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形依旧枕寒流 (45) 作者:刘伶醉

.

【山形依旧枕寒流】

作者:刘伶醉2021/04/27发表于:SIS论坛

第四十五章 交汇

2000年的欧洲杯很快落下帷幕,这是第一次由两个国家合办的欧洲杯,过程虽然跌宕起伏,结果却并不如何出人意料,在德库伊普球场,法国队一路披荆斩棘,第二次捧起了德劳内杯。

在比赛之初,法国队就被世人看好,因此博彩业给出的赔率都在4.5 左右。

因此李思平和唐曼青将手头的资金全部投到了博彩里面,其中一部分直接押法国队夺冠,另一部分则分散投注,主要用来押注法国队和决赛对手的晋级上,这样算下来,收益就远超过了4.5 倍。

从最开始唐曼青牺牲陪继子中考的机会也要到澳门来赌球,到最后决赛结束,法国队以那个早已被写明的比分赢得冠军,唐曼青和李思平母子二人承受着山一样的压力。

聪慧的凌白冰早就猜到了他们是在赌球,却只是以为他们因为有内幕消息,所以才敢这么重注博彩,怎么也想不到是李思平胡诌给唐曼青的“因为一个梦”,更无法想像事实的真相竟然是一本书。

三人之中,唐曼青的压力是最大的,因为她是亲自操作者,眼看着真金白银拿出去的,也知道这事儿听着多么不靠谱,所以一直在纠结和恐惧中徘徊著,虽然退一步还能回到最开始的时候,以前也不是没看过李万成做生意,但亲自做这么大的事,冒这么大的风险,对她来说是不曾想像的。

李思平相对来说就没有这些困扰,因为他知道这个信息是来自于根本说不清的存在,不像唐曼青以为的是“梦到的”,所以他的信心更足,而且他对贫穷的恐惧也没有唐曼青那么深重,所以他的压力要略小一点。

凌白冰则完全是皇上不急太监急的那种忧虑,被身边两个人感染,她也跟着提心吊胆了很多天。

于是在这样的重压下,三人在一起的时光最常出现的场景就是,电视上放着足球比赛,三人在床上纵情狂欢,尤其是唐曼青,在红酒和豪赌的刺激下,不断刷新她在性爱上的底线。

在唐曼青的主动下,她和凌白冰的互动层次也逐渐加深,从最初的相互拥抱到彼此爱抚,到简单的亲吻、舌吻,再到最后决赛前夕时她借着酒劲舔弄了凌白冰被继子肏干着的蜜穴,两个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昵,床笫间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决赛当夜,李思平让继母和美丽的班主任老师趴跪在电视机前,粗大的肉棒在两具淫媚的肉体间来回穿梭,地毯上两朵娇花并蒂而开,一朵丰腴骚媚一朵温婉乖巧,堪为人间胜景。

到最后加时赛结束的终场哨响起,法国队胜利捧杯,他完成了有生以来最志得意满的一次射精,承接他浓稠精液的,则是继母和美人班主任的如花娇颜。

* * * * * * * *

盛世如常,盛景难再,再怎么美好的事物,也终将飞逝而去,只留在回忆里,熠熠闪光。

决赛后的第二天,唐曼青通过之前安排好的渠道结算好各项收益,看着账户上的三千八百多万,恍如隔世。

这一次惊天豪赌,是唐曼青这辈子最后一次参与继子的生意,从此以后,无论李思平怎么央求,她都再也不肯涉足了,她承受不起这样的压力,只想做个安稳的富太太,享受平和的生活——不过这就是后话了。

一行人收拾行囊登上回家的飞机,唐曼青的父母又在京城游玩了几天,这才返回西北老家。

他们在的这些天里,李思平一直住在凌白冰那里,唐曼青的解释是和同学们出去玩了,二老也不多问,毕竟不是女儿亲生的,也不好管那么多。

把父母送走,唐曼青带着女儿回到家,用座机拨通了凌白冰的手机号码,两声“嘟嘟”后,电话接通,电话那头传来轻微的喘息声,凌白冰的声音酥酥的从听筒传了过来:“青姐……”

唐曼青暗自啐了一口,这几天父母在家,李思平一直和凌白冰双宿双飞,留下自己独守空房,她再怎么心大,毕竟还是个凡人,便酸酸的说道:“这大中午的,也没个消停,又偷吃呢?”

“谁偷吃了?”电话那头凌白冰声音绵软,却毫不让步:“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吃……你也不管管你的乖儿子……早上起来就不消停……我下面都肿了……”

听着电话里的动静,唐曼青的脑海中浮现出一幅淫靡的画面,她幸灾乐祸的说道:“活该,谁让你贪吃呢!这会儿干嘛呢?给他吃那个呢?”

因为女儿还在旁边,她没说出“鸡巴”两个字来,倒是电话那头凌白冰毫无顾忌:“还“那个”……青姐你啥时候这么含蓄了?早上九点多醒了就折腾我,射完了还让我给舔干净……可闹死人了……”

“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这么难捱,那你让他回来吧,我爸妈回老家了……

他们上午走的……”唐曼青的下体一阵温热,说话的声音也糯软了起来。

“让他回去没问题,不过我也要一起过来,青姐欢不欢迎啊?”凌白冰的声音带着戏谑。

唐曼青倒是不在意,回应道:“那感情好啊,从澳门回来,咱们姐妹还没亲近过呢,你来吧,晚上姐搂着你睡!”

“你就浪吧!”这回轮到凌白冰招架不住了,扔一下句话后,电话那头传来她吞吐肉棒的声音,接着李思平的声音响起:“青姨,那我中午就回去,正好有事跟你商量。”

听到继子的声音,唐曼青一下子温柔了起来,声音都透著一股子妩媚:“好,那姨中午就不做饭了,上饭店要几个菜,咱们在家吃。”

“嗯,好。”李思平说着就要挂断电话,却听唐曼青说道:“好儿子,想姨没?”

女人心思最难测,唐曼青喜欢叫李思平“儿子”,却又喜欢自称“姨”,似乎这种“后妈”身份的错位,能够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此时她的声音低低的,不知道是怕女儿听见还是怕凌白冰听见,听起来有些沙哑,却透著一股子莫名的诱惑。

电话那头,李思平一顿,随即轻声道:“想了……”

唐曼青满足的对着话筒轻声吧唧了一口,说道:“真乖,早点回来吧,姨给你们点餐了。”

挂断了电话,唐曼青拨通了小区门口一家小菜馆的电话,点了两个自己和李思平爱吃的菜,因为不知道凌白冰的口味和喜好,便多点了几道清淡的菜品,给女儿思思点了个香芋球。

父母在这几天都是住在李思平的屋子里,趁著李思平二人还没回来,她把床单换了,又简单收拾了一下屋子,想着银行卡里的三千多万,想着继子即将回到自己身边,她的心情更加美好起来。

唐曼青一边哼著小曲,一边做着家务,夏天晌午的阳光落在她身上,看着在客厅玩着积木的女儿,她忽然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那些曾经笼罩在自己头上的阴霾,似乎都不在了。

时间在幸福的时候总是过得很快,好像没过去多久,就响起了敲门声。

唐曼青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李思平和凌白冰站在门口。继子还是一身大男孩的打扮,一身红色运动T 恤和黑色短裤,脸色黑黝黝的,显然是这几天也没一直在家里憋著。

凌白冰的头发散落在肩上,也穿着款式差不多的白色T 恤,腿上倒是穿了一条白色的紧身牛仔裤,脚上一双白色凉鞋,看起来青春靓丽。

两个人站在一起,几乎看不出太多年龄上的差距,不知根底的人最多认为是姐弟,很难让人觉得是曾经的师生。

唐曼青心里瞬间就有些酸涩,自己再怎么往年轻了打扮,跟思平站在一起,看着也最多像是姐弟,不可能跟同龄人一样伪装成情侣。

但她天性豁达,又暗下决心,自己要好好保养,等继子成熟一些了,可能俩人就般配了也说不定。

心里转着小心思,嘴上却没闲着,唐曼青嗔怪说道:“又不是没带钥匙,回自己家敲什么门呢?”

说者或许无心,听者已然有意,凌白冰嘴角的微笑一凝,随即说道:“我让思平敲的门,我这不想着初次登门,直接开门进屋多不好?”

“你可来了不止一次了,我去澳门的那些天,你不还在这儿住过呢吗?”把二人让进屋,关上了门,唐曼青可没客气,直接揭穿了凌白冰。

“嗨……那……那不是你让我照顾思平的嘛……”凌白冰一时语塞,别看她是教语文的,论辩才,十个她也干不过唐曼青,想明白这个,她放弃挣扎,认命的坦承道:“我……我这不是想着新……新媳妇登门,得有个新媳妇的样子……”

“那你一会儿还给我端茶敬礼啊?可得了吧你,就你小心思多!”和凌白冰的心思重不同,唐曼青天生的豁达心性,让人不自禁的觉得亲近,她这么不藏着掖着的做派,让有些紧张的凌白冰放松了不少。

李思平像个看客一般,不知道两个女人言语之间已经完成了一次勾心斗角,他有些懵懂不觉的把思思抱在怀里,问唐曼青:“青姨,定完菜了?我有点饿了,早上没怎么吃饭。”

“点过了,一会儿就送来,也不知道你冰儿老师喜欢吃啥,就多点了几道菜。”

唐曼青给凌白冰拿了一双新买的拖鞋,递给她一件还带着标签的真丝睡袍,笑着问道:“看你空手而来,怎么个意思,不说好了晚上在这儿住么?”

凌白冰有些招架不住,俏脸一红,接过唐曼青递过来的睡袍,笑道:“我又不长住,难道还带行李过来啊?再说离得也不远,没几站地就到了……”

“说起来,要不你在附近买个房子吧?思平也说了,要给你买个房子,这次赚了不少钱,买房子绰绰有余了。”唐曼青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凌白冰在屋子里换了睡袍,打趣说道:“到时候你俩见面也方便,思平上高中了,你还能看着他学习。”

“青姐你想多了吧?我看着他学习,你觉得这可能吗?”凌白冰穿上真丝睡袍,高挑的身材被包裹起来,只留下性感的轮廓,她从卧室走出来,经过唐曼青的身边时轻声说道:“动不动就把我按在那里干一顿,我怎么管他学习?你动不动“爸爸”“祖宗”的叫着,管住他学习了?他能听吗?”

唐曼青点点头,也小声说道:“还真是,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凌白冰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说呢?做了那么多没羞没臊没下限的事儿,被人弄得服服帖帖的,难道穿上衣服了就能重新端起来长辈和老师的架子来?我们学校当老师的基本都管不住自己家孩子,都是这个道理。”

“什么道理?”

“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凌白冰毕竟是教语文的,读起“子曰”来情不自禁的就开始摇头晃脑。

“瞅你那样,赶上私塾先生了!”唐曼青打趣她,正要跟她探讨一番怎么引导李思平的学习,敲门声响起,便放下了这个话题,说道:“送餐的来了,我去开门了——思平,你把桌子放了,准备吃饭!”

听到敲门声,李思平早就冲出来了,他刚才看两个女人去换衣服,回自己屋打开电脑看股票,这会儿早已经放下了饭桌,摆好了碗筷,就等吃饭了。

凌白冰也不见外,打开饭煲盛了饭,拿了几个盘子,帮着唐曼青把菜倒出来,这才坐下,等唐曼青抱来思思一起开饭。

这是严格意义上三个人第一次以这样身份一起吃饭,凌白冰自然的坐在了李思平的左手边,唐曼青则坐在右手边,思思在她的右手边,挨着凌白冰。

一顿饭吃的颇为融洽,各自吃相也各自不同,李思平大快朵颐,凌白冰细细品尝,唐曼青左右兼顾,忙完小的忙大的,自己倒没怎么吃。

李思平一顿风卷残云后,舒服的打了个饱嗝,终于腾出嘴来了,这才说道:“青姨,有个事儿之前我跟您提过,凌老师调动的事儿,还得您走一趟,我不想让她在那个学校继续干了。”

“嗯,我已经约好了,这个周末就去一趟,这事儿应该不难办。”这件事最开始就是唐曼青提议的,她一直放在心上,从澳门回来就和那位总局副局长联系好了。

李思平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嗯,还有就是买房子的事情,我打算把这些钱都拿来买房子。”

唐曼青以为李思平要说的事情是凌白冰调动的事情,没想到他要说的是这个,也没细想,就说道:“那就买吧,不是早就说好了吗?给冰妹子就近买个房子,刚才我俩还说这事儿呢!”

“不是买一套,是所有的钱都拿来买房子。”李思平抛出了自己几天来的想法,这个想法如此胆大,以至于凌白冰都惊得瞪大了眼睛。

看凌白冰的反映,唐曼青知道她事先也不知情,这就否定了她撺掇李思平的可能,带着巨大的好奇,唐曼青问道:“思平……你怎么想着要都买成房子呢?

咱们已经有房子住了,再买一套给冰妹,或者换套大一点的也就好了,为什么要都买成房子?”

李思平当然不会说是因为那本书上未来的投资全部跟房地产有关系,而最近的一次赚钱机会要等到将近两年以后,这段时间钱放在银行里面,根本不会产生收益。

他也没有那么大的信心能用这些钱在股市里赚到钱,所以在房市看涨的前提下,买进房子然后等待升值,到两年后那个赚钱的机会来临后再卖掉,基本就是自己最好的选择了。

他把自己早就琢磨好的理由搬了出来:“现在钱放在银行里也没产生什么收益,我就是想着,青姨你看,我爸买咱们住的这个房子和那商铺的时候,价钱多低啊?现在都涨多少了?更不用说年年还有租金收,我就想着这样买了房子放在那儿比较稳妥……”

听他这么一说,唐曼青一下子就被说服了,因为她是知道房子的好处的,如果不是有亡夫留下的这些房子,她此刻可能已经不知道沦落何方了,尽管用三千多万买房子有些惊世骇俗,但她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还是对李思平的意见表示了赞同。

凌白冰也惊讶于少年情郎的大手笔,但她也没多想,自己的那部分钱放在李思平手里由他负责打理,既没有合同也没有协议,仅仅是单纯的依靠彼此的信任。

她知道最开始的七万块钱,如今已经变成了三百多万,但她并没有理所当然的把这些钱都当成自己的钱,她知道,没有李思平,自己那七万多,就还是七万多,只会变少,不会变多,所以她也就是表示了惊讶,没有别的建议。

李思平在两女惊得张大嘴巴的时候还以为这事儿没戏了,这是他第一次做出完全出自于自己思考的决定,自信心上有些不足,没想到在惊讶之后,竟然会得到两个心爱女人的赞许和肯定,他不禁有些飘飘然起来。

唐曼青很快就泼了他一盆冷水:“臭小子,你以为房子那么容易买的?买房子你得看地段,看人流,看商圈,看未来发展潜力,要是眼力不到,买到手再砸到手里。正好你现在放暑假了,没作业,一天也不学习,那就正好趁著开学前这段时间,好好琢磨琢磨,别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一大家子靠你养活呢!”

听她这么一说,李思平心中一阵懊悔,心想自己着什么急呢?等开学了再提,是不是就不用自己去折腾了?

想着一个暑假都要在看房子买房子和办手续中度过,李思平心中一阵哀号。

凌白冰看出了他的心思,伸手握住他的手说道:“没事儿,老师陪你看,我就可喜欢看房子了……”

说话时看到唐曼青撇过来的白眼,凌白冰嘻嘻一笑,说道:“青姐你别吃醋,晚上可着你来,妹妹不跟你抢……”

“死丫头,说什么呢?思思在呢!”唐曼青被她说的俏脸一红,难得的出现了一抹羞态。

“呀……对不起……”凌白冰吐吐舌头,样子竟然有些可爱。

无辜牵扯其中的主角正在那里研究香芋丸是怎么做出来的,把两个香芋球推来推去,听到自己的名字,便好奇的抬头看看母亲和漂亮的冰阿姨,心想你们大人真是太麻烦了,什么好东西还要抢来抢去。

她却要很久以后才明白,好东西不争取的话,是真的会擦肩而过的。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