了。

「你是故意讓我看的,對麼?」

「嗯。但沒什麼誇張成分,不需要裝樣子的時候,我本來就是這麼買東西的。像個市井大媽,是不是?」她抬起手機,燦爛一笑,「吶,看看,扣了來回打車錢,比預算省了五十七塊多,東西還多買了兩把蘆筍一塊姜。」

那記帳軟體韓玉梁看了都頭暈。他搖了搖頭,道:「可你預訂這房子每天就好幾百吧?」

「這也是我精挑細選的啊,還用了葉姐一個新號碼優惠券,補貼後每天才三百二十塊,可以住臨海獨棟帶廚房哎,比周邊其他房源便宜了起碼五十多。我拿鑰匙時候還磨著房東免了咱們電費。」她盤起手肘往他身上一靠,「節約不是盲目省儉,而是不做沒必要的超額支出。」

計程車司機嘰里咕嚕說了一串方言,皺巴巴的臉笑開了花。

「他說什麼呢?」韓玉梁皺了皺眉,輕聲問道。

「誇你好福氣,」許婷得意地一笑,「說我這樣的老婆現在不多咯。大叔,你搞錯了,我是他女友,還沒結婚呢。」

司機又巴拉巴拉說了一堆。

許婷翹著小下巴,得意洋洋,「他說他家好多套房,問我要不要考慮認識一下他兒子。」

知道這是玩笑,韓玉梁還是冒出了一股微妙的不悅。

正好,地方到了。

司機大方的抹掉了計費的零頭,兩人下車。

「今天得給我打下手啊,不能窩沙發玩手機了。不然來不及。這都馬上五點了。」

韓玉梁心不在焉地嗯了一聲。

許婷摁下密碼開門,扭頭笑著說:「怎麼啦?還在想剛才的事兒呢?」

「我在想……你突然讓我看這些,是為什麼。」

「是為了讓你知道,談情說愛時候的女孩子,和一起生活之後的女孩子其實都不能算是同一個人。後者,才是真實的樣子。」

「這道理我還不至於需要你來教吧。」韓玉梁笑著搖搖頭,跟著進了屋。

「不需要嗎?我還說你之前總是風流過就跑,不了解女人另一面呢。」

「我以前是採花賊,可很少能見到女人衣著光鮮妝容整潔的樣子,大都是素麵朝天睡眼惺忪,有的蹬被子有的磨牙有的流口水有的夢遊。」

「那是睡覺的樣子,不能算長期一起生活之後會有的樣子。」她拿起地上的袋子,伸腳踢上房門,「我們在家裡都太端著了,洗澡時候你進來我都不好意思放屁挖鼻屎,這怎麼行。葉姐不好意思,那乾脆我來豁出這個臉,省得到時候繃不住了招你煩。」

「你當我是小鈴兒那群以為魔法少女不需要拉屎的粉絲麼?」

許婷晃了晃腦袋,把挑染那綹紅髮扎進去的馬尾搖盪著青春洋溢的氣息,「好好好,我家老韓最聰明了,才不會有什麼戀愛濾鏡。那下次我洗屁屁不避著你了啊,你就乖乖進來聞臭味兒吧。」

她說著往臥室看了一眼,問:「那個大旅行箱是你帶回來的?我記得咱們出門時侯還沒有呢。」

韓玉梁清清嗓子,小心翼翼地拿捏著語氣,不露破綻道:「S·D·G那邊忽然讓我幫忙帶點東西回去,我趁你逛街的時候去領回來了,密碼我不知道,裡面裝什麼我也懶得管。」

「哦。」許婷沒追問,「你先幫我洗洗菜,把肉拿出來分開裝盤,我去個廁所,咱們就準備張羅。」

她說著走進洗手間,關上門,也不脫短裙和內褲,就那麼一屁股坐在了馬桶蓋子上,拿出手機,嘴角噙著笑低聲自言自語,「老韓啊老韓,你真是精明一世糊塗一時,咱家就那麼一個對外出大錢的合法帳戶,消費了我和葉姐還能收不到通知?」

手機螢幕上,是葉春櫻下午三點多的留言。

「婷婷,玉梁在那邊幹什麼呢?怎麼忽然買了一個旅行箱和兩套婚紗啊?」

許婷笑眯眯地打字回覆:「他估計想給咱個驚喜,就裝不知道,看他怎麼演吧。」

她輕輕哼了一聲,自語補充了一句。

「幸好不是只買了一套,不然今晚酸死你。」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