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搜索色站大全PornBestPornLulu

山形依旧枕寒流 (34) 作者:刘伶醉

作者:刘伶醉2021/04/17发表于:sexinsex

第三十四章:孤注

时间如水,流过晚春,流过初夏,流到盛夏炎炎。

还差几天才进六月,京华大地已经是一片热浪滚滚,中午十一二点,正是一天里最热的开始。

中午放学铃响,凌白冰正要下班,就感觉到手包里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她看办公室人走的差不多了,这才拿出电话,到角落里接起来。”喂,凌老师吗?

您好,我是李思平的家长,哎对,唐曼青,啊,是这样,您中午是否方便,我请您这个饭?有事情要求您帮个忙!“凌白冰有些犹豫,自从和自己的学生发生了关系,她就没再见过唐曼青,一方面是确实机会不多,另一方面也是她有意避开,毕竟发生了那种事儿,她一个当老师的,去见自己学生兼情人的家长,感觉很不好。

但是今天唐曼青找上门来,却不能不见,不管怎么说,她是李思平的继母,在李思平十八岁前,她是他的法定监护人,一个学生家长要见自己这个班主任,自己拒绝的理由可不好找。

想着也没什么大事儿,凌白冰答应下来,这么一说,唐曼青才说自己到学校门口了,等她出来一起走。

凌白冰挂掉电话,小心翼翼的放到包里,这个来自情郎的礼物她很珍重,情义无价不说,实际价值也着实不菲。

办公室知道自己有手机的同事还不多,学校里知道的更是少之又少,凌白冰刻意的低调只让几个相熟的老师发现了她的这个“小秘密”,就像她们也知道她离婚了一样,有些事情对身边的人是很难完全瞒住的。

六月份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凌白冰下意识的整理了一下身上乳白色的蕾丝百褶裙,擎著一柄阳伞,袅袅婷婷的出了办公楼。

午休的学生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校门口,一个身姿婀娜的倩影站在门斗的阴凉处,旁边一个小女孩蹲在那里玩耍。

远远地打量著唐曼青,只见她一身长款的青花旗袍,脚上穿着一双银色的高跟鞋,白皙的藕臂在阴凉处更显夺目,与身上的衣服相映成趣。

走近了慢慢端详,只见成熟的妇人将秀发微微染成金褐色,在脑后盘成一个简单的发髻,耳朵上坠著两条细长的钻石耳坠,随着她的左顾右盼摇曳生姿。

路过的不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被她夺人的气质所摄,目光都是带着好奇和惊艳在成熟美妇人的身上一扫而过,不敢多做停留,只有少数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

仅仅是站在那里,就站成了一道风景,凌白冰心里赞叹,迎著走了过去。

“唐女士!”凌白冰走过去,微笑着打招呼。

“凌老师!”唐曼青的脸上绽放出动人的笑容,她其实早就看见了凌白冰,毕竟她太出众了,素雅的裙子配上她曼妙的身材和静雅的气质,加上细长的双腿和高跟鞋,在人群中如同鹤立鸡群般,不注意都难。

唐曼青有备而来,打扮上颇花了一番心思,可看到凌白冰的时候,她明白自己还是输了。

凌白冰仅仅是将头发在脑后束成马尾,除了手腕上戴了一条珍珠项链外,身上再无一件长物,她似乎化了淡妆,搭配着白色的裙子,还有脚上的白色高跟凉鞋,宛如一朵出水的芙蓉。

这份骨子里的清丽淡雅,是自己怎么学都学不来的。

两人寒暄著,在路边拦了辆车,前往唐曼青定好的粤菜馆。六人包厢里,两人安然落座,小女孩思思在地上跑来跑去,不肯安静下来。

就著孩子,两人逐渐打开了话题,等菜上来开始动筷,凌白冰笑道:“唐姐您真是破费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您尽管吩咐就是了,不用这样的。”

“很久就想请凌老师吃顿饭了,您对思平的学习那么照顾,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正好借这个机会,也表示一下谢意。”因为下午有课,两人喝的是雪碧,象征性的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这没什么,思平这孩子学习努力,人也成熟,成绩进步的快,他的进步,是我这次带毕业班最有成就感的事儿,再说我是老师,这些事儿都是我应该做的。”

凌白冰客气的说着,心里想着那个少年,温温热热的。

“嗯,其实这次找您,主要是想拜托您一件事,这段时间我要出去一趟——这个思平也知道,不知道他跟没跟你说。”唐曼青抿了一口饮料,说道:“我希望这段时间里,凌老师能够再费费心,帮我照顾一下他的饮食起居。””这……

怕是不太方便吧?“凌白冰有点懵,心里飞快的思考着,唐曼青要出门?思平怎么没跟自己说?不对,为什么唐曼青会认为他会跟自己说?再说了,为什么要找自己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自己只是个班主任,按情理来说,能无偿补课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她怎么还能提出进一步的要求?

她在这儿犯嘀咕,唐曼青却微微一笑,给女儿夹了口菜,说出了让凌白冰肝胆俱裂的一句话来”你和思平的事儿我都知道了的,按照辈分来说,我们原本该是姐妹的,这么一来,你该叫我婆婆呢……

““啊?”凌白冰瞪大着眼睛,彻底的惊呆了,她知道了?李思平的继母,唐曼青,她知道自己和学生之间的“奸情”了?

“我……”凌白冰很想解释两句,解释自己是无心的,解释两个人是因为误会才在一起的,解释自己并没有主动勾引自己的学生,解释自己和李思平是真心相爱的,并不是纯粹的勾搭成奸……

但话到了嘴边,一切都变得苍白无力,她根本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凌白冰的眼神黯淡下来,她放下筷子,平复了一下心情,缓缓说道:“您既然知道了,那我也不瞒您,我跟思平确实在一起了。我没想过会这样,但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认打认罚,只是思平马上中考了,我希望您能等他考完试再……”

“我是他的继母!”唐曼青的语调淡淡的,却不容置疑,她干脆的打断了凌白冰的自述和恳求,想了一下才说道:“恐怕你有些误会,第一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我其实并不反对他和他的班主任老师发生性关系,或者谈恋爱——毕竟他不是那个吃亏的人,能在初中就交到你这样优秀的女朋友,这是他的本事,也是他的福气。”

没等凌白冰从惊讶中反应过来,唐曼青继续说道:“再说了,思平这么优秀,连我都被他征服了,我还是很能理解你的。”

凌白冰刚才是惊吓的话,现在根本就是惊恐,唐曼青的话让她根本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都被他征服了”?

“你……你的意思是……”凌白冰都开始口吃了。

“大概是你们俩在一起后的第二天,不对,第三天?记不清了,反正是没几天,我就跟思平做爱了。”唐曼青语调很平和,就像说晚饭吃米饭还是包子一样的随意和自然。

“你,和你的儿子?”凌白冰还是不敢相信,她一手捂著嘴,一手指著唐曼青,又指向门外,不停地比划著。

“继子。”唐曼青淡定的纠正她,继续给女儿喂饭。

“你们……”凌白冰仿佛收到了侮辱一般,一股愤怒的情绪从心里喷薄而出,她很想大骂一顿,但无论是受过的教育还是眼前的情况,都不允许她这么做,她只是仰头喝下杯中的饮料,起身就要离开。

“就这么走了?你不想想以后怎么办?准备和思平分手?”唐曼青看她要走,也有点急了,但还是端著架子,没有阻挡和挽留。

“不分手还留着他?”凌白冰愤声道:“他口口声声的说爱我一辈子,就这么爱的吗?刚在一起才几天,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如果说跟别人也就算了,我算他年少无知,跟自己的继母?这是乱伦,是乱伦!他一个半大孩子不懂,你这当妈的还不懂吗?”

“说的是呢,确实算得上乱伦”,她的反应符合唐曼青的预期,只要凌白冰不摔门而去,那事情就有转机,自己做的就不错,想到这里,她接着说道:“可你做老师的跟自己学生在一起,就不算乱伦?什么是”伦“?伦常呀!师生之伦不也是伦?”“我们……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凌白冰说完就后悔了,眼前这个女人跟李思平也没血缘关系。

“我跟思平也没血缘关系啊!?”

“可……可你们有伦理关系?再说,以后你让他跟你女儿怎么相处?”凌白冰灵机一动,指著思思说到。

“当然是兄妹了,这有什么怎么相处的?”唐曼青兵来将挡,言语丝毫不乱。

“那你们算什么?情侣?母子?”凌白冰有点无奈了,感觉唐曼青数刺猬的,自己根本无从下口。

“算什么都行啊!算奸夫淫妇都行,我不在意这个。”唐曼青给自己夹了口菜,又喝了口浓汤,这才说道:“不论是从家长和老师角度,还是从思平女人的角度,我都叫你一声妹妹,我觉得你还是坐下来,听我跟你慢慢的说一说,我们这些年都经历过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说吧,我站着听着。”凌白冰不肯坐,她心里觉得恶心,觉得李思平恶心,觉得唐曼青恶心,甚至连自己,她都觉得恶心。

“我是从山沟沟里走出来的。”唐曼青打开了话匣子,从自己的出身说起,说起什么时候毕业参加工作,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离婚,什么时候嫁入李家,什么时候遭逢巨变,什么时候带着两个孩子远遁京师……

“我倒是没想过别的,其实我找个男人并不难,我条件虽然不如你那么优秀,但也并不差。”见凌白冰坐了下来,唐曼青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她喝了口水,继续说道:“但是能像思平这样带给我安全感的男人,我想是不会再有了。在发生关系之前,我是真的想将他当成自己的儿子,我甚至都怨恨老天,怎么就没有血缘关系呢?”

“思平的优秀你还不知道,这个等他自己告诉你,我只是想说,作为继母,为了抓住他,为了抓住这份安全感,我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牺牲。”唐曼青神情郑重的说完这番话,又笑着说道:“而且你可能不信,思平未来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女人,绝对不止你和我。”

“他再优秀,我也接受不了他在我之外有别的女人,尤其这个女人,还是他的继母!”凌白冰还是很坚持,尽管唐曼青的故事很打动人,但这不足以说服她接受乱伦,还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

“你说得对,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作为他的老师,和自己的学生发生关系,你的行为也是不可原谅的。”唐曼青针锋相对,直指问题要害:“我不知道你是否有自己的梦想和事业心,是否想过过上更好的生活,是否还想回到过去那样为了几万块钱、为了一个房子每天愁眉苦脸却完全没有办法的日子。我是女人,我理解女人的梦想,选一人终老,相濡以沫,白头偕老,可是你想过没有,你和思平的未来,会是这么美好吗?”唐曼青的话说中了凌白冰的心事,这是她最纠结的地方。

唐曼青继续道:“你们年龄上就存在着差距,就算他不变心,等到他年过四

第十章:你那时候就五十多岁了吧?你拿什么拢住他的心?他现在就能靠

己赚到六七百万,二十年后会怎样?”“其实我本不必找你,你我之间维持这种平衡,继续过这样的日子,等他上高中了,上大学了,毕业了,你们之间的距离自然会越来越大。反过来,我和他有这份亲情在,加上我的曲意逢迎,他就算处多少个女朋友,都不会忘记他的继母,那个始终不用他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够拥有、不担心背叛的美丽女人。”唐曼青放大声音,问道:“你觉得我们俩,谁能笑到最后?”“我……我不稀罕!”凌白冰有气无力的反抗著,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话语没有任何力量。

“你还二十出头,你还年轻,你还有机会,再找一个成功的、有地位的男人,但那又怎么样呢?”唐曼青微微一笑,继续加重砝码:“对于那样的一个人来说,你不过是一个长相不错的初中老师,你有什么特别的过人之处吗?你拿什么保证,他会对你始终如一,矢志不渝的和你白头偕老?”“难道这世界上就没有好男人了?”凌白冰徒劳的挣扎著。

“你刚离婚,男人什么样,不用我教你了吧?”唐曼青哂笑道:“好男人?

什么是好男人?男人无所谓好不好,给他足够的钱和权力,他自然会去争取更多的女人,争取更多的、质量更高的交配权,这是男性的动物本能。用这个去界定男人的好坏,只是我们女人的一厢情愿罢了。”

“好男人,我的定义就是事业成功,照顾家庭,念情,念旧。能做到这些,我觉得就是不错的男人,如果还能知情识趣一些,那就算是好男人了。”

“每个女人都喜欢名牌服饰,喜欢包,喜欢化妆品,喜欢奢侈品,这与男人又有什么不同?”唐曼青继续给凌白冰灌输自己的堕落思想:“无法满足的欲望,自然要克制,还要自欺欺人的说自己”冰清玉洁“、高贵矜持,但一旦有了机会,没人经得起诱惑,都会臣服到金钱的膝下。”“思平可能没跟你说,这次我出去就是为了一次更好的发财机会,这次钱赚回来,他就要给你准备一件礼物。”唐曼青总结著:“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会有更多的钱,是嫁给一个已经成功的有钱人,做个独守空房的怨妇,还是在这个未来的亿万富翁身边,做个一辈子都不会被替代的人,我想这个选择,不算难做。”“我……我不知道……”凌白冰彻底乱了思绪,她知道男人不可靠,也知道自己向往什么样的生活,可是如果就此让她放弃自己坚持的价值观,她还是做不到。

她抬起头,满脸困惑的问道:“如果按你说的,我和你一样,做思平的情妇,不追求忠贞和婚姻——我倒也没想过结婚,那你说我这样跟他在一起,和跟那个姓陈的官员在一起,有什么分别?”

“分别当然有了”,唐曼青知道这件事,侃侃而谈:“跟姓陈的是权色交易,你出卖色相,他给你好处;跟思平可不是,你们是先有的情意,而他是未来可能有钱而已,这是感情基础,也是风险投资,不一样的。”

“再说了,姓陈的多大年纪?长相如何?思平多大年纪?他现在就已经是帅哥了,未来能差吗?”唐曼青捂嘴轻笑:“只要你拢住了他的心,这么优秀的男人做你的情人,你不觉得是自己赚了吗?”“我……”凌白冰无言以对,说着挺像那么回事儿,但事实上呢?她也很困惑。

“其实我这次找你,让你帮着照顾他是一,跟你交这个底是二,不然对你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总是我牺牲自己成全你,我心里也不平衡。这三嘛,我觉得我这算是一举两得,如果你同意,我就给自己谋福利了,以后不用老让着你了;

如果你不同意,跟思平一拍两散,那我就一个人伺候他,这也挺好。非要说四嘛……

我是担心你俩弄出事儿来,万一你不小心怀上了他的孩子,事情就不好办了,所以我要把这个萌芽遏制在摇篮里。”

“你……”凌白冰服了眼前这个女人了,这都哪儿跟哪儿,不过她还是垂头丧气的说道:“我……我确实想过……生个孩子的……倒不是为了他,是为了我自己以后的日子有个盼头儿……”

“必须说明白,我不反对你生孩子,特别是生思平的孩子,但是时间不该是现在,怎么也得等他上大学的,不然的话影响太多了。”唐曼青表态道:“再一个,其实我大可不必来找你说这些的,我跟思平可以继续把你蒙在鼓里,让你继续这么在欺骗中自我安慰下去……

““但我不能那么做,我也是女人,我知道女人的感受,也知道被欺骗被背叛的滋味,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点,一个是我觉得这是思平可能会平步青云的一个起点,在那之前,让你出于本心做出选择,对你和对他来说都是好事;再一个,我也确实不想再这么瞒着你了,如果哪天你不小心怀孕了有了小宝宝,那对你对思平甚至说对孩子,都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唐曼青顿了顿,说道:“我知道你这个年纪还对爱情和婚姻充满了幻想,对男女之间的感情也抱有很大的期望,就算是我这个年纪的,和我一样想通的应该也不多,我没敢奢望你能做到我这种程度,但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苦心。”凌白冰深呼吸了一口气,坚决的说道:“我明白,你是从母亲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一个和继子通奸的淫妇的角度出发的,但我明确告诉你,我接受不了我的另一半和他的继母做出如此见不得人的事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